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二十章 昨夜西风凋碧树

十四夜2016年09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七日之功定川蜀,以三万轻骑破敌十二万六千人许,降两万八千,损兵仅一百三十二人。

八百里战报飞来,一时间天都上下震惊凌王精兵奇谋,争相传说,视若天神。

当初持议和之辞的朝臣皆尽汗颜,无怪天帝对军情丝毫不为所动,原来早有安排。多少人更依稀觉得,凌王,似比眼前高高在上的君王更为难测,看不透,摸不着,说不得。

凌王奏章中详述壅江水利大事,战况却写的极为简略,无非两州诈降,引水破敌,乘胜追击,蜀军倒戈之语,明列众将之功,并为东蜀降军请赦旨。

朝中一片惊疑赞佩声中,天帝降旨加凌王为三公昭武上将军,领大司马衔,赐佩殿前九章纹剑。

官员将士论功行赏,为定蜀中人心,东蜀军叛乱之事不予追究,江水郡督使岳青云平叛有功,加定蜀将军衔,领东蜀军。

与此同时,十一皇子夜天澈以奇兵诱虞呈叛军入幽州城北峰指谷,大败其军,晋封澈王、加镇军大将军。

湛王大军不急不躁,表面稳扎稳打与虞夙叛军主力步步交锋,却暗中兵分两路偷袭临安关。

虞夙匆忙回军自守,被两路骑兵趁虚猛攻破关而入,平叛大军临于燕州城下,深入北疆。

捷报传来,天帝着十二皇子夜天漓以抚军使之义代天子行察犒赏三军,湛王由征北将军衔加卫将军,增一万食邑户。

连日颓废之局幡然逆转,乾坤朗朗,冬日阴霾的天色云退雾散,透出许久未见的晴天。

轻烟,淡幔,莲池宫依旧冷冷清清。

这里似是寒冬最深最远的地方,尘封的寂寞将岁月退避,光阴荏苒,亦不曾驻足。

斜阳已暮,穿透宫闱长窗散照在白玉地面上,清美的浮雕间,莲花百态落上了层层淡金,呈现出庄严的华妙风姿。

莲妃如往昔每一个傍晚,独自在殿前静堂诵念着古源经,从来不曾间断。

沉木香安寂的气息淡淡缭绕,伴着低浅的诵吟声盘旋,飞升,消失在高深的大殿尽处,烟过无痕。

轻微的脚步声自身后传来,莲妃身侧出现了一双金丝绣飞龙的皂靴。诵经声平平淡淡没有丝毫停滞,莲妃也未曾侧目半分。

那靴子的主人便站在那里,不动,微微闭目,耳边低缓的声音传入心间,一片宁静祥和。

一人站着,一人跪着。

天际橙云飞彩,暮色渐浓,最后一丝暖色缓缓收拢,退出了雕梁画栋,留下无边无际的清寂。

光滑的黑玉石珠衬着莲妃纤长净白的手指,微微的落下一颗,经声余韵低低的收了。

莲妃睁开眼睛,玉石如墨倒映她绝色容颜,也倒映出另一个人的身影,“臣妾参见皇上。”她静静起身,静静再对来人福下。

纤弱的身子因跪的久了而微微一晃,一只持稳有力的手已扶上了她的胳膊。

“爱妃平身。”

“公主请起。”

那只手的力度叫她恍然错觉,每一次时光都像重复了三十多年前的那一天,也是这只手,在千军万马前将白衣赤足出城献降的她稳稳搀起,她抬起头,看到了一双明亮惊慕的眼睛。

那双眼睛,撞入昆仑山的冰湖,融化了寒冰积雪。

那一望,望过了万水千山,遥遥岁月。

她抬起头,看到了那双苍锐深沉的眼睛。

眼角几丝皱纹刻下年岁如梭,唯有不变的目光仍旧透过眼底掠入心间。

相对一瞬,似穿过过往万余个日夜,将红尘光阴定格在那风沙漫漫的大漠,定格在长云蔽日的日郭城前,定格在铁马兵戈的血泪中,眼底那抹白衣身影,从来都没有变过,极淡,却又极深。

她在这个男人的身前拜服,举起族人的降表。她随他的大军千山万岭离开故土,一去便是一生。

“这静堂太清冷,你身子刚好些,还是不要久待。”天帝的声音将她从恍惚中惊回,本该是柔软的体贴,却仍带着君王的威严,不觉早已入了骨髓。

她退身,垂眸:“谢皇上体恤。”

天帝眉心一拧,原本兴致高昂不知为何便淡了下来,看了看她,说道:“凌儿此次带兵出征又大获全胜,朕很是高兴。”

莲妃心里深深一震,墨玉串珠在指间收紧,带兵出征,不是单单的督察水利。所幸是胜了,却不知人怎样,有没有伤着,是不是疲累,什么时候能回来。千头万绪不言不说不问,仍旧垂眸:“恭喜皇上。”

天帝站在面前等了一会儿,见她只说了这四个字便恢复了沉默,问道:“你就不问问儿子怎样,毫不关心?”

莲妃静静说道:“皇上教子有方,不会差错。”

“从领兵打仗到大婚立妃,这么多大事你都置若罔闻,”天帝语气微微沉了下来:“朕有时真怀疑,他究竟是不是你的儿子!”

“他是皇上的儿子。”莲妃的声音低而淡,如同这竹节香鼎中透出的烟,不待停留便逝了在了大殿深处。

天帝垂首俯视着她,面上难以掩饰的显出一丝不豫:“抬起眼睛看着朕。”

随着这不容抗拒的命令,莲妃优美的脖颈缓缓扬起,睫毛下淡淡眸光对上了天帝的视线。

那双眼睛,如同雪峰轻雾下千万年深静的冰湖,几分清寒,几分明澈,带着幽冷远隔着缥缈。分明看着你,却遥远的让人迷失其中,以为一切只是入梦的错觉。

天帝黑沉的目光将她深深紧住,久久揣摩,终于开口说道:“你知道朕为何要将凤家那个女孩指给凌儿?”

“皇上自有皇上的道理。”莲妃道。

天帝伸手一抬,将她慢慢离开的目光带回:“就因为她那双眼睛像极了你的,所有的女人,只有她和你一样,敢这样看着朕!她配得上凌儿。”

莲妃目中平静:“皇上识人,断不会错。”

天帝手下微微一紧,随即颓然松开,那丝不悦的神情慢慢的化做抹痛色哀伤,隐约而无力,“你一定要用这种语气同朕说话?”

莲妃轻轻后退一步,俯身请罪:“皇上若不喜欢,臣妾可以改。”

“莲儿。”天帝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唤了她的乳名。

灼灼之仙姿,皎皎于清波。

因为这个名字,逆百官死谏册封莲妃,兴天下之精工修造寝殿,莲池宫中美焕绝伦雕满清莲,前庭后苑遍植芙蕖。

刻痕深寂,寞然相伴流年,残荷已潇潇。

这两个字,在她心头轻轻划过,极隐约的带出丝痛楚。

“你恨了朕这么多年,连凌儿也一并疏远了这么多年,还不够吗?这一生,有多少个三十年!”天帝长叹一声,说道。

“臣妾并不恨皇上。”莲妃淡淡道。

“是吗?”天帝语中颇带了几分自嘲的讥诮。

“是。”莲妃安静起身:“若恨过,也早已抵消了,臣妾只是不能忘。”

天帝眉目突然一冷,不悦道:“你忘不了谁?”

她看着天帝,竟对他转出一笑。

尘封多少年的笑,有着太多的复杂纠缠,也无笑声,也无笑形,一径的暗着,“我忘不了你。”

不是臣妾,而是我,不是皇上,而是你。

我忘不了你。

甲胄鲜明凌然于马上的大将军,抬手遮挡了跪服的羞辱,帅旗翻飞,蔽去漫天长沙。

雄姿英发的少年郎,抬手拭去肝肠寸断离别的泪,俊然朗目,抚平愁绪万千。

木槿花下,多情人,抬手搭上温暖的衣衫,神色轻柔,暖暖一笑。

就是这一笑,俘虏了谁,迷惑了谁,沉醉了谁,或许终生都不能相忘。

天帝浑身微震,伸手握住莲妃,“你都记得吗?多少年了,我以为你都忘了。”

不是朕,是我,不是爱妃,是你。

莲妃却轻轻的抽回了手,凝视着天帝双目道:“你叫我怎么忘?我的族人在你的铁骑精兵下家破人亡,我的兄弟非死即伤,我的父亲,在跪降后饮下你送来的毒药,柔然族已是苟延残喘,遭突厥大举围攻,你作壁上观按兵不救。”

渺渺的柔情,铁血的心。

何处的因由,此时的果。

天帝的神情在她一字一句中冰冷,渐生悲戚:“原来你记得的是这些。”

“只有这些吗?”莲妃神色凄迷,眸中覆上了一层水雾深浓,“你给我希望,却又亲手将我送到别的男人怀中,我认了,可你连他也不放过……”

“住口!”天帝猛然怒喝:“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当然知道。”莲妃面无表情说道:“你以为可以瞒过所有人,却瞒不过我,那些丹药我都认得。”

天帝容颜寒冷,而后缓缓说道:“你怎会不认得,那本就是你自柔然带来中原,亲手进献给先皇的。”

一道清泪自莲妃面颊潸然滑落,她极凄惨的仰面,望向已陷入深黑的殿堂,道:“我是个罪人,我从一开始便想要他的命。但他对我那样好,我再下不了手,可你却令他沉迷于仙炼之术,频频服用丹药,他还能活吗?”

“这不正是你想要的结果?”天帝语气越发冰寒。

莲妃看着他,目光穿透了他,越到了遥远的地方:“所以我们都活该受到惩罚。”

长风微动,扬起宫帷淡影,穿过莲妃的长发,吹动白衣寂寥。

香炉中点点明红燃到了最后,挣扎几下,灰飞烟灭。

天帝的脸色便如这漫长的冬日,极深,极寒,更透着沉积不化的悲凉。

死一般的沉默,大殿中静到了极至。

昏暗中两人面对面站着,仿佛已经站了多少年的日子,对视的双目了无生机。

唯有这里是心灵安宁之处,却也唯有这里,藏着惊涛骇浪。无力的哀凉生自心底,久久存留。

很久以后,天帝终于开口说道:“你不是我,永远无法体会那种屈于人下的感觉,就连自己心爱的女人,也要拱手送至别人怀中。我做了的事,从不后悔。”

“便是后悔,又有何用?”莲妃淡淡说道:“此生已往,我每日诵念经文,或者可以为你我恕罪。”

“你何必要自苦于我二人,也更苦了凌儿。”天帝说道。

莲妃俯身下去:“臣妾恭送皇上。”

天帝看着身前这抹淡淡的身影,夜色灰暗渐渐的失去了清晰,在殿前薰染上晦涩的浓重,长叹一声,转身而去。走了几步,忽然又回头道:“我今日是想来告诉你,凌儿是个很好的儿子,让朕极为放心。朕一直以来总觉得愧疚于他,不知现在是否弥补了一二,上一代的怨痛莫要再在他们身上牵连重演了。”

莲妃柔弱的身姿一动未动,泪却早湿了衣襟。

殿前,天幕如墨,月如钩。

十二月壬申,上降御旨,晋莲池宫莲妃为贵妃,六宫之中,仅别于皇后一人之下。

凌王军功显赫政绩卓然,母以子贵本无不妥之处,然朝中谏议大夫、左右拾遗等官员皆奏表谏言,非议激烈。

北疆军营,大地冰封,飞雪处,万里疆域苍茫。

夜天凌将那八百里快马送来的恩旨和杜君述等人的密函置之于案,站在帐前放眼看向长风送雪的江山,薄笑清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