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百一十九章 议建内厂

月关2016年08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玉堂春和雪里梅一早起来就坐立不安,因为今日杨凌便该回来了。昨日虽是二人奉旨成婚的喜日子,可是只有夫人后半晌儿赶了回来,老爷还要在宫中陪着天子放焰火。令她们惊喜万分的是,宫里传旨赐婚,竟然封了她们七品诰命,欢喜得两人一夜没有睡好。

今天自己的郎君就要回来了,想起晚上将要经历的事情,在莳花馆时常听那些红倌人说过的风流事儿不禁常常徘徊心头,两个小妮子春心驿动、坐立不安,时不时地便对镜梳妆打扮一番,生怕有什么差迟让老爷瞧了心中不喜。

两人患得患失的还要强自压抑,担心被人瞧出端倪,却不知那神魂颠倒的模样落在平素混熟了的那群丫头眼底,惹得她们暗笑不已。

此时,一个小丫环坐在玉堂春房中,正笑不可抑地告诉她刚刚听来的消息:当今天子昨夜大婚,放完了焰火突然宣布要做世之明君,准备彻夜在乾清宫中批阅这几天攒下来的奏折,就是不肯入洞房,害得内阁大学士们一个个愁眉苦脸,胡子都快拔光了。

玉堂春听得好笑,忍不住好奇地问道:“当今皇上十六岁,也不小啊,怎么……怎么洞房夜却要跑去批奏折,那……那他后来是批了奏折,还是入了洞房?”

小丫环掩嘴儿笑道:“本来呢,那些大臣是你也求,我也劝,跪在地上不断磕头,就差把皇上给绑起来送进洞房了,可是皇上就是不挪窝儿,太皇太后和皇太后出来相劝,皇上还是不听。可是咱家老爷不知对皇上说了几句甚么,皇上就高高兴兴扔下奏折入洞房了。”

“夫人,你知道么?现在这个笑话都传遍京城了,许多人都在猜测老爷对皇上说了什么话,居然可以哄得天子入洞房。哼哼,偏偏就是没有一个知道皇上为什么不入洞房,又为了什么入洞房。”她自己说着也觉绕嘴,忍不住格格地笑起来。

玉堂春听了也不禁失笑。她正想旁敲侧击再问问老爷的消息,一个小丫环急匆匆地跑了进来,嚷道:“老爷回来啦,老爷回来啦。”

“啊!”玉堂春惊喜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忙不迭坐到棱花铜镜前打量自己模样,只瞧了两眼,忽地想起房中还有两个小丫环,自己的举动可都被除数人瞧在眼里了,不禁臊红了脸蛋儿。

她讪讪地转过身来。装作浑不在意的模样,淡淡问道:“老爷向后院儿来了么?到了哪里了?”

那丫环摇头道:“没有……老爷一回府,就叫人上山把柳把总找回来去了中堂书房,两人正在聊天呢。”

玉堂春肩膀一榻,小脸再也掩饰不住地垮了下来,小丫环见了忙道:“夫人莫急,我再去中堂看看。”

…………

柳彪不知杨凌急着找他来有什么急事,他匆匆走进书房,见杨凌坐在椅上正在沉吟,忙抱拳施礼。杨凌见了他来,才惊醒过来,忙一指对面椅子道:“坐!”

柳彪在椅上坐了,微笑道:“卑职恭喜大人纳得两位天仙般的如夫人。大人刚刚回府,不知匆匆把卑职唤来有何吩咐?”

杨凌道:“我本想待皇上大婚之后,再计议组建内厂之事,但是昨日皇上在朝堂上已公开了此事,两厂一卫对此多有忌讳,若是耽搁久了恐多生事非。所以这事已刻不容缓了,我找你来,就是商议内厂之事。”

内厂一开,柳彪作为杨凌亲信,那权柄势力岂是现在一个小小把总比得?就是升到参将也远远不及。所以一听杨凌已准备开设西厂,柳彪不禁喜上眉梢,他跃跃欲试地道:“大人,您准备怎么办,尽管吩咐下来,卑职一些定听命从事。”

杨凌摆摆手道:“不急,坐下说话,我昨夜在宫中细细考虑了一番,有了些主意,今天已请得了皇上首肯。咱们组建西厂,最缺什么?缺地盘、缺人、缺钱,什么都缺,可是建立内厂,外廷是不会拔银子给我们的,皇上内库现在也是空空如野,咱只能另能办法。”

“我已征得皇上同意,将左哨营五千人马,全部并入内厂,这样一来,现有的军饷、士兵、营盘,就顺理成章收归咱们所有了,只是神机营原来的营地距离京城还是太远,我决定迁来此地,就定在西直门外。”

柳彪摩拳擦掌地道:“好,军中健卒善战,远胜于临时招募的人,一下子拥有五千番子,我们就可以与两厂一卫一较长短了。”

杨凌失笑道:“什么善战?你想要打仗么?内厂就算是厂卫的眼中钉,这争斗也是举不到??的,他们只敢搞搞小动作,背后使阴招下绊子,难道敢当面大打出手?我们可不要主动挑起事端授人口实。”

柳彪忙唯唯诺诺地应了,杨凌蹙眉道:“厂卫的责任都是巡查缉捕,我考虑过,锦衣卫主要是依靠散布各地的密探和官方驿站的驿卒们搜集情报。面东厂的番子组成部分十分复杂,其中很多是吸纳的江湖好汉,因此常利用地方帮派、城狐社鼠来打控消息。西厂势力现在主要还只在京师一带,由于东厂和锦衣卫的压制毫无建树,如果我们不能突出奇兵,就算内厂建成,也不过和西厂一样下场,你有什么好办法?”

柳彪听了皱起眉头,沉吟半晌也想不出主意:要招纳人手当然不难,难在必须得有钱,否则收买人手、传递情报这些事哪个也休想成功,西厂迟迟不能将势力触角延伸出去,不是权柄不如东厂,就是因为限固于资金不足,如今内厂比西厂还要寒酸,能有什么办法?

杨凌见他迟疑半晌说不出办法,便道:“我倒是想了一个法子,只是……本官对于市井了解有限,这法子是否可行还未得知。”

柳彪道:“大人且说来听听,卑职知无不言。”

杨凌缓缓道:“我这个法子,可以集搜集情报、筹措资金、传递消息于一体,而且……我已征得皇上同意,允许我们去做,只是实实不知效果如何。”

柳彪听心痒难搔,又不敢催促,只好耐着性子听着。杨凌说道:“本官在驿丞署待过些日子,知道官方驿署不代理民间事务,所以全国各地都有经营车马行的,运输客人、商货,这些车马行限于酱、人力和地域,规模都不算大,因此易于控制,但是也因此作用有限。”

“情报传递,最要紧便是速度,这些车马行怎么及得车驿的快速?面靠他们,能搜集的情报也有限,可是目前要建内厂,似乎……也只有靠他们做耳报神,才能勉强起到类似锦衣卫外围驿署的功能。”

“大明百姓要行走四方处处都要路引、路条,而且地方上瞒着朝廷巧立名目的各种苛税也多。我们没钱,但是我们有权,如果和这些车马行合作,他们出钱出物,我们出人,各处关卡一定不敢刁难,也不敢多收各种杂税。”

“而且越是在天子脚下,越是打听不到什么消息,靠这些车马行,触角伸及地方,总比象西厂那样困守京城做聋子、瞎子要强,而且还可以给东厂锦衣卫一个假象,就是我们不敢在京城与虎谋皮,减少他们的(戒心)。只是……不知实行起来是否有难度。那些车马行肯与我们合作么?”

柳彪一拍大腿道:”可行!绝对可行!大人,那引起开车马行的大多是些在地方上有些势力的人物,但是背景又够强,为了营生他们在白道上要花银子疏通,黑道上同样要花银子买平安,处处陪着小心笑脸,沿途还要受人刁难。如果有我们的人往车上一坐,打着内厂旗号以公干名义行走四方,于他们大有益处,他们岂会不答应?只是……恐怕他们会担心我们吞并他们,不敢与我们合作。”

杨凌放心笑道:“这个倒容易,一开始不要以内厂的名义出关,免得客大压主,吓坏了他们,只说是内厂的人想赚些好处,与他们彼此互利便是了,再与他们签定契约,就可以让他们放下心来。为了稳妥起见,一开始咱们只做一路,这样风声小些,待他们尝了甜头,不必我们去找,听到消息的各路车马行、船行就会主动找上门来要求合作。”

柳彪听了也欣然点头。杨凌目前可用的亲信不多,虽然最可靠的还是韩家父子,但是厂卫的名声实在不好,杨凌出于一份私心,不想让他们搅和进来,他已着人去泰陵将杨一清也马上调回京来,这两人目前可说是他的左膀右臂。

杨凌想到内厂一旦建立,必须有几个得力的人手帮忙,而现在柳、杨二人虽说忠心耿耿,毕竟都是从校尉直接提拔起来,未必有掌握全局的能力,可这人才去哪里打?

他想起自己欠了份大人情,也答应过要帮他调回京来的吴杰,不禁向柳彪问道:“柳彪,锦衣卫里有位千户吴杰,常年在塞旬负责搜集消息的,他在锦衣卫中似乎不甚得意。你看……我要是将他调入内厂,他能为我所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