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五十九章 借作东风万玉枝

十四夜2016年09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卿尘淡淡一笑,避开他那沉定清明却魅力逼人的注视:“这种事情,错过了一次,岂会还有第二次?”

夜天凌道:“正是因为错过了一次,才要抓住第二次。若又错过了,哪里再去找我要的女人?”

卿尘摇头道:“我现在在天帝身边,此事哪里是那么容易的?”

夜天凌闻言:“且先别管这个,此话便是你已答应我了。”

卿尘纤眉淡挑:“我何时说过?”

夜天凌正色凝视她的双眸:“卿尘,你可还在生上次的气?”

卿尘星眸一抬,眼中细细密密秋水般的明澈,扬眉笑道:“我若是那小气之人,你要我做甚?”

夜天凌低沉的声音中有几分傲然掺杂着欣喜:“之前是我心里想岔了些事,知我意牵我心者如你,通透淡静灵秀如你,沉定从容明慧如你,这样当得起和我并肩而立的的女人,我已等了很久。我心里想的、要的、做的,甚至我这个人,难免险境丛生,我要她是心甘情愿随我,也配得上‘凌王妃’这三个字。我只问你,你可愿意?”他向卿尘伸出一只手,等着她。

卿尘在她风清月朗的眸中浅笑嫣然,白皙的脸上添了淡淡红晕,毫不犹豫的抬手轻轻放在他手中:“四哥,我的心意,难道你还不知道?”

夜天凌立刻握住了她的手,深吸一口气,将她揽住怀中:“旨意上是暂代修仪,我想过了,此时求皇祖母要把你要回身边也不是难事。也只有这‘暂代’两字去掉之前有了指婚的旨意,方能遂了你出宫的愿。”

卿尘心中却不能避免的想到些事情,总有一日,一切能够恢复正常的时候,她还会留在这里吗?这个她毕竟不是她。想到此处,心中越发安沉了下来,幽幽问道:“四哥,若是有一日我走了呢?”

夜天凌一愣,道:“去哪里?”

卿尘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只是或许会有一天,生老病死,聚散离别,你不怕吗?”

夜天凌淡淡道:“想那些,不如有一天便真心过一天。”

卿尘抬眸一笑,将自己埋在他身上干燥而清爽的气息中:“便是有一天,我便陪在你身边一天,好吗?”

夜天凌伸手自她的眉眼间划过:“你可知道,说了这句话,你便是我的女人,也是凌王府将来的王妃了。”

卿尘笑道:“听说凌王府规矩森严,自主子到奴才都没个笑,这王妃岂不是闷死人?”

夜天凌亦笑道:“这几日来笑的还不够多?凌王府是什么样子,待有了女主人,看她自己的本事。”

卿尘抿嘴不语,只看着夜天凌越来越多的笑容,透心的一种甜美,融融的蜜蜜的,直缠绵成一片心旌动摇,叫人透不过气来。夜天凌见她以手按着心口,笑意敛起:“可是还疼?”

卿尘摇头:“只是没歇过来,胸口有些闷。”

夜天凌扶她坐下道:“好好歇着,此事我只一句,这两个宫女死罪虽免,却绝不容再在慈安宫待着。”

卿尘道:“这我也知道,你把她们交给我吧。”

夜天凌皱眉道:“说了不再劳神,好生调养身子……”

卿尘求道:“四哥,只这一次。”夜天凌想了想,终究答应了。

卿尘待隔了一日,天色晚了,便屏退了身边的人,将紫瑗和碧瑶叫到在遥春阁。两人一进门,合身跪倒在地,磕头道:“郡主恩德,请受我们一拜。”

卿尘伸手将她们拉起:“这都免了吧,之后行事心里多有分寸才好,这事便忘在心底,莫要再提。”

紫瑗仍是满面忧色,道:“四爷这几日盘问宫中各人,虽还未问到我们,但依四爷的手段,岂能瞒的过,早晚会追查下来。”

卿尘道:“四爷那里,你们待左右无人时带丹琼去请个罪,他心里早就明白,昨日没治你们的罪,以后也不会追究了。”

紫瑗和碧瑶对望一眼,露出不能置信的神色:“郡主,这……这可是真的?四爷真的饶了我们?”

卿尘笑了笑:“四爷也不是铁石心肠,只是有一样,慈安宫你们是不能待了。”

如此说来碧瑶倒还罢了,紫瑗却是在端孝太后身边服侍了多年,心底一酸。但带罪之身,此时端孝太后竟平安无恙,自己也能保住性命已是万幸,还有什么说的?卿尘要她们坐着说话,道:“我给你们几个去处,你们看看自己可愿意。”

碧瑶说道:“自相识以来,郡主几次救我姐妹,我姐妹的性命早就是郡主的了,但是郡主吩咐,碧瑶莫敢不从。”紫瑗亦道:“紫瑗此次犯的错,百死莫赎,承郡主大恩无以为报,甘愿听从郡主安排。”

卿尘对碧瑶道:“碧瑶,离开慈安宫的话,你可愿跟在我身边?”

碧瑶喜出望外:“能伺候郡主是碧瑶的福气,碧瑶哪里能有不愿?”

卿尘点点头:“好。至于丹琼……”她看着碧瑶有些紧张的脸,微微一笑:“松雨台太子那里先前便要个外面伺候的小宫女,我送她去那儿,如何?”

碧瑶愣了愣,原想丹琼即便不出宫也会送去做杂役的低处,谁想竟是如此出路,松雨台虽偏静了些,但毕竟在太子身边,怎也委屈不着,忙道:“我替她多谢郡主。”

卿尘道:“既然如此,那便这样了,你先下去好生照看丹琼。”

碧瑶答应着去了,卿尘静默了半响,凝神望紫瑗,红烛盈盈照的紫瑗一脸暖色,亦增添了几分娇美之情,细看下也是个端秀的美人胚子。紫瑗见卿尘望着自己不说话,以为她为难,也不敢多言,只低眉顺目站在那里。

却说碧瑶这些日子和紫瑗患难与共,毕竟亲厚许多,回了房等她良久,不见回来,已到屋外看了几次。直过了快一个时辰方见紫瑗低头慢慢走来,急忙上前拉住问:“郡主怎么说?”

紫瑗脸上忧喜难辨,看起来倒是平静,轻声说道:“待太后大好了,郡主会启禀她老人家,指我去九皇子身边做他的侍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