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七十二章 醉笑陪君三千场

十四夜2016年09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绝谷峭壁,悬崖上一丛红艳艳的山茶花似是撷取了山川之灵气,临渊怒放,招展多姿。

卿尘随地坐在崖边,注视着那高山峻谷,衣袂迎风,前方依稀传来激流的水声。雨水裂开冬日干枯的峡谷奔腾而过,穿越万山丛林,翠绿迤逦覆着苍山,举目望去几乎已不认得是当日夜天凌带她来的地方。

云骋在身后不远处施施然散步吃草,四野空寂,如同此时一颗心,轻怅怅,空落落。

莫道不销魂,相思甚处已成痴。只有在这儿,她才会肆无忌惮的想他。曾提缰立马开怀畅笑,曾渊临岳峙傲视天地,曾指点江山意气飞扬,如此清晰,清晰的触手可及,如同一湾清冽深潭,一纹一波漓漓晕漾着,不休亦不止。

七彩碧玺在光下璀璨,玲珑剔透,映着她清丽的眸子。参不透红尘,望不穿恩怨情仇,众生苦,苦为情生。

往来纠缠心间的一缕执念,此时只余了渺远的印记。她自知是认定了,没有征兆亦无丝毫犹豫,是他,为他,他不会离开,她也知道。

唇角掠过一丝明淡的微笑,卿尘站起来对着山谷大喊:“四哥!”面上湿湿的,风吹来有些凉意,浸着肌肤,同那笑化在了云间。

风驰蹄声轻快,停驻在山石错杂中,夜天凌意外的看着山茶花中飘逸的白色身影,临空摇曳,几欲乘风归去。

那一声呼喊,自四面八方回荡过来,一瞬涨满了心口,苦涩酸甜,恍惚间竟叫人有种不顾一切的激狂。他飞身下马,落在卿尘身后,张口欲喊,一眼见那下临绝壁的山石摇摇欲坠就在崖边半步之遥,怕惊吓了她,只轻声叫道:“卿尘!”

卿尘浑身一颤,不能置信的回身过来,怔怔看着夜天凌站在面前,早蓄满了眼中的泪水悄然而下,一言不发。

夜天凌往前迈了一步,卿尘突然摇头:“别过来,别过来。”抬手将泪水抹掉,躲开了他的注视。

眼底猛的波动,夜天凌眉心骤紧,这半生征战沙场进退朝堂,从未有此时这样恐惧的感觉,转身之下便是深渊,他沉声,语出带着一丝轻哑:“卿尘,你别做傻事。”

卿尘怔忡,突然泪水中带出一抹淡笑:“你怕我跳下去?”她侧头问。

“是,我怕。”几乎立刻便听到夜天凌回答。

卿尘闻言敛了笑,静静看着夜天凌:“四哥,”她笃定说道,声音虽轻却字字清晰:“我要和你执手偕老,共度此生,怎会允许自己懦弱,而用这样的方式逃避?我只是,在想你。”

一字一句,深深敲进心湖,夜天凌眼中似是收敛了无垠明光,深邃轻柔一如星波,伸手道:“那里危险,你先过来。”

卿尘便将手伸给他,自山石上跳下来。

还没站稳,人已被夜天凌一把拥入怀中,紧紧抱住,臂上力道透着一种激狂,叫人一动也不敢动,一动也动不了,几欲窒息。她伏在夜天凌胸前安静了一会儿,突然气恼挥手捶他,又被他环着挣扎不得,心中那道委屈无处发泄,竟扭头往他肩头狠狠咬下。

夜天凌闷哼一声,只是搂住她。那痛锐切,反而一瞬模糊了,散在心底若有若无的,牵起层层怜惜温柔。过些时候,他才低声问道:“气消了?”

卿尘早已松口,头抵在他肩头泪流满面,闷着不语。

夜天凌手指沿着她温凉的秀发滑下,感觉到她的泪水缓缓渗入衣襟,却又不知该怎样安慰。停顿了会儿,终于说了几个字:“卿尘……对不起。”

山林四寂,眼前远空万里,浅翠轻碧云笼烟峰,迷离了双眸。

冷傲如他,自负如他,竟说了这样的话出来。卿尘怔怔听着,普通莫过这寥寥几字,却像一张细细密密的网,让人失了思绪,一步迈入了他设下的领域。想着想着,一股欣慰甜蜜自心底升起,垂眸笑了起来。

夜天凌扶着她双肩轻轻一退,微皱了眉头:“又哭又笑,这是怎么了?”

卿尘不语,看着他。却见夜天凌也只是这般看着自己,少有情绪的眼中此时深沉而专注,近乎执着地要望进人心湖深处,搅起一股柔和而强劲的水流,将缕缕情思缠绕在那里。他似乎只是盯着自己的眼睛,但却叫人觉得浑身上下无一处不在他眼底,清秀的身影是这流动着灼灼光彩,璀璨洒碎湖畔星子眸中的唯一,牵动情思,幽幽不可胜诉。

就这么一个不慎被那两泓深潭摄去了神志,卿尘只是痴痴的望着夜天凌。突然听到一声轻叹,柔唇已被他俯身吻住,一道切实的热度带着霸气的温柔激起心湖千层浪,烈烈浓浓的,那么霸道,让她无处可逃,那么轻柔,让她被包容的眷宠,深深攻陷了心底最柔软的一处。清明缜密的头脑沉沉,已是一片空白,只余下他唇吻温热,恍惚间那双温柔覆过了清冷的眸子深深刻入了心底,如同梦境般的安然。

不知过了多久,卿尘颤抖着睁开眼睛,长长睫毛微微一动,却又羞怯低下。夜天凌唇角勾起一丝微笑,转瞬即逝,轻轻抬起她的头,修长手指将她脸上隐约残留的泪痕抹去。一刹那,卿尘意外的在他眼中看到一种深痛不安的神色,仿佛他竟在惧怕什么,有什么隐在他心底不愿想起偏又挥之不去。

“四哥。”她轻声叫道:“你在想什么?”

夜天凌沉默了一下,目光投向了远山叠嶂,简单说道:“想你。”

卿尘微微一愣:“我不是在这里吗?”

“嗯。”夜天凌应道,回神凝视眼前人儿,眼底已恢复了那清淡深锐。两人携手在一处岩石上坐下,卿尘侧头看了看夜天凌:“你有心事。”

山间明净的阳光透过薄雾,映在夜天凌侧脸勾勒出棱角分明,举目处深峰峻谷,夜天凌的目光便凌于那云峰之上,遥遥的看了出去。卿尘微一晃神,觉得此时的他浑身透着一股清寂的味道,似乎天地间只剩了他一人,孤单而遥远,清冷而寂寞。

那种压抑着的痛楚和忧伤,极隐约的,卿尘微微皱了皱眉头,却听到夜天凌别于往日淡漠的声音说道:“真的愿意跟着我吗?”说话的时候他依然看着远方,似乎像是在自言自语。

卿尘没说什么,只将手覆在他的手上,指尖有些微凉,夜天凌反手将她握住:“莫先生,有没有和你说过什么?”

莫不平吗?卿尘问道:“哪一方面?”

夜天凌道:“关于我。”

“关于你,”卿尘回忆了一下:“似乎也不多,说的时候你多也在。”

夜天凌眸底静寂,然在看向卿尘时终又有一抹苦涩流过:“莫先生是我朝奇门异术的第一人,多年之前还是皇子老师之时,曾为我占过一卦。”

卿尘道:“是什么卦?”

夜天凌淡淡道:“孤星蔽日。”

卿尘微微愣神:“天乾六十四卦中,孤星蔽日?”

“是。”夜天凌答道。

卿尘又问:“莫先生怎解?”

夜天凌眼睛微眯,极冷一笑:“其芒盛,天合无双,亲者去,近者离,虽日月而蔽之,孤绝独以终。”

卿尘眼中一动,眉目淡远:“我不信卦。”

夜天凌唇角微锐,带着抹孤傲:“我亦不信。然那日皇祖母金殿指婚,这忘了许久的卦语却在那一瞬掠入我脑中,还有唐忻,她是死在我的箭下。戎马半生,我冒过不少险,但却偏偏不敢冒这个险,拿你赌这一卦。所以那时候我几乎什么都没想,便回绝了皇祖母。第二次求皇祖母赐婚前,我去找过莫先生,莫先生推算,却道天数无常推而不得,要我顺心而为。我思量了许久,斟酌了许久,却是放不下,所以终还是去求了皇祖母,谁知这竟险些害了你。你拒婚,出宫,去见老七,我几乎便要控制不住自己,心底深处却又有一丝难言的滋味,觉得或者这才是对的。待这几日明白了你那么做的原因,要见你也不是不能,但我却没去,只因我不知道该不该去。卿尘,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夜天凌静静的说着,卿尘从来没有听他说过这么多话,第一次,他那样坦白的展现在面前,清澈的如同一道山流,却又偏偏带着丝深忍的惆怅,叫人痛至心口。

“莫先生奇术独步天下,却看不透我的命。四哥,我在这里,或者是因我不在其中。”卿尘似笑非笑的叹了口气:“这便也就是我的命,在这里我比任何人都更孤独,我只有你,我也不想管其他。你若认定了我,便是孤星该散了。”

生生世世,轮回皆缘法。既来了,便是该来了。

夜天凌突然扬眉长笑一声,豪逸清扬:“这惧怕滋味,我竟也惑在其中了。卿尘,世上有你,得之我幸。”

卿尘道淡定说道:“卿尘亦无悔。”

夜天凌眼中有一抹极灿亮的光彩,将她拢住,瞬而似乎恢复了平常的他,眼神中熠熠夺目锋芒落在看似无尽遥远的紫禁城上方,将那掩映在金光中的琼楼殿宇锐透,冷冽说道:“那便看看我和老天谁更硬吧。”

峰峦远,王图霸业,敢与天公试比高。卿尘随他一笑,笑苍天意气,红尘千百度,终不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