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三十五章 但使此心能蔽日

十四夜2016年09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卿尘与卫长征不期而至让南宫竞颇为意外,而卿尘在他帐中竟见到史仲侯和夏步锋则一阵惊喜。

她也不及细说,只将事情大略言明,夏步锋脾气急躁,几乎是自案前跳起来便吼道:“这帮狗娘养的竟敢……”

“步锋!”南宫竞及时喝止他信口粗言:“王妃,末将即刻点兵动身,但原先十万先锋军已整归中军指挥,恐怕兵力不足。”

夏步锋道:“只要一声令下,神御军兄弟们哪个不为四爷效命,怕他什么兵力不足!”

卿尘道:“四爷将龙符留在我处,我们可以此调遣神御军。”

史仲侯一直未曾表态,此时却说道:“来不及了,即便有龙符,调遣大军也需时间,更何况能不能不过七爷那一关尚未知。眼下我们三人手中能用之兵大概也有三万,事情紧迫,唯有先行增援!”

“就先调这三万!”卿尘略一思索:“立刻动身!”

南宫竞等人自来在夜天凌的要求之下带兵严格,不过半刻功夫三万兵马齐集,当即毫不停留直奔辕门。不料辕门处却早已有重兵把守,两列并不明朗的火把下邵休兵与钟定方缓骑而出拦住去路。

巩思呈身在两人之前,对卿尘拱手行礼,问道:“时值深夜,敢问王妃要去何处?”

卿尘以前也曾有恨过怨过的人,但此生至今却从未觉得有人如眼前巩思呈般可恨可杀,迫于势态暂无暇与他罗嗦,只冷冷道:“巩先生还请让开,我要去何处你心知肚明。”

巩思呈道:“王妃的行动我等也不能干涉,但王妃带兵出营却似乎不妥,今晚并未听说中军有军令如此布置。”

卿尘听他说话不急不慢,又寻事纠缠,立刻明白了他的意图,时间流逝一分,希望便沉没一分,当即取出龙符,扬声说道:“龙符在此,如圣上亲临,调兵遣将,三军皆需听令,还不让开!”

巩思呈未曾料到卿尘手中竟有龙符,自是有一刻震惊,但心念一转已有了对策:“我朝调军龙符向来由圣上交与领兵帅将以节制兵马,从未听说任何一府的王妃可凭此调遣大军。王妃手中的龙符是真是假我等不能分辨,当由监军营校验此符,以确保万一,若龙符真伪无误,自然无人敢再阻拦王妃。”

卿尘眼中锐光骤现,面笼寒霜,已是动了真怒,如此拖延便是到时给她四十万大军又有何用!她修眉微剔,冷声叱道:“放肆!巩思呈,你不过是尚书府一名幕僚,凭什么身份要求校验龙符?这营中大军是我天朝的,是皇族的,还是你殷家的?便是我朝没有王妃持符调兵的先例,难道南宫将军他们你也有权力过问?再不让开,莫怪我不客气!”

巩思呈不想平日沉静柔和的女子一旦发作,竟处处犀利,一连串质问言辞锋锐,令他一时也无法反驳,却见邵休兵带马上前:“巩先生虽无军衔,但我等皆是军中大将,难道也没资格过问此事?”

南宫竞看了他一眼:“邵将军,你我同为御封的三品领军将军,我奉龙符调兵如何还要向你交待?”

邵休兵道:“南宫将军莫要忘了,此时大军的主帅是七爷,我奉命巡护营中安全,责任重大,眼前这么多兵马调动岂有不问清楚的道理?既有龙符便拿来验明真伪,否则没有中军的军令,谁也不能出大营!”

南宫竞等靠军功提拔起来的将领同邵休兵这些阀门贵胄向来互有成见,嫌隙颇深,此时各为其主,话中都带了十足的火药味。

卿尘同南宫竞对视一眼,心中一横,他们即便校验过龙符也不难寻出其他理由阻挡,时间如何耽搁的起,说不得就只有硬闯了!

夏步锋可没有那般耐性,拔剑喝道:“谁再敢拦路罗嗦,我先取他性命!”

“呛啷”数声响动,辕门前诸兵将先后拔剑出鞘,邵休兵等人也铁了心不计后果,一时间剑拔弩张,南宫竞眼中精光闪过,抬手方欲下令,只听有人喝道:“住手!”

橐橐靴声震地,全副武装的侍卫迅速插入即将兵刃相见的双方,另有两队侍卫雁翅状分立开来,其后源源不断的士兵片刻便将所有人包围一处,剑甲分明,肃然而立。

玄色披风一闪,夜天湛已到近前,火光映在他湛然如水的双眸中似柔和的一抹波光,却叫人丝毫探不见情绪,他眼光一掠扫过身旁,巩思呈等纷纷下马:“七爷!”

夜天湛目光未在他们面前停留片刻,直接落在了卿尘身上。

不知为何,卿尘见到他的那一刹那竟有一股楚涩的泪水直冲眼底,夜天湛见她一动不动的看着自己,却又似穿透了他望向未知的更远的地方。她明澈的眸波深处似喜似悲,似忧似急,甚至难以察觉的带了一丝哀求的意味,那是他从未见过的一种眼神,蓦然便在心头掀起天裂地陷的漩涡,几乎要将呼吸都抽空。

他垂在披风之内的手下意识握紧,落在众人眼中的却还是潇洒的神情,说道:“王章。”

随着他润雅平和的声音,中军长史王章却扑身跪倒在面前,声音竟微微有些颤抖:“下官……下官在。”

“今晚可有收到前方军报?”夜天湛淡淡问道。

王章身子猛的颤了下,犹豫抬头,夜天湛静视前方根本就未曾望向他,他又转而看了看巩思呈,却听那温和的声音中带了一丝漠然:“如实道来。”

“回七爷,有……有……”王章俯身回道。

“为何不报本王?”夜天湛此时才看了他一眼。

“当时……收到军报……已……已报入中军帅营。”

“报知何人?”

“报知……报知……”王章此时不知是因紧张惊骇,还是不欲直言,竟结结巴巴一时说不出个所以然。

“报知何人?”夜天湛缓缓再问了一遍,他身后的吴召和另一位副统领上前一步抚剑跪倒:“回七爷,当时是我二人当值。”

夜天湛目光一动,移至吴召身上。王章只觉得浑身那种压迫感一松,几乎就要瘫软在地上,再看夜天湛面色温文润朗清浅如旧,似不过是在闲谈风雅。

夜天湛见吴召如此回话,淡笑着点了点头:“你们报知本王了吗?”

吴召叩了个头,说道:“末将等一时疏忽,请王爷责罚。”

夜天湛缓声道:“你们跟随我多年,该清楚规矩。”

四周侍卫及诸将心底皆一惊,立刻跪了一地,却无人敢开口求情,唯有巩思呈硬着头皮道:“七爷……”

“嗯?”夜天湛清淡的一声,巩思呈到了嘴边的话再说不出来。

“军法处置。”夜天湛淡淡说了句,立刻有执行官上前,将吴召俩人押至空地,手起刀落,不过半息功夫,提了两颗人头回身复命。王章则被拖下去,将嘴一封,施以杖责,八十军棍打完,怕也是性命难保。

四周将士一片死寂,铁血军营,不是没见过斩首杖责,但见湛王微笑处云淡风轻,温雅如月,风华清贵间举手处斩两名随身多年的侍卫统领,却比雷霆震怒更叫人心悸。

千万人的目光中,夜天湛看了一眼呈至身前的人头:“厚待家人。”说罢望向卿尘:“你这是干什么?”

卿尘虽见夜天湛一连处置了数人,但仍不敢确定他是否会即刻发兵救援,毕竟他要拖延调军简直易如反掌,方才一番手段,也没有人敢再怀疑他会从中作梗,一切将不会留下丝毫痕迹。

一息息时间过去,就像是把她的生命丝丝在抽空,卿尘道:“急报已过了半夜,不能再耽搁,让我们先行增援。”

夜天湛神情淡然:“率这么点兵力去对抗突厥三十万大军,岂不是胡闹?你回营帐去,我自有安排。”

卿尘听不出他的心意,换做任何事,她都有放手一试的胆量,但此时她却无论如何也不敢拿夜天凌和十一的性命做赌注,她在夜天湛的注视下坚持道:“我要先行增援!”

夜天湛眸底漾出深暗的复杂,卿尘语中的不信任他如何听不出来,他缓缓问道:“若我绝不准你去呢?”

这一句话,可以翻云成雨,换日为月。

卿尘默默看了他瞬息,忽然抬手抽出马上一柄短剑,剑光一闪,对准自己心口,夜天湛骇然惊喝:“卿尘!”

卫长征、南宫竞等亦大惊失色:“王妃不可!”

卿尘平静的看着夜天湛,一字一句道:“去与不去,我生死随他。”

那一柄利剑握在卿尘苍白的指间对准着她的心窝,却恰如悬在夜天湛心头。寒气沿着剑尖寸寸浸入,使他整颗心脏逐渐变得坚硬而冰冷,在随后那短短数字的碰撞之下骤然碎成粉末,每一颗粉末都如尖锐的冰凌毫不留情的散入血液,竟带来锥心刺骨的痛感。

夜天湛站在原地看着卿尘眼中的决绝,脸色一分分变得铁青,终于说了数字:“让他们走!”

卿尘闻言浑身一松,她赌赢了!然而心中没有丝毫的高兴,她用以一搏的所有筹码都是夜天湛给的,她赌上了他对她的所有,也用自己的全胜赢了他的所有。

“七爷!”巩思呈等尚欲挽回局面,各自想说的话却都被夜天湛淡淡一声“放行”压了回去。

南宫竞等人立刻率军驰出辕门,尘雪滚滚的夜色下卿尘手中剑刃的光轻微闪动,她怔怔的看着夜天湛,夜天湛亦立在不远处,深湛的眼底之间全是她握剑在前的影子。

三万兵马渐要没入远处深夜,卿尘颤声对夜天湛道:“七爷,多谢。”言罢反手一鞭,越影快如轻光,向援军方向疾驰追去,遗下身后黑夜茫茫。

烟尘尽落,满眼满心,一人一马即将消失的时候,夜天湛缓缓闭上双眼,那抹白色的身影却越发变的清晰,深深的印入了他眼前的黑暗中。

夜天湛平复了一下情绪,睁开眼睛扫视了一周,片言不发,转身离去。巩思呈和邵休兵等人迟疑片刻,疾步跟上。

待入了帅帐,夜天湛停步帐中,他背对着众人漠然立着,长长的披风垂覆身后纹丝不动,冷冷淡淡,极尽疏离。

身后几人对视一眼,心中忐忑,他们深知夜天湛的脾气,平日有何行差言错,多不过当面和言训责,若真正怒极了反不见动静。他这么久不说话,那是多少年没有的事,一时间无人敢出一言,都垂首立着。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夜天湛以一种平静到冷然的语调说道:“有件事你们听清楚,我只说一遍。他可以死在任何人手里,包括死在我的剑下,但绝不能死在突厥人手中。”他缓缓转身,清湛的眸中冷波潋潋:“你们这是误国!”

如此简单一句话,听在众人耳中已是极重的斥责,自巩思呈而下无不在心头惊起一阵惶恐。夜天湛见他们僵立着,淡淡“哼”了一声:“怎么,都站在这儿等什么?难道现在该怎么做还要我教你们?”

钟定方醒悟的快,立刻暗中一拖邵休兵,跪下领命:“末将等这就去安排!”

三人尚未退出帅帐,却听夜天湛突然说道:“慢着,还有一事你们也记清楚了,你们只有一个主子,便是夜氏皇族。”

此言一出,巩思呈瞳孔微微收紧,话的后半句夜天湛没有说出来,但其中警告已再清楚不过——你们的主子是夜氏皇族,不是殷家。

夜天湛淡声对他道:“巩先生,玄甲军派回来的人,你也应该知道怎么处置,速去办吧,免留后患。”

此时巩思呈着实有些摸不透夜天湛心中究竟如何打算,诸事亦不便多言,只得躬了躬身,也退出了帅帐。

众人走后,夜天湛强压着的怒气再难抑制,唇角那抹轻缓的笑容瞬间拉下,他冷颜看着前方,手中下意识的握住案前什么东西,只听“乒”的一声,一只雪色玉盏便在他手底碎成了数片,鲜血立刻随着残片滴落,他却浑然不觉。

“湛哥哥!”

突如其来的叫声让夜天湛一惊,才记起殷采倩一直在内帐等他回来。

殷采倩急忙上前看他的手,想说什么却又踌躇,半晌小声问道:“湛哥哥,你会杀了巩先生吗?”

夜天湛微怔道:“我为何要杀巩先生?”

殷采倩拿绢帕替他裹着手:“你方才进帐时,看巩先生的眼神太可怕了,巩先生今晚做的是不对,但也是为你好。”

“吓着你了?”夜天湛微微一笑:“巩先生没做错,我何必要他性命?”

殷采倩却愣愕了:“巩先生没做错?那……难道是我错了?”

夜天湛温言道:“你也没错,我还要谢谢你,否则,她不知会闹出什么事来。”他极轻微的叹了口气,掌心的一刃疼痛此时丝丝传入了心间,逐渐化作浸透心神的疲惫。

殷采倩微蹙着眉,神情间有些迷惑:“湛哥哥,你在说什么?巩先生没错,我也没错,你说的话我越来越听不懂了。你会派兵增援吗?”

面对着和卿尘同样的怀疑,夜天湛眸心的光泽微微敛了下去,淡淡道:“此事你不要再管,事情本就不单纯只有对错,对的事也有不能做的,错的事有时却必须做,你以后就会明白。”

殷采倩想了想,问道:“这就奇怪了,那你告诉我什么事对却不能做,错却必须做?”

夜天湛微微摇头:“我没法子告诉你,若你不是舅舅的女儿,不知道这些也好。”

殷采倩看着他,低声道:“湛哥哥,你怎么和以前不一样了,我……有些怕你。”

夜天湛沉默了一会儿,唇角浮现出往日温润的笑,难得殷采倩还会直言怕他,他溺爱的拍了拍殷采倩的肩头:“你从天都到这里来,不也慢慢变得和以前不同了吗?若一直那么调皮捣乱,我倒是还要怕你呢。”

殷采倩听他语气中略微轻松起来,说话间的疼爱似与儿时一般无二,她不由得抬头对他一笑。夜天湛望着她明妍的笑容,心底却无法避免的掠过阴霾。

方才他断然处死两名侍卫统领,却不仅仅是因延误军情的罪,殷家连跟随他多年的人也能指使,今后还有什么事情不能做?外戚,阀门,他要用,也要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