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四章 三千青丝为君留

十四夜2016年09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不知是怎么上的鸾车,不知究竟有什么人和自己说了什么话,红罗锦垫已被秋冷浸透,卿尘靠在上面,疲惫自四肢百骸丝丝渗出,缓缓将身心淹没。

眼前层层尽是夜天湛身着戎装的样子,只瞬间的一瞥,为何让她恐惧至深。

不是从未料知,只是潜意识里一直回避这个可能,似乎不想便不会发生。

自一开始,她便选择了,从来没有为这个选择后悔过,但并不代表心不会痛。

她太了解夜天凌,在这一刻,却因为了解而陷入了莫名的惧怕。

不论南宫竞的十二万先锋军和十一的西路军,此次出征四十万精兵之中过半来自西郊大营,就连主帅左右先锋也分别是夏步锋及史仲侯。

夜天凌早已料到一切,信手拈子,已布好了这局棋。

虚坐以侯,且待君来。

这不合时宜的战事在他翻手之间化为最可怕的利刃,一旦兵动北疆,寒剑出鞘,马踏山河,谁能掠其锋芒。即便是朝堂上步步退让看似艰难,又有几分是真,几分是假。

进可攻,退可守,一切进退都在他的手中,游刃自如。

闭目,心底深处是那双清寂的眸子,幽若寒潭,深冷难测。

撑了一日神志疲倦至极,竟在车中昏昏睡去。直到鸾车停下,碧瑶打起车帘轻声叫道:“郡主,已经到了。”

卿尘自半昏半明间醒来,撑着额头又稍坐了会儿,方扶着她的手下车,静静往府中走去。

门前侯了许久的齐得迎上前来,俯身道:“王爷回来多时了,一直在等王妃。”

卿尘在幽篁长廊处停下,吩咐道:“你们都下去吧,不用伺候了。”独自一人进了寝室。

白衫肃淡,夜天凌正在案前看着几道表章,听到她进来,头也未抬,只淡淡问道:“去哪里了?”

卿尘赤足踩上锦毯,松手一放,微湿的外袍落在地上,头上束发华盛随手抹下,丢往一旁,人便靠着软榻躺下,闭目不语。

夜天凌手中走笔未停,眉心却微微一拧,紫墨至处银钩铁画锋锐透纸。待写完,方回头看去,突然一怔,掷笔于案起身上前,伸手抚上卿尘额头:“怎么了,弄成这样?”

清冷的眸中倒映着卿尘疲惫而淡倦的影子,幽深底处那丝不豫尽被疼惜抹煞。

脸侧发丝散落仍带着点雨水的湿意,卿尘知道自己现在定是一身狼狈模样,微微睁开眼睛安静看着他,秋水澄明,似若点漆,更衬的脸色雪白。

夜天凌深深皱眉,转身对外面吩咐:“备水沐浴!”

总看不惯他神情中的肃冷,卿尘不由自主的随他蹙眉,忍不住抬手往他眉间那道微痕抚去,却见夜天凌眸中猛的掠过一丝暗怒,握住了她的手,沉声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白皙的手上隐隐几道淤青,是方才被靳妃握的紧了,此时才觉出疼,卿尘躲了一下,勉强笑笑说道:“靳姐姐今日生了个男孩,有人不想看孩子出生,我差点儿就救不了他们母子。”

夜天凌面色阴沉,怒道:“你便只知道救人,自己也不管了?”

“四哥。”卿尘轻轻叫了一声。

夜天凌唇角锋抿,眼中虽怒色未褪,却伸手取过一件衣袍罩在卿尘身上,小心的将她抱起,大步往寝室深处走去。

潺潺水声依稀入耳,夜天凌抱着卿尘转过一道织锦屏风,迎面水雾氤氲,暖意扑面而来,进到了乳白玉石砌成的浴房。

夜天凌遣退侍从,直接便抱着卿尘步入池中。热水的熨烫叫卿尘微微一颤,却驱散了透到骨子里的冰冷。

池水不深,坐下刚好及肩,夜天凌环着卿尘让她靠在怀中,为她除去衣衫,动作轻柔,似乎生怕弄疼了她。卿尘闭着眼睛任他摆弄,突然反手环上他的胸膛,长发落入水中飘起如丝浅网,明眸荡漾迎着他的目光。

“疼不疼?”夜天凌捉住她的手低声问道。

卿尘摇头,原本苍白的脸上因水气而浮起一层别样的嫣红,仍旧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的眼睛。夜天凌清冷的眸底微微一亮,似是灼灼火焰自幽深处燃起,卿尘伸手环上他的脖颈,夜天凌臂弯一紧,俯身便将她吻住。

几乎是狂热的,寻找着彼此柔软的缠绵,呼吸温热纠缠在一起,深深的探入心腑。

良久,夜天凌将卿尘搂在肩头,长叹一声低头说道:“野丫头,跑出去一天弄得这么狼狈,回来还不安份。”

卿尘在他怀中一转,纤细手指水中抚过他的领口抵在胸前,媚眼如丝自长长的睫毛下瞥了他一眼:“王爷好大脾气,就知道训斥人。”

夜天凌眼睛微微一眯,露出丝危险的神情,削薄嘴唇上扬似笑非笑,“那是你招惹的好,本王今天不光要训,还要罚你!”说罢手臂猛的使力,便将卿尘自池中捞起,大步往一旁宽大的软榻走去。

流水溅落一地,卿尘懒懒的蜷在那里。长袍尽湿贴着夜天凌修长的身形,越发显得英挺清俊,举手投足隐约处蕴藏的力度感衬着刀削般的轮廓,眼中星光幽灿,英气摄人。

夜天凌反手一挥,掠开衣衫,抬手处烟罗轻纱如雾般泄下,仿佛水气渐浓。

雪帛素锦,三千青丝凝散枕畔,清水晶莹点点滴滴,沿着冰肌玉骨流连坠落。夜天凌俯身将卿尘挽在身下,吻住她锁骨处一颗水珠,沿肩而下在那如玉雪肤上挑起桃色清艳。

卿尘闭目,身边耳畔尽是他的气息。不由得,那心跳便随着他急促而轻微的呼吸声越跳越快,仿佛被下了蛊咒,控制不住,再也不属于自己。

勾着她柔软的腰肢,夜天凌却突然安静了下来,卿尘奇怪的张开眼睛,见他正看着自己,眼底尽是疼惜。“累不累?”见她看来,夜天凌低声开口:“若身子不舒服便和我说。”

淡淡的,似清流潺湲没过心房,卿尘扬唇浅笑妩媚,伸手抚过他的胸膛勾住他的脖颈:“凌,我要你!”

夜天凌手臂猛的一紧,长叹声中低头覆上她醉人的红唇。暖雾迷濛一室,天地轻转,水乳交融,一切陷入幽沉迷离的梦中。

没有试探,没有猜测,没有痛楚,没有嫉疑,没有他,亦没有她。情到深处,心神无尽伸展探入彼此最隐秘的领域,眷恋纠缠合而为一。身体乃至灵魂,在最深最浓的爱恋中燃烧,浴火销魂成为彼此的一部分,永远不能分开。

软帐轻烟,春色旖旎。

缠绵过后,夜天凌闭目靠在榻上,伸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抚着卿尘后背。卿尘慵懒的伏在他肩头,一动不动像只疲倦的小猫,因微微觉得凉,便往他身旁蹭去,夜天凌嘴角淡淡一扬,捞过身旁薄毯给她罩上,卿尘转身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贪婪依偎着他怀抱的温暖,不觉竟昏昏睡去。

夜天凌亦闭目养神,不知过了多会儿,外面有侍从低声请道:“王爷!”

“什么事?”夜天凌淡淡问。

“夏将军和史将军都已经来了。”

“嗯。”夜天凌睁开眼睛:“叫他们去书房候着。”

“是。”

卿尘睡的本不沉,朦胧中听到说话,觉得夜天凌轻轻将手臂自她枕下抽出。她缠住他的臂膀:“四哥。”

夜天凌抬手拍了拍她的面颊:“赖在这儿继续睡,还是我抱你回房?”

卿尘摇头:“我不要你走。”

夜天凌挑眉一笑:“这么缠人,听话,我很快回来。”

“若我不让你去呢?”

“哦?”夜天凌勾起她小巧的下巴,目光研判:“我的清儿虽然调皮,但却不是那么不懂事的。”

卿尘无奈松开手,夜天凌随手拿起一件干净的衣袍披上。卿尘出神的看着他宽阔的脊背,眸底渐渐黯去,“四哥。”她低声唤他。

“嗯?”夜天凌应道。

卿尘沉默了一下,终于问道:“他,能活着回来吗?”

夜天凌手在领口处微微一顿,背对着她停住,不语。

“只要……只要活着。”卿尘心底随着他的动作微沉,深吸一口气说道。

满室寂然,唯有池边水声琅琅琤琮,格外入耳。

夜天凌静默了一瞬间,卿尘微微咬唇看着身前的他,那挺直的后背撑起素青色的长袍,冷然如山。

无言等待,分明只是一瞬光阴,却似是熬过漫长的千万年。

“好。”简单而清淡的一个字,就像他以前常常答应陪她去什么地方,答应随她品梅子新酒,答应听她弹一首新曲那样微不足道。夜天凌将衣衫轻抖,整好,袍摆一掠,回身深深的看向卿尘,目光直迫进她心底。

那样熟悉的回答,不问因由,只要是她的请求。他答应她的,从来都没有做不到。

百感交集翻上心头,然而重负释然的轻松却被一股酸楚狠狠揉过,碎成了暗哑的苦涩扼在喉间。

仿佛轻描淡写,她却知道夜天凌做了怎样一个决定。他给她一字允诺的背后,将因为她而撑起多少艰难。

卿尘迎上夜天凌的目光,尽量平静的说道:“我欠他一条命。”

夜天凌目光在她脸上流连片刻,眼底冷锐隐去,神情慢慢泛起柔和,闻言一笑:“妻债夫还,天经地义。”语气清冽,带着丝倨傲,更多柔情。

心如割,偏柔软,泪如雨,却不觉,卿尘轻声叫道:“四哥……”

暗叹一声,夜天凌坐下将她揽在身旁:“不过是一句话,何必如此。你是我的妻子,这一生一世都要和我相伴,我所求所想若是成了你的痛苦,那还有什么意思?”

水雾婉转,纱帐轻扬,缭绕在淡白的玉石阶柱之间,恍如仙境般安然缥缈。卿尘伏在他的胸前,看着这梦幻似的眼前,轻轻说道:“四哥,谢谢你。”

夜天凌在她身畔沉默,稍后抵着她的额头,低声说道:“若真的要说谢,或许是我该谢你。直到遇见你,我才知原来笑也不是很难,人竟真是有七情六欲。你就像是……我丢失的那一部分,将另外一个我从很远的地方带来了,如果这世上所有的东西只能选一样,我宁肯要你的笑。清儿,若你苦在其中,即便是天下,我得之何用?”

清浅低语,字字情深,眉间眼底,是无尽的轻柔,万分怜惜。

卿尘将十指与他相扣,紧紧握住,在他的注视下抬头,如同清晨阳光破开幽林云雾洒照大地,向他露出了最美丽的微笑。

他眸中星光清柔,深亮幽灿,点点照亮了这漫漫人生,她报以微笑,温暖他的喜怒哀乐,携手之处,便是天下。

锦衾微寒,灯花渐瘦,已是月上中天。

漱玉院中隐隐还有灯光,夜天凌自府外归来,遣退跟随的侍从,缓步往寝室走去。

中庭临水,月华如练映在湖中,带着清隽的柔和。风微冷,他负手望向深远的夜空,地上淡淡的投下一道孤寂的影子,四周暗无声息。

致远殿中一番长谈,机锋谋略如同这夜色,悄然深长。

棱角分明的面容此时格外淡漠,月光在他深沉的眼底带过清矍的痕迹,仰首间思绪遥遥敞开,这样熟悉的月色清寒,似乎常在关外漠北的夜晚见到。

西风长沙,万里戎机,相伴而来的往往是兵马轻嘶,金柝寒朔,面对千军万马铁衣甲剑戟,每一次抬头都冷冷清清,这二十余载孤身一人,无论做什么事心里那种感觉都是一样。

在清晰至极的地方,一点模糊的孤独,会不经意的袭入心间。

他嘴角勾起冷冷自嘲,五官的线条更添肃峻,然而透窗映来一束朦胧的烛光却出其不意的在侧首时覆上了他的脸庞,将那份漠然轻轻遮掩,使得他的目光突然变得柔和。

室内罗帐轻垂,淡淡的盈绕着凤池香的味道,卿尘只着了白丝中衣,手中书卷虚握靠在枕上假寐,雪战伏在她身旁蜷成一个小球,睡的香甜舒服。

夜天凌迈入寝室看着这样的情形,不由自主的扬起了唇角,俯身悄悄拿起卿尘手边的书,目光一动落到了她的脸上,一时间流连忘返。

红罗轻烟,那微微散乱的青丝如瀑,细致长眉斜飞带入乌鬓,睫毛安静丝丝分明的衬着梨花雪肤,挺秀的鼻梁下淡淡的唇,衣胜雪,人如玉。他看着她,竟有些深夜梦回的错觉,异样的轻软温柔的生遍心间,淡去了一切惊涛骇浪。

烛花“噼啪”一声,夜天凌眉目不动看了看半明间的宫灯,起身脱掉外袍。

然而再回身,却见卿尘已经醒了,正嘴角含笑,慵懒而温柔的看着他。

“总是这样睡,小心着凉。”夜天凌无奈笑道,将被角一扯替她盖好,神情平常。

“谁让王爷总彻夜不归?”卿尘撑起身子故意嗔道,声音里却分明是心疼。

夜天凌眉梢轻挑,目光中微微带着歉疚,淡笑道:“怎么,王妃独守空闺,心生寂寞了?”

卿尘红唇微抿白他一眼,见他眉宇间带着几分闲淡不羁,甚至更多满足的安然,不似前几日凝重,便问道:“皇上怎么说?”

“准了。”夜天凌躺到她身旁,淡淡道:“即日便可启程。”

奉旨入蜀,明为水利,实定西藩,是撤藩的一步妙招。

夜天凌尽日赋闲府中钓鱼品酒,朝堂军中索性置身事外,然千丝万缕却都在不动声色间汇入凌王府,处处点点经纬纵横,滴水不漏。

多年征战,夜天凌已是军中之灵魂,凡动兵锋天帝必有倚重,几乎已是一种习惯,也早已是不争的事实。撤藩,乃是天帝毕生之政愿,此时执意而行未尝不是有一了夙愿的意思。面对夜天凌的退,天帝虽不多言,却如何不是无可奈何。

数日前开始天帝每日昭夜天凌入宫下棋,夜天凌便奉旨陪天帝下了数天的棋。

如今棋下完了。

既然要动兵,那便必然将按他的部署,事事因势而成,处处可为己用,这便是夜天凌可怕之处。

她舒了口气,侧头见夜天凌手臂垫在枕上静静看着帐顶,方才的温柔褪去,脸上连平日人人熟悉的清冷都不见,极漠然的,没有丝毫的感情。

唯有那眸中,深冷一片,幽暗无波,因下了某种决断而隐含着锋锐冷厉,竟是摄人杀气。

戒急用忍,他究竟能将这几个字做到何等地步?

轼父夺位之仇,看似无动于衷,夜天凌对天帝始终维持着父子君臣的相处,只因二十余年,他们本便是父慈子孝。

一切都没有丝毫变化,那从来不说的恨,他所失去的,因为太深而不愿提起。

爱亦到极处,恨亦到极处,卿尘看着他闭目皱眉,眉间的那道刻痕如同揉进了她的心底。她像往常一样无数次的伸手,轻轻的抚上他的眉心。

夜天凌微微一惊,猛的睁开眼睛,却在看到卿尘那双潜静的眸子时怔住,仿佛被她自某处深暗的梦中惊醒,心中竟涌起如释重负的感觉。

卿尘淡噙着笑意,轻声说道:“回家了,就不想了,总皱着眉头心里会累的。”

夜天凌握住她的手抚在额头,沉默了一会儿,突然说道:“清儿,人人都说我无情,我若让他一无所有,是不是当真无情无义?”

手掌遮住了眼睛,再也看不清那道锋利,寂冷的声音淡淡自他口中说出,似悲似恨,一丝压抑在骨髓里的痛楚因为极隐约,却更叫人心头一痛。

卿尘知道他心中抑了太多的东西,无从开解,只温柔说道:“不管你要做什么,我都陪在你身边。”

夜天凌扭头看她,眉宇清隽,眼中却带着丝歉然:“此次入蜀不知何时回京,将你一个人留在天都,想来总觉得放心不下。”

卿尘唇角弯起淡淡弧度,安静说道:“不管你到哪里,我都也要陪在你身边。”

夜天凌微愣,眉头再次皱起:“此去征战难免,沙场凶险,你不能去。”

卿尘问道:“若我有理由,你会带我一起吗?”

夜天凌扬眉揣度,不置可否。卿尘起身披上外袍,执灯说道:“四哥,你跟我来。”

“去哪儿?”夜天凌不解问道。

“天机府。”

府中静悄悄一片,卿尘手中宫灯淡淡,朦胧遥远沿着回廊轻转,她在天机府的偏殿停下,回头对夜天凌一笑,推门而入。

随着殿内火光微亮,夜天凌看到卿尘站在墙壁之前举起那盏琉璃宫灯,灯火摇曳映着她白袍逶迤玉容清浅,身后隐约悬挂着一幅军机图。

他上前一步凝神看去,心中微微一震。卿尘回身将身旁的烛火点燃,听到夜天凌头也不回的伸手道:“把灯给我。”

将宫灯递到夜天凌手中,卿尘含着笑意步履轻巧,一一燃起殿中明烛。烛光大亮,那幅凝聚了无数心血的军机图如画卷轻展,清清楚楚的呈现在夜天凌面前。

夜天凌立在殿中,目不转睛的看着面前。万里疆原山河格局,尽在这卷下一览无余,无数繁华都郡,边防重镇随着那熟悉的字迹缜密铺展,历历清晰,细致处点点滴滴,杂而不乱,将四境尽收其中。

笔下精准奇巧,轻重得当,绘揽六合指点八方。只一眼,他便知道对于行军打仗这是无价之宝,反复看察,不能置信的回身:“这是你绘的?”那卷中之字,府中不会再有第二人。

卿尘淡定一笑,将一盏宫灯托起,看着面前。

灯火清亮,在她潜静的脸上映出稳秀从容,她傲然说道:“四哥,我曾经说过,要让你娶了我,也不负天下。”

夜天凌侧身俯首看定面前那双明淡的眸子,像是望向梦寐以求的珍宝一样审视着她,眼底深深映着着她白衣倩影。

那目光中是狂喜惊叹,宁静的灯火下近乎执著的专注凝视着她,无处不在笼向她灵魂深处,叫她只能痴痴的回望,忘了自己是谁。

夜天凌抬手,温暖的手指的抚过她的眉,她的眼,她的唇,深叹一声将卿尘紧紧拥在怀中,低声说道:“我夜天凌此生此世,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卿尘靠着他,手掌处传来他稳健的心跳,那切实的温度带着动人心弦的力量一波一波传入她的心房,让她觉得永远也不愿离开,“带我去,四哥,让我陪着你,好不好?”她柔声说道。

夜天凌将她身上裘袍轻拢,抚摸她散在肩头的秀发,目光柔软:“我何尝不想时时有你在身旁,只是北疆苦寒,行军征战难免颠簸,你身子不好,我怕你受不了。”

这并不属于自己的身子啊!她因为这颗心而来到这里,是否也会因此而分离?卿尘心头泛起一缕凄涩,静静伏在他怀中说道:“所以我才更要和你在一起,人生短促,我不想浪费一天一日。”

夜天凌因她语中的哀伤猛然皱眉,脸色瞬间凌厉,低声道:“不准胡说!”

灯下浅影明暗,被他狠狠握住,卿尘却露出从容淡笑,纵使前面是未知的人生,她也不后悔赴这前世的殇恋,义无反顾。“我自己的身子,自己再清楚不过,好歹我也是个大夫,哪有那么容易死……”

话未说完,夜天凌手臂一紧俯身封上她的唇,斩断了她的话语,极为霸道的炙热和深柔的怜惜随着他的呼吸搅进心湖,碎起千层浪,散入心神醉浓。

直到卿尘觉得自己几乎要融在他的气息当中,化成飞沫淡烟,化成他的一部分,夜天凌轻轻放开了她,深邃的眸中似是有什么细微碎裂,沉淀下深深担忧。

他抵上她的额头,轻声低语:“你若要陪着我,便要陪我一生一世。”

卿尘笑着环上他的胸膛,猛的拉着他在殿中旋转,俏声笑道:“我会的,四哥,我要陪着你,看你君临天下,看你马踏山河,看你靖安四海,看你缔造盛世,我要你天天都笑着和我在一起!”

她笑的那样清脆,那样开心,仿佛整个世界的欢乐都握在自己手中。白袍貂裘在身后长长的撒开,迤逦秀美,大殿里回荡的余音随着轻纱飘扬,烛火摇曳,舞出耀目的绚丽。

夜天凌似是被她的笑声感染,清寂、冰冷、忧痛、伤恨都化做无形,纷纷碎淡。这一刻他情愿与她做一对痴男怨女,坠入红尘万丈,梦醉神迷,永远也不要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