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百二十章 西方财神

月关2016年08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柳彪笑道:“大人锦衣卫中一共二十几个千户,卑职大体知道一些,要说最不得意的有两个人,一个便是这位吴千户,还有一个便是整天在镇抚司守大门的那位色目千户于永。吴杰并非张指挥使和牟镇抚使的亲信,所以一直受到排挤,大人要是重用他,他一定忠于大人,而且……以卑职看来,我们与东厂冲突,主要是因为我们有权辖制东厂,又收了他们的税监权,这是他们最大的财路,所以和他们发生冲突不可避免。但锦衣卫不同,锦衣卫是军辖制度,朝廷拨银子养着的,他们一直和东厂十分合作,是因为东厂有税监权,财大气粗,许给锦衣卫很大的好处。只要我们能成功地接收司礼监派遣至各地的税监,让他们(听)从大人吩咐,那么要分化厂卫也不难。所以即便吴千户忠于锦衣卫,大人也不必担心,张指挥如果知道我们并无心为难他,或许会脱离范公公与大人交好呢。”

杨凌一听就明白了,锦衣卫和东厂的关系是用银子粘合起来的,打一个拉一个,只要自己能成功地震住各地税监,控制了这(条)财路,并且许给锦衣卫一定的好处,至少可以让锦衣卫保持中立。

杨凌欣然道:“好,明日我便请皇上下旨将吴千户调过来,还有鸡鸣驿黄老县丞,他对我有知遇之恩,你和一清都是冲锋陷阵的高手,处理情报、管理内政,他们却更在行,有你们四人,我这班底才撑得起来。”

正说到这儿,老管家在门口儿探了下头,神气(情)古怪地道:“老爷,门外有位……有位锦衣卫的大人,要求见您呢。”

杨凌一怔,脱口道:“是不是一位姓钱的大人?”

老管家陪笑道:“那位大人说他姓于,不过他那模样可与咱们不同,是个色目人。”

色目人!于永?刚刚还提到他,想不到他就出现了,他来做什么?杨凌狐疑地看看柳彪。柳彪也不确定于永的来意,他想了想道:“大人,这位于永千户因为是色目人,在锦衣卫中极不得意,听说他三个女儿都是金发碧眼的异国美人,长女嫁给了王岳公公的侄孙为妻,看在王公公份上,张指挥才授了他一个有实禄无权的闲职。卑职料想不会是张指挥派他前来。不过此人只会计较蝇头小利,虽在军中,倒像个商贾,并无佬才能。大人不妨探探他口风,将他随便打发回去便是了。”

杨凌点了点头,说道:“嗯,你先去对面客厅候我,待我探明他来意再做打算。”

于永冒昧登门还真是投靠杨凌来了,他在锦衣卫中一直是个有职无权的摆设,背后被人笑称门房千户,一直心有不甘。

今日听说杨凌要建衙开府,任内厂厂督,一番权衡盘算。他觉得如果投靠杨凌得到重用,只要内厂立住了脚,他便是有功之臣,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如果内厂敌不住东厂,倒了,有内相王岳这座靠山,起码他也不会受到牵连。这样一本万利的买卖,实是机会难得。

既要敬佛,当然要烧这头一柱香,杨凌前程未卜方显出自己的诚意,要是等人家发达了再来,只怕送上个女儿攀亲戚,也只能沦为内厂的守门大档头,本着做买卖看准了就得舍得出血本的念头,于千户急不可耐地登门了。

玉堂春和雪里梅两个美人儿听丫环说又来了客人,而且还是个金发碧眼的色目人,心下可真得慌了。老爷刚刚回家就接连见过两个客人,莫非皇上又给了他什么差事,让他出远门儿?

这小皇帝大婚之夜不入洞房跑去放焰火批奏折,做事本来就没有谱儿,要不他也不会钦赐了婚事,却叫老爷陪他点灯放火,害得我们独守空房了,可恶,皇上又抽什么疯了?两个小女子心中恨恨,全然忘了昨日收到诰封圣旨,心里对正德的无限感激了。

于永见了杨凌,只是寒暄几句就开门见山道出要投靠内厂,杨凌瞧了也不禁暗暗摇头:哪有刚见面未探明对方底细、就这样推心置腹的?他好歹在锦衣卫也混了这么多年,想不到官场经验比我还嫩呢,此人果然没什么用处。

杨凌的脸色冷了下来,淡淡地道:“杨某多谢于大人的赏识,不是杨某拒大人于千里之外,实是杨某不忍误了大人前程啊。于大人,你现在是锦衣卫里堂堂的千户,而我这内厂,要人没人要钱没钱,哪有什么前途?”

于永早料到自己风评不好,没几个人看得上自己,脸皮早锻炼出来了,听了毫不气馁,正要再表一番忠心,杨凌已截口道:“于大人,内厂寒酸得很,比不得锦衣卫有官方驿站可用,我正打算收购几个民间的车马行来承担搜集情报、传递消息的责任呢,东施效颦贻笑大方,你来投内厂哪有前途?”

于永听了一奇,随即嗒然若表地道:“大人不用客气了,唉,原来杨大人也已想到这个办法了,于某知道皇上没有拨银子给大人,绞尽脑汁以为出此计策,献给大人以表诚意,如今……罢了。”

他垂头丧气地要拱手告辞。杨凌听得奇怪,忙拦住道:“怎么?于大人也想到了开车马行的主意?”

于永摇头叹道:“于某知道你们读书人瞧不起商贾,还以为未必想得出这从商入政的主意,只当自己想出的乃是一道妙棋,想不到大人已经……实在惭愧。”

杨凌心中一动,说道:“于大人不妨说说你的主意,你我印证一番,若是你我所见相同,只要大人真看得起杨某,杨某愿与大人共事。”

于永一听喜道:“杨大人此言当真?哈哈,那我便开诚布公了,大人方才一番搪塞,说什么车马行穷酸,可是怕消息传出引起厂卫忌讳?”他喜孜孜地(续)道,“下官对大人可是一片赤诚,大人就不必瞒我了吧?这样一条一本万利、自己生财的好主意,可是东厂、锦衣卫那些只知盘剥的人想不出来的。”

于永眉飞色舞地道:“大人,这车马行由民间百姓来开,不过是混个口食,要是大人来开,以内厂的权势,通告无阻必然财源广进。如今大明物产丰饶,缺的是什么?缺的便是运通之法。”

“你看大明富饶之地,必定交通便利。两京四通八达,便物富人物,南北运河沿岸,多少荒芜之地建起城池?清江浦、济宁州、临清州、天津卫、河西务哪个不是因为河运兴起?”

“普通百姓开设车马行,走得不远,动力有限,又受沿途官府盘剥控制成不了大事。若是西厂来开,那又不同。比如说吧,湖南湖北盛产白铅,一担二两银子,运到广东每担可得六两银子,这便翻了三倍,再由当地允商口岸运至海外,每担白铅可炼取白银十八两,翻了九倍,把炼剩下的白铅再运回广东,每担还可得白银六两,这样一来,一担白铅走上圈儿,就是净赚八两银子,以内厂的能力一趟贩运何止千担万担?那是多少银子?如果以内厂的能力请来海外提炼师傅,自己提炼地话那利润还要翻几番。”

于永说得唾沫横飞,杨凌听得目瞪口呆。于永只道自己说中他心事,不禁得意笑道:“这只是一件,我们还可以输粮草于边塞,治盐巴于淮扬,贩布匹于吴越,运茶叶于川蜀,销瓷器于江淮,南往北往,车车不空,车马所至那可就是一条流动的银河啊。”

“再说开设车马行,运货运客,他们路上要吃要喝要睡觉吧?那酒楼客栈不需要么?我们自可自己在沿途建设,免得肥水落了外人田地。他们路上要找女人要赌钱吧?那么青楼赌馆我们也别放过,这些东西酒色财气全都有了,要收集什么样的消息情报弄不到手?哈哈哈……大人妙计呀,于某想得可与你心思相同么?”

杨凌抹了一把满脸的唾沫星子,吃吃艾艾地道:“呃……我正是这么想的,想不到英雄所见略同,于兄真是……真是天生商才呀!”

于永素不以商贾为耻,得他赞美心中喜悦不禁,不由笑道:“那是自然,下官出身冯依贡富尔斯泰伯格伯爵家族,听我祖母说我家祖上都是经商的天才!”

杨凌一把握住他手,喜道:“本官明日便于工作进宫,定要求得皇上将你调入内厂,吾得那个……那个冯…依…贡…于永大人,真乃内厂之幸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