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二十七章 山阴夜雪满孤峰

十四夜2016年09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夜天凌在刘光余退下后轻轻握了卿尘的手,带她往横岭那边看去,说道:“知不知道横岭之中有一处绿谷?”

卿尘摇头道:“从未听说。”

夜天凌薄露笑意:“离此处不算太远,明天我带你去。”

“去那里干什么?”

夜天凌轩眉轻扬:“你不想看看我真正学剑的地方吗?我要带你去见一个人。”

“咦?”卿尘惊讶:“是什么人,值得这时候特地去见?”

“此人与我虽我无师徒之名,却有师徒之实,在我心中他才是我真正的师父。”夜天凌未及说完,见十一大步登上城头,剑眉紧蹙,步履匆匆,“四哥!”他到了近前说道:“中军出事了。”

卿尘心下猛的一沉,方才和夜天凌谈笑的兴致瞬间全无。

“右都运使卫骞押送的大军粮草在固原山被劫,随行护送一万八千人全军覆没,无一生还,入北疆的粮道已经被从中切断。虞呈劫了粮草就地全部焚毁,出尽兵力将中军围困在燕州以北绝地。燕州境内近日大降暴雪,中军雪中十分吃亏,数次突袭都不能成功,反而被分作了两处。”

夜天凌神色慢慢凝重,他当初之所以不十分赞成在这时候兴兵北疆,便是因冬季北疆的恶劣气候。虞呈叛军常年在此驻兵操练,对于风雪严寒早已习惯,而天朝平叛的士兵却来自各处,除了玄甲军以外,他们对这样的天气很难适应。虞呈趁此时起兵,便是要占这个天时地利,一旦遇上气候骤变,形势就可能发生极大的变化。

之前的胜与败,都将加诸在这一时,虞呈深知此点,才要抢在对方两路大军会合之前将威胁多日的中军尽快解决,以便能全力对付夜天凌的西路军。而看来老天爷此时亦有相助的意思,终以暴雪将北疆化作绝地,使得中军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

夜天凌听着十一的话,感到卿尘的手在他掌心中微微颤抖,他手指收拢紧紧握住了她满是冷汗的手,卿尘轻声说道:“四哥……”

“命诸将入定州府议事。”夜天凌对十一说了句,回头深深看了卿尘一眼,唇角拉出一道好整以暇的月弧,道:“你先去休息,议完此事我便过去。”

离定州府一箭之地的行馆中,卿尘安静的站在廊前。

晴日无风,冬天难得的好天气,阳光毫无遮拦的穿过落叶殆尽的枝桠,将覆盖在枝头檐上的残雪慢慢融化,一时间淅淅沥沥滴滴嗒嗒敲击在庭前光滑的长石之上,入耳清净。

此时很难让人想像燕州境内狂风暴是怎样一番情况,夜天湛所率中军被困的大荒谷千山绝壁,鸟兽无踪,一旦断了粮草军需,大军人数越多越就容易被拖垮,统驭失策的话甚至可能出现兵败如山倒的惨重后果。

卿尘无声的叹了口气,定心听着檐前时有时无的水滴声,漏刻静流,转眼过了两个多时辰,夜天凌仍没有回来,她几次想转身过府去,却又生生忍住。

她知道她和夜天湛之间的是非瓜葛,夜天凌自始至终心里都透亮的清楚,但他宽容着她所有的情绪,她亦不愿再在这微妙上多加诸半分。

冥执穿过中庭快步往这边走来,到了卿尘身后单膝行了个礼道:“凤主。”

“怎样?”卿尘没有回头,问道。

“大军分三路,一路随唐将军取临沧,一路随十一爷夺横梁,剩下的四爷亲自领军,直袭燕州。”冥执声音平平无波,犹如卿尘现在面上的表情,她微微侧首,问道:“中军所在呢?”

冥执道:“四爷未有安排。”

“什么时候出发?”

“后天。”

卿尘眉心不由自主的一拢,淡淡转身:“我知道了,你去吧。”却见殷采倩不知何时站在门前,瞪大眼睛看着她。

“四爷他居然见死不救!”殷采倩隐含惊怒:“我去找他问清楚!”

“回来!”卿尘徐徐说了一声,声音不大,但异常清晰,殷采倩脚下一滞,停下步子。

“你能左右的了四爷吗?”卿尘扭头掠了她一眼,缓步往室中走去。

殷采倩眼中颇带着几分焦急,她往定州府看着,回身说道:“我不能!可是你能左右的了四爷的决定,现在只有你能帮湛哥哥!”

卿尘微微而笑:“你错了,四爷的决定不会受任何人左右,我也改变不了。”

殷采倩神情一变:“你……你这么狠得下心!”

卿尘迈步入室,白裘轻曳,似将浮雪一痕带过,她走过殷采倩身边,殷采倩数步赶上:“你真和四爷一样铁石心肠,丝毫都不曾想想湛哥哥?当初皇后娘娘不同意湛哥哥请旨赐婚,他私下里不惜忤逆母亲也坚持要娶你。你大婚的时候,他违抗圣旨也要回天都,那天晚上你根本就没有心思看他吧,可是我和十二爷跟着他离开凌王府,他有多伤心你知道吗?他娶王妃的时候,新婚夜里喊的是你的名字,我在湛王府亲耳听见的!我也是自小第一次看到湛哥哥故意把自己灌醉,都是因为你!你即便对他无情无义,难道连这份援手的心都没有?看着四爷借刀杀人吗?”

卿尘双眸幽深,静静听着殷采倩的质问,她无法将记忆中夜天湛在大婚典礼上的俊逸身影同酒后的样子连成一线,温冷如玉,那日他甚至没有多看她一眼,应付宾客之间潇洒言笑,从容自如,此时想来,他或许真的喝了不少酒。

那时候她看到他挽着自己的王妃,时光支离破碎迎面斑驳,李唐拥着徐霏霏。

她透过深红焕彩,以一种繁复的心情细细揣摩他的模样,在他的春风笑意中无声叹息。

那叹息中,是难言的酸楚,一点点浸透在心房最脆薄的地方,化作一片苦涩的滋味,溢满了每一个角落。

终此一生,不能挣脱的牵绊,他们俩人都清楚,却以不同的方式装作糊涂。

有些事,本就是难得糊涂。

她不想让心中的情绪在任何人之前泄露半分,不发一言,看着殷采倩,直到殷采倩觉得浑身生寒,似乎被她的目光笼在其中,倍受压制,再有要说的话也说不出来。

卿尘目视着她因怒意而越发明亮的眼睛,淡淡说道:“你若是真的为七爷着想,刚才说过的每一句话最好都忘个干净,否则便是真正害了他。”

“你到底管不管?”殷采倩看着她幽静到冷淡的眸子,恨恨问。

“七爷不会有事。”

“呵!”殷采倩冷笑讥讽道:“中军遇险,四爷调兵遣将丝毫不见救援的意思,谁都知道这北疆战役非同小可,湛哥哥若是有个意外,军中朝中你们就都称心如意了吧?十一爷也袖手旁观,这法子真是高明!”

卿尘唇角一勾,不愧是阀门之女,殷采倩虽刁蛮任性,有些事情却天生便看得明白,但也有些事亦并不明白,“我还是那句话,你该多了解一下四爷。”她往案上一指:“你打开看看。”

殷采倩不解的将卿尘所指的一幅卷轴打开,正是四境军机图,卿尘却不看,立于窗前随手侍弄白玉瓶里插着的几枝寒梅:“临沧乃是虞呈叛军囤粮重地,燕州亦是北疆举足轻重的城池,四爷兵分两路取这两处,是围魏救赵之计,叛军定不会坐视不理。但这两处用兵是虚招,四爷真正的用意是取横梁,你看到横梁了吗?横梁地处横岭南支和固原山交界处,是中军脱困必取之路,也只有控制了此处关隘,被断的粮道才能得以恢复。三路安排环环相扣,一旦十一爷与中军会合横梁,两路虚兵变为实攻,到时候燕州叛军将处于腹背受敌的死地,这才是四爷的目的。借刀杀人虽好,但他未必屑于一用,更不会用在此时。”她不急不徐,娓娓道来。

殷采倩并不像卿尘一般熟悉军机图,凝神看了半晌,方将信将疑:“即便如你所说,为何要后天才发兵?拖一天中军便险一分。”

一瓣梅花轻轻落于掌心,卿尘无声的叹了口气:“七爷定会平安,你只要知道这一点儿就可以了。”

“你怎敢如此肯定?”殷采倩问。

“因为我相信四爷。”卿尘静静说了句,扭头看着殷采倩:“采倩,你此时可有一点儿能体会到,夹在家族亲人和凌王府之间将是种什么样的滋味了吗?我能理解你对他的感觉,他一样让我心甘情愿的爱着。但你若不能了解他、相信他,这种感情迟早会毁了你,也并不能给他带来丝毫的欢喜,抱歉,我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凌王府中只能有一个王妃。至于七爷,我的心给了一个人,便再也容不下别人了。今天我把话都说明白,或者你以后也能轻松一些。”

殷采倩眉心越收越紧,突然眼中闪过惊诧,卿尘回头,竟见夜天凌站在门前。

殷采倩的吃惊却并不是因为夜天凌的出现,而是意外的看到他脸上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在她的印象中从没见过夜天凌这样的神情,不是清冷不是孤傲亦不是凌厉和威严,而是削薄唇角一抹淡淡的微笑,在看着卿尘的时候他像是变了一个人,虽然只有刹那。

卿尘瞥到夜天凌腰间的佩剑,是归离剑,夜天凌对她微微示意,他们一同出了行馆,风驰和越影早已等候在外。俩人出定州城一路北行,夜天凌说道:“以风驰和越影的脚程,我们明日日落前便能回来。”

卿尘问道:“去绿谷吗?”

夜天凌点头,卿尘略微迟疑后道:“一定要现在去?”

夜天凌目光在她脸上扫过,并没有错过她眸底稍许的隐忧,却挑眉一笑:“和我在一起,就别操心别人了。”

卿尘轻轻“嗯”了一声,眸光一抬同他相触,他微笑之后的深眸似古井,探不出风云兵锋的痕迹,如水如墨,清清洌冽,唯一所见便是一抹白衣素颜,荡漾在幽深底处清晰无比。

卿尘话说出口,没有刻意去掩饰,其实也并不求什么,有些事夜天凌答应了她,却也只能在那个底线处,这点儿她清楚。

中军必定有惊无险,但这笔败绩亦就此难免,这场平叛之战只有一个人能胜,这也是她和凤家的赌注。

夜天凌见卿尘沉默不语,说道:“你别小看了七弟,当年他率军平定滇地百越人之乱,在泥泽毒沼遍布之处都能和对手从容周旋,区区大雪封地比起深山密林中的毒虫瘴气也算不了什么。他自己一身武功不输于我,手下幕僚之中亦多有能人,困不死的。”

卿尘这才记起曾有过几次得见夜天湛的身手,他不用剑,一柄玉笛挥洒,克敌时云淡风轻的笑,连凌厉也鲜见,那种温文尔雅总会叫人忽略些什么,她或者还不如夜天凌了解夜天湛多些。发丝被风带的飘扬,她微笑道:“祁门关内三州都刚刚收复,总要有一天半日的安排才行,也不能即刻便调军离开,倒是你忙中偷闲似乎不合常理。”

夜天凌淡淡道:“李步和刘光余都很得用,亦有十一弟在,何需我诸事亲躬?”

北疆草原漠漠无际,晴冷蔚蓝的长天之下阳光当空,穿透白云片片映出深银的颜色,阵阵风吹云动迅速的掠过,好似阳光随风飘动在草原之上,形成奇异的景观。风驰和越影亦如云之飘逸,一路翻过平原低丘,很快便入了横岭山脉。

雪战偶尔的在卿尘身马上待腻了,跳下去独自乱跑,卿尘也不在意,不多会儿它便会自己跟上来。横岭山脉悠长,渐往北走更是一片冰天雪地,处处覆着白雪皑皑,阳光下反射出晶莹的光泽。夜天凌索性和卿尘共乘一骑,以风氅将她环在身前,卿尘暖暖的靠着他的身子,及目处四野寂静,飞鸟绝,人踪无,峰岭连绵在雪下显得格外开旷,她抬眸对夜天凌道:“四哥,这里好安静,你说如果我们这样一直走,会走到什么地方去?”

夜天凌遥望远山冰封,笑了笑:“想知道?那我们走走看如何?”

卿尘抿唇不语,过了会儿方道:“只有我们两个人。”

夜天凌点头:“好啊,天大地大,你想去什么地方都行。”

“要走累了呢?”卿尘问。

夜天凌思索一下,道:“那就随便找个地方,城池坊间或是乡野村落,临水或是依山,你选好了咱们便住下。”

卿尘淡淡一笑,温柔中映着冰雪的颜色,美不胜收:“为君洗手做羹汤,到时我可以天天做菜给你吃。”

夜天凌侧头看着她低声笑说:“别再烫了手。”

卿尘细眉一扬:“那你做。”

她纤柔的手指被夜天凌拢在掌心,覆盖着淡淡真实的温暖,夜天凌漫不在乎的道:“只要你敢吃。”

他身上有种干净的男子的气息,似雪的冰冷,又似风的清冽,然而温热的呼吸却呵的卿尘耳边轻痒,她一躲,清脆的笑声响起在茫茫雪中。这一刻没有朝堂上的波云诡谲,没有战场上的厮杀谋略,素净的天地间似乎真的只剩了他们俩人,相依相靠,双手相携,是风雪飒然,是百花齐妍,是骄阳如火,是黄叶翩飞都笑对,春秋过境,漫漫长生,无论选了哪条路,无论走到何处,我中有你,你中有我。

过不多会儿,夜天凌手中马鞭前指:“前面便到了。”

卿尘沿途打量,发现越往前走,周围的山石由青灰色渐渐转成一种晶莹的深绿,雪地里远看竟如铺玉叠翠,一脉碧色迤逦沿着山谷深邃进去。近处在白雪的掩映里,山石的色泽浓浅不一,有的如嫩柳初绽,有的似孔雀翠羽,衬在莹白的雪色上十分漂亮,她不由说道:“怪不得这里叫绿谷,竟然有这般奇景。”

夜天凌道:“越往谷中走翠色越多,一直南去延伸到我们第一次遇到的屏叠山渐渐才淡了。”

卿尘随口说道:“屏叠山离这儿近吗?我倒很想回去看看呢,总觉得那儿很特别,等空闲了我们回去一次好不好?到时候我带着水晶串珠,看看会不会再有神奇的事情发生。”

“不去。”夜天凌道。

“嗯?”卿尘奇怪道:“为什么?”

“都烧光了有什么好看的?”夜天凌淡淡道。

卿尘在马上转身抬头,不解的看他,夜天凌眼眸一低瞥过她的探询,伸手揉上她的头顶让她转回头去。卿尘突然感到他手臂紧了紧,似乎是下意识的,却牢牢环住了她。接着夜天凌马缰在手腕上随意一缠,双手将她完全的圈在怀里,那是一种宣告占有和保护的姿势,却依稀又有点儿不甚确定的迟疑。

卿尘俏抬凤眸,长长的睫毛下灵丽的光影闪过:“四哥,你该不是怕我回去吧?”她笑问道。

“哼!”夜天凌冷哼不语。

“是不是啊?”卿尘笑的有点儿不怀好意的调皮。

夜天凌像是铁了心不回答,却架不住卿尘耍赖般的追问,终于无奈说道:“你偶尔可以装装糊涂,也不会是什么坏事。”

卿尘闻言大笑,却听夜天凌诧异的“嗯?”了一声:“人好像不在。”

俩人下了马,卿尘已见到前面是间借山石岩洞而成的石屋,石屋前白雪无声,平整的覆盖着大地,丝毫没有人出入的痕迹,四周不知为何显得异常寂静,在冬日早没的夕阳下显出一种幽宁的苍凉。

“在这儿等我,我先去看看。”夜天凌对卿尘道,快步往石屋走去,伸手推门处白雪杂灰悉悉窣窣落满身前。

石屋前夜天凌描述过的模样在重雪的掩盖下难寻踪迹,唯有一方试剑的碧石隐约可见,卿尘稍微缓步前行,忽尔见夜天凌身形一震,她察觉异样,上前几步问道:“四哥?”

夜天凌似乎并没有听到她的声音,僵立在前面,卿尘越过他的肩头,看到残壁空荡,唯有一副石棺置于当中。

卿尘轻轻握住了夜天凌的手,浮灰之下棺盖上似乎刻着字,夜天凌清开灰尘,露出一些奇怪的文字。卿尘并不认识,却见夜天凌不间停的看下去,握着她的手微微有些收紧,良久之后他方说道:“怪不得他说不必称他做师父,我真没有想到,他竟是柔然族的长老,亦是母妃的叔叔。”

卿尘对夜天凌能看懂柔然族的文字并不诧异,常年与之征战,夜天凌对漠北诸族多有研究,何况是自己母亲的部族。她轻声道:“怎么会这样?”

夜天凌闭目间似乎平复了一下情绪,转而依旧是往常清冷的平淡:“万物有生必有死,八十四岁一生亦不算短了。”他目光再落至石棺之上:“万俟朔风,不知这人又是谁。”

“是他做了这个石棺?”卿尘问。

夜天凌点头,手指在棺盖复杂的文字上寸寸抚过:“柔然一族对尊崇的长者有停棺后葬的习俗,看棺上的日期,过了今天便整整一年,已到了入葬的日子,我至少还能为他老人家做这一件事。”

卿尘自怀中取出丝帕,将蒙尘已久的石棺细心清理,同夜天凌一并动手葬棺入土。

夜天凌神情间有些漠然,旧棺新坟,依然令人心生晦涩,待一切完成之后夜幕已笼罩大地。月冷星稀,深谷无风,俩人以枯落的松枝燃起篝火,卿尘坐在大石之旁,飞焰点点,凌乱的窜动在无边的夜下,她静静看着夜天凌将一方碧石亲手凿刻,火光映在他的侧脸上,明暗中只见深沉。

夜天凌已有大半日不曾说过一句话,当最后一个字雕凿好了,他轻轻举起手中之剑,火光明亮,压不住剑上寒气,映在他无底的眸心,清冷一片。

得归离剑者得天下,柔然族得归离剑,却换至灭族的结局。当年天朝仁宗皇帝攻伐柔然,虽是得美而归,但其真正的目的怕便是这把号令至尊的剑,即便已经身处权力的巅峰,却依然要挥军千里,索取一个统驭万方的象征。

柔然族还是保全了这柄剑,它致使莲妃归嫁天朝,亦让夜天凌诞生在俯瞰中原的大明宫中,不管他的父亲是谁,他身上有一半留着柔然族的血,柔然族将这归离剑,最终交到了他的手上。

夜天凌缓缓起身,将手中石碑立于新起的坟前,剑峰侧处,一抹炫冷的月光骤胜,风凌起,雪飞溅。

眼前空旷的雪地之上,月华之中,卿尘看着夜天凌清俊的身影四周剑气纵横,寒光凛冽,白练如飞。夜风残雪随着夜天凌手中剑啸龙吟越转越急,一套“归离十八式”将睥睨天下的归离剑发挥到了极至,剑气狂傲,横空出世,大开大阖处的凌厉迫得人几乎不能目视。

随着夜天凌一声清啸,胸中波澜激荡山野,归离剑光芒轻逝,寒意收敛,四周风雪纷纷扬扬飘落,瞬间和银白的大地融为一体。

雪尽处,月影孤冷,夜天凌握剑独立,在无尽的黑暗中抬头望向深不可测的夜空,轻声说道:“师父,我带着妻子来看你了,既得归离剑,我便绝不会让你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