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二十五章 烟云翻转几重山

十四夜2016年09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合州,白雪厚盖大地掩不住兵戈杀气,高高的城墙之上火把燃照,在阒黑的深城边缘投下半明半暗的影子,大战在际的紧张亦在火光的深浅下若隐若现。

将军府前凌乱残雪泥泞一片,方有部将策马离去,此时深冷的冬夜中倒显得寂静无声。

凌王大军兵临城下,李步已有数日未曾正经合眼,一灯未灭,独自撑在席案前皱眉沉思,忽尔抬头长叹,含着无尽的寥落。

府中侍卫入内递上一张名帖,李步微有诧异,如此深夜,是何人来访?

将名帖展开一看,他猛然自案前站了起来:“快请!”一边大步迎了出去。

侍卫引着一名灰衣中年人步入将军府,李步人已至中庭,远远便抱拳道:“不想竟是左先生!李步失迎!”南陵左原孙,军中智囊,天下闻名的谋士,若能得他相助,便是如虎添翼。

左原孙亦笑着还礼:“李将军,在下来的唐突!”

让进屋中,侍从奉上香茶,掩门退出,李步道:“多年不见,左先生风采依旧,叫人佩服。”

左原孙摇头笑道:“逝者如斯,两鬓见白,人已老了。李将军倒是勇猛不减,合州精兵猛将胜似当年,左某一路看来,当真感慨啊!”

李步长叹一声:“先生说笑了,如今合州的形势想必先生也知道,不知先生有何看法?”

左原孙托盏抿了口茶,说道:“凌王其人心志坚冷,用兵如神,玄甲军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此次定川蜀、斩虞呈,携幽州胜势兵临祁门关,顺依天时,与合州势在必得。但将军手握祁门天险,深沟绝壑,城坚粮足,占尽地利,两相比较,只剩一个人和。”他抬眼看了看李步:“合州之军将,当年曾有不少随凌王征战过突厥,想必将军也清楚。”

李步眉间皱纹一深,却听左原孙再道:“我来此途中,听说自幽州北上一路城郡,百姓祈盼战乱消弭,见凌王大军夹道迎送,不知是否真有此事?”

“依先生之见,合州此番败多胜少。”李步面无表情:“但能与凌王一战,无论成败,也不枉此生为将!”

左原孙悠然一笑:“话虽如此,但在下有一处不明,将军却又为何要与凌王对战?圣武二十年,将军曾配合凌王出击突厥,大获全胜。圣武二十四年,凌王上表保荐,自鹿州偏远苦寒之地调将军镇守祁门关,委以重任。将军从虞呈叛逆,难道便是为了与凌王一战?”

李步眼中精光一现,扫视左原孙,左原孙不慌不忙,平静对视。

“左先生是为凌王做说客来了?”李步声音微寒,亦略觉心惊,左原孙何时竟投了凌王帐下。

左原孙神情淡定,适然品尝香茗,说道:“在下正是受四爷之托,前来与将军一叙。”

李步起身踱步庭前,望向中宵冷月,猛然回身,语言愤懑:“左先生难道忘了景王殿下的旧恨?当今天子即位,晋为储君的德王,以及睿王、景王先后不明不白的亡故,我李步深受先储君大恩,怎咽得下这口气!”

左原孙抬手,对李步缓缓一揖:“李将军说的好,我左原孙便是为此,绝不会任虞呈叛乱得逞。当年陷害景王殿下的柯南绪如今效忠虞呈,不取其首级,左原孙无颜以对旧主。不能平这场叛乱,亦对不住四爷的知遇赏识。”他语中冷冷,气定神闲中透着无形的凌厉。

“如此我二人是道不同不相为谋,”李步目下神情复杂,此时只要一声令下先将左原孙擒押,便断了凌王一条臂膀。

左原孙似是对他透出的杀机视而不见,起身说道:“话亦未必,有人想见将军,不知将军是否愿意一见?”

李步疑惑看向他闲适的微笑,心中忽然一动,左原孙做了个请的手势,不急不徐,举步先行。

别云山北麓,山势略高,巨石平坦,青松压雪。

月悬东山,薄映深雪幽暗,一人负手立在石前,山风微起,吹得他襟袍飘摇,却不能撼动如山般的峻拔身影,黑夜中有种渊临岳峙的气势。而他却只是抬头,放眼山间月华雪色,神情闲朗。

李步踏上巨石,看到此人时身子猛然一震,那人听到脚步声回头,左原孙抱拳施礼,退下回避。

一道如若实质的目光扫向李步眼底,那人淡淡说道:“怎么,不认得本王了?”

李步与之对视,目光垂过,稳摄心神,手却不由自主的抚上剑柄,迟疑之中却又终于俯身拜下:“李步……见过四爷。”

这一举一动映在夜天凌眼中,他嘴角笑意微勾:“本王上次过合州还是二十四年自漠北回师,如今看来合州城变化不小,你这督使做的不错。”言语淡然,竟仿似过境巡查,随口褒赏。

李步此时已恢复了平静,眼中精光一闪:“四爷好胆量,难道不怕末将调兵追杀吗?”

夜天凌面如平湖,深眸之中沉冷无波:“你方才不是正有此意,为何又改变主意?”

木然立了片刻,李步身上紧着的一股杀气缓缓散去,松懈全无,出声叹道:“四爷多年来暗中对末将提拔回护,末将岂会全然无知,此次与四爷兵锋相对已是无奈,岂能再做那等不义之事?”

夜天凌颇不赞赏的摇头:“以你现在的气势,心中毫无战意,城中将士意志松散,明日如何能与我大军一战?”

李步震惊,夜天凌此言岂不是将行军计划相告?他心中电念飞闪,信疑杂陈,疑惑的看着夜天凌。

夜天凌似是能看透他诸般心念,洞彻一切,却只是不动声色的冷淡着:“本王明天将会自祁山垛口处攻城,你小心了,莫让本王失望。”

不攻而示之以攻,欲攻而示之以不攻,形似必然而不然,形似不然而必然。

兵中之道,向来是虚中实,实中虚,然而夜天凌此时句句予以实话,反让深知兵法的李步无所适从,顿时陷入迷潭。

兵者,诡道也。

李步眉间深皱,说道:“四爷冒险入城,难道是来告知这些?”

夜天凌负手随步,走至他身前:“本王没那个闲情,今夜来此,是有几件事情要问你,明日大战一起,怕你便没机会再回答了。”

李步心中傲气被他激起,冷哼抬头:“胜负难料,四爷此话未免有些早。”

“好。”夜天凌剑眉一带:“这还像是当年斩了突厥浑日王的将军。”

李步愣愕时他言语微冷,道:“本王问你,圣武十年之时,衍昭皇兄是否当真是自尽身亡?你当初身为东宫府前亲将,其中始末原委可曾清楚?”

“四爷何故问到此事?”李步声音微有颤抖,其中隐着莫大的愤恨。

“还有,衍暄皇兄暴病身亡,本王不信你没有派人查过,当年澄明殿侍宴的宫女内侍,曾为衍暄皇兄诊脉的御医如今全无踪,此事你又知道多少?”

“四爷!”李步失声叫道。

“如实说来。”夜天凌语中淡淡。

李步抬头迎上的是一双深无情绪的眸子,然而那其中却压来居高临下的威严,在清冷的深处像一刃无声的剑。

“先储君确是自尽身亡。”李步咬牙,挤出一句压抑的话。

“原因。”

“四爷难道不知道?先储君为我等所受不平据理力争,遭了当今天帝斥责,一时想不开,此事宫里宫外人尽皆知,天帝还后悔莫及,痛悼不已。”李步冷笑。

“究竟斥责了什么?”夜天凌依旧平声相问。

“朕不如将这皇位让给你做更好。”李步一字一句的道。

夜天凌眼中寒光深闪:“衍暄皇兄呢?”

李步默默回忆了稍许,说道:“那病来的极为蹊跷,拖了数日便不治了,我虽没查出具体,但或者是……毒。那几个侍从御医不是失踪,而是用不同的法子悄然处死了。”

夜天凌背在身后的手指节苍白紧握成拳,他仰头静看山间冷月,自齿间迸出一字:“好。”

只言片语如磨出利刃的冰,一转身,他对李步道:“明日本王绝不会手下留情,你当全力应战,若战死祁门关,衍昭皇兄的血债亦不会沉默落空,本王自会还出公道。”

李步心神巨震,上前一步:“四爷究竟是为何如此,还请给李步一个明白。”

夜天凌目光似与黑远的深山融成一片,沉如深渊,他微微侧首,在李步身旁用一种漠然冰冷的声音说道:“只因本王身上流着文仁皇帝的血脉。”

李步如遭雷击,呆立雪中,似有千军万马自心底狂奔而过,踩的血脉欲裂,他哑声道:“四爷此话……当真?”

夜天凌眸锋微锐,扫入他眼底,他蓦地惊醒,凌王言信如山,岂容人置疑?

却见夜天凌袖袍一拂,不再逗留,举步往山下走去。

他看着夜天凌坚冷的背影,突然往前大踏一步,跪入雪中叫道:“四爷!”

夜天凌足下微缓,停下脚步,凌厉的唇间慢慢的,逸出一丝似笑的锋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