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百二十二章 厂督出马

月关2016年08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不知何时,窗外又下起了小雨儿,淅淅沥沥,打在窗下的巴蕉叶上,发出悉索的声音。“铮铮”两声响,雨夜琴鸣,一阵清幽微弱的歌声,便在雨夜中轻轻传来:

“忍看粉蝶过芳邻,

自向枝头暗暗询。

宁负东风无限意,

为谁成病例为谁颦?

东风细细唤媒来,

深院嫁衣犹未裁。

可是旁人难解语,

芳心只待石郎开?”

小妮子初还披着嫁衣羞地坐在床边等待,可是眼看天色越来越晚,老爷竟似无意过来,雪里梅的心里可慌了开来。她并无意要与情同手足的苏三争宠,可是她虽姿色俏丽,姝艳于群芳,奈何偏偏玉堂春是万中无一的人间绝色。

地位不及幼娘,姿色不及苏三,小姑娘芳心可可,一直担心杨凌只是迫于皇命才纳她过门儿,其实心中并不喜欢她。枯坐到红烛燃尽,雪里梅自怜自伤,忍不住抱过琴来轻轻弹唱,听着窗外苦雨缠绵,心中悲苦不已。

玉堂春从甜蜜的梦乡中醒来,听到雪儿这阵歌声,直羞得无地自容,赶忙地挣扎起身,要服侍老爷更衣,杨凌早已起身披上了衣衫,见她初承雨露,一副娇慵无力的模样,忙按住她柔滑的香肩,拉过薄衾给她盖上,柔声道:“下雨了,别着了凉,早些歇了吧。”

玉堂春**着娇躯。要这么起来也真有点放不开,遂依言躺下。杨凌这般体贴,让她心里暖烘烘的,她甜蜜地抿嘴儿一笑,羞答答地点了点头。

“忍看粉蝶过芳邻……”,夜半歌声又来了。采花蝶儿忙不迭地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一夜两次颠狂,该当迟睡不起才是,可是天刚亮,杨凌就醒了过来,或是因为这段时间已经习惯了早起上朝的时间。习惯晚睡早起的雪里却还睡得正香,她的睡姿实在不好,一夜纠缠。整张薄衾全被她缠在了自己身上,只露出胸前一抹粉腻,薄施粉黛的脸颊上还挂着两抹浅浅的泪痕。

雪里梅自知姿色、脾气比不得玉堂春,为讨老爷欢心,虽是刚刚破瓜,却含羞带怯将在莳花馆听来学来的狐媚子手段竭力使来,只求老爷尽兴开心,心里能有她一个位置。

个中旖旎自不侍言,单是小丫头那种孜孜不倦、上下求索的精神就足以令满天淫神为之感动。若不是见了她的落红和她交欢时的稚嫩表情,单看她层出不穷的花活儿,杨凌还道她是风月场中的行家里手。

雪里梅身轻体软,盈盈一握的纤腰,吹弱得破的肌肤,尤其那玉蛤粉腻、一隙嫣红,竟是干干净净、寸草不生。动情时眉梢儿蹙着,常常喜极而泣,清纯的脸蛋上呈现出一种异样的妖魃,竟令杨凌产生一种欺负凌虐的快感,这一夜风流,果真尽兴。

……………………

该开苞的开苞了,该开张的也要开张了。

内厂建立。内廷外廷人人瞩目,可是内厂衙门在西直门外拿不出银子买地,竟然组织刚刚在泰陵充当役工的左哨营官兵、如今摇身一变成为番子们的兵丁在高老庄后边的山谷中自力更生修筑衙门,真令人笑掉了大牙。

东厂担心杨凌马上接收税监,范亭和司礼监四大首领太监聚在一起,想了种种刁难的法子,可是却迟迟不见杨凌登门。诧异之下派人去打听,却听说杨凌招纳了锦衣卫中出名无能的守门千户色目人于永做二档头,带着一大帮子大兵正在四处联络跑长途志苦力的车马行合作,组建内厂的情报机构。

听了这消息,范亭几乎笑岔了气儿,对杨凌的谨慎重视顿时一扫而空,要不是彼此正是处于敌对立场,他都要同情杨凌这番作为实在丢尽了厂卫的脸面。既然杨凌一时不敢找上门来接收税监司,自己也不妨大方一些,范亭吩咐下去,叫东厂的番子暂不要去找内厂的麻烦,且看看杨凌是否识相再说。

文官们听说皇上在东厂、西厂、锦衣卫之外居然又设了内厂,纷纷向三大学士要求趁内厂立足未稳,发动所有廷臣口诛笔伐促使皇上撤了内厂。

谢迁闻言为之心动,他密约刘健、李东阳商议此事。刘健听说了杨凌的软弱行为,也不觉得内厂可以成为心腹大患,不过如果能够发动廷臣的力量将它铲除,势必可以叫东西两厂和锦衣卫有所顾忌,不敢胡乱干预朝政,所以他也欣然表示同意。

但是李东阳沉吟半晌,迟迟不发一言。谢迁忍不住慨然道:“宾之,我知道你对杨凌此人甚有好感,甚至抱以很大期望。

我们都老啦,还能为朝廷尽几年心力呢?如果有几个德才兼备的晚辈能够好好辅佐皇上,我们这班老臣也对得起先帝、对得起天下黎民百姓了。可是,杨凌和皇上身边一班弄臣呼朋道友,如今又谋得内厂差使,分明狼子野心,难道你还相信他会是个忠良?”

刘健不悦道:“宾之,我知道你对他期许甚深,他的才干虽不及杨廷和、杨一清,却是最受皇上宠信的人,如果他忠心为国,我们自然不妨好好扶持于他,说不定本朝可以象宣德朝‘三杨秉政’一样,再出个‘三杨干才’。可是如今听其言、观其行,此人虽未必大奸大恶,却绝不似忠贤臣子呀,你不要再感情用事了。”

李东阳微微笑道:“两位大人以为我不忍断了他的前程么?呵呵呵,我是在想,朝廷中有内厂、无内厂,哪个更为有利?”

谢迁不以为然道:“宾之,你糊涂了不成?你说厂卫干过什么有益于朝廷、有益于百姓的事情?有两厂一卫争权夺利还不够,难道还要再添一只恶虎吗?”

李东阳轻笑道:“谢大人莫非忘了这内厂之虎,虎视耽耽处却是税监司么?”

刘健、谢迁听了眼神倏地一亮,谢迁已脱口道:“两虎相争……”。

刘健犹豫一下道:“我看杨凌处处避让,不与东厂争锋,税监司移交内厂是皇上的口谕。有圣旨在手他都不敢去向王岳开口,宾之对他是否寄望太深了?”

李东阳哈哈笑道:“老大人,若看杨凌平时行事,虽得帝宠,却向知收敛。可是你忘了他在经筵上那番见识、那番心机,竟令满朝想要为难他一番的大人们哑口无言了?此人心机见识可见俱非常人,我这所以看不透他,是因为他深得帝恩,原本不必屈居于神机营之内。

当然如果他野心勃勃,想插手或外放个封疆大吏,我们是不会袖手旁观的,奇就奇在他似乎确实随遇而安、毫无野心。

他既这般蜇伏隐忍,不露锋芒,现如今却大张旗鼓、热忱于开办内厂,我才不信他会放过税监这个灸手可热的差使用权”,他微微一笑,胸有成竹地道:“等着看吧,如果我老眼未花,杨凌异想天开地去联合什么车马行为内厂眼线,十有**是故意示弱。待他势力稳定,必然要和东厂夺税监这块肥肉。”

谢迁击掌赞赞道:“妙呀!天下税赋,三分归户部,七分入司礼监,财政大权掌于内廷终是不叫人放心,王岳年事已高,一旦不在,将来事殊未可料。如果内厂、西厂争权夺利、两败俱伤,我们便可以趁势发动,将税赋之权重归于户部手中了。”

刘健蹙了蹙白眉,说道:“宾之想得倒是不错,可是东厂树大根深,势力遍及天下,杨凌只凭着圣眷和不成气候的内厂,有资格挑战司礼监,挑战东厂么?”

李东阳呵呵笑道:“不能,所以我们不但不能进言让皇上撤了内厂,目前还要明里暗里多多帮扶他们,内厂实力越强,他的野心就会越大,但是无论如何强大,他都不可能给东厂造成致命一击,除非我们给他一种假像:外廷站在他这一边!”

刘健击掌道:“好!老谢,给督察打个招呼,叫御使台的言官们不要寻内厂的麻烦,目前还要大开方便之门,让内厂有实力从东厂手中夺桃子,呵呵呵,利之所至,二桃便当能杀三士!”

弘治一朝近二十年来,外廷始终压内官一头,所以三大学士似乎因此忘世上还有另一条谚语:养虎为患!

…………

两个月,仅仅两个月,内厂的势力发展远远超过杨凌自己的预料。他原本估计内厂一开,司礼监、东厂、锦衣卫和外廷文臣们决不会视而不见,风刀霜剑势必不绝于途。

所以他以八百里快马将吴杰、黄奇胤请回京来,自行设置了内厂官职,吴杰任大档头,黄奇胤、于永任二档头,连得禄等三位都司官任三档头,柳彪、杨一清任掌刑千户,余者按百户、司房、办事,番役全面改制,一切安排妥当后,自己天天跟在皇帝身边,准备靠这棵大树应付可能的种种攻击。

不料东厂一直没有声息,朝中文官和御使台也突然没了动静,倒让杨凌白担了一番心思。吴杰这些年来虽在锦衣卫中不受重视,却一直承担着最辛苦的搜集情报工作,在这方面可谓经验娴熟。

杨凌不但将他调回京来,而且一步登天升任仅次于总督内厂钦差官杨凌的大档头,而且杨凌对他这个出身锦衣卫的人全无避忌,诸事都放胆交给他去做。

多年来饱受排挤、猜忌的吴杰感激涕零,加上他救过杨夫人的命,自认和杨家有层极亲密的关系,所以为了内厂可谓呕心沥血、不遗余力。那班训练有素的神机营官兵在他和柳、杨两位千户的调教下迅速融入了新的角色。

黄奇胤接了圣旨进京,听说杨凌要他到内厂任职,这位老夫子虽说受朝廷打压多年,但是昔年那位热血御使的傲然风骨犹在,竟拂然拒绝。杨凌心里早已有所准备,他将老夫子请进密室,推心置腹地与他详谈了一番自己造福黎民的大致目的。

黄奇胤毕竟不是当初那个少年中举、既而留任督察院。不知民间疾苦的御使言官了,也不再有堂堂皇皇爱惜个人羽毛的书生意气,在他心里,如果能脚踏实地为百姓做些事情,就算留在内厂损及个人声誉也算不得什么了,何况如今的京师还有哪个记得他这位少年得意时便一头栽到穷荒僻壤近三十年的人?

两个月的功夫。内厂不但成功地在京师立住了脚跟,而且触角以京师为中心,每天都在向四面八方延伸不停,这种奇速终于引起了东厂和司礼监的注意和恐慌。

这种瘟疫般的蔓延速度就是杨凌也没有想到,他本来是想先开通京师到江南一路水运、陆运的交通线,待年底有了出色的盈利,给其他商人树下榜样,再趁势全面扩充内厂的势力范围。

就算如此,他心中也不敢乐观,商人和官方打交道天生处于弱势地位,他们不可能没有丝毫猜疑地放心和内厂合作,内厂又不能用权势强行逼迫他们公私合营,要树立信誉取信于这些生性谨慎多疑的商人谈何容易?

可是来自莱茵河畔的神圣罗马帝国后裔于永,还真是块经商的料儿,他带着人拜方了几家最大的船行、车马行,开出的条件没有一个车主会拒绝。

我们内厂帮你们运送财帛货物、行商客人。你们现在盘点计算出以住五年平均每年的盈利,我们插手后如果盈利低于这个数我们分文不取,高于这个数高多少都是五五分成。今年?今年这后半年我们分文不取,帮你们白干。

深受不法盘剥之苦却又无处诉苦的船行、车行东主们,如何不知这其中蕴含的巨大利润,内厂的条件丰厚到叫人做梦都能笑出声来,他们怎么会不答应?

于永只跑了四家,就不必再走下去了,高老庄这个世外桃源的乡间小路上,络绎不绝都是闻风而来的各家通运行的大小东主,只不过半个月时间,整个京师乃至附近城池的所有车马行、船行全部同内厂签订了契约,内厂的势力沿着运河、官道象滚雪团似的一路滚向天下各地。

听到消息的杨凌提心吊胆地跑去质问于永:朝廷的军饷只发到七月末,剩下五个月内厂几千号人吃什么喝什么?

于永点头哈腰、满脸市侩地道:“启禀督主,咱们的人用了他们的车马,总不在空着手往来吧?咱叫人挟带了京师的特产,一路到了湖洲,中间不必别的商人代为脱手,到了地方一千两可净赚五百两。

再用这1500两银子就地订了丝绸经金陵运回京来出手,又能净赚800两,来回一圈儿耗时一个月,1000两银子变成2300两,这还是督主您吩咐过不可偷漏税赋呢,要不然只须做些手脚,过税卡时,两箱并一箱,三停报两停,不定期能多赚300两。一个月后朝廷停了咱们的军饷,咱们已用这迟发一个月的银子,生出三个月的钱来了,大人不必担心。”

杨凌听了屁也不放一个,转身就走,见了主管内政的黄大档头,只摞下一句话:“黄老只须管好财务,钱粮用度由着于永折腾。”

…………

司礼监王岳公公房内,四大首领太监和范亭坐在下首面色各异,房中气氛异常沉闷。王公公伸出指头蘸了点儿清水揉揉干涩的眼角儿。颤巍巍地道:“你们几个,不用这么担心吧?要说着呢,这杨凌毕竟和咱们颇有渊源,虽说他现在势力发展很快,可是始终没打过咱们司礼监和东厂的主意,你们是不是有点儿小题大作呀?”

戴义自从“帝陵风水案”险死还生扣,对王岳恨之入骨,对昔日好友范亭也早生了嫌隙,他和杨凌同为泰陵督造大臣,彼此有些交情,更重要的是,他们之间有一个把他们的生死牵连在一起的重大机密,凭着这条秘密,他就可以坐上杨凌这条船,和他有福同享,有祸……就敬谢不敏了。

所以杨凌凌开始组建自己的势力,而且发展异常迅速,对于他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所以一听王岳不以为然。戴义立即打趣道:“说的是呢,老范你是不是太过危言耸听了?你瞧瞧他用的那几个人,除了几人不识字的大头兵,还有什么能人?

就只有一个不得意的老县丞,一个常年在塞外收皮货的吴千户,还有那个于永……呵呵。听说他的女儿金发碧眼、极是妖娆,于永要把他的二女儿给杨凌为妾,才在内厂混了个二档头,杨凌用的人,吴杰是锦主卫出身,于永和王公公还有亲戚关系,你说杨凌会对咱们不利么?”

张寿阴阴一笑道:“戴公公,我们就是因为这么想,才放过了压制他的最好机会,现如今他羽翼已成。我看他野心甚大,可不象个安分守己的人物,税监司控制着朝廷七成税赋,掌握了它,不但立即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甚至外廷之中,都有部分势力不得不屈服于他手下。

权力这条路,只要你站到了那浪尖上,就算你自己不想,也必须得往更高的地方爬,不然你就只有沉下去,连现在的一切也保不住,杨凌对税监司会不动心思?嘿嘿,少年得志、风华正茂盛,你以为他会激流勇退么?等他攒足了力量,我们这些碍事的老家伙,就会被他当成眼中钉,一根根地拔下去!”

范亭对王岳说道:“公公,张寿说得没错,刘瑾、谷大用那几个人从皇上任太子时就侍奉阒,说话很有分量。皇上继位时他们倒还安分守己,可如今也渐渐起了心思,马永成任了内务府采办总管,魏彬掌了敬事房,张永进了御马监。

刘瑾、谷大用瞧着眼红,也整天挑唆着皇上给他们个好差事呢,人心不足呀,别看他们现在不成气候,要了钱就想要权,有了权还想要更大的权,司礼监这几张椅子,盯着的人多着呢,他们和杨凌交情匪浅,咱家一直在担心,杨凌迟迟不动,是不是要和他们里应外合,有所图谋。”

王岳听了有点动了心,迟疑了一下,他从几名心腹脸上一一扫视过去,问道:“怎么着?还真有人敢翻咱们地盘子不成?嗯……那你们说,咱应该怎么办呐?咱们都是给皇上办差的,你们几个和苗逵整个叽咯个不停,我瞅着就心烦,难不成再和杨凌掐起来?”

一直没吭声的李荣缓缓道:“王公公,现在我们不动手,人家就要动手整治咱们了,您老人家宅心仁厚,咱们也不想和内厂斗个你死我活,叫外廷看咱们的笑话。我倒是想出个主意,可以挫挫杨凌的锐气,叫他不敢再这么张狂,不知公公意下如何?”

王岳喜道:“那就好,那就好,快说来听听。”李荣从袖中掏出一个贴子,笑了笑道:“公公,我的办法很简单,欲擒故纵!”

范亭急道:“我说你就别卖关子了,快说说,怎么个欲擒故纵!”

范亭急道:“我说你就别卖关子了,快说说,怎么个欲擒故纵法?”

李荣缓缓道:“把税监司交给杨凌。”

一言既出,范亭和其他几个首领太监大吃一惊,连王岳都愕然瞪大了一双老眼,李荣诡谲地道:“你们没发现税监司监划归内厂的消息传出后,各地镇守税监的孝敬少了大半,就连正常上缴的税银都推三阻四,迟疑不交么?”

何长春愤然道:“这帮势利小人,如果不是咱们保荐,他们能捞到这种肥差么?如今见风使舵,人人都在观望,千刀万剐的杀才!”

李荣嘿嘿一笑道:“他们对咱们都能三心二意,何况一个不知根底的杨凌?咱家派在嘉兴的镇守税监卜得义给我送来一封密贴,南直隶镇守苏杭的三位镇守税监私征税赋是官税的一倍,全部截为己用,而且他们似乎还另有不法行为,咱家本来想敲打敲打他们就算了,如今却不妨用上一用。”

他见众人都有点莫名其妙。忙解释道:“咱们马上交出税司监,只要他一接手,立即通过外臣把这贴子呈给皇上,他是税司监总管,这案子办是不办?办了,天下的税监谁没有不法勾当。个个寒心呐,我们只须稍加点拨一下,税赋就收不上来,今年朝廷这银子花地可跟流水似的,收不上来税赋,朝廷就没有银子,没了银子什么事做地成?

他管不了税监司,那时怎么办呐?呵呵呵……如果他不管,任由那几个人枉法放纵,内廷的公公违法,司礼监可是有检举揭发之权的,外廷的官员也看不下去呐,咱们递上点证据,他又如何自处?何况……我听说,苏杭三大镇守税监,与蜀王交往密切。只要他杨凌沾上去……”。

蜀王朱让栩在诸藩王中最是富有,蜀地富饶,土地十之**尽皆集于蜀王府,这位藩王财大气粗,杨凌惹得起?

范亭兴奋地拍案道:“好!此计甚妙,我们兵不血刃,就可以让杨凌晓得我们的厉害。王公公,不要再迟疑了,先下手为强呀!”

…………

河水滔滔,浩渺的天际,一行大雁翩然而过。两岸地平原上,庄稼已经开始成熟,辛勤的农民赤着晒得黝黑的脊梁在地里挥舞着镰刀,汗珠儿一颗颗摔在肥沃的土地上。

徐风吹过,泛着白鳞鳞的浪花儿的河面上,传来一阵阵豪放的歌声,渔夫欢笑道将网儿撒进水里。

大运河北抵京师,南至杭州,但是因为沿途河流流向不定,这条大运河并非直贯南北,而是连贯各地河流的航行水系,一路下来,弯弯曲曲的时而向南时而向东。

一艘船体漆成红色的单桅快船正逆流而上,船速极快。这是一艘驿舟,可载人六十上下,同时有货舱可乘载重要物品。这种驿船顺风使帆,逆风使桨,船上备有八到十二枝长桨,民间俗称蜈蚣快艇。

水面上但凡有渔船、商舟见了这红色的传驿快艇,都赶紧地避到一边。官府的规矩,河上航行,任何船只皆对专驿快船必须回避让出航道。

快船驶过一片三角形的缓滩,忽地有人高声喊道:“驿丞大人,前方有三艘巨船,快通知舱底减速让路。”

在舱中自斟自饮,正喝得得趣的山东德州河运驿丞安达充安大人摇摇晃晃地走上船头,笑骂道:“见你娘的鬼了,咱是什么船?还他妈给人让路,放你娘的连环屁。”

船头那个驿卒涨红了脸道:“大人,可这船,咱……咱得给人家让路啊!”

“呃。”安大人赶忙地叭到船帮子上醉眼朦胧地向前望去,只见前方宽阔的河面上,一前两后三艘四桅巨船,各自张足了十二张帆,鼓足了风驶来,船底激得浪花翻腾,船后一条白线,远远瞧去气势惊人。

巨船比快驿飞舟大了三倍,第一艘刚刚拐过前边的弯道,只见船上装饰华丽,两侧高舷墙上密密麻麻开了几十个设桨架的小门。船头竖了三根高高矗立的旗杆,中间一面黄旗,绣着金灿灿的团龙图案。

安达充吓了一跳,酒意顿时醒了几分,玄黄天子龙旗,只有大明皇室人员或奉旨钦差才有权悬挂。这是谁的船到了?

只见龙旗两侧各悬一面旗帜,左边的是大?三角旗,赤红如血,中间是寅黑丝的飞虎图案,象是军旗,可是又有些不同,右边旗杆上一面墨绿的大旗,上书斗大一个“杨”字。

安大人虽不知来者何人,却知道对方的权威远在他的驿船之上,唬得安达充抬起脚来在那个驿卒屁股上就是一脚,骂道:“你娘咧,还不快下去招呼减速?来人!来人,赶快地转舵让路!”

蜈蚣快船急急忙忙驶向一边。眼看着那巨船从旁边驶过,掀起的波浪摇得蜈蚣快船左右晃个不停。安达充站在船侧,疑惑地望着那船喃喃道:“去行宫的?这是何方神圣出了京了?”

第一艘大船上,舱帘儿一掀,一个身着一袭鹅黄色长袍,头戴公子巾的翩翩佳公子走了出来。他面如冠玉、眉清目秀,腰间玉带上丝绦悬系着一枚如意玉佩,随着他的步子微微地晃动着,整个人显得玉树临风、卓尔不群。

船头两侧十多个尖帽青衣、腰悬朴刀地番子见了他出来,立即单膝跪地道:“参见厂督大人!”

这位大人正是如今灸手可热的内厂厂督杨凌,他扩了扩胸,迎面吹来一阵清凉新鲜的风,使他不由神色一振。杨凌摆手叫他们起来,问道:“到了哪里了?”

一个番子上前叉手道:“回厂督大人,前方三十里便到德州十二连城,德州卫指挥使刘大人方才已着军驿通知,刘指挥使已到码头恭迎大人了。”

舱门帘儿一掀,一个身着墨绿衣衫的高挑儿侍女从舱中走了出来,清风一拂,吹得她衣袂飘扬,肩后披风更使她如欲凌风一般。这侍女梳着代表云英未嫁身的双丫髻,腰带扎得小蛮腰儿迎风欲折。胸前轻衫被风吹得紧贴身上,现出优美饱满的酥胸轮廊。

虽然一身侍女装扮,可这女子步履轻盈地走来,那举止步态、气质风情,俨然风华绝代,多少大家闺秀也要自愧不如。

只见她臂弯中挎了一件黑色红边的大氅,走到杨凌身边给他披在肩上,柔声说道:“大人,快到迟暮时分了,风急且凉,不要站在船头,免得生了风寒。”

杨凌扭头瞧了她一眼,高文心自出了京,一路行来自然风光不断,瞧得这从未出过京师的女孩儿喜悦不禁,此时善睐的明眸里还流转着一抹欣然的眼波。

杨凌笑道:“不妨,舱中气闷,下棋又总输给你,出来瞧瞧这优美风光也心旷神怡,只是你穿得单薄了些,还是进舱去吧,我病了还有你来医,若是你病了我可不知如何是好了。”

高文心听了嫣然一笑,只把一双纤手紧了紧披风,却仍跟在他的后面。杨凌望着远处已变成金黄的暮色,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还有得日子走呢,江南道富甲天下,天下税赋十居六七,三大镇守太监竟然同时被人举报贪墨不未能,偏偏就在我接收税监司一日之后,这分明是司礼监给我出的一个难题,但愿这一去,问题能迎刃而解,否则……江南不定,税监司我如何掌握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