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百一十六章 一后二妃

月关2016年08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一大早儿,勋臣功卿、王侯将相就汇集皇宫。各主要宫殿备足了鞭炮、红色烫金双喜字儿、大蜡烛,御路上都铺了红毡子。

中和韶乐设在太和殿前,丹陛大乐高在太和门内。法驾卤簿陈高在太和殿丹陛及庭院内。迎亲仪仗陈设在午门之外,其中有一顶乒皇后礼舆,两顶皇妃礼舆,三顶礼舆只有中间皇后那顶杏黄缎子帷幔,上面用金线绣着凤凰。

“女乐”分设在乾清宫后面和交泰殿前面。够资格的王公大臣们喜气洋洋地站在大和殿丹陛上和大和殿庭院中。礼部鸿胪官和杨凌作为正副天使,站在百官最前面,杨凌瞧见右侧全是外官女眷,人人身着诰命礼袍,偷偷瞧了几眼,视线所及却没发现幼娘。

稍顷,正德皇帝驾临太和殿,文武百官、勋卿诰命顿时山呼海啸一般齐刷刷拜倒,向皇上“三跪九叩”恭贺大喜。瞧今儿正德的气色也很好,笑吟吟地登上龙椅,唤起文武百官,新任礼部尚书王华,手捧金册、金宝,走到大殿正中朗声宣读皇帝册命皇后、皇妃的册文、宝文,礼部鸿胪官和杨凌接了节、册、宝,便直趋午门去迎接皇后去了。

正德皇帝今日仍觉下体稍有不适,不过却没有骚痒感觉了,听了杨凌的话,又去了男孩心事,所以坐在殿上瞧见今日宫中这般热闹,心中也十分兴奋。

正德浑然没有今日他才是新郎官的觉悟,坐在上边瞧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一副乐不可支的模样。满面喜色的老王岳看看时辰差不多了,忙颤巍巍地走到正德面前,躬向说道:“皇上,时辰到了,请皇上起驾赴乾清宫等候皇后娘娘晋见。”

正德“喔”了一声,笑嘻嘻地站起身来,正要返回乾清宫,忽地一眼瞧见那群诰命夫人中有一个熟悉的身影。他站在丹陛上看地清楚,不禁欢喜地指着人群叫道:“幼……杨夫人,快唤杨夫人上前来见朕。”

那群命妇都是一二品的诰命夫人,满头珠翠、大袍霞帔,但那霞帔品秩越高,颜色越素。韩幼娘和另一位三品诰命夫人站在最后面,年纪最轻,衣着又最鲜艳,所以站在上边真是一目了然。

皇帝忽然驻足指着官眷大呼小叫,顿时惊动了正在互相嘘寒问暖的文武百官,众人诧异地瞧向那群女眷,只见一位身三品诰命服装的俏丽女子疾步上前,拜于阶下,说道:“臣妾杨韩氏参见皇上。”

朝中这么年轻的三品诰命屈指可数,又是姓杨的,顿时有几位大人已猜出她的身分,不管这些文官对杨凌看法如何,但是对这位敢于法场救夫的女子,倒是大多心存好感。

正德呵呵笑道:“起来起来,朕亲口赐下的婚事,若不是见了你,倒险些忘了。王岳,马上着司礼监颁布旨威伯府,钦赐玉……呃……名字嘛,一会儿你问问杨夫人便是,钦赐此二女为杨凌妻室。今天朕大婚,朕也借你点儿喜气,二女俱晋封七品诰命。”

爵禄的颁赏可因功,亦可因圣眷,旁边纵有人不服也没法说什么。倒是王岳瞧见一些大臣面有不豫之色,悄声道:“皇上,两个妾室也封诰命,似乎……”

正德不耐烦地道:“这不是才封了个七品嘛?杨凌马上就要担任内辑事厂厂督,你说他的如夫人封不封得陇望蜀七品诰命?”

正德说完一甩袖子昂然去了,王岳愣在那儿目瞪口呆:什么?内辑事厂?西厂这才重开几天呐,怎么又要开个……内厂“。一时王岳也慌儿,顾不得再追究妾封诰命的事,他赶紧招过一个小黄门,去向杨韩氏询问两个妾氏姓名,自己已追着正德去了。

二人方才的低言,下边官员大多没有听清,只听到皇帝钦赐妾室,还赏了诰命封号,心中不禁运又妒又羡,瞧瞧人家这圣眷,自己哪儿能比呀,真是奸佞之臣!

一众诰命夫人瞧见皇帝走了,却大大松了口气,杨家就是来只猫儿狗儿都封了官也不关她们的事,家里老头子本来就宠着那帮小狐狸精,要是皇上今天一高兴,来个俱有封赏,有了诰命身份,自己以后岂不是更治不了她们了。

杨凌和鸿胪官将金册、金宝放到“龙亭”里,骑着系着红绫红花的高头大马,率领仪仗、鼓乐、迎亲官员、太监、宫女、侍卫,出了午门会同皇后仪仗,抬上大批的礼品,一行人马花花绿绿的绵延数里,天子家事果然气派非凡。

京师百姓早将沿途街道挤得水泄不通,还有数百名百姓和小孩子一路随着,大队仪仗方到夏大人府前,夏儒满面红光地率领一门老少迎了出来,鸿胪官下马高声宣了圣诏,然后笑吟吟扶起当今国丈,府门前顿时鞭炮齐鸣,鼓乐喧天。

大汉将军抬着皇后凤辇,将礼舆、龙亭抬入了前院,再由太监、宫女抬到后院“绣楼”前,钦天监监正莫道维一溜儿小跑地跟着指手划脚地叫太监将轿子按吉利方位停好。

自有太监首领率着宫女捧着皇后礼服、凤冠霞帔进去侍候皇后更衣。夏儒眼见女儿鱼跃龙门,成为母仪天下的皇后,笑得一张老脸就象绽开的菊花,拉着鸿胪官和杨凌的手没口子地道谢。

不一会儿,皇后娘娘穿好凤冠霞帔,在四名宫女地陪同下步履姗姗走出绣楼,跪受金册、金宝。皇后头戴凤冠,是不用大红披头的,陪同前来的官员们都踮起脚尖想看看这位皇后娘娘的模样。

只见这位皇后十五六岁年纪,五官倒是端正秀丽,凤冠珠帘遮遮掩掩地更增几分韵味。只是她皮肤虽白腻如玉,脸蛋上却有两块明显的颊红,显得十分可笑。珠冠下垂着两绺鬓发,那双眼睛睫毛儿翘翘的,乍一瞧就象个没有活气儿的假人儿。

杨凌瞧了大失所望,这个女孩怎么看怎么挑不出毛病,可是却缺少那种吸引人的个性,尤其是那种文文静静的气质,正德皇上会喜欢么?

他可不知这位皇后的打扮可不知请教过多少高人,昨儿晚上这位又是洗了足足一夜,烧火的丫头都快把腰累折了。

皇后娘娘那**上,先用绿豆粉、香粉和成面搓,再用蜂蜜、花瓣捣成浆糊洗。最后涂了一层羊脂和素馨香,脸上又扑香粉,画眼线,涂眼影,描青眉,抹红唇,就算是韩幼娘那小妮子被这么一通装扮,看起来也一定象个瓷娃娃,他能不能认出来都不好说。

杨凌不敢多看。待鸿胪官宣过圣旨。忙递过金册玉宝,迎亲天使恭迎皇后升舆启驾。大队人马出了夏府回到皇宫午门,经太和门直到乾清门,由六位诰命夫人迎上来接迎皇后鸾驾。杨凌此时才看到幼娘,只见幼娘穿着金丝孔雀的大红诰命服装,丽质盈盈、娇俏已极,看得杨凌眼前一亮。

韩幼娘瞧见相公欣赏的眼神儿,心里美滋滋的。她可不想丢了相公脸面,这次进宫的装扮可是高文心、玉儿、雪儿精心帮助她打扮的。她抿着嘴儿一笑,正想再向相公递个眼神,忽瞧见那些诰命老婆婆都目不斜视、满脸严肃,不禁偷偷吐了吐舌头,忙有样学样地昴起小胸脯儿,迈一步摇三样,随着凤辇摇向坤宁宫,看得杨凌为之失笑。

真正的大典这才开始。杨凌和礼部、内务府一众官员跟在皇上屁股后面,去坤宁宫拜堂成亲,去太庙祭拜列祖列宗,去太皇太后、皇太后寝宫谒见两位长辈,再去午门接进两位皇妃,四更天开始忙碌,忙到日上三竿累得腰酸背疼。

正德也快累疯了,刚办喜事时的高兴劲儿一扫而空,瞧着三个瓷娃娃似的毫无生气的老婆,正德更是全无兴致。好不容易捱到皇后率两位皇妃在乾清宫行了拜见夫君之礼,正德迫不及待地宣布大婚礼成,着后妃再去后宫见过皇室宗亲,自己赶紧地逃到太和殿来,赐宴款待文武百官和来贺的勋臣功卿。

杨凌饿得两眼发花,可是百官入座,他这位司仪官还得立在殿角忙衣忙后,指挥就座、上菜,杨凌实在忍不住了,忙碌中跑到一张桌前,抓起一张压着花纹不知有何喻义的喜饼,卷上几块肉片,站回殿角偷偷吃起东西来。

杨凌一边垫着肚子,一边四下打量,忽地瞧见大殿另一角单独置有一桌酒筵,桌前坐着那位年轻的张天师,侧翼只有那个漂亮小道童陪坐,那小道童坐在侧翼愉对着自己方向,正津津有味地看着他偷吃东西。

杨凌腮帮子一动一动地,那模样着实有点尴尬,他不禁有点发窘地,瞪了那小道童一眼。那小道童却不畏惧,一双秀气的眉毛一挑,挑衅地回瞪他一眼,然后挟起一箸菜得意洋洋地送进小嘴。

杨凌瞧他一副小孩模样,不禁为之失笑,他扭过了头不再理那小道僮,趁人不备又赶紧咬了口肉饼。

张符宝无意间瞧见他站在对面,虽说受了兄长斥责,她不敢再胡乱卖弄道术以免惹祸上身,可是对这个面相古怪,似乎有夺舍嫌疑的将军十分感兴趣,此时见了他笑意,张符宝还道他是不屑理会自己,不禁气鼓鼓地又瞪了他一眼。

这时成国公已笑呵呵地走过来,唤起外孙去给皇上敬酒,张符宝也站起身来,随在哥哥身后一起走向御前。成国公正和正德说着话儿,一个翠衫宫女急匆匆地走上殿来,跑到御案前边跪了下来。

大殿中有皇上在,虽说文武百官济济一堂,这酒吃得却十分清静。忽然跑进一个宫女来直趋御前,殿下顿时静了一静,不少人瞧向皇帝那边。

只见那宫女说了几句什么,正德皇帝眉头皱了一皱,摞下筷子向杨凌招了招手,杨凌不知何事连忙走了过去。他到了跟前,正德却不急着跟他说话,仍然转过头笑嘻嘻地和张天师说着话,听内容又是仙又是佛的,杨凌只好候在一边。

张符宝见他站在自己旁边,不禁翻了翻眼睛,悄声道:“堂堂大将军偷吃东西,真不知羞。”

他的声音脆脆的,但这年纪嗓音稚嫩实属正常,还有些分不出男女音,杨凌也未往心里去,他微微一笑道:“本官是凡夫俗子,可比不得小神仙餐风饮露,不食人间烟火。”

张符宝听得脸儿一红,她这小神仙岂只食人间烟火,那是肉也吃了,酒也喝了,这可恶的家伙不是在讽刺自己么?她嘴角一歪,反唇相讥道:“大将军当得好可怜,还不如我这小道童逍遥自在,小心被皇帝看见你偷吃东西,打你板子。”

杨凌哼了一声道:“小家伙,你去对皇上胡言乱语试试,看看皇帝是信我还是信你,十有**挨板子的是你。”

张符宝秀眉一拧,懊恼地道:“你才比我大几岁呀?不许叫我小家伙。”

杨凌见成国公和皇上说完了话,正要拉着张天师离开,这小道僮儿说话又很有趣,不禁起了捉弄之心,他匆匆笑道:“你跟着张天师走天下,总该有些道行吧?我现在要送你件礼物,你猜猜是什么?”

张符宝愕然道:“什……什么?你要送我礼物?”

杨凌一伸手道:“给你,拿着。”

有他大袖挡着,别人看起来不过是袍袖扬了一下,也看不到递出东西,张符宝满心好奇,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与他大袖下的手指一碰,便觉被塞进一个软软的东西。杨凌已微笑着跨前一步,迎上正德皇上,躬身道:“不知皇上有何吩咐?”

正德皇帝无奈地道:“朕也不知道皇妹又在闹什么,听说是要帮宁清公主拿贼,说你上次办差稳重,向朕要你,唉……皇妹的性子朕也受不了,就委曲你去跑一趟吧。”

杨凌听到拿贼,忽地想起自己给永福永淳出过的主意,不禁心中暗道:“难道她们选在今日发动了?这两个丫头片子还真会挑时候,皇上大婚,她们添什么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