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百零四章 皇帝发飚

月关2016年08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王景隆又惊又怒,他只道自己样貌俊雅、人品风流,家世更是(??)比之一个武将也高出甚多。象玉堂春这般妖娆如画的美人儿,与自己正是才子佳人珠珠联璧合,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她竟然当众反供。

王景隆恨恨地指着玉堂春怒道:“你这贱婢,本公子好心救你,你竟诬蔑于我,我是堂堂礼部尚书的公子,岂会做出这种事来?你道反供便害得了我么?”

王景隆从袖中摸出从一秤金那里讨来的聘书,冷笑道:“这世上可有花了万两白银买个女子回去做婢女的么?若说杨凌碰都没有碰你,谁会相信?”

众人瞧着这容颜娇媚无比的美人,心中都深以为然:这位杨大人除非突然患了暗疾,否则哪有花了一万两银子,买了这么个娇滴滴的小美人儿回去做婢子的。

正德皇帝在堂后听的却是感动无比,若不是帝陵渗水案就象一根刺,始终扎在他的心里,他就要马上下旨赦了杨凌了,这才是忠心耿耿的臣子啊!替我办事,替我承担污名,要被砍头了都不吐露真相,这样的人不是忠臣谁是忠臣?

徐贯忙湊到正德身边道:“皇上莫信那女子胡言,皇上您想,就算尚书大人和三公子想给杨凌罗织罪名,买通这婢子诬陷于他,又岂会对一个刚刚收买的婢女说什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犯忌之言?”

这样的言语近乎反逆,王琼就算真有野心,也会对任何人提起,更遑论玉堂春知晓了。所以不但徐贯、洪钟不信,这连刘健、谢迁等人也不信。这些人闯荡官场多年,韩幼娘、玉堂春这样的女子哪有瞒得过他们的心计。

可是这几位不信,自有人相信。正德皇帝就是此事的幕后主使之人,方才玉堂春在王景隆授意下栽脏杨凌那番话不实之处太多,下德听了这些颠倒黑白雷鸣般的“罪状”,哪里还会再相信徐贯这番话?

正德皇帝斜睨了徐贯、王琼一眼,只从鼻子里发出一声不悄的冷笑,连话碴儿也没接。就在这时,外边一阵喧哗,刑部员外郎郭唯通匆匆进来禀道:“诸位大人,奉旨钦差成国公朱刚、兵部主事王守仁、翰林院庶吉士严嵩已取了金井土样,到了刑部大堂……”

正德一身便装秘密而来尚未公开身份,这位员外郎只道两位大学士和几位尚书大人在这里职位最高,刘健摆手道:“知道了。下去吧!”,待那主事退下,他转身望向正德道:“皇上,您看……”

一听说金井土样到了,正德的情绪冷静下来,毕竟说一千道一万,这件事才是根本,他看了一眼大理寺卿和左都御史,说道:“这件案子先搁一边。立刻升堂三司会审。”

王琼被人暗指窥权,可是又无法辩解,正暗暗恼恨,一听钦差回来了,他自是高兴万分,只要这件大案坐实了,玉堂春那番胡言乱语还有谁会在乎?

他立即欣然向正德道:“启奏皇上,臣已颁布下严令,非微臣本人,任何人也动不得那金匣藏土,所以臣须马上返回礼部,取来封存的金井土样,”

正德现在瞧着王琼是怎么瞧怎么不顺眼,总觉得这父子俩不地道,所以听了只是冷哼一声,说道:“谢大学士,你陪着王琼去礼部取回金匣藏土,速去速回。”

谢迁陪着王琼急急离开。前边洪钟命人将一众人犯、人证、告发者带下堂去.亲自将三位钦差迎进大堂。王守仁手捧金匣,跟在成国公后面,工部侍郎李杰也跟回了京师,寸步不离地随在他旁边。

三位钦差在洪钟陪同下来到后堂拜见了皇帝,刑部众官员才晓得后堂那个锦袍少年就是当今天子。皇帝亲审,千古少见,这些衙役官员个个战战兢兢,唯恐失了礼仪,想不到反而出了乱子。

王琼取了金匣回来,刑部尚书、左都御史、大理寺卿坐上主审位,洪尚书一声高喝:“带人犯!”。那个被皇帝亲临吓慌了手脚的司务提辖官听了不敢怠慢,呼啦啦将七个君子、一众美女,连带着杨凌、李铎四个犯官及那个人证陆什长全押了上来。

洪尚书见了气地发晕,如今审的是帝陵水案,把无关人等都押上堂来算怎么回事?洪钟忍着气道:“把不相干的人犯先押下去,现在本官和督察院、大理寺审理帝陵渗水案。”

高文心瞧见大堂左侧肃静牌下立着一个武官,认的那武官服饰是军中什长,顿时悟出他就是告发杨大人的那名军中小官,高文心忙挨近韩幼娘你声道:“妹妹,那个武官就是告发大人的那个什长,想法子接近他,我有办法叫他做不得人证!”

韩幼娘听说那个武官就是害得相公险些人头落地的恶人,瞪着他一双俏目几乎喷出火来,可是这大堂上证人、犯人、告发人熙熙攘攘,她们被挤在最右边,要如何不动声色地接近他?

韩幼娘正在焦灼不安,雪里梅听见时机稍纵即逝,急得她匆忙附在韩幼娘耳边关系密切:“姐姐,撒泼!”说着(??少两字)扑向那个什长,哭骂道:“你这奸贼,为何诬陷我家大人?”

韩幼娘顿时醒悟,立时也抢了上去。陆恩橹猝不及防,被他们拉扯地狼狈不堪,可他是个男人,又不好施以拳肢,只好用手护信头脸四处躲闪。

司务提辖官见几外犯妇扯住人证哭骂,急忙领着几个衙役上来捉拿。高文心见人们的注意力都被韩幼娘和雪里梅引开,迅即从秀发中抽出三枝细如青丝的银针拢在袖中,疾步奔过去劝解道:“夫人,莫要惹恼了大人,咱们还是下堂去吧。”

雪里梅和韩幼娘舞着一双大袖,就象寻常妇人打架似的,纤纤十指不是拍就是掀,别人也看清陆什长的头面,高文艺工作者心趁此机会,反手擎出三枚银针,快捷无比地在陆什长脑后几处穴道刺了几针。

那细如青丝地银针刺中穴道,连麻痒的感觉都微乎其微,陆什长被韩幼娘两人拍打的头脸**辣的,竟丝毫未觉有异。

高文心一手医术出神入化,平生只用来治病救人,害人还是头一次,心中也紧张得要命。幸好她心中虽慌,那手认穴刺穴的功夫却是一点没受影响。她这银针细小如丝,破坏了头顶经络穴道,暂时不会出现异状,但经络受阻血流淤积,只须三盏茶的功夫,那人五识就会受到破坏,幻听、幻视、神志呆痴。

高文心得了手。连忙向韩幼娘、雪里梅使个眼色,二人会意,假意连哭带骂地被提辖官及一帮衙役押解了下去。

侧坐上成国公拢着袖子笑眯眯地坐在椅上看着热闹,见三名女子和王景隆被押下堂去,才将目光转回洪钟脸上,扯着大嗓门道:“洪大人,就请开堂问案吧,老夫承了皇上旨意,和另两位钦差已从皇陵取来金井土样,请尚书大人当堂验证,老夫也好向皇上交差!”

洪钟欠了欠身子陪笑道:“老公爷说得是,本官这就开堂问案!”他坐回椅上,向戴义杨凌四人冷冷一笑道:“尔等为谋一己之私,隐瞒帝陵渗水之事,受人告发后本官会同督察院、左都御史翟大人、大理寺卿郑大人三司会审,钦天监监副倪谦本已畏法招供,奈何尔等心存侥幸,又有犯官杨妻韩氏法场鸣冤……”

后堂上正德皇帝听到钦天监三字,忽想起方才乱哄哄的众官向他见礼时,好象钦天监监正也来了,正德皇帝转目四望,一眼瞧见那位钦天监监正莫道维正鬼头鬼脑地缩在一帮尚书后面,正德忙向他一指道:“你,过来,你来这里做什么?”

监正莫道维见正德皇帝唤他。连忙屁颠屁颠地奔上前来跪下,说道:“皇上命微臣测算雷击鸱吻脊兽,天意有何谕示,微臣经过测算,如今已经有了结果……”

莫道维刚刚说到这儿,堂上洪尚书已高声说道:“人命关天,皇上仁德,故命三位钦差大臣赴帝陵取土,现与礼部封存土样对照,若是土样有误,尔等欺君罪上再加一等,按律当凌迟处死!来人呐,请上金匣!”

正德皇帝听到要验金井土样忙紧张地道:“噤声!”说着倏地从椅上站起,紧张地走到堂后夹壁墙旁,侧耳倾听。

那位钦天监监正张了张嘴,见皇上已跑到墙边倾听,只得闭口不言。可是皇帝没叫他起来,他又不敢动弹,只得跪在那儿听着。

随着洪钟一声令下,督察院左右佥都御史各自手捧一只金匣上堂来,倪谦、戴义等人见了金匣身子禁不住蔌蔌地发起抖来。当初法场上利刃当头,他们恨不得找尽理由只盼得多活一时半刻,可是这时想起翻供喊冤,被查证原判时生不如死的可怕后果,不由面如死灰。

洪尚书、督察院左都御史、大理寺卿三人站起身来,毕恭毕敬向两只金匣拜了三拜,由左都御史启去封条,打开了封存在礼部的那只金匣。大理寺卿也将三位钦差从泰陵带回的金匣打开,将两只金匣推到洪尚书面前。

一时间堂上堂下一片肃然,静得一根针落在地下似乎都能听得到。洪钟瞧见倪谦等人面如土色,不禁微微一笑,他存心戏弄,并不着急取土,先端起杯来啜了口茶,又慢悠悠放下,这才伸出双手,从两只金匣子中各取出一捧土来,拘在手中细细打量。

戴义、倪谦等人紧紧盯着他面容,神色惶恐之极。可是过了半晌,只见洪尚书眼睛越瞪越大,他的脸色也渐渐苍白起来,那丝笑容凝结在脸上,眼中露出不敢置信的惊讶神情。

洪尚书怔了半晌才语不成声地道:“这金井土壤……这……这……”。成国公忽地伸出只手拢在耳朵上,大声吼道:“洪尚书,这土样验得行径样了哇?”

洪钟手臂一抖,那黄土顺着张开的指缝洒在桌上,他双腿一软,已一屁股坐回椅上。左都御史和大理寺卿品秩比他低,本来都在等着他来宣布,这时见他象掉了魂儿似的坐立在椅上状若痴呆。左都御史只好清咳一声道:“回成国公爷,这金井土样并无异……”。

他刚说到这儿,洪钟突然回过神儿似地直愣愣站了起来,抓起惊堂木“啪”地一声,把左都御史吓得一哆嗦,那后半截话顿时又咽了回去,只见洪钟挥手一指陆什长,怒不可遏地道:“大胆陆思橹,你不是说金井渗水是你亲眼所见么?你可知构陷朝廷命官,那是何等大罪?”

他急猝之下急急挥手,袍袖竟将那茶盏卷了出去跌在地上,“啪”地一声摔得粉碎。

那位可怜的陆什长,自从方才洪尚书对四名犯官说话时,就感到一阵阵恶心,眼前景物已飘来飘去,好象喝醉了酒一般。这时听了洪尚书一声大吼,他心中一急,只想大声辩白,可是血气一上涌,头脑轰地一下顿觉头重脚轻,天旋地转,跟跄两步竟一跤结结实实摔在地上。

经这一摔,他的头脑彻底迷糊了,脸颊蹭在地上被茶杯的碎片划破,鲜血流了满颊,他也不觉沉痛。嘴唇一挨到青砖上茶水,他竟兴奋异常地爬了起来,两只手徒劳地拘着砖上水痕,兴高采烈地道:“大人,我没有说谎,我没有说谎,你看,你看,好多水,到处都是……哈哈哈……我要升官啦,我要发财啦,李大人,我找到水啦,找到证据啦,皇上呢?你不是说皇上要升我的官吗?”

洪钟见状咚地一下又栽回椅上:这下全完了。他早不疯晚不疯,偏偏这个时候吓疯了,谁肯信他是现在才疯的?堂堂刑部尚书,听信一个疯子谣言,将四名朝廷重臣屈打成招,这……这……

陆什长疯疯颠颠地抱住戴义,把他当成了站在一边的李杰,只是不住地讨官要钱,他脑中忽又幻想升官发财后,娶上几房象方才那几个美人儿般的老婆,他一把抱住这老太监,连亲带啃地傻笑道:“小娘子,不要跟着杨凌啦,他被皇上砍了头啦,皇上升了我的官,你就做我的媳妇儿吧。”

戴义被他啃了一脸口水,忍不住将他狠狠摔开,直起腰来望着李杰哈哈大笑,状极得意,他虽不知是谁做了什么手脚,却已知道这验土的险关已经安然度过,昔日在司礼监时那跋扈嚣张的气势顿时又回到了身上。

李杰满脸汗水,面色如土道:“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陆什长被戴义推开,犹自嘟囔道:“小娘子好生粗鲁,你不信皇上升我的官么?皇上?皇上,你告诉小娘子,是不是升了我做大官,嘻嘻嘻……”

正德皇上在后边早气得七窍生烟了:好一帮臣子,居然把个疯子的话当真,害我要屠戳忠臣、迁移帝陵,搅得朝臣反对、百姓不安,这些昏庸罪名全编排在了朕的身上了。

正德皇帝火冒三丈,他蹭地跳下椅子刚刚推出两步,就见那位钦天监监不在此列还跪在面前,正德不禁怒道:“你更深夜静跪在这里做什么?有什么要紧事奏来?”

莫道维绞尽脑汁想出一句绝妙的卦词,和那句给人算命的“桃源三结义,孤独一枝”差不多,他的八字批语是“雷击宫廷,应在泰陵。”这时案情明了,莫神棍随机应变,立马奏道:“启禀皇上,臣夜窥天象,推演出十六字揭批“雷击宫廷,应在泰陵,无端停工,遽生天象”。

正德皇上听了脸色铁青,他咬着牙格格一笑,飞也似地直奔前堂却了,一众官员见状连忙跟了上去。

正德皇帝铁青着脸登上大堂,理也不理慌忙扑下来跪倒相迎的三位主审官,他抢上主位,抓起惊堂木一通乱拍,口中厉声吼道:“把他押下去,报他扶起来,把他们带上来,你给我滚下去!”

下边一众大臣也不知道皇上口不择言说的都是谁跟谁,大堂上顿时乱作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