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百二十九章 踏浪而来是冤家

月关2016年08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谁说女人的手劲尔小,高文心这一巴掌下去,唐伯虎的左颊顿时灿若桃花。被人答了还要被骂成斯文败类,饶是风流多智的江南第一才子,也被打傻了。

杨凌瞧见他模样,不禁暗自庆幸:幸亏当初文心打的是我的屁股,要是我脸上也挨这么一巴掌,恐怕三天都没办法见人了!

高文心最伤心处,莫过于被自己心中最在意的人轻贱侮辱,她泪流满面地冲向湖边,只想投进那浩渺烟波,从此一了百了。

湖边几个正扯过小舟来的船夫,有一半是内厂的番子扮的,一见厂督大人形影不离的这位婢女掩面奔来,杨钦差一边大叫救人,一边紧随而来,立即有两个渔夫打扮的汉子肩并着肩向前一拦,赔笑道:“姑娘留步。”

高文心怒道:“给我闪开”,说着伸手一推,手还吗触到那两个番子胸口,纤腰一紧,已被人整个地抱了起来。

高文心又惊又怒,挣扎叫道:“放开我,你放开我。”她扭头瞧见是杨凌搂着她腰肢把她抱了起来,身子扭动的劲道儿顿时便弱了几分,本来向后踢动的双腿也软了下来。

杨凌趁势抢出几步,绕到一株粗矮扭曲的柳树后便,放下高文心急道:“我的大小姐,你这是闹的哪一出啊,误会了、误会了!”

莫清河、吴济渊、四大才子等人站在亭中瞧着那柳树,只见那泼辣美人儿忽地露了下头,似要逃开,紧跟着一双手突然伸了出来。揽住她腰肢把她又拉了回去。

随后隔着那柳树,只能望见二人半片背影,只见那属于内厂厂督、亲军统领奉旨巡辑的钦差杨大人背影忽直忽弯。似在打躬作揖,不住求饶,一众内厂番子们见了心有戚戚蔫,立即甚有默契地转身向外,装作看不着。

祝大胡子酒也顾不上喝了,他抚着长胡子,使劲伸着脖子望去,见那树后两个人影儿初时推推搡搡。继而越来越近,最后除了一对脚跟,竟连身影儿也看不见了。

忽而一阵风来。才见树后一角绫带飘飘,杨凌袍裾微动。不禁眉毛眼皮一阵乱跳,挤眉弄眼地道:“唐解元快快提笔,老祝瞧着好似要上演活春宫了。”

文征明拐了他一肘,低声骂道:“灌你的黄汤去,吴翁和他府上的贵客也在呢。”

徐祯卿也干笑道:“那婢子虽非大户千金,看来也极自重自爱,老祝慎口。免得和唐兄一般……”

唐伯虎听着。抚着火辣辣地脸颊一阵苦笑,自己这一巴掌算是白挨了,恐怕这几个没心没肺的大嘴朋友还会四下宣扬一番,不过他们几人放浪不羁惯了,权当一桩风流韵事,也吗觉的有失颜面。

杨凌又是解释又是哄劝,到后来也不知高文心气犹未消,还是仍想享受依偎在他怀里地感觉。她被杨凌搂紧了腰儿,小鸟依人般偎在怀里,又抽泣半晌,才委委屈屈地道:“就算他们与老爷一见如故,也没有将……私隐绘图到处炫耀的道理。那位莲儿姑娘出身青楼,他们就该肆无忌惮将她展示于人么?说是狂放不羁,还不是作践人?他们仕途不得意,才假风流之名而愤世嫉俗,终是轻薄无行不拘礼法。朝中不知多少人盯着老爷,想寻你的岔子,老爷实不宜与他们相交过甚。”

高文心说的大有道理,这几位才子的放荡行为放在后世只觉的是对封建礼教的反抗,人们只津津乐道于他梦的风流韵事,认为是天妒其才,际遇不公,却不知他们自暴自弃地行为,固然在当时人的眼中也是津津乐道,引为趣闻,可他们也是自绝于仕途,有了这种种见闻,如何还能见容于朝堂之上?

说白了,他们的行为就是作秀,是不登大雅之堂地,人们会把这些趣事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却不会把这样的‘明星’当成社会的栋梁。

杨凌初见四大才子时的激动心情平复了些,乍然醒悟道如果自己痴迷于他们后世的名声,同他们厮混在一起,岂不正授予那些虎视眈眈想置自己于死地的人机会么?

杨凌叹了口气,紧了紧她手腕,诚挚地道:“文心,你说的对,无论如何,以我地身份,与他们公开讨论这些东西,是嫌有些轻狂了,来江南这段时间,避开了朝中地明争暗斗,我实在是有些大意了。”

高文心被他连哄带劝,知道是自己起了误会,心中怒气早已消了,又听他语气真诚,心中反倒有些过意不去,她晕着脸挣了挣手,轻嗔道:“被你抓的生疼,我又不打算跳湖了,你还拉着我做什么?”

杨凌哈哈一笑,放开手道:“走吧,回去吧,莫公公和吴先生他们一定担心极了。”

高文心低下头,绣花鞋儿轻轻地划着地面,扭捏地道:“我……我不好意思过去,老爷要游湖,我在这里候着你就是了。”

杨凌一笑道:“那小船儿一条只载得两个人,今儿我来划船,让你开心地玩一天,好不好?”

高文心抬起头,惊喜地望了他一眼,随即迟疑地道:“老爷,我只是个下人,你……你不必对我这般客气的。”

杨凌叹了口气,挪揄道:“高大小姐,自从把你接进门儿来,你说,我有没有真把你当成婢女?再用这话填对我,你可亏心喔”。

高文心俏脸儿一红,张了张嘴,却没有说话,杨凌笑了笑。转身走向小亭。

杨凌昂首挺胸地走进亭子,吴济渊紧张地上前问道:“大……杨公子,呃……高姑娘可消了怒气么?”

杨凌摆了摆手。不以为然地道:“女人嘛,真是莫名其妙,被我训斥了一顿,现在已经老实多了”。

莫清谷连忙咳嗽两声,忍住了笑意,然后刷地一下把头扭到了太湖一面,背着双手作欣赏风景状。

杨凌还不知道自己躲在树后鞠躬作揖的模样早被人看在眼里,他向唐伯虎歉然笑道:“唐兄,真是对不住,小弟管教不严,那婢子竟而出手伤了唐兄。实在惭愧之至。”唐伯虎干笑两声,道:“没什么没什么,若没有这一掌之赐,唐某想看得到如许动人的画面?”

杨凌诧道:“什么画面?唐兄又做了一幅画不成?”

唐伯虎连忙摆笑道:“不敢不敢,没有没有,呃……不过这幅十美图,我已有了新的主意,却须改上一改了。今日怕是不能完成……”

杨凌忙道:“不急不急。不知唐兄作画,一幅出价几何?你尽管回府去画,回头我叫人来取,银两分文不少。”

唐伯虎忙道:“杨公子,这幅画虽取意于您府上地婢女,可这画却是我的,这十美图我决不会单幅出售,还望公子谅解。”

那时还没有肖像权法。唐伯虎提地理直气壮,杨凌倒也没觉地有什么不对,不过在他心中唐伯虎的画可是价值连城,如果一整套的十美图,也不知得耗费多少银子,可他又不愿让高文心的画像被别人得去。

杨凌不禁犹豫道:“那么这十美图,不知唐兄要多少画资才肯出售?”

唐伯虎瞧吴济渊对待他的恭敬模样,断定此人必是极有身份的贵介公子,能让苏州首富如此恭顺,说不定还是京师的豪门,所以有心敲他一笔,他一边盯着杨凌神色,一边迟疑地道:“这个么……凑齐十美图殊为不易,唐某也耗费了近一年时光,所以售价比起平时单幅字画来可要贵上些了,至少也要五……五……”

唐伯虎售画,精心绘作的也不过要价二十两,十美图虽然难得,可是要上五百两他自己也觉得有点狮子大开口了。

但他难得碰上一个舍得花钱的主儿,敲杨凌对那美婢如此疼爱地模样,定是个怜花惜玉的富家公子,这机会实在难得。

他迟疑着正要说出价钱,吴济渊听了心中已经了然,他最近被李贵那个暴发户挤兑的厉害,偏偏平时使了大把银子的布政使和苏州知府也置之不理,如果攀上杨凌这根高枝儿,谁还敢欺凌吴府?

如果唐伯虎出价低了,他买下来送给杨凌也显不出诚意了,是以急忙抢过话头道:“五千两?好,唐解元尽快绘出这十美图来,我便以五千两纹银买下了。”

说完他赔笑对杨凌道:“待我取了这十美图,即可派人给公子您送上府去。”

唐伯虎一听大喜,他将手中画一举,说道:“好,那唐某再免费赠送这幅‘月夜后庭花’,到时一并送到尊府。”

杨凌听的啼笑皆非,他摸了摸鼻子,瞄了那画儿一眼道:“唐兄这画是……后庭花?呵呵,画中这位仁兄堵得严严实实,可真是不曾看的出来。”

唐伯虎一听杨凌挑他画的毛病,可有点急了,他一本正经地道:“画么,要讲究含蓄之美、意境之妙,你没看美人儿一手遮着羞处么?那么渔郎问津,桃源何处呢?还不心知肚明么?”

祝枝山和其他二位好色男一齐笑淫淫地摇头晃脑道:“正是,正是,何况还有此举:“‘回头叮咛轻些个,不比寻常浪风月……’,点睛之比呀。”

杨凌听的心头一阵恶寒:“这就是我心中地大才子呀,大偶像吗,你们也……也太……难怪你们做不了官,敢情那点尔才气全用在这上面了呀。”

……………………………………

一片碧荷地波浪。远远近近几艘小船儿划行在水面上一膝高的荷叶丛中,若不站起,彼此难得看见。

郑百户和二十几个番子划着小船儿远远地将这一片包围起来。以防游客闯入。天师兄妹一船,莫清河和吴济渊一船,杨凌果然履行了诺言,和高文心独自划着一叶小舟荡漾在连天荷涛之中。

高文心欣然坐在船头,撩起清澈的湖水洒在碧绿地荷叶上,湖水流溢,渐渐地凝成一颗颗小小的水珠,船儿轻轻前行。密密麻麻的菱叶儿受水力挤压,自动地分向两边。

一朵朵小巧玲珑地洁白菱花,点缀在绿叶红莲中间。淡雅而清新。高文心把菱根翻开,欣然搜寻着一颗颗红色的果实,把那摘下地菱角放在裙子上,已经攒了两大捧。

忽地,一尾被惊动的大鱼翩然跃出水面,在高文心的眼皮子底下划了一个弧形,“嗵”地一声砸进水里,溅起一片浪花。把她吓了一跳。杨凌见了忍不住大笑起来。

高文心俏然白了他一眼。神情极是动人。她乌亮可鉴的秀发在额前微微有些凌乱,晶莹剔透的水珠沾在白晰娇美的脸颊上,仿佛是从肌肤下渗出一般,杨凌看了双眼一亮,刚想开口夸她,却又住了嘴。

高文心瞧见他表情,眼底闪过一抹幽怨神色,她拿起一枝红菱来。垂着头轻轻吟道:“菱儿个个相依生,秋水有情总觉冷。”嘴里吟着诗,她地眼角已偷偷瞄向杨凌。

杨大老爷倒真配合,连忙卖力地鼓了两下巴掌,说道:“好诗,好诗……”,高文心有点儿泄气:“老爷是装傻还是真的不懂?他不是16岁就中了宣府头名秀才么?”

杨凌却不知高文心是以诗挑情,他鼓了两下巴掌见高文心仍有些闷闷不乐,便讪讪地松开浆道:“划了这一阵儿,倒有些饿了,来,咱们先吃点东西吧。”

高文心“嗯”了一声,将菱角拢起,走回舱中坐下,伸手取过漆的发亮地食盒,食盒一共四层,她将里边的菜肴一样样取了出来,放在中间的小桌上。

吴府这食盒底部是铁的,内置炭火,上边一层隔水层,所以放了这么久,盒中食物仍是热的,这南人吃菜讲究精致,盒中菜肴每样都不多,大概只够吃上几口的,花样却不少,头一碟儿是一块方肉,厚嘟嘟,福得得,滋润丰满,一张肉皮更是金光灿烂,令人瞧了食欲打开,乃是一块东坡肉。

第二道菜是洞庭虾仁,以洞庭湖上特产的‘吓煞人香’与河虾一起烹调而成,色香味俱佳。此菜像桂花芋艿、油氽春卷、油炸金砖、灌汤小笼、卤鸭、爆鳝,尽显东吴文化精、雅、细、巧的特点。

荷中荡舟,花间采莲,佳肴美酒,又有红袖添香,纵是不饮也都醉了。何况四周是高高探出水面地荷叶,中间只有一个巧笑倩兮地美人儿相伴。

杨凌想起方才高文心大发脾气的模样,暗暗起了坏心,想要小小教训她一番,便拿出老爷派头,要她也饮上几杯。

高文心推脱不过,只好也饮了几杯,醇酒落肚,她的两颊登时腾起一团嫣红,杨凌看了暗暗得意,可他叫人饮酒,自己也不能不喝,结果锡壶内的酒喝的干干净净,杨凌已觉的头重脚轻,人家高大小姐肤色虽如抹了一层胭脂,眼睛却越来越两,丝毫不见醉意,杨凌这才晓得高大小姐竟有一副好酒量,不由暗暗叫苦。

高文心是第一次和杨凌单独相处、第一次与他并案饮酒,第一次被他搂抱,也是第一次被他那般委婉哄劝,少女情怀,说不出是一种怎样的欢喜滋味,一饮了酒,反而更加开心。

她笑盈盈地提起那倒净了地锡壶,向杨凌嫣然道:“老爷十六岁便得了功名。乃是北方才子,如今酒已饮尽,奴婢和老爷作对代酒如何?奴婢这有一副上联。请老爷对上一对吧:提锡壶,游西湖,锡壶落西湖,惜乎,锡壶!老爷请您答对。”

杨凌一听要对对子就吓了一跳,现代人有几个学过那玩意儿,待一听她说些什么锡壶、西湖,惜乎,更是弄的头晕脑胀,他虽未听说过这对子,可也听出这对子难处就在三个词都是西湖的同音。

他不知道这个对子是昔年有人用来难为大学士苏东坡地。当时苏东坡也被这个对子难住,还道是高文心出的对子,所以心中钦佩不已。

他琢磨了半晌。终于也想出三个发音相近的词来,勉强可以凑成一对,便对高文心道:“呃……我倒是想出一个对子,只是那意境比起你这上联来,实在差地太远,我说出来,你可不许笑我。”

高文心听了脸上不禁露出惊奇之色,这副对子自面世几百年来。也不知多少才子煞费苦心去对。结果也不过为了追求发音相同,勉强凑出些下联,意境如上联般优美的,竟是一个没有。

自家老爷这么快就能想出下联,那已是难能可贵之极了,还将什么意境。

高文心又惊又喜,连忙说道:“老爷快快说来,婢子洗耳恭听呢。”

杨凌咬了咬了牙。一狠心道:“好姐夫,聘节妇,姐夫失节妇,嗟夫,姐夫。”

高文心瞪大了眼睛,小嘴微张着,愕然瞧了他半晌,竟是一言不发。杨凌不禁讪讪地道:“你看,你看,我说吧,意境差的太远……。”

高文心忽然一扭身子,趴在船帮上拿袖子遮着脸,就看她肩膀不停地耸动,那小船儿也随着左右摇晃起来,最后这位一向很讲究仪态的大家闺秀终于不顾形象地放声大笑起来。

杨凌瞧着她,脸色一阵红一阵白,过了半晌才悻悻地说道:“你看,好生生地喝着酒,非要对什么对子,真是大煞风景。”

高文心见他恼了,赶忙坐好身子,她咬紧下唇,拼命忍着笑,眼里含着两汪泪水,身子跟打摆子似的的抖个不停,杨凌不禁恼羞成怒地站起来,说道:“笑吧,笑吧,笑死我拉倒。”

高文心见他恼了,不敢再笑,她慌忙站起来,柔声哄道:“老爷,是奴婢的罪过,你不要生气啦。”

那小船儿本来就在左右摇晃,杨凌霍地站起,小船更是向左侧一歪,高文心急急站了起来立足不稳,差点儿一头栽进河里去。

杨凌虽说气恼,实是因为自己的对子太上不了台面,方才觉得能想出三个近音词,其中还有个与惜乎相同的叹词,这份急智已是难得才说了出来。

待瞧见高文心大笑,才觉得太没面子,这时一看高文心着急,站立不稳直欲摔下河去,急忙地伸手一扶,高文心心惊胆战地一头扑在他的怀里,直到小船儿慢慢平稳下来,才羞红着脸离开了他的怀抱。

此时地高文心,刚刚饮了酒,玉面绯红,云鬓散乱,那眉如纤柳锁着一池春光,明眸如月卧于盈盈秋水,杨凌一时瞧的呆住了。

高文心站定了身子,瞧见他的目光,不禁黛眉微敛,羞涩地垂下头去,却又禁不住飞快地抬起了瞟了他一眼。

眉挑不胜情,似语更**,偷把眉扬,暗示檀郎,那是何等荡人魂魄的韵味儿,杨凌明知不该,却情难自禁,忍不住凑上去飞快地吻了她一下。

高文心红润的芳唇饱满柔软,只被他轻轻一吻,她的唇立即变的湿濡濡的,那双亮亮地眸子也忽然幽幽地似变成了两坛醇浓无比的老酒。

乌篷船儿悠悠,风送荷花清香,一直未曾喝醉的女神医,此时却一幅朦胧欲醉的模样,似向杨凌发出深情的邀请。

杨凌一吻下去,自己却似从美色中惊醒过来,他慌忙放开手道:“文心,是我不好。我们不能……我不该的。”

酒醉之后感情难以自制,此时忘情一吻,他才惊觉犯下大错。高文心对他的情意。他心中早就看的明白,也一直提醒自己不要陷地太深,可是这一路南来,不知不觉间,她那绵绵的情网却早已把拢在其中。

直至此时此刻,杨凌才发觉,原来自己心中也早已喜欢了她,可他因着自己的心病。只能像条落入网中地鱼儿一般苦苦地挣扎,苦苦地逃避……

杨凌重重地坐回位子,抓起酒杯。却发现杯中已空。他不敢抬头去看坐在对面的高文心那幽怨失望的眼神,心中只想:不能再招惹情债了,文心比玉儿她们懂事,我……不如把自己的事多少透露一些给她,断了她的念头吧。

杨凌想到这个,抬起头来刚想说话,前方忽然传来一个娇脆的声音道:“咦,刚刚就看到在这附近站着的嘛。哥,再往前划一点儿,喂喂,你们在哪儿?”

杨凌听到身旁水响荷动,张天师兄妹已划着船儿飘了古来,便将话儿又咽了回去,他见高文心垂着头,捻着衣角一副自怜自伤的模样,便匆匆对她说道:“文心,我自有我地苦衷,并非欺你身份。唉……等回了杭州,回去后我会告诉你我的秘密,你便明白一切了。”

……………………………………

礼尚往来,一行人,兴尽而返,莫清河也盛情邀请天师兄妹去杭州一游,这兄妹二人在杭州只是接受了道观众人的一番迎接,便乘了吴府地车轿赶往苏州,并不曾游过西湖,所以欣然而来。

一路无事,张天师便和莫公公在舱中下起了围棋,别看张天师的象棋下的臭,那手围棋却十分高明。杨凌不懂围棋,瞧了会儿觉得无趣,又在舱前瞧了会儿风景,就返回了自己的客舱。

高文心正坐在舱中独自想着心事,一瞧他回来,忙站了起来。自太湖回来,两人独自相处时一直都有点儿不自在。杨凌强笑是、道:“我在外边坐的久了,身子有些乏,我想进内舱休息会儿。”

高文心心中一直存着疑问,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秘密,既然能接受玉儿和雪儿,又对自己有情,却偏偏不肯接受自己,有心想要现在问他,可是一个女孩儿家又不好意思表现的太过迫切,眼见杨凌一掀轿帘儿已要进入内舱,他还是忍不住道:“老爷……”

杨凌停住步子,回头问道:“嗯?什么事?”

高文心脸儿一红,支支唔唔地道:“啊……没什么,我们……我们直接返回杭州么?”

杨凌摇头道:“不,回到杭州天色也太晚了,我们半路停下,先去海宁,住上一晚,明日再回杭州。”

“哦……”,高文心听说今晚不能听到迫切想要知道的秘密,不禁失望地道:“老爷去海宁,可是想要欣赏一下名闻天下的海宁潮么?”

杨凌奇道:“海宁有潮可看么?我只听说过钱塘潮名闻天下。”

高文心嘴角翘了翘,却不敢再笑出来,只是低声说道:“海宁潮……就是钱塘潮嘛……”

杨凌怔了怔,垂头丧气地道:“罢了罢了,老爷我在你面前算是颜面扫地了,钱塘潮不好好叫它地钱塘潮,偏又叫做什么海宁潮,真是丢人。”

高文心虽然满腹心事,仍被他逗地“噗嗤”一笑,她忙宽解道:“老爷是北方人,在京师的时候也没空打听这些闲事,不知道有什么丢人的?不过这钱塘潮要是每年八月十八去看,那才壮观,现在虽也有潮,可就逊色多了。”

杨凌道:“随便看看也就是了,我去,主要是拜访一下闵大人,他是我的旧上司。我到江南,他已来看过我,我不去瞧瞧他。未免愧对故人。”

说道这儿,他顿了一顿,温柔地看了一眼高文心,柔声道:“我去睡一下,不需叫人侍候,你若累了,也歇一歇吧。”

高文心忽想起一事,本想告诉杨凌。转念一想这事与杨凌和自己并无关系,再说一个女孩儿家说这些东西也难以启齿,便点了点头。目送杨凌回房,自己也合衣躺在榻上,张着眼望着舱顶,不期然又想起那件蹊跷事。

今日莫夫人从布政使衙门回来,那神情步态有些差异,普通人虽看不出差别,高文心却看出了端倪,她瞧那位莫夫人脸颊酡红、眉腻如水。步态有点绵软柔媚。不由得暗暗吃惊。

以她学医对人体的了解,深知一个女子神情步态忽然出现这种异状,必是刚刚行云布雨,与人有过合体之缘。

莫公公是个阉人,又随同杨凌共游太湖,莫夫人独自从布政使衙门回来,居然眉眼含春,似刚刚与人做过交媾之事。难道她不受妇道、瞒夫偷人了不成?

高文心枕着手臂怔怔地想了半晌,才幽幽一叹:“算了,这事虽然有伤风尚,毕竟是人家私隐,要我说与老爷听,也羞于出口,自己的事还操心不过来,还管人家地闲事做什么?”

“唉……老爷明明对我……对我也有情意,为何不肯接受我呢?因为我是奴婢身份?不!不会,他不是那样的人,他说有个秘密,到底他有什么样地秘密,竟使他不肯接受我呢?”

高文心躺在榻上,耳听得河水滔滔,心潮随之起伏,这一路辗转反侧,不断地想着这个问题,竟是始终难以安睡。

……………………………………

海宁盐官镇地镇海塔下观潮亭内,杨凌披着墨黑色大氅站立在亭中,高文心俏立在他身后。莫清河、莫夫人、张天师兄妹、以及盐运使闵大人、本地驻军种千户和本地几位大盐商也陪在一旁。

闵文建迎着风浪,哈哈笑道:“杨大人,海宁八月份时的大潮高达数丈,涛声如雷,极是壮观,此时来看,可要逊色一些,不过你难得来一趟,怎么也要瞧瞧才是。”

虽说闵文建并无攀附权贵的念头,但是二人的交情非浅,如今自己的故人在京师做了这么大的官,又专程赶来看望自己,心中荣耀欢喜也是常情,所以神色间甚是喜悦。

杨凌这次来探望,其实除了拜访对自己有知遇之恩的闵县令,心中另有一番打算。他已派人回京向皇上禀报龙山卫指挥使司毕春和关税镇守袁雄的不法行为。

毕春昔日在鸡鸣驿时他就已经见过,深知此人并不是那么好对付地,尤其他近两百人的亲兵卫队,个个骁勇善战,而且对毕春忠心耿耿。至于袁雄,到处开设税卡,手中有一群亡命之徒,也不会是束手待毙的人物。这两人地罪名一坐实,便是杀头大罪,不能不防他们狗急跳墙。

杨凌未出京时便听吴杰汇报过,江浙曾有犯了死罪的将官干脆领了亲军杀官造反,抢了军械逃进大海加入了海盗,如果皇帝下了旨意叫自己拿人,自己也不知道附近卫所的将领是否与毕春沆瀣一气,为了不走漏消息势必不能用他们的人。

若是只带着自己这三百亲军冲入还有近三千人的毕春大营,万一毕春横下一条心来,自己弹压不住,恐怕要遭反噬。所以上次一听说闵文建这里有支护盐官军,大约三百多人,战力比普通卫所还要高明一些,杨凌便上了心。

他派柳彪打听,得知这里还驻扎有一个千户所。说是千户,其实也只有五百多人,兵员缺了一半,但是紧要时大可请了圣旨,夺其帅取其军,由闵文建把这支军队也掌握在手,配合他抓捕毕春和袁雄。

杨凌此来,以阅兵为借口,要闵文建和种千户把三百护盐兵、五百卫所官兵全调到江边。想待观潮之后先让他们演习一番,瞧瞧他们的战力。

杨凌有督察文武百官之责,又是皇帝侍卫亲军统领。这样小规模的考察军队战力,虽未请旨,也不算逾矩。

莫公公扰着袖子站在一边有点意兴索然,这次杨凌突然改道造访海宁,事先并未让他知道,他心里多少有点不悦,加上十月的海潮比起八月要逊色许多,他也没有兴趣一观。所以站在靠后避风地位置并不上前。

那几个大盐商都在他管辖之下,不免陪在身边莫爷长莫爷短地不断奉迎,莫清河也只是虚势应付着。

本地人对十月的早潮并不是很有兴趣。可是这次近千名官兵笔直地立在江边等候检阅,这可是难得一见的风景,所以不少百姓和镇中富户也都赶来江边凑个热闹,一时间那气势还真是有八月观潮时的气派。

风渐渐急了起来,闵文建振作精神,说道:“大人快看,潮来了。”

杨凌眯着眼睛向远处望去,江流茫茫。东方天际处,隐约传来一阵急骤的声音,极目处有一条白线,随着轰轰地声音越来越大,那银线越来越粗,化作一条横江白练,翻滚而来,轰然声也如殷雷一般连绵不绝起来。

闵文建扯着大嗓门压过江潮声音,大声说道:“杨大人、张天师。盐官这里的‘宝塔一线潮’极为壮观呐,可惜今日潮小了些,不够壮观啊。”

他说今日潮小了些,可是片刻之间,江水猛涨,万顷波涛顷刻一线白练变成了一道数米高的矗立水墙,潮声犹如万马奔腾,惊雷贯耳。已瞧地从未见过这等奇景的杨凌和张天师心旷神怡,叹声不绝。

潮峰碰撞突起,浪尖一片雪白,如同冰山雪峰,令人惊心动魄。江潮冲到坝前时,轰地一声霹雳巨响,潮头突兀竖起,霎时间漫天浪花水雾,风头送来一阵潮爽之气,兴致勃勃抢到前边去地张符宝迎头一身的水气,不禁狼狈地退了回来,惹得杨凌和张天师哈哈一笑。

张符宝悻悻地哼了一声,拉过哥哥的袍袖擦了把脸,观潮地兴致丝毫不减。前浪一旦退却,对后浪来说就成了一道阻碍,一道道潮水相互碰撞,前浪受阻,后浪又起,一浪高过一浪,虽没有第一波浪头的震撼人心,可也是波峰陡立,汹涌澎湃。

杨凌见那浪虽不是极高,但今日风大顺风总是送来一阵水雾,便有意站在高文心心侧前方,替她挡着水雾。高文心察觉他的心意,心中不禁甜腻如蜜。

潮来虽快,去的也快,杨凌几个从未见过钱塘潮的外乡人还没看够,那潮已开始有退却迹象了。

张符宝这才回头笑道:“杨大人,记得在上海镇时你说过白娘子呼风唤雨,水漫金山,当时我还想像不出那该是怎样的壮观场面,今日看了这潮,我心中才算有了些模样。”

杨凌听了哈哈笑道:“岂止岂止,那浪能淹得过金山寺,浪峰岂不比山还高?你再想像那浪头上还有许多龙宫的虾兵蟹将,有的持枪、有的持锤,站在浪尖儿上……”

他一边指着江潮,一边说笑,正说地来劲,忽地面上笑容一凝,诧异地指着远处道:“那是什么?”

众人循着他手指望去,只见连绵的潮水尽头,隐隐出现一些黑点,张符宝惊笑道:“怪哉怪哉,莫非真有虾兵蟹将来了不成?”

有潮水大风,那黑点移动甚快,片刻功夫,就瞧清那黑点竟是一片帆船,那船有些方方正正的感觉,船上挂着黑色的巨帆。

莫清河看了大吃一惊,又惊又怒地道:“可恶,八幡大菩萨旗帜,那是倭人的海船,快快护送大人离开。”

此时闵文建也瞧清了船上标志,惊叫道:“果然是倭寇来了,他奶奶的,这次竟有这么多人,快快,保护钦差大人和天师离开!”

他们站的高看的远,站在楼下堤坝上地百姓只瞧见远处来了二十多艘船,有地还未瞧清船上标志,仍然不慌不忙地站在江边。

杨凌看了怎肯自己逃走。况且他今日恰巧将卫所、盐运司的官兵都调了来阅兵,人人持有武器,自己的三百亲军虽然有二百人随了官船回杭州。但带地也有一百名精锐,如今战力将近千人,对方那二十多艘船有大有小,大的能乘三百人,小的也就四五十人,估计总人数也不会太多,未必没有一战的能力。

杨凌立即喝道:“不许乱,亭中盐商百姓统统退下。闵大人、种千户,清马上约束部众,结阵待敌。郑百户,立即疏散江边百姓。”

那位种千户穿着一身闪亮的盔甲,本想今日在钦差人、大人面前露露脸,想不到却摊上了这会子事儿,那些倭寇往日不过三百五百来江边劫掠,已算是极多的人了,这一次瞧模样竟有千人以上,吓得他脸色惨白。可又不敢示怯。听了杨凌吩咐,他慌忙答应一声,下亭整集队伍去了。

闵文建是大同总兵杜疯子一手带出来的疯子兵,光打仗就兴奋莫名,昔日单枪匹马敢杀进鞑子军中劈了他们的亲王爷,又怎么会在乎这些小挫子。

他哈哈大笑道:“奶奶地,正说要演武给钦差大人看,这可就变成真刀真枪了。我马上下去。杨大人且看我大刀的威风!”

他一边说一边蹬蹬蹬地下楼去了,莫清河脸色铁青,拧紧了腮帮子道:“剿除倭寇,非大人之责,大人还是赶快闪避一下吧,若是大人有点闪失,卑下可是万万担当不起。”

杨凌看了高文心一眼,说道:“文心,陪莫夫人、张小姐赶快返回镇上去,若是我们守不住,立即快马离开。”

高文心一挺胸道:“老爷在哪里,我就在哪里,我不走!”

杨凌顿足骂道:“无谓之举,纯属混蛋,你留下有什么用?你能上阵杀敌么?”

高文心昂然道:“大人一介斯文,难道能上阵杀敌么?你临阵不退,是为定军心,我是女人,临阵不退,只为和……和大人同生共死!”

杨凌听得怔在那儿,一时作答不得。张符宝虽然俏脸苍白,听了她这么说,又看哥哥虽然神色紧张,但也没有逃走的意思,便鼓起勇气道:“你不走,我也不走,这镇上好多我天师道地信众,昨晚来了镇上,他们对天师膜拜祈福,十分尊敬,我们今日若退了,还有脸再见他们么?”

这时江边百姓在内厂番子的呼喝下已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开始扶老搀幼,呼爹喊娘,一路连哭带叫地抢下坝来,亡命般地向镇上逃。

种千户将他的兵召集起来,聚在坝上右方,闵文建仍是一身文官打扮,却扛着他那把招牌大刀,领着一帮衣着杂乱的盐兵,立于坝前左侧。

那些倭船藉着江水直驶至岸边,呼啸着跳下船来,三五成群向岸上扑来。杨凌瞧那些倭人服装十分的杂乱,有的穿着倭服,有的穿着汉服,还有的穿着文士地袍服,却把袍襟掖在腰里,甚至还有几个竟然穿着女人地衣服,可见这些倭寇在海上日子混的也不怎么样。

可是这些杂七杂八的海盗,虽然衣衫不一,手中的武器也是五花八门,却人人彪悍、行动也敏捷无比。

内厂番子只有一百人,其中只有二十名弓箭手,全都围在观潮亭下不敢稍离,毕竟重要全在亭上,如果万一有个闪失,他们都得掉脑袋,即然有卫所正规军队在这里,他们乐得退居后备保护大人。

不料那倭兵刚刚冲上岸来,卫所官兵就有人一声呐喊,不冲反退,掉转屁股逃之夭夭。

杨凌在亭上看了鼻子差点儿没气歪了,这时倭人下船的不多,只要一阵乱箭侍候,或者直接挥军掩杀上去,必可抢占先机,这点浅显的道理都不懂,这是什么兵什么官呐?

杨凌怒不可遏,他一拍栏杆,厉声向亭下喝道:“临阵脱逃者,杀无赦!”

“是!临阵脱逃者,杀无赦!”郑百户一挥手,几名番子立即张弓搭箭,向那抢先逃跑的卫所官兵射去。这几人用的都是慑魂响箭,是杨凌在训练亲军时从锦衣卫弄来地,箭一射出声发利啸,有慑人心魄之效。

这几个弓箭手都是百里挑一的神箭手,箭到人倒,吓得随之逃跑的卫所官兵都愣在那儿,待听到内厂番子凶神恶煞般向他们大叫:“临阵脱逃者,格杀勿论!”时只得又畏畏缩缩地奔了回来。

此时闵文建已率着盐兵扑了上去,他的盐兵没有弓箭,只能同倭寇短兵相接,倭寇三两成群,配合默契,游走之间,常常出其不意突然出刀。

好在这些盐兵护送盐队,跋山涉水,常常跟河盗山匪作战,也擅长打群架,虽然酷厉的杀气比对方弱一些,可是有个猛虎一般抡着几十斤重的大砍刀冲在前边的盐运使闵大人,士气倒极旺盛,仍能死撑不退。

杨凌见那些卫所官兵虽然退了回来,却都畏缩称一团不敢前进,不禁气的七窍生烟。这个时候再整肃军队也不是时机,他只能无奈地对郑百户喊道:“郑百户,率你的人给我冲上去,叫种千户发箭掩护!”

郑百户听了急道:“大人,卑职的职责是保护大人,目下大人身边只有这百余名亲兵,卑职不敢稍离!”

杨凌大怒,说道:“你若不去,我亲自去!”

郑百户无奈,他恨恨地跺跺脚,留下那二十名弓箭手护住观潮亭,自己拔刀在手,率领着八十名健卒冲了上去。

那位种千户呆若木鸡站在那儿,听到杨凌传令射箭,这才恍若梦醒一般命令官兵立即射箭。

他们列阵在最右边,那边水中有几块巨石,江水又比较低浅,倭人的战船没有停靠在他们那里,加上他们一直不主动攻击,抢上岸来的倭寇只向闵文建的盐兵和杨凌的亲军攻击,暂时还未顾上他们。

这一来就给了他们充足的时间,只见这群兵老爷好整以暇地张弓、搭箭、拉弦、发射、“嗡”地一声响,一排攒射,一阵箭雨铺天盖地射向正纷纷跳下船来的倭寇。

杨凌在亭上见了哈哈大笑,这一阵箭雨怎么也能射死射伤百十个倭寇,可称得上是‘及时箭雨’了。

只见那一片箭雨射到船上船下,至少有一半射到倭寇身上,可那利箭一沾身,竟滑衣而下,有几只射在倭人的斗笠上,插在那上边摇摇晃晃的竟也没有伤人,纵目望去,似乎这一阵箭雨竟没有一个倭寇受伤倒地。

杨凌和张天师站在亭上已看的傻了,他们张大了嘴巴,惊愕地瞧着这幕奇景,好半晌才互视一眼,然后一齐火烧屁股般跳了起来,高声叫道:“岂有此理!难道倭人都是刀枪不入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