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四十三章 锦衣百户

月关2016年08月29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当日明军冲出鞑靼人的包围圈,立即向鸡鸣驿溃逃,车马辎重全丢在了五栅岭。鞑子因为是弃骑步战,和明军混在了一起,结果被疯狂的人流裹胁着不由自主地向前冲去。

鸡鸣驿前的平原上出现了前所未见的一幕战争场面,敌我双方的将佐们周围至少还簇拥着百十名亲军,余者皆彼此混杂在一起。冲在最前面的是明军,后边是鞑子,再后边又是明军,一个个跑得盔歪甲斜,号角战旗全丢了,整个一滚动前进的“五花肉”。

跑在最前面的鞑子有心不追,可是回头一望,浩浩荡荡亡命奔来的都是明军,如果停下脚步,估计不用杀,踩也被踩死了,只好玩命儿似的向前跑。随在明军后边的是原先两翼山头上的鞑子,看见明军前边有自已人,又不见首领鸣金收兵,便也随波逐流地向前赶,彼此边跑边打,兵员实力相当,一时也分不出个胜负。

自杨凌赶出县衙报信,闵县令放心不下,就着人将他抬到城头等候。这时远远的看见洪水一般的军队掩杀过来,闵县令吓了一跳,急忙命令留守的士卒架好大炮,准备迎敌。

待乱军溃逃到城楼下,闵知县见了这千年一见的奇景,一时看的张口结舌,两条眉毛直跳,他还真摸不透是明军哗变了,还是鞑子归降了,待见城下的乱军犹自你一刀我一枪厮杀不停,这才猜出几分原因。

此时若打开城门,鞑子乱军必定乘乱进城,若让这一万多人的军队将鸡鸣驿当成战场,这座古城必毁无疑。闵文建当机立断,立即命江彬所部严守城池,不得开城放进一人。

城下明军士兵高呼开城,黄县丞扶了闵知县站在城头,向城下大喊:“歼敌是尔等之责,守土是本县之责,鞑子不退,城门不开1

极度的恐惧有时也能产生杀人的勇气,惊魂未定的明军士兵再无退路,回头看看一向高头大马、来去如风的鞑子如今也和他们一样,跑的汗流浃背、狼狈不堪,当下勇气顿生,不用将佐吩咐,便捉对儿厮杀起来。

闵县令将三城留守的官兵四百余人全部调到南城墙,用弓箭协助城下明军,不时冷箭纷射,虽然敌我浑杂,杀伤力有限,但是心理威慑力却极大。

伯颜猛可亲率大军在葫芦谷尽头拦截明军,以逸待劳、如狼似虎的鞑靼士卒迎上仓猝迎战的明军,明军一触即溃,贺士杰贺都司战死。伯颜猛可衔尾追来,也没想到仗能打成这个样子。

此时他的人马数量比明军略占上风,近战能力更远非明军可比,但杀人一千,自损八百,如果真想全歼这些已经红了眼玩命的明军士兵,剩下的人还能不能安然回去他也没有把握。

他可没忘了涿鹿石马营参将正挥军而来,蔚广参将的大军虽被自已另一路人马引开,但游击将军杨家龙的两千多精锐也正向怀来方向挺进,如果不能速战速决,便要给人家反包围了,是以伯颜猛可挥军掩杀一阵,只得无奈地收拾乱兵开始后撤。

幸好这时明军也是各自为战,无法有效的组织反击,混战一直持续到半夜,伯颜猛可才得以收拢残军撤了回去,抢回葫芦谷外纵马远遁。

闵知县这才打开城门引残军入城,惊弓之鸟的明军匆匆返回城来,连打扫战场的勇气都没有了。这一仗明军损失两千兵卒,另外三百辆战车、八百匹战马全丢在了葫芦谷。

何参将在鸡鸣驿又守了三天,奉宣府总兵令收兵回城,毕都司所部人马留守鸡鸣,何参将知道,自已的仕途是黯淡无光了,老老实实等着听参吧。

杨凌回来后曾将自已了解的一些加强兵员素质及火器运用的知识写下来送与何参将。在杨凌看来,目前这种重将不重兵,两军相接,全恃将勇,将勇则兵亦如雄狮,无将则士兵百万亦化散沙的军队,实在问题太大。只是他苦思竭虑写下的东西,人刚一离开,便被何参将冷笑着掷于案下:一介书生,能与军事有什么见解?

倒是那位刘公公,悄悄地又将书信捡起来揣在了自已怀中,现在任何一点对何参将不利的东西,都是他逃脱责任,诿过于人的证据。这位读书不多的刘公公居然写出了一份高水平的奏折快马飞报京师:我军损失惨重、一位四品大员战死,皆因何参将跋扈独行、贪功冒进,致为鞑虏所趁。

战事结束第七天,杨老太爷牵挂家园房产,一俟局势稳定,就迫不及待地要率族人返回杨家坪。杨凌大大地出了一口气,这七天,他才知道这时代一个人身上的家族烙印是多么深,家族中有一个人出人头地,那么无论关系远近,他对整个家族都负有重大责任。杨氏族人六七十口,有的还是近百年前的同支,进了城吃的用的住的也全都理直气壮地向他索取,好象那就是他应尽的义务一样。

而且其他的人,无论是幼娘,还是同僚乡里,也都认为这是理所当然,放在杨凌的观念里,实在有些不能理解。好不容易送走了这些人,杨凌一身轻松地返回驿署,一个小吏上前禀报:“大人,有位先生要见你,已在客厅等候多时了”。

杨凌将马缰丢给一个驿卒,赶到那间小小的驿丞署会客厅,只见一个青袍老人正坐在椅上翘着二郎腿慢悠悠地品着茶。杨凌知道自已这驿署公馆的茶叶分四等,如果不是亲自款待的官员人等,小吏们是不会奉上上等好茶的。那第四等的劣茶还能喝得这么带味儿,看来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他放下心来,从容笑道:“这位先生,在下便是本县驿丞,未知有何见教?”

那青袍老人一手捧茶,一手正在案几上轻轻敲着鼓点怡然自得,看他相貌,年约五旬,面容清矍,一双丹凤眼微微阖着,听见杨凌说话,他微微睁开眼来,上下打量几眼,呵呵笑道:“杨老弟回来了?还认得我么?”

他一边说,一边将茶杯轻轻放在几上,杨凌瞥见他手上戴着一枚翠莹莹的戒指,那时候可没有什么人工合成品,看那温润的色泽必是价值不菲。杨凌心中一动,对这人的身份起了几分好奇,仔细打量,还真有点儿面熟,却一时想不起在哪儿见过。

青袍老人见杨凌有些尴尬,忍不住呵呵一笑,起身道:“上次你我相遇,也是在这驿丞署中,那时我是客,你也是客,只是想不到一个月未来,你这客人却已做了主人”。

杨凌“氨地一声,欣然拱手道:“我想起来了,您是您是马驿丞马大人的朋友,川陕大药商吴杰吴老先生”。

吴杰,也就是帮着马驿丞劝说王家撤诉的那个大药商,闻言也哈哈一笑,随即面容一整,正容道:“我并不是马驿丞的朋友,而是他的上司。杨驿丞,如今我也是你的上司”。

杨凌神色一震,看着这个忽尔笑如春风,忽尔神色萧杀的老人,心中灵光一闪,不由失声道:“老先生是是锦衣”。

吴杰展颜一笑,慢条斯理地道:“你现在不也一样吗?杨大人,杨百户1

杨凌呆住了,百户?百户那是正六品的官儿呐,而且是隶属卫所的军职,自已什么时候参了军,还成了百户?

吴杰见他一脸惊愕,呵呵笑着摆手道:“不必惊讶,你代理驿丞一事,吏部已经行文,估计再晚一些你便可以接到任命了。咱大明的驿丞,虽归属户部管辖,但是人人都知道,这驿丞却统统是咱锦衣卫的人。

本千户已派人对你做过调查,你是弘治十五年秀才,家世清白,北宋名将杨家的后人,我今奉北镇抚司镇抚张大人谕令,把你召入锦衣卫,负责怀来一带情报侦缉,授百户之职,诸事直接受本千户调遣”。

吴杰说着从袍袖中掏出一个卷轴、一个腰牌,微笑着递与杨凌道:“杨百户,马驿丞辛劳半生,也没有升任百户,你虽初任驿丞,但是为我大明立下了大功,是以获此褒奖。呵呵,我锦衣卫的百户比之军中千户犹胜三分,你可不要辜负镇抚张大人的赏识呀。”

杨凌茫茫然接过任谕腰牌,吃吃地道:“大人,在下卑职实在不明白,我何曾立过什么大功?”

吴杰笑道:“居功而不自傲,固然很好,不过该是你的你也不必谦虚,鞑靼小王子在葫芦谷设伏,欲将我军一网打尽,亏得锦衣卫秘探得到这个消息,杨驿丞飞马报讯,才使大明军队免遭覆顶之灾,这还不是大功一件么?”

杨凌失声道:“什么?哪有此事,千户大人误会了,在下得到消息赶去时已经晚了,若不是毕都司率军强行杀开一条血路,我军”他说到这儿忽地心中一寒,下边的话顿时再也说不出来。

此时面貌清矍、风度翩翩的吴千户目光阴冷,身上露出一种随时可以决断他人生死的人物才能展现出来的的冷酷。他淡淡一笑,许久方一字字道:“鞑靼小王子葫芦谷设伏,欲将我军一网打尽,何参将贪功冒进,锦衣卫杨驿丞飞马报讯,才使大明军队免遭覆顶之灾,是不是?”

杨凌心中一寒,下意识地道:“这个卑职是的”。

吴杰微微颔首,忽尔又启齿一笑,说道:“你本一介读书人,身居庙堂之远,不知朝廷中事,有些事不明白原也怪不得你,但现在你已是锦衣卫的人,所以有些本来不明白的事,现在却必须得明白1

杨凌不由自主地道:“大人是说”。

吴杰用戴着玉扳指的手指轻轻磨挲着下巴,慢条斯理道:“朝廷需要一个体面,军中需要一只替罪羊,锦衣卫需要这份功劳,懂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