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四十二章 英雄肝胆笑昆仑

十四夜2016年09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碎石,残垣,断剑,败甲,昔日漠北第一繁华的王都可达纳如今一片烽烟狼藉,再不复往昔车马如云,商贾往来的盛况,俨然已成一座废城。

漠云长,残烟袅袅,日月无光。

城郊古道放眼望去,横尸杂陈,汉井枯木,悲风四起,吹面不寒的杨柳风,夹杂着来自大漠的沙尘,模糊了苍穹的轮廓,带来几分苍凉深深。

轻衣纵马,剑甲鲜明,夜天凌与万俟朔风并骑入城,一个清峻从容,一个谈笑自如,对四周战况惨烈都不曾入眼。惯经杀伐的淡漠已入骨髓,再多的生死也不过只是弹指花开,刹那凋零。

卿尘静静随行于夜天凌身侧,一路沉默。

整个可达纳城在漫天的风沙下分外荒凉,血腥的气息寸寸弥漫,如同死寂的深海卷起暗流,悄然将人笼罩。半明半暗的烟雾下,墙角路旁的突厥人像熟睡一样躺在冰冷的大地上,几乎可以看到曾经嬉笑怒骂的眉目,然而再也无声,再也无息。

天高地远,生如死域,非是天灾,乃是人祸。

到了行营前,卿尘下马驻足回身,衣衫飘拂,发巾飞扬。风色在她眉间悄悄笼上了极淡的忧郁,明净的翦水双瞳中浮起的哀伤却越来越浓。

夜天凌本来已走出几步,发觉卿尘没有跟上来,转身寻她,只见她扶着云骋站在原地,纤弱的身影风中看去,竟有几分悲凉与疲惫,他伸手挽住她,低头问道:“怎么了?”

卿尘静默了片刻,抬头看他,缓声说道:“四哥,我不想看到万俟朔风再屠城。”

夜天凌目如寒星,清光一动探入她潜静的眸心,稍后,他抬手拂过她被微风扬起的发丝,说道:“好,我知道了。”

卿尘微微一笑,略带着些倦意,她越过夜天凌肩头,看向广阔而寂静的漠原,轻轻说道:“空造杀孽,必折福寿,这一城生灵其实是丧命我手。”

夜天凌俊眉微蹙:“别胡思乱想,我先送你去休息。”

他将卿尘送入行营,独自往帅帐走去,想起卿尘方才的话,心头竟莫名的有些滞闷。

“殿下!”冥执迎面寻来:“王妃可是歇息了?”

“嗯,”夜天凌点头:“有事?”

冥执取出一封密函递上:“前些日子王妃命我们在天都暗中追查邵休兵等人,现在有些眉目了。”

夜天凌拆开密函抬眼扫过,眼底一刃精光暗掠,冷笑澹澹:“勾结盐商,借军需之由贩运私盐,胆子不小。”他将密函递回给冥执,却说道:“这些事不必告诉王妃了。”

冥执怔住,一时不解:“王妃若问呢?”

夜天凌负手前行,吩咐道:“她若问起,便说我会命褚元敬等人联名上书弹劾,追究此事,不日便见分晓。”说话间又一顿,心思微转,光有褚元敬这些御史们还不够份量,事情揭发出来容易,要扳倒这些阀门贵胄还需费些力气。他略一沉思,再对冥执道:“转告莫先生,让他去拜访长定侯,告知此事,然后设法让光禄卿吕越得到你们手中的证据。”老而弥辣的长定侯,生性耿直,嫉恶如仇,一旦得知此事,绝不会坐视不理。而吕越,早年因旧事与钟定方不和,怨怼甚深,若让他得了如此机会,岂会不闻不问?

冥执一一记下,说道:“只是现在那巩思呈却半点儿把柄都抓不到。”

夜天凌冷冷一笑:“巩思呈?他自身行事谨慎,滴水不漏,可惜有个不争气的儿子,这几年不过借着殷家回护的周全罢了,此事不足为道。”

冥执听话便知夜天凌已有打算,不再多言,只笑道:“如此王妃便少费神了。”

“嗯,”夜天凌淡淡应了声:“以后这等事情你直接回我,不必惊动她。”

冥执俯身应下,暗地里不由微笑,突然又想起什么事:“对了,我方才遇到黄文尚,他说以后不需要那么多麝香和白檀香,王妃嘱咐不要再用了。”

夜天凌停步回头,问道:“为何?”

冥执道:“我也不是很清楚。”

“唔,”夜天凌剑眉微锁,目光遥遥看出去,若有所思。

俩人正说着话,万俟朔风大步过来,浑身杀气腾腾,见了夜天凌便道:“活捉了木颏沙!哼!不是你要活口,我定取他性命!”

夜天凌转身自他身上扫过,淡淡笑道:“怎么,吃了亏吗?”

万俟朔风皱眉冷哼:“不愧为突厥第一勇士,手底果然硬朗,若不是中了毒烟,未必能将他生擒。现在死不低头,正在前面破口大骂,你看着办吧!”

“看看去。”夜天凌举步前行,突然又回头对冥执道:“过会儿让黄文尚来帐中见我。”

偌大的校场中央,木颏沙被反绑在一根粗木柱上。

此人身形威猛,面目黝黑,身上战袍虽血污狼狈,却无损他浑身彪悍的气势,此时因愤怒须发皆张,更显得人如鬼神,暴烈似火。

他双手双脚都被缚住,高声叫骂,以示怒意。四周将士因不通突厥语,即便知道他是在骂人,也不十分清楚。万俟朔风却脸色铁青,手不由自主的按上刀柄,已是忍无可忍,深眸之中杀意冷冷,眼见便要发作。

夜天凌听得木颏沙言语中尽在怒斥万俟朔风背叛突厥,难怪万俟朔风如此恼怒,他扭头道:“南宫竞他们想必已在帅帐等候,你先去吧。”

万俟朔风知道他一番好意,只得强忍下心中怒火,抬手躬身,话也不说,拂袖而去。

夜天凌缓步走进校场,木颏沙本来正骂得起劲,忽然见有人迎面走来,衣袍似雪,神情如冰,那双看似清淡的眼睛泠然将他锁定,竟让人有种被利箭穿心的感觉,他猛地一愣,到了嘴边的话就那样收住。

夜天凌在他面前站定,淡声道:“你就是木颏沙?

木颏沙虽从未与夜天凌如此打过照面,但看这份摄人的气度亦能猜出他的身份,见他会说突厥语,大声说道:“我就是木颏沙!你用阴险手段将我擒来,不是英雄好汉!我们突厥最看不起这种人!”

他原本料想夜天凌必然大怒,谁知夜天凌冰冷的唇角反而掠起一丝笑意,“不错,你说的有道理,我即便这样杀了你,你也不会服气。”

木颏沙双目圆睁,瞪着夜天凌:“我自然不服!”

“好,”夜天凌将手一挥,命道:“给他松绑,将兵器还给他。”

场外玄甲侍卫应命上前,拔剑一挑,斩断木颏沙身后的绳索,其后便有人将缴获木颏沙的弯刀取来。

木颏沙接过兵器,尚对夜天凌此举摸不着头脑。

夜天凌负手遥望向天际漠漠云沙,片刻之后,转身再对侍卫吩咐:“取银枪来。”

玄甲侍卫会意,快步离去,不多时,取来一杆雪缨银枪,恭敬奉上。夜天凌抬手接过,触手温凉的枪杆,光滑如玉,依稀映出熟悉的笑,微锐的锋芒,似穿透云雾的光,豪情飞扬,意气逼人。

挺拔如松,劲气如霜。

他的手沿着银枪缓缓抚下,力透之处,银枪一寸寸没入脚边的土地。他松开手,面对木颏沙卓然而立,冷冷说道:“你若赢得了这杆银枪,来去任你自由,但若丧命枪下,便只能怪自己无能。本王定会让你死的心服口服。”

木颏沙久经沙场,在突厥国中更是遍无敌手,对兵刃较量毫不放在心上,弯刀半横,喝道:“你来吧!”

夜天凌傲然道:“你元气未复,本王让你三招,三招过后,你自求多福。”说罢负手从容静立,微风飒飒,吹得他衣角飘摇,一股凌云霸气已缓缓散布开来。

木颏沙得获求生之机,不容放过,当下大喝一声,刀光如电,挟着雷霆万钧之势迎面劈向夜天凌。

劲气扑面,夜天凌负手身后,足下错踏奇步,飘然如在闲庭,一瞬白影晃目,木颏沙声势惊人的一刀全然落空。

木颏沙不愧为武学高手,竟身不回,头不转,手下刀势回风而去,第二招又至。

但见电光火石间夜天凌仰身一侧,刀光中一抹白影倏忽飘退,两招已过。

木颏沙已然被夜天凌激起凶性,双手合刀在握,刀下隐有风雷滚滚之声,如万马奔腾,电闪交集,化作长弧一道,横劈疾袭。

刀风凛冽,夜天凌遵循三招之约,只守不攻。

场中两人错身而过,木颏沙刀锋迅猛,只听“哧”的一声轻响,竟将夜天凌衣襟划开长痕!

夜天凌眼中异芒精闪,沉声喝道:“好!”

三招已过!

夜天凌忽然单手拍出,化掌为刃,骤然袭向木颏沙胸口。

木颏沙猝不及防,被逼退半步。但随即猛喝一声,展开刀势,劲风烈烈,大开大阖,威猛不可抵挡。

四周玄甲侍卫忍不住纷纷喝彩,如此刀法,刚猛无俦,罕得一见。

夜天凌空手对敌,意态逍遥,在对手摧肝裂胆的刀风下不急不迫,从容进退。

木颏沙刀下罡风厉啸,卷的四周飞沙走石击人眼目,夜天凌身形却如一叶扁舟逐浪,顺势飘摇,始终于风口浪尖傲然自若。

其身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无形而无处不在,无意而无坚不摧。

木颏沙如此迅猛的刀法原本便极耗内力,与对手缠斗乃是大忌,他数次抢攻都摸不着夜天凌身法,时间一长,不免心浮气燥。

便在此时,夜天凌周身忽然像是卷起一个巨大的漩涡,如他寒意幽深的冷眸,一切靠近身边的东西皆尽被吞噬。

木颏沙心叫不妙,却为时已晚,夜天凌原本无踪无际的劲气化柔为刚,浩浩然铺天盖地,灭顶袭来。

木颏沙的刀便如撞上一堵坚硬的城墙,双方劲气相交,木颏沙大退一步。

蛟龙腾空,银枪入手,随着夜天凌一声清啸,一道白虹直贯天日,黄沙漫天,破云开雾。

盛亮的阳光自天穹洒照而下,染满了白衣清峻,夜天凌轻轻抬头,金光刺目,是酸楚的灼痛。

木颏沙弯刀坠地,捂着腹部步步倒退,他突然反手将透腹而入的银枪一把拔出,长声笑道:“痛快!痛快!”

血箭喷射,横流身前,四周观战的将士们都悚然动容。

夜天凌墨色冷冷的眸心微波轻翻,缓缓说道:“好刀法,好气魄!”他负手转身,木颏沙身子摇摇欲坠,支撑着一晃,扑倒在地,眼见便不活了。

夜天凌神情漠然,眼底深处却流露出不易察觉的惋惜,淡声吩咐道:“传黄文尚来看看,是否还有救。”

不过片刻,黄文尚匆匆赶来,俯身查看一番,摇头回道:“殿下,如此伤势,已很难救治了。”

夜天凌轻轻挥手,示意玄甲侍卫将木颏沙抬下,却听有个清柔的声音说道:“慢着,还有救。”

他转身看去,见卿尘自众人身后缓步走出,她低头静静看着木颏沙身前血流满地,复而抬头看向夜天凌:“你要救他?”

夜天凌自她眼中看到了一丝冷漠与悲悯错杂的情绪,清水般的容颜,似恨非恨,似愁非愁,看过来的眼神在清利的背后偏又带着柔软。

似一片枯叶,轻轻压上心头,方才刀光血影下的那抹凛冽杀气悄然淡去,夜天凌柔声道:“不必了。”

卿尘凝视他片刻,突然轻叹一声,微微侧首:“黄文尚,你来帮我。”

黄文尚应了一声,走上前去。

木颏沙在半昏半醒间似乎看到一双清隽的眼睛正默默注视着自己,那不染铅华的明净,如同漠北草原湛蓝湛蓝的天,美玉样的湖水,风吹草低,牛羊如白云朵朵,一望无际的原野上有野花的清香,静静的流淌在最遥远的梦中。

那双眼睛离开了他,他眼前的景象渐渐模糊,剧痛从四面八方传来,黑暗无边。

血迹在白玉般的手指间绽放成妖冶的花,静冷的眉眼淡淡,漠然的唇微抿着,三军将士远远围在校场四周,连一丝声息也无。

如此重的伤势,昔日她不能救,今日,她在想了千遍,试了千遍之后,在费尽思虑耗空心血之后,在多少夜里辗转难眠之后,这用她珍视的人的生命换来的医术,阴错阳差,用在了她恨之入骨的人身上。

这个人绝世的箭法,夺去了那个与她笑饮高歌的男子,碧落黄泉,一别参商,酒空敬,弦空响,高山毁,流水殇。

知己红颜,纵双影相伴,笑傲苍天,天若有情,从此寂寥。

然而她是医者,在一个真正的医者眼前,永远也没有见死不救。

各为其主,生死是非尽不同。

不知过了多久,卿尘轻轻舒了口气,站起身来对黄文尚道:“小心上药,送到你那里去照看,若明天能醒来,性命可保。”

黄文尚忙接过卿尘手中的药,旁边早有侍卫端水奉上。卿尘将转身净手,方才一心在伤者身上倒不怎样,此时放松下来,只觉得眼前血腥的气息格外刺鼻,胸臆间一阵不适,抬手用清水扑了把脸,微微闭目,修眉紧蹙。

夜天凌原本在看黄文尚用药,此时无意扭头,突然发现卿尘面色极苍白,他微觉诧异,低声问道:“清儿?”

谁知卿尘似没听到他的声音,匆匆转身,快步便往校场外走去。

夜天凌心觉不对,随后跟上,却见卿尘几乎是急跑了数步,方出校场,便扶住路旁树木呕吐起来。

夜天凌大惊,上前将她扶住:“清儿,怎么了?”

卿尘一时吐出来,略觉轻松,但胃里翻江倒海的还是难受,轻声道:“不碍事……是那血腥味太重了。”

夜天凌剑眉紧锁,待她好些后,小心的将她横抱起来,一边急召黄文尚来行营。

卿尘怕这样子在行营里被人撞见,说道:“我自己走,你不用叫黄文尚,我没事的。”却被夜天凌一眼瞪回去:“还说没事?”

卿尘身上无力,挣脱不得,只得认命的靠在他怀里,低低道了句:“有事没事,我比黄文尚清楚。”

夜天凌不理她,只丢了句“不准说话”出来,径自抱她入了行营,黄文尚已赶在后面跟来,上前请脉。

夜天凌在旁看着,见他诊了右手,又请左手,眉际隐添不安,正欲开口询问,黄文尚躬身笑道:“恭喜殿下,王妃这是喜脉。”

话出口,夜天凌先是一愣,黄文尚本以为他是惊喜,谁知他脸色猛地沉下,回身往卿尘看去。

卿尘半阖着双目靠在榻上,虚弱的对他一笑。

夜天凌盯了她片刻,问黄文尚:“情况如何?”

黄文尚觑见他面色有异,小心答道:“王妃已有两个多月的身孕,依下官之见,王妃身子弱,向来便怕劳累伤神,此时更需好好调养才是。”

夜天凌听完说道:“你下去吧。”

黄文尚退了出去,卿尘见夜天凌返身坐在一旁也不说话,颇觉奇怪,轻声叫道:“四哥?”

夜天凌闻言转头,唇角像往常不悦那般冷冷抿着,竟是一脸怒意强忍。卿尘意外:“你怎么了?真的没事。”

这话不说还好,夜天凌听了拂襟而起,怒道:“这么大的事你竟瞒着我?两个多月的身子,你跟着大军转战千里,没事!若有事呢?你不顾孩子,也不顾自己?”

他如此盛怒,实在叫人始料不及,卿尘身子不舒服,心中不免有些烦躁,柳眉一剔,欲要驳他,却只说了句“你……”胸中气息紊乱,忍不住呛咳起来。

“你出去!”她亦恼了!

夜天凌愣住,入登朝堂,出战沙场,所遇者恭敬畏惧尚不及,有几个人敢用这种语气命令他?原本是火上浇油,他深眸微冷不等发作,却见卿尘掩唇靠在榻前,脸上苍白的底色因频频咳嗽泛起嫣红,黛眉紧锁,眸中一层波光清浅,柔软空?鳎恕?br>他下意识的便上前扶住她,卿尘因咳嗽的狠了,刚刚平息下去反胃的感觉又涌了上来,只难过的眼泪盈盈。夜天凌处理朝事手到擒来,带兵打仗无所畏惧,此时却真有些手忙脚乱,心里明明惊怒未平,却又心疼妻子,一时深悔刚才话说的重了,平日里那些从容沉稳都没了踪影,只轻轻替卿尘抚着后背,盼她能舒服些。

好一会儿,卿尘似是缓过劲儿来。夜天凌身上清峻而冷淡的气息尚带着微风里丝丝缕缕的春寒,如同冰水初融,山林清新的味道,让她觉得那股不适渐渐淡去。他稳持的手臂挽在她背后,似乎借此将温暖的力量带给她,让她放心的靠着。

她闭目窝在他臂弯里,他抬手取过茶盏,“好些了?”

卿尘密密的睫毛抬了抬,面前的碧玉盏笼着一抹清茶的幽香,映出素颜淡唇,容色清华。她赌气般的侧身,夜天凌无奈,却仍旧冷着脸,问她道:“还赌气,我说错了吗?”

卿尘不答话,夜天凌自来未见她这般发脾气,奇怪至极,说道:“瞒了我这么久,你倒理直气壮的。”

卿尘转身扬眸,回了一句:“你也没问过,怎么说我瞒你?”

夜天凌道:“多少日见不到你,我问谁?”

卿尘道:“你自己不想见,如何又怪我?”

夜天凌沉默了片刻,缓声说道:“我不见你,是气你不知认错。”

卿尘淡扬着眉,略有些咄咄逼人:“我又哪里错了,你这般恼我?”

夜天凌眼底隐有愠怒,冷下眉目:“到如今还说没错,你让我如何不恼?那日你可想过,若那一剑收不住会怎样?你用自己的身子去挡我的剑,将心比心,换作剑从你手中刺往我身上,你心里又作何滋味?”

他手底一紧,卿尘被往怀里拉过几分,她不料听到的竟是这番言语,悄眼抬眸,只见他峻肃的神情冷冽,看去平静却难掩微寒,是真恼了。她轻咬薄唇,这下麻烦,但心头竟莫名的绕起一丝柔软,暖暖的,带着清甜。

夜天凌见她半晌不吱声,低头。卿尘倏地垂下眼眸,忍不住,又悄悄自睫毛地下觑他,夜天凌就看着她不说话,稳如泰山般,目光却不叫人轻松,她无奈,轻声说道:“那一剑我若是不挡,你就没想过后果吗?你真刺了下去,怎么办?”

那一剑她若是不挡呢?

夜天凌微微抬头,目光落在身前空旷处。静谧的室中清灵灵传来几声鸟鸣,春光透过微绿的枝头半洒上竹帘,逐渐明媚着,如同阳春三月的大正宫。

那是曾经一起学书习武的兄弟,曾研棋对弈,赌书泼墨,一朝风流冠京华,曾轻裘游猎,逐鹿啸剑,纵马引弓意气高。

也争,也赌,也不服,然而年年闲玉湖上碧连天,凝翠影,醉桃夭,斗酒十千恣欢谑,击筑长歌,月影流光。

多少年不见闲玉湖的荷花,如今曲斛流觞逐东风,旧地故人,空盏断弦,年华都瞬息。

若那一剑她不挡呢?他真的刺的下去吗?

夜天凌低头看向自己的手,哑然失笑。他眼中的清寂极淡极轻,默默无语,流落在那丝笑中,如轻羽点水,飘零无痕。

那时的心情,只有旗鼓相当的对手才担当得起,他也只想到一个人。

骨子里何其相似的人,就连喜欢的女子亦不外如是。

一缕青丝自卿尘发间流泻,纠缠在他指尖,他轻轻将她的发丝挽起,淡声说道:“清儿,不必为我做什么,甚至不必去想那些事,你只要在我身边便足够了。”

卿尘温柔看着他:“同甘不共苦,那怎么叫夫妻呢?”

夜天凌暖暖微笑,摇头道:“陪着我,相信我。”

他的眼中倒映着她的容颜妙曼,她望着他,如同望着那一生生的轮回,雨落黄昏,红尘灯影,那一世他曾为她理过青丝三千,从此淡扫蛾眉,展颜为君。

她侧头靠在他胸前,笑说:“你把事情都做了,那我做什么啊?”

夜天凌轻笑一声:“你啊,照顾好本王的儿子。”

卿尘凤眸轻转,媚雅似水:“谁说是儿子,难道女儿不行?”

夜天凌冰冽的眼底有宠溺的柔和,说道:“好,女儿,你说是女儿便是女儿。”

卿尘失笑,突然抚着胃部皱眉。夜天凌紧张的看着他,眼中满是询问。卿尘苦着脸,却俏生生的扬起睫毛:“我觉得……饿了!”

夜天凌怔了怔,随即笑着将她从榻上捞了起来,大步往外走去:“千月坊的点心是没有了,咱们去看看有什么合你胃口。”

卿尘惊道:“这样怎么行!”

夜天凌大笑,不理她抗议。廊前一阵浅笑嬉闹,遥遥送入阳光媚丽,暖风微醺,已是春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