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六十五章 笑里江山风满楼

十四夜2016年09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二更刚过,白日喧闹的京都安静下来,繁华褪尽。

上九坊凌王府前两盏通明的灯笼照着门口的石狮子,映的路边积雪也红彤彤一片。

青石路长,夜空显出几分难得的晴朗,洒了几点星光下来,似要与这雪影相映,格外添了些清冷。

一辆马车悄悄停在了凌王府后门,车帘一动,下来个人,浑身裹在一袭青色斗篷里,看不清容颜。齐得早已等在后门,将那人迎至府中,拐弯往凌王书房去了。

迈进花厅,那人将斗篷上的风帽拨下,露出张清淡素容,人正是卿尘。她对齐得微微一笑,低头沿打起的锦帘进了屋内。

书房中,迎面立着几个朴拙的古木书格,堆满了书卷文册,一个戴书生头巾的年轻人正在执卷翻看,那旁夜天凌和几人坐着说话。

卿尘看了一眼,除了莫不平,还认得其中一人是如今翰林院供奉褚元敬,年纪轻轻放了两年外官,便调回京擢升入翰林院,是朝上新秀中的佼佼者,亦是上将军冯巳的乘龙快婿。此时莫不平同褚元敬见了她,起身道:“见过郡主。”

书格旁那年轻书生闻言将书册一丢,回头见到迎面青衣下是张淡渺的水墨素颜,却偏偏掠着丝惑人心神的高华,一双明锐潜定的眼睛浅浅带着叫人不敢逼视的光泽,如同阳光下璀璨的黑宝石,着人愣愕,呆了呆方上前见礼:“这位便是清平郡主?”

卿尘微微一笑,轻敛衣襟与他们还礼,大方道:“莫先生和褚大人是见过的,敢问这两位……”

夜天凌清峻双眸在卿尘脸上流连一刻,神情松愉:“早说过有几位才子要给你介绍。”一指那年轻书生:“江南陆迁。”

卿尘一怔:“可是五岁便以诗作誉满江南,人称天下第一才子的陆迁?”

陆迁长揖笑道:“郡主说笑,都是儿时玩闹,在座有褚兄杜兄,区区陆迁岂敢称才子?”

卿尘俏眸一亮,看向褚元敬身旁一人:“如此说来,这位难道是‘疯状元’杜君述?”

杜君述哈哈一笑,意态不羁,当真有几分癫狂之态:“杜君述如今只是四爷府中一个小小幕僚,哪里来的状元?”

这杜君述乃是圣武十八年天帝御笔钦点的金科状元,文才高绝,只是为人性情疏放,时年曾当朝与御史参辩,驳斥礼法,其后天帝训斥,他竟挂任而去,誓说此生永不入朝为官。

卿尘笑着看了看夜天凌,不知他是怎么将如此狂放人物收入麾下的。此二人于江南天都,乃是当今天下文士之首,如同褚元敬一般,都是励新改革的俊杰人物,正合夜天凌所需,将来势必有一番作为。

卿尘道:“久闻两位大名,今日终于有幸一见。”

谁知杜君述站起来,对卿尘兜头一揖到地:“杜某虽未曾有缘早与郡主结识,却听四爷常常提起,对郡主钦佩非常,请受杜某一拜。”

卿尘吃了一惊,忙侧身道:“卿尘受之有愧。”然听闻夜天凌既能常常同杜君述提起自己,便知此人是他的心腹谋士,不由得对杜君述多了几分打量。但见他虽行为无状,布衣长衫看似癫潦,却难掩胸有丘壑,同莫不平的深稳周虑相比,更多了倜傥狂气。而那江南陆迁,腹有诗书气自华,年纪虽轻,一双眼睛倒透着摄人明光,亦是智谋之人,扭头对夜天凌微微一笑。

夜天凌和她目光一触,挑挑眉梢:“这疯状元不是空得其名,久了你就知道了,不必理他。”

杜君述这边执意拜道:“年前大疫,郡主搭救京隶数万百姓,牧原堂日行善事,杜某这一拜是替百姓谢郡主。”

卿尘笑道:“若要谢,谢四爷才是正途,这牧原堂钱是从四爷账上出的,人亦多是四爷招荐,便像的老神医张定水,我哪里请的动?”

杜君述道:“杜某对四爷早已死心塌地了。现下亦有莫先生同郡主匡扶,何愁天下不定?”

莫不平捋了捋五柳须:“朝堂中尚有险路啊,郡主,现下天帝废了太子,可有打算?”

灯火映着玉颜静如止水,卿尘淡淡道:“天帝虽废了太子,但心中仍是只有一个太子。人老了,身在其位难免不警醒,侍以诚孝,友爱兄弟,方为其道。”

陆迁道:“如此便是以静制动的理了。今日四爷为大皇子求情,倒是一步走对。”

卿尘看了夜天凌一眼,那峻峭面容隐逆了烛光,淡淡投下倨冷傲阴影,唯唇角刀锋般锐利,清晰可见。现下夜天凌身世唯有她和莫不平知晓,诚孝父皇,友爱兄弟,短短数字于他人举手可为,于他却是隔着一道鸿沟深渊,那其中数十年骨血仇恨,又岂是一步能过。这些日子朝堂宫中,他将自己掩藏的那样深,一言一行若无其事,忍字之下,究竟有多少悲恨抑在他心底,跪在致远殿外大雪之中,他又在想些什么?

灯影里夜天凌微微一动,深邃眸底似将这深夜入尽,无止无垠,冷然说道:“四藩迟早生乱,我岂能容大皇兄远赴涿州,看那北晏侯脸色,荒废一身文华。”

褚元敬皱眉道:“只是湛王倒叫人出乎意料。”

杜君述道:“湛王于仕族文士间早有礼贤下士的盛名,如今又有殷皇后在侧,尚联姻靳家,其势难遏啊。”

陆迁却突然笑道:“倒是走的太高了,行事越明,走的越高,越发招惹是非,”卿尘闻言略瞥了他一眼,一语中的,倒真是个澄透的人。

莫不平点头道:“湛王在明,反是九王爷那处极深,此次太子之事数度暗中发难,怕之后也有一番计较。还有济王,他与九王爷都是敏诚皇后亲出,按长幼论,尚在诸王爷之首。”

褚元敬道:“济王有勇无谋,性情急躁,皇上曾说他难成帅才,既有如此论断,岂能交社稷与他?”

杜君述接着道:“九王爷多方经营,但手中最大的筹码还是,凤家。”说罢,看向卿尘。

卿尘原本只听他们商论,见杜君述看来,微微一笑:“是明是暗,不过是一层之隔,他既要在暗,不防将他往高处推,自然便明了。”

“愿闻其详。”杜君述道。

卿尘凤目清凛,掠过淡淡光华:“储君之位岂会长久空置,过些时日,天帝必然相询众臣重新立储,届时不防一起推举九王爷,不怕人多。九王爷那边也不会放过这等良机的,至此不明也明了。”

“如此一来,若当真立了他呢?”陆迁问道。

玉容沉敛,卿尘樱唇浅挑,光影下掠起个好看的弧度:“湛王又岂是易于的?九王爷这边加上一笔,则不偏不倚两相抗衡。何况,立不立,立何人,终究只是在天帝心中,一人众望所归,天帝又会如何去想?”

几人静默,灯火下夜天凌一直不语,若有所思。偶然抬眼,却正遇上卿尘也向他看来,眼底细细密密带了秋水似的明净,叫他心底轻轻一动,竟有种柔软入骨的错觉。眸间便也不觉带了清朗,几分落落温柔,剑眉飞扬,只看着那清烛下红颜笑意淡峻。

杜君述同陆迁对视一眼,道:“好个鹬蚌相争,然行事关键还是在凤家。凤家开国以来世代与皇族联姻,四大仕族中以之为首,当年天帝即位,便是凤家力保,若在这任意一边加上一笔,怕是天帝也难抑其势。左相一言一动关乎重大,敏诚皇后是左相姑表兄妹,九王爷是敏诚皇后亲子,亦是左相的女婿。郡主可能给杜某一句话?”

卿尘抬眸,眼中灯影一晃,无论怎么说,她也还是凤家的人。

然而凤家,像一潭无底的深水,她同凤衍这“父女”,相互试探掂量,却谁也摸不透谁。这句话,叫她如何去给?

无奈挑眉,正不知怎么回答杜君述,听夜天凌道:“左相那里我自有计较,你不必多想。”倒是将她护在了凤家之外,少了为难。

卿尘一笑:“倒也无妨,凤家数代以来靠的都是联姻,纤舞已亡,鸾飞亦去,若我所料不错,凤家该是会观望一时。毕竟在凤衍看来,于此事上他手里只有一颗棋子了。”

杜君述和陆迁对卿尘直呼左相之名甚为意外,然而卿尘语中之意却已很是明了。

此话叫夜天凌心里微微一动,竟突然不爱听她同凤家的种种关系,总觉得别扭。将这情绪收敛,抬手说道:“仕族阀门虽权倾一时,但也有盛极必衰,如今储君之事不足言道,反而四藩必得警戒在眼里。中枢一动,四藩必觑机而乱,却正是撤藩的好机会。削了四藩,则中原一统无忧,方能放手整治外侵,省了连年兵患。”

一席话,竟是将眼光放到长久,百世基业勾画在了面前,对此时人人聚焦的储位不屑一论。眉宇间那一抹深隽的自信,仿佛进退尽在手掌之间,指点处已是江山万里。

莫不平点头道:“四爷说的是,四藩不除外患不绝,这储位早晚如同空衔啊。”

褚元敬暗自思量,这一番话也是明了仕族必衰之路,本朝文臣多出自阀门贵族之家,甚至世袭罔替,然武将却多是浴血征战出来,身属寒门。尤其自凌王执掌兵部,一概只论军功,不论家世,提拔了一大批寒门将士。军界带兵的大将已逐渐形成寒门一派,隐隐与仕族阀门相抗。仕族佐政已久,早晚又是另一个四藩,以凌王刚冷明锐,岂容他们坐大?这也使得他同一些新进文臣情愿追随其后,便因眼前这个主子同其他皇子都不同,睥睨间早有一番挥刃百岳的泱泱气度,革新图治的高远抱负,这一切都使他臣服。

更漏声声,夜色越发深沉,夜天凌看了看黑寂的窗外,道:“那事便如郡主说的做吧。”

几人会意,莫不平道:“四爷,已是三更,我等也该回去了。”对陆迁三人一抬眼神,一同告辞出来。

杜君述临走前深深看了卿尘一眼,想起数年前酒后狂放同凌王品评天下女子,竟无一人能入其眼。当日可曾想世上有这样一个女子,叫人心折倾慕,凌王如今是情已深种,缘份之微妙,妙不可言。想到此处,心情畅爽,搭了陆迁的肩头道:“陆老弟,人生痛快,今夜不醉不归!”

陆迁对他这随性早就习惯,呵呵一笑:“小弟奉陪。”随他并肩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