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二十八章 横岭云长共北征

十四夜2016年09月02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横岭的雪绵延千里,整个看去北疆的大地在这样的林海雪原中气势苍茫,深冷的冰雪下流淌着自然的血脉,不动声色的延伸于六合八荒。

驰上一道高丘,夜天凌勒马转身往横岭之外漠北辽阔的土地看去:“数十年前,横岭以北曾都是柔然族的领地。”

卿尘缓缓束缰:“据《四域志》记载,自天朝立国始至仁宗皇帝兵败柔然之前,南以横岭北麓为界,北至叶伽伦湖,东至大檀山脉,西北至撒玛塔尔大沙漠,西南至达粟河,西北这片土地都一直是柔然汗国所属。”

“你再说一遍。”

卿尘望向夜天凌,他深邃的轮廓下隐藏着一种沉稳的倨傲,仿佛面前辽远的天空,空无一物,却将万物包容。她重复了刚才的话:“南接横岭北麓,北至叶伽伦湖,东至大檀山脉,西北至撒玛西尔大沙漠,西南至达粟河,都曾是柔然的土地。”

夜天凌遥遥伸手将马鞭前指,似越过横岭划出一道无形而无穷的圆弧:“总有一日,这片疆域都将划入天朝的领土,漠南、漠北、西域、吐蕃,甚至再远。”

卿尘随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淡淡说道:“再远的地方还有更远,四哥,我曾听有人问过这样一个问题,人死之后,不过需要长鞭所划这么大的地方埋葬,却要为何要攻占那么多的土地?”

夜天凌薄唇微挑,依然看着天高地广的远方:“发问之人问的是死,开疆扩土之人所经历的是生。正是因为人人百年之后都是一抔黄土,几根白骨,方显出生之不同。若因为相同的死而放弃一切作为,那么活着便真正失去了意义。既得此生,何必辜负?”

卿尘眼中带着悠远的光泽,浅笑依稀:“所以说发问的人,永远也体会不到对方所经历的生。所谓开疆扩土,不过是生存中的追求和抱负,当一个不能及的高度被征服的时候,生命也会因此变得精彩辉煌,这不仅仅是征服土地,更是征服自己,不同的生的足迹,会使看似相同的死亡各自相异。”

夜天凌带着风驰缓缓和她并羁前行,阳光照于雪岭,万千丛峰化作瑶石玉刃,不时反射出剔透的冰光,“我不管死后如何,现在我心里既装了这万里江山,这便是我要做的,若哪一天我的眼里只愿看一叶扁舟,一间竹屋,这浩瀚疆土又算得了什么?人生在世如过客,这整个的世间在人生当中又何尝不是过客?生和死,死和生,谁又琢磨的透?”夜天凌漫不经心的说道。

卿尘道:“生死本就是对立又相存的,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人的生命始终在延续,死亡便并不是一个终点,既从死中看生,何不从生中看死呢?”

夜天凌微微一笑,侧头道:“师父的生命亦继承在我这里,你是这个意思吗?”

卿尘柔声道:“或者这世上并没有完全的死亡,他老人家将心血和希望寄予在你身上,你的生命中亦有他的一部分。”

夜天凌长舒了口气:“我知道,那也是我自己的选择。”

卿尘唇边逸出一丝轻淡的叹息:“其实这些话说起来容易,真到了自己身上就未必能坦然面对生死了,我也只能是说说而已。”

夜天凌却别有意味的笑说:“怎么开解别人,最后自己倒变得唉声叹气?”

卿尘抬眸,微微挑眉:“咱们该回去了。”

“走吧。”夜天凌说着,率先纵马自丘陵上冲下。

待快出了横岭山脉,卿尘下意识的侧身寻找,一直跟在身后的雪战不知跑去了哪里,许久不见踪影。她回头轻哨呼唤,忽见不远处的雪地中,雪战几乎与大地浑然一色的身影急遽前奔,它身后一只金雕神形凶猛,正做飞扑之势直冲而下,欲将其逮杀爪间。半空中尚另有一只飞雕盘旋,紧随之后。

雪战也不是易与之兽,返身一个侧躲令那金雕俯冲之势皆尽落空,一爪撕上雕尾。不待卿尘喝呼,夜天凌手中一支狼牙长箭去如星逝,已直取金雕身躯。

那金雕倒也了得,在掠起之时斜翼拍过,竟惊险的躲开了夜天凌致命一箭,陡然冲上天空。夜天凌连珠双箭尾随而至,破空追去,啸声凌厉。

那金雕似是知道弓箭厉害,奋力振翅闪躲,夜天凌箭上劲道非比寻常,岂容它再次侥幸,只见冷光闪处,金雕惨叫着坠往雪地。

另外一只金雕见状悲鸣,竟不逃命,振翅俯冲便往敌人头顶扑来。夜天凌面容冷冷,金弓再响,眼见这只金雕亦要丧命箭下,突然前方响起一阵尖利的啸声,一只长箭闪电射来,正撞上夜天凌的箭,受此阻挡,夜天凌的箭便扫着金雕的翅膀穿上半空。

那金雕死里逃生,受此惊吓高高盘旋在空中,再不敢轻举妄动。前方雪地之中有人长箭在弦,杀气袭人的对准夜天凌。夜天凌引弓搭箭,亦冷冷的与之对峙。

卿尘见那人身形魁梧高挺,着一身墨黑裘袍,腰佩宽刀,如此寒冷的天气中,他上身一半赤膊在外,露出强健的胸肌,衣袍之上隐有血迹,似乎刚刚经过一场激烈的搏杀,周身戾气未散,散发披肩,冷风中飘扬身后,目深鼻高,相格独特,显然不是中原之人,那双灼灼如鹰隼一般的眼睛,此时正带着令人望而生畏的锐利与夜天凌对视。

剑拔弩张中,这人浑身散发着一种刚硬而狂野的气质,举手投足的霸气似乎不将任何事情放在眼中,比起夜天凌的峻冷似不遑多让。

再往后看去,他身后马上竟骇然挂着数个狼头,残颈之上鲜血尚未凝固,面目狰狞。从那人身上衣物的撕痕和肌肤上几道血迹来看,这些恶狼应该是在攻击他时反变成了刀下猎物。

雪战此时早已跃至卿尘马上,一阵风刮过,吹得几人衣袍猎猎,那人一声呼哨,金雕从空中冲下落在他的肩头,“你们为何要伤我的金雕?”

他竟说的一口字正腔圆的汉语,夜天凌和卿尘之前未想到这金雕是有人豢养,都有些意外,卿尘说道:“我们并不知道这雕是有主人的,一时失手,还请见谅。”

先前那只金雕落在地上,长箭透胸而入,已经奄奄一息,夜天凌缓缓收箭:“抱歉。”

那人却冷哼一声:“一句抱歉就算了吗?”

以夜天凌之心气高傲,肯对人道歉已属不易,眼中冷芒微现,扫向那人:“你想要怎样?”

那人夷然不惧他的目光,反手抽刀入手,却往一侧悬崖陡壁处指去:“我这金雕得之不易,唯有捕捉幼雕驯养方可听命与人,你若能在我刀前将那雕巢中的幼雕取来,此事便作罢!”

他所指之处只见冰峰一刃高绝陡峭,其上绝壁处隐约可见有雕巢,夜天凌抬眼一瞥,冷冷一笑:“在下奉陪。”

卿尘见那悬崖本就险峻,兼之凝冰覆雪,滑溜异常,想必极难攀登,而这人既如此准确的知道雕巢位置,想必本就为此而来,他的武功似乎不在夜天凌之下,攀崖之时如此争斗定当十分凶险,她却对夜天凌淡淡而笑:“我在这儿等你。”

那人将宽刀就那么搭在肩头,踩着深雪大步上前:“两位若有话说便快些,过会儿未必还有机会。”

卿尘凤眸微挑,浅笑说道:“不必了,倒是你不妨留下姓名,若有万一,剩下这只金雕我也会想办法帮你照顾。”

那人原本口气极为自负,倒被卿尘柔中带韧的回答弄得一愣,不禁上下打量她。夜天凌唇角微抿,目光泠泠自那人身前掠过,俩人眼中忽尔皆见精光一闪,身形已动,同时便往悬崖掠去。

卿尘怀抱雪战缓缓往前走了两步,仰头看着两道人影在冰峰之侧如履平地般越攀越高,中途刀剑交锋处冰雪簌簌坠落,没等落到山脚便已粉碎。她目不转睛的随着夜天凌,熟悉的身影一丝不漏的映在眼底,剑光紧密处却是一片淡然,她安静的站在雪中,生死输赢都在度外,只觉得一直这样喜欢看夜天凌用剑,那游刃有余的潇洒总也看不厌。

山崖的半腰处,寒芒光影挟风雪纵横似练,俩人身形如鹤冲天拔起,不分先后落在离雕巢不过半步之遥的一方岩石上。

夜天凌甫一站稳,归离剑已斜掠而去迎上对方刀势,俩人都被彼此兵器上传来的一股柔劲逼的后退半步,心中同时称奇。岩石底下沙土天长日久松动,在他们的劲力压迫下七零八落纷纷坠下,夜天凌抢至山壁里侧,剑势陡然一变,至柔而刚,四周如冰凌暴盛,天罗地网迎面罩向对手。

那人后背凌空,不敢与他硬拼,顿时落了下风,但厚背宽刀在凌厉的攻势下周旋,却也丝毫不见窘态。

不过数步见方的岩石之上,交击之声不绝如缕,原本坚硬的冰雪似不能承受这样的劲气,斜飞横溅,激人眼目。厚背刀虎虎生风势如蛟龙,归离剑行云流水光影横空,那人数次想抢占山崖一侧,却都被夜天凌从容逼回,眼见此非取胜之道,他忽然刀势横扫,挑向旁边那个雕巢。

夜天凌岂会容他先行得手,归离剑去如长虹,化作白刃一道后发先至袭向目标。在两股力道的震荡之下,雕巢猛然脱离依附的山崖,直线向下落去。

俩人刀剑双交,掠至雕巢之下齐齐接住,空着的手却毫无取巧的硬拼了一招。

乍合即分,夜天凌化去对方掌中内劲,手臂竟隐隐发麻,那人身形微震,错步后移,夜天凌这一掌的劲道亦令他气血翻涌。他脚下岩石因是边缘之处,年深月久,不知经历了多少风吹雨林已然风化,此时难以承受突如其来的强劲力道,咔嚓一声轰然塌陷。

那人身子一空,却临危不乱,足尖在碎石之上一点,斗然借势拔起,竟一个鹞子翻身凌空往夜天凌击下。

夜天凌大喝一声:“好!”右肩一沉,左手一掌击出。

那人虽打中他的肩头,却被他这一掌之力震出岩石,再无落脚之处,直往峰下坠去。

夜天凌微微一惊,他逢此对手,不想看他丧命,伸手相救。

谁知这一坠之势着实不轻,兼之岩石之上积雪成冰不易平衡,夜天凌虽拉住那人的手臂,却在猛的一带之下连自己也跌落崖边。

但这一拉毕竟将下坠之势略阻,俩人于半空中不约而同齐身回转,归离剑和厚背刀生生钉入悬崖之上,人便悬在山峰之侧。此时那雕巢自空中掉落,电光火石之间俩人竟以单手过招,同时往雕巢抢去。然而那人取的是雕巢,夜天凌却抬手将一只不幸翻出巢中的幼雕抄在掌心,那人先是一愣,继而大笑:“好身手!”

夜天凌将那只幼雕丢给他,淡淡道:“恕不奉陪了。”归离剑拔出时人轻飘飘往下落去,在早已看准的岩石上一落,那人亦如他一般,慢慢往崖下滑去。

山岩之上处处冰滑,俩人如此踩冰踏雪过了近半个时辰才脚落实地。卿尘走上前来,夜天凌随手一掸衣衫,归离剑反手回鞘,对她淡淡一笑,便自然而然的握住了她的手。

卿尘亦微笑着看他,眸中虽烟岚淡渺,极深处却流动着一抹牵肠挂肚的滋味。刚才的淡定竟在此时有些后怕,那么高的悬崖,一个不慎便是粉身碎骨了。

那人对他俩抱了抱拳:“阁下身手不凡,我十分佩服,之前多有得罪,亦叫尊夫人受惊了!”

夜天凌对他点点头,目光落在他的厚背刀上,略带点儿若有所思的意味,卿尘将一瓶伤药取出:“这药有些灵效,不知能不能救活你的金雕,难得能见到如此刀法,我今天是大开眼界才对。”

那人倒没有推辞,接过伤药:“夫人的胆识也是我平生未见的。”

此时夜天凌突然道:“请问你的刀法师从何人?”

那人正看了一眼他的归离剑,闻言哈哈笑道:“我这套刀法是祖上家传,今日得遇贤伉俪如此人物,当真不虚此行,兄弟还有事在身,不能久留,改日有机会再见,定邀两位共饮一场。”

金雕在半空高鸣一声,紧随那人马后离去。夜天凌上马之后回头看了一眼,卿尘问道:“四哥,怎么了?”

夜天凌道:“此人的刀法和归离剑相生相克,十分奇怪,若不是前方尚有军情,我定要和他再行切磋。”

卿尘道:“今天萍水相逢,说不定哪天便又见着了。”

夜天凌点头,俩人便不再耽搁,远远往定州方向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