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百一十一章 景隆逃狱

月关2016年08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纳采、问名之期,杨凌来到乾清宫正殿,只见乾清宫丹陛圣教坊司的人正在演奏礼乐,正殿内,一大帮太监、宫女,忙前忙后地布置着,殿中临时设了两张桌子,铺上杏黄色缎子桌布,一桌上面放“节”,另一桌上面放着“问名”诏书,旁边尽是准备送往五军都督府都督都知夏儒夏大人府上的礼物。

今日皇帝大婚,刘瑾几个上不了台面的东西自然没有露面的机会,杨凌找不到几个熟识的大人,自在殿下站定,待钦天监监正莫道维神气活现地宣布吉时已到,杨凌才瞧见正德皇帝打扮得齐齐整整在内官、侍卫、太监簇拥下隆重登场,在乐曲声中步入乾清宫正殿开座。

有资格前来恭贺道喜的文武百官、王公大臣伏地叩拜,高呼万岁。宣制官奉诏书,站在东侧丹陛上,高声宣诏,任命正、副二天使,去夏大人府上纳采、问名。

这些程序杨凌已背得滚瓜烂熟,旁边又有礼部鸿胪官可以有样学样,趋进趋退的倒也似模似样,奉了圣旨,礼部鸿胪官任正使持节、杨凌任副使捧着问名诏书,仪仗、鼓乐头前开路,自乾清宫出发,打开午门浩浩荡荡直奔夏府。

负责护卫队仪仗的内官侍卫统领是苗逵,一路上正副二使并辔而行,苗逵自在侧后率领御马监和大汉将军仪仗,待到了夏都督府上,夏大人跪接天使了。把写着女儿姓名、简历、生辰八字儿等内容的“表”呈交正天使,设盛宴招待天子使臣时,苗逵才得以与杨凌同桌而坐,至于仪仗、鼓乐和侍卫,只能蹲在院中捧着大海碗带菜带饭地勉强吃上一口了。

杨凌与不熟悉的官员不善言谈,但他虽是副使,却是当今皇上最宠信的外臣,而皇帝的内官近侍,皆与他交好,夏儒虽然马上就要贵为国丈,也深知女儿要受皇上爱宠,少不得皇帝最宠信的内外臣子配合,因此对杨凌极是热情。

杨凌等人纳采、问名完毕,还要回宫覆旨的,所以夏家准备地酒水都是度数较低的江南米酒,清香中带着股糯甜。天气炎热,这酒极解渴的,杨凌不免多喝了几杯。

他趁鸿胪官和夏都督交谈之际,唤过夏府一名仆役,问明净手之处,起身向同桌众大人告了罪,折身向茅房走去。

那家仆役殷勤地将他引至侧院,指明地方便退了开去,今日夏家装饰的富丽堂皇,花团锦簇,便连茅房口上也挂上了大红凌,夏家的茅房砌得如同花阁一般,门口儿为了遮挡,植了几棵樱桃树,红玛瑙似的樱桃嘟嘟噜噜缀满了枝头。

杨凌拂开一枝探出的树枝,走进去解手之后刚要离开,苗逵也闪身走了进来,杨凌想起苗逵是个太监,解手的时候自己在旁边必然有点儿令他难堪,忙笑道:“苗公公,下官先回席上去了。

苗逵退了一步,挡住他去路,微微探头向外看了一眼,这才呵呵笑道:“杨大人且慢,咱家跟来就是想和杨大人攀攀交情,给你我行个方便的。”

杨凌心中一动,不动声色地道:“苗公公此言怎讲?还望能对杨某说个明白。”

苗逵微微一笑,说道:“嗅家是不见真佛不烧香,今日举动实是一片赤诚,厂督大人难道还信不过咱家么?”

杨凌心中暗吃一惊,第一个念头就是八虎之中必有人与苗逵沆瀣一气,建内厂是正德皇帝昨日临时起意,当时殿中并无小太监侍候,就算两厂一卫如何了得,也不可能无孔不入到这般地步,除非刘瑾、谷大用、马永成、戴义四人中有苗逵的心腹。

杨凌心中暗暗吃惊盘算,脸上却堆起笑意道:“哦,原来苗公公说地是这件事儿,呵呵呵,杨某不敢相瞒,皇上忽然下了这么个旨意,杨某也正丈二金刚摸不着头呢,核计着过上几天没准儿皇上的心思就淡了,所以这八字还没一撇的事儿也没敢往外张扬,不知苗公公说的方便是……”

苗逵一双细长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嘿嘿笑道:“咱家奉先帝爷旨意重开西厂还没多久,这事儿多少有此经验。说起来今后你我都是要为皇上办事的,杨大人筹办内厂如果有什么为难的地方,只须一句话,咱家必定全力协助。”

杨凌淡笑道:“多承苗公公关怀,要说起来东厂开了有些年头了,西厂也有先例在前,杨凌就算奉了圣旨新建个内厂,也不过是小门小户小打小闹罢了,上不得台面的东西,说来实在没有什么可操办的,不敢劳公公费心。”

苗逵本也没指望杨凌答应,听了杨凌的话,苗逵收了笑容,表情凝重地道:“杨大人,外廷对于咱们厂卫可是一点好感也没有,至于咱们厂卫内部,东厂锦衣卫是穿一条开裆裤的,西厂虽说有督察东厂、锦衣卫的职责,可是他们树大根深,实力雄厚,咱家可是在范亭、张绣手上吃了不少哑巴亏。

咱家做了这西厂厂公,人人看着风光无限,可是每日里疑心吊胆,生怕有什么把柄落在他们手中,哪象面子上那么好过。杨大人一开内厂,不但对他们有掣肘之权,而且还要将司礼监税察之权夺于自己手中,简直是将他们的一条大财路给断了,恐怕……到那时满天下的东厂番子和锦衣卫都要绞尽脑汁想着寻大人的毛病了。”

他阴恻恻地一笑,道:“挡着他们财路的人,向来只有死路一条,杨大人不担心一朝失手阴沟里翻船么?锦衣卫一百八十道酷刑。烹煮、抽肠、锯割、断椎、灌铅、梳洗,每一样都是能让鬼听了都发抖的酷刑,而且大人有家室之累,就算圣眷正隆,也架不住东厂锦衣卫有心算计吧?

咱家这西厂是以御马监为班底,如果咱家没有料错,杨大人成立内厂,必以神机营中亲信筹组,你我嫡系同出于军中,彼此可谓大有渊源,所以咱家才冒昧进言,不知杨大人以为如何?”

杨凌听了这才恍然,他心中飞快地盘算了一番,自己虽同锦衣卫有着密切关系,但一旦发生利益冲突,就算张绣肯放过自己,锦衣卫整个权力层也断然不肯甘休,而东厂、乃至东厂背后的司礼监,被自己抢去税监之权,更是绝不会放过自己。

苗逵如此开诚布公,就是料到了自己必然面临的局面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看来西厂重开,摊分了东厂和锦衣卫的部分权力,明里暗里已经遭到东厂和锦衣卫的打压了。所以苗逵才迫不及待地想拉自己作为盟友。

这对自己来说实是难得的机会,这件事合则两利,分则两败,如果自己真被推上那条路,那就是没得选择地选择。杨凌想到这儿,当机立断道:“杨某自奉了圣旨,心中也自忐忑不安,如果有苗公公提点帮助,那是杨某的福气。彼此合作,杨某求之不得。”

苗逵眉梢儿一挑,呵呵笑道:“好,咱家没有看错人,杨大人果然爽快,如此我们便一言为定。”

苗逵说着举起手来,与杨凌轻轻相击三掌为誓。

西厂厂公苗逵、内厂厂督杨凌,便在当今皇后娘家的茅厕之中定下了合作大计。

………………

泰陵上,一群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囚犯赤着脚,抱着哗啷作响地细铁镣,在监式的号子指挥下,努力地拉着纤绳。地了铺着一排细木,数十条绳索系着一只硕大无比的石龟,正在向工地上拖运。

但是这些囚犯只能负责地面工程和周围的河道清理、果树栽种等工作,要害地方是绝对不许他们经手的,如果要这些囚犯进到地宫作工,那只有一种可能,就是他们要给皇帝老儿陪葬啦。

此时运往工地的石龟,龟甲上方是一体雕成的一座圣号石碑,整只石龟因此奇重无比,身子前倾与地面几乎成了三十度角的囚犯群中,忽地有个犯人肩头的绳索断了,那人猝不及防,一头栽到地上,呛了一嘴土,下鄂顿时鲜血淋漓。

他吃疼之下还未及惨呼,劈头盖脸又挨了监工几鞭子,抽得衣衫破裂,露出后肩细皮白肉,被抽处已肉绽血流,痛得他一哆嗦,倏地扭过头来凶狠地瞪向那监工。

这监工也是牢犯,只是与工头关系较好,才得了轻闲差事,本来就是凶神恶煞的人物,被人多瞧一眼都能动刀子的痞货,见这面目清秀的犯人竟敢不服气,不禁冷笑道:“狗娘养的,还敢瞧老子?”说着长鞭呼啸,“啪”地又是一鞭子,抽得那犯人一激灵,颈上顿时鲜血淋漓。

这挨打的囚犯就是南京礼部尚书王琼之子,工头儿早得了戴公公的嘱咐,对这个新来的囚犯要好生照应,平素什么活苦、什么活脏就安排他去干什么,吃饭最后一个,睡觉挨着马桶。

那些犯人原本就喜欢欺负新人,瞧见工头儿举动,更是有心买好,这个眉清目秀、一表人材的书生,被他们呼来喝去,折腾地苦不堪言。

可是这个一看就是不通事务的纨绔子弟,刚来是畏畏怯怯的象只兔子,慢慢地却象脱胎换骨似的,变得越来越坚强,这些本来就是苦力出身的犯人也叫苦不迭的苦活累活,他居然咬着牙挺了下来。

前日晚上,有个好男风的囚犯趁他疲惫不堪呼呼大睡时,想扒下他的裤子弄弄这个细皮嫩肉的书生。他惊醒过来竟象野兽般一声嘶吼,扑过去咬住那人耳朵不放,最后被人拉扯开时,他竟将那人耳朵整只撕下,大口吞咽下去,嘴角血迹淋漓如同魔鬼。

这一来倒把那些囚犯震住了。普通的犯人就此不敢再随便欺负这个看起来文文弱弱的年轻人。王景隆从刑部大牢刚刚解往泰陵时,内阁三大学士的贴子就到了,这三个人便是内相王岳也不敢不给几分面子,何况戴义,所以他不得不打消将王景隆整死的念头,但既是钦犯,让他吃些苦三位大学士也无话可说。

如今的王景隆,再不复当日风度翩翩的佳公子形象,披头散发、臭气熏天,和那些囚犯毫无二状。那些监工见他挨了一鞭子竟不畏怯,瞪着一双野兽般血红的眼睛死死盯着自己,不禁恼羞成怒,手中长鞭刷刷地抽下来,怒喝道:“作死么?还不快去干活,当老子不敢打死你?”

此时两辆送菜的骡车晃晃悠悠地从旁边经过。车上贩菜老板瞧见有人挨打不禁笑道:“哎哟,大爷您可悠着点儿,这鞭子耍得是好,可这鞭梢儿一个不小心,莫要钩走了小的眼珠子。”

这菜老板话说得风趣,又开口奉承那监工犯人是大爷,那监工觉得甚有面子,不觉呵呵一笑收了手,得意洋洋地道:“怕个甚么,我这鞭子二丈外能灭得了蜡烛,还能刮到你脸上去?哈哈哈,过去过去。”

王景隆感激地瞧向那贩菜老板,目光到处身子忽地一僵,眼中放出狂喜的光芒,瞬也不瞬地死死盯着贩菜老板旁边坐着的帮佣。

那人四十多岁,面目平庸。看起来毫不起眼,但王景隆一眼就认出他是父亲身边追随三十多年的内书房管事王平。王平对父亲忠心耿耿,漫说王家现在还没有倒,哪怕王家沦落到沿街乞讨的地步,他也不会抛弃旧主,如今父亲已去南京赴任,他扮作菜农到陵上作什么?

王景隆的心不禁怦怦急跳起来,王平瞧见小少爷折磨得几乎不成人形,眼泪几乎下来,他急忙使个眼色,倏地转过了头去,趁人不备拭去眼角泪水。

王景隆会意,乖乖地走回去系好绳子随着监工的号子努力地拉动石龟,这一刻他浑身热血沸腾,似乎充满了使不完的力气,父亲没有忘了他,父亲为了自己,竟然甘冒杀头之险,派人来救自己出去了。

王景隆功名被削再不能出山仕为官,就是这钦犯身份都不知道哪一年皇上才会开心赦免,所有的一切,都是拜玉堂春所赐,他对玉堂春已恨水能将她剥皮拆骨,一口口吞掉才能解了这无边的怨毒之意。

靠着这无穷无尽的仇恨,一切折磨羞辱他都隐忍了下来,他的前程没了、人生毁了,心中唯一的目标就是要把玉堂春活活折腾死才甘心,如今终于有了机会,王景隆怎会不欣喜若狂。

石龟被拖运到地方,囚犯们又被打发到帝陵侧栽植果木,王景隆被安排扛着两只粪桶,去五谷轮回之地担挑官兵工匠们特征的排泄物。王景隆两只肩膀早被磨得溃烂不堪,一直没有机会痊愈,担着扁担那阵痛楚似欲钻心。

他挑着两担粪便蹒跚走过一丛草木,耳边忽地一声唤:“三公子!”,语落,管事王平从草丛中倏地钻了出来,鬼鬼祟祟地四下看了一眼,扑过来抱住王景隆泪流满面地道:“公子,你怎么被折磨成这副样子了?”

他瞧见王景隆蓬头垢面,**的脚踝血迹斑斑,身上被鞭笞地不成模样,不禁伤心流泪,王景隆急忙放下担子,厉声低喝道:“现在不是哭的时候,快说,是不是父亲叫你来教学秩序称?”

王平擦了擦眼泪,忙不迭点头道:“老爷知道咱们家是得罪了几位筑陵大臣,公子爷到了这里必定九死一生,因此临走时已安排了一切,忠小的将您救出去。”

王景隆焦灼地道:“怎么可能?帝陵外围有官兵把守,你看我现在模样,又戴着脚镣,逃不出多远,就要被人抓回来了。”

王平忙道:“少爷忽急,老爷已有万全之策了”,他抬头四下看看,一脚踹翻了粪桶,拉拄王景隆手道:“快。跟小的来。”,说着一扯王景隆,钻进了草丛之中。

王琼为了宝贝儿子煞费苦心,他临走之前已安排最为忠心的家仆王平留在京中,先找到刑部一个当年他提拨推荐的管事帮助买通一伙亡命之徒协助,打听到给陵上送菜的人家后,命他们盘下了这家菜店,然后制了辆有凹槽翻板可以藏人的骡车,准备将儿子救出。

只是这计划中独缺一具身形相似的尸体,是以才拖延了这么些时日。直至昨天,王平打听到一户人家的秀才去世,年龄身形与王景隆相似,这才趁夜盗墓,取了尸体赶上陵来。

方才到了工地卸了蔬菜后,王平趁人不备和人将那尸体带到僻远山谷中。系上铁镣,换上一身仿制地破烂囚服,将脸颊砸得稀烂,然后抛入谷中,这才赶回来搭救少爷。

王平将王景隆带到那停在草丛边的骡车上,重金买通的那几人正在车子周围,状似刚刚解手回来,四下观察着周围情形。王平匆匆上车。掀开一块木板,露出一个仅容一人躺下的凹槽,急道:“少爷,快躺进去。”

王景隆也顾不上说话,急忙抢上车去躺进凹槽,王平盖好木板,紧张的心情一放松,竟一下子瘫在车上。雇佣的那几人中领头的是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汉子,他见事已办妥,吐掉嘴中的草梗,跳上车轻轻跺跺木板道:“牛老板,这个就是你兄弟?事已办妥,咱们赶快回去吧,剩下那一半银子……”

王平陪笑道:“黄老大尽管放心,银子我已叫人备好了,只要我兄弟一离开泰陵到了安全的地方,剩下的七百两银子便马上双手奉上。”

一脸胡子的黄老板呲着黄板牙儿满意地一笑,招呼道:“兄弟们上车,走啦。”

王景隆躺在车底,屏着呼吸,心都几乎跳出了腔子。车子驶出泰陵工地,守在外围的官兵见是每日送菜的那两辆骡车,随意向空车上看了看,便挥手放行了。

王景隆的身子一直绷得紧紧的,好象随时都能呼地跳起来,听到那军官喝令放行的声音,王景隆象被抽去了筋儿一般瘫在里面,这时才惊觉全身被一层冷汗湿透。

他躺在车底,咬着牙在心底狞笑发誓:“我回来了,玉堂春!你等着吧,王景隆被你害得这么惨,我不会就这么隐姓瞒名苟且偷生,我要你死!一定要你苦不堪言地死!哈哈哈哈……!”

………

皇宫西北部的雨花阁前,两名小太监打开殿门。杨凌和身着一身便服的正德皇帝一左一右站着,你瞧瞧我,我瞧瞧你,迟疑半晌才神色怪异地踏时大殿。

殿中供奉着五具佛像,每具佛像都有一人来高,勉强看出好运佛像都是一男一女子互相搂抱,只是长相体态都怪异了点儿。

后边随进四个小太监,手里捧着托盘,杨凌从盘中取出三枝香来,小太监赶过去,在主佛像的香案上点起香烛,杨凌就着烛火将香点燃,挥手扑熄了火,递给正德。

正德走上前去看看那五具奇形怪状的佛像,然后举手供了三供,将香插入香炉,四名小太监见状悄悄退出了宫门,将宫门掩上。

杨凌这才干咳一声,说道:“皇上,人伦大事,上祭宗庙,下续香火,皇上大婚在即,应该对此有所了解才是,咳咳,请看这里……”。

他走到第一尊佛像前,蹲下身去寻到礼册上说明的机关,使劲儿摇了几圈儿,然后轰隆一声响,那男女合体的佛像便机械而生硬地做起了交合动作,杨凌尴尬地指着交合部位道:”皇上,您看这里,圣人也说,男女饮食,人之大欲存焉,人成年之后,就会娶妻成亲,这夫妻嘛,就会做这交合之事,就象这……这样……”。

正德皇帝看得小脸一白,吃惊地道:“杨侍读,你说,就……就……就这样?朕和皇后也要这样吗?”

杨增值瞧他胆战心惊的模样,不禁苦笑:似乎自己事先想得太简单了,到底要怎么说才能让他感兴趣呀?难不成给他来段儿荤段子?就算是讲荤段子,就这配音配图也影响情绪呀。”

杨老师硬着头皮想道:“只要不让他产生畏怯心理就好,我实在教不明白……不是上过这理论课之后,皇上还要和八位选出来的‘司门’、‘司帐’、‘司寝’宫女行房事么,有那些年长些的宫女陪他作爱,他还能不懂么?我这个老师……还是混混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