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二十四章 断马斜风冷相识

十四夜2016年09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驭马一阵急驰,殷采倩微微勒缰,半黑将明的夜里,她穿过早已落叶稀疏的山林打量近在眼前的高崖。

方才仔细看察了夜天凌帐中的地图,此去不远当是白马河上游的斜风渡,渡河翻过这山岭,过辰州、横岭一直东行,几日可入临安关,便离湛王大军不远。

月光下白雪皑皑中不时有晶亮的冰影闪烁,泛着安谧而神奇的美,偶尔轻风扫过,浮掠微薄的雪的风姿。

这样的雪夜下似乎马蹄声格外显得突兀,她在原地停留了一会儿,桃色红唇微微下弯,像是要将这一日恼人的几多事情带开。

夜天凌骇人的冰冷,十一不耐的神情和卿尘明察一切却缓若清风的笑,皆尽堵在胸口不离不散,这是她自出生以来最窝火的一天。

她下意识的拧眉,出气般将身后挂着的飞燕嵌银角弓一摆,挥鞭往白马河走去。

不过稍会儿,她突然又停了下来,因为夜太安静,所有的声息都变得清晰可闻。一瞬间除了自己的马蹄声她听到轻微的马嘶,蹄声交错,甚至战甲刀剑摩擦的声音,脚步声,和混在其中一两声的说话。

斜风渡下水流湍急,雪水夹杂着冰凌撞击河石,阵阵的掩盖着这些奇怪的声音。

幽州大营黑沉沉已不可见,前方却隐约轻闪出稀疏的火光。

她立刻带马隐到一方山石之后,悄悄看去。

此处崖悬一线,鸟兽罕至,底下丛生急流乱石,极为险要。借着月色明亮,只见黑暗的山岩间人影晃动,已有几队人马悄然来到这岸。

深夜里枪戟生寒,悄无声息的散发着大战之前的杀气。

殷采倩震惊万分,这分明是虞呈叛军趁夜偷袭,山间星火蔓延,不知究竟多少兵力。

心中无数电念飞闪而过,她立刻极小心的掉马回身,远撤几步急速纵马往幽州大营奔去。

然而身后很快传来示警声,“有探兵!”

急促的马蹄溅起飞雪,她在敌兵的追击下打马狂奔,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在被他们追上前赶回军营。

十一带着几队亲兵同卿尘沿路寻来,雪战纵身跳上岩石,在四周转了一圈,轻巧的往白马河的方向跑去。

“那边。”卿尘看着雪战说道。

十一随意一瞥,马鞭前指:“地上有蹄印,想必没错。”

“再走便是斜风渡了。”卿尘沿着雪地蜿蜒的蹄印看去:“挑了这么偏僻的出路。”

十一脸色阴沉:“今晚找到人,明天即刻送回天都。”

卿尘微微一笑:“先找到人再说吧,你和四哥总板着脸,她大小姐哪里受得了,即便留她她也未必肯,不过是否回天都就难说了。”轻纵马缰,云骋快步往前赶去。

十一驭马随上,前方突然传来急遽的马蹄声,他警觉以目扫视,原本一望坦白的雪地上飞驰而来一骑,身后有数人紧追不舍。

他目光锐利,立刻认出当前那人正是殷采倩,剑眉飞扬,带马迎面驰去。

殷采倩忽见十一,大喜过望,高声喊道:“澈王爷,快!虞呈自斜风渡偷袭我军!”

此时身后追兵临近,纷纷引弓放箭,她低身闪躲,却不意流箭射中马身。

那马吃痛猛失前蹄,一股大力便将她向前甩出。

她失声惊叫,腰间忽尔一紧,十一倏至近前伏身援臂,半空生生拦腰将她揽住,救至马上。接着反手一抄,马侧长枪落入手中,闪电横扫,一名追近的敌兵迎枪抛飞。

短兵相接,随行侍卫已同叛军杀作一团。

十一手中银枪再闪,逼退两人,回身喝道:“卿尘!回营报四哥迎敌!”

卿尘放眼见敌军势众,情知刻不容缓,凤眸冷亮当机立断,猛提缰绳,云骋长嘶一声前蹄腾空,原地回马化做一道闪电白光,急奔军营求援。

十一知以云骋神骏无人能阻住卿尘,当下放心,沉声喝令:“拼死阻击,不得放过一人!”

幸而叛军尚未能尽数渡河追击,数十名侍卫浴血骁勇,以一当百,生生以血肉立阵布防,迎面阻住攻势。

十一手中银枪未缓,如白蛟腾空,枪影映雪斜挑劈扫,敌军遭逢每每惨叫跌退,鲜血溅上月光弥漫狂肆杀气,挡者披靡。

殷采倩在他身前略一喘息抬眼望去,只见四周密密尽是敌军,己方将士死守一线,即将陷入重围。

眼前银光似练,迸然夺目,十一一杆银枪如若神迹纵横敌众之间,锐风凌厉,手下几无一合之将。俊面锋棱英气摄人,即便此时,他唇边仍带一抹懒散冷笑。

敌人血溅三尺,他孰若无睹,从容消受。

深雪惊碎,血泥飞溅。

殷采倩惊魂稍定,反手拽下背上飞燕角弓,她的箭尽数失在自己马上,摸到十一马侧挂的箭筒,说道:“借箭一用!”当即开弓搭箭,弦破生风,正中前方敌兵。

十一银枪绞上敌人长剑,势如白虹贯胸毙敌,长声笑道:“箭法不错!”

殷采倩重新引箭:“天都女子春秋狩猎,无人是我对手!”

“有所耳闻。”十一说笑再斩一敌,带马猛冲,敌军阵列混乱骚动,殷采倩箭如流星,命中敌人。

叛军不断增多,己方将士损伤过半,十一审时度势,不得已率众且战且退。

殷采倩毕竟从未经过战场,黑夜中惨烈血腥如惊人噩梦,不由叫人手足发软,起初箭劲尚足,慢慢也只能惑敌。此时探手一摸,惊觉箭已告罄,回首方要说话,猛见一点白光飚射,却是敌军弓箭手认准十一,冷箭袭来。

骇然大惊,她想也未想合身反扑,挡向十一身侧,那箭透肩而入,掼得她几欲坠马。

十一心神巨震,惊怒之下枪势暴涨劈飞数人,单手护她,喝道:“殷采倩!”

冷箭频频袭来,然四周骤然响起尖锐啸声,几道白羽狼牙箭精光暴闪,寒芒破空横断敌箭,余势凌厉复透敌胸腹,杀伤数人。

随着豁然而起的喊杀声,东方一片玄色铁骑如潮水般卷向敌军。

怒马如龙从天而降,十一身边剑光亮起,黑暗中惊电夺目,敌首洒血抛飞。

寒光凛冽长耀月华,战袍纷飞处夜天凌冷眸如冰,映过雪色夺魂。

“四哥!”

“送她先走!”夜天凌沉声喝道,玄甲战士护卫十一,杀开血路。

行至安全处,十一将殷采倩抱下马背,只见一只短箭射中她右肩:“觉得怎样?”

殷采倩神志略有些昏沉,低声道:“不疼……”

十一剑眉紧蹙,借着兵将燃起的火把细看,心中猛然一沉,伤口血色黑紫,竟是毒箭。

“你何苦受这一箭!”他略有愠怒。

“战中……主帅……不能有失……”殷采倩胸口急遽起伏,断续说道,不知是否因雪寒天冷,她浑身冰凉。

十一面色暗沉,一语不发,抬手将她袍甲解开。殷采倩只觉得伤处麻痒,好像有无数浓雾侵入眼前,昏昏欲睡,忽然肩头一凉,她挣扎道:“你……干什么!”

“忍着点儿痛。”十一将她拂来的手臂制住,未等她缓过神来,手起箭出。

殷采倩痛呼一声,神志一清,怒目瞪去。

箭并不十分深,但伤口处秾稠尽是黑血,十一无视她气恼的目光,面无表情,俯身吸出她伤口毒液,扭头啐于雪地。

殷采倩既惊且怒,挣脱不得,羞恼中眼前忽然一阵漆黑,随即坠入无边昏暗。

十二月癸未夜,月冷霜河。

玄甲铁骑如长刃破雪,迅疾拒敌直插斜风渡。

虞呈叛军立足未稳忽逢阻击,被当中断为两截散兵,过河兵卒猝不及防,在玄甲军迅猛攻势之下溃不成军,高崖险滩横尸遍布。

澈王点平业将军柴项率精兵三千为先锋,同原驻守白马河、断山崖两部防军反客为主,急行出击,直捣叛军主营。

虞呈大营空虚,仓促点兵迎战,厮杀惨烈。

斜风渡叛军匆忙回防,玄甲军借势衔尾追杀,一路势如破竹,血洗长河。

主营叛军深陷重围,拼死顽抗。

清明破晓,叛军损失惨重,虞呈见大势已去,弃营北退,败走合州。

柴项乘胜追击,截杀穷寇,终于祁门关外鲜城荒郊一举歼敌,斩获虞呈。

至此西路叛军全军覆没,几无生还。

虞夙痛失长子,勃然大怒,湛王配合西路胜势全力猛攻,三日之后再夺辽州。

原辽州督使高通冥顽事敌,破城后拒不反悟。湛王一怒将其本人凌迟处死,悬于辕门示众,妻母子女亲者三十八人城外斩首。

即日起平叛军令昭示北疆:各州守将从叛顺逆者,杀无赦。

讨逆大军拉开战线,烽火燎原,步步为营深逼北疆。

凌王平定西路,稍事休整,即刻挥军兵临祁门关。

合州守将李步叛乱伊始便投靠虞夙,此时严阵以待,凭祁门天险誓欲顽抗。

狼烟迭起,箭在弦上,大战一触即发。

碍于伤势,回天都之事暂且无人再提,卿尘亲自悉心照料下,殷采倩肩上之伤余毒去尽,只因失血而较为虚弱。

伤势刚有起色她便不愿躺着,靠坐在榻上看卿尘进进出出,忙于诸事。

隔水看雾,便如凌王清俊下的深冷锋芒,她突然觉得有些事情从来都未明白过。

一路长途所见所闻,铁马冰河的军营,血染剑锋的征战,似是天朝繁华风流翻转了另一个世界,豁然天高海阔,却也迷雾重重。

伤处还不时有些疼痛,那疼痛中夹杂着丝异样的感觉,像是时刻提醒着某些让她懊恼的事情。

银枪的光芒映着潇洒懒散的笑,清晰的男子陌生的气息后有唇间温凉的触觉,随即而来便是一阵无处发泄的羞怯愤怒。

春闺梦中少女的小小心思,本该月影花香,柔情似水,却在箭光枪影中演绎出这般情形。

她思及气恼,抬手捶向一旁,不意牵动了伤口,“哎呀”低呼一声。

卿尘正自帐外看察伤员回来,遇到点儿用药的困惑,在旁翻查医书,闻声抬头:“怎么了?”

殷采倩扭头,闷声道:“没什么。”

卿尘手中书卷轻合,眸中一抹浮光微动,映出心下几分担忧。

殷采倩这面着恼于心,十一那边同样窝着把火,如今两面各存着难以名说的尴尬。

人算不如天算,凭空横生枝节,盘根错节的纠缠中,他们每一个都是生来便注定要面对这些的人,或者谁也逃避不了。

不时有医士入帐求见,来请问卿尘各种问题,她随口指点交待,处理的方法,用药的分量,一丝不能有误。

数日大雪冷覆北疆,此时祁门关前战况正烈。

大军兵临关外,接连几日,已同祁门关守兵多次硬马交锋。

眼前祁门天险是天朝南北中腹一道天然屏障,奇峰峻岭,绝壁深沟,七十里南北,四十里东西,关左临河,关右傍山,关隘当险而立,高崖夹道,仅容单马。

关前五里暗六,目所能及唯有一线青天,合州城高耸峭立,顺山势之高下,削为垛口,背连祁山、别云山,雁望山,观山一脉形成固若金汤的防守,易守难攻。

当初此关一破,天朝中原门户大开,袒露于敌军觊觎之下,虞夙叛乱之所以能在起兵伊始便如此势盛长驱直入,便是因祁门关落入其手。

合州守将李步,江北永州人氏,出身寒门,曾任天朝从事中郎、军司马,因功勋卓著受封骠骑将军。圣武十年随先储君夜衍昭讨伐南番,屡克敌兵,战功赫赫,深受夜衍昭重用。

然南定归朝,时任尚书省及兵部官员却以“菲薄军令,擅自行兵,居功妄为”为由,申斥南征部将,李步等人首当其冲。

后夜衍昭遇事,不久李步便左迁为并州督使,圣武二十四年调守合州。

便为此前后种种因由,李步心中隐存积怨多年,虞夙深知其人其事,谋划叛乱之时多方拉拢,并故意示以“正君位”之名,终将他笼络,不费一兵一卒而得合州。

雪深风紧,天寒地冻,祁门关外百里成冰,更生险阻,即将使这场战役变得缓慢而艰难。

黄文尚入帐说了些什么,卿尘提笔写了副药方交给他,回身步入内帐。

她将一本医书放下,聚精会神的想了会儿,忽尔扬唇微笑,眸中熠熠光彩从容清傲,镇定自信。

不知为何,白衣下她纤柔的身影居然令人想起秀挺独立的乔木,不靠于任何依托,宁静却风华飒爽,千姿娇媚中那是一道别致的风景,令人不禁驻足,流连,惊叹。

殷采倩看了她半晌,突然说道:“你知道吗?其实我以前很讨厌你。”

“嗯?”卿尘回身微微挑眉,而后淡淡一笑:“知道。”

“起初因为你是凤家的人,我和先太子妃是很要好的姐妹,若不是因为凤家她就不会死,所以我不喜欢你。”殷采倩闷闷说道,提起先太子妃,语中有些怅然怀念:“后来还因为七哥,我从来没见七哥那么伤心的样子。他大婚时我偷偷跑去闹洞房,他居然不在新房,我找到王府的荷塘边,他一个人在凝翠亭里,身边扔着喜酒空瓶。那么好看的喜服,被他吐了满身的酒,我亲耳听到他叫你的名字,才知道他原来喜欢你。后来我看到七哥将玉笛折了,扔进了荷塘,自那天我就再也没听到七哥的笛子。”

卿尘双眸幽深,静静看向身前一片空处,她无法将记忆中夜天湛在大婚典礼上的俊逸身影同酒后的样子连成一线,温冷如玉,那日他甚至没有多看她一眼,应付宾客之间潇洒言笑,翩翩自如,此时想来,他或许真的喝了不少酒。

那时候她看到他挽着自己的新娘,时光支离破碎迎面斑驳,李唐拥着徐霏霏。

她透过深红焕彩,以一种繁复的心情细细揣摩他的模样,在他的春风笑意中无声叹息。

那叹息中,是难言的酸楚,一点点浸透在心房最脆薄的地方,化作一片苦涩的滋味,溢满了每一个角落。

终此一生,不能挣脱的牵绊,他们俩人都清楚,却以不同的方式装作糊涂。

有些事,本就是难得糊涂。

心中五味杂陈,她不愿让这感情泄出丝毫,面上漫不在乎的笑问:“就因为这些?”她将话题引偏,若有所指。

殷采倩不知她为何总能如此坦然的谈说此事,这态度偏又爽快的叫人不觉尴尬,被她一激,直言道:“当然,也因为你是凌王妃。”

卿尘竟悠然而笑:“真巧,我以前也不喜欢你,一样的理由。”

“那现在呢?”殷采倩问道。

“还好,你呢?”卿尘笑意不减。

“也还好,那我们扯平了。”殷采倩不由得也笑了,她略一犹豫:“我可以替七哥问你一个问题吗?”

卿尘静了静,说道:“你问吧。”

“如果,所有的都重来,”殷采倩说道:“现在让你选择,你会不会改变主意,嫁给七哥?”

卿尘轻轻一笑,没有丝毫的犹豫,摇头。

殷采倩皱眉:“为何?”

卿尘眸中浮起清淡的温柔,沉静中浅笑的浮光,宛如明澈秋水,平静却炫目,她说道:“因为我是凌王妃。”

“如果没有凌王呢?”殷采倩立刻问。

“那这世上便没有我可留恋之处。”卿尘随即回答。

殷采倩似乎被这毫不迟疑的答案震惊了一瞬,过了一会儿,她才终于说道:“你这么喜欢他。”

卿尘看向她的双眸,静静说道:“抱歉,我和他,再容不下任何人。”

殷采倩在卿尘如水似墨的眸心默然,现在世上如果突然没有了夜天凌这个人,她或许后有些难过,但也仅仅是难过而已。

她抬头,问道:“这么说,七哥是注定没有机会了。”

卿尘以沉默做了回答。

帐外忽然传来侍卫的声音:“见过澈王爷。”

“免了。”剑甲轻响,橐橐靴声入耳,是十一入了外帐。

殷采倩柳眉一剔,急道:“不准进来!”

此话唐突而有失礼数,卿尘微露诧异,却见她俏面飞红,满是羞恼,咬唇隔着屏风幕帐怒视外面,低声道:“……他……无耻!”

无奈之中卿尘苦笑摇头,起身转出外帐,见十一也正有些怔愕。

前方战事紧要,几日来十一与夜天凌一直不离军前,此时两军一战方息,各自稍事休整,他才忙中偷空前来后营。

战甲未卸,他剑上仍有锋锐迫人的杀气,袍摆袖口处亦带着些暗红的痕迹。卿尘细看他脸色略有些暗沉,缓声问道:“怎么了?”

十一只是微微摇头,下弯的嘴唇自嘲一扬,将手中那张飞燕嵌银角弓递过:“这飞燕弓是日前落在战场上的,我已命人修整了。”他显然不愿多留,言罢拂袍转身,径自出帐。

卿尘举步随上,叫道:“十一。”

十一停步帐前,面无表情,放眼之处深雪未融,薄阳微淡的光在雪地中映出冰冷晶莹一片。

卿尘带着抹笑绕至他身前:“今天见识着了,原来咱们澈王爷发起脾气来也这般骇人。”

身后映着雪光,十一似是被她的笑照的一瞬目,嘴角勉强上牵,不语,或者是缘于那征战的戾气,他神情与往日天壤之别。

卿尘边笑着,伸手拽他踏雪而行:“正想着这时候也没人一起踩雪看景,陪我走走。”兵紧马嘶中,这话让她说的自在闲散,似是真要拉十一悠然赏雪去。

北疆的雪不似天都,少了份飘摇而下的轻软,多了些坚深不化的凌锐,踩上去有种别样的滋味。脚下发出轻微的声响,身后遗出清晰的足迹,抬眼却仍旧白茫茫一片大地素净。

十一心中微微一轻,顺着她走了几步,卿尘问道:“前方战况如何了?”

十一抬眼往远处青灰色的山峰望去,神色稍带凝重:“我正是来找你,明日左右定有大战,届时受伤的兵将必然猛增,你这边得早有准备,莫要措手不及。”

卿尘眉心轻锁:“定了要阖军强攻?”

十一扶在剑上的手将战袍一扬:“不错。敌方虚实四处地形都有了计较,这祁门关毫无取巧之处,唯有强攻。你那救护队确实不错,只是敌我都救未免太过麻烦。”

卿尘道:“医者不能见死不救,他们以前都是天朝将士,救回来仍是我们可用之兵。”

十一也未有反对,道:“这些你做主。”他手指微动,佩剑弹出数寸,耀出一抹寒芒:“这剑近年染了不少杀孽,总得有人救人不是?”

“你们杀一个,我便救一个,都抵了。”卿尘眸色清远,放眼雪天一色,却陷入沉思。

两人缓缓走了会儿,十一步子略有些加快,前方仍有战事未了。

李步曾是夜衍昭的旧部,想必夜天凌不是没有想过,卿尘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未开口,眸中不觉隐了一丝极深的波澜。

如果她,或是夜天凌和十一还有什么不能说,便是有关文仁皇帝的一切。有时她觉得夜天凌站在一道混沌的边缘,横看成岭侧成峰,他要以怎样的心情进退。

迷雾后青峰一刃,平湖中的倒影,隐着深渊万丈,如他,亦如他所处的中心,不是吞噬他人,便是被吞噬。

“左先生到了合州吗?”她见到了帅帐,便停下脚步:“或者他能去见见李步。”

十一沉吟:“见也难,何况七哥那处已有不赦叛军的军令,无从可劝。”

卿尘静静点头,即便左原孙同李步有交情,也是见面容易,劝辞难。

此时十一扭头往帐前看去,长长舒气,突然说道:“此事我必有个交待,待到回京即刻向父皇请旨赐婚。”

他声音略扬,想必便是说给帐内人听,卿尘一愣扬眉瞪他,低声道:“需得从长计议。”眼前这情形若是真指了婚,湛王府后院怕是要热闹。

十一却将手一摆,这已是他不能推卸的责任,这话也是深思熟虑过。

虽说事出情非得已,但这般情形下他若再行拒婚,对殷采倩甚至整个殷氏家族都是一种莫大侮辱,便是天帝那处也无法交代。

进退都是麻烦,先前殷监正借联姻来探凌王之意,夜天凌不愠不火却明白拒回了,摆明各走各路。澈王同凌王亲近,人尽皆知的事,而近年澈王与军与政日受重用,也是人人看着的。殷家横插这一步棋,不是没有道理。

人家落了一子,你如何能不应?

十一暗恨那夜一箭不如自己直接受了,省得此时不尴不尬窝心。然而事已至此,男儿丈夫他也敢当。

却突然见大帐掀动,竟是殷采倩慢慢走了出来。她脸上因血色未复而带着些苍白,只一双眼睛眸色光亮,仍是俏艳神色,其中却隐隐带着些别于往日的情绪。

她静立着,忽然缓缓敛衽对十一深深拜下。

十一皱眉不解:“你这是做什么?”

卿尘上前抬手扶她:“小心伤口。”

殷采倩仍是行了一礼:“采倩年少不懂事,方才言语冲撞了澈王爷,还请王爷见谅。”一句话拉开尊卑之分,她抬头,看向十一:“王爷千金之躯尊贵非常,采倩生性顽劣粗陋愚钝,实在不配婚嫁,还请王爷收回方才所言,采倩不胜感激。那日之事……事出意外……王爷不必在意。”她贝齿轻咬本无血色的唇,反而浮起一层鲜明的红。

卿尘眼中微微一亮,十一愣了片刻,说道:“你何出此言?”

殷采倩眼中既是迷茫亦存坚决,她瞬目稍许,说道:“……我也不知这样对不对,但王爷若因责任而娶,采倩若因名节而嫁,比翼连理却还得夹上些不明不白的牵扯,如此一生,如何相对?王爷也是性情中人,是以采倩斗胆,请王爷三思。否则……否则我不是白白离开天都?我不甘心!”

雪静,掩的天地无声,帐前无声立着三个人。

卿尘唇角忽尔带出若有若无的笑,不甘心?说了一通听起来像模像样的道理,最后竟是这么三个字。

十一打量殷采倩半晌,突然朗声大笑:“真情真性,今日方识殷采倩。我夜天澈欠你一个人情!”

殷采倩扭头道:“两清了,王爷救我在先,何况我去挡那一箭时并没来得及细思。”

“现在细思了不但心生悔意,怕是还想补给我一箭?”十一问道。

“采倩不敢。”殷采倩微挑柳眉。

“嗯,不是不想,是不敢。”十一道,前方隐有战鼓响起,他扭头一瞥:“我得先回军中,卿尘,此处拜托你。”

卿尘微笑点头,十一目光往殷采倩处一扫,大步离去。

殷采倩茫然看着眼前白雪皑皑,心中是喜是悲已浑然不清,眼泪便簌簌无声的落下,悄然融入雪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