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六十章 拨云开雾见月明

十四夜2016年09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几日的大雪后,冬日又恢复了往常的干冷,阵阵北风寒意十足,掀得致远殿暖阁外一幕风帘晃动了几下,凤衍同许克宗俩人看着天帝负手沉思,谁也不敢先开口。近日朝中诸事不顺,上下各官员都没少挨训斥,还是谨慎些好。

天帝看了眼案前的一道条陈,心内说不出什么滋味,松雨台处频频来报,太子近来不知为何性情大变,情绪时好时坏,日日纵酒言语无状。昨天方口谕斥责了他几句,他今日便上了个折子,其中言语多有涉及当年先皇子嗣亡故之事,端得惹人恼火。

想到这个长子自幼经自己苦心栽培,在诸兄弟中也是挑尖的,本寄望江山社稷于他,处处为他铺石开路,他也不负厚望事事行得漂亮,一番父慈子孝相得益彰的合满。其他皇子亦兄友弟恭,几个出色的既是天纵骄材也对这个兄长颇为敬服,如此何愁天下不稳?谁料竟出了如此悖逆之事,训导教引全不见效,非但不见悔改,反而变本加厉的寻闹,如何叫他心里不着恼?每每念起亡故的结发妻子敏诚皇后,更是深叹不已,心里不免还存了几分愧疚。

奉茶的宫女将御案上的茶又换了又换,端下去的还是满满一杯凉茶,内廷总管孙仕安快步自屋外进来,躬身将两道折子递上:“皇上,四王爷和清平郡主的折子来了。”

“哦?”天帝立刻接过来翻看,竟是端孝太后无恙,请旨开解慈安宫封禁的奏章,后面还附了太医院两本条陈,龙颜大悦:“此才是叫朕欣慰,快!传朕旨意,慈安宫即刻开禁。”

孙仕安忙答应着去了,天帝对仍候在一旁的凤衍和许克宗道:“两位卿家随朕一起去看看。”

御驾到了慈安宫,朱漆金门已豁然大开,夜天凌率众人门口接驾。天帝看了折子,已知是卿尘找出了方子,回头对凤衍道:“爱卿生的好女儿,将来嫁到谁家便是谁家的福分。”

凤衍俯身谦辞,心里不免对天帝话中之话掂量猜测,揣摩圣意。许克宗在旁却听的不是滋味,只因自己女儿是太子妃,近日太子无端反常,也没少跟着遭训斥。他同凤衍本在朝中便各有势力,又想此次太子之事正是凤家小女儿鸾飞招惹的祸端,越发恨起心头。只是为相多年早已千锤百炼出来,反而顺着天帝一番称赞。

卿尘听在耳中没来由的有几分警醒,见凤衍眯眼看了许克宗一瞥,突然觉得很是有趣。径自抬头欣赏这层层雕梁画栋,四方屋檐勾心斗角,自上而下无不是这番光景。

夜天凌却也扭头看了一眼卿尘,见她站在那里便在近前却又离众人远远的,不由想起那日她问“若是有一日我走了呢?”,心头浮起直觉的不安,盘旋不去,相识以来的种种疑问随之而来。眉头一皱,感到身旁有人亦向自己看过来,旋即恢复了冷然无波的模样。却叫凤衍和许克宗同时心底翻腾几下,眼前这个冷面王爷,端得叫人琢磨不透,多年来难下一言论断。如今朝中局面凭空叫他们多出些忐忑,却也只能步步谨慎,不敢妄动。

倒是天帝无暇理会旁边,大步进了寝宫,此时其他皇子得了信也前后进了宫来。十一、十二他们见卿尘站在天帝身边,几日不见人竟消瘦了不少,神情都带了关切,夜天湛向她投去探询的一眼,卿尘对他笑笑,却不知这一望一笑又落在了凤衍眼中。

端孝太后经这几日调养,精神已好了许多,天帝亲奉汤药给母亲服下,端孝太后道:“这些日子难为老四和卿尘,不是他们,哀家便见不着皇上了。”

夜天凌俯身道:“只要皇祖母平安,什么也值得。”

天帝道:“老四和卿尘此次当真是为朕分忧解难,朕刚刚也还说左相生的好女儿,嫁到谁家是谁家有福。”

端孝太后笑道:“皇上算糊涂帐了,福气哪有往外送的。”

天帝一愣,“哈哈”笑道:“母后说的是。”

端孝太后在儿孙们中看了一圈,见连最小的瑞阳公主都由奶妈抱着来了,却唯独不见太子,问儿子道:“皇上,怎么不见灏儿?”

天帝皱了皱眉头:“母亲身子刚好,且莫为他去操心,好生调养才是。”

端孝太后叹了口气:“皇上可还是把他禁在松雨台?哀家这身子,不知还能看着他们几天,灏儿虽有错,也已罚过了,便算了吧。”

天帝叹道:“母后……”

夜天凌单膝跪倒,借机替太子求情:“请父皇饶恕大皇兄。”他一跪,身边诸兄弟亦纷纷跪了下来:“求父皇开恩,赦大皇兄回宫。”既称“皇兄”不称“殿下”,自是弟弟为哥哥求情,将君臣搁在了一边。天帝看着脚下儿子们跪倒一片,心里百般滋味,静默了会儿:“都起来吧。”对亦俯身在一旁的许克宗道:“传朕口谕,遵太后懿旨,着太子今日迁回东宫。”

许克宗忙叩头道:“臣领旨。”弯腰退了去办。

卿尘冷眼看九皇子夜天溟,见他嘴角却带着一抹妖冶的笑,细长如水的眸中是那阴柔神色,只轻轻动了动,似乎并不将此事放在心上。

因怕扰了端孝太后休息,天帝坐了会儿便出来了。诸皇子也随着父皇告退,卿尘送驾倒寝宫门口,天帝站定回头问她:“你此次医好了太后的病,朕方才一直在想赏你点儿什么才好,不如你自己说说。”

卿尘垂眸道:“卿尘不敢请赏,这治病的方子只是得之侥幸,也不能广为推用,京隶两地还有无数百姓深受其苦,请皇上准卿尘到平隶实地看察,找出根源祛除疾病。”

提到京隶两地疫病,天帝神情严肃起来:“不想你竟有此心。”对身边大臣和几个儿子道:“都说说,有什么想法?”

夜天凌立刻道:“这几日在皇祖母身边,儿臣也对这疫病留心甚久,请父皇准儿臣同去疫区。”

天帝点点头,但似是遇到了难以决断之事,皱眉不语。

济王在旁劝道:“四弟,你有所不知,如今平隶知府那边都封不住地界,天天报上来的死者翻番的长,这疫区不比宫中,父皇岂能容你去涉险?”

天帝看了看夜天凌,夜天凌淡淡道:“多谢三皇兄提点,但若如此便更要去了,平隶知府封不住,便当调军封禁。儿臣近日和清平郡主研讨这疫病来去,若防的不当,即便有药也难。请父皇准儿臣奏。”

十一说道:“父皇,四哥这几日侍奉皇祖母已很辛劳了,不如让儿臣去好些。”

夜天漓接着道:“父皇,四哥和十一哥都刚带军回来,还是让儿臣去……”却被十一暗中瞪了一眼,愣了愣,便没再说。

夜天湛他们方要开口,被天帝摆摆手止了:“朕知道你们想说什么,宋德方,你太医院可有什么法子?”

太医令宋德方道:“此事还需得据疫区实情才行,老臣也请旨去平隶看察究竟。”

天帝对卿尘道:“都和你一个说词啊。”

卿尘笑笑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好个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天帝负手走了几步:“都散了吧,容朕再想想,老四你随朕来。”

几人恭送天帝去了,卿尘暂时还留在慈安宫侍奉端孝太后,不必回致远殿当差。

十一兄弟俩人落在众人后面,并肩而行。夜天漓道:“哥,方才为何拦我?”

十一道:“平隶是什么地方?每日上百人的死过去,你竟请这样的旨。岂不叫母妃担心?”

夜天漓道:“既知危险,你又自己请旨?何况我说的也不错,你和四哥这一趟征战劳顿,才回来几日,也该好生休整一下。”

十一笑道:“你倒会替我挡差事了。”

夜天漓闷闷道:“自小皇兄便事事护在我前面,还不容我挡一次?”

却听身后有人俏声笑道:“兄弟俩人说什么呢?”

回头见卿尘正走过来,十一打量她道:“前几日听说你病了,我们也不能进来看,如今看着精神虽好,人倒是瘦了。”

卿尘只道:“没什么,不过有些累,歇了两日便好了。”慈安宫封禁乍解,整个宫中像是焕然一新,惶恐、惊怕等等一切叫人坐立不安的情绪都沿着这厚重的宫门一拥而出,消失的无影无踪。卿尘深深的吸了口气,深冬凋零的树木都几乎带了美丽生机,此时方真觉得重见天日。

夜天漓摇摇头:“你却不知有人急得要命。”

卿尘知他意有所指,也只能报以一笑:“多谢惦念。听你们在说疫区的事?”

“嗯。”夜天漓应道:“皇兄他拦着我不让去。”

“拦得好。”卿尘道,十一笑说:“你看,我就说不成吧。”

卿尘接着道:“你也不能去。”

十一剑眉一挑:“此话怎讲?”

卿尘道:“还要我说吗?那儿可不比千军万马的战场,明刀明枪的,疫病防不胜防,一不留神便不好了。”

夜天漓笑道:“都说险,都要去,这算怎么回事儿?”

三人同时笑了笑,十一对卿尘道:“你拦得住我们,可四哥那儿呢?”

卿尘无奈:“他心里定的事,若谁能拦下便好了,除非是皇上不准奏。所以我说,你们谁也别想去。”

如此他俩人倒没了话说,远远的见孙仕安带着两个小太监往慈安宫这边来,说话间便到了近前,见十一他们还在,打了个千道:“奴才给两位爷请安。”

夜天漓问道:“这是来作甚?”

孙仕安道:“皇上给郡主的赏赐,命老奴送过来。”说罢将一道覆着红绸的木盘托上前。

卿尘伸手接了,笑道:“有劳孙总管了。”打赏了几人,待孙仕安退下,将红绸掀开,里面放了个小叶檀木盒,打开盒子,蓝丝绒上静静躺着一串白色的晶石,朦朦胧胧发出温柔的光泽。

卿尘心中一喜,竟是一串水晶月光石。夜天漓看了道:“父皇竟将这个赏给了你,这是皇族珍品月光石,同历代皇后佩戴的金丝晶一样,都是难得的宝物。”

“金丝晶?”卿尘追问:“可是那种透明晶石里面带了道道金丝的宝石?”

夜天漓点头道:“正是,你怎么知道?”

那便是钛晶了,卿尘笑笑:“总听说过的。”将盒盖慢慢合上,这已是打听到的第六条玲珑水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