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六十三章 径须一醉轻王侯

十四夜2016年09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刑部尚书吴起钧自致远殿退出来,天光未明,入眼尚是一片冷冽的黛青色,带着深冬彻骨严寒,然而他却已汗透衣衫,站在阶前稳了稳心神,这才慢慢往宫外走去。

东宫前夜走水,大火险些烧了整个紫禁城,幸亏扑救的及时,只是好端端的东宫却已化做一片焦墟。侍卫们拼死救护了太子出来,然太子妃却惨死火场,提案司奉旨一路查下,竟有宫人说到太子妃死于自尽,这东宫大火亦是太子亲手纵烧的。

事情非同小可,谁也不敢怠慢,紧接着便报奏了天帝,如今这宫里哪还有点儿新春册后的大喜光景,人人噤若寒蝉,生怕一句话说错,惹祸上身。

吴起钧尚未出了致远殿,便见几个内廷卫同太子往这边来,避到一旁:“臣吴起钧给殿下请安。”

夜天灏神色淡远,朦胧的晨幕下看不甚清晰,只觉得他似乎立定微微笑了笑:“吴大人,什么殿下,如今我只是你刑部的待罪之人罢了。”

吴起钧额头渗出汗来,忙道:“殿下言重,臣岂敢。”

夜天灏哈哈一笑,径直往暖阁里去了。

卿尘和孙仕安默不作声的站在天帝身侧,一天一夜未睡,谁也不觉困意。自吴起钧出去后,天帝面色阴郁,一句话也不说的看着那奏报东宫失火的条陈。太子供认不讳亲手纵火,将太子妃的自尽也揽到自己头上。不是第一日侍奉天帝,俩人都知道,天帝此时是怒极了,心里想必也伤透了,反静了下来。

金猊火炉中虽点的红旺,温暖如春的西暖阁却弥漫着叫人窒息的死寂,直到太子进来跪在地上,天帝都没抬头,也不知过了多久,将手中的折子合起,点头道:“好,好,好。”连说了三个好字:“竟杀人放火也学会了,朕的好儿子。”

夜天灏深深叩首,将象征着储君身份的白玉冠除下,放在面前青石地上:“请父皇成全儿臣。”

天帝冷冷的看着那顶白玉冠:“成全你什么?做下这样的事,拖出午门去斩了吗?!”

夜天灏淡淡一笑:“多谢父皇。”

“你!”天帝猛的站起来,手指太子,身子气得哆嗦,头上袭来晕眩,竟一晃险些摔倒。卿尘和孙仕安大吃一惊连忙上前搀扶:“皇上!”

两人扶着天帝坐下,卿尘知道是急怒攻心,替天帝按压了几个穴位顺气活血。孙仕安道:“皇上,要不要传御医看看?”天帝缓了缓说道:“不必。”

卿尘亦劝道:“皇上请息怒,保重龙体。”

夜天灏跪在那里,双手紧握成拳,一瞬间眼里掩饰不了关切。见天帝无恙,淡淡一松,又恢复了那漠然的冷淡。天帝语气中尽是失望:“朕这么多年来,在你身上化了多少心血,竟换来今天。”

夜天灏神情哀切:“是儿臣的罪,若不是因为儿臣这个储君,衍昭和衍暄两位皇兄或许便不会死,这储君之位,本就应该是他们的。”

当年天帝的兄长弘文仁皇帝病故,其长子衍昭年方十岁,次子衍暄尚在襁褓之中。端孝太后因幼主当国,恐生政乱,同左相凤衍、右相许克宗等内阁大臣商定,保当今天帝即位登基,封弘文仁皇帝长子夜衍昭为储君。但没过几年,夜衍昭自尽,夜衍暄病故,储君之位才落在了夜天灏身上。

天帝缓缓的站起来:“你说什么!”

夜天灏再叩了个头:“圣武十年,衍昭皇兄平定西番羌族叛乱回京,属下诸将却连遭贬斥,自己也去了左骑将军衔,空有一个储君的名位。衍昭皇兄一向心高气傲,哪受得了如此折辱?衍暄皇兄和儿臣年龄相当,一向身体康健,圣武十五年澄明殿秋宴,好端端的回去便暴病身亡。还有三皇叔……”

“够了!”他还要说,天帝挥手狠狠给了他一耳光,用力之大连自己都踉跄一旁。

夜天灏嘴角立刻溢出一缕殷红的鲜血,孙仕安侍奉天帝几十年,前后这些事都是他眼见着发生的,抱扶着天帝颤声对太子求道:“殿下,您就别说了,老奴求您了。”

天帝看着跪在身前的儿子:“你当真,枉费朕一番苦心。”

鲜红的血迹沿夜天灏白玉般的脸流下,滴滴溅至青石地上,嘴角轻蔑凄苦,笑的刺目惊心:“儿臣谢父皇一片苦心。”

天帝已气得面色青白,被孙仕安搀着坐到软榻上:“出去,你给朕出去。”

卿尘和孙仕安对视一眼,忙上前扶夜天灏:“殿下先回去吧。”夜天灏凝视日见苍老的父皇,深深拜了三拜,默默起身毫不留恋的离开此处。

卿尘随着送到外面,低声道:“殿下同皇上毕竟是父子,何苦如此相逼?”

夜天灏扭头看了看她:“我的父皇,我爱的人,我的兄弟,哪个不是一片苦心?不防成全了他们,皆大欢喜。”说罢高吟道:“他人笑我也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披发仰首大笑而去。

卿尘淡淡看着他的背影,廊前长风吹来,卷起残雪纷飞。想他方才竟是故意惹怒天帝句句求死,转身对几个内廷卫吩咐:“跟去照看好太子殿下,记住,若有半分差池,唯你们是问。”

那侍卫中领班的正是谢卫,微一点头,带人紧随着夜天灏去了。

卿尘回去冬暖阁,见天帝脸色已好了些,上前轻声道:“皇上,卿尘给你请脉,身子要紧。”

天帝声音疲惫而痛楚:“不必了,你替朕拟旨……”停了许久,终于继续说道:“太子自入主东宫以来,不法祖德,不遵朕训,淫乱肆恶,难出诸口,自即日起废为庶人,贬放涿州……”一字一句,痛心疾首,说到最后,竟是老泪纵横。

卿尘心中一凛,涿州,天寒地劣,山高路远,这一去怕是便不能回了:“皇上三思……”孙仕安已跪在地上:“皇上,涿州苦寒之地……”

天帝打断他们道:“朕意已决,你等无须多言。卿尘拟旨。”

卿尘走到案旁,手中之笔似有千斤之重,黄绫刺目,朱墨似血。写完了呈到天帝面前,天帝挥手不看:“去宣旨。”

父子情,君臣义,都在这一道旨意中化为乌有,灰飞烟灭。

卿尘捧着这道多少人期盼已久的圣旨,静静的出了西暖阁,她在想自己的心里,是不是也曾想像过这旨意的降临。

小太监李进过来低声道:“郡主,七爷和礼部虞大人来了,要通传吗?”

卿尘想了想道:“等会儿吧,现下若不是急事便莫要打扰皇上。”夜天湛已和礼部虞尚书到了西暖阁,询问的看了她一眼。

卿尘轻轻摇头:“七爷,皇上身子不适,若是能等的事便稍等等的好。”

夜天湛点头,见卿尘手捧圣旨,东宫事出快两日了,便知是有了处置的旨意。一抬眼,见卿尘身上裙袍曳地一角沾有血迹,隐忧掠过眸底道:“父皇可安好?”

卿尘道:“皇上无恙。”

夜天湛对虞尚书微一示意,虞尚书将要奏的条陈交给卿尘:“烦劳郡主,下官先行告退了。”

众臣奏章一向都经由卿尘之手呈上,点头接过:“若是还有其他事,虞大人不防晚些时候再来。”

虞尚书道:“多谢郡主提点。”前面先走,夜天湛同卿尘缓步而行,边问道:“衣服上如何有血?”

卿尘低头一看,知道是沾了地上的血迹,不想这也落在他眼里,道:“不小心沾染的。”

夜天湛见她无恙,点点头,卿尘没说是怎么回事儿,他也没有追问。晨光下的致远殿清宁幽冷,缕缕风来处处凉意,过了一会儿,又道:“你这几日在父皇身边,可知此事父皇有何决断?”

卿尘道:“已有了旨意。”

夜天湛道:“我并非说旨意。”

卿尘一愣,随即醒悟,淡淡笑了笑:“只做自己安心之事,便万无不是。”

夜天湛眉梢一动,目光从卿尘静如止水的玉容掠过,抬头远望。遥遥天际,依稀渗出万道霞光,映在他云淡风清的眸中,仿若雨露甘霖当头浇洒,灿烂如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