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不做君子

月关2016年08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一副落魄书生模样的王平,佝偻着身子离开威武伯府,一走近小溪桥头儿几株垂杨柳树,立即直起腰来快步离去。

自从杨凌入狱、众女拦法场后,玉堂春的身世已尽人皆知,王景隆和王平料定用此借口,高府管家为了小夫人的面子,必然会将信悄悄交到她手中,如此计划便成了一半。

本来按照王琼的安排,一俟王景隆被救出,立即快马将他送往江南。但王景隆已被仇恨冲昏了头脑,宁可玉石俱焚,也不肯苟且偷生,王平不得以只得配合他的计划。

两个戴着竹斗笠的灰衣汉子从场院上一堆柴禾垛后转了出来,一个十十出头的男子盯着村头河沿上匆匆行走的王平面图笑道:“厂卫出来的都是这般蠢货么?他难道不会出了村子再挺直驼背?”

另一个三旬灰衣汉子机警地四下看了一眼,说道:“怪不得他,就算是王候公卿府上,谁会没事儿在门口安插暗桩?你跟上他,我去回禀柳把总。”

杨凌知道筹建内厂的事早晚要和锦衣卫、东厂摊牌,而柳彪在锦衣卫中只是一个小小校尉对自己一直忠心耿耿,入狱期间对幼娘也执礼甚恭,而他筹建内厂也实在缺人,便对柳彪坦言相告。要柳彪杀官造反他不敢,跟着杨凌升官发财他岂有不同意的道理?

就此柳彪已死心踏地地跟着杨凌走了,为防东厂、锦衣卫有人胆大包天做出对他家人不利的事,杨增值密嘱柳彪严密戒备,柳彪自然不遗余力。

这五百亲军都昌从斥候军中挑选出来的健者,又在山中受过韩林、柳彪等人的特训,个个都是匿迹、追踪、暗杀的高手。柳彪在杨府四周密布了十几名这样的探子昼夜监视。这小村庄本来就少有外人,如今恐怕有只陌生的苍蝇跑进来也休想瞒过他们的眼睛。

杨凌在客厅见了柳彪,听他禀报后疑惑地对老管家道:“方才可有一个落魄中年书生来过府上?”

高管家道:“老爷,是有这么个人。那人说是苏小姐的远房亲戚,打听到苏小姐嫁入咱家,想请小姐接济一下,老奴想这也不是什么光彩事儿,怕苏小姐面子上挂不住,就悄悄把他亲戚的信交给她了,所以未曾禀告老爷,请老爷恕罪。”

杨凌疑道:“她的亲戚,上门打秋风哪有送了封信就慌忙离开的道理?”

柳彪道:“不止如此,那人来时是个驼背书生,可是离开村口便直起腰来迫不及待地离开了,若是穷亲戚上门何必如此隐秘,此事定有蹊跷。”

杨凌担心苏三确有个人**,正考虑是否去问她。一个家仆跑来道:“老爷,有位戴公公的信使想见老爷。”

杨凌忙叫人将那小太监唤进厅来,接过戴义秘信,打开看了良久,忽地屈指在信上一弹,轻轻笑了起来…………

…………………

妙应寺,又称白塔寺,位于阜城门内大街路北。两乘小轿到了庙门前,轿帘儿一掀,走出两个娇媚如画的丽人儿来。

两个美人儿一头青丝如同墨染,都是身着翠绿色襦袄,湖色八幅风裙,弓鞋轻移,裙摆缓动,细褶展如水纹,更显得风姿绰约,如曳碧波。两个俏丽的女子,顿时吸引了一众香客的眼神儿。

雪里梅闷了许久,今儿还是头一次和玉堂春出门,所以心情很是欣喜,她也没有注意玉堂春踌躇不前的神态,当下直奔大殿,抢了个蒲团,招呼玉堂春道:“姐姐,来。咱们先拜过佛祖。”

玉堂春强颜一笑,走到她身边挨着她跪下,雪里梅微微闭着眼,虔诚地向佛祖膜拜,嘴角挂着满足和甜蜜的笑意,也不知许了什么愿。

玉堂春却一副神思恍惚的模样。多少年的恨意,可是看到亲生父亲信中所述的悲惨和可怜,走投无路不得不登门求她,却又没脸见她怕她责骂,只求她若肯援手今日便来这妙应寺塔林一见。她终忍不住动了怜悯之心。

不管他如何可恨,自己这身子,这命总是他赐给的,就帮他这一回,全了父女这义吧。玉堂春在心底暗暗叹息一声,摸了摸怀中揣着的银票,那是她的全部积蓄。

殿外人群中,几个男人闲闲散散地立在香烟袅袅的大铜炉旁眯着瞧着两人背影,就象看着眼中的猎物,一个脸上有条疤痕的汉子瞧瞧四下没有外人,有睦忐忑地道:“黄大哥,咱们这次进京做的几票买卖足足赚了上万两银子,有必要再冒这风险么?”

那个被叫做黄大哥的络腮胡子正是协助王景隆脱狱的人,他听了冷冷一笑,反问道:“怎么,怕了?”

刀疤汉子说道:“大哥,小弟不是害怕,可是……这女眷是威武伯的女人,听说他为了咱们这些苦哈哈阻止皇上加税,差点儿被砍了头,动他的女人……”。

黄大哥冷酷地一笑,不屑地道:“那些狗官哪有好人?还不是为了给自己博个好名声?咱们的土地照样被官庄、王庄给吞并了,照样每年被朝廷逼着养马,姐姐的,种马死了要交钱,种马生不出小马要交钱,多少人被逼得倾家荡产啊?这天下呀,算是到头了,虎哥招兵买马,现在缺的就是银子,我们再多弄点再回去,嘿,等虎哥揭竿而起打下了天下,你我就是开国元老。”

另外一个汉子听得心热,忍不住问道:“老大,你说虎哥真能成事么?要是不成,那可……可是杀头之罪呀。”

黄老大瞪了他一眼,压低嗓门狠狠骂道:“屁话,现在咱们就能活下去了么?刘神仙不是给虎哥看过相吗?霸州杨虎,紫徵转世。虎哥有帝王相,老天庇佑着呢。”

他似乎不想多谈这个问题,岔开话题道:“一会儿那个姓牛的将两个女人引到塔林后,立即跟上去掳了人就走。”

刀疤汉子颊肉抽动了一下道:“大哥,我看这姓牛的不是普通人,否则怎么敢和威武伯作对?而且他出手阔绰,咱们绑了人随他出去找到他们藏身之处,要不要……嘿嘿,全给他抄了?”

黄老大断然说道:“不行,盗亦有道。不能坏道上规矩,否则以后谁还敢找咱们做生意?收了银子咱们立即赶去西山清风观,避上几天等风声小了就回霸州,他们就各安天命吧。”

雪里梅和玉堂春肩并着肩磕了头,雪里梅向玉堂春挨近了些,双手合什,悄声问道:“玉姐儿,你许的什么愿?”

玉堂春神思恍惚,问她一问不禁慌乱地道:“啊?什么?没……没许什么愿呀。”

雪里梅撇了撇小嘴儿,挪揄道:“那你这么慌张作什么?对我还瞒着,哼,有了老爷,对我这妹妹就不亲了。我可不怕告诉你,我啊……我许愿……许愿佛祖保佑,明年给老爷生一个儿子、一个女儿……”。

玉堂春虽然满腹心事,仍被她逗得噗哧一笑。娇嗔道:“你呀,真是没羞没臊,哪有大姑娘家就许这愿的?”

雪里梅翘着嘴儿道:“不然怎么办?夫人我比不了,你又比我漂亮,不抢在你们前边生孩子,老爷能疼我吗?”

玉堂春叹道:“傻丫头,女人还是得讲德行,你看夫人那般贤惠,老爷多么敬重她。以色待人,哪能长久?你呀,继续在这做你的春秋原原大梦吧。”

她站起身来揉了揉膝盖,雪里梅也跟着站了起来,问道:“你去哪儿?听说这庙里的卦灵着呢,咱们去卜上一卦。”

玉堂春摇头道:“你去吧,我要……我要去解个手儿,一会儿就回来。”

玉堂春支应个理由儿。走出殿门假意要出庙解手,走了一半儿看看无人注意,一闪身从松柏林里的小路折向中殿的塔林。

洁白的宝塔足有百余座,塔上都系着小小的铜铃儿,风一吹,便发出悦耳的铃声。玉堂春提着裙裾,匆匆走入塔林,四下张望着向深处走去。

因为拜佛的大多是本地人,这塔林是早逛遍了的地方,所以塔林中游人不多,远远地偶尔可见三两行人。玉堂春转过几座宝塔,正四下张望着,忽地身后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唤道:“周玉洁!”

玉堂春一激灵,猛地转过身来,只见一个脸色阴霾的青[袍书生正冷冷地看着她。玉堂春顿时大骇,明白中了人家奸计,她退了两步,失声道:“王景隆,是你……你逃出泰陵了?”

王景隆掩饰不信满脸的得意和怨毒,阴笑道:“大圭不琢,美其质也。周小姐就是惊慌失措的时候也是这般动人。”

他兴奋地紧逼过来,说道:“小贱人,你害得我好苦,如今一骗还一骗,我看你还往哪里逃?呵呵呵,你放心,我不会杀了你的,我会带你离开,把你这个千人骑、万人跨的贱人好好整治一番再送回杨凌身边。”

他止不信兴奋地狂笑道:“那时你目不能视、耳不能听、口不能言、四肢俱无、肮脏得象条猪一样,但愿杨凌还会疼你、爱你,哈哈哈哈……”

玉堂春听他说出那种生不如死的可怖模样,骇得俏脸煞白,她打了个冷战,转身便跑。王景隆方才跟进塔林时黄老大几人已悄悄跟在他后边,这时听到身后脚步声不禁捧腹大笑:“你能跑到哪里去?哈哈哈,给我抓住她,马上带出城去。”

身后一个声音应声笑道:“上的不敢,小的又没疯,哪悸碰杨大人的女人?”

王景隆愕然转身,立即看见一只斗大的拳头迎面击来,砰地一拳正砸在他的鼻梁骨上。

……………

雪里梅求了一只上上签,喜孜孜地奔出殿门,想向玉堂春炫耀一番,她刚刚走出殿门,忽见院中一阵喧哗。十几个各色装扮的大汉扭着几个人从松柏林中走了出来,不禁有点儿惊奇。

随即又见两个光头和尚拖死狗似地拖着一个人大步走了出来,后边跟着一个笑吟吟的青衣男子,再后边众星捧月一般,玉堂春被六七个人护在中间走了过来。

雪里梅瞧见那青衣汉子,认得是杨凌亲军统领柳彪,再瞧瞧后边的玉堂春,不禁奇怪地迎上去道:“柳大人,玉姐儿,这……这是怎么回事?”

柳彪抱拳正要搭话。一个大汉奔过来向柳彪道:“禀告大人,这伙贼人中有一个武艺甚为高强,他中了小的一镖,见机不对就翻墙逃了。”

柳彪怒道:“几十个人拿不信几个绑匪,真是一群没用的饭桶,赶快去追.”

这时庙门外四个亲军校尉提着腰刀,簇拥着轻衫佩剑的杨凌走了进来。玉堂春和雪里梅见了又惊又喜,杨凌却只向二女淡淡扫了一眼,便满面笑容地迎向急步走过来的知客僧,合什一礼道:“今日能拿信这些绑匪强盗,还要多谢大师给予方便。”

那胖胖的知客僧笑得弥勒佛一般,向这位御前亲军统领谄笑道:“哪里哪里,将军设计除奸,伸张正义,贫僧理应相助。”

杨凌哈哈一笑,与他把手一摇。就在这时,两个闻讯赶来的五城兵马司捕快气势汹汹地闯了进来,一进庙门就大呼小叫道:“是谁未经兵马司许可就胡乱拿人?”

他们一张眼瞧见杨凌几人的禁军服饰,还未看清杨凌的品秩,两个“城管”已经矮了三分,提着何如刀锁链四处点头作辑道:“小的五城兵马司马昭之心快萧禹、荆戈,见过诸位军爷,呃……军爷这是拿的什么贼人?”

杨凌走过去道:“本官杨凌,拿的是意图绑架本官女眷的匪人,呵呵,你们来得正好,带本官去见见你们的御史大人。“

皇帝亲军虽然位高权重,却没有在京城内随意捕人的权利。杨凌不想落人口实,说他私高公堂,自然想将人犯交给五城兵马司处理。玉堂春见老爷自打进了庙门,就没正眼儿瞧她,心中又是委曲又是害怕,她怯怯地走过来,低声道:“老爷……”。

杨凌恼她有事不同自己商量,他虽还不知玉堂春因为什么理由被王景隆给逛了出来,可要不是自己为了防范厂卫,又得了戴义及时报讯,这时隔不久她岂不已被人掳走凌辱?所以他心中有气,见她过来,把脸一板,重重地哼了一声道:“有什么话回家再说,跟我去五城兵马司。”

萧禹、荆戈两个捕快见这位御前红人这么配合,忙感激涕零地随在他屁股后边,举一反三地吆喝看热闹的百姓散开。巡城御使因为天热,刚刚除了官袍饮茶,听说杨凌来了,急忙又穿戴起来,慌慌张张地跑了出来。

杨凌此时正坐在一把椅子上,上演驯妻记。玉堂春跪在他面前,委委曲曲地把上当受骗的事情源源本本说了一遍。杨凌冷哼道:“于是你便自作主张,编出个要来庙里上香的理由跑出来了?要不是我事先得了消息,你自己想想现在是什么下场?”

杨凌向雪里梅使了个眼色,却仍摆足官威道:“起来,回府再和你算帐。”雪里梅见他他眼色,会意地过去扶起玉堂春,将她拉到侧后旗牌下,在她耳边吃吃笑道:“好啦好啦,老爷是疼你才生气嘛,别害怕了,回去对台戏老爷使出你好狐媚子手段,叫老爷看得手也软脚也软,自然就会饶了你了。”

玉堂春被杨凌吓得六神无主,偏还听这丫头说些疯话,心中又气又羞,可是想想,今天要不是杨凌事先埋伏在此,将亲兵扮作香客、小贩、僧侣,及时擒住那伙贼人,后果真得不堪设想。

所以老爷无论怎么责罚她,她还真得无话可说。玉堂春忐忑不安地想:只是不知老爷的家法是什么,听说一些官宦人家笞打奴婢妾室,不是用鞭子就是用木棍,但愿老爷不会那么狠心。

那位巡城御使慌慌张张跑出来,在自己的大堂上。人家杨大人却摆足了官威在教训自家小老婆,他连话也插不上,只得毕恭毕敬地站在一边儿候着,这时好不容易逮着机会,忙上前施礼道:“下官巡城御史胡周,参见杨大人。”

杨凌倒不是有意在他面前嚣张。而是柳彪事先已提醒过他,知道这位巡城御使胡大人,也是王琼提拔的官员。王琼虽不掌吏部,却做礼部尚书多年,经科举而为官的人许多都是他任考官时提拔焉的,按规矩就算是他的门生,虽算这便宜老师做得容易,可是许多官们也确实感念他的赏识之恩,杨凌担心他看在王琼的面上循私,所以有意给他个下马威。

这时见他执礼甚恭。杨凌才起身道:“胡大人,堂上这人是南京礼部尚书王琼之了,皇上钦定的人犯,他从泰陵逃脱,勾结一班匪类,蓄意谋害本官家眷,幸被本官侍卫拿住,请大人问罪。”

王琼虽说倒了台,可在京里人脉广泛。胡周一个小小的巡城御使可是得罪不起,但是眼前这位杨大人,他更加得罪不起,胡周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一声,升堂问案。

衙役端了盆水来,先“哗啦”一声将王景隆泼醒。王景隆幽幽醒转来,瞧见杨凌端坐一旁,玉堂俏生生地立在他身后,知事已败露,不禁恨极大吼,赤红着双眼猛扑过来。

王景隆虽是个文弱书生,可此时那疯狂的气势叫人瞧了实在心寒,杨增值吓了一跳,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两个衙役反应极快,追上来两只风火棍在王景隆膝弯里一点,王景隆就“呯”地一声摔在地上,随即被两个衙役反拗住了双手制住。

王景隆动弹不得,竟一探脖子,一口咬住杨凌衣衫下摆,瞪着两只似欲噬人的眼睛,死死地瞪着他,那种无穷的恨意瞧得杨凌一股寒意刷地一下寒毛儿都立了起来。

王景隆想报复他他可以理解,可是他凭什么恨他恨到这种地步?难道这种人都是毫无理性的么,就丝毫不去考虑事情因由,不去想自己害人时如果成功会对别人造成多大的伤害吗?

杨凌自知命不久矣,所以别人对他有什么伤害,他看的都不甚重,可是他绝对不能容忍别人对他家人的伤害,那是他唯一坚持的,决不让步的立场。

此时见了王景隆毒蛇一般的眼神,他终于明白,两家的仇恨已是根本不可能和解:他身居上位时可以想着放过别人,更从来没有想过伤害别人的家人,可是如果他落到别人手中,那人会放过他么?会放过他无辜的家人么?

杨凌又惊又怒地道:“胡大人,这犯人越狱逃脱,买凶伤人,大堂上还哪些猖狂,你都看到了么?”

胡周咬了咬牙,喝道:“来呀,将人犯拖下去,重打四十大板,再押上堂来问话!”

又过去两个衙役,四个人抓着王景隆往堂下拖,王景隆一又无比仇恨的眼睛死盯着杨凌,咬紧了牙关就是不松开,那些衙役顿时恼了,他们可不管你是谁,登时有个衙役放开了手,抽出腰间掌嘴的刮板,照着他双颊“啪啪啪”就是几板子,抽得王景隆双颊都木了,他嘴角流着血,连牙齿都松动了。

众衙役趁势使力一扯,竟将杨凌袍子扯下一块来,几人拖着王景隆刚刚走到门槛,一个衙役急匆匆跑进来道:“启禀大人,内阁三大学士、礼、工、吏、户四部尚书以及朝中几位大人到了。”

王景隆闻言张开血口哈哈狂笑,胡周却听得大吃一惊。倏地一下站了起来,他匆匆整了整乌纱说道:“快快,将人犯押进斑房,暂且退堂。”]

杨凌听说来了这许多头面人物也不由吃了一惊,连忙摆手让雪里梅、玉堂春也退到堂外去。三斑衙役退下,两人刚刚走到门口,就见一班白发苍苍的朝中元老急匆匆走来。

原来王景隆买通那几个大盗想将玉堂春掳出城去泄愤,王平赶着马车候在妙应寺外山墙处,不料他见杨府的轿子到了不久,杨凌便领了一班亲军走进庙去,立即知道不妙了,这里通知少爷也晚了,王平立即弃了车子躲进一旁的小巷。

那几个大盗倒也义气,被抓住后无人供出庙外还有同伙接应。他眼见这些人和昏迷不醒的少爷被带到五城兵马司,立即抄小路赶往午门。

刘健、谢迁等人和王琼平素也是常常饮酒和诗的朋友,王平作为尚书府内书房管事,对他们极为熟稔,连他们的管家、轿夫都认得,到了午门他刚刚寻到这几位大人的轿夫,愉好这班大人刚刚散了午朝出来。

王平见了几位大学士立即扑过去磕头,只说少爷在泰陵被戴义等人蓄意折磨,欲置他于死地。少爷不堪其苦,在他帮助下逃回京来想不熟朝廷给条活路,却又被杨凌栽赃陷害,拿去五城兵马司了。

这班老臣虽对王琼前些时日的表现多有不满,毕竟是多年的同僚好友,如今王琼儿子发配泰陵、自己流放金陵,说来也够惨地,闻言都起了恻隐之心。其中对杨凌早已不满的大员更是愤然责备杨凌逾规,一起随了来。

杨凌和胡周见了大学士和众位尚书和杨芳、王鏊等人,忙欠身施礼,刘健、李东阳等人尚沉得住气,杨芳、王鏊、杨守随等人见了杨凌气就不打一处来,一甩袖子气哼哼地踏进堂去。

胡周忙将人摆了椅子请诸位大人上坐,举目望去,人人比他高三级,胡周只得可怜巴巴地一一见礼。杨芳推开衙役送上的热茶,直视杨凌怒道:“杨大人,王尚书一家被你害得还不够惨么?王景隆好好一个举人,如今削去功名成了囚犯,你为何还是不肯放过他?”

杨凌扶着剑淡淡地道:“在从何出此言,杨凌今日上堂,是受害人身份,不是以朝中大臣的身份压迫胡御史断案。王景隆设计引出杨某府中女眷,想报复伤害杨某,物证是诓骗本人内眷的书信,人证有他买通的一众盗匪,人证物证俱在,怎么反成了杨某害人了?大人不要颠倒黑白!”

刘健见他们争吵,蹙眉向胡周问道:“胡御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胡周尴尬地道:“下官刚刚升堂问案,详情还不甚了解,不过……不过那封信和被现场抓到的匪盗确是有的。”

谢迁和李东阳听了不禁对视了一眼,杨凌当初没有对王家死缠烂打,如今更不会愚蠢地趁着皇帝大婚的时候打压对方,王平的说法十有**是倒打一耙,可是明知如此,难道能眼睁睁看着帮人之了受难却袖手旁观?

谢迁捻着胡须沉吟片刻道:“我等听了王府家人求告,一时不知所谓,只因事关故人之子,所以跑来看个究竟,倒不是有意妨碍司法。本官也相信杨大人的为人,不过俗话说冤家宜解不宜结,君子以厚德载物,同为朝中大臣,杨大人是否可以网开一面呢?”

杨凌回想起王景隆无比仇恨的眼神,那紧紧咬住他衣衫、吐血不放的疯狂举动,心头不由一寒,硬起心肠道:“诸位大人可知王景隆引出杨某家眷,意欲如何报复?那手段实是人神共愤!常言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杨某也是官,只回他要伤害的是我的家眷,我便撤了诉告以示君子厚德,若是他想害的是个寻常百姓呢?岂不是因公废私,因人施法了么?”

几位大人闻言不禁语塞,李东阳迟疑一下,站起身来走到杨凌身边,微笑道:“杨大人,借一步说话。”

杨凌对这位李大学士颇有好感,见他态度霭,便随着他走到一边。李东阳诚恳地轻声道:“杨大人,老夫卖个老,叫你一声贤侄,你与王家的恩恩怨怨,今日且不去谈,老夫只从你之方面来想,王景隆生活优渥、不通世故,骤逢大变,难免心怀怨愤,心态失常,所幸他并未给你造成伤害,你放他一马,对你只有好处、并无坏处。今日诸位大人看在王尚书面上,向你一个晚辈求情。贤倒卖这个面子,以后在朝为官,总是方便一些,皇上大婚,这时候弄些不开心的事,你也知道也不合适呀,况且你若能以德报怨,王尚书必然心怀感激。王景隆不过是一介书生,纵然恨比天高,又有什么能力害人?他行凶未遂,有这么多老臣看在王尚书面上为他求情,皇上决不会判他的死罪,你何不顺水推舟,与人方便,与已方便?”

李东阳这番话入情入理,杨凌不禁踌躇起来,李东阳微笑着等他答复。杨凌犹豫半晌,瞧见堂上一众老臣都盯着他看,终于下定决心,他深吸一口气:“李大学士,下官想去王景隆谈一谈再说!”

李东阳欣然点头道:“好!胡大人,就让杨大人见一见王景隆,让他们单独谈一谈吧。”

胡周忙道:“是是是,下官司这就安排。”

杨凌进了班房,只见王景隆坐在椅上,身上随意绑了几圈绳索。被两个衙役按住,一见他进来,王景隆立即用怨毒的眼神盯着他。

杨凌摆了摆手道:“你们出去,关上房门,我要和王公子好好谈谈!”

两个衙役应声退出,轻轻掩上了房门。杨凌走到王景隆对面,拉了把椅子坐下。盯了他半晌,才一个月的功夫,那个风度翩翩、故作斯文的公子哥儿不见了,现在的王景隆两颊瘦削、脸色铁青,看来真的受了不少苦。

杨凌叹了口气,说道:“王公子,知道你我第一次见面,我是什么感觉么?”

王景隆仍是怨毒地盯着他,不发一言,杨凌自顾说道:“那是很奇妙的感觉,一见了你,我就一厢情愿地认定你是朋友,甚至想过……呵呵,奈何令尊大人对杨某似乎成见颇深,似乎王兄也多有误解,你曾布局害我,就是那样我也不恨你,你信么?我根本就不恨你。”

王景隆咧开流血的嘴唇冷冷一笑,显然根本不相信他的话。杨凌无奈地道:“我知道你不信,但我说的是实话,我甚至想,过些日子救你出来,送你回金陵去,你为什么执意与我为分仇呢?”

王景隆阴森森地笑道:“因为你……你杨凌是国贼!有朝中各部大人保着我,你杀不了我了是不是?所以又来买好,小人!”

杨凌烦恼道:“我们到底有何仇冤?这不是莫名其妙么?你不要把所有过错归纠在别人身上,我是真地想和你和解,我的追究你今天试图伤害我家人的事情,送你会泰陵,过些时候,等皇帝大婚后,我再想办法把你保出来,就是你的功名……如果皇上发一句话,也不是赦不回来的,你能不能不要再执着于这段仇恨?”

王景隆满面冷笑道:“能,当然能,我只要一出这个门儿,就会痛哭流涕向各位父执长辈认错,痛心疾首地悔过,老老实实地做一个钦犯,我这次来报仇太过莽撞了,下一次,我会更小心!”

他在阵阵冷笑声中恶毒地说道:“我会一直忍,忍到重见天日的一天,你杨大人权柄通天,也不能整天调动人马保护住你的家人吧?我会不择手段地想办法害你,你的女人就算永远躲在家中不出来,也可能突然被一枝冷箭射穿她的心……”。

杨凌心中暗暗涌起一阵杀气,王景隆却仍不知觉地狂妄地道:“你以后要过得比皇上还要小心,因为你买回来的瓜果蔬菜必须得给人尝过了才敢动用。等你有了孩子,你还要看紧了他,否则,几十年后,可能会有一个四肢残废的乞丐爬上你的家门乞讨,而那就是你位高权重的杨大人的亲生骨肉!”

“又或者,你有了女儿,你猜猜她会有什么下场?哈哈哈,你怕了?为什么脸色那么苍白,为什么连身子都在发抖?我是你的阶下囚不是么?你怕我做什么?哈哈哈,我就是要让你恐惧,让你一辈子活在恐惧当中!”

他提高了噪门厉声喝道:“杨凌,你这个奸贼,你害得我爹去了金陵,你害了我的前程,我堂堂一个举人,如今变成一个任人凌辱的囚犯!你给我的,我会一千倍、一万倍地要你偿还!”

他的眼神发着疯狂的光芒,用梦呓般的声调道:“我会用任何手段对付你,我要你永远生活在恐惧当中,我要你……呃……”,他说到这儿突然语噎,曈孔瞬间惊骇地放大了,喉间一缕鲜血沿着发亮的剑刃缓缓地淌了下琰。

杨凌立起身子,站在王景隆面前低低地道:“王景隆,你以为你吓到我了?你还不够资格!你的话只能令我产生杀意!”

他忍怒气,带着讥诮的语调道:“王景隆,你还真是个不成器的公子哥儿,以前是,现在还是。你不该激怒我,尤其不该拿我最重视的人来恐吓我,你这个蠢材!”

王景隆就象被割破了喉咙的公鸡,发出嘶嘶的声音,但是他的声带再也发不出恶毒的诅咒了。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么多父执辈好友找上门来为他说情,杨凌竟敢擅用私刑,将他杀了。

“这样也好,我是钦儿也不是想杀就杀的,杨凌,我用我的命来报复你!”王景隆渐渐焕散的眼神儿忽然浮上一层病态的喜悦。

但是他随即看到杨凌正向他走来,走到他身边解开了他身上的绳索,然后反手一剑刺在自己臂上,高声大吼道:“快来人啊,王景隆要杀我!”

“我还是未能忍啊!君子,可欺之以方。可他……不是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