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章 等闲变却故人心

十四夜2016年09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入秋过了几日,那日头依旧似火的炙热,风中似是偶尔带了几分微凉,却被晒的不及一转便全无了踪影。倒是空气中浮动着草木干燥的气息,不时送来身畔,叫人觉得还真是晚夏近秋了呢。

许府的园子里,南麓珺白石砌的一片颇具峥嵘之态的假山将园子西北角占了大半,奇花异草间引水而下的一幅水瀑溅着珠玉飞泻,飞阁建檐,有高亭成临渊之势,俯瞰之下山水并成的美景,可谓煞费苦心。秋风带着高爽水意荡入掩在树荫影里的相府书房,天朝首辅大臣,右相许克宗却正着恼。

“我跟你说过多少次,让你胆子别那么大,你倒好,如今兵部到户部一条线查下来,你还来和我商量什么,趁早自己去刑部投案痛快,省得丢我许家的人!”那声音抑着怒气,连着燥热的空气一并冲许府大公子许骞去了。

许骞扭头避了避老爷子的大怒,手里弄着块雕坐佛的玉佩扔着把玩,却拿眼觑着母亲。许夫人瞪他一眼,将手中帕子一握,说道:“老爷,话不能这么说,骞儿可是咱们的亲生儿子,哪有不管的理?”

“管?”许克宗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你管的好儿子,上次他做下天舞斋的事,湛王和凤家双双盯着不放,若不是我着人咬死了郭其替罪,你今天还能有这个儿子?他倒好,非但不知道收敛,反而变本加厉的放肆,弄出这么多亏空来,你叫我怎么管!”

许夫人道:“不就是几十万的空缺嘛,咱们又不是拿不出来,补齐了不就得了。”

“妇人之见!”许克宗叱道:“那也得由你补的进去,你知道这次是谁在查?你知道户部殷家身后是谁?怎么补?”

许夫人急道:“这又不是就咱们一个挪用,自上而下朝里多少人都这么办。怎么偏偏就骞儿这里查的紧!”

许骞将手里坐佛一扔,不耐烦的弹着身上精制的云锦长衫:“户部也不是整过一次了,我就不信这次还能往死里整。”

许克宗冷哼一声:“这等事落在凌王手里,什么时候见过轻办的先例,你一个死已是好的。户部唯一能和他抗的住的便是殷家,咱们同湛王历来便是两边,哪一个能叫你好过了去!”

许骞随口道:“谁让父亲总是同九皇子亲近呢。”

许克宗道:“你以为我愿意,若不是太子……唉!”

提到太子,许夫人便想起惨死的女儿,哭道:“我不管,老爷,我已经没了一个女儿了,这个儿子说什么你也得想办法。”

这一哭更是填堵,又不好斥责,许克宗紧着眉头想,户部这亏空查的确实蹊跷,明明从天帝处都有收手的势态,唯有许家被盯着不放,说不得还真得从湛王那里寻出路,凌王是想都别想。却听外面小厮禀道:“相爷,户部殷尚书来了,见不见?”

“哦?”许克宗倒一愣:“什么事?”

“殷大人没说。”

“请去客厅奉茶,我稍候即来。”

“老爷,这殷尚书此时来,会是什么事?”许夫人不禁停了啜泣问道。

“我如何知道。”许克宗敲了敲桌沿:“来的真巧啊。”

“不管是什么事,老爷便从他身上想想办法,说不定便有转机?”许夫人急忙叮嘱:“对了,殷家那叫采倩的小姐已到了出阁的年纪,前几日倒有媒人提起过,老爷若觉得殷家肯松口,不妨这事上拉拢着他们,倘真成了亲家,他们难道还见死不救?”

许克宗点点头:“待我先去见见他再说。”

客厅里殷监正品着上好的冻顶乌龙,贡窑冰纹白玉盏,微微的润着抹茶香。剔透白瓷衬着橙明,观色已是一品,入口香久而醇回,清中带着三分绵厚,是南王今年新来的春贡,宫里有的也不很多,许相府里却是拿来待客用的。

他眯着眼往那三脚檀雕镶青石的架子上一看,一尺余高的珊瑚树成对摆着,天然奇形衬在正红的色泽里极为抢眼,映的近旁几件玉雕都没了光彩。但若近看便知那是整块的翡翠琢成的青瓜缠藤,但看瓜下嘻戏的孩童眉眼传神栩栩如生,手笔定是出自“一刀斋”的刻功。单这几件拿出去已是价值不菲,这主人还真是奢华不敛的人呢。

想想许克宗当年若不是力保天帝登基即位,首辅大臣哪里便轮的他当,却也就是这一注押对,赢得半生富贵。殷监正忍不住捋了捋颌下微须,眼前在朝为官是务必要选对了主子才好。一抬眼,见许克宗迈进门来,起身拱手迎了上去,“许相。”

“呵呵,叫殷大人久等了。”

“是下官来的冒昧。”

起手端茶润了润喉,许克宗将茶盏搁下,开口道:“殷大人此来……”却正瞥见殷监正看了看刚奉茶上来的小丫鬟,许克宗会意:“你们都出去吧。”

看着客厅的透花门微微掩上,殷监正一笑,声音压了压:“许相,宫里出事了。”

“哦?”许克宗首辅大臣的气度倒稳得住,只抬了抬眼,什么事是他这丞相都不知道的。

“今日大理寺皇宗司封了九皇府,九王爷被软禁在府中了。”殷监正沉声道。

“什么?”许克宗明显一惊:“所为何事?”

“谋逆。”沉沉二字,如重锤敲入许克宗心里,几乎叫人一抖,这是重罪啊。听殷监正继续道:“说是九爷一个叫紫瑗的侍妾在府里发现了魇镇仁王的巫蛊,那侍妾原是慈安宫的宫娥,便入宫上禀了太后。皇上即刻便下令锁拿九爷,皇宗司接着在九皇府里搜出了紫金九龙朝冠和明黄龙袍,这不是谋逆是什么?”

许克宗只觉得手尖已凉透,此事自己身为首辅大臣竟都不知情,立时想起最近同九皇子走的甚近,难道是失了皇上信任?想到此处,浑身一阵冷汗。见殷监正正看着自己,道:“你来告诉我此事,又是为何?”

殷监正不慌不忙道:“七爷常说许相乃是国家重臣,向来行事明白,此等事得同许相多商量啊。”

“七爷?”

“七爷。”

这向来不算和睦,却亦是不得不留心的主。自前些日子众人举荐之后明明被压制着,谁知不声不响便扳倒了九皇子,并分明是不计前嫌的行事。想必最近户部的事也是握在他手里吧,便无怪单许骞身上查的严紧,整个的温煦风雅,处处透出的凌厉可真叫人喘不过气来啊!

许克宗深深的饮了口茶,抑住心里波动,识时务者为俊杰,他已有了计较,便叹了口气:“最近朝堂上诸事杂乱,人心惶惶啊。”

殷监正却像能知道他心思一般,“听说许相问过户部的事?”

许克宗道:“还不是那逆子惹祸,着实叫人烦心。”

“户部里怎样,全在七爷一句话。”殷监正笑道:“不过小事一桩,许相大可放心。”

“不愧是七爷。”许克宗终于下定了决心:“便请先代为回七爷的话,改日我必当亲自答谢。”

殷监正领会了话中之意:“如此甚好。”

许克宗却想起夫人刚刚所言,正好探问一下,便道:“听说府上千金正当妙龄,不知可许了人家?”

殷监正却摇头叹道:“别提小女了,都是被我宠的无法无天,婚姻之事也要自己做主,这几日正闹着呢!”

“这是为何?”

“天都多少英俊才少,她偏偏看上个不能招惹的主,愁煞我也!”殷监正倒不似做戏,看来是真的毫无办法。

许克宗笑道:“小女儿家难免闹闹脾气,不妨让她和骞儿多去游玩,说不定反而能成了一桩喜事?”

“呵呵!”殷监正一愣笑说:“说的是,说的是。说起喜事,最近倒有一桩,皇后娘娘做主为七爷纳了卫家小姐为正妃,不日便要行大礼了,届时天都可又有一番热闹。”

“正是。”许克宗被他一说,倒没注意已撇开了自家儿女的婚事。卫家虽及不上凤家殷家,但也稳立朝中不可小觑,湛王是当真成势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