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八章 只缘前尘浅回顾

十四夜2016年09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盛夏的阳光照在深黑朝服之上,滚滚的熨着热度,嵌丝银线微掠出丝轻光,一晃同那迎面白玉龙阶的耀目混了去,夜天凌举步出了宫门,略站了站,却听身后有人叫道:“四爷。”

回头一看,是刑部尚书吴起钧,点点头道:“回衙门?”

吴起钧深吸了口气,耿直的脸上微微一动:“这几日刑部里面乱的很。”是乱啊,有官员进了刑部大牢,带着多少探问的求情的甚或要挟的,睁眼闭眼尽是一层层的人和关系,都在面上那古板和严苛后隐着。

夜天凌剑眉轻挑,目光远远向外一望:“怕也没几日可乱了。”

吴起钧闻言稍怔:“四爷不打算查了?”兵部户部两处牵扯了这些贪官污吏,费了如此艰辛难道竟要在此时罢手?

锐利的嘴角带起丝锋刃般的笑,夜天凌眼中淡淡清冷:“查,几时说过不查?但凡有一步便查一步,有一个便办一个。只怕……”他眉心微拧,目光竟也透出几分不甘来:“皇上要点到为止。”

吴起钧细思这几日案子的进展,朝堂上竟真透出来这般形势。千丝万缕,若当真彻查,上至皇亲国戚下至满朝文武那是场大变动,天帝年老求稳,怕是不会大兴问罪。

他抬头迎上那耀目骄阳,清吏治,盼了多年的事在这一刻如此之近却又遥不可及,眼前这位王爷棱角分明的侧脸透着份冷锐,似是不可动摇的刚毅坚定。他郑重一揖,声音低却笃定:“起钧追随四爷,总有一日叫满朝皆清,贪吏无容身之处。”

夜天凌面上依旧沉定,只道声:“好。”却又看了他一眼道:“于刑罚上尚要多斟酌,凡事要把得住分寸,那些御史们口中的酷吏也不是什么好名声。”语中微带薄责,但更是点醒。

吴起钧肃容道:“微臣知道了。”

夜天凌点头,接过齐得手上的马缰,上马离去。却迎面碰上湛王也自同汶门出来了,遇到夜天凌微微勒马,清澄眼底笑的温雅:“四哥近日辛苦!”

夜天凌眉宇一抬,水波不兴中稳隐着股傲然自若:“彼此。”

骄阳似是在夜天湛眼中绽开光泽,越发衬的俊面如玉:“我先走一步,改日约四哥去上林苑行猎。”

“好。”夜天凌淡淡道,提缰转身往凌王府方向去了。夜天湛亦微纵马缰,却同夜天凌背道驰去。

似雪般刺目的阳光,灼灼洒耀金碧琼宇,遮掩了一切。

凌王府门前,一个侍从匆忙出来,跑得甚急。夜天凌一抬头,齐得上前喝道:“慌跑什么,哪里去?”

那侍从见了夜天凌,忙跪下回话:“四爷恕罪,白夫人遣小的速去请张医侍,跑得急了竟没见着四爷。”

夜天凌眼底一动,翻身下马:“看什么人?”

“府里没说。”

张医侍是素来给王府女眷诊病的,夜天凌心里微微不安,惦记着卿尘,入府便往漱玉院去。

漱玉院水色宁静,几人在洒扫殿院,卿尘却不在,也无人知道去了何处。

夜天凌回头对齐得道:“去找吴总管或白夫人过来。”

齐得答应着出去,不过稍会儿,凌王府总管内侍吴未之便出现在夜天凌面前,夜天凌问道:“王妃呢?”

吴未之垂手答道:“回四爷,王妃在思园两位夫人那儿。”

夜天凌倒意外,道:“王妃无恙?”

“无恙。”

“何事请张医侍?”

“千洳夫人……悬梁自尽了。”

“什么?”夜天凌闻言一愣,吴未之低声道:“四爷昨日吩咐将两位夫人送去别院,今日差人去请千洳夫人时便见夫人寻了短见。幸好发现的及时,王妃正在以金针施救。”

“王妃怎么说?”

“什么也没说。”

“你下去吧,张医侍来了好好诊治。”夜天凌淡淡道。

吴未之觑了觑夜天凌脸色,极冷,如高峰峻岭,无动于衷。他躬了躬身,退出漱玉院,略一思索还是往思园去了,却见白夫人掩门出来摇了摇头。

“怎么,救不了?”吴未之心里一沉,问道。

“人是救过来了。”白夫人朝屋里看了一眼。吴未之隐约听到有人哭道:“王妃,千洳不敢奢求别的,只求能留在府中,求王妃别逐我出府。”

一时间屋中似乎只有千洳的抽泣声,吴未之轻声道:“说起来,王妃也不像计较的人。”

白夫人掠了掠微白的鬓发,只不解说道:“王妃方才同两位夫人说,以前你们是身不由己,自现在起路可以自己选,是去是留也自己说。唉!这王府中的女人谁还由得了自己?”

吴未之亦愣愕,摇头道:“我是看不明白了。”

“只一样是明白的。”白夫人舒了口气:“四爷对咱们王妃是着紧到了心里。”说着眼角竟带着丝笑,谁能想到会有这么个人呢?

俩人心领神会,同时看了看屋中。像是过了许久,一个低婉的声音淡淡说道:“你自己愿意留在凌王府,谁也不会赶你走。但性命珍贵,往后不要用这种法子轻贱自己。一者,你若死了,只有在乎你的人才会伤心,否则就是白白送死。二者,你若真的喜欢四爷,就不为他想想?朝中之事已够他劳神,这不是更添乱?三者,你对得起生养你的父母吗?若想留在四爷身边,就得让自己配的起他。”

千洳那柔软的,带着丝微哑的声音凄然说道:“千洳什么都不想,千洳可以永远不让王爷见着自己,只求王妃别赶我走。”

极深的一丝叹息,那淡雅的声音又道:“好好歇着吧。写韵,你跟我来。”

门微微一声轻响,卿尘带着碧瑶和写韵出来。见白夫人和吴总管都在,站下说道:“白姑姑,差人好生照看着这边,别轻待了。”

白夫人答应着,卿尘回头问写韵:“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写韵敛眉答道:“但凭王妃作主。”

卿尘不语,蹙眉看她。写韵一愣,顿时醒悟,所有的都是自己说了算啊,她略有些激动,清声说道:“写韵想等……等千洳姐姐身子好了再走。”

卿尘微微一笑,点头道:“好,需要什么便找白夫人取,牧原堂那里我会书信过去的。”想了想,又将手中那包金针递给她:“这个送给你,你穴位认得很准,好好学。”

写韵双手接过了那金针,竟像是在梦中一般。天都最大的医馆,有着最好的名医,牧原堂开医科招弟子,是男女都可以入学的啊,难道她真的也可以去学医术吗?写韵抬头,正遇上那双清澈的凤眸,秋水潋滟,潜静里带着丝鼓励的笑意,似是看透了她的心思,“能不能入了医科还要看你自己,牧原堂也不收无用之人。回头我叫碧瑶给你送几本医书过来,若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随时来问我。”

写韵俯身便拜了下去,语中哽咽:“多谢王妃!”

卿尘挽手将她扶起来:“既然选了这个,以后或者还有苦吃,到时别为今日后悔。”

“写韵绝不会后悔。”一声坚决的回答,似是充满了希翼,叫看在一旁的白夫人疑惑着,眼前这双向来温顺的水杏清眸竟是从未有过的明亮,她不得不承认这时的写韵,是她见过最美丽的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