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百一十二章 热身运动

月关2016年08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一具摔得血肉模糊的尸体被拖到戴义、李铎、倪谦面前。

戴义走近去仔细打量半晌,见那铁镣、衣衫、体态并无差异,不禁呵呵笑道:“诸位大人,这王景隆不堪服役之苦,自从帝陵逃脱,不慎坠落山谷摔死,可与我等无关哪,若是大学士们问起,还望能为彼此做个证。”

王景隆自寻死路,戴义最是开心,他既能脱得干系,又可借此买好即将就任的西厂厂督,心中岂能不乐?李铎、倪谦听了连连点头,杨一清却满面狐疑地绕着那具尸体转了两圈儿,轻轻摇头道:“不对,诸位大人,这事儿有点蹊跷。”

杨一清是杨凌亲信,如今杨凌高升,水涨般高,杨一清前途如何,谁也不敢预料,戴义倒是不敢小视他,闻言忙客气地道:“杨校尉有何高见?”

杨一清指着死尸道:“诸位大人请看,这死尸虽然满体泥污,但都是从崖上翻滚沾染的,衣衫上蓬曝的灰尘却不多,而且足踝上没有磨痕,身上没有鞭伤,难道王景隆这一摔倒把身上的伤痕都摔好了么?”

“啊!”,一旁点头哈腰的工头儿怪叫一声,急道:“不错不错,这混蛋不久前刚刚挨了鞭笞,肩头颈上全是鞭痕。”,他说着疾扑过来,一把撕开死尸衣衫,只见背上颈上除了撞破划伤处皆完好无损。

戴义又惊又怒地嚷道:“李代桃僵?这厮竟逃了?那这死尸……山上一定有人协助他逃跑。哎哟,逃了这个钦犯,我要如何向皇上回禀。如何让杨大人知道?这便如何是好?”

杨一清略一思索,急忙道:“除了那处悬崖,泰陵四周尽在神机营官兵包围之下,这一时半记得进出人员有限,戴公公,卑职立刻带人前去追索。请公公在泰陵内搜查一番,说不定那书生还不曾来得及逃出。”

礼部侍郎李铎不屑地冷笑道:“好个王琼,他自己跑去南京作官,王景隆就算逃了他也没有嫌疑了,不过肯冒大不韦搭救王景隆的除了这老匹夫还有谁?戴公公,王琼在京中门生故旧甚多,对他遭贬谪一事多有不满。王景隆逃了,最有可能南下去金陵,或者逃去浙江他兄长处,还有一个可能……就是壮着胆子去他最不应该去的地方……”。

戴义恍然,脱口道:“京师?”,他咬着牙对杨一清道:“杨校尉,速去查问今日出入帝陵的可疑人物。李大人,倪大人,劳烦二人带了人清点帝陵内所有工匠官兵以及工切可供藏匿的地方。”

他挥手叫过一个亲信小太监,说道:“赶快拿咱家的帖子去东厂一趟,请范公公着人仔细盘查通往金陵、江浙的大小路口,京中与王琼关系密切的人物也要好生关照着。”

京师是天子脚下,戴义虽然嚣张,也不敢象寿宁候正得弘治帝宠爱时那般调动京军和五城兵马司满城搜索,只有发动东厂控制的地头蛇,暗中加以注意。他沉吟一下又道:“还有。通知杨大人一声,叫他小心戒备了。”

……………

八名姿容俏丽、体态婀娜多姿的少女玉面绯红的站在杨凌对面,大婚副使只是负责指点服侍皇帝时的礼节,至于男女之事自有内宫女官传授,杨凌大大地松了口气,不然恐怕比面对正德时还要尴尬。

雨花阁内五尊铁菩萨此起彼伏的吱咯声似乎还在耳边回响,牙根儿还是酸酸的,杨凌磨了磨牙,目不斜视地盯着殿中一根盘龙柱子说道:“每日进御四人,连续两日,进了皇上寝宫,要严守规矩…………”。

杨凌越说越觉得别扭,早知道天子副使除了当司仪还要干这些勾当,他早找借口向正德请辞了,弄到现在怎么说怎么觉得自己象个敬事房大总管。

那八名眉目清秀动人的美女虽然听及这些男女之事眉目间禁不住有羞涩之意,但是眼神中更多的却是欣喜和兴奋,甚至……欲焰!

明明是些娇滴滴的美人儿,可那眼睛里,个个燃烧着一团足以将男人焚成灰烬的火……欲火,杨凌只瞧了一眼就不由打了个寒噤。

这些宫发一入宫门,就要在这里过一辈子,直到耗尽青春,被人投进火化井中成为一团飞灰。既便赶上皇帝好心,将年纪大的宫女遣回乡时,也已忻过三旬,能嫁个什么人都不晓得。

如今有幸供皇帝临御,从此便是有身份的妇官,虽然不得晋妃,但是每月有优俸禄可拿,不用再从事劳役,能有这机会,实在是脱离苦海,一步登天了。而且恐怕这是一生中唯一一次机会接触男人,她们虽碍于女性的羞涩不敢表示出来,心中如何不欣喜若狂?

杨凌干巴巴地朗诵道:“淋浴之后,要不着寸缕,由公公检查之后裹以羽绒锦被,送入皇帝寝宫。尔等切记,皇上躺在床上,是只有双脚露在外面的,公公退出房去后,你们要从露在外面的‘龙爪’这头钻进被去,然后与帝交焉,不可错了方位。”

杨增值抽了抽鼻子又道:“公公会在外边候着时间,时辰一到,唤你们时,尔等须马上退出来,如果皇上挽留,也不得超过公公两次高呼,切记,对皇上不可背身而行,要倒着爬下床来……”。

杨凌说到这儿,瞧瞧这几个体态婉约、各具特色的美女,不禁暗暗摇头:“做皇帝到底有什么好?连这种事儿都有人管着,有这么多臭规矩,这样的帝皇躺在床上对女人除了**哪有自由可以温存谈情?可怜的小正德,但愿你能适应得了这种生活……”。

…………

正德此时正兴高采烈地指挥小太监们在坤宁宫、乾清宫、御花园里悬挂宁王进供的彩灯。离大婚还有三天,现在虽不可以燃放焰火,他已迫不及待地悬起灯笼,一到夜间,正德就流连徘徊在星河般璀璨的灯海中,高兴的睡不着觉。

礼部鸿胪官亦步亦趋地随在一刻也不消停的正德皇帝身边。呼哧带喘地向正德皇帝报告各项安排的进度,正德不耐烦地摆手道:“这些事不要跟朕来说,太皇太后、太后和三位大学士首肯便可。”

“是是是,臣遵旨”,白发苍苍的鸿胪官忙不迭地应声,却仍追在他屁股后面说道:“大婚之日,皇后娘娘与皇上交拜天地,告礼成亲时,须由四名诰命夫人相伴,臣奉太皇太后、太后懿旨,鳞选出成国公、阜国公、寿宁候、临淮候四位一、二品诰命夫人,皇上可满意么?”

正德正把玩着一只满是金纸鳞片的鱼形彩灯,闻言想了一想道:“把寿宁候夫人去掉,换上……嗯,换上威武伯夫人。呵呵,那是朕登基以来封的第一位诰命夫人呢。”

鸿胪官面有难色地道:“皇上,这四位诰命夫人都是或有子或有孙,给近一年来娘娘讨个喜气儿,保佑皇上多子多孙呢。威武伯夫人品秩低了些,又无子嗣,似乎不太合适,况且寿宁候是当今国舅,如果将国舅夫人换下,太后那里……”。

正德怒道:“早说这些事朕不理,你偏要来问朕,好吧,朕如今拿了主意,你又有一堆的理由等着朕,敢是在戏耍天子么?”

鸿胪官慌忙跪倒道:“臣不敢,臣惶恐,皇上息怒。”

正德皇帝冷笑道:“惶恐个屁!朕马上就要大婚啦,就要成人了,你们还当朕是小孩子?哼,当朕看不出吗?你们看似什么事都要经过朕的同意,其实心中早已有了主意。自作聪明,你不来烦朕,朕也懒得理你,你既然问了,那朕就来拿主意。威武伯夫人品秩低?低了那就钦封一品诰命!她没有子嗣?好,这句话朕也给你寄下,威武伯夫人一俟有孕在身,朕就办你个欺君之罪!”

鸿胪官面如土色,连连磕头道:“是是是,臣依了皇上,可是人选……太皇太后和太后已经定下,再做删减恐若不得宜,莫如……莫如臣再挑选一位三品诰命夫人,与威武伯夫人一同入宫,改四诰命为六诰命,皇上以为如何?”

正德这才转怒为喜,晲了他一眼,得意地道:“算你机灵,传旨去吧。”

鸿胪官听了如蒙大赦,给皇上请几个女嘉宾都差点儿请掉了自己脑袋,他哪里还敢聒噪,急忙爬起来一溜烟儿滚到司礼监着人传旨去了。

杨凌好不容易对八个春情勃发的美丽宫妇交待完了几十条跟皇帝上床的规矩,退出殿来从怀里抽出小纸条来看了看,现在需要他做的只剩三日后迎接一位皇后、两位皇妃入宫了。

杨凌看罢不禁长长出了口气,这几日需要准备的礼仪太多,有时忙到很晚,就在朝房里湊合一宿,已经两天没有回家了,如今总算告一段落了。

他先去了乾清宫,听说正德皇帝正在御花园亲自指挥布置彩灯,忙趁机离开皇宫,他也没有坐轿,只骑了匹快马,带着四名贴身侍卫赶回西郊。

一进了威武伯府,就见府中张灯结彩,到处洋溢着喜气。

如今已过了弘治帝的三九守孝期,三进院儿的门楣都系了红绫,收拾地焕然一新,满院鲜花中蝴蝶翩翩起舞,瞧得人心情舒畅。

杨凌见了奇怪,向迎上来的老管家问道:“高管家,怎么皇上大婚,咱家也要布置成这副模样么?普天同庆不成?”

高管家失笑道:“老爷可是宫里太过忙碌了,竟忘了自己的大事?您怎么忘了皇上大婚之日就是您的喜日子呢,要说着呢,这可是皇上赐的喜事,虽说不是大夫人过门的时候,可是这两位小夫人过门也不能马虎,所以夫人早早就吩咐准备了。”

“哦!”杨凌一下子停住了脚步,这两日忙忙碌碌,真地把自己的事忘了。玉堂春、雪里梅,过门儿?要做自己媳妇儿了?

明媚的阳光下,映入眼帘的是满园缤纷,鼻中所嗅尽是淡淡幽香,杨凌一时间百感交集,倏地想起第一次与她们相遇的情形。那时自己何曾对她们动过一丝感情,原只是萍水相逢的过客,谁知道忽然之间竟然变成了长相厮守的枕边人。

恍惚间,他似乎又看到身穿花绸小袄、葱绿色百褶裙的雪里梅恨恨地从绣楼中走出来,俏脸凝雪地驳斥着严宽,还有随着悠悠如洞箫般的一声叹息,倏然出现在楼阁内的玉堂春,素衣如雪、长发逶迤,凝眸望时皓如一轮纤月。

还有……还有……还有那个声音糯甜、娇小俏皮地唐一仙……

想起如今生死未卜的唐一仙,杨凌的心情顿时黯然起来。唐一仙失踪后锦衣卫和地方官府在他的拜托下着实下了大力气搜寻过一阵儿,可是却始终没有找到。杨凌心中已九成认定她没有死,可是……她为什么始终没有现身?

杨凌最担心的就是她虽被救了,但是救她的人却见色起意,将她拘禁起来。一介茕茕弱质的小女子又无从反抗,那是一种什么结局?想起来他心中就极不痛快,所以一直小心翼翼地避免想到这件事,可是今日一句“两位小夫人过门”,却触及了他心中痛处。

杨凌默默地摆了摆手,独自走进内宅。韩幼娘、高文心四女和一身寡言少语的大嫂张氏正都围在花斤中说笑,几案上摆了三件花团锦簇的女袍,顶翠玉金钗微微颤动的珠冠。

杨凌一进了门瞧见不禁奇道:“这是什么?缀了许多珠宝,这是谁送的重礼?”

玉堂春和雪里梅瞧见是他回来了,羞得一声娇呼,急忙抢过去各自抱起一件大红袍服和珠冠,晕着俏脸蹲身叫了声“老爷”,就赶紧地跑了出去。

高文心忍着笑施礼道:“婢子见过老爷。方才那两件不是人家送的,是凤冠霞帔,不过都是仿制的东西,是……是雪儿姑娘和玉儿姑娘准备过门儿的时候穿的。”

太祖时马皇后特典,百姓人家婚嫁时可仿制凤冠霞帔,女人本来就喜欢漂亮衣服,如今见了这凤冠霞帔,围在一起议论一番,甚至文集一些闺房中事都是可能的,难怪见了自己就羞跑了她们。

杨凌讪讪地有点不好意思,他摸了摸鼻子,瞧见案上还有一套袍服,不禁吃惊道“”怎么还有一套?这……这套又是谁的?“,他说着情不自禁地望了高文心一眼。

韩幼娘不止一次对他提过高文心对杨家的情义和她身世的可怜,求相公允许兑现自己与她们结拜时的承诺,只是他一直没有应允,这时见了凤冠霞帔还道韩幼娘自作主张,想把高文心也给他娶进门来。

高文心何等伶俐的女孩儿,四目一碰她立即便明白了杨凌在想些什么,那张脸蛋儿顿时成了红苹果,整个人也不自在起来。

韩幼娘瞧在眼里,也不知懂是不懂,她眨了眨眼,笑盈盈地道:“这件是我的呀,喏,你瞧,玉儿她们方才的袍上绣着凤凰呢,我这件绣的是孔雀,这是皇上赐的那件三品诰命袍嘛,相公以为是谁的?”

韩幼娘这一说,高文心更是羞得抬不起头来,她伸出两根手指,扯了扯张氏的衣角儿,轻轻道:“张夫人,你这两日不是蝉鸣吵得睡不好么?婢子去给您开服休神养性的药吧。”,张氏是过来人。也瞧出气氛暧昧,自然不会说穿自己吃得好,睡得香,什么毛病也没有,连忙答应着跟高文心离开了。

杨凌讪讪地道:“皇上赐了这冠服,你不是一向不舍得拿出来穿么。怎么现在倒取出来了……?”

韩幼娘喜气洋洋地道:“相公还不知道么?宫里来人传了旨意,皇上说要幼娘去陪皇后呢。”

她说着抓住杨凌的手,雀跃道:“幼娘这回总算可以见识到皇宫模样了,真龙天子住的地方呀。”

杨凌听了哈哈笑道:“可倒好。皇帝大婚,我做司仪,你做伴娘,只是不知道皇上会不会包个厚厚的大红包给咱们,哈哈哈……”

韩幼娘不解司仪红包的意思,还以为为是皇帝大婚的礼仪名词之一,她笑问道:“相公回来这么早,莫非这两日可以闲下来了?”

杨凌在她娇俏的鼻头上一刮,说道:“聪明,相公这两日不用再做苦工了,倒是皇上……”杨凌想起那八位楚楚动人,眼神儿象要吃人的美丽女官,不禁苦笑一声道,“倒是皇上这两天怕是要做大苦工了,也不知捱不捱得了,嘿嘿……”

玉堂春捧了自己的新婚袍服,脸红经地逃回闺房。一颗心还在扑通扑通直跳。平素里她巴不得多看老爷一眼,可是眼看着嫁进杨家的日子越来越近,女儿情怀,那羞涩之意竟也越来越重了。

她将冠服收好,待脸上热意消去,才蹑手蹑脚地离开后宅。刚刚走进中堂,高管家恰从堂外走进来,一瞧见了她喜形于色道:“苏小姐,你得正好,这儿有封信老奴正要给您送进去呢。”

“信?有人给我的信?”玉堂春惊讶地反问。

老管家陪笑道:“是,呃……是您的一位亲戚的。”

玉堂春奇怪道:“你说的人呢?”

老管家陪笑道:“那人送了信就离开了,说是信中自详,其他的咱可就知道了。”他说着心道:这位姑娘马上就要成为威武伯爷的如夫人了,家里忽然来了个打秋风的穷亲戚,叫我这下人知道了脸上多挂不住?我还是装装糊涂吧。老管家精于世故,说着奉上书信便藉帮离开了。

玉堂春诧异地接过信后,神情茫然。亲人?我哪儿来的亲人?

她迟疑着踱进中堂书房坐下,从信贴中取出信来打开,只扫了眼信未署名就忽地一下站了起来,浑身都在发颤,似乎受到了异常地惊吓。

周彦享,周彦享!她的亲生父亲竟从天而降般出现在她面前,向自己的女儿卑躬屈膝地直置上自己的名字。这个名字连着她的痛和泪埋在心底太久太久了,这时出现,令她心头巨震,头脑一阵晕眩,她慌忙扶住了桌子,眼泪已遏制不住一串串落了下来:“为什么是他?为什么是他?他还来找我做什么?”

玉堂春强迫自己忘记,但她从来也没有真得忘记,没有忘记这个名字,没有忘记这个带给她父爱和亲情,又狠心将她卖入火坑的亲生父亲,这个落魄无良、吃喝嫖赌的读书人。

从她沦落风尘那一刻起,她就已决定彻底忘掉这个人,甚至彻底忘掉自己的本来的名字,好个她已不配拥有的名字:周玉洁。

玉洁,玉洁冰清,沦落风尘的女人还配叫这个名字么?她叫玉堂春,叫苏三,叫玉姐儿,如今,她已洗尽铅华,准备伴着她的郎君一生一世来追求自己的幸福了,为什么他却寻上门来?

玉堂春泪眼婆娑地举信纸,抽噎着向信上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