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七十三章 明眸慧心窥先机

十四夜2016年09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暖风熏醉,御花园中染了春菲,百花热热闹闹的争相绽放,蜂蝶流舞,浓郁花香铺叠明艳,一丛丛一簇簇,绚丽的张扬了满院。翠柳细叶初展,静静的在玉瑶池的水面上照出一弯纤细倒影,微随了风一晃,荡起几丝涟漪,划开一晕平静如玉,远远的淡去了。

金丝楠木案上,长铺着一道奏折,奏折上是一笔漂亮柔和的行书,清而有骨,放而有致,隽秀时深隐锐意,峻傲处沉而不露,沿着这明黄折子纸一路行云流水般的书下,卿尘手中的紫玉笔杆轻轻晃动,在最后微微一勾,棱角锋锐,带出了一丝琥珀松墨的清香。

她直了直身子,轻轻笔将放于一旁溢着墨香的蕉叶纹素池端砚之上,随目浏览过去,日日历练,这字早已得心应手了,和他的像,却又不尽然。她笑了笑,待墨干便将折子收起,如今天帝身旁这道长案几乎成了她的专用。这一“病”,病了半月有余,拖到不能再拖终究回来致远殿当差。天帝处没有丝毫动静,只将更多的政务交于了她,甚至有些折子也只是看看说说,一并由她代批。这在历朝里也是少有的是,众臣言论非议,天帝一概留中不发,人人都看的明白,凤家的恩宠权势是达了鼎盛。

卿尘心底澄明,对这日盛的隆宠不骄不躁,只在政务上用心,常是深更已过人还在灯下。逐日以来,天朝历来人政越发烂熟于胸,行事也如鱼得水般通透。然她只少言慎行,除了拟旨批奏这样的代笔之事外,于朝事不议不论,尤其是遇上各皇子经手的政务,更不着痕迹的避开,反将一腔心思放在了农工水利、历法医学之上。

遥春阁中辟地开园,亲自研究稻谷农耕;春汛将至,上折子请修河防,维治水利;同监天司现任正卿祭司乌从昭观天象、制仪器,辅修太衍历法;亦在制药、针灸等处更精深的钻研了下去。几千年后偶尔听到看到的知识,前远的见地,如今似繁枝茂叶般铺展了开来,有教有学,尽心为用。便如夜天凌养精蓄锐着手撤藩,定边疆,清庸吏,查亏空一般,动中极静,于朝堂上波谲云诡,针锋相对过眼而不乱,似无此事。不约而同放眼于天朝之根本,之基业,整顿、修补、勾画、拓展,盛世下没着的危机便自此时已收锋遏势,在两人手中一一无声无息的扭转。

卿尘将复好的折子整了整,如今朝堂上湛王同济王是明里的两派,九皇子亦步步为营,笼络人心。夜天溟,在这宫中常常不能避免的见到他,他那蛊惑般邪魅的笑美的惊人,却也暗到了极至。似乎已没有耐心再等,或者也更需紧住凤家,大概连天帝都看出了他的心思,只是表面上置之不理而已。

然凤家仍然八面玲珑的处在各势力之间,对济王、清王、湛王和九王都不偏不倚的应酬着,甚至连去了储君降封仁王的夜天灏也不疏离,只是同凌王始终不冷不热。反到许相失了太子的护佑,似同九王走的越发亲近,济王那里也半分半合的往一处拢。混乱中见着明朗,卿尘知道天帝心中看的一清二楚。挑了挑细眉,鸾飞身子日见沉重起来,过几日倒要偷空去看看她,在四面楼她安静的有些奇怪,想起来总有些放心不下。

天帝虽在看着墙上那巨幅疆域图,目光却往卿尘这边若有所思的瞥了一眼,随口问了句:“卿尘可去过蓟北?”

卿尘愣了一下,换成现代的方位,那里是去过,但却也只能道:“北方遥远,卿尘不曾去过。”

天帝点点头:“那处的地情风貌你倒是知道不少。”

卿尘静静答道:“书中多有记载,卿尘常常翻读,便记在了心里。”

天帝似乎并没有追根究底的打算,只是又闲话道:“朕倒不记得,你今年多大了?”

“回皇上,再过几个月便整二十了。”卿尘心里突然有些不安。

“二十了?”天帝说道:“嗯……竟都二十了,寻常女子早已出阁,为人妻母了。”

心头猛的一跳,卿尘不敢接话,却又不得不说话,眉目淡敛,仍笼在那股平静中,说道:“卿尘这半年学了不少东西,愿随着皇上身边多历练几年。”

天帝一笑,眼中威严缓了缓:“朕登基以来用了三个随侍的女吏,你是朕最欣赏的一个。但女子早晚要嫁人,几年青春转瞬就没了。”

卿尘说道:“按制卿尘是要跟皇上到二十五的。”

天帝道:“制度上定的是修仪,朕答应了你不封修仪。”

卿尘怔住,当日的聪明竟颇有种作茧自缚的感觉。对湛王,天帝虽不会无所顾忌,但毕竟是亲生儿子,既是皇后嫡子又贤明精干,若天帝斟酌过后有心立他为储,那么自己是逃不掉了。她赌天帝不会,但天帝的心思万千人在猜着,却谁又敢说猜得透。一抹深暗,暗到了心里,低声道:“皇上……”

天帝看了看窗外繁盛花木,缓缓道:“朕必不会委屈你,便给你指一门婚事如何?”

卿尘只站在那处,天帝肃沉的目光下,几乎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一拍又一拍,极沉,极静,似乎已用了全部的力气在跳动。

天子问话,不能不答,不能不说,就在这一刹那的安寂再也不能维持时,孙仕安突然进来回禀:“皇上,监天司正卿祭司乌从昭有急事求见。”

天帝一抬头,放过了卿尘:“宣!”

监天司因所其掌管的监天事务,朝中颇有些超然意味。乌从昭未着朝服,一身长衫显得极潇洒,仙风道骨,说话间稳而清平:“臣参见皇上。”

天帝抬抬手:“正卿有何急事见朕?”

乌从昭对卿尘施了一礼:“正好郡主也在。臣前些时候同郡主研制的那个‘八方地像仪’,今日忽有异动。臣亦卜得‘大壮’之卦,青龙临坤宫,内乾金临月建旺地,而动克震木,震木受克而动,动而必震。”

“哦?”卿尘微微惊讶,那八方地像仪是她结合了一些现代知识和乌从昭一起为测地震而制,若是有异动,则说明不久将有地震发生。立刻对天帝说道:“皇上,请允许卿尘至祁天台一看。”

天帝脸色微沉,自古历朝都将地震等灾祸视为天象示警,乃是政有弊端,民生之哀所至。起身道:“朕亦去看看。”

孙仕安忙安排摆驾,卿尘随驾祁天台,见八方地像仪一方水纹不住波动,推断方位对乌从昭道:“据此看似是京郊西北怀滦城附近。”

乌从昭道:“不错,离天都甚近,只有百余里地。”

天帝仔细看了看那八方地像仪,问道:“这便是那能测地动的仪器?有几分把握?”

“便是此物。”乌从昭据实道:“臣等研制而成,尚未试过。”

卿尘举目天际,只见晴朗无垠的空中遥遥出现一带黑蛇般的乌云横亘不散。秀眉紧锁,在旁沉思一会儿,对天帝道:“皇上,若依此物之测,不出三日便有一场地动,卿尘想去怀滦城看看,凡地动之前,必有先兆。如当真有异,也好使百姓迁避,免受灾祸。”

天帝神情不愉,平隶大疫方安,再有地动是极不祥的征兆。沉声道:“妄言天灾,可是大罪。”

卿尘眉目微凌,俯身道:“卿尘不敢妄言,是以要去怀滦才知真伪。”

天帝负手在祁天台来回走了几步,终于道:“朕准你去,但若是危言耸听,必不轻饶。”

“是。”卿尘淡淡应下。

纵马急驰,官道上扬起飞尘满天,一行人赶到怀滦已是黄昏。路经荥江,遥看江水无风而自泘汹奔腾,漩涡深绕,江潮击在堤岸上,溅起波浪高涌,端得声势惊人。

怀滦城中倒没什么异常,夕阳近晚,阡陌交错,有商者息市,农者归田,一幅安居乐业悠然自得的融融景象。怀滦地近楸江、荥江交界之处,湖湾颇多,隔段便出现大小不等的水塘,甫进此地界,卿尘便察觉颇为闷热,似是气压极低的情形。

今日出了天都,算是暂时避过天帝那呼之欲出的旨意,但不知能避到何时。云骋不安的嘶鸣一声,卿尘收摄心神勒缰下马,快步走到近处的一湾池塘边,俯身看去。只见水面荇叶交萦,泡沫无端腾吐,若沸煎茶,塘中不时有鱼跳跃,显得极为躁动不安。连看几塘皆有此兆,湿泥之中尚见大量蚯蚓钻出,虫蚁等物更是随处可见。

寻来几名百姓相问,知此地几日前连下倾盆大雨,接着便越来越热,往年此时还带着春寒,如今只一件单衣便过了。

谢卫同另外三名侍卫跟在卿尘身后,颇有些摸不着头脑,只见卿尘走了几处,直奔怀滦城府,求见郡使岳青云。

这岳青云本乃是一员武将,也曾带兵出征戍守边疆,却因得罪了兵部权贵被无端寻了个差错,贬至怀滦城做七品县令,但为人方正,政清令明,倒也为怀滦做了不少利民之事。

闻禀来者是清平郡主,岳青云带师爷副将亲自迎了出来。卿尘开门见山免了虚礼,对岳青云道:“岳郡使,卿尘奉圣命来此看察,怀滦不日将有地动,望岳郡使速调遣安排,使百姓预防避难,以备不测。”

岳青云显然愣了一下,一时间似乎没弄清楚卿尘话中之意,问道:“是圣上的旨意?”

卿尘摇头:“皇上对此还将信将疑,是以没有旨意。”

岳青云也是官场上之人,其中利害自然清楚,迁动一城数千居民本就不是易事,又是无旨行事,弄不好杀头的罪都有。他将手一摆:“郡主请里面说话,此事容再商讨。”

卿尘俏眉微锁,就她所知的征兆,这场地震已有七成,却如何去说服岳青云。举步落座,郡使府小厮上了茶,岳青云道:“郡主远途而来,请先歇息片刻。”

略一思索,卿尘道:“卿尘斗胆要岳郡使一同冒险了,但此事非同小可,事关怀滦数千百姓性命,还请岳郡使速速定夺。”

岳青云端起茶盏:“郡主请。本县将有地动,有何为据?”

卿尘一路辛劳,先饮了口茶,尚未答话,突然皱起了眉头,细看茶水。岳青云见她神情有异,一品盏中茶水,入口又苦又涩味道怪异,怒道:“谁泡的茶?!”

那上茶的小厮不知出了何事,吓得脸色都变了,“扑通”跪下道:“是……是小的冲的。”

“这是什么茶?”岳青云喝问。

那小厮哆嗦道:“是老爷平素待客……待客用的首山……毛峰。”

首山毛峰那是好茶,卿尘心中灵光一动,见岳青云不悦,拦住道:“岳郡使且莫怪他,可是水不对?”

那小厮回道:“咱们府里用水一向是取的井水,老爷明察!”说罢不住叩头。

卿尘问道:“你取水时井水可是混浊不堪,其中多有泥渣?”

那小厮道:“是……是,城中几口井今日都这样,小的冲茶前沉虑了许久才用的。”

“岳郡使。”卿尘对岳青云道:“井水翻扬污浊,这便是地动的一个前兆。天都中已有八方地像仪显示震兆,如今荥江浪潮无风而汹猛,怀滦气候异常,城中湖塘涌动不安,虫蚁出土纷乱,虽不敢说十成把握,却有个七八成。卿尘要立刻回京复命,但天灾无常,不知何时便会发动,怕等不及请旨,怀滦数千人的性命如今便握在郡使手中。”

岳青云将信将疑,这几日的天气的确沉闷的异常,坊间亦听几个老人言“霪雨后天大热,宜防地震”,只当是民间乱传,未放在心上。此时卿尘说的认真,不由得琢磨起来。

卿尘见他沉吟不语,知他顾虑,激将道:“岳郡使可是怕朝廷事后怪罪?若有偏误,卿尘愿一力承担,绝不连累郡使半分。”

岳青云抬头,见卿尘眸底神光锋锐,一股坦坦荡荡的飒远正气竟叫人一时不敢逼视。在她坚定清明的目光下心中微动,铁血方刚一股男儿豪气凛然而生,半空里同卿尘对视片刻,浓眉一扬:“好!我岳青云便陪郡主赌这一局。”

卿尘眉目一敛,唇角勾起浅笑,深深拜下:“卿尘替怀滦百姓谢岳郡使大恩。”

岳青云恍然出神,全折服在她那份从容的傲岸中,怎样的深邃,怎样的淡定亦压不住的清越傲岸。早听闻清平郡主是女中英杰,今日一见,为其风华所深惑,暗叹名不虚传。

简单商议了预防之事,并告知岳青云留心地声等征兆,卿尘拜别出了怀滦府衙。人刚上马,见早已暗沉的北方天空一片奇云当空,似是姹紫嫣红却诡异万分,稍倾天边一片明亮,蓝白色的冷光照的地面发白,连人的发须都清晰可见。她心中一沉,四象皆异常,怀滦怕是难逃这场灾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