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九十二章 皇庄风云

月关2016年08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杨凌来到乾清宫,见马永成和谷大用都在殿中,谷大用侍候在正德身后,马永成站在案前正说着话儿。瞧见他来了,正德帝打断马永成的话向他笑道:“叫你晚些来,果然够晚的,朕都下了早朝了你才到”。

杨凌见了礼,笑嘻嘻地道:“皇上嘱咐臣多多休息,那是皇上的体恤,臣若是来的早了,岂不有负圣意?”

正德皇帝撇撇嘴道:“假惺惺,你有娘子陪,自然不愿陪我了”见杨凌怔了一怔,他不禁哈地笑起来,拍手笑道:“果然被我猜着了,幼娘姐姐就象母后一样,天下的女人都差不多,哈哈!”

杨凌听得啼笑皆非,马永成、谷大用听他一个皇帝,还毫无顾忌叫人家幼娘姐姐,也只好陪着干笑,也不敢指摘他的毛病。

马永成干咳两声,陪笑向杨凌打了招呼,赶紧岔开话题对正德皇帝继续说道:“皇上,老奴在朝房里把您的意思透露了之后,户部尚书韩文韩大人就说了:‘国库空虚,理财的官儿又不是东宫请来的那些玩杂耍变把戏的可以无中生有,如今八达岭正在筑城,泰陵也在修建,皇上应该节用才是’”。

正德听了一拍桌子怒道:“这叫甚么话?咱大明一直薄税养民,韩廷收的税赋本来就不多,何况我还说过要内库中拿出一半的钱来,只不过叫他们把北海的园子修一修、杂草拔一拔,造几条小船儿朕闲暇时去游玩,也来这许多说法。这班鸟大臣!”

马永成点头哈腰地道:“是,是,吏部侍郎焦芳焦大人就说啦:‘平民百姓家也有额外的用度,有时也会踏青游玩。在家里修个园子亭子什么的,何况是皇家呢?朝廷一向宽容,如今天下积欠地钱粮、逃匿的税收,不计其数!哪怕只催征回来一两成,也不用叫皇上限了用度’”。

正德帝听了转怒为喜道:“焦芳?是昨日拿了小活物儿的向朕进谏那个焦芳?呵呵,这个官儿进谏的方法风趣,不像那些老夫子动辄悲天悯人,好像朕不听他的话,天就要塌下来似地,嗯。听他这话儿还挺体贴朕躬的,这是个好官”。

马永成陪笑道:“皇上说的是,可是焦大人马上就被韩大人、杨大人、刘大人等一通责备,骇的他也不敢应声了。”

弘治皇帝时甚少出游,他一辈子出过紫禁城的次数不多,私下里带着儿子虽出去逛过,也只是在市井里走走,皇家花园自然去不得。年久失修。北海都荒芜了。

如今正德要修整一下,其实工程并不大,所费银两也极少,杨凌事先也已听他透过口风,也隐约听闻朝臣们之所以坚决反对这事。不过是防微杜渐,怕这口子一开,皇上的玩心越来越重,所以坚决反对,务必要将皇帝束缚在紫禁城中。

在杨凌看来,这不过是一件小事,修不修的对如今的大明没什么影响。对他所知的历史同样不会产生改变。这点事还没到劳民伤财地步,杨凌又没奢望能把正德改造成人民公仆,自然不置一辞。

正德正愤愤不平地嘟囔了阵儿,又像泄了气的皮球似的说道:“那就先这样吧,他们不掏钱,朕花自己的,你给朕好好看紧了钱袋子。对了,现在你陪杨凌去趟城郊,接收一下朕的皇庄,有空朕还要亲自去瞧瞧呢”。

杨凌和马永成见他心情不好,赶忙的领了旨意退出殿来,先去见柳彪统领着的五百亲军。杨凌见了马永成,想起当初就是马永成送来银子为唐一仙赎身,自己才把三位姑娘领回了家,本以为是救了人家出火坑,现在却害得一仙姑娘芳踪杳然下落不明,心中不免有些闷闷不乐。

马永成见他神色郁郁,不禁奇怪地道:“杨大人,怎么心事重重的,可有什么心事?”

杨凌强笑道:“哦,没什么,对了,上次公公送来银两为唐姑娘赎身,我只花了一万两,一直没找到机会把剩余地银两还给公公,一会儿回到家里,再取了银子还你吧”。

马永成眉开眼笑地道:“不必,不必,皇上宠信杨大人,在皇庄内还赐了大人一座大宅子,这份看重别人可比不得,今后咱家还要杨大人多多帮扶照顾呢。”

他又得意地炫耀道:“何况今时不同往日,咱家已经掌管了内库,宫中采买地差使也全交给咱家了,这点银两算什么?”

杨凌这才晓得马永成已掌了宫中的财政大权,连忙向他道喜一番,马永成喜滋滋的满面是笑:皇宫中几万口人的日常用度何等浩大,他从一个小小的采办变成了后宫财政大总管,简直是一屁股坐到了金山上,往昔口挪肚攒省下地万把两银子自然不入在心上。

京师西郊,七座村庄连成一片全被正德圈为了皇庄。杨凌奉旨要长驻在此,又听说皇上已赐了他现成的宅子,哪有不把幼娘带来的道理。所以他领了五百亲军,又赶回去携了家眷,这才赶往西郊。

新帝登基,京师已安定下来,突然这许多兵丁动作自然瞒不了人,何况领头的又是近来风头甚健的杨凌,消息立时传遍京师。正在酒楼饮宴的赵雍等人也听说了消息,连忙遣了一个家人跟去看个究竟。

杨凌率军到了西郊,太阳彤红,已经快要下山了。此时远山如黛如烟,眼前田野肥沃,庄稼绿油油的连成一片,小溪像一条玉带似地绕过田间,气氛无比幽雅。

一畦畦一垄垄的庄稼地里,鸟鸣蛙叫,好一派悠闲的田园风光。幼娘、张氏等人看了心下欢喜,玉姐儿和雪里梅难得见到这种乡下景色,更是心为之迷,神为之醉。

赐给杨凌的宅子在七座村庄中是最富裕地。这座村庄错错落落地住着五六十户人家,院子都用半人高的篱笆隔开,庭院周围曲人溪桥,绿柳依依,村中小径上正有牧童赶着牛羊回家。

路上有那妇人老汉瞧见这大队的人马,都满眼惊奇的驻足观看,这些人虽然就住在京郊,却像一辈子没出过门儿似地,显得极为木讷淳朴。

杨凌到了地界儿一听说这村子的名字不禁哑然失笑。这座村子叫高老庄,也不知道吴承恩那小子是不是也来过这地方。

不过来到这世上这么久,杨凌已经知道这世上的人还不知道《西游记》这本书,估计老吴不是还没出生就是还没动笔,要不是这时代没有什么版权保护,写书也挣不了钱,杨凌差点儿动手剽窃一把,让自己在四大名著中留着名儿。

村长率着几个乡绅早早地候在村口。一见了他们便毕恭毕敬地迎了上来。这位村长年纪不大,四十多岁,正是年富力强的岁数。看他打扮谈吐,也是读过诗书、家中殷实的地主。

杨凌随着他们的引领来到自己的新居,这是一座前后三进院落的大宅子。高门大院儿,吊檐门斗下高悬一块新制的金漆黑地地匾额:“威武伯府”,下边朱漆铜环的大门洞开,一进门儿就是画影照壁,看起来原主人是极阔绰的人家。

杨凌的五百亲军小村子可招待不起,杨凌早吩咐下去,命大军暂时在威武伯府后边不远的一大片杏林子边扎下营帐。自己埋锅造饭,万勿扰动地方。好在五百军兵说多不少,说少也不多,二十多座大帐扎下去,也就住下了。

一进宅子,除了恭敬相迎的村中有头有脸的人物,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还有两排男女仆人肃立在那儿,杨凌见前来迎接地家人奴仆虽然个个青衣小帽儿,但是神情气质都带着些儒雅斯文,不禁心中暗自喜悦:谁说这小皇帝少不更事,这人情儿做地实在是好呢。

筵席虽开在威武伯府,却是村长高员外和乡绅们凑份子筹备的,众人进了宅子,家人们将为数不多的箱笼搬了进去,立刻就展抹桌椅,摆开筵席,款待新主人了。

杨凌和高员外等人并不熟悉,女眷又是在内庭独自开席,彼此除了些客套话儿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马永成更是只和杨凌答讪些话儿,对这些乡下土包子理都不理,高员外是个甚乖巧的人。见了这架势,答对应酬了一会儿就赶紧告辞了。

杨凌甚为客气地将高员外等人送出门外,返回来和马永成、柳彪以及亲军中几个将官又饮酒谈笑一番。马永成酒足饭饱也笑嘻嘻地告辞了,杨凌要取了银两要还他,马永成死活不肯,径自钻进小轿打道回宫了。

等杨凌把柳彪几个人也送走后,偌大地院子就冷清了下来,两个家人点了两只红灯笼,赶去悬在宅子门口儿,然后掩了大门,一绕过照壁,见这位杨老爷正站在鲜花怒放的院子里望着月色发呆,二人忙赶过来侯在一边。

杨凌嗅了嗅鼻子,问道:“怎么有股子药香味儿?”

老管家忙躬身道:“老爷,这宅子的……旧主人在圃子里栽了些药材,现在正开着花呢,所以有些药味儿”。

杨凌喔了一声,满意的看看自己的新居,又微笑着望望天光夜色,只觉这古色古香的宅院,这幽雅淳朴的乡村风光令人感觉特别的民间,更何况它地女主人又是那般可爱。

温柔乡是英雄冢,还是英雄的幸福窝儿?杨凌忽然觉得如果无欲无争,就这么和幼娘住在这儿,种种花栽栽草,那种幸福生活岂不比神仙还逍遥?

杨凌微笑着扭过头,看到那两个家人恭敬地站在一边,其中一个管家模样的老仆神态举止尚还沉稳,另一个年轻些的少年却对他有些畏惧,不禁温和地一笑道:“不要害怕,我这个老爷没甚么架子。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了,我是不会随便惩罚下人的”。

老管家听了连忙应道:“是是,老爷宽仁,后院儿地席已经撤了。老爷刚刚搬到家来,身子乏了,是否现在就安歇?丫头们已经把老爷夫人的卧室安置好了呢”。

他说完了见旁边那个斯斯文文的小后生还愣愣怔怔的,忙用肩膀拐了他一下,那青衣小帽地仆人连忙道:“是,是,请老爷安歇”。

杨凌奇怪地瞧了他一眼,总觉得这仆役有些奇怪,他还以为是自己新来乍到。彼此不熟,所以这个仆佣有些畏怯,所以也没太往心里去,便随和地道笑:“嗯,我自己蹓跶着,你们撤了中堂的筵席也早些休息吧。”

这座宅子真的不小,前院照壁后大厅院两边就是两排厢房,是家丁仆役住的地方。中堂会客大厅左右各是穿堂的两间房子。一间书房,一间是会见重要客人的小厅。

穿过中堂是个花园,假山水池,曲廊亭台,处处藤萝缠绕。风儿一吹,还有一股清新的花香,虽然园子不大,却极是精致,颇有江南水乡园林的味道。

杨凌心中更喜,现在夜色晚了,看得不清。明日好好看看,这小地方的宅院还真地如同仙境。他踱过曲廊,刚刚通过月亮门儿进入后院内眷们的居处,就听到隐隐约约一阵哭泣声传来。

杨凌心中一惊,赶忙脚下加速循声赶了过去,后院儿是凹字形两层小楼,正对面的一层是个花厅,厅门口站着两个女婢,见了他赶忙的施礼道:“奴婢见过老爷。”

杨凌听见哭声从厅中传来,也顾不上理她们,急忙奔进厅里,只见韩幼娘、玉堂春、雪里梅以及大嫂张氏都面有悲色,云儿正从地上扶起一个哭得梨花带雨的素衫少女。

杨凌惊道:“幼娘,发生了什么事?”

韩幼娘见了他,忙迎上来拉住他手,伤心地道:“相公,这户人家好可怜呢,你……你想法子救救她们好不好?”

杨凌惊讶地道:“这户人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他嘴里问着,心已怦怦地跳起来,可别是小皇帝受了别人蛊惑,为了赐他宅子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了吧,那这桩罪过自己可承担不起了。

苏三拉过那素衫少女道:“这位姑娘是这宅子旧主人高老爷家的亲戚,是高家的侄小姐,高小姐,你把事情告诉我家大人,我家大人本事大地很,一定能救下你地姐姐。”

杨凌看了眼那位素衣少女,只见那少女十七八岁年纪,颊上生了几颗雀斑,容貌倒是周正标致,她正轻轻地拭着泪水。

杨凌忙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且说与我听。”

原来幼娘等人在后庭吃饭时,几个人因为新迁居处,见到院中风景又是这般神仙般的所在,心中欢喜不禁,几个女子坐在花厅中边吃边聊,不时欣然欢笑。

有一个侍立在一旁的婢女,见了她们谈笑,脸上不禁露出悲戚神色,时不时悄悄转过身去拭泪,玉堂春正坐在她对面,瞧见她神色有异,便将她唤过来问个空间,这少女初时尚且慌张掩饰,后来捱不过只得跪下谢罪,把事情说了,这一番惨事听得幼娘几人也不禁心软落泪了。

原来这幢大宅子的主人叫高廷和,就是前几日刚刚被正德皇帝押到菜市口砍头的那个倒霉太医,弘治帝服了药物,鼻子流血不止而逝,正德一怒之下,给皇上服药地太监张瑜和太医院那位院长大人刘文泰都被拉去砍了头,他这位负责给皇帝开药的医生还能被放过吗?

而且他的罪责更甚于那两个死囚,刑部为了有所区别,判了三人死罪,而高廷和更是罪加一等,被判抄家,财产充公,儿子判斩刑、女儿发配教坊司,其余人等全部造册为奴。

这位高太医家里人丁稀少,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女儿叫高文心,年方十八岁。本来早已许配邻村李家。可是三年前李家老太太过世,李家少爷守孝三年,这女儿的婚事就拖延下来了。结果现在被抓进了教坊司。

这位素衫少女叫高文兰,还有一个弟弟高文举。就是在前庭侍候杨凌的那个年轻人。高廷和的兄长高廷正死地早,高太医就把哥哥一双子女接进家来照应。本想着今年八月就给女儿完婚,然后把高文举过继到自己膝下,也幸好迟了一点,不然高家这唯一地香火,也要被拉去砍头了。

原来好生生一个家庭,顷刻间家破人亡,自己原本是少爷小姐的身份,还要留在这里侍奉占据了自己家的人。此情此景,如何不叫人伤心落泪?

杨凌听了她地叙述也不禁心中恻然,韩幼娘拉住他手道:“相公,高家姑娘是个知书答礼的大户人家小姐,被送到那种地方叫人糟蹋,那不是生不如死么?相公你救救她好不好?”

杨凌听了心中不禁犹豫起来,从教坊司要个人,以他的身份不过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儿。可是对方是钦犯。这就不是轻易可以招惹的事儿了。高廷和的罪可是和先帝之死有关呐,他的亲眷能随便往外救么?

同情是一码事,可是想路见不平,也得惦惦自己的斤两呀,这事儿正德皇帝怎么想。他同意放人么?

杨凌正在犹豫不决,高文兰见他犹豫,已噗地跪倒在地连连哀求:“大人,求求你救我妹妹出来,她知书答礼、为人善良,救过十里八乡不少的病人,一直都在做善事。求大人救她。”

高文兰嗵嗵几个头磕下去,娇嫩地额头已经见了血,幼娘见了更加不忍,哀求道:“相公,女子名节那是何等大事,人家又是这样一个好女孩儿。相公,既然咱们来了这里,也是一场缘份,怎好见死不救?”

杨凌吸了口气,心头暗自苦笑:傻丫头,就你以为相公本事大,弘治帝天年已尽,谁不知道这个太医死的冤,可是满朝文武就没一个出面求情的,那些御使们还上折子要求严惩有关人员呢。

再说,如今都过了三天了,高小姐若是不肯屈从,恐怕早已自尽身亡了,若是怕死屈服,现在已经不知生张熟李接了多少客人,救也晚了,若她真是落得这般下场,还会愿意回来见到她的亲人和旧日的家仆么?

杨凌心中想着,一抬头瞧见幼娘和玉姐儿、雪里梅几个人殷殷期盼、无限信任的目光,又看了看那犹自不停磕头,额上已血迹斑斑的少女,不由长叹一声,重重地一跺脚道:“好,我去!你们在家候着,我立刻进城,去教坊司”。

杨凌匆匆来到营帐,领了四个佩刀侍卫,上马直奔京城,村中道路蜿蜿蜒蜒,马行难快,好半天的功夫才拐上了官道。

要如何救人呢?如果这是出于正德帝地报复手段,而自己贸然把人救了,那么……

一阵风来,杨凌思及高太医及其家人地下场,不禁激灵灵打了个冷战,他猛地扭头向村中望去,宅前两盏灯火已变成一抹微光。

杨凌暗暗警醒自己:仕途凶险,今日我在朝堂上风光风限,万一哪一天栽了,那是什么下场?如果我的幼娘、还有一直跟在我身边的那女孩儿,她们也被送到……

杨凌心头一寒:我不能再这样浑浑噩噩的随波逐流了,一味依靠皇帝的宠信,最安全也最凶险,为了我爱地家人,我必须得想办法拥有自保的能力。如果有人试图对我不利,哪怕他是皇帝,那么他也是我的敌人,我杨凌做事只讲良心,可不讲什么君臣父子!

…………

杨凌不敢莽撞行事,先去了趟锦衣卫见了钱宁,听说要救的是钦犯,钱宁也面有惧色,不过这厮还有些良心,再三规劝之下,又提点了些教坊司的规矩,这才藉口有要事待办,慌忙地逃了。

原来教坟司隶属礼部,设左右韶舞、左右司乐各一人,这地方可不是管理官妓,教坊司是朝廷的礼乐机构,宫廷各项大礼需要的音乐歌舞同样需要教坊司负责。

教坊司分妓家、乐家两种。妓家男子,其妻女皆从事卖笑生涯;而乐工,一般来说其妻女皆为歌妓。一旦入了教坊司,世世代代生男为奴、生女为娼,如今教坊司不少地妓女甚至还是百余年前甚至更早时候一些犯罪的官宦世家、大臣王侯的后代。

教坊司虽说由左右韶舞、左右司乐负责,但是由于宫廷礼乐常常需要教坊司负责排练演奏,为了方便调遣,宫中还有一位太监负责指挥教坊司,这人才是教坊司真正的掌权人。刘瑾以前就做过教坊司的主管太监,后来因为被人告发收受贿赂,被弘治免了职,专司钟鼓司,每日敲敲钟、击击鼓,干的虽仍是乐系的活儿,可是却没了实权。

杨凌一听是宫里太监负责教坊司,不由大喜过望,如今他出面,就算王岳王公公也得给几分面子,何况旁人,就算有正德横在那儿一时救不出人来,只要请主管太监发句话,暂时不把那位高小姐送去接客也可缓上一缓了。

杨凌思及于此,不去教坊司,先奔了皇城,到了皇城外边,才猛然醒起如今这时分宫禁已闭,就算是他揣着宫里的牙牌,也别想叫得开宫门,不禁傻了眼。

北京城南的教坊司附近,三步一楼、五步一院,京师的妓院歌楼大多集中于此,教坊司内,右韶舞司空明翘着二郎腿品着茶,眼皮子一耷拉,对面前站着的人道:“高家还是没有人来么?”

面前那人年约五旬,长着两撇鼠须,身穿皂衫,头戴绿色角巾儿,陪笑道:“大人,高家被抄没了,一家子全拿作了奴仆,哪有人舍得来花银子”。

司空明不悦地哼了一声,教坊司的妓妇有歌妓、舞妓、乐妓等不同种类,皇上的旨意没有明令接客,那么教坊司就有权利安排这个妓女从事何种职业。

如果高家肯花上大把银子,虽然高小姐这一辈子做定了妓女,而且将来如果成了家生了子女还要世代为娼,但不一定便是卖身的娼妓,司空明还以为能捞上一把,如今瞧来高家果然是墙倒众人推,再也没人肯扶持一把了。

他把茶碗一摞,瞧见那绿帽子乐户还站在跟前,不由把眼一瞪,虽道:“还愣着干吗?去,叫几个人把那位大小姐洗洗涮涮,今晚就挂牌接客。”

绿帽子搓着手陪笑道:“大人,那妞儿性子烈着呢,可别得罪了客人,要不小的先给她开苞,这女人呐,有了一次,也就破罐子破摔了。”

司空明一听呵呵地笑起来,他笑骂道:“咱们教坊司有年头没进来有身份的女子了,这位文心小姐父亲是医官,侍候皇上的太医,她自己又是女神医,排着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