朝霞阅读

第五十二章 痴恋绝义恩怨多

十四夜2016年09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初冬的第一场雪迎风飘洒,碎银烂玉一般落个满天满地,很快便在层层枝叶上缀了银装素裹,明瓦飞檐此时看来格外有些清高,素寒一片。

天帝这时分必是有一会儿小憩,卿尘倒也不急着回致远殿,沿着这轻雪飞舞缓缓独行。回头看去,身后留一行下浅浅足印,证明自己曾走过。

卿尘不禁一笑,青缎缀了木兰花的翘头绣鞋自裙下伸出,一步一步在雪里转了个圈,脚下踩出盛放的花朵样,蹦跳着退了几步,自己笑眯眯站着侧头欣赏。看了稍会儿,忽觉有些不自在,一抬头,不远处见石景山顶上一方凉亭里,一抹人影着了血红披风,雪中静静望着这边。看向她的那细长眼中几分魅惑的笑,薄唇斜抿带着柔软更浸了丝邪意,偏和这冰雪又不谋而合。

雪影里那妖魅般的红如此刺目,卿尘有种立刻躲了开去的想法,然而躲已不及,那人沿着石山上的小路迈步而下,直向她这边走来。

卿尘怀中抱的折子紧了紧,淡淡施礼:“九皇子。”

九皇子夜天溟立在雪中,看着白裘素服里裹着这盈盈身姿,一时间惑然以为凤纤舞重新站在自己面前,然而抬头起来那张清水般的矜秀面容,慧眸流盼,分明是却另一个人。

卿尘每次见到夜天溟心中总有十分奇怪的感觉,好在有他人在旁,倒也避得过去,如此孤身相对还是第一次。心里想着他和凤家种种,隐隐不安,见夜天溟不言不语,忍不住诧异抬头,迎面一双沉郁的眸中尽是失痛神色,正目不转睛盯着自己。

他既来了眼前却不出声,卿尘亦不知和他有什么好说的,只得站了那里看他。夜家几个男子生的个个人中龙凤的英气,但要说美,却要以这夜天溟为最。尤其是白皙肤色上一双细长的眼睛,时时散布着极尽妖娆的蛊惑,配上高挑轻眉红锐薄唇,明暗间看你,似乎便有无数媚光齐齐射来,万分叫人迷醉。一个男儿容貌美到如此,怕是连女子亦要自愧不如。

血红披风一角随风招展了一下,暗暗天色下映着白雪越发诡异,夜天溟粼粼眼波中依稀有光阴变幻着深浅,出现了卿尘印象至深那种纠缠弥漫的阴郁,浓的甚至依稀生出几分煞气,每每叫人心中忐忑。卿尘不愿和他耗下去,往旁边退了一步,说道:“九皇子没什么事的话卿尘先告退了。”

夜天溟眼底一恍惚,随即跟上她:“去哪儿?”

卿尘淡淡说道:“自然是致远殿。”

夜天溟见她刻意与自己拉开距离,道:“何必躲着我?”

卿尘执礼答道:“九皇子又不是洪水猛兽,卿尘何用躲着?”

夜天溟举步沿雪地走去,侧头看了她一眼:“如此便陪我走走。”

卿尘只觉那目光中有说不出的魅惑,说不躲才是假的,借口道:“卿尘还要回致远殿复命,九皇子若是没带跟着的人,卿尘差人去通传一声。”

夜天溟却说道:“你是纤舞的妹妹,算起来我也是你姐夫,鸾飞见了我都以姐夫相称,你却为何一口一个九皇子?”

卿尘眉色轻柔,垂眸不软不硬的说了句:“那姐夫为何就不代姐姐去看看鸾飞呢?迟些恐便难见了。”姐夫两字特意一顿,格外重了音调,叫人听着有异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对。

那眼睛微微眯了一下,映着血红披风极尽妖媚的美,不知是因在这冰天雪地还是其他,卿尘觉得四周格外森冷,格外寂静,静的几乎连自己的心跳也听得见,落雪厚厚的覆上,亦不能掩盖的住。

这底下密谋,夜天溟心里自是最清楚不过,七日之期已到,鸾飞事情已成定局,也再无顾虑,嘴角斜斜抹出一笑:“我正要去看看,不想在此遇到了你。”

卿尘不知他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静静不语。

夜天溟将手一放,身上披风迎风散开:“不妨随我一起。”踏雪往慈安宫而去。

卿尘见他说去便去,倒是意外,想了想终究放心不下,还是随后跟上。

鸾飞元气未复,自卿尘走后一人静躺在床上,昏昏噩噩诸般事情在心中浮沉不休,却不像平时那样智谋丛生,能解得了眼前这个死局。突然听到门栏轻响,是有人又进来了屋中,她闭目屏息,便如同之前昏迷一样,丝毫看不出痕迹。

卿尘同夜天溟进了房中,见鸾飞好好的睡在哪里,留心夜天溟神色。夜天溟那邪气清娆的眼中不知何时浓浓的覆盖上了一层叫人窒息的晦涩,卿尘听到他低声说了句:“纤舞。”

这倒是意料之外的,卿尘没有见过纤舞这个早逝的姐姐,但从夜天溟种种言行来看,倒真是对她一往情深。此时夜天溟心下清朗了些,哑声对卿尘道:“你可知今天,是你姐姐的祭日。”

卿尘心里被他语中沉痛带的一阵窒闷,无怪端孝太后太后曾有“本朝竟尽出了些情种”之语,从天帝对莲妃、太子对鸾飞以下,夜家男子当真个个痴情难免。但夜天溟对纤舞痴情,于鸾飞却难免薄幸,卿尘望了望他,说道:“既如此,姐夫不妨帮忙找找离心奈何草的解药,以告慰姐姐在天之灵。”

夜天溟心底一凛,身上透出一丝危险的气息,但很快便掩逝了去,说了句:“我如何会有那种东西?”

卿尘见他否认,不过既道“如何会有那种东西”,便是知道这东西了,反悠悠感慨道:“看来明年今天要成我凤家姐妹两人的祭日了,纤舞姐姐九泉之下有知,不知作何感想。”

夜天溟狭长的眼中隐有怒意闪过:“你说什么?”然而卿尘却在他怒视中不经意的一笑,眉眼间尽是纤舞的影子,虽少了那份纤弱无助多了丝丝清蕴灵隽,叫他心底浩然翻腾,再挪不开眼睛。

话在将明未明间,卿尘看了看静卧的鸾飞,不知她现在是醒着还是睡着,淡淡道:“姐夫是聪明人,我也不绕圈子了,打一开始,姐夫就没想过要给鸾飞解药吧。”

话本该答“是”或“不是”,夜天溟看了鸾飞一眼,又将阴柔的目光转回卿尘处:“鸾飞说过可以为我做任何事情,生死无惧,还要解药做什么?”

卿尘瞥见鸾飞睫毛微微颤动,不想让夜天溟发现鸾飞已经醒了,慢慢往窗边走去,夜天溟既要看着她,便回身背对了鸾飞。卿尘伸手将花窗推开,一眼能望出去,也恰是防止有人偷窥的好办法。偏殿中少有人走动,长廊一片安静,只有悉悉窣窣的雪声入耳,反显得格外清寂。

“真不知姐夫是多情还是无情。”卿尘不无讽刺的说道:“有的虽亡难舍,有的却弃之如履,虽是姐妹,看来却命不相同。可怜鸾飞白白为你了,姐夫心中难道就没有一丝怜惜之情?”

夜天溟眯了眯眼睛,薄唇抿成冰冷的直线:“谁人能替代得了纤舞?”他一步步往卿尘身边走来:“不过你倒是比鸾飞更像纤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