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六十四章 碧血青天赤子心

十四夜2016年09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晴朗了半日的天,过了正午便隐隐堆起阴云,北风骤紧,卷着阶前残叶扫荡而过,窗格一动便贯了进来,立时叫人打了个哆嗦。

卿尘偷眼往外看了看,一杆紫玉狼毫笔握在手中,却不知该写些什么。眼见天帝那里聚精会神的看着折子,一动不动,丝毫不曾在意屋外,不由得更添几分忧急。

致远殿前滴水檐下,静静跪着个人,白袍肃冷,脊背挺直,神情清淡,嘴角浅浅的抿成一条直线,透着几分漠然的笃定。看在卿尘眼中,心中如同烧滚了油锅再添柴薪,焦痛万分。

已是大半日了,自从早朝宣了废黜太子往涿州的旨意,凌王面求天帝宽赦大皇子便跪在了那儿。涿州此处没有人比他更清楚,穷山恶水境临北疆,不但地方苦劣,且是东西突厥入足中原首当其冲必争之地,此去必是有去无回。

灰暗层云终于飘起了鹅毛般的雪花,纷纷扬扬铺天盖地,只一会儿便满积了琼枝玉叶。琉璃瓦宝盖顶,都在这银妆素裹中收敛了雍容霸气,天地间格外宁静些。大雪纷飞,一时竟不见停意,夜天凌眉头一皱,这雪若是再如前几日那般没个停时,百姓怕又有压塌屋室冻饿路边之事,倒不是瑞兆反成了灾。

突然一阵脚步声自身后传来,雪地里发出细微声响,有人踏雪而来,在他身旁站定,长袍一掠,竟也跪在了厚厚积雪中。夜天凌微觉诧异,扭头正看到湛王那双温润的眼睛:“四哥。”

“这是为何?”听不出丝毫起伏,夜天凌淡淡道。

夜天湛一笑:“他也是我的大哥。”

夜天凌眼底微微一动,映着冰莹雪光清冽无比。不再言语,两人身前很快落了一层白雪,天寒地冻的却只把孙仕安等人急出一身汗来。

卿尘将今日奏章理好,左手边厚厚一摞竟都是弹劾废太子的,就连当日天舞斋的案子也被人翻了出来,拐弯抹角编派到一起。

如今因太子妃的惨死,朝中原本以右相许克宗为首太子一派纷纷倒戈,更遑论其他早有图谋之人。倒是左相作壁上观按兵不动,似乎什么打算也没有。然夜天灏对这一切不听不看不问不言,接旨后即刻启程前往涿州,此时怕早出了京都。

红耀耀的销金火盆上,热浪逼的屋中九龙华帐如同隔了水看,盈盈晃晃。夜天灏出京前,卿尘设法要谢卫带去一纸短信,不知那“红颜未去,娇儿将至,心若有情,当图此生”几个字能否打消夜天灏求死之心,若他对鸾飞尚存情意,或者还好,若恩断义绝,那便是不去涿州也无用了。

卿尘起身将折子放至案前,又瞥了一眼屋外:“皇上……”

“嗯?”天帝抬头。

“下雪了。”卿尘轻声道。

“哦。”天帝随手拿起一道折子,看了两眼,丢至一旁,人靠往软垫之上疲惫的闭了眼睛:“说说,怎么看?”竟只问朝事,对天气骤变忽略而过。

卿尘见天帝指着这些弹劾夜天灏的奏章,斜飞入鬓的纤眉之下,隽丽清眸隐压着担忧,略一思索,说了四个字:“言过其实。”

天帝眉头一动:“继续说。”

卿尘将一道折子取出:“别的卿尘不敢妄言,但半年前天舞斋一案是亲身经历的。兵部侍郎郭其目无王法,抢掠贩卖民女,实属私为,又与大皇子何干?不凭别的,单是大皇子心性脾气,皇上也是知晓的,他岂屑与此等人同流合污?如今不过是墙倒众人推罢了。”

天帝皱了眉:“人心会变,如今这他,连我也不认识了。”

卿尘道:“大皇子其实一直未变,人之真性永远不会变。只是有的时候会隐藏起来,别人看不见而已。”

天帝抬头,那看起来带了苍老却严峻非常的目光直透卿尘眸底,卿尘眼波不兴,静如深湖,淡淡的垂了下去。

天帝看了她一会儿道:“朕倒想听听,你心里又是怎么想的。那日你从平隶回来,是立了大功啊,最后却跟朕讨了个不封修仪,可随时出宫的口谕。这更有甚者,朕给他天下都不要,说说,都怎么想的?”

卿尘低头勾起唇角:“卿尘身世特别,虽说生在仕族,却来自江湖,得蒙圣恩随侍在旁,不敢多求。大皇子或者不同。”

“怎么不同?”天帝道。

卿尘心中有了主意,回身将一摞东西搬来:“卿尘奉命整理近年来的文档存卷,看到许多大皇子所作文章、奏折和处理的政务。”

天帝看着那高高堆积的卷册,昔日父子秉烛夜谈,博古论今的情形蓦然再现,心里一阵难受,摇头道:“拿走,朕不想看。”

“是。”卿尘答应,但是继续道:“皇上,卿尘看这些时,对其中文采笔思佩服万分,放眼朝野,几人能有大皇子的才情博学,皇上不也曾已此为荣吗?只是治国平天下,却不是这才华的好去处。”

天帝一愣,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随即不悦道:“难道你是说朕将这社稷天下交于他,竟错了?”

外面雪落声簌簌作响,沉沉压在卿尘心头,她摇头道:“不,皇上把最珍贵的,最好的都给了儿子,是大皇子自己志不在此。”

“说。”天帝声音冷冷。

卿尘不急不缓据实说道:“大皇子曾说过,他的心在青史书稿中,他所求的,是文华传百世。”

天帝伸手压按额头:“文华传百世,天下也不放在眼里……好啊……好啊……”

孙仕安此时进来,身上落了不少冷雪:“皇上,外面下了大雪。”

天帝看了会儿窗外朦朦白雪,却还是只道:“知道了。”

孙仕安犹豫一下,又道:“七王爷……已同四王爷一起跪了半日了。”

“哦?”天帝站起来。卿尘眉梢一动,兄弟几个这点儿倒像,一阵子倔强上来,誓不罢休的。

天帝手指在龙案敲了几下:“想跪就跪着。”

卿尘为天帝奉上一杯热茶:“皇上,眼见着雪越发大了,天寒地冻的,两位王爷若真冻出个病痛,到底心疼的不还是皇上。”

天帝魏太子一事正在气头上,只道:“朕的旨意岂是说收回便收回!”

卿尘柔声劝道:“两位王爷也是因骨肉亲情,皇上看在他们这一片心的份上,便请开恩吧。四王爷多次领兵北疆,深知涿州地境凶险,若如他所言,大皇子这一去,岂不是生离死别?光这一路风餐露宿,如今又是大雪,常人也难经受,何况大皇子还病着呢。”

天帝冷声道:“朕便是要好好管教这个儿子。”

卿尘又道:“涿州乃是北晏侯封地,大皇子储君已废,此去便是虎落平阳。他心性高洁,岂受得了他们折辱?何况北疆若有个动荡,大皇子在哪里也不是妥善之计。”她情知北疆未靖,北晏侯一直蠢蠢欲动甚为天帝所忧,因此借此规劝。

果然天帝神情一动,孙仕安忙接上道:“皇上,两位王爷都快成雪人了,即便铁打的身子也经不起这样啊。”

卿尘再道:“大皇子即便再有不是,请皇上也多念着敏诚皇后的情分。”她也知道以夜天凌的性子,天帝不宽赦夜天灏回京,此事终难开解,只得句句往根症上相劝。

提起敏诚皇后,天帝叹了口气,掀帘往外走去,卿尘和孙仕安连忙跟上。

大雪丝毫没有停的意思,迎面扑了一身,殿前内侍忙撑了伞过来。天帝见两个儿子跪在雪里,一个傲然自若,一个温文从容,亦想起长子,如何不心疼?

远远雪地里过来几个人,却正是宫女拥簇着殷皇后来了。殷皇后得了宫人报信,赶来一眼见儿子跪在雪里,当真心都揪了起来,也顾不上雪深风紧,几步上前:“皇上,这是……”

天帝一皱眉:“你们还真就不起了!”

夜天凌依然是神情淡淡,却坚定道:“儿臣求父皇宽赦大皇兄。”夜天湛亦跟道:“求父皇开恩。”

殷皇后看了一眼儿子,目中掠过一丝不解。天帝在廊前来回踱了几步,最后道:“难得你们有心,朕岂又不念父子之情。”眼前皑皑白雪洁净的铺展着,叫人心里也宁静下来,天帝目光遥遥透过天琼玉宇般的殿阁,仿佛看到了很远的地方,一抬手:“孙仕安,传朕口谕,命大皇子回京。”

“是。”孙仕安忙带人去追。夜天凌和夜天湛齐道:“儿臣代大皇兄谢父皇隆恩。”

殷皇后急着叫人搀扶儿子:“这下好了,快扶起来。”夜天湛抖落衣衫上雪迹:“儿臣叫母后担忧了。”

夜天凌扶着内侍的手站起来,身子微微一晃。卿尘看在一旁,疼在心里,却又不能上前,只目光间交错一瞬,便一瞬,已将千言万语熨贴在心底,融融的,化了漫天冰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