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七十五章 乾坤始知九宵清

十四夜2016年09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天朝史》·怀滦郡志,第十二章。

圣武二十八年春,怀滦地动。荥水高浪,见异光,闻有声如雷。山崩地裂,黑水翻涌,坏败城墙及楼橹民居,城乡房屋塔庙荡然一空,遥望茫茫,了无降隔。郡使岳青云率迁百姓,走避出郭,以未曾压毙多人,只伤男妇子女共九名。

连夜自怀滦送回的奏报,怀滦昨日地动,震塌历山一角,城中裂开一道丈余宽的长沟,荥江之水横灌其中,深可载船。百姓房屋损毁甚重,几乎不见其城原貌,但因郡使岳青云在前一日便发动百姓预防迁避,只伤了九人。其临近须城、清池、莫州、衡城、原寄、红古等郡皆有震感,但相较而言轻微,唯清池郡城隍庙倒塌压毙两人,其他只见伤者。京郊亦有动撼,无人员损伤。

朝堂之上,天帝高居君座看了奏报条陈,眉头紧皱,叹道:“此终是朕躬不携,政治末协,致兹地震示警。”

此是自君王责之言,左相凤衍便笑奏道:“圣心仁厚,聪以知远,明以察微,顺天之意,知民之急,及时降旨应灾,已使百姓避过大难,此实乃黎庶之福。”话如春风,说的得情得理,本是灾事,如今也算是幸事。

臣众不免跟上圣德隆泽,裕民为先,天人感应,地灾退怯之词。天帝挥手止了,命出内币三十万以赈济,免赋蠲租,一并封赏怀滦郡使岳青云。

卿尘本想借着赈灾避去怀滦,至少能待上三两个月,离天都这是非中心远些。天帝未准,却将这差事派了湛王。

诸皇子势力都是在这桩桩政务上历练出来的,谁也不敢懈怠,湛王领旨后,即日便启程去了怀滦。卿尘无奈,给夜天湛书了一道灾后防疫的简折,自己只有留在天都。

监天司仍稳在天朝第一要司,上下皆有赏赐。正卿乌从昭加殿前章机行走,官进一级,赏金制元宝五十锭,锦帛一百匹。少卿关岳、傅千菲各赏纹银通宝五十锭,锦帛一百匹。

乌从昭乃是辰州彬县人氏,圣武七年任监天司正卿祭司,二十几年里于朝堂间处的甚是疏离,当年主理这监天司无非是因着亦师亦友的莫先生一力推荐,如今也有了辞官云游的心思。可惜自己身边两个徒儿一个天份不够,一个野心勃勃,都是难以调教,想来不堪大任,也是一桩憾事。

这日乌从昭正在九天乾坤仪前,少卿祭司关岳引了内廷大总管孙仕安来见。乌从昭颇有些奇怪,寒暄道:“孙总管有日子没来监天司,请里面坐。”

孙仕安笑道:“不能久坐了,此番是有事烦劳乌大人。”自袖中掏出个封口信笺:“上面两人生辰八字,还请乌大人起卦推算。”

乌从昭接过,随口道:“什么人还要总管亲自来一趟?”

孙仕安向南拱手一笑,乌从昭抽出封中张明金底笺纸,已知是御书房出来的,早已会意,只问道:“测何事?”

孙仕安道:“婚配,姻缘。”

“好。”乌从昭点头:“总管请歇息看茶,稍后便得。”命关岳陪同孙仕安,自己入内进了卦房。

笺纸上写了两个生辰八字:壬子年十一月十九,寅时一刻。庚申年七月四日,未时三刻。

笔力苍迈,看起来竟是天帝亲书,乌从昭只觉得这生辰八字颇为眼熟,未曾深思,静心起了一卦。

卦出,乌从昭凝神看去,却大吃一惊:乾知大始,坤作成物,卦中竟是潜龙出海,凤翔九天的兆,非但姻缘天合,更隐了君临天下之意。蹙眉一思,凝神想了片刻,起身取来监天司中掌管的夜氏族谱,一番翻阅,拍案道:“是了!”这壬子年十一月十九寅时一刻,竟是凌王生辰!

凌王,乌从昭深吸了口气,印象中立刻掠出一双清冷深湛的眸子,二十几年冷眼旁看,这是个叫人看不透的主。这一卦若是上呈天听,则凌王危矣!却不知另一人是谁。

历年来凌王于战、于政、于民诸般行事历历在前,乌从昭静静坐在那副卦前,手指不停的敲着桌面。稍倾,似是下定了决心,提笔润墨,在纸上写道:爻象中上,夫妇平和,相敬如宾,家安无妄。最后一笔缓缓一顿,那墨微亮,映出道平澈的光泽,极清,极暗,一径入了心底。

“乾知大始,坤作成物吗?”淡灰的身影负手立在亭前,衬着四周春意浓转,这一方天地褪去了白日蜂蝶喧嚣,夜色中潜定的透着几分寂静。莫不平悠然看着前方,笑的有些意味深长。

“老师……”乌从昭抬手轻弹了弹飘上石桌的几丝落花,开口道。

“从昭。”

“哦,先生。”乌从昭无奈摇头:“从昭心中始终待先生如师。”

莫不平嘴角微微一勾,一道清晰可见的笑纹漾在脸上:“急着找我,便为此卦?”

乌从昭站起来踱到他身边:“学生从未见过如此乾坤之卦,是以想请教先生。”

莫不平笑道:“于卦象上,从昭你自比我精深呢。”

“学生不敢。”乌从昭道:“学生所知无非皮毛,还请先生不吝解惑。”

莫不平遥看星空:“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自古此理,你也不便过谦。近年来于星相上,可有所得?”

乌从昭仰观天象,夜空繁星如许,浩瀚无垠。广袤而璀璨的星海幽深不可量测,似乎包含了宇宙间无穷无尽的奥妙,“天星预灾,前些时候学生倒验证了一回。”他说道。

莫不平点了点头,目光锁定一颗遥远而湛亮的天星:“从昭可能查知帝星?”

乌从昭凝神远目,那颗颗灵光四射的天星似乎化做了一片浩海,包容了世间万物,令人深深沉迷其中醉而忘返。忽尔一道摄人的星光骤现,乌从昭浑身一震,自那种奇妙的窥探中惊醒过来:“帝星明动,入紫薇天宫!”

“还有呢?”莫不平看似随意而问。

“请先生赐教。”乌从昭躬身道,知尽于此,难再深预啊!

星空之下,莫不平看似昏暗的眼中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精光,那一瞬间整个人竟带了些凌人气度,四周幽深的花枝叶影亦为之微摄,缓缓说道:“孤星主天下,覆紫薇七斗,凡光避之锋芒,近宇澄清。然有异星盛芒而伴,纵横成双星镇宫之势,如今其势已成,无人能遏了!”

“双星镇宫?”千古相传的卦象令乌从昭颇为惊愕:“其后如何?”

莫不平语中透了丝感慨:“双星镇宫,老夫一生浸淫星相之术,却也是只有听闻而从未见过此像。此之为天数之神奇,诱人深入。呵呵,从昭,你的卦数倒是越发精妙了。”

乌本昭似是沉浸在一恍的深思中,突然想起什么,说道:“对了,学生这一卦,是孙仕安封圣上旨意来卜的。”

“哦?”莫不平抬眼看他:“你将卦象解了?”

乌从昭顿了顿,道:“学生……解了。但只书呈了夫妇平和,相敬如宾之语,并未言及其他。”

习风扑面微熏,馥郁的花香盈溢在这浓浓夜色中,静谧醉人,莫不平挑了挑微白的眉毛,突然畅笑起来:“天意,天意!你怎敢做此欺君之言上呈天听?”

乌从昭皱眉道:“此卦之生辰应自凌王,凌王纵为人冷肃,却谋事正,处政明,清而不近阴柔,傲而不为狭隘。学生虽难深知其人,只观其表亦不愿以一卦而误之。”

莫不平笑道:“更何况尚有江南陆迁,疯状元杜君述,南蜀左原孙等人尽心辅佐,但凡有些刚硬严峻,不近人情之处,也差不多弥补了。”

乌本昭恍然明白了什么,先生出京十年有余,此时并非无故而回天都啊!随即诚然而道:“从昭愿追随先生而为。”

“老夫不过顺天应数尔。”莫不平淡淡说道。

“学生知道。”乌本昭道。

莫不平看着深深夜色,目光中透着些辽远的神情,形势越发明了呢,多处的隐忍如今收效一时,当今想必是出了以凌王抑湛王之势的布局。几个年少些的皇子也出宫开府,频频委以重任,势力便慢慢均开了。

监天司虽不涉朝政,关键时却有莫大的用处。莫不平心内长叹,先帝的知遇之恩铭记在心,二十余年不敢相忘,唯有一力辅佐嫡皇子登临大统,是以为报!

两日后,帝宇宫中颁下一道恩旨:文澜殿大学士、通政处首辅大臣、大司马督抚、左丞相凤衍之女,清平郡主凤卿尘,配凌王妃,敕封一品诰命夫人,择吉日五月初九奉旨完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