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九十章 焦芳用计

月关2016年08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焦芳陪笑道:“是,只是……王鏊,刘钫两位大人刚刚吃了闭门羹回来,老夫怕是也要铩羽而归,杨大人是皇上面前得力的臣子,有件事情老夫想请大人帮忙进言。”

杨陵心中一闪,恍然道:“大人也是为了信阳之事来的么?不瞒大人,下官方才也劝过皇上……”杨陵把事情源源本本对他说了一遍,轻叹道:“皇上年幼,尚不识民间之事,有些事未必能和皇上说的清楚,下官现在也没有什么办法呀。”

焦芳这人不象王鏊,杨芳等人讲什么书生节气,虽然年逾七旬白发苍苍,他热中名利的心思可是一点没减,如今杨陵是正德皇帝跟前红发紫的人物,他早有心结交,所以他官位虽比杨陵高,对杨陵态度却极为谦卑。

听了杨陵的话,焦芳蹙着白眉想了阵儿,小心翼翼地道:“皇上从小住在宫中,不知道民间疾苦也在清理当中。不瞒杨大人,老夫是河南泌阳人,家乡也在遭灾之列,河南全境如今灾民嗷嗷待哺,受灾者岂只一地。泌阳,信阳等地的亲友上京相托,老夫怎么也得在皇上面前进一言呐。既然直谏不得,老夫想委婉相求,不过这事儿还得杨大人伸以援手,还望杨大人相助。”

“哦?若能对百姓有所助益,杨陵自无不允,不知道老大人有何高见?”杨陵忙道。

焦芳听他答应,忙欣然凑上来对他低语一番,杨陵听了诧然望了他一眼,心道:“虽说皇帝少不更事,可也是十五六岁的少年了,他玩心虽重,但是会欣赏这种小孩子把戏么?”

不过这位老大人既然说了,不妨助他一臂之力。如果真能成功,那也功德无量了。杨陵点头道:“这个好办,卑职这就去,明日大人备好东西等着皇上召见便是了。”

下了早朝,正德皇帝摆驾中和殿,一进了殿门,他就打了个哈欠,对侯在这里的杨陵发牢骚嫂:“天天起这么大早,困死了。最可恨还是那种龙椅。要我说,制作龙椅的人一定和皇帝有仇,那椅子扳儿太硬,坐着难受。椅背太深,腰借不上力。两边的扶手又太远,想扶一下都没办法扶,坐在上边真是要多累人就有多累人。”

杨陵听了有些想笑,记得大明曾有位木匠皇帝。可是印象中好象并不是他,听他说的这般头头是道,莫非朱家子孙对木匠活都有天赋么?

谷大用见皇帝说这些事情,忙把宫女太监们都打发了出去。刘瑾现在虽然是正德皇帝跟前的红人,可现在职务还是没有什么变化,仍是钟鼓司的掌印太监。这边下朝,他在那边指挥敲钟打鼓,忙的不亦乐乎,这时是没有时间赶来伺候皇上的,其余马永成、张永等人各有所司,皇帝身边只有谷大用一人伺候。

正德在龙书案后坐了,从桌子上锦盒中拿起块酥脆的点心一边吃,一边含糊地道:“对了。你说河南多产宝,今日要着人进献几件稀罕物儿,快拿来我瞧瞧。”

杨陵微笑着对谷大用使个眼色,谷大用早得了他嘱咐,连忙走到殿前,高声喝道:“宣吏部侍郎焦芳进见!”

不一会儿,白发苍苍的焦芳拢着袖子一溜小跑地从前殿跑过来。走到殿门前先呼呼地喘了一阵儿,才迈进门槛噗地跪倒,高呼道:“臣焦芳见过皇上。”

正德喝了口茶,笑容可掬地道:“焦爱卿请起,朕听说河南多宝物,你可曾带了来,快拿来给我瞧瞧。”

焦芳磕了个头道:“启禀皇上,河南这地方不产金,不产银,不产珠宝玉器,所谓的宝物只是些别的地方稀罕少见的活物儿,臣恐惊了圣驾。”

正德一听大乐,什么金银珠宝,那种东西有什么好玩的,一听他说是别的地方少见的活物儿,更是心痒难搔,少年心性儿一起来,也不顾皇上的威仪了,他拍着桌子急不可耐地笑道:“快快,快拿出来给朕瞧瞧,朕就喜欢这些东西。”

“是,微臣遵旨!”焦芳抬头看了杨陵一眼,杨陵笑了笑,微不可查地对他点了点头,焦芳这才放心。

他今儿进谏,实也冒着极大的风险,若是皇上见了他呈献的东西不喜反怒,那就偷鸡不成蚀把米了,弄不好他就得去天牢和王琼王大人做伴,现在有杨陵点头答应,一会儿皇上万一发火,有他保着应该也不会有事了。

焦芳硬着头皮从袖中摸出三个小盒子,恭恭敬敬地捧在手上,说道:“臣的家乡别的宝物不产,所产者尽是这种稀罕物儿,请皇上御览。”

正德着急地道:“起来,起来,快拿过来给朕瞧瞧。”焦芳起身上前,将三个盒子放在正德面前的龙书案上,焦芳小心翼翼地打开了一个盒子,轻轻向正德面前一推。

正德睁大眼睛,只见那盒子中一只须爪颜色金黄,逞半透明的小东西,背上披着墨厚的壳子,长尾巴上团着一个勾子,好象威武的大将军一般,不禁惊奇地笑道:“这是什么?好生雅趣!”

他说着就要伸手进去抚摸,杨陵连忙一把拉住他道:“皇上小心,这东西叫蝎子,身有毒性,若被她尾上的勾子蛰了疼痛难容,且莫碰它。”

正德喜道:“原来这个可爱的小东西就是蝎子,长得很是威武漂亮,五毒之名朕是听过的。可惜却没有见过,改日把这些毒物都凑在一块儿,叫它们咬咬看,朕看它们谁更毒些,那盒子中还有什么,也拿出来瞧瞧。”

谷大用拿起盒盖将那盒子盖好,又打开一个,里边盒中一个软软趴趴的东西,黑乎乎的。在盒子里飞快地打着转转儿。正德看了不喜,皱了皱眉头道:“这是什么?”

焦芳道:“回皇上,这东西叫钱串子,河南百姓生活穷苦,身无余财,瞧这活物儿一节节的如同串钱的串子,便以它来打趣。盼着有朝一日家境也能富裕些。”

正德‘喔’了一声,不感兴趣地道:“这个钱串子不好玩,第三件是什么?”

焦芳又打开了一个盒子,盒盖一掀,只听嗡地一声,一件小东西从里面呼地一下飞了出来。在殿里胡乱转了两圈了,一声鸣叫飞出殿门去了。

正德皇帝瞧地目瞪口呆,他大惊小怪地笑道:“这是何物,是鸟儿么?怎地飞走了?”

杨陵见这么寻常的东西正德皇帝读没见过,瞧着还真是可怜。不过想想曾经有都市的孩子到了乡下,居然不认识玉米苗,还奇怪这种杂草为什么长得那么整齐。那么这位皇子不认得这些东西也就不足为怪了。

杨陵笑道:“皇上,这东西叫蝉,又叫知了,因为它的叫声象是‘知了’二字,这东西餐风饮露,以树汁为食。”

焦芳虽然是一身的学问,可是自古人都以为蝉是喝露水长大的。还有人专门赋诗赞美蝉的高洁,吸取树汁他也是头一次听说,不禁看了杨陵一眼,随即对皇上附和道:“杨大人说的对,河南一地这些年不是旱就是涝,地里都不长粮食,连鸟儿都快饿死了,只有这种不需要吃东西地活物儿才能活得下去。”

正德听了不敢置信地道:“河南地方如此贫瘠么,那儿所产地宝物,就是……。就是这蝎子、知了、钱串子么?可怜!好生可怜!”

焦芳趁机跪倒道:“皇上慈悲,先帝和皇上治下,本来是国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的,奈何河南连着几年天灾不断,所以百姓日子过得甚是贫苦,虽然还没有易子而食的惨闻,但许多百姓已经三餐难断。臣前两日遇到几个逃难出来的乡亲,才知道故乡灾情之重。

臣虽是河南人,同样也是皇上的臣子,所以不敢夸张此事惊耸圣听,同时也不敢知情不报欺瞒皇上,所以冒昧上奏天听,请皇上为河南的百姓做主。”

正德这才明白他的意思,他又瞧了瞧那桌子上的盒子,失笑道:“焦侍郎好手段,罢了,朕这就准了你们这些河南籍臣子的折子,免了河南的钱粮。既然给了恩德,要免就多免些,朕就免……河南五年的赋税,我看如何?”

焦芳一听大喜若狂,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把头磕的咚咚直响,连呼皇上圣明,那赞美的词语滔滔不绝如同洪水泛滥,连正德听了都觉得吃不消,他误着嘴儿哈哈笑道:“罢了罢了,你且下去吧,一会儿午朝时朕就下旨就是了。”

正德转眼瞧见杨陵笑吟吟地站在一旁,不禁含笑装怒地瞪了他一眼,说道:“你莫得意,今日朕本来以为有稀罕物儿玩呢,却是大失所望,这件事着落在你身上,三日之内,你要寻件好玩的事儿给朕做做。”

杨陵笑嘻嘻地应了声是,陪着吏部侍郎焦芳磕头谢恩,一同退出了大殿。焦芳拉着杨陵的手连连道谢,兴奋的语无伦次。

杨陵听他说河南人氏必对他此番义举感恩戴德,不禁笑道:“这也未必呢,朝中大臣多对下官有所误解,恐怕……就连同为河南籍的杨芳、王鏊两位大人对我也视如敌寇呢。”

焦芳一摆手不屑地道:“莫理他们,百姓只认得谁给他们饭吃,谁让他们活命,至于那班知礼不知行的书蠹,莫去理会。”

焦芳是天顺八年进士。弘治初年移霍州知府,四川提学副使,调湖广。不久,又迁南京右通政,厚又迁礼部右侍郎,直至坐到吏部侍郎的位置。

他为了显示自己才华,常常上书奏事,针对朝廷和地方的事情提出自己的见解,希望能引起弘治帝的重视,能够重用他。

可惜那时官员多少都有些地域情节,他先后任职的礼部、吏部,尚书王琼、马文生二人对朝廷忠心耿耿,但是私德上也不能做到尽善尽美。焦芳的奏折常被他们压下不报。这些官员大多是南方人,所以焦芳对南方官员极为仇视。

如今朝中除了大学士刘健,柄权的人大多是浙江、湖南、江西一带的才子,所以这朝中他能看得上眼的官儿也就没有几个了。

杨陵来自鸡鸣,是北方同乡,又是天子近臣,而且刚刚慨然帮了他的大忙。使他能对家乡父老有所交代,焦芳心中自然感激涕零。

听杨陵说他手朝臣歧视,焦芳想起自己所受的排挤,不免起了同仇敌忾之心,当下拱手道:“杨大人今日善举,救活河南百姓数十万。今后大人若有所遣,只须知会一声,老夫但能力所能及,无有不允。”

杨陵笑了笑,向他谢了一声,拱手恭送这位大人离开了。他现在只想在有限的生命里尽可能活的开心一些,能做好事时就顺道做一些。虽然机缘别人一辈子求也求不到,他却没有什么大志,所以这位中组部副部长恶毒话全没往心里去。

午朝散后,正德松了口气,他回到乾清宫三了仪仗,一边吃着零食,一边叫小太监去把马永成几个人唤来。再寻些新鲜花样解闷儿,这时外边有人扬声道:“武英殿大学士刘健、瑾身殿大学士李东阳、华盖殿大学士谢迁求见皇上。”

正德皇帝啊了一声,慌慌张张地赶紧一掀帘子,把蜜饯盒子塞了进去。上一次他没有在意,接见刘健时桌子上摆了一盒干果,被刘健看见了,顿时慷慨陈词一番,责备皇上不注重龙体,胡乱进食,不按时辰进食,弄的正德倒了歉发誓以后不再乱吃东西,刘健这才罢休,今儿若被他们看到,三个大学士一齐开口,那还能活么?

正德藏好了蜜饯盒子,才端然坐好,说道:“请三位大学士进殿。”

殿门外三个老头儿应声走进殿来。这三位大学士今日联袂赶来,为的是一件大事。新君继位,六宫无主,虽说皇帝年纪不大,可是这事儿也得尽快安排了。

当然,纳后的事正德自己是做不了主的,他们前来,也只是礼节上征求皇帝的同意,只要他一点头,自然有人全程操办,皇帝只要等着进洞房就行了。

选立皇后,作范中官,敬稽典礼,那是何等大事,重要性虽不及皇帝选拔继承人,但是透明度却高的多,正宫之主,必须由内务府谨慎选择,挑选出候选人内官,内阁陪同太皇太后,太后来进行商榷决定,选择的人模样还在其次,必须是官宦家的女儿,身世清白,贤良淑德,堪为天下之母。

此时的承德帝,除了对唐一仙有些朦胧情愫,对于男女之情还懵懵懂懂的,床第间的事更是擀面杖吹火,一窍不通,所以令三位大学士喜出望外的是,这几天商量点什么事儿都让他们头痛不已的正德皇上,居然出奇的配合,没有提出任何意见。

三位大学士本来端着肩膀,一副战斗脸,只要正德反对,立即便展开口水大战,一见正德皇帝如此配合,三个老臣子喜滋滋的告辞,直奔内务府谈鳞选皇后的事去了。

正德皇帝还不太明白给自己选老婆意味着什么,他从桌子底下掏出蜜饯,拈起一块儿咬了几口,趴在桌子上边想了一会儿,还是没觉得这事儿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等他抬起头来,看到杨陵站在面前,正德皇帝忽然一拍脑门道:“朕才想起来,你好象也很久没回家了吧?今天就不必守在宫中了,回家去吧,反正你不用早朝,明儿也不用来得那么早。

呵呵,我记得父皇散了朝都是和母后在一起的,去的次数少了母后就不开心,你离开这么久,幼娘姐姐一定也不开心了,叫她不许怪我呀。喏,这盒子蜜饯你拿回去吧,当我送给幼娘姐姐赔礼的。”

杨陵一听正德放他回家,喜得周身三千六百个毛孔都张了开来,他也顾不得再和正德皇帝客套,急忙兴冲冲地谢了恩,拿了那盒子蜜饯,先跑去见了柳彪,嘱咐他好生约束官兵,不日就要移兵驻扎皇庄。

然后他要了一匹快马,一出皇宫就翻身上马,归心似箭地直奔护国寺而去。这时满城百姓生活如常,只是衣着都穿成了素色,头上缠着白巾,一路上隐隐听得寺院中悠扬的钟声飘荡过来。

王琼这个大小寺院鸣钟三万响,昼夜不准休息的规定。到今天恰是第三天,估计敲的次数也快并不多了。虽然没有人提他们数着,那些和尚敲地倒用心敬业,一下也不敢马虎,据说有些寺庙已经敲坏了好几口钟了。

杨陵飞马奔到护国寺街,一进了自己宅子的胡同儿,就看见一顶小轿迎面而来,两个青衣家仆随在轿旁擦着他身子过去了。

杨陵翻身下马,牵着马儿兴冲冲地走到自家门口,伸手一推,那院门儿没关,杨陵立即推开院门牵了马进去。

他一进院子,就瞧见雪里梅弯着腰站在院角儿。她秀项纤细,肌肤凝玉,仅是侧面望去那道倩影就说不出的高雅迷人。

只是这位气质不俗地美人儿此刻穿的是布衣,系着蓝围裙,头上缠着一道白绫,纤腰上顶着一个小簸箕,正在向院角柴枝扎正的小角落里撒着鸡食。

听见声音,雪里梅悠地一扭头,瞧见是他,顿时又惊又喜,她雀跃地搁下簸箕,兴冲冲迎上来,张嘴唤道:“大……”,杨陵马上噤了她声,悄声笑道:“不要叫,幼娘在里边么?我偷偷进去。”

雪里梅脸上喜悦中带着一丝羡慕,她忙不迭点了点头,娇声道:“恩,姐姐在呢,方才有人来拜会大人,见你不在家,他还说这两日新帝登基大礼已成,大人很快就会回来呢,幼娘姐姐和我们听了都开心死了。嘻嘻,想不到他前脚刚走,大人就真的回来了。”

“哦?”杨陵一边将马缰系在大槐树上,一边随口问道:“是什么人找我?找我何事?”

雪里梅温顺地跟到树旁,掠着额边散落下来的秀发抿嘴笑道:“那位公子似乎满怀心事,却没跟我们说,只说他是礼部尚书的三公子,叫王景隆,还说明日还来拜会。”

“王景隆?”这名字好熟悉,杨陵忽地想起王景隆不就是历史上玉堂春地真命天子么。王景隆上门,不用说,是因为老王琼被关了十多日,三位大学士求情皇帝还是不允,王家沉不住气求到他门上了。

想不到王景隆和玉堂春他们到底还是见了面,如果说这就是命,不知道这本来夙命中注定的情人,是否仍有缘在一起。杨陵可记得那个故事中的苏三和雪里梅最后都嫁给了王景隆,成了他的宠妾。

杨陵心里想着,用怪异的眼神打量了雪里梅几眼,雪里梅不解其意,见杨相公目光灼灼地盯着她瞧,这一仔细打量,多日未见的杨相公瞧上去又多了几分成熟,威武的男人味儿,她的芳心不由一跳,眸中没来由地泛起一丝羞意,白玉似的俏脸腾的浮起一抹嫣红。

杨陵醒悟过来,这些事情想了也没用,反正明日王景隆还会来,如果苏三和雪里梅命中注定和他有缘,那也不妨玉成其事,王家家宦世家,书香门第,也不会委曲了雪里梅她们。

杨陵想透彻了,便抛开心事,将马鞭递与雪里梅,向她笑了笑,蹑手蹑脚地走向自己房门。房门半掩,迎面扑来一股肉香味儿,杨陵的心里充溢着见到心爱的人的幸福感觉。

他悄悄探头儿向里边看了一眼,只见韩幼娘背对着他坐在灶前,她穿着月白色裙子,内衬想必已经拆了,所以单薄的衣衫衬得娇小的身子比往昔又瘦了些,纤腰婉约一束,小翘臀却仍是那般丰盈。

杨陵心头热乎乎的,他倏地跨进门去一把将幼娘拦腰抱了起来,大手在她屁股上一拍,在她的惊呼中哈哈大笑道:“相公回家,不来迎接,为夫执行家法,先打三十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