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百零三章 杨陵过海

月关2016年08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严嵩事先得了妻子提醒,已认定皇上有意为杨凌脱罪,那么三位钦差中地最高的必定早就受了秘谕,所以自打老公爷一下轿子,严嵩就不错眼珠地盯着他看,那老狐狸倒没想到这后生实也可畏,眼中神色只是稍有异动,已被严嵩结结实实瞧在眼里。

这一来严嵩更认定自己所料不错。其实正德皇帝如果有心为杨凌脱罪,以他的性子管你别人怎么想,直接就赦免了,才不懂这些弯弯绕的东西,老公爷也没接到皇帝的秘谕。

昨日李东阳一出宫门立即急约王华相见的事,早被这位成国公知道了。李东阳约的人有一个叫王自文,是个翰林学士,老公爷请来做几个孙子的老师。

王翰林到了成国公府,无意中露出了点口风,成国公能在疑心病甚重的朱家王朝屹立不倒,而且世受国恩,那是自有诀窍的。朱家的掌门人个个生了个七巧玲珑心,可是外貌大多象个毫无心机的粗鲁武夫,而且善于交际人缘。

别看国公不上朝,朝中有什么大事小情都瞒不过他。结合这两天朝野林林总总发生的事情,其中有什么文章,成国公猜的虽不中亦不远矣,已料到李东阳约见王侍郎,与王守仁被点为钦差必有关联。

成国公想通此点不禁暗暗佩服李东阳、王华这几个大明臣子的赤胆忠心。为了江山社稷、黎民百姓竟敢冒着杀头抄家的危险,但是成国公府现在上千口了人呢,老人家可没那觉悟自己赤膊上阵,但是装糊涂的本事还是有的,于是这个蚊子打眼前一过,就看出是公是母的老家伙,就变得看不见听不着、走路都打晃儿了。

王守仁见成国公肯暗中相助,心情大定。三人上了官轿来到泰陵,御马监总管太监、西厂厂督苗逵和工部左侍郎李杰忙上前见礼,然后陪着三位钦差步入帝陵。

王守仁边走边暗暗摸了摸后腰里塞的那袋黄土,瞧了一眼老公爷。只见成国公在管家扶持下,哆哩哆嗦地向前走着,还吼叫般地同苗逵说着话儿,好象生怕人家不知道他又瞎又聋。

苗逵走到左殿口,就笑嘻嘻地停住了步子,向老公爷施礼道:“成国公,您老人家,咱家在这儿候着您。”

成国公欣赏地看了他一眼,含糊带喘地应了一声便走了进去。李杰是举报此案的最大功臣,参得倒其他四位钦差,他就是功在社稷,若是失败了,至少一个构陷同僚之罪,所以也顾不得老公爷心有不满,立刻寸步不离地跟了进来。

三位钦差在金井石台前停下,王守仁大声道:“老公爷,您年岁儿大了,就站在这儿监督吧。这取土之事交给我们如何?”

他说着盯了严嵩一眼,王守仁定的计是取土后在途中掉包,如今有李杰在那儿看着,还有个严钦差,是根本做不了手脚,倒不如故做大方,让严嵩去取土不致引人怀疑。

严嵩站的离金井最近。刚才藉着灯光先向金井里看了一眼,一瞧金井模样不禁心中一动,原来金井就是这般模样,要作弊果然容易。

唉!只可惜这么个表功的机会,却白白给这位兵部主事,严嵩心中电闪,暗暗冷笑道:让我扮泥菩萨可以,但是不能拿我当傻瓜,他们的计谋我已猜到了,得想个法子点出来,不怕他们不卖我这份人情儿。

严嵩想到这里忙客气地道:“是是是,老国公尽管站在这儿督察,这取土这事交给我们晚辈便是,王大人,您请,学生在一旁守着。”

王守仁听了也不客气,取过一把进陵时携进的小铲,上了白玉床,李杰顿时瞪大双眼,瞬也不瞬地看着他动作。成国公也不知道王守仁要如何取土以遮掩帝陵渗水事,但是他见李杰跟只老鹰似地站在那儿,两只手紧张地方都快曲成爪子,这么虎视眈眈之下,小王如何作弊?

老公爷一皱白眉,踱到李杰身边,拍了拍他肩膀大声笑道:“你就是工部侍郎李杰?嗯,好样的,那些贼子连先皇陵墓出了问题都敢隐瞒,罪无可赦呀,要不是你,朝廷上下可都被瞒了过去。”

李杰陪笑道:“老公爷过奖了,这都是臣子们的本份。”,他说归说,眼睛仍是一眨不眨死盯着金井,生怕有人做什么手脚。

严嵩一看大喜,这个不开眼的坏蛋可是帮了自己大忙,正愁怎么让成国公知道我也是保杨凌的呢,这家伙倒是给我这尊泥菩萨立功的机会。

金井这名字听说的人多了,没亲眼看到时谁了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子,民间有些工匠有所透漏,出于虚荣心理,也大多吹嘘的华丽不实,所以这几位都是头一次见识到金井的真面目。

王守仁跪在石台上,也正在打量那直径半尺、深约一米的土洞。他用手试探着摸了一下,四壁是粘潮的黄土,但是摸到底部,由于那里土壤渗了米汁,却干硬光滑,王守仁心中怦地一跳:他们果然做了手脚了。

王守仁刚刚想到这里,严嵩那句念白般地“旁、敲、侧、击”便传入耳中。王守仁心中如电光火石一般刷地闪过一个念头,他眼角机警地向旁一瞥,只见李杰正瞪大双眼看着他的的一举一动,顿时失望之极。

不料就在这时,高高瘦瘦的严嵩倏地一转身,绕到李杰面前俯身施礼,状极恭谨地道:“学生身为大明子民,亦当谢过大人,请大人受学生一拜!”

这瘦竹竿作一米八几的个头儿。一转来堵得严严实实。俯下身去施礼都挡得李杰什么也看不见,李杰有心一闪身避开他,可是那样做就太过明显了,分明是对他不敬,对王守仁有疑,他只是略一迟疑的功夫,严嵩已拉着他手臂亲热地拍马屁道:“刑部用大刑迫出口供,百官不服,这才发回重审,若是刑部有大人这样的智者,旁敲侧击、三言两语必可令那几个犯官招供!”

就在这时,只是上边嚓嚓铁锹铲土之声飞快来,倾刻工夫王守仁已欢声笑道:“金井之土已取得,取金匣来盛土”

…………

王琼在书房内踱了半晌,忽地停下冷笑道:“那帮逆臣贼心不死,妄想取土勘验,哼哼,那小小什长若非事实俱在岂敢诽谤?军中健卒若无内情怎会突然死亡?我已着人守着盛土金匣,钥匙尽毁,只余我这一把,只要土壤无恙,看他们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徐贯喜上眉梢地道:“钦差也该回来了吧?胜负成败在此一举啦!内阁三公包庇罪犯,将龙脉受损之事不放在眼里,只计较些蝇头小利,皇上必定心中不悦。此案一了,他们的前程也要尽了。”

王琼皱眉道:“徐尚书,我等此举,乃是为了大明江山社稷,不是为了个人前程,内阁三公是冶国能臣,他们担心加税也是为了大明朝廷着想,徐公怎可如此说话?”

徐贯忙陪笑道:“是是是,王尚书说的是。”心中却不禁暗骂:老匹夫,就你光明正大、为国为民,怎么又鼓动儿子去刑部告状,想砍了人家的头、再辱了人家的名?

洪钟说道:“王大人,我们不如即刻进宫,将杨凌不法事迹禀报皇上,等金井黄土一到,真相大白,杀他个有理有据!”

王琼略一沉吟,微笑摇头道:“此事何须劳动你我出面,岂不显得小题大做了么?叫刑部侍郎程文义上个折子,以士子举报的名义呈给皇上便是。”

乾清宫中,正德皇帝正心神不宁地听着大学士谢迁唠叨。他今儿藉口给太皇太后和太后请安,已免了午朝,一直在这宫中候着消息。这健、谢迁听说他要给太后请安,正好有皇帝大婚的事情要禀报磋商,赶紧也跟了进来。

谁料小皇帝根本不想去见太皇太后和太后,两位大学士深知时间的宝贵,一点也不浪费,立刻见缝插针劝谏皇帝不要耽于嬉玩、不要不带侍卫在宫中行下头、不要读书时辰过少、不要不开经復,一番苦口婆心劝得正德皇帝一个头两个大。

正德皇帝正不耐烦的功夫,一个小黄六匆匆奔来禀报:“启禀皇上,刑部侍郎程文义有紧急奏折,事关帝陵渗水一案。”

正德一怔,忙道:“呈上来!”正德接了折子,打开一看,奏折上程文义洋洋洒洒三千余字,除去套话,查实杨凌明作清廉,暗中贪奢、巨资买妾、欺压僧侣等等,请皇上允许与帝陵渗水案一并审理。

正德犹如正等着揭开底牌的赌鬼,不知从帝陵带回来的黄土到底是不是被人动过手脚,一见这了折子心就凉了一半,原来张永还说杨凌没有贪污的理由,如今可是有了证据,正德只将那列举的罪名看罢,后边的内容再也没有心思去看。

他恨恨地将折子掷在龙案上,颊上肌肉突突直跳。在椅上呆呆坐了半晌,忽地一跳而起,勃然怒道:“把一干人犯统统给朕带来,朕要亲审此案!”

刘健听了连忙阻止道:“启禀陛下,此事万万不可,法有所司,皇上万乘之尊,岂可越权干涉?自古帝王除了献文帝不知自爱,还不曾听说有哪位明君行尊降贵去坐刑部大堂。”

正德怒火中烧,指着他凛然喝道:“明君,明君,朕的耳朵都快听出茧子了。你口口声声万乘之尊,可我这皇上却由得你指手划脚,何曾有半点事情做得主?这天下是你的还是我的?”

刘健听地脸色铁青,伏地免冠颤声道:“皇上何出此言,老臣一片赤胆忠心,天地可鉴,若是老臣言语不逊冲撞了皇上,愿乞皇上赐罪!”

谢迁见状忙打圆场道:“皇上,以帝王之尊去审理犯人,确实与理不合。皇上是天下共主,哪有皇帝亲自问案的道理?不过皇上如果想听审此案,不若在刑堂讯案大堂后边高座旁听,皇上以为如何?”

正德皇帝挥手道:“听审便听审,随朕去刑部大堂,我要瞧瞧他到底做了哪些黑心事,如此伤朕的心!派人告诉都察院、大理寺、勘陵钦差,一俟金井土壤到京,立赴刑部,三堂会审!”

正德皇帝风风火火,带着两位大学士和张永、刘瑾、马永成三个心腹太监,一路杀到了刑部,倒把魏绅、程文义吓了一跳,二人赶紧派人去礼部把洪钟请了回来,王琼、徐贯闻讯也急急随来。

正德皇帝急不可耐。等洪钟赶回来,立即下令升堂问案。因为此案只涉及杨凌一家,故此魏绅只将杨凌和韩幼娘、雪里梅、高文心带上堂来,将李铎、倪谦、戴义和那证人什长押在堂下,听候三司会审。韩幼娘等人倒不是来地巧,她们因为擅闯法场,在帝陵问明之前,是待罪之身,因此昨日也被收押女牢,只待帝陵案后再做处理。

告方则是举报此案的一众文士杨霖、赵雍、王景隆等七人和人证玉堂春。

玉堂春上得堂来,流波般的眸子飞快扫了一眼杨凌,见他一身白衣,染着斑斑血迹,手指都被枷得血肉模糊,眼中不禁流露出痛惜的神情。

她连忙垂下眼帘,生怕被人看出了破绽,怯生生地上前跪下,娇声说道:“民女苏三,叩见大人!”

洪钟捋须一笑,和颜悦色地道:“证人苏三勿需害怕,你本杨府家嫂,现有士子程晖,说杨凌以官威压人,强迫莳花馆将你聘走,而且馆主一万金不给答应(????),杨凌曾一掷万金,你且把详情细细说来。”

玉堂春按照王景隆的吩咐,绘声绘色地将杨凌强迫莳花馆将她们卖入杨家、名为婢女,实为妾侍的事情说了一遍。堂后徐贯、王琼听地眉飞色舞。那时杨凌刚刚进京,不过是东宫侍读,哪里来的万两白银?

这银子必是来路不正,而且他既挥堆无度,那么在帝陵受人诱惑,一现参与欺瞒帝陵渗水之事也便有了理由。

可是正德皇帝却越听越是纳闷,他方才在宫中看奏折,只看到巨资买妾,却不知杨凌买的什么妾,这时才知端的。只是玉堂春这番话多有不实之处,为了突出杨凌的跋扈无耻,王景隆待人教给玉堂春的话渲染得太过份了些,正德听了不免有些疑惑地望了一眼马永成。

马永成忙附在正德耳边,将事情细细述说一遍。正德自己主使做的事,自然信自己人的多一些,漫说杨凌没有强权压人,没有因为一秤金不肯出让就指使人殴打恐吓,就算有这样的不法事实,恐怕也要认为这是杨凌在卖力为自己办事了。

一听玉堂春如此颠倒黑白,正德皇帝脸色通红,感觉好像是在说他一般,实在忍无可忍,不由恼羞成怒地跳起叫道:“你这女子所供可是句句实言?要知道诬陷朝廷大臣,是要被活活打死地,你还不从实招来?”

前边除了洪尚书和魏绅、程文义,其他人都不知道后边还坐了个正德皇帝。一听到突然有人说话就连那班拄着水火棍的差役都吓了一跳。

这阵儿正德已经脱了变声期,玉堂春等人与他不熟,听不出他声音,但杨凌和韩幼娘却听得出来。夫妻俩不禁对视了一眼,眼中均有狂喜之色,有了这个主儿听了这出好戏,脱困便更多了些希望了。

玉堂春吃惊地道:“大人,这堂后是何人问话?”她说着一双美目飞快地瞟了一眼韩幼娘,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里也满是疑惑之色。

本来两人商定的计策是等幼娘反驳时她才故作理屈词穷、慌张害怕。从而道出实情,那才更易取信旁人。这时堂后突然有人问话,而且口气显然不信她说的话,玉堂春还道因为这一日没有联络,幼娘又找了帮手来了。

洪钟听见正德皇帝在身后发话,堂人、证人、犯人、三班衙役尽皆诧然,不禁尴尬地道:“后边这…….这位是在堂后听审的一位老大人,你无须多问,老实回话便是。”

玉堂春见了韩幼娘示意眼神,心中已然会意,她娇怯怯地跪在那儿。一副楚楚动人模样,担忧地道:“大人,民女不敢言语,那位老大人要对民女用刑呢。”

洪钟见这美女没有见识,忙笑言宽慰道:“只要你实话实说,老实答话,老大人是不会责打你的,便是本大人,也会为你作主。”他瞟了杨凌一眼,又冷笑道:“莫管谁人权高位重,到了这堂前都得听凭本官……呃,听凭本官后边那位老大人处置,你有何冤屈不平,尽管一一道来,有本官和那位老大人作主,谁也对你伤害不得!”

玉堂春听到这里慌忙磕头道:“多谢大人、多谢老大人,民女冤枉,民女冤枉啊!”

洪钟微笑道:“不必害怕,本官自会为你作主伸冤,苏三,你尽管大胆说来。”

玉堂春一指王景隆,放声大哭道:“民女冤枉,民女陷害旧主,全是受了这位王三公子恐吓,这位王三公子说,我家大人已被入了狱,如果民女不照他说的去做,他说要将民女卖入教坊司。”

玉堂春哭得珠泪如串,气噎不休地道:“王三公子还说用不了几日,他王家就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如果我肯依他,他便将我买回府去作妾,享尽荣华富贵。民女一介弱女子,家主遭冤,孤苦无依,无奈之下才陷告旧主,实非民女本愿呀,求大人为民女作主……”。

玉堂春话音未落,堂前堂后方才还讪笑不已的十余人尽皆闻言色变!

就在这时,三位钦差的仪仗已进了已进了京城。而李东阳、王华还坐在家中始终不见家人回信,只道事不可为,两人只默然对坐,黯然叹息。

就在这时,派去帝陵打探消息的家人急匆匆返了回来,王华急忙一跃而起,颤声道:“守仁那边可有了消息?”

家人道:“老爷,老仆追随良久,始终不见公子爷示意,如今钦差仪仗回了午门,可是只停了一停,就直接去了刑部,老仆只好回来报讯。”

王华与李东阳愕然相望:钦差不去皇宫覆旨,直接却了了刑部?莫非……

李东阳急忙道:“快,备轿……不!备马,我们马上赶去刑部!”

两位大人匆匆出了府门,家人牵过马来,二人上了马快马加鞭直奔刑部大堂,堪堪奔至门口,只见一顶轿子在门口偏下,轿中钻出一个摇头晃脑的半百老人,李东阳还未下马,见了那人不禁惊奇地道:“莫监正,你来刑部做什么?”

钦天监监正抬头一瞧是大学士李东阳、礼部侍郎王华,忙拱手陪笑道:“见过两位大人,皇上命下官测算雷击示警,如今有了结果,下官这是向皇上禀报来了。”

李东阳闻言惊道:“皇上果然来了刑部,他……他难道要御驾亲审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