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二十五章 危城时刻

月关2016年08月29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黄县丞眼神儿不好,没有看清那两件东西,不过他在边陲小镇待了这么多年,自然知道什么叫“轰天霹雳猛火炮”,一听之下顿时面如土色。

“轰天霹雳猛火炮”可用于守城,更擅于用来攻城,炮弹威力足以炸毁城门、轰塌城墙。现在城下鞑子兵逾三千之众,只要被他们炸开城门,鸡鸣驿必然守不住,却不知鞑子从哪里弄来的这种大炮。

原来进攻二里半、五里铺和鸡鸣驿这三处关隘的鞑靼兵主将博达尔模率兵攻破二里半驿,正在城中烧杀抢掠,听说伯颜猛可的儿子旭烈孛齐被明军杀了,立即命副将迄林达达率军赶赴鸡鸣驿,誓要屠尽全城以报此仇。

他也知道鸡鸣驿比二里半要难打的多,所以自率一千多人,押着从二里半驿缴来的“轰天霹雳猛火炮”向鸡鸣驿挺进,此时刚刚到达,听说攻城士兵死伤已愈千人,立即命大军后撤,要用火炮轰下县城。

饶是江彬骁勇,当此时刻也知大势已去,他将两柄卷刃的马刀向地上一掷,对黄县丞道:“黄大人,弃城吧!”

黄奇胤脸色灰败,颌下长须颤抖着道:“弃城?你我守土有责,若是弃城而逃,如何向圣上交待?黄某宁愿与城池共存亡!”

江彬眼中厉芒爆闪,向一众县衙官员怒吼道:“城门一破,鸡鸣驿必然失守,难道要白白葬送性命么?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啊!”他又霍地转身向士卒吼道:“闵大人醒了么?我要向闵大人禀报军情!”

那个士兵战战兢兢地道:“闵大人高烧未退,尚未苏醒”,江彬听了牙齿咬得格格响,犹如困兽一般在厅中乱转,一众官员面面相觑,其中已有人面露惊恐之色,却谁也不敢首先说出弃城两字。

杨凌不知其中厉害,在他想来,不能守便退,何必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呢,来日积蓄力量卷土重来便是。却不知气节二字对古人来说,实比性命还要重要得多,所以他们有时做下的事在现代看来愚蠢无比,在当时却再正常不过。

他上前对黄县丞道:“大人,既然明知结局,何不趁鞑子尚未攻上城来从速撤退,辎重物资虽然来不及带走,但是保得大家性命要紧呀,留得青山在,还怕没柴烧么?”

黄县丞不好对他大声呵斥,他只是无力地摆了摆手,叹道:“鞑子人人均是健骑之人,此时弃城同样逃脱不了。继续守城,尚可多杀几个鞑子”。

杨凌急道:“既然如此,我们继续留守此处拖延时间,派几位大人组织百姓从北门迅速逃出去,出城后立即向山上逃,鞑子的骑兵再厉害也不见得能追杀漫山遍野的百姓,况且这些鞑子还没有能力夺我大明江山,不过是扮强盗来劫掠一番罢了,进了城必然大肆搜刮民财,亦可拖延他们的行程。”

黄县丞眼前一亮,说道:“不错,是老夫糊涂了”,他立即对王主簿和尚未来得及离去的乡绅们道:“王主簿,你和马驿丞、各位里长、保长组织百姓从北门撤出去,出城立即分散上山!”

王主簿道:“大人,你呢?”

黄县丞咬着牙道:“老夫虽是一介书生,不能仗剑杀敌,也要与守城将士同生共死!”江彬知道他固然是要以身殉城,未必就没有对自已监视督战之意,闻言哈哈大笑,他咬着牙转过身向不足百人的伤残士兵们狞笑道:“好,老子这一百多斤就摞这儿了,多杀一个就赚一个,都给我各回原位,誓死不退,有敢擅退者杀无赦!”

黄县丞看了杨凌一眼,说道:“贤侄,你带上闵大人,也撤出城去吧”。

杨凌一方面感佩黄老夫子的风骨,另一方面想到自已纵然逃得性命,亦已时日无多,不如留在这里,这时虽没有什么抚恤烈士家属的说法,但是自已如果战死在这儿,到时闵县令、王主簿大人岂能不对幼娘照顾有加?”

想到这里,他立即大义凛然地道:“不,我也留在这里,与黄老、与将士们共守城池”,王主簿领了个疏散乡民的任务,心中着实轻松不少,这时一见杨凌的行为,顿时惭愧不止,那种书生意气涌上来,马上说道:“食君俸禄,不能为君分忧,老夫惭愧,真是枉读圣贤书了。杨师爷,请你带着大人离开吧,我也留下”。

杨凌还指着他今后照顾韩幼娘呢,哪舍得让他死掉,连忙向他深深一揖道:“王主簿要负责百姓安危和闵大人的身家性命,责任重大,岂可轻言牺牲?你快带闵大人离开吧,再迟就来不及了。只是小侄有一事相托,拙荆幼娘今后还望大人多多照顾!”。

王主簿感动得老泪纵横,见他以小侄自承,便说道:“既如此,贤侄放心,但教老夫有一口气在,决不负相托之事”。说罢立即叫人上楼将闵大人抬下来。

马驿丞早已有了怯意,他本只是个驿丞,又刚来此地对鸡鸣驿没有什么感情,巴不得马上带了儿子女儿立即逃之夭夭,见状忙站到门口指挥一众乡绅父老立即离去,准备疏散百姓出城。

杨凌匆忙赶到楼口,唤过韩幼娘道:“幼娘,城已守不住了,你马上随王主簿护持闵大人出城逃上山去”。

韩幼娘急道:“相公,那你呢?”

“我你们先行一步,我随后便去”,杨凌随口搪塞道。

韩幼娘狐疑地看着他,说道:“不,我陪你,要走就等你一起走”。

杨凌大急,厉声喝道:“你怎么这般糊涂?为夫的话你一句也不听是不是要我现在就休了你?”

他越是催促,韩幼娘越是料定他已决心以身殉城,只不过不知道他的伟大全是因为一番爱的私心罢了,小姑娘原本就性情泼辣,也只在他面前才不曾犯过倔性儿,这时也顾不得什么“三从四德”了,脖子一梗抗声道:“妾不曾犯七出之例,相公何以休我?”

“你!”杨凌气急,挥手欲打,韩幼娘站在那儿把眼一闭,全不闪避,杨凌举起手来,看到她稚嫩的面孔,这一巴掌如何还打得下去?

就在这时只听“轰、轰”两声巨响,江彬叫道:“鞑子开炮了!”杨凌想也不想,一把抱住了韩幼娘,将她扑倒在地,压在她的身上。

只听哗啦一阵响,尘土飞扬,越楼一角被击中,整幢建筑塌了一小半,砖石瓦木不断掉落,屋里这帮士绅官员们被飞溅的砖石击中,或多或少都受了些伤,原本躺在墙角的那些伤兵倒有大半被活埋在瓦砾堆里。

其实不光是屋里头这群呆头鹅,就算是外面那些士兵也不懂得卧倒在地可以最大限度的避免爆炸伤害的道理。我们现在看来耳熟能详、几乎以为生来就应该是这样的很简单的小事,其实也不知是经过几代人的摸索才被发现出来。

韩幼娘被他扑倒在地,又压在自已身上,她倒有点懵了,不明白这算是夫君新发明的什么家法,爆炸响过才省悟道他是怕自已被炸伤,她连忙一骨碌从杨凌身上钻起来,见一大堆瓦砾就砸在杨凌身边,身上压着半截窗棂,吓得她连忙搬开窗户,紧张地问:“相公,你有没有受伤?”

就在这时,已经跑到下城台阶旁的一个士绅瑟瑟缩缩地从墙根下站了起来,急叫道:“快救人呐,马驿丞被埋在下边了”,与此同时趴在城头上的江彬突然发出一阵哈哈的狂笑:“他奶奶的,炸的好,炸得好,哈哈哈哈”。

江把总疯了么?灰头土脸的黄县丞等人不约而同地向他怒目而视,只见江把总光着膀子,手指城下仍是狂笑不已。

众人向城下望去,只见鞑子军中那两门“轰天霹雳猛火炮”,一门大炮飞离原地两丈多远,炮架朝上,砸在人群当中,死伤一片。另一门大炮只剩下一个炮管儿趴在一个黑乎乎的大坑里,一只炮架的轱辘还在雪地上晃晃悠悠地向前滚动着,半晌才歪歪斜斜地倒在地上。

众人都惊讶不已,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只听江把总狂笑道:“鞑子不会用咱们的大炮,没用铁栓固定,一门大炮炮身弹起来了,另一门大炮填的火药太多,他妈的炸膛了,哈哈哈”。

PS:晚上到家,看到大家的投票了,顿时勇气倍增,鼓舞无限,估计我一个人守鸡鸣驿都没问题了^_^,请朋友们继续支持我。

另:写马怜儿是女权运动?偶从来没想过呀,那还叫俺们男人活不?写那段事,只是给她后来的行为铺垫一下罢了,请勿误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