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四十四章 明月难圆

月关2016年08月29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明儿就是正月十五了,除夕夜在兵慌马乱中渡过的百姓们重新找到了节日的感觉,鸡鸣驿的官员们自从何参将抑郁离去后,彼此欢宴邀请也渐渐频繁起来。

吴千户所说的马上就要下来的吏部任命直至十天后才姗姗来迟,让杨凌充分见识了一番秘密情报系统和官府正常渠道之间效率的差距。

今日闵县令设宴款待毕都司,虽然朝廷的赏罚还没颁布,但是人人都知道闵知县升迁在即。怀来虽然打了败仗,责任却不在县令,而县令身为文官,却能手刃敌酋王子,在圣上和大学士们看来,它的政治意义远远大于战争的实质。

酒酣耳热之际,闵知县笑嘻嘻地凑到杨凌面前,低声道:“我的杨师爷,本县的妹夫已给我送来消息,京城要调我去南方,听说是调任海宁盐运司副使。”

杨凌不知这官儿是多大的品秩,看闵知县满面春风,想必是个不小的官儿,再说海宁比这穷荒僻壤的边陲,自然不可同日而语,是以忙拱手道:“恭喜大人,贺喜大人”。

盐运司副使是从五品的官,象闵文建这么一个三等县的知县,可算是连升三级了,最重要的是盐运使那是绝对的优差,那一带的盐商都是富可敌国的亿万富翁,手指缝里随便漏出一点来,都够人吃一辈子的了。

闵知县喜得眼睛都看不见了,连连摆手道:“小声些,小声些,诏命还没下来,可说不得。”他看看正杯筹交错、谈笑风生的的众官吏,又对杨凌道:“本县过去后一旦稳定下来,便会帮你活动,将你也调到江南,本县在这鸟不生蛋的鸡鸣呆了两年也毫无建树,你一来,本县就升了官,你可是我的福将氨。

调到江南固然好,可是我还有命享福么?再说我目前公开身份是驿丞,暗下已是比您老大还高上一级的锦衣卫百户,没有锦衣卫点头,想调动哪有那么容易?

想到这儿杨凌勉强一笑道:“大人对卑职的关爱栽培,杨凌实是感怀与心,无以回报”。闵知县瞧他神思不属的,不禁呵呵而笑,他在杨凌肩上捶了一拳,亲热地道:“大丈夫志在四方,不要这么没出息。再说我上任后怎么也得一年半载才能找机会把你调去,你要是痛快点儿,这么长时间连孩子都生下来了,既然有心,就早点下手,不要婆婆妈妈的。”

杨凌如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什么什么?卑职怎么听不懂大人的话?”闵知县把嘴一撇,斜着眼睛道:“你小子不老实,此事已尽人皆知,还要瞒着我么?嘿嘿,也难怪你藏着掖着,那妞儿还真是嫩的掐一把都出水儿,不过你放心好啦,老子不好女色,哈哈哈……”。

杨凌一头雾水地还待追问,毕都司已大着舌头把闵知县招呼了过去,他疑惑地转过身,刘典史又举着杯笑吟吟地走来,举杯贺道:“杨老弟,恭喜你双喜临门,前日荣任驿丞,不日又要小登科,到时刘某可要叼扰一杯水酒了”。

“哪里哪里,刘大人客气了”,杨凌陪着笑饮了一杯酒,这才反过味儿来,金榜题名大登科,洞房花烛小登科,他说自已小登科是什么意思?”

杨凌想问个明白,可是这些人也只是喝得兴起四下攀谈,逮住个人就唠上两句,刘典史说完就晃晃悠悠直奔王主簿去了,杨凌目光追着他,连黄县丞走到身边也未注意。

黄县丞踱到他身边,轻咳一声,微笑道:“闵大人荣升在即,凭你的资历和闵大人的关系,依老夫看不消几年你便可官至七品,再以后能否鱼跃龙门,要看你的福气。你还年轻,只须谨慎为官,一朝风云际会,前途自然无量,急是急不得的”。

杨凌见是黄县丞到了,忙恭敬地道:“多谢黄老指点,学生受教1

黄县丞见四下无人注意,忽然压低嗓门道:“不过这次的事你可莽撞了,马家虽已没落,毕竟曾是官宦人家。如今你们的事已经尽人皆知,你何以迟迟不行买妾之资?若是囊中羞涩,老夫这些年还有些许积蓄,你且先拿去应急。”

杨凌大吃一惊:“黄老,您说什么?纳妾?这这我几时说过要纳妾,再说马家小姐蔫有为人作妾的道理?”

他这一说,把黄县丞也吓了一跳,忙一迭声道:“谨声,谨声,慎言,慎言,你胡说些什么?为人作妾固然脸面上不太好看,却也不会有人笑她,你如此说话,万一传扬出去,马家小姐还能活么?”

杨凌瞠目道:“黄老,倒底发生什么事了?怎么怎么学生听不明白?”

黄县丞笑道:“纳妾聘美,乃是风流雅事,你还脸嫩什么?那日你与马小姐返城,我等与闵知县曾听马小姐述及曾与你在山林雪洞之**渡一夜”。

杨凌听了这才恍然,不禁呵呵笑道:“黄老果然误会了,我与马小姐只因天寒地冻,不得已藏身雪洞之中,可不曾有任何”,说到这里,他想起两人曾相拥一晚,就算搁在现代也够暖昧的了,一时便说不下去。

黄县丞捻着胡须,有些不悦地道:“孤男寡女共渡一夜总是事实吧?她既当众说出这番经历,显然对你已有情意,女子名节要紧,她还能择夫再嫁不成?为富要仁、为官要正、为人要义,你是读圣贤书的人,难道这点道理还不明白?我视你如子侄,才对你如此推心置腹,你可切勿自误呀”。

杨凌为之语塞,一时再也说不出话来……

贴着信道墙根,积雪被杨凌踩得咯吱咯吱直响,走到第四进驿馆,抬头看见马怜儿院中的灯笼亮着,杨凌想起晚宴上黄县丞说过的话,心中一动,慢慢踱了过去。

房门未关,灯下看见有烟火气从里边冒出来,杨凌走到门口,只见马怜儿坐在灶前马扎上,一手托着香腮,一手向炉膛里递着木柴,好象很无聊的样子,姿态娇慵动人。

火光映着她白晰如玉的脸庞,闪映出美丽的红晕,那双妩媚动人的眼睛隐隐透着成熟的韵味。磨难使人成熟,这位大小姐如今比起初相逢时,少了几分飞扬和轻佻,不经意间已具有几分娴静稳重的气质。

杨凌轻轻敲了敲门框,马怜儿抬头看见是他,眸中蓦地闪过一抹喜悦和亲切,她兴奋地想要站起来,却又马上收敛了外露的感情,莞尔一笑道:“自打回了城,可有日子没见你了,宴席散了么?”

杨凌心中一动,忍不住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去参加酒宴?”

马怜儿不答,只用那双会说话的眼睛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杨凌顿时一窒,他已知道,这些天来马怜儿想必无时不刻不在关注着他的行止。在五栅岭的那个夜晚,她说过的那些话,真的是开玩笑么?

“她既当众说出这番经历,显然对你已有情意,女子名节要紧,她还能择夫再嫁不成?”品味着黄县丞说过的这番话,杨凌忽然明白过来,自已不知有这么多禁忌,马怜儿会不知道么?她说出那些事,明显是在制造一种既成的事实,利用舆论使自已娶她过门。

杨凌不由苦笑道:“怜儿小姐,我们林中迷路,在雪洞**渡一晚的事你是故意说给闵大人他们听的是不是?你明知道那些繁文缛节害死人,还拿自已的名节开玩笑,你怎么会做出这么笨的事来?”

马怜儿递柴的手一停,静了一会儿,忽然吃吃笑道:“笨不好么?不是常说女子无才便是德么?你是喜欢我聪明一些还是笨些?”她笑得有几分狡黠,又有几分诡计得逞的得意。

杨凌顿足道:“你怎么这么不知轻重?嘴皮子说死人,你……你太轻率了1

马怜儿的手抖了一下,她没有抬头,就那样僵硬地低着,半晌忽然哽咽着道:“杨凌,你是不是很讨厌我?”

红红的炉火,呼呼地喷吐着火苗,杨凌看见一颗晶莹的泪珠滴在她的手背上,不由心中一软,哄她道:“怎么会呢?你什么时候见我讨厌你了?”

马怜儿破涕为笑:“当然……没见过,你喜不喜欢我,我看得出来。”红红的炉火照耀下,那灿烂的笑容神采飞扬,颇带着几分喜悦和得意。

杨凌气闷,这丫头不但长得象只狐狸精,心眼儿也象只小狐狸,真不知她方才是真伤心还是假伤心,看她的模样哪象刚刚哭过。

被他盯着脸看,马怜儿居然知道害羞了,她羞羞答答地低下头去,红着脸蛋儿道:“杨大哥,那晚是我不好,你说的对,如果你真的休了幼娘,还值得我爱么?那晚在城下看到你望着幼娘的目光,我就知道这一生再也无人能够取代她在你心中的位置,我岂敢再奢望取而代之,只希望……只希望你也能对我好,我就知足了。”

她痴痴的注视着闪烁的火苗,眼睛里充满了对幸福的憧憬,用梦幻似的声音说:“我只要有一个能宠我、爱我的夫君就心满意足了。锦衣玉食,我不希罕。正妻名位……如果是一个把女人视作私物财产的男人,就象我爹,还有咱大明许许多多男人那样,所谓正妻,便能给人幸福么?”

她侃侃而谈,带着和年龄不相称的成熟,向杨凌吐露着少女的心扉:“我在塞外长大,做事说话不象咱中原女子那般知礼守矩,可我并不是一个随便的女子,杨大哥,我会谨守妇道,敬重幼娘的”。

杨凌苦笑顿足:“你……瞧你平时冰雪聪明,怎么如此不可理喻?我不陪你疯,明天我便去找马昂拜把子,兄妹为活命藏身一处总没人嚼舌根了吧?”

马怜儿见他返身便走,这回换她发慌了,她连忙跳起来拦住他,一把扑到他怀中嗔道:“你半个月才见我一面,我不许你走”。

杨凌慌了,连忙道:“快放手,叫人看见成什么样子?”

马怜儿腻在他怀里不撒手,泪还没干的俏脸上挂着讨好的笑:“会名节不保的人是我,要被唾沫星子淹死的人也是我,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杨凌语塞,吃吃地道:“这……我……我是替你担心”,马怜儿眼波盈盈一转,妩媚地道:“君仍可娶,妾尚未嫁,我才不怕别人说三道四”。

她眼中闪过一丝轻蔑和莫名的恨意,忽然又愤愤地说了一句俗语:“听喇喇鼓叫,还不种地了呢1

杨凌啼笑皆非地杵在那儿,马怜儿嫣然一笑,双手环住杨凌的脖子,陶醉地道:“从那一夜之后,我好想念你的怀抱,想听你给我讲那些又怕人、又想听的故事。你知道么?从那一晚起,我再也不舍得离开你了。”

她真的发自内腑,语气非常真诚,可惜她丽质天生的脸蛋儿本来就有种妖精般的魅惑力,只是因为年龄尚幼,还不那么明显。这时一副怀春少女模样,娇柔上脸,红晕满颊,无论说的多么深情款款,总带着种妖异的媚气,感觉象是故意在勾引人。

她看着杨凌局促的表情,促狭地道:“你真的要和我大哥结拜?真的要做我的干哥哥?”那双黑亮亮的眸子里含着两簇火苗,羞羞答答地地垂了下去,嘴里却轻轻哼起一首歌:“干柴~烈火~好做饭哟~~,干哥干妹~~~好作亲~~”,只唱了两句,她就羞不可抑地扑到杨凌怀里,鼓足勇气道:“我在塞外学的歌,你要做我的干~~哥哥?好哇,我无所谓1

杨凌彻底石化:“同志,你是从哪儿穿越来的啊?”这个在别人面前一副小淑女扮相的大小姐,在他面前十足一副关外大妞儿的火辣奔放,丝毫不知遮掩。

马怜儿鼓足勇气大胆表白,俏脸的热度在不断升温。她的手掌贴着杨凌的颈部,手背温润火热,那是被灶火烘烤的,她胸前那对丰盈动人的玉兔是不是也同样温润火热?

杨凌明知不该想,可是目光一触到她胸前优美的曲线,脑子里不由自主地闪过这个念头。他只觉得小腹发热,一种难以抑制的躁动,让他差点儿失控地吻上那对任他予取予求的樱唇。

再陷进一步,便再也无法回头了。杨凌暗暗告诫着自已,猛地挣脱了马怜儿的拥抱。马怜儿猝不及防,踉跄着退了两步,脸色一时变得雪白,那双本来弯如美月的眼睛忽然呆滞了,就象被押上刑场的死囚般充满了恐惧。

如果杨凌对她有情有意,有纳她进门的意思,怎么会这样待她?马怜儿努力地控制着自已,想保持最后一分尊严,可是眼泪却不争气地流了出来,同时唇角绽开一丝凄凉的笑意。

杨凌不忍地别过头去,轻轻说道:“怜儿小姐,杨凌不是值得你托附终身的人。真的,我今天的话,不是为我自已,也不是为了幼娘,只是为你而说。两年,最长两年,你就会明白我为什么要拒绝你1

他不敢再回头,就这么径直走了出去,消失在夜色当中。马怜儿缓缓走到门口,一双失去神彩的眼睛痴痴地望着他消失的方向,半晌又慢慢看向空中。

天空湛湛,一轮亮如银盘的明月,低压苍穹,辉映无数繁星。

马怜儿泪眼朦胧,低声呢喃:“‘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不明白你在找些什么借口,或许对你来说,那一晚的相处不算什么,但是你可知道,对我来说,那却是穷我一生也难忘怀的幸福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