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四十三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

十四夜2016年09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春风暗度玉门关,关外飞沙,关内轻柳,野花遍地闲。

如云的柳絮,纷纷扬扬,似天际的飞雪蒙蒙,又多了暖风缱绻,扑面而来,绕肩而去,微醺醉人。

此时的天都应是浅草没马蹄,飞花逐水流的春景了呢,卿尘闲坐中庭,半倚廊前,抬手间一抹飞絮飘落,轻轻一转,又随风而去。她抬头,浅笑看那白絮轻盈如飞,自在逐风,淡金色的阳光下,她脸上那入骨的温柔醉人,碧潭微漾,花落无声。

身前的乌木矮案上散放着素笺竹笔,通透温润的玉纸镇轻压着笺纸一方,微风流畅,如女子纤纤玉手掀起纸页轻翻,偷窥一眼,掩笑而去。

雪战凑在卿尘身边窝成一团,无聊的扫着尾巴。雪影不知跑到哪里去嬉戏,转瞬溜回来,一跳,不妨踩到那翠鸟鸣春的端砚中,小爪子顿成墨色。往前走去,雪笺上落了几点梅花小印,卿尘扬手点它脑袋,它抬爪在卿尘手上按了朵梅花,一转便溜了个不见踪影。

卿尘啼笑皆非,便将那笺纸收起来。斯惟云自湖州的来书,大江沿岸时逢春汛,治水的担子着实不轻。但此次来信斯惟云却并未多言水利,反而频频提起韩青。

韩青在凌王府一待已是年余,去年秋闱,他得夜天凌应允回湖州应考,因已无家可去,卿尘便修书引荐,请斯惟云略加关照。

秋闱收试,湖州巡使顾平章对韩青的才华极为赏识,原已定了要将他点为头名。夜天凌早已料知,遣人传话,务必令韩青落榜。顾平章无奈,只得将韩青点在解试三甲之外,只挂了个州试入围的虚名。

此事顾平章自不会对韩青言明,斯惟云本以为韩青莫名受挫,必然情绪消沉。谁知韩青却泰然自若,一边仍旧研习诗经时策,一边虚心向他讨教治水方略,一有空闲便随他上大堤下江河,事事定要弄个明白,更是发下永治大江的宏愿。因为用心,人又聪敏,学的便极快,斯惟云对这个半是弟子的少年另眼相看,信中不免替他惋惜功名。

卿尘再将信看了看,取纸润墨,落笔回书:“……少年得志,未必幸事,玉器尚需雕琢,国器则必然。观韩青应试之文,锦绣有余,老练未足,时策见解仍不免浮躁冒进,犹待历练。然错失功名,坦然无怨,静心求学,志存高远,实不枉殿下所识。君且拭目以待,此子他日玉带加身,登堂入阁之时,当忆今日之语……”

写完之后,置笔一旁,罗衣逶地,春衫隐隐,她半阖上眼,似在享受阳光的煦暖。高高的枝叶间绽开手掌大的翠色,不时发出沙沙细响,光阴半洒轻轻晃于眼前,是惬意的温凉。

雪战本来安稳假寐,无奈雪影总在旁打转,闹的它也不安生,爬起来伸了个懒腰,突然间支棱起耳朵。

卿尘仍和着眼,入耳若隐若现的有马蹄声,马儿轻微的打着响鼻,夹杂寥寥数语的交谈,剑甲铮铮,在靴声间磨蹭碰撞,不期然惊的飞鸟叽喳。她可以想像有人大步流星穿过庭院,飞扬的剑眉,墨黑的眸子,削薄的唇锐着一丝坚毅,正配那轮廓分明的脸庞。

唇边一缕笑意还不及漾起,他清冷而熟悉的气息便占满了四周,卿尘微微睁眼,夜天凌低头看着她,星眸深亮,薄唇含笑。

她懒懒的起身,夜天凌握了她的手,有些不满:“外面还凉,不要坐的太久。”

他将自己的披风解下,往她身上一罩,挽着她入内去:“今天好吗?”

卿尘微笑道:“好,没想到你这么快回来了。”

可达纳城破之后,天朝驻军此处,以为大营,同时出骑兵穿瀚海,趁势发兵西突厥。

夜天凌此次亲自领兵,在玉奴河发源地尧云山境内大败西突厥的军队,斩敌两万有余,俘虏三万人,其中包括西突厥右贤王赫尔萨和射护可汗的大王子利勒。西突厥经前年一役败北之后,国疲兵弱,大片土地被东突厥借机占领,此时面对玄甲铁骑更无异以卵击石。

可达纳城破当日,因有木颏沙拼死断后,始罗可汗侥幸得以逃脱,流亡西突厥。

当初虞夙为抵抗天朝大军,暗中拉拢东西突厥暂修友好,歃血为誓,订下三分天下的盟约。此时虞夙兵败身亡,盟约便成了一纸空文,射护可汗记起多年宿怨,耿耿于怀,当即发兵追捕始罗,将其生擒活捉。

如今天朝挥军临境,玄甲军余威未消,再添连胜,西突厥一国上下人心惶惶,朝中众臣皆以为战之必败,不如求和。

射护可汗亦觉走投无路,只得遣使者押送始罗面见凌王,请求息战。

使者入营递上降表,夜天凌峻冷睥睨,不屑一顾,若非两国交战不斩来使,早已翻脸无情。但始罗可汗却没那么幸运,当庭便被斩首祭旗,称霸漠北数十年一代雄主,含恨命陨。

西突厥使者吓的瘫软在地,夜天凌掷下话来,“给你们五日时间调军备战,最好准备充足,别让本王失望!”

使者捡得性命,屁滚尿流仓惶回国。射护可汗得知回复,仰天悲叹——天亡突厥!

莲步轻移,卿尘随夜天凌入了室内,却仍是觉得身上懒懒无力,随意便靠坐在榻前。

夜天凌自己动手脱去甲胄,仰面躺在她身旁,闲散的半闭双目,浑身舒展。

卿尘以手支颐,凝眸看着他,只觉他今日心情似是格外好,都不像是带了兵刚回来的人,清俊而愉悦的眉目,看的人暖融融,笑盈盈。秀发散落身前,她玩心忽起,牵了根发丝欲痒他。他看似毫不察觉,却在她凑上前的一刹那大力将她揽至怀中。

“哎呀!”卿尘惊声失笑,挥拳垂他,夜天凌笑道:“转什么坏心思?”

卿尘撇嘴,枕着他的手臂寻了个舒服的姿势,夜天凌胳膊收紧,环她靠近自己。卿尘奇道:“今天遇着什么事了,这么好心情?”

夜天凌惬意的扬起唇角,“也没什么,回来时和万俟朔风深入尧云山,沿途逐草驰骋,十分快意。尧云山往西相连昆仑,山湖连绵,云雾缭绕,景色奇特。听说如此一直西行,冰封千里处却有湖水经年不冻,缥缈似仙境一般,被柔然族称为圣湖。原来母妃未嫁之时常在山中游玩,我带了尧云山的山石回来,回天都送给母妃,她说不定会喜欢。”

卿尘道:“你该再去圣湖盛一罐水,有山有水,便都全了。”

夜天凌摇头:“我没往圣湖那边去,等你身子方便了我们再去。清儿,天高地广,任我笑傲,那时我要你和我一起。”

卿尘柔声道:“好,上穷碧落下黄泉,都随你就是了。”

夜天凌笑说:“人间美景无尽,足够你我纵马放舟,黄泉就不必了。”

卿尘仰面看着帐顶,一边笑着,一边哼唱:“你我相约定百年,谁若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低柔的嗓音,婉约的调子,如芳草清新的江南,一枝梨花春带雨,小桥流水,莺燕芳菲。

夜天凌听着,扭头盯着她笑问:“不是说了上穷碧落下黄泉都随我,怎么还让我等?”

卿尘道:“怎知道是你等我,若我等你呢?”

夜天凌微皱了眉,道:“这话我不爱听。”

卿尘道:“那你说的我也不依。”

夜天凌故作肃冷,将脸一沉:“冥顽不灵,不可教也!”

卿尘做了个鬼脸:“谈崩了!”

两个人四目相投,对视不让,突然同时大笑起来。卿尘俯在夜天凌身上闹够了,俩人止了笑,四周仿佛渐渐变得极为安静。

罗帐如烟,笼着绮色旖旎,卿尘只觉得夜天凌看过来的目光那样清亮,似满天星辉映着湖波清冽,他淡淡一笑,那笑中有种波澜涌动,任是无情也动人。

意外的感觉到他的心跳如此之快,她微微一动,忽然脸上浮起一抹桃色媚雅。

夜天凌哑声低语:“不是说过了三个月便不碍事了吗?”

卿尘轻轻点头:“你轻点儿,别伤着孩子。”

夜天凌小心翼翼的抚上她的小腹,俯身看着她,那专注和深沉几欲将人化在里面,切实的热度在人心底搅起明明滟滟的暖流,叫人无处可逃。

一缕乌发萦绕卿尘耳畔,雪肤花貌,明媚动人。

夜天凌目光在她脸上流连片刻,俯身吻上她柔软的唇,却听外面卫长征的声音传来:“殿下!”

夜天凌一怔,无奈的撑起身子,卿尘挑眉看他,不由掩唇而笑,简直乐不可支。

夜天凌瞪她一眼,清了清声音:“什么事?”

卫长征回道:“白夫人她们已到行营。”

“哦,”夜天凌道:“知道了,让她们过来见王妃。”

卫长征应声而去,卿尘诧异道:“白夫人?”

夜天凌笑道:“走,看看去。”

俩人步出内室,白夫人、碧瑶带着几个年轻些的侍女早已等候在外,纷纷上前问安。

碧瑶见了卿尘,快步上前叫声“郡主”,满面喜色,白夫人等亦笑的合不拢嘴,卿尘对夜天凌嗔道:“你把白夫人她们都接来,竟也不事先告诉我一声。”

夜天凌笑了笑,说道:“是皇祖母得了喜信着急,本打算着先送你回伊歌,但沿途又不放心。白夫人是宫里的老人了,照顾起来稳妥,碧瑶又是跟你惯了的人,有她们在身边,凡事都方便些。”

卿尘道:“这一路过来少说也要大半个月,倒叫你们受累了。”

白夫人打量卿尘着一件月白云锦罗衣,外罩一袭水蓝色透青云裳,眉目从容,潜静含笑,虽三个多月的身子还不太显,但细看下人已比先前在天都时丰腴了些许,眼底不期流转的那丝娇媚神韵更似杏花烟润,粉荷垂露,分外的动人,笑问道:“王妃身子可好?太后那里百般不放心,指了宫里两个有经验的老姑姑命她们一并前来,过会儿便来见王妃。”

卿尘微笑道:“这可真是劳师动众了。”

碧瑶正命侍女们将带来的东西送进来,回头道:“太后和皇上、皇后娘娘宫里都有恩赏出来,哦,对了!”她自怀中取出一样东西交给卿尘,轻声道:“这是贵妃娘娘令冥魇送来的。”

卿尘伸手接过,有些好奇。打开牡丹色的轻绢,手心中是一个平安符,看去颜色已有些古旧,普普通通的缎面,平织云纹,打着如意结的绦子,寻常佛寺中都能见到。

白夫人在旁看着,突然说道:“这……是不是殿下儿时戴过的那个?”

夜天凌皱了眉,略有些迷茫,“什么?”

白夫人笑道:“看着像是,不过殿下当初好像是弄丢了,我也说不确切。”

卿尘凤眸淡扬,揄挪他道:“这么丢三落四?”却见夜天凌突然轻轻一笑,笑中有些黯然。

若不是白夫人提起,他还真未必愿意记起这个平安符。

是十岁那年的生辰,依天家惯例,皇子们生辰向来要在母妃宫中赐宴,然莲池宫终年的冷清并未因四皇子的成长而有丝毫改变,作为母亲的莲妃,如瑶池秋水寂冷的冰色,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拒人于千里之外。

如往年一样,赐宴设在延熙宫,因着太后的宠爱,席间热热闹闹,年少的夜天凌亦颇为开心,直到莲池宫来人,送上了这道平安符。

朱漆描金的圆盘,暗黑的底子托着这么一道吉符。内侍上前接过来呈至四皇子面前,近旁也不知是谁悄悄说了句:寻常佛寺到处都有,宫外有点儿头脸的人家都不去求这样的吉符,莲妃娘娘够不经心了。

却更有人接茬:往年连这也没有,今年倒奇怪。

极轻数句闲话,偏听在了他耳中,年少气盛的皇子按奈不下心中那股傲气,宴席刚刚结束便独自闯去了莲池宫。

说“闯”,是因为莲妃的侍女传了“不见”的话出来,他听了更添气恼,径自大步入内。轻烟薄雾般的垂纱后,他冠绝六宫的母妃半着侧身,他看不清她脸上的神情,那令日月无光的容颜遥远而陌生,仿若隔着万水千山。

青莲缠枝的香鼎,迷蒙的淡烟,袅袅缠绕。

那一刻冲动的怒气忽尔不再,取而代之满心的苍凉,他在空旷的大殿中站了片刻,将那平安符放下,头也不回的离开。

转身的刹那,莲妃在幕纱内凝眸相望,那静漠眼中的情绪他当时未懂,多年来都是心中徘徊的困惑。

那是唯一一次踏入莲池宫,也是他记忆中,最后的一次冲动。那年秋天他随衍昭皇兄初经疆场,自那以后开始屡经征战,便是伊歌城亦去多留少了。

卿尘拿起这个平安符,只觉得入手沉甸甸的,似有些不同。她仔细打量,发现这吉符竟是个小袋子,倒置过来轻轻一顿,竟从里面掉出了另外一个吉符。

银线织底,精工细作,不同于一般的工艺,两个小小的和田玉缀,雕成精致的双锁系在柔顺的丝绦上,似曾经无数次的抚摸而呈现出润雅的光泽,触手温凉。半寸见方的吉符,正反面都用纯金丝线绣了几个小字,不是汉字,她不懂,抬头去看夜天凌。

夜天凌伸手接过来,一见之下,心中微微震动,是柔然的文字,正面绣了“喜乐安康”,反面正是他的生辰。

一针一线,丝丝入扣,带了岁月的痕迹,深刻而繁复。他一时间心潮翻涌,几难自制,将平安符握在掌心,微微抬头躲避了一下卿尘探询的目光。

昔日孤傲的少年,怎会猜透母亲的心,他甚至不可能耐下性子去体会。而如今,他愿用漠北广袤的土地和天朝的盛世江山博母亲一笑,但愿从此慈颜舒展,得享欢欣。

过了许久,心中情绪稍稍平复,他垂眸,伸手掠起卿尘散在肩头的长发,将平安符替她戴在颈中。

卿尘道:“是给孩子的吗?”

夜天凌点头:“嗯。”

“那你怎么戴在我身上?”

夜天凌缓缓一笑:“是母亲给孩子的。”

卿尘听得糊涂,待要再问,见卫长征自外面进来,像是有事,便暂且放下了话题。

白夫人和碧瑶知道定是有事要谈了,一并告退。卫长征上前回道:“殿下,前几日长定侯上书弹劾邵休兵,紧接着光禄卿吕越抖出军中大将涉足私盐买卖的诸多证据,朝中有旨,命革除钟定方、邵休兵、冯常钧三人军衔,即刻押送回京受审。”

“哦?这么快?”夜天凌眉梢微挑:“那边怎么说?”

卫长征道:“七殿下对此未有任何表态,只调派了其他人督运粮草。不过听回来的人说,巩思呈之前曾恳求七殿下设法保全三人,想是未得应允。”

卿尘返身坐在一旁,唇角淡笑冷冷。

巩思呈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他千错万错,就错在不该擅作主张。夜天湛温和宽容,但绝不表示他可以任人摆布,在某些需要的时候,他的绝情狠辣未必逊于夜天凌。邵休兵等三人是决计保不住了,巩思呈也算略有眼光,想必也已看到了今后的路。

夜天凌点了点头,问卫长征道:“粮草到了多少?”

卫长征道:“第一批已过蓟州,大概最迟后日便可抵达,七殿下接连召见了诸州巡使,亲自督办,想必不会耽误五日后发兵突厥。”

夜天凌淡淡说道:“很好。”

此时外面远远传来些许喧哗,夜天凌一抬眸,眉梢微紧。卫长征转身出去,召来当值侍卫一问,回来道:“殿下,是侍卫们在和木颏沙较量武艺,说起来木颏沙伤势已痊愈,该如何处置,还请殿下示下。”

夜天凌沉思了片刻,“带他来这里见我。”说罢一停,看了看卿尘,再道:“去行营吧。”

卿尘微微一笑:“人都救了,你还怕我不高兴吗?带他过来吧。”

夜天凌一扬唇角,对卫长征示意,不过片刻,卫长征带了木颏沙进来。

木颏沙入内后也不跪拜,也不行礼,昂首站着,直与夜天凌对视。夜天凌不动声色的抬了抬眸,暂且未发一言。过了会儿木颏沙有点儿耐不住,皱眉一扭头,冷不防看到卿尘正坐在近旁不远处。

一双清灵的眼睛,静静的看着他。他猛地一呆,张了张嘴,突然用生硬的汉语道:“多谢王妃那日救我性命!”

卿尘黛眉轻掠,淡然看过去,仅仅笑了一下,未言。

木颏沙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便对夜天凌大声道:“你的武功我服了,你的王妃也救过我的命,但是你想要我归顺天朝,我却不肯,要杀要剐,你早早痛快些吧!”

夜天凌俊眉轻扬,似笑非笑,似是想了会儿他的建议,说道:“你这一身功夫,倘若杀了,还真有些可惜。”

木颏沙道:“你想怎样?”

夜天凌道:“我倒很有兴趣知道,你为何不肯归降天朝?”

木颏沙冷脸道:“你要我替你打仗,去杀突厥人,我自然不肯。”

夜天凌道:“我未曾说过要你上阵打仗,这仗你打不打,突厥的结果都是一样。”

木颏沙道:“不打仗,干什么?”

夜天凌言语平淡,说道:“我随身近卫中一直少名副统领,你可有兴趣试试?”

木颏沙不由瞪大了眼睛,愣了半天方问道:“你……你敢用我做近卫副统领?”

夜天凌淡淡道:“如何不敢?”

木颏沙道:“难道你不怕我刺杀你?”

夜天凌峻冷凝视于他:“我既用你,便不做此想。”

木颏沙尚未答话,卫长征上前一步,匆忙道:“殿下……”

夜天凌抬眼扫去,他收声不敢再言。王府近卫向来负责凌王与王妃的安全,责任重大,非极为可信之人不得任用,木颏沙身为敌将,一旦真有行刺之心,后果不堪设想。他焦急的看向卿尘,想请她相劝夜天凌,卿尘笑了笑,微微摇头,示意他稍安勿躁。

木颏沙此人,是为良将,要用,也只有夜天凌敢如此招募。他既惜此人才,她岂会从中阻挠?他要救,她便救,他要冒险,她便陪他冒险也就是了。

这份坦荡不疑,交以生死的信任,这份笑谈无畏,从容睥睨的霸气,她望向他,缓缓而笑。

终于,木颏沙沉默了许久,说道:“我现在知道可汗为什么败在你手中了。”

夜天凌傲然一笑,那目光早已将他看的通透:“我给你三日时间考虑,三日之后去留自愿。”

木颏沙问道:“你不杀我?”

夜天凌道:“我没有滥杀的习惯,你去吧。”

木颏沙低头无语,退出时走了几步,突然回身以手抚胸,对夜天凌行了个突厥人极尊贵的重礼,方才离去。

夜天凌转而看向卫长征,卫长征明白其中意思,虽心里并不赞成,还是举步跟上。多年来如何不清楚主上说一不二的性子,如此一来,以后说不得要打起十二万分小心了。

他门还未出,迎面有侍卫带着个人匆忙上前:“卫统领,天都八百里急报!”

卫长征见是急报,不敢怠慢,再看信使服饰竟是宫里出来的,彼此招呼一声,即刻代为通报。

信使入内奉上急报,卿尘见八百里加急用的白书传报,心中隐隐不安,却见夜天凌拆开一看,神情遽变,竟猛地站了起来。

少见他如此失态,卿尘着实吃了一惊,忙问道:“四哥?”

如雪的薄纸自夜天凌手中滑落,她低头只看到四个字——莲贵妃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