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四十七章 不近女色

月关2016年08月29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杨凌欲火中烧,被子不知不觉悄悄拱起来一块。可是知道韩幼娘未经人事,这种事情似懂非懂的,况且平时也常腻在杨凌身边,根本不知道现在杨凌天天喝壮阳药酒,都有点精虫上脑了。

杨凌仍想压抑对幼娘的**,他苦笑一声道:“说不定,也许会成精呢”,贪婪地摸了一下幼娘光滑的脸蛋儿,他故意打了个哈欠道:“刚洗过澡,快盖上被子睡吧,别着了凉”。

“不的,现在太热了”,人是会适应环境的,杨凌的宠溺和纵容,让韩幼娘的天性都发挥了出来,不再因为相公是位秀才公,而总是拘拘束束的,她象个撒娇的孩子,趴在那儿,两只小脚丫竖在空中摇晃了几下:“驿署还烧火炕呢,早上起来都要喝好多水,口干着呢,我一会儿换薄被子,相公,你换不换?”

杨凌抬了抬身子,把枕头竖高了些,说道:“不了,春捂秋冻懂不懂?换早了会伤风的,你也不要换,再过两天的”。

韩幼娘撅了撅嘴儿,说道:“好热的呀,相公还不换呢,你晚上常常把被子蹬开,我都给你盖了好多回了”。

她梳好了头发,麻利地挽了起来,露出优美的颈项,杨凌顺着她斜开口的衣襟看到胸口一抹幼滑的肌肤,那娇小的蓓蕾瞬间闪过,已经初具优美的弧形了。

杨凌眼一直,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顺着她的脊背望下去,一双洁白干净的小脚丫娇俏地在空中摆动着,带动她的亵裤,不时显现出结实浑圆的臀部曲线。

才十四五的小姑娘,容貌还有些象青涩的苹果,可是那具宛宛香臀已经颇具女性美丽的征兆了。照老人们的人说法,这样的屁股易生养,杨凌“不怀好意”地想,他最近常常不怀好意。

幼娘上身窄窄的,腰细极了,可是屁股和大腿却已像成熟女子似的优美,按杨凌的了解,下身已经先发育成熟,表示她以后不会长的更高挑,应该是一直维持这种娇小玲珑的体形。

韩幼娘看到丈夫火辣辣的目光,害羞地放下了小脚丫,小脸蛋儿更红了,她还不懂得怎么样摆出诱人的姿势来挑逗男人,但是这种稚纯的动作和体态,反而更加动人。

杨凌忍不住了,他呼吸急促地掀开被子,一扳幼娘的肩头,娇呼声中,幼娘轻巧地翻了个身倒在他怀中。她满脸幸福地偎在他的胸前,享受着夫君的爱抚温存。

两个人趴在炕头闲话家常时,杨凌也时常一逞手足之欲,幼娘渐渐也习惯了他的爱抚,今晚夫君拒绝了为他纳妾的提议,韩幼娘心存感激,更是曲意温存,不敢稍有拂逆。

杨凌搂着她的纤腰,抚摸着她软软嫩嫩的胸部以及丰满结实、极具弹性的屁股,那流畅的曲线,似乎能稍稍缓解他的**。

幼娘闭上了眼,陶醉在丈夫怀中,她的鼻翕轻轻地扇动着,杨凌忽然将手探进了她的亵裤,光滑、紧绷的臀瓣被他大力地握住了,那细腻光滑的皮肤摸起来像泉水一般流畅,隐隐跳跃的肌肉散发着无限的青春活力。

韩幼娘感觉到丈夫今天的动作有些不同寻常,她害羞地垂着眼睫毛说:“相公,你不可以不可以的”。

精虫上脑可以让男人在这种时候说出平时说不出的话,做出平时做不出的事,而且能充分调动男人的脑细胞从而暴发急智,人类因为**的追求而进步嘛。杨凌此时就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解决自已设下的难题的办法。

他不动声色地搂紧了幼娘,温柔地道:“幼娘,那天我喝了酒正困着,加上你一哭我有些着急,所以有些话还没来得及告诉你”。

“嗯?”韩幼娘睁开眼,探询地望向杨凌,杨凌象个神棍似的一本正经道:“城隍告诉我,如果请和尚作法,在身上挂一个开过光的佛像,那么那么行房事也是没有关系的”。

“哦?”韩幼娘的嘴角微微翘了起来,“给夫君生个孩子,承继杨家香火,就不会失去夫君的宠爱了”,爹爹说过的话刷地在脑海中一闪而过。今天经过马怜儿一事,她多少有了些危机感,这时立刻想到了这个急需提上生活日程的重要问题。

她兴奋地紧了紧环住丈夫脖子的双手:“咱鸡鸣驿有寺庙,可是没有和尚,找时间去府城一趟好不好?找一位大师”。

好,当然好,可是现在怎么办?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呀。喝了一个多月的补酒,现在杨凌可是洪水如虎、汛情严重啊,杨凌含糊地道:“好,好,找时间我们就去府城一趟”,他说着一翻身压上了幼娘的身子。

幼娘稚嫩的身体与他完美地契合着,她的大腿、腰和手臂都充满了柔韧的力量,无一处不充满弹性,无一处不灵话自如。那是自幼在山中奔跑跳跃,在树上攀爬上下练就的结果。

杨凌的欲火被她充满朝气的年轻**彻底点燃了,他放下了心中的包袱,紧压住幼娘美妙的身子,肆意品尝着她柔软香甜的樱唇。

“相公,现在还不行。现在不能”韩幼娘又想又怕,慌乱地推拒着他的胸膛。

“放心,我的亲亲媳妇儿,相公相公今天不要了你的身子,就不算近女色了”,杨凌喘息着,无奈地退而求其次。

韩幼娘莫名其妙地扑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小手已被杨凌拉着探进了他的小衣。

“呀”地一声轻叫,幼娘象被蛰了似的急欲缩手,但是杨凌抓着她的手腕不松开,然后一根根掰开她的手指,让她握住那处亢奋火热的坚挺。

韩幼娘紧张得浑身发抖,她紧紧闭着眼,僵在那儿一动也不敢动。杨凌带着她动了动,亲了亲她小巧的耳垂,小声说:“就这样,会了么?”

韩幼娘睁开一只眼看了看他,又马上闭上,脸蛋儿象着了火似的,期期艾艾地道:“我我嗯,可这这样不算近女色吗?”

“嗯,不算!”

“真的吗?”

“当然了,相公可是读书人!”

“喔”

“太轻了,你用点力。”

“喔”

“哎哟拔罗卜呢你?轻一些呀,娘子”。

“喔”

窗外,皓月当空。室内,杨凌耐心地普及着性启蒙知识,幸好碰上个领悟力强的好学生,总算渐入佳境,飘飘欲仙了。

韩幼娘盘膝坐在杨凌身边,秀发披散在胸前脑后,亮晶晶的眸子闪烁着掩饰不住的羞涩,那双纤纤素手按照杨凌的指示在被底不住地活动着,过了半晌她才抑住羞意好奇地问:“相公,这么做很舒服吗?”

杨凌正闭着眼陶醉其中,幼娘的小手既柔软又有力,虽然不知道什么技巧,但这时他也顾不上了,以后再慢慢教吧,现在这样的动作加上她小萝莉般的样貌,已经足够刺激了,所以他只是轻“嗯”了一声。

韩幼娘想了想,又停下来,小脸很严肃:“相公,我总觉得这样真的不算近女色吗?”

她不知道这种事情绪需要酝酿吗?居然探讨问题?杨凌欲哭无泪,只好咬着牙,一字字地重复了一遍:“相信我,没错的,因为我是读书人!”

韩幼娘羞怯地一笑,不再说话了。她的神情很专注,灯光下娇美幼嫩的脸蛋披上了一层淡红色的光,精致的五官透着柔媚的气息。

杨凌的背开始僵硬起来,他象狼似的瞅了幼娘一眼,发现她那唇瓣翘翘的、薄薄的,贝齿微露,眼儿如媚。刚才怎么没发觉?依着幼娘对他无不顺从的性子,如果是用那红菱似的小嘴儿,杨凌只是这样一想,原本近于临届点的兴奋就克制不住地喷薄而发了。

幼娘毫无经验,感受到他的冲动,手动的反而更加起劲,刚刚发泄后的极度敏感,让杨凌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制止了她好心的蹂躏。

等他喘息着恢复了神智,看到幼娘正睁大双眼望着他,好象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那清清纯纯的目光中却带着一丝有趣的神情,与他的目光一对,那双眼睛立刻羞涩地移开。

“相公,你好了么?”她垂着头羞羞答答地问。

杨凌握了握她的小脚丫“嗯”了一声。韩幼娘痒得一缩脚,然后开心地笑了,象是完成了一件伟大的任务。她像只温柔的小猫儿,心满意足地偎进了杨凌的怀中,轻声道:“相公,这样真的不算近女色吗?”

“呃当然,相公是读书人!”

杨凌刚说完,韩幼娘又甜笑着道:“相公,你心跳的好快!”杨凌忽然笑了,笑着把这可爱的小妻子又搂紧了些,他忽然知道,幼娘只是想一直跟他说话而已,温柔地抚摸着幼娘柔滑如丝的秀发,。

一大早,杨凌走到二进储放粮食的院落,看见十余名兵士赶着马车正候在院中,领头的正是毕春亲兵队长关受英。杨凌连忙迎上去,关受英看见他呵呵笑道:“杨驿丞起得好早,军中粮草用讫,我带人过来再领三日之粮”。

杨凌早已听到毕春大军近日将要开拔返浙的消息,所以他们领取的粮草也做了短期的打算,免得到时还要上缴,因此领用比较频繁,两人站在院中正闲聊着,忽见马昂提着马鞭气哼哼地从后院中走了出来。

他想是刚去看过妹妹,只是不知和马怜儿拗了什么气,脸色颇为不豫。杨凌拱手道:“马兄,多日不见了”。

马昂见了他有些意外,忙也拱了拱手道:“杨驿丞”。关受英笑嘻嘻地插话道:“马老弟,怎么脸色这么难看,莫非令妹不答应?”

马昂勉强笑道:“怎么会呢,大人这么抬举,是看得起我们兄妹。常言说,长兄如父,妹妹的事还不是由我作主么?”

关受英皮笑肉不笑地道:“说的也是,那我先恭喜马老弟了,以后还望老弟多多照拂呀”。马昂面上微微闪过一丝得意之色道:“不敢,你我兄弟同在毕大人麾下,还要互相照应才是。对了,我还要去一趟普渡寺,杨驿丞、老关呐,我先走了”。

目送马昂匆匆离开,杨凌疑惑地道:“关兄,马大哥这是做什么?怎么急匆匆的?”

关受英阴阳怪气地道:“大人看上了马昂的妹子,有意纳她为妾,有机会和都司大人攀亲,这位仁兄自然是求之不得了。不过瞧他吃瘪的样子,这个柿子不好捏呀,看来他那妹子可不是个没主见的女子,嘿嘿,想用妹妹做敲门砖,好象也不是那么容易!”

瞧他笑得那模样,也不知是鄙夷马昂的为人,还是妒恨自已没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妹妹,让自已也一步登天,成为朝廷四品大员的小舅子。

杨凌听了心中不由一震,毕都司看上马怜儿了?想起他的年纪和马怜儿的老爹不相上下,再想想他那对比较刻薄的三角眼,而马怜儿才十六七岁,葱白儿般的俏丽稚气,“皓首红颜”的画面掠过脑海,他的心中忽然有点儿不舒服。

拒绝了马怜儿,他觉得自已亏欠了人家一份情,所以才费尽心思利用职权想帮她扶棺返乡,略作补偿。如果她能找到一个合意的夫婿,那他同样也可以卸下心灵的包袱了,想不到横生枝节,她的哥哥为了自已的前程竟要她嫁给一个年近半百的人作妾,难道真的红颜薄命,马怜儿只有为人做妾的命运?

从马昂怒冲冲出来的模样看,显然是在马怜儿这个外柔内刚的妹妹那里吃了瘪,自已要不要去看看她?杨凌思索着,似欲转身又怔然停住:“不管怎么样,这是人家的家事,我凭什么身份去掺和呢?”

关受英见杨驿丞听了自已的话有点儿失魂落魄,不禁有点奇怪,这个杀猪匠出身的大兵倒是满有心眼的,看出了几分门道:瞧这模样,莫非杨驿丞也喜欢马姑娘?嗯,他们住在一个大院里,书生小姐后花园呀,戏文里常这么唱。

嘿,有好戏看了,马昂那小子以前见了我一口一口关大哥,这还没怎么地呢,就口口声声老关了,真他妈刺耳,真让他当上毕大人的小舅子,蹬鼻子上脸的我就得变成小关了,嗯,这事我得核计核计,小杨这人仗义,帮他也是帮我呀!”

两个人各自想着心事,一个小吏已急匆匆跑来,老远就唤道:“驿丞大人,上回那人又来找您了,在前厅候着呐”。

杨凌被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弄得一愣,追问道:“什么上回来过的?谁呀?”

小吏说道:“就是那个卖药的老头儿,自称姓吴,说有急事要见大人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