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三十七章 满目山河空念远

十四夜2016年09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二十余年,发怒也是有过,十一却从未见到四哥如此声色俱厉的模样。

整个雁凉城似乎在那一刹那陷入了令人战栗的死寂,躁动的战场中心弥漫出绝对的安静。夜天凌紧握成拳的手竟在微微颤抖,有猩红的血浸出铠甲,沿着他手背滴下,是用力过猛迸裂了臂上一道伤口,他却浑然不觉。

心血淋漓,更甚于此。

“四哥……”十一试探着叫了一声。

夜天凌闻如未闻,过了良久,他将目光转向了城外阵列的敌军,缓缓问道:“除此之外,还有何消息?”他声音中的沉冷似带着一种压迫力,逐渐的散布开来,眸底幽深,如噬人的黑夜。

侍卫答道:“我等一得到消息,便奉卫统领之命护送几个幸存的弟兄回城禀报,并不知道现在的情形。”

“他们人呢?”

“卫统领他们设法潜入了突厥军中。”

夜天凌再不说话,方要挥手谴退侍卫,有个人自两个玄甲战士的搀扶下挣扎滚落在他身前,闷哼了一声后便再也动弹不得,半边身子鲜血淋漓,只是喉间发出嘶哑的声音,艰难喘息。

“什么人?”夜天凌俯身看时,饶是他的定力,见到那人满脸血污和疤痕的狰狞模样也吃了一惊。

一名战士答道:“这乞丐曾带我们抄近路到了百丈原,帮了大忙。但他身受重伤,王妃先前吩咐我们趁敌军主力被吸引时设法离开,无论如何也要将他送至雁凉城。”

那乞丐躺在夜天凌脚边,一只眼睛死命睁着,叫人感觉有无数话想说却又苦不能言。他仿佛凝聚了全身的力量,弯曲食指吃力的点地,缓缓的三下,似在对夜天凌叩首行礼,夜天凌掠起披风在他身旁蹲下:“你是何人?”

那乞丐死死盯着夜天凌,他的一个僵硬的手势落在夜天凌眼中,夜天凌蓦地一愣,目光犀锐扫过他眼底,片刻沉思之后,忽尔问道:“你是……迟戍?”

听到这话,那乞丐原本毫无生气的眼中骤然亮起一层微光,伴着粗重而急促的呼吸,他几乎微不可察的点了下头。

这叫众人都甚为意外,身边正扶他的一个玄甲战士吃惊道:“叛投突厥的迟戍?”

“不得胡言!”夜天凌冷声喝止:“无论何人叛我,迟戍绝不会,他不可能投靠突厥!”

话音落后,竟有一颗浑浊的眼泪自迟戍残废的眼中滑落,冲开污秽的泥血,洗出一道清白的痕迹。

夜天凌几乎无法相信眼前这奄奄一息之人便是自幼追随他出生入死的大将,痛心问道:“究竟发生何事?是谁下此狠手,将你折磨成这等模样?”

迟戍的呼吸越来越急,却越来越弱,他胸前挨的一刀伤已致命,此时便是便是大罗金仙也回天乏术。他说不出话,只看着夜天凌,手底拼着残存的力量,一点点在地上划出扭曲的字迹:小……心……

待写到第三个字,只写了一道歪曲的“一”,他忽然浑身一颤,手指无力的松弛下来,就此停在那里,大睁着眼睛,再也不动。

一只残目,饱含不甘与愤恨,定格在夜天凌面前,夜天凌慢慢伸手将他难以瞑合的眼睛拂上,起身说道:“将他厚葬。”

阴云压顶,不时丝丝坠下冷雨,眼见天气越发恶劣。

城外飞箭如雨,战车隆隆,突厥大军终于向雁凉城发起进攻。

风中弥漫着杀戮的气息,战场之上从来不见迟疑或悲悯,血的炙热与铁的冰冷,在交错的瞬间翻覆生死,渲染大地。弱者亡,强者存,这一刻的厮杀中无比清晰。

玄甲战士轮番死守,以一当百,如同一道铜墙铁壁几番重挫敌军,对方损兵折将,却并未因此放弃攻城,一时间战况极为惨烈。

卫长征与冥执冒死潜入突厥军中,终于探明卿尘与史仲侯都被囚禁在东突厥统达王爷的大营,因有重兵把守无法靠近,他们只得设法回到雁凉,再议对策。

夜天凌问清详情,即刻吩咐:“传我军令,神机营所有人立刻撤下各处防守,休整待命。”

十一上前道:“四哥,让我去。”

夜天凌看他一眼,并不同意:“不行。”

十一道:“一旦不见了你人,突厥便会知道我们袭营救人,他们现在多方顾忌都是摄于你在,你若一走,雁凉谁人能够镇守?卿尘要救,雁凉也要守,最好是你能设法吸引大军的注意力,我带神机营救人。”

夜天凌垂眸略一沉思,眉心微锁,稍后道:“不管谁去,也要等到入夜方能行事。”

卿尘多在敌人手中一刻,便多一分危险,十一心中亦是忧急,但此时唯有耐心等待最有利的时机。城下突厥军队再次受挫,整兵暂时后退,十一说道:“只怕他们攻城不下,以卿尘性命相要挟,到时候便难办了。”

夜天凌何尝不曾想到此处,眸底深色更浓,凌乱冷雨打上盔甲,透身冰凉。

此番敌军后退,却不像先前几次稍作整顿后轮番攻城,竟然久无动静。过了些时候,突厥军中战鼓再响,遥遥千百军阵数万铁骑,于城外密密布列。

始罗可汗等来到阵前,几名士兵将一个女子押上战车,以绳索缚于长柱之上,十一面色一凛:“四哥,是卿尘!”

那女子散乱的发丝如同一副墨黑色的长缎,被风吹的纷飞飘零,遮挡容颜模糊,纤弱的身影在一袭白衣中更显单薄,似乎摇摇欲坠。灰暗的天穹下这抹苍白颜色如一道生刺的钢鞭,狠狠抽上夜天凌心头。唇角锋冷一刃隐着心中急痛万分,夜天凌冷眼看着统达纵马出阵,向雁凉城喊话,其意不言而喻,自是要逼他开城投降。

统达此次有人质在手,十分嚣张,策马在阵前洋洋得意,却忽然见城头之上夜天凌手中挽起金弓,撤弦搭箭,弓如满月,箭光一闪,遥指此处。

统达虽自恃夜天凌有所顾忌不敢轻举妄动,但那弓箭的锋锐似针芒在背如影随形,凛然一股杀气隔着飘飞的雨雾兜头而来,令他不由自主的勒马后退了几步,他对夜天凌的箭术畏惧甚深,慌忙喝令左右护卫。盾牌手上前密密列成一排,夜天凌却并未发箭。统达避于铁盾之后,隐隐生出怒火,索性拔剑指向战车上的女子:“夜天凌,你若再顽抗下去,便等着给你的王妃收尸!”

那女子被统达的剑尖指在喉间,凄声喊道:“四爷!救我……”

呼救声恻然,似乎还未及传到城头便在急风中四散消失,夜天凌眼底冷茫骤盛,长箭倏地对准了战车上女子的心口。

十一大惊失色,上前一把拦住:“四哥!你要干什么!”

夜天凌手中弓箭稳定而有力,未有丝毫动摇的锁定那女子,冷声说道:“她不是卿尘。”

十一回头看了一眼,急道:“你怎敢如此肯定?”

夜天凌缓缓道:“绝对不是。”

话音甫落,金弓微微一震避开十一的阻拦,一道利光啸声凌厉,似将天地间的雨雾都吸入四周,带的乌云翻涌,直坠而去,那女子的呼救声未及再传来便断逝在血溅三尺中。

夜天凌连珠箭发,箭箭不离统达,统达仗着四周铁盾保护,几乎是连滚带爬的退回中军,一时狼狈不堪。突厥怎也未料到如此情形,军前哗然大乱,而雁凉城中的将士们却陷入一片不能置信的沉默。

急风狂肆,唯有城头战旗猎猎作响。夜天凌凝视前方,神情清冷如霜。

半晌之后,冥执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是冥衣楼之人,终究与其他将士不同,此时只道卿尘已丧命在夜天凌箭下,急怒之下冲上前责问:“即便同他们以硬碰硬也未必救不出凤主!你为何要这么做!”

夜天凌单手一挥便将冥执震开数步,“我说过她不是卿尘。”卫长征见状忙将冥执拦着,冥执被卫长征阻挡,吼了一句:“她若是呢!!”

夜天凌微微仰头,阴暗的苍穹下风雨萧萧,洗出他轮廓坚冷,深眸黑亮,他淡淡说道:“若是,她生我生,她死我死。”

夜天凌长箭射出的一刹那,一抹清淡的微笑勾起在卿尘唇边。

微雨扑面,长风吹的衣衫飘摇,那道箭光锐目清晰,四周万马千军的声息皆退却,她的笑宁静如玉。

“不想夜天凌连自己的妻子都下得了手,都说他生性凉薄,冷面无情,果然传言非虚。我本一直认为你与别人不同,而今看来却也并无区别。”身后说话的人似是颇含感慨,平原一侧不高的山崖上,十余名士兵散布在不远处,卿尘便立在山崖之前,回身看了说话的人一眼,淡淡说道:“你小看我们夫妻了。”

她身后之人腰佩宽刀,一身突厥将军服饰,黑发拢于脑后露出宽阔的前额和一双略带野性的眼睛,装扮虽截然不同,却正是那日曾在横岭与夜天凌交手的那个异族人,此时听了卿尘的话问道:“哦?此话怎讲?”

卿尘举目遥望雁凉城,那个熟悉的身影在??鞣缬晗乱老】杉尥θ缟健O讼傅拿忌仪嵛Ⅴ酒穑浪衷谛睦锒ㄈ患悄咽埽换岫匀魏稳怂担克芗暗木嗬肴慈绺羟街亓耄男乃票灰桓杆拷艚舻那W牛且欢肆潘?br>她自前方收回目光,声音清缓:“你们以为让别人换上我的衣服,装作我的模样便成了凌王妃吗?真正的凌王妃纵使利剑加身,也绝不会在两军对垒的阵前求他放弃数万名将士的安危来换取性命,我若如此,便不配是他的妻子,他若屈服于你们,也不配做我的丈夫。”

那人神情微有愣愕,随即再道:“若真被押上阵前,那你又如何?”

卿尘唇角漾起一丝微不可察的笑:“你不会那么做。”

那人道:“你敢如此肯定?”

卿尘静静注视他:“我现在身陷敌营,与其说是在百丈原遭遇了统达的军队,不如说是因你用兵出奇,截断了我回雁凉的唯一退路。统达在营中对我心存不轨,你便设法令他打消念头,他们想以我要挟四爷,你便寻理由令他们以别人代替,你必然是要从我身上得到更大的益处,在这之前,岂会要我轻易送命?你想要什么,不妨现在说出来也罢。”

那人道:“两军对敌,我还能要什么?”

“不,”卿尘摇头道:“你并不想攻克雁凉,亦并非想要凌王的性命。”

那人眼底精光微微一盛:“愿闻其详。”

卿尘垂眸思量,她对此人暗中琢磨许久,心中早存了若许疑问:“你在突厥国中虽身居高位,深受统达的重用,可一旦不需在统达面前做戏,你眼神中根本便是另外一个人。在营中所说的那些对策,包括令人代替我去阵前,你看似处处帮着突厥,实际上模棱两可,反对雁凉有利,你不过是在利用统达。”她看向不远处的那些士兵,“而且,你对手下的突厥士兵极为残忍,丝毫不将他们的性命放在眼中,唯有这几个人能得你另眼相看,你究竟是什么人,意欲何为?现在可以不必遮掩了。”

那人哈哈笑道:“王妃果然心思细密,不错,你如今命悬我手,若能猜出我的身份,便算有资格和我谈条件。”

卿尘沉默不语,那人等了一会儿,见她始终迟疑,说道:“看来你得遵从我的命令行事了。”

他刚刚迈步准备离去,卿尘唇间轻轻吐出一个名字:“万俟朔风。”

那人倏地转过身来,眼中利芒迸现:“你怎知道这个名字?”

卿尘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的眼睛,将他震动的神情看得分明,她优美的唇线拉出一道浅浅的月弧:“现在有资格了吗?”

万俟朔风回头将她审视,手指叩在在刀柄上轻轻作响,忽然朗声笑道:“不想夜天凌竟有这么个聪明的王妃,你是如何想到的?”

卿尘微微一笑:“我们曾在横岭山脉相遇,若我没有猜错,你是落在了我们后面赶去绿谷埋葬石棺。四爷的剑法传自柔然一族,你的刀法与其相生相克,显然同出一宗。那日之后我便曾猜测过你的身份,你此时处处掩饰的天衣无缝,可惜方才望着突厥大军时却难以掩饰心中恨意。万俟是柔然的王姓,你应该是柔然王族的遗脉,我的说法可有道理?”

万俟朔风锐利的眼睛微眯,点头道:“你能想到这些,省了我不少口舌,那你自然也该想到我需要你做什么。”

卿尘眸光落于他的眼底,如清水一痕微浮:“我劝你不要拿我做赌注,他不是个喜欢受人胁迫的人。”

万俟朔风道:“喜不喜欢未必由得他选择。”

卿尘道:“你可以试试看,但定会后悔就此错过与他合作的唯一机会。”

万俟朔风道:“我与他尚谈不到合作。”

卿尘道:“你想对突厥复仇,复兴柔然,就必然已经想过现在谁最有可能助你做到这些。”

万俟朔风神情一动,卿尘看着他:“现在你没有这个力量,而他有。你可以选择与他为敌,或者为友。”

万俟朔风冷声笑道:“他是天朝的皇子,连自己的母妃都仇恨的人,凭什么心甘情愿助我柔然复族?”

卿尘像是轻叹了口气:“不会有儿子会真正仇视母亲,他身上毕竟流着一半柔然的血脉,柔然永远是她的母族。”

万俟朔风道:“但凭这点儿血脉感情便相助柔然,这话无人会信,你劝我与他联手,又是作何打算?”

卿尘抬眸:“至少现在,我不会放过任何自救的机会。而将来,漠北大地归属天朝,必要有人统管,柔然对于我们是最好的选择。”她轻轻一笑:“你要用我来胁迫他,不也正是想借助他的力量吗?”

万俟朔风道:“漠北归属天朝,此话未免言之过早。”

卿尘只一笑,也不与他分辩:“以柔然族所余的力量,根本无力对抗突厥,你竟能隐藏身份,混取突厥右将军的高位,此等手段我十分佩服。你冒此奇险蛰伏于突厥军中,看来是想打统达的主意。统达此人子不类父,是个十足的草包,你左右他容易,但若想他登上突厥汉位统一漠北则难,即便你做到了,离柔然复国也遥遥无期,这其中不出任何意外,亦至少需要三代人的经营。但若四爷肯助你,柔然一族重领漠北,不过指日可待,你不妨好好考虑。”

万俟朔风浓眉深蹙,似在思量卿尘的话,稍后道:“你虽是夜天凌的王妃,但你说的话,并不代表他也做此想法。”

卿尘道:“如此大事,我即便代他给你绝对的承诺,你也不会轻易相信。我能说的唯有这些,他最终的决定取决于你。”

万俟朔风道:“我亦要冒同样的风险。”

卿尘道:“险中方可求胜。”

悬崖前一阵急风扫过,扬起秀发拂面,卿尘一双凤眸淡淡的掠向鬓角,丝毫不曾放过万俟朔风脸上细微的表情。万俟朔风心机深沉,自不会即刻做出什么决定,当下不置可否,命人将卿尘押下山崖。

接近突厥驻军的山道中,一队突厥士兵迎面而来,见到万俟朔风后奔上前来道:“右将军,小王爷正派人寻你!”

万俟朔风面无表情,点头道:“前面带路。”

走不过多远,万俟朔风却越行越慢,卿尘忽然见他对身侧亲卫打了个眼色,那几人几乎同时一步上前,前面的突厥士兵尚未有所反应,便被一人一刀结果了性命。有人未立时气绝,捂着冒血的颈部瞪大眼睛,声音嘶哑的指着万俟朔风:“你……你……”

一刃刀光亮起,说话的人已彻底变作一具尸体,一个年纪略大的柔然人对万俟朔风一躬身:“主上!”

万俟朔风眼见数人毙命身前,血染冻土,立刻散布出一股浓重的腥气,他丝毫不为所动,却对卿尘笑道:“我万俟朔风向来喜欢冒险,今晚入夜,我倒很想陪王妃入雁凉城一游。”

卿尘微微侧首,避开那令人作呕血腥气,她的目光与万俟朔风清晰相对,在那灼灼迫人的逼视下,她淡淡一笑:“如此决断干脆,想必我们之后会合作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