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百二十四章 诡谲难明

月关2016年08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廖管事见杨凌捧着茶杯若有所思,忙忐忑不安地探问道:“大人,可是……可是这茶叶不合您的口味儿?”

“啊?哦!哪里哪里,这等极品好茶,本督在京师也是从未品尝过,馨香扑鼻、浑身舒泰啊!”

杨凌见他询问,忙从怀中摸出一方锦帕摊在桌上,扮出一副垂涎欲滴的模样说道:“廖管事可否将这极品好茶匀给本督一些,喝了你这茶水,本督这口味被吊起来了,寻常的茶叶实在是淡而无味呀。”

他说着向高文心递个眼色,高文心忙掏出一锭足足十两的小银元宝来递过去。

廖管争听他赞美不觉受宠若惊,他欣然掏出那小袋茶叶双手奉过道:“瞧大人说的,大人喜欢这茶,做为杭州人,小的是与有荣焉呐。呵呵,这点茶叶小小心意不成敬意,请大人笑纳,路上暂且品用,等到了地界儿,恐怕莫公公还要对您有番大孝敬呐。”

杨族心中暗暗冷笑:“莫清河欺上瞒下,以次充好,竟把极品贡茶都掉了包儿,他岂敢把极品贡茶给我见到?”

廖管事极力推托不接他的银子,杨凌只好叫高文心收了银子,接过了廖管事手中茶袋。

一阵风来,吹起了他桌土手帕,廖管事眼尖,一眼瞧出是极品苏绣,不禁惊喜地道:“大人这方手帕可真是极品呐。”

他说着轻轻拈起手帕来。打量着上边鲜艳欲滴地梅花,赞叹道:“好针法.江南女子性特柔和,心灵手巧,最是擅长慢针细话,但是要掌猩这等针技。许多姑娘就是穷一生之力也未必能得窥门径,这方锦帕可是真正的大家之作,有价无市,不好找呀!”

那手帕是永福公主包裹蟠龙玉镯的,当初被杨凌顺手揣在怀中,开始还想还给公主,可是等了几日也没有机会再见到她。

杨凌一想在现代一个名星,那鞋子衣服都不知有几百套,何况一个堂堂的大明公主呢?想必一块手绢人家也是不在意的,就顺手揣在了身上。要不是这东西是他顺手摸来的。拿去送给幼娘实在有愧心意,他早就借花献佛了。

这时一听廖管事将这小小一方锦帕夺地如此昂贵,他倒有些后悔没有将它送给幼娘了。张天师听了一时好奇。拿过来端详道:“不错。果然是苏锈中的上上佳品。呵呵,只是这花色太艳了些,杨大人带着不甚合适。”

他边笑边将那方手帕展开,瞧见右下角那枝古干上的梅花稍有些古怪,凑近了仔细打量两眼,忽然瞧出了其中门道,把张天师吓了一跳,差点儿一松手让那手帕随风飘了出去。

夜色幽暗、灯光昏黄。旁人没太在意那帕角一朵梅花,可是张天师整天研究符箓,龙虎山那些道家古籍很多都是上古珍物,上边文字都是极古老的东西,所以对于古篆字张谚硕极为熟悉。

他见那帕角梅花竟是绣的四个篆字,然后以四个梅花小篆拼成一朵梅花图案,若是不识的那字还真就不认识,当真是费尽心思、巧夺天工。

细细一瞧那绣的文字竟是‘永福秀宁’四字。永福公主闺名叫做朱秀宁,张天师在宫中为皇室设坛祈福时已经晓得,这时一瞧手帕上有永福和秀宁的字样,如何猜度不出这是公主贴身之物?

张天师吓的心头怦怦乱跳,莫说杨凌早已娶妻有妾,就算他现在不曾娶妻,也没有和公主私赠信物、暗通款曲的道理,难道……难道杨厂督胆大包天,竟和公主有了私情?

“明哲保身、明哲保身!”张谚硕自从伯父被放逐之后,和父亲一样,处处小心谨慎,唯恐触了皇室地逆鳞。一发现这皇室丑闻,他马上装得若无其事的将那锦帕送了回来,中暗暗发誓:“今生他绝不再让人知道自已认得梅花舌篆。”

杨凌虽说来了这时代哼些时日,也知道些禁忌,可是哪能如履薄冰,遇上件事儿就思前想后的,所以压本就没在意,他大大咧咧地接过手帕,往怀里一揣,笑道:“那么,本督便谢过廖管事了。”

——————————————————————华丽地分割线——————————————————————————

张符宝借口身子不舒服,沫浴更衣,入定整整一个时辰,才觉得神清气爽,有了些感觉,忙拿起卜算工具为自已又卜了一卦。她地道行有限,算了半天仍是只卜出第一句来,就这一句也和父亲送给她地批语一模一样,小姑娘更是心痒难搔。

她知道哥哥道行比自已要深一些,有心请他为自已卜算验证,可是这卦词事关她地终身,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哪有忒厚的脸皮急着找哥哥给自己卜算未来的如意郎君呢?

张符宝双手托着下巴,扑闪着一双大眼晴沉吟道:“半轮明月一江水,白骨山上涤红俏。兵戈起时春影动,老君像前许良人。”

张符宝反复念了几遍,恨恨地一拍桌子道:“臭爹爹,对自己女儿也装神弄鬼,算不出来就拉倒,算出来了直接告诉我不就行了,害得我还要猜来猜去!”

她懊恼地跳下床,推开窗子望着天边的明月一双明亮的阵子闪着光泽,痴痴地发了半天怔。心中暗想:“不会是他,一定不会是他,他有了妻子地,我宝儿岂是给人作妾的命?

他再了不起我也不可能嫁拾他,一定是我胡思乱想,半张大饼怎么也不能算是半轮明月吧?再说我是落在运河里。可不是江里,打机锋不是这么打地,再说后边三句和他全不搭边儿嘛。”

张符宝想到这儿似乎有些放心,可是想到这番巧和未必与他有关,又没来由地有点儿烦闷,她跺了跺脚,刮了刮自已的脸蛋,羞道:“你才多大?就操心这些事情,没出息的丫头!”

她闷闷地拉开船门,见有一个番子剔着牙路过。这才觉得腹中空空,忙向他问道:“喂,开饭了么?”

船上的人现在都知道她是女人。也知道是张天师地妹妹。国师的妹妹这些番子可就不敢无礼了。那番子连忙施了个礼道:“是的小姐,厂督大人和天师已下船去了河边就餐。”

张符宝听说他们下船却没叫自已,不禁冷哼一声道:“带我去,我也肚子饿了。”

高文心本来站在杨凌一边侍候,被杨凌强令她坐在身边,这时她一边斯文地尝着蟹黄,一边麻利地不断挑着蟹黄蟹肉,及时送给有如牛嚼牡丹一般吞咽的杨凌。

杨凌品茶。她却小口抿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红糖姜汤。小船儿轻摇、轻柔的涛浪声若有若无,满颊红脂溢香,果真惬意的很。

张符宝下了大船,在那番子的引领下来到小船边,瞧见众人悠闲模样,心中更是有气,也不等几人招呼她尘下,就毫不客气地捡了个座位一屁股坐在那儿。

她仍穿着一习道袍,但走长发披散、俏可盈盈,显得十分娇憨可爱,可是她拿起一个大螃蟹,那吃相倒与杨凌有得一拼。

只听廖管事笑道:“所以说啊,吴侬软语,又甜又糯的,倒真的是很好听,苏抗女子讲话一向细声细气、甜美悦耳,有人说,听她们吵架都是一种享受呢。”

杨陵笑道:“是么?啊啊,杭州我去过一次,不过那是很多很多年以……呃……以前,行色匆匆地,倒不曾品味这街巷间的风情。”

张符宝啃着螃蟹,听他们说的眉飞色舞,连哥哥都似悠然神往,不禁冷哼一声道:“听说钦差大人兴师动众地下江南,是有公事要办吧?你坐在这儿吃东西,岸边都站了几十号地保镖打手,等到了苏杭淮备带上百十号人去巷子里听人家姑娘聊天吗?”

杨凌听了有些尴尬,高文心却莞尔一笑。

廖管事见势不妙,连忙岔开话题道:“小地多嘴了,其实大人去了当然是看风景,鉴赏一番江南水乡风景。说到风景,明天咱们便到了杭州,杭州风景特异之处甚多,首推便是西湖十景。西湖边上的风景有许多传说故事,最为出名的便是雷峰搭。”

廖管事见来了张符宝这位大小姐,不敢再谈江南女子特色,转而讲起神话故事来。雷峰塔的故事杨凌当然知道,不料廖管事讲的与他所知的竟皆然不同。

从他口中说来,却是宋朝绍兴年间,西湖中有个千年修炼的白蛇妖和青鱼幻化的使女,雨中遇到一个开药店地人叫许仙,两人由此生情结为夫妻,但那白蛇青鱼均是妖精化身,不知人间礼数,时常丢了许仙脸面,让他难堪不已。

幸好金山寺有道的高僧法海看破二妖的原形,将一只有法力的钵盂交给许仙,许仙趁她们不备时用钵盂罩在二妖头顶,二妖现了原形被法海擒住,青鱼试图逃跑被法海破了法力打回原形,白蛇则被高僧镇在雷峰搭下,永世不得超生。

廖管事讲罢笑道:“法海和尚还曾留下偈语道:‘西湖水干,江湖不起,雷峰搭倒,白蛇出世。’这西湖水怎么会干呢?所以白蛇妖便也只能永远镇雷峰搭下受尽煎熬了。

那位许仙被高僧搭救,从此洗心革面,行善积德,后来又娶妻生子,儿手还中了状元.也算积善人家了。”

敦科张符宝听了怒道:“那个许仙太无心肝。白蛇虽是妖精,和他却是两情两悦,又不曾害过他,他看不惯人家地行为,也该念夫妻之情让人家离开,怎么倒帮着恶和尚让妻子在雷峰塔下受苦。自己却停妻在娶还什么子孙满堂、享尽荣华富贵,这还有天理么?”

廖管事没想到讲个故事也要受她斥责,不禁张口结舌地怔在那儿。张天师见了笑骂道:“符宝,这不过走个传说故事,你计较些什么?”

杨凌想到这时的白蛇传竟是这样一个版本,一时兴起,他便把自己所知的故事讲了出来。双蛇出世、断桥相遇、峨嵋盗草、水漫金山、法海遁逃的故事娓娓道来,比廖管事那个故事不知生动感人多少倍,不但张符玉听的津津有味儿,便是高文心也听入了神。

张符宝听到夫妻团团。同升仙境的结局,喜笑颜开道:“这个故事才好听。”

她拿起只螃蟹得意洋洋地道:“那位青青姑娘拿了三昧真火烧法海,那可是我道家神技了。哈哈。法海被追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就藏在这蟹壳中么?

杨凌心中奇怪:莫非这时地人还不曾发现那蟹壳中象个和尚般的纹路?他忙拿起只蟹来,剥开蟹胃果然找到一个形似打坐和尚的痕迹,形神兼备、惟妙惟俏。

杨凌笑递给张符宝道:“你看看,那法海在蟹身上藏得久了,就如达摩面壁九年,留下了这个影子,你瞧瞧是不是个和尚?”

张符宝接过来就着灯光一看。不禁惊喜地叫起来:“果然有和尚,果然有和尚,哥哥,原来这不是故事,以前一定真的有这桩事儿。”

张天师、廖管事、高文心都惊讶异常地各自打开个螃蟹观看,瞧的啧啧称奇,廖管事已喜孜孜道:“世上竟有这般奇事,这蟹中竟有一个和尚,怎么原来就没人注意呢?哈哈,真是有趣,小的是抗州人,都不曾听过这事儿,回去将此事说与人听,必定轰传一时。”

杨凌听的一怔,这故事不知经过几代人充实完善、又穿凿附会些古迹奇闻才成了后世那个版本,自巳一时口快说出,它倒要提前面世了。

高文心也从木听说过这个故事,一时也陶醉在白蛇许仙的爱情故事当中,她感慨一番,借着灯影的岩石,悄悄地看着杨凌英俊潇洒的模样,心中只是想:“白蛇感念樵夫救命之恩,敢于化身为人嫁他为妻,我……我是奴婢身份,却连个妖精也不如,如果算也只能算是那个青蛇婢子,为人作嫁,忙来忙去,仍是成不了正果。”

高文心想到这儿,暗暗淬了自己一口:“啐!你在乱想些甚么,人家青蛇可不曾打过她家相公地主意呀。”

她瞧没人注意她神色,心中不禁又瑕想道:“那青蛇无怨无悔如此付出,真的只是出于姐妹情意?她……她有没有喜欢过那位许仙公子?如果她对许仙表白情意,小姐又和她情同手足、许仙会不会……会不会娶她进门儿?”

………………………………………………

夜深了,风大了,水面激起白色的浪花儿,一波一波地拍打着小小的渔船,高文心地思绪也象那波浪中的小船儿一般荡漾起来。

月华如练,轻涛拍岸,秋风徐来,眼波朦胧。心儿,无酒也醉。

#####################################

迎接钦差的官驾在码头上平已等候多时。太阳还未落山,粮茶道镇守太监莫清河、苏杭织造兼掌御用龙衣镇守太监李大祥、水陆关税镇守太监袁雄站在人群最前边。

杨凌身为内厂厂督,南巡税赋征收之事,与三司并无太大干系,但目前杨凌的身份实在非同小可,是以浙江布政使、按察使、都指挥使也赶来相迎。杭州知府杨盂瑛身为地主反被挤到了一边。

由于信使嘴快,把张天师搭乘杨大人地官船同来抗州的消息给传了出去,本地几大道观的道长们也兴高彩烈来到码头上迎候祖师爷,和班当地士绅名刘拥挤在一起。

典史、巡检神色紧张地领着百十个衙门维持着秩序。

玄黄团龙旗刚刚映入眼帘,人群就骚动起来,三大镇守太监和诸位官僚提起袍子缓缓步下石阶。走到码头上。大船一靠岸,士绅们组织的锣鼓队就声乐喧天,鞭炮响声密密匝匝连成一片,一时硝烟四起。

踏扳放下,百余名番子在两个百户的带领下抢先下了船,雁翅状左右一分。杨凌和张天师连袂而下,顿时码头上一片乱七八糟地高呼:“欢迎提督内厂、侍卫亲军钦差杨大人!”“无量天尊,弟子恭迎天师法驾光临!”

张天师和杨凌瞧了这通乱不禁相视一笑。张天师此来杭州本来是私人身份,不想和官方太过纠缠,他和迎上来地诸位官员宣喧一番。就带着妹妹迎向了本地诸道观的道人和信徒。

杨凌面前一众毕恭毕敬的官员簇拥着他,粮茶税监莫清河莫公公当先走上前来,微笑施礼道:“钦差大人一路风尘。真是辛苦了。卑下莫清河与李大祥、袁雄以及三司官员恭迎大人。”

杨凌看了他一眼。只见这位莫清河年约四旬、身材高大。生得仪表堂堂。虽是他是镇守地方的公公,品秩不及京中司礼监的公公们,可是或许是因为不在天子脚下服侍,倒不象京中那些权柄甚重的司礼监首领们一般肩背总是习惯性地躬着,昂首挺胸那份风度气质看着实在不凡。

后边两个太监就相形见绌了,织造太监李大祥细皮白肉、眉请目细,还真有那么几分女人味儿,袁雄掌着关税司。同时任龙山卫数千兵的监军使,却瘦小枯干、尖嘴猴腮,一袭袍子空空荡荡的,仿佛风一吹就能吹上天去。

二人也忙上前见过杨凌,杨凌不但是钦差,是内厂厂督,而且今后也是三人的直接顶头上司,这三个地方上的土皇帝对他自然卑言屈膝极尽谄媚。

等三人拍了一阵马屁,布政使司牛大人才和另两位大人上前,向杨凌笑道:“恭迎软差大人,杨大人一路辛苦.我等已在‘醉仙楼’设下酒宴为大人接风洗尘,请大人换乘官轿,你我到了地方再把酒言欢、开怀畅饮。”

这几位地方大员可比不得那几个太监,杨凌也不敢对他们无礼,忙抱拳道:“本督奉旨巡查,诸位大人百忙之中还来迎接,实在惶恐之至。其实在下一路劳乏,此时最想沐浴一番,好好休息,实在不想劳动各位大人。”

莫清河听了忙谄笑道:“厂督大人,这‘醉仙楼’便在孤山脚下,与您的钦差行辕不过一里路程,诸位大人都是一番好意,厂督大人就必推辞了。”

杨凌听他这么说,倒不好太过推辞。这种官场上的应酬本就是互相给面子的事,你要是不去,给人家省了钱,人家心里还肯定不乐意。他只好含笑道:“既如此,那就劳动诸位了。”

莫公公欣欣然池叫人上船把高文心和杨凌地行装送往行辕,自己和诸位大人、当地名流陪同杨凌,光官轿就有数十顶,前方鸣锣开道,浩浩荡荡直奔‘醉仙楼’而去。

这‘醉仙楼’是杭州最高档、最有名的酒楼,位于孤山脚下。京师的高档酒楼虽也是雕梁画栋、富丽堂皇,可论意境就没法子跟这儿比了,杨凌一脚踏进酒楼还当进了一座园林,宽大的庭院里回廊九曲,鸟语花香,院中几栋小楼别致精巧,不时传出淡淡优雅的琴声。

一行人过了三重院落,沿着洁白的小石子铺就的小路拐过一处小桥流水,穿过一片竹林,才见一幢小楼.修长高大的竹子将红色小楼掩映其中,翠竹摇曳,静雅幽闭,令人心旷神怡,瞧得杨凌疲乏的身子顿时为之精种一振。

方才在轿中他还未来得及瞧瞧这江南景色。此时只看了这一角,果然如同仙境一般。众人进了楼分宾主坐下,还未及叙谈几句,一行蓝布素裙、衣带飘飘地女子就端着瓜果香茗飘然而至。

衣也翩跹,人也翩跹,眼横秋水。眉如远山。这些女子姿容并非绝色上乘,可难得地是五官都是那么的精致,一颦一笑,一行一止都带着水乡女子特有的散淡温婉。

若说方才所见的园林是一处脱俗的风景,这一行如风拂杨柳的女子何尝不是一道淡雅的风光?

杨凌瞧了眼中不禁露出一丝赞赏的目光,莫清河瞧见了,与对面袁雄相视一笑,一起举杯道:“厂督大人自北方来.必然酒量不俗,江南水酒。清淡醇香,靖大人先满饮三杯,今日我等不醉无归!”

##########################################

钦差行辕设在一处庄园内。这座豪宅是税监莫清河的宅邸。占地近顷。分前院和东西跨院儿,如今西跨院全拾掇出来,暂做了钦差行辕。

这处宅子根本就是一处雅致精美的园林建筑,处处假山、回廊、鱼池、花草,杨凌此来除了带了高文心一个侍婢,其余全是内厂番子,莫清河干脆把自已府中的丫鬟、婆子、厨子等一干使唤人员全都拨过来一半伺候他,对这位京中上差可谓下足了本钱。

两顶轿子抬回莫府。在一进门的廊下停下,这江南建筑的回廊建的幽窒狭窄,所以廊下显得有些幽暗,墙上不时有些直达至顶的狭窄门户,漆成与墙同色,有时不注意看,根本不知道旁边就是一道门,推开了里边便另是一番天地。

杨凌和莫清河一前一后从轿中钻出来,此时外边正下着毛毛细雨。秋雨缠绵,淋得廊下花草的枝叶发着油油的亮光,虽然瞧了听了这淅沥雨声,见了这秋凉深意油然而生一种萧索,可是这风光竟丝毫没有秋已至冬将来地凋零。

莫清河向杨凌笑道:“大人,且请回去好生歇息,卑下明日再向大人回报江南税赋情形。”

杨凌在酒接里被这班官员士绅灌了几杯,颇觉得头重脚轻,只想躺上床去,喝杯请茶歇息。况且他下船时已吩咐人同先期派抵此处地刘彪等人联系,也急着听听他们探听地情况,闻言忙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一阵悦耳的笑声传来,对面侧前方廊下一面与强同色高至顶端的狭窄门楣儿忽然打开,一个撑着黄油纸伞的绿衣女孩儿家一哈腰儿,从那角门儿翩然闪了出来。后边两个穿着淡红衣衫的女子跟在她后边也笑叫着跃了出来。

杨凌瞧了一眼,只见那角门后又是一个花园,只从门内瞧了这一眼的风景,就觉得风光错落哼有致、精美绝伦、如同仙境一般。

他又瞧了眼那三个女子,一眼惊艳,竟令他愣在那儿。红衣更加醒目,可是只瞧上一眼,谁的目光都只会停留在那个绿衣女子的身上,那女子真地令人惊艳。

高高的粉墙,淡黑色的青石板路,从廊缝间攀延而上的牵牛花,就象亘古存在的静寂,而那绿衣红鞋的女子一只手撑着把黄色的油纸伞,一只手提着裙裾,俏笑着从这古老间翩然而过。

那秀色、衣袖、巷弄,那深浅的层次、动静的威觉,象唐诗一很凝栋含蓄,象宋词一般清雅幽远,古色古香的风景有了她的飘然而过,仿佛都沾杂了她的甜糯娇悄,也不觉都变得温暖可人起来。

瞧见官轿,那女子欣然叫道:“老爷回来了?”她悠雅地向廊这边望过来,瞧见杨凌先走怔了怔,然后仍是提着裙裾,撑着伞儿,直接从中间摆布着盆裁盆景的绿她走了过来。

绿草上水珠儿随着红绣鞋翩然而过滚落下来。那一时间,杨凌有一种错觉,仿佛那是一个穿了水做的衣裳,踏在清波之上的水做玉人。

女人径直走了过来,秋波般明亮的眸子先是好奇地打量了一眼倜傥不群的杨凌一眼,然后蹲身向莫清河嫣然笑道:“老爷!”

她的声音如同清泉击石。轻轻地、脆脆的,轻轻一笑时,那明眸皓齿,如同耀眼的阳光,刹那芳华不可方物。

世间竟有如此人物!杨凌不由在心底里一声惊叹。

怜儿、玉儿她们的姿色并不比这女子稍逊,甚至还要胜上一筹,但那风情与她一比,简直就是个未长大的黄毛丫头,她那种成熟的风韵气质是需要岁月来熏陶的,就象醇浓的好酒。绝不是姿色本身亦或经过训练可以形成的。

这位身材修长,眉眼清澈如水的江南女子,看起来有三九芳华。可是瞧起来那种生机和活力却至少使她年轻了十岁。精致的五官、婉约的举止。让人不由想起若耶浣纱、碧波采莲的优美。

莫清河对着杨凌时还是一脸的世故和谄媚。可是瞧见这女子,眼中却充满了柔情和甜蜜,他宠溺地道:“下着雨,还在园子里淘气,象个孩子似的,快来见过钦差杨大人!”

那女子莞尔一笑,一双充满生气的眸子在杨凌的俊脸上飞快地溜了一圈儿,柔声说道:“贱妾拜见大人!”

杨凌连忙拱了拱手。眼晴望向莫清河却不知该如何称呼。莫公公忙呵呵一笑道:“这走贱内,平时卑下太过宠她,也没点儿规矩,倒让大人见笑了。”

杨凌听了差点儿一口把舌头咬了下来,太监也可以娶老婆?而且还如此明目张胆的?这是什么世界啊?

他又瞧了眼那位巧笑嫣然的绿衣美女,再想起他的太监老公,脑袋里所有的零部件一瞬间全部崩溃,强撑着笑道:“原来是谷夫人,失敬失敬。呃……本官已经有些乏了,这就……这就回房歇息了。”

杨凌匆勿寒喧几句,稀哩糊涂地跟着家丁穿过另一道角门儿,只听身后谷公公已迫不及待的开始“教训”老婆:“小楼,下着雨还在院中跑闹,一点规矩都没有,叫钦差大人见了笑话。”

然后是荡气回肠的一声娇嗔:“爷,人家一个人闷得慌嘛。好人儿,你回来了就好,快陪人家回屋说说话儿。”

杨凌可以想像得出她玉臂轻舒,环住莫清河的脖子,撒娇弄痴地媚态,方才还是清纯如一泓清泉,陡然间便可以化身一碗**汤,他的脑子更糊涂了:“莫清河倒是长得仪表堂堂,可他……毕竟是一个太监啊,太监娶老婆,两口子还挺恩爱的,这叫什么事呀,难道这不违制度吗?嗯……回去问问文心再说。”

前院儿里莫清河拉着爱妻的手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了房门。那绿衣女子立即沏了杯茶来,双手捧到他的面前,嫣然道:“老爷请用茶,那个人便是老爷说的京里派来查办你的人么?呵呵,真是位好年的软差呢。”

莫公公接过茶来,顺势一扯她的玉手,那个女子便娇呼一声,翘臂一扭,轻轻巧巧池坐在他的大腿上,双手环住了他脖子。

她漂壳的脸蛋儿有些晕红,呼汲也急促起来,昵声对莫公公道:“讨厌,你才刚刚回来,就又想……又想做甚么坏事了?”

莫公公脸色沉静,眼中看不出一丝**的光焰,他悠悠地道:“小楼,此人年纪虽小,却小视不得。朝廷中内有王岳、范亭、苗逵几位公公,外有刘健、谢迁、李东阳几位大学士,他能在短短时间内从这些人里冒出头来与他们分庭抗礼,这人会简单么?”

这位名唤小楼的美女就着他手啜了口茶,和他嘴对嘴儿的来了个皮杯儿,然后欣然笑道:“奴家只欣赏他抗旨救妻的勇气,只可惜他最后还是纳了两房美妾回家,奴家听说西跨院儿还住进一位美貌的姑娘,哼!也是个沽名钓誊的伪君子!”

莫公公淡淡一笑。在她的丰臀上重重拧了一把,说道:“若他真是这样的人,那倒好办了,我的美貌夫人出马,还不颠筛得他骨软筋酥。丢盔卸甲。乖乖地打道回府。”

小楼夸张地娇呼一声,咬着丰满动人的红唇,高耸的胸脯儿一阵起伏:“你……你又要人家去陪……陪……”

莫公公握紧了她地皓腕,叹息道:“小楼,你知道我……我不能让你……唉!只要你的心在我这儿,娱人又娱己的事,我不会拦着你。”他嘴里这样说,眸子深处却忽地闪过一丝深深的痛苦之色。

小楼一把抱住他身子,说道:“老爷,都怪小楼说错了话儿,小楼心里只有你一个人,永远都是。无论你要我做什么,只要对你有好处,小楼……小楼都愿意!”

莫公公掩过那丝痛楚。扮出副笑脸在她丰盈动人的酥胸上拧了一把,笑道:“你当然肯了,那小子又年轻又英俊,你这如狼的年纪,有这么俊逸出众的少年郎,还不美上天去?”

他的神色间明明对这个绿衣女子极是宠爱,那种爱意绝对是发自真心,绝无虚假。可是谈起让她去陪别的男人,神色却又十分坦然,似乎把爱欲完全分离成了两个不同的部分。

那个叫小楼的女子对他的感情也亦如是,听着他谈论如何让自己这个老婆去勾引外人交欢,就当作饮酒谈诗的普通交际一般浑无禁忌,这对感情怪异的夫妻实在叫人难以理解。

两人调笑一阵,小楼担忧地蹩起眉头道:“可走……你断定这位钦差是个雏儿,不是在扮猪吃老虎么?听说他在京里犯了欺君的大罪,最后不但没事,还把三位尚书给赶下了台,怎么没有些手段?

他现在初任厂督,接管天下各地税监。此次来江南,没淮儿就是为了杀人立威,老爷还该小心才是。”

莫青河温煦的一笑,说道:“那是自然,杀人虽可以立威,可是天下各城各镇地镇守使,谁手上没有几条人命?我看他一上任就找上我们赋税交的最多的南直隶三大镇守使,不会走为了我们迟交税赋。而是想恩威并施弄些手段,只要我们三人被他降服,天下各地的税监司自然跟风相从。”

小楼奇怪地道:“既然皇上下旨把税监司归了他,老爷何不早些投靠他,还要与他周旋一番却是为了什么呢?”

莫清河哈哈一笑,说道:“我的小乖乖,率先投靠自然可以获得重用,可是他是不是可以投靠的主呢?要是投错了人……你想想税监司重回司礼监时,京里那几位公公是吃索的吗?还是先看看吧,莫为我们在地方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地方大员都只能侧目而视,可是在这帮京中大员眼里,还不是一只随时捏死的蚂蚁?不可不慎呐……。”

他喟然一叹,又振奋精神,搂紧了怀中美人儿的纤腰笑道:“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有你这江南第一风流人物,就算这位杨厂督真是个厉害角色,老爷我还怕他不按纳我不成?呵呵呵,就凭你这醉人的眸子,魅人人的身子,天下间哪个男人不怜惜迷醉?”

随着他的挑弄,房间里娇喘细细,一时间那荡人心魄的娇吟如丝如缕她从房间里传出来,连满天的秋雨都带声了层朦胧的春意。

直过了掌灯时分,莫公公才打开了房门,回头一笑道:“我还约了人见面,心肝儿快起来沐浴更衣吧,床榻都被你湿透了。”

一只绣花鞋有气无力地扔了过来,吧塔一声甩在门上,伴随着绵绵的令人心颤的娇吟,一个媚极的声音呢哺道:“你个死鬼,丢下人家不上不下的,好难受。人家还想要嘛,再换只角先生……”

莫公公哈哈一笑,说道:“骚妮子,一块铁也能被你融化的渣都不剩。”他说着砰地一声掩上了房门,房门一关。他脸上地笑也象被关上了似的立即踪影皆无。他静悄悄地站了会儿,听见房中并无动静,这才满意地一笑,悄悄下了楼,左绕右拐,好半响才绕进一间佛堂。

江南的房子。就算是大户人家,也常常盖的重门叠户,亭阁楼台间用曲廊、回廊、过堂儿全连在一起,若不是熟门熟户,转上半天肯定迷路,连出去的门那找不到。

佛堂内香案上燃着两根蜡烛,蒲团上正有一个黑衣人背向盘膝而坐,双手按膝似在入定。

莫公公一进门儿,那黑衣人立即腾身而起,身手极其矫健利落。莫公公掩上门。欣然道:“你来的倒还及时。”

那人地江南话说的声调略显生硬,他干巴巴地道:“接到莫爷传唤,我马上启程。一刻也没有延误。不和莫爷有何吩咐要我即刻赶来??

莫公公招了招手道。将那人唤近了些,窃窃私语了一番,那人听了迟疑道:“他是钦差,这么做会不会把事情闹大?恐怕与你我都不利。”

莫清河嘿嘿一笑道:“我只是要你做好万一的防备,如果杨凌确实有些手段,值得我追随那我便向他效忠也无妨。不过他的来意实在难测,这只是万一的防备,如果他有心想拿我开刀。那么……你也该知道,如果我不在这照应,你们将举步维艰渡日如年。沿海一带,还能容你们讨生活么?”

那个黑衣人踌躇一阵,说道:“好,我们这一段时间会严阵以待,如果莫爷有需要,只须一声令下,我们立即挥军杀至。”

莫清河听了哈哈一笑道:“很好,你们是我的最后一步棋,如果杨凌识相,那便你好我好大家好,如果他欺人太甚,你们只管放胆去做,烂摊子自然由我来收拾!”

##########################################

杨凌摇摇晃晃地走进自已的卧室,倒在床上打了个酒嗝儿,对送他上来的家仆道:“好了,我要休息一阵,你们退下吧。”

那两个家人唯唯喏喏地退了出去,轻轻将房门掩上。杨凌只觉身下的被褥软软的还带着股淡淡的熏香,躺在上边中人欲醉。

他舒服地呻吟一声,把发烫的脸颊贴在柔软光滑的棉被上。离开了船刚刚睡上结站实实地床铺,本来就有点晕晕乎乎地,何况他又喝了酒,真的想就此睡去。

杨凌正想美美地睡上一觉,门扉吱呀有人打开了。杨凌微微睁开眼一看,只见高文心端了个盘子走了进来,不由呻吟一声,苦苦地皱起了脸。

高文心轻轻将盘子放在桌上,走回去掩好门上了闸,然后回来哈下腰看了看他,杨凌一身酒气。高文心秀气的眉毛不禁皱了皱,似乎不太适应那股酒味儿,她轻轻唤道:“老爷,老爷,起来吃药啦!”

杨凌呻吟一声道:“好文心,放过我吧,头好晕,你让我睡会儿,明天再吃吧,等明天再吃。”

杨凌从来还没有这么呼她的名字,高文心听得俏脸儿一红,心中有种喝了蜜的甜甜感觉。杨凌温语一求,听得她的心马上就软了,恨不得什么都答应他才好。

可是这方子也是她参考古籍配制出来,如果随意停用,她也不知是否影响疗效,只得硬起心肠,板起俏脸道:“不行,夫人吩咐过,要婢子侍候老爷用药,一日不可耽误。老爷……你……你就快起来嘛。”

高文心细声细气地哄着他,杨凌听的无奈,想要爬起来,可他这一躺下放松了身子,真是一动也不想动,高文心看他獭獭的样子,叹息了一声,无奈地坐在床边托起他一条腿开始帮他脱起了靴子。

杨凌可从来没拿高文心真的当奴婢使唤,一见她举动忙挣扎着坐起来道:“还是我自己来吧,这可如何使得?”

高文心俏巧地白了他一眼。说道:“什么使得使不得,躺着你的吧,老爷架子不摆够了,你肯吃药么?”

高文心将他两只靴子脱掉,又扯开他袜上绳扣,替他脱下袜子。将他推上床去。杨凌讪讪地坐着,高文心走回去倒了杯清水,又掂了几颗药丸过来,杨凌接过来吞下药丸,就着她的手喝了几口水,然后脱下外衫乖乖地往床上一趴。

高文心抿着嘴儿满意地一笑,她放回杯子拿针来,杨凌已自觉地把衣服向上扯开,露出后腰来。高文心坐在床边一边捻转提插着银针,一边轻声说道:“老爷,你去赴宴时,有位自称是海宁盐运副使的闵大人寻上这钦差行辕,说是你的故友。因为你不在。我已请他明日再来了。”

“闵大人?呀。是闵县今!”杨凌一兴奋,不由得一挺腰儿,高文心手中的针一弯,也不知刺在了何处,顿时溢出一串儿血珠,吓得高文心慌了起来,手里提着滴血的银针,手足无措地只是叫:“扎在哪儿了?扎在哪儿了?你怎么乱动呀。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才好?”

杨凌倒没觉得有多痛,他觉得后腰发凉,顺手在腰上抹了一把,手上一把鲜血.这才把他也吓了一跳,可是一见高文心扁着小嘴儿快要哭出来地模样,杨凌忙陪笑道:“咳,瞧你,可能不小心扎在血管上了,这么细的针,没什么大不了的,我按一会儿,马上就好啦。”

高文心慌忙丢了针,抢过来按住他伤口又是害怕又是担心地道:“瞧你,这施着针呢怎么能乱动,万一有个好歹可怎么办?”

杨凌笑道:“那位闵大人是我在鸡鸣县时的故人,对我有提拔之恩,我听见是他来了,心中极是喜悦,所以有点忘形,呵呵,你别怕,不碍事的。”

他说着这才想起鸡鸣县令闵文建是在海宁做官,想来离杭州也不远,这一想起他来,不由又想起了毕都司、马昂,还有马怜儿,他们可不都在这附近么?

要不要去见见马怜儿呢?杨凌的心动了动,随即却又硬起了心肠:还是不要去了吧,自己一个短命鬼.已经负了三位好姑娘了,如果还对人家念念不忘,也太无耻了点儿。

杨凌正在沉思,高文心已幽幽地嗔道:“什么不碍事儿,以后我用针时,不许你再一惊一咋的。这腰间的穴道,是寻常的地方么?要是扎坏了那……那里……”下边的话她一个姑娘家不好出口,说到这儿也就咽了回去。

杨凌干笑两声也未搭腔,屋子里一时静了下来。过了会儿,高文心轻轻移开手,见他身上已不再流血,这才吁了口气,重新换了根银针,在他穴道上轻轻捻动起来。

杨凌趴在那儿迟疑了一下,忽地想起早早打发柳彪带人来苏杭打探三位镇守太监底细,到现在还未见到他人,不禁问道:“对了,今天柳彪有没有来过?我叫他打探地事情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高文心娇嗔道:“老爷~~~~~~,赶了半个月的水路了,你的身子不乏吗?今儿先歇了吧,查案又不是一天半晌地事儿。柳彪到是已经来了,混在你地亲卫之中,我说老爷今天应酬必然疲乏,叫他明日再向你禀报消息呢。”

杨凌今天在宴席上见三位镇守太监和当地官员个个跟笑面虎儿似的,把个苏杭治理夸的和它的风景一般,统统成了人间天堂。整个宴会除了喝酒吃菜,除了记住了那几名官员的长相、姓名.什么有用的资料都没得到,他心中一点办案的头绪也没有,正暗自着急呢。

这时一听柳彪已经到了,他不由一阵兴奋,身子倏地一下又挺了起来,急吼吼地道:“那怎么成?你快叫他来见我!”

他这腰杆儿一挺,又把高文心手里的针给弄弯了,好在这次倒没出血。

高文心又急又火,顿时忘了上下尊卑,昔日被人惯出来的女神医,大小姐脾气发作,她柳眉倒竖,抡圆了玉手,“啪”地就是一巴掌狠狠拍在杨凌地屁股上,嘴里娇声喝道:“又乱动,你给我老实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