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百三十章 钱塘大战

月关2016年08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卫军这一阵箭雨毫无杀伤力,反激的倭寇凶性大发,二十几个倭寇嗷嗷叫着冲向了那群卫所官乒。领头的一个俘寇身形较矮,但是弹跳力惊人的好,在松软的沙滩上仍然健步如飞。

他手中握着一柄长长的倭刀,单枪匹马冲至那群官兵之中,沉吼一声猛他跃起,刀光如匹练一般唰的劈下去。迎面的是个持枪的官乒,他既不举枪来刺,也不横枪湘迎,眼见奔来的这个倭人凶碍无比,他大叫一声,竞然丢了枪转身便逃。

那个倭人一刀劈下,劈肩拉背把那逃跑的士乒斜斜劈成两半,随即如一只青蛙一般,连蹦带跳,在卫军阵内左刺右突,挥刀上晃下砍,一时杀的那些胆怯的官乒阵脚大乱。

这时后边持着各式各样武器的俘寇排成一字长蛇阵也冲了过来,种千总站在后边挥着刀只是大叫:“冲上去!”,可走那些气势为人所夺的官乒毫无斗志,一见有人被杀死,齐齐发一声喊,集体转身向后狂奔.裹挟着种干总和几名亲兵也跟着倒退了一阵。

那边盐共不过三百人,与倭寇战的旗鼓相当,这边五百名正规军,只与敌交战一合,死了一个士乒,就亲体溃逃,看在对江南军队毫不了解的杨凌眼中,只觉愤懑惊奇到了租极点:这怎么可能?足足五百人对二十人呐,压也把他们压死了,只交手一合就全军溃退了?

杨凌的太阳穴突突乱跳。脑门上青筋都绷起来了,此时对于倭寇地仇恨都不如对于自已人的不争气更叫他气愤,杨凌转身就要向亭子下边冲,莫清河一把拖住他,急道:“大人,江南卫军一向军心焕散,人又凶狠残暴,所以每遇敌人.常常望而生畏。不战而逃。如今卫军已溃,根本不及整顿,大人万万不可前去,你若有个差迟,我们就真的完啦!”

杨凌听了头脑一清,想起自已率军在山中演武之时对他们说过的话,如今自己做为主帅。守在这里指挥,其作用远远胜过冲杀在前作一个排头兵,况且如果自已真的被杀,至少自已带来的亲军是不会冉死守不退了。

想到这里他止住了脚步,冲到亭前向下边搭箭在弦严阵以待的番子们喊道:“你们统统给我上来”

那边二十几个倭寇追着五百多名卫军如潮水般去了,瞧他们身手,也只有方才打前锋的那个倭寇武艺极好。后边的也都稀松平常,可是吓破胆地卫军都抱着让别人送死、自已逃命的念头,明明只要鼓起勇乞返身作战,足以凭人数优势将这伙倭寇歼杀,却只硕抱头逃命。

今杨凌有些意外的是,那个看起来文质彬彬的种千总却没有退,他领着近二十名亲军被自己的官兵冲的阵脚大乱,粹不及防被赶上来的倭人劈死了几个人。随即便挥刀领着人冲了上去。

杨凌见了不禁露出一丝欣然神色:还好,虽然这些兵不争气,这位种千总也不会指挥作战,起码还知道尽忠职守,杨凌是直接做上参将位置地,根本不曾从基层做起,那知道这位可怜的千总死战不退.其实真正原因并不是想尽什么忠守什么职,而是为他这位钦差还杵在这儿。

卫所官兵本来就有守土之贵,如果临阵逃跑,对上边还可慌称走敌人势强。不得不退,可是今天偏偏来了位钦差,而且这位钦差守在前边不走,如果种千总丢下钦差自已逃命,那就只有砍头抄家的份儿。

退也走死.不退也走死(在种千总心中,根本不认为自己是凶悍凶的倭寇对手)。起码不退还能落个好名声,家人也不会受牵连,因为这个原因,种干总才满面悲愤,心中一边骂着杨凌的祖宗八代,一边挥着刀和鬼子玩命。

他的亲共不退的原因和他相同,按大明律,若是将领战死,而亲共无恙,那是要砍头地,所以这二十多个亲共也是一边在心里骂着种千总的祖宗八代,一边拼死抵抗。

方才五百人被二十个倭寇一冲即溃,现在二十对二十,情急拼命之下.他们竟然敌住了那些倭寇。

杨凌见了心中稍安,待二十名番子上了亭子,杨凌一指前方道:“擒贼先擒王,你们不要慌,给我看准了,专挑那些旗、拿扇的倭人给我射!”

杨凌站在高处,这片刻功夫已发现倭寇虽然三五成群冲进盐共队伍厮杀,看起来杂乱无章毫无章法,其是前边总有一个打着怪模怪样旗帜的人或者有个一手持刀一手持扇的人,只要他们将旗或扇子一挥,众多的倭人小队就齐声怪叫,声势吓人,同时挥舞兵器进攻,一佚气衰就转为游斗恢复气力。

众番子听命站到亭前,专挑那些看似倭人首领的人下手,他们的冷箭又准又根,那些倭人小头领大呼小呀地边杀人边指挥,常常猝不及防酒杯一箭钉在那儿。张天师本来就信法术,方才见了那幕中箭不伤的奇景真被吓住了,这时见倭人也是血肉之躯,可以被杀死,这才长出一口气。

杨凌方才也被吓了一跳,但他心中可是压根儿不信这些倭人懂什么刀枪不入的,如果他们真有这种功夫,那还何必在海上讨生话?早可以长驱直入夺天下了。

这时见自已的亲军果然箭箭夺命,他更加确信自乙的判断,只是卫所官乒的箭为什么杀不了人,他还是雾沙沙的弄不明白,不过这时也顾不上研完了。

这伙倭寇的首领是一个落魄地日本武士肥前寿和一个中国海盗陈东,这伙人每逢春秋两季就化身海盗来沿海抢劫,其他季节则从大明不法商人中购买货物运往日本、吕宋等地牟取暴利。

近一年多来,日本本土战争越来越激烈,那些大名急需大量物资和银钱来稳定自已的地盆,可是自从幕府足利将军不再向大明称臣,大明已不再同他们做勘合贫易,很多大名干脆也指使手下充当起走私贩兼海盗,这一来抢了他们生意使他们生活越来越落魄,于是两股海盗合并起来以加强力量。他们破烂不堪她战船制造教术十分落后。那些舰船舰以大木锯成方形,联结时不用铁钉只用铁片,不用麻筋或桐油弥缝,而是用稻草来堵塞漏隙,根本不能抵御明军的大舰船,尤其是福船和广船只要轻轻一撞,他们的舰船就散了花。海上没有优势,他们只能利用大明广阔的海岸线四处游荡上岸抢劫。

这是两伙盗寇合伙后第一次做大买卖,原以为利用潮汐出其不意,,将海宁洗劫一空,不料船一靠岸就发现明军早已严阵以待,肥前寿和陈东也暗暗吃惊,以为自已泄漏了消息。所以二人的大战靠在最后,始终不敢将共力全部投入,以防中了明军的理伏。

二人走上船头观看,只见沙滩上明军数目不多,衣着也不是正规的军队打扮,那些似是盐共打扮地乒丁中有一个挥舞着大关刀的汉子,大刀在手中风车一般,一被他挨上立即刀折人亡。竟入虎入羊群一般所向披靡。

观潮楼正前方有一批青衣小帽的军兵,一色儿的朴刀,这伙人人数虽少,却个个骁勇善战,而且整只队伍排成一个锐三角,象一枝利箭般直插前方,倭人惯用的三五成群袭扰、破坏的招法根本不管用,三角形内部的军乒还时不时抽出一种短管地火器来杀人,这种装备可不是海盗卫所军共所配备的火器。

倭寇的主要兵器是刀和弓,偶尔也有鸟统等火器。但是这伙海盗比软穷困。海上潮湿,得养弓箭不易,再说简易的剪枝准确度和杀伤力不足,而上好的箭枝木科和箭簇又比软昂贵,所以配备的弓箭不多。可是他们的长刀却极为厉害,这些倭寇使用地日本长刀约一米四,几乎赶上了那些小挫子的身高。这刀的长度和重量几乎是明军常用配刀的两倍,而且可以双手该刀。明军的单刀只能单手该用,力道、速友、长度都极差甚远,加上日本刀制刀时采用了唐刀的包钢技术,而明军因包钢刀价格昂贵,除了军官士共配发的刀只有刀口是包钢,双方实力相当时谁胜谁败可想而知

今日好巧不巧,碰上了杨凌的亲军,使用地是清一色的全包钢长柄朴刀,刀长一米三,几乎不弱于他们,而使刀的又个个是经过少林寺和锦衣卫中用刀高手指点过的京军精锐。

这些番子根本不理会倭寇的挑衅诱惑,他们的职责是保扩杨凌,所以绝不分开,八十人组成的阵形如同一枝利剑,八十柄刀此起彼落,整个个刀阵游走不停,在观潮亭前的沙滩上横冲直撞象狡肉机一般,凡是挨上去的立即被乱刀劈死。有持长刀的倭寇想要以长制短,还不等他靠近,内层番子已抽出短铳,打了他各满脸开花。这些番子每游走一圈儿。使内层变外层,外层变内层,内层的番子收刀还铳一边恢复体力,一边装填弹药使用火铳,这一来配备弓箭极少的倭寇就如他们以前屠戮卫所明军一般,完全处于一边倒的挨打状态。饶是捍不畏死的海盗们,也不禁萌生了退意。此时,杨凌身边二十名神射手也充分发挥了狙击手的作用,他们不慌不忙站在亭顶只注意那些像是倭人首领样的人物,看清楚了便是一箭,失去领袖地倭人不止战法大乱,心理上的震慑力更远胜于对死亡的恐惧,不等大首领下令,众倭人已开始渐渐收拢退却。

倭人本来疑心病就重,不止肥前寿疑神疑鬼,就连陈东这个土生土长的海盗看了也暗暗生疑,不知这些官兵是什么来头。

肥前寿见那个盐兵队伍中持大刀地文官杀伤力实在吓人。明军又冷箭不断,便招手叫人呈上一柄硬弓,搭箭在舷,暗暗瞄准了闵文建,想有样学样射杀明军将领。

亭上射手见沙滩前已找不到可供射杀的倭寇首领,目标渐渐转移到船上,一个掌班见最后一艘大船上从倭寇围着两人。其中一个张弓搭箭瞄着盐兵人群,立即唤来一个役长。换下了他手上的百变弓,这种弓并非军中配备,也是锦衣卫专门研究出来的利器。这种弓可以随时增减弓弦,调整弓的力度,掌班番子换过百变弓来,将弓调成三石的硬弓,搭上一根雕翎箭。使足全身力气拉开硬弓,瞄准那名举弓的倭人首领前胸一键射去。

这三石弓太耗力气,这些人虽说站在亭上不受威胁,二十人又是窥准了倭人首领才发箭,这时每人也已累得筋疲力尽,那名掌班天生神力,这一箭射去。弓也垂在地上,手臂都有些脱力。

闵文建掌中的刀足足有四十斤重,一抡起来力道就不只一二百斤了,刀势展开借力使力地话可以大省力气,所以为了不拘束手脚,阻碍大刀的使用,他一冲进倭寇群就和自己的手下的盐兵拉开了距离,挥转着在刀游走厮杀。一身官袍早溅满了鲜血。

肥前寿站在船头,闵文建冲杀不休,又不是有逃跑的倭人来回奔逃,这一箭竟是始终射不出去,掌班番子的箭已射过来,这一箭本来是射向他左胸,可是箭离弦时微微一颤,箭便失了准头直奔他的肩头。

肥前寿正觉的肩膀无力,猛地一股大力拉扯得他倒退几步,后备嘣地一声撞在桅杆上。这时才觉得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传来,右肩一枝利箭贯入,自肩后穿出,前胸只余小半截雕翎。

肥前寿痛的啊呀一声大吼,几乎晕了过去。陈东一见大骇,慌忙蹲下身子,大声吼道:“快,快撤兵,明军早有准备,马山撤兵!”

周围的倭寇也吓了一跳,没想到这么远的距离,明军中竟有人将箭射的这么远,而且力道霸道威猛.能贯穿人体,两个喽罗慌忙举起海螺,趴在船帮子上“呜呜”地吹了起来。

早有退意的倭寇一听海螺吹响,入蒙大赦般转身就逃,纷纷爬上船去,放下风帆,探出大橹,忙不迭地摇了起来。追出一箭之地的那二十多个倭寇合种千总等人对砍,砍得精疲力尽。倭寇死伤的只剩下七八个人,种千总只带着三个伤兵正在边战边退,待听到江风送来海螺声,倭寇要转身逃去时,只见江边大船已向江心中驶去。

此时已是退潮时分,江水回流,再加上船上倭寇卖力摇橹,纵然逃到江边也追不上船了,偏偏此时镇中又传来一阵呐喊声,却是镇中几个大盐商知道倭寇若是杀上岸来,损失最大的便是自己,悄悄探看一番见明军竟然抵住倭人,带了家丁仆人举着棍棒锄头赶来助阵。

那名最是骁勇的倭寇杀了五六个人,身上也中了两刀,伤虽不重,一直不得裹住,失血过多,早就头昏眼花,此时挥起刀来如同跳舞一般,早看不出刚刚上岸时煞星般的威风,北涌过来的盐商家仆扁担锄头一通刨,要不是杨凌想留几个活口,使人赶来阻止,酒杯活活打死。

杨凌带了人先去沙滩看了看,除了满地的死尸伤兵,还有四十个被敌船抛弃的倭人滞留在海岸,北八十多吧=把钢刀压制住,已根本没有反抗地余力。

他捡起一支卫所官兵所射的箭来,那箭轻飘飘的还不足一两种,杨凌这才恍然大悟,为什么这些箭根本伤不了人,那些卫所官兵平时疏于训练,拉不得弓放不得箭,为了糊弄别人,只好制作了这种轻箭,箭倒是射的远那,倒是轻飘飘的混不着力,在这江边上再有江风一吹,与其说是射下不如说是飘下,哪有伤人的力道?

杨凌算是见识了江南卫军的作战能力,他无可奈何的摇摇头,吩咐手下打扫战场,自己带着几个亲兵匆匆赶向种千总他们那里。种千总盔歪甲斜地站在那儿像做梦似的,他的手臂被长枪刺伤,一条膀子染的通红,此时也似毫无感觉。

一直以来,沿海地官兵视倭寇入虎,那种恐惧由心而生,一见了他们真的是魂飞魄散,毫无勇气对战,两百个倭寇撵着两千官兵像赶羊儿似的满山满野乱跑的场面并不鲜见。如今人数相当,竟能和他们战这么久,亲手杀死四个倭人,看来他们也不是那么了不起呀,种千总的勇气和信心顿时大增,也直到这时他才气恼地想起自己那五百个只会吃饭的窝囊兵。

杨凌走到几个被打得头破血流的倭人面前,盯了那个一道劈死明军。单身杀入明军阵中的倭人一眼,问道:“会说汉语吗?你们的首领是谁?”

那个面粘是血的我让你凶狠的瞪了他一眼,傲然而立一言不发,一个盐商家仆见了也不懂什么规矩,抡起锄头狠狠砸向他的膝弯,喝道:“没听见老爷问话吗?”

锄头砸在他膝上,那倭人单膝重重跪在地上,却又立即跳了起来,那条腿半蜷着微微发颤,显然受伤不清,却仍支撑不跪。杨凌摆手制止那个还想揍他的百姓,说道:“把他们捆起来,回头找个懂倭语的来,我要向他们问话。”

这时闵文建扛着卷了刃的地大刀满头大汗的奔了过来,兴奋地大笑道:“爽快,爽快!五月时我以三百盐兵打退两百倭寇。只觉已威风八面了,想不到你一来居然以少胜多,哈哈哈,果然是我的福将。”

他说道这儿,忽地醒觉如今杨凌的官儿可比他高了不止一级,不禁尴尬的笑笑。杨凌向他拱手叹服道:“若论上阵杀敌,我怎么也比不得闵大人的威风,今日你这把刀可真是大开杀戒啊,江边的残匪都擒住了?”

闵文建把绿豆眼一瞪。奇道:“擒什么,我已经吩咐人全都杀了没有断气的都补一刀,若不是怕臭了江水,就全仍江里喂鱼。这几块料捆起来做什么?赶快结果了事。”

杨凌听了一愣,他方才赶过来时,江边来不及上船退走的倭寇还有四十多人,加上受伤倒地未死的不下百人,。本来吩咐全部擒拿起来,想不到闵文建自做主张,以着人全部杀了。杨凌来自后世,感情上总觉得虐待俘虏有为人道,所以听了不禁露出不忍、不悦之色。

率着家丁仆从赶来助阵的盐商中有一个叫梅春庵的中年人,这些盐商除了从父辈手中继承家产,大多也是从苦哈哈德私盐贩子渐渐起家,混成代理官方售盐的商人,所以大多强健好武,梅春庵虽取了个文质彬彬的名字,也长得孔武有力,神情彪悍。

他见杨凌不以为然,便陪笑道:“大人仁厚,可这些倭人贪婪成性,从不知悔改,草民听长辈说,早年抓了投降的倭人,我们也是放掉的,结果他们回头还来糟蹋咱们百姓,而却抢了财物运回国去,还引诱更多的倭人作恶,所以现在抓那倭人,一向是要处死的,勇猛凶残之军远比怀柔文明之世更让人敬畏啊”

杨凌想到美国人放核弹屠倭城,却让倭人敬畏至今,而中国人宽大为怀,把他们的战犯放回国去,直至满头白发,其中大多数人仍然鼓吹军国主义,仇视伤害中国人,不禁苦笑。莫清河从没见到明军这般英武,此时对杨凌的亲军战力不禁刮目相看,他含笑对杨凌说“杨大人这次亲自指挥,我军大获全胜,剿杀贼寇逾四百人,不日揍报京师,大人之名比达宇内,真是可喜可贺,卑下先空袭大人了。”

闵文建听了甚喜,这次杨凌亲自坐镇,他是钦差,这功劳谁也抢不走,可是杨凌的品行他即使了解,知道杨凌决不会贪功,这抗倭英雄不得也有自己一份,不禁喜滋滋的道:“正是,沿海的卫军必咱们边军来差的可不只十万八千里,一向只打败仗不打胜仗,这次大人一来便扭转乾坤,居功至伟。啊呀,种大人,我可不是说你,瞧你品市斯斯文文的,我这文官像武将,你这个武将却像个文官,说句实话我老闵心里瞧不上你地,可看今日你可真是条汉子,我老闵佩服的很”。

种千总刚刚被他说得脸一红,讪讪地道:“闵大人过奖了。末将……末将惭愧啊。手下的兵是一群土鸡瓦狗一见了倭寇着实的心慌,惭愧啊。”

杨凌见他半边身子浸染鲜血,也忍不住再苛责他。只好说:“本官在北方时,曾见军中有一员姓江的骁将,面对比这倭寇更加厉害的鞑子也能以一当十。他曾经说他第一次上战场时,也是吓得魂飞魄散,还是他的什长拖着他冲锋陷阵的。经此一役你也看到,这些倭寇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只要不胆怯畏战。他们就逃不了便宜去。只是……你那群兵……可真该好好练练了”

种千总羞得满脸通红,唯唯诺诺的道:“是是是,末将受教,末将遵命。”

闵文建留下一些兵打扫战场,盐商自发组织起开来,将受伤的兵丁搀进镇中治伤,一经统计,那些骁勇善战。带着些痞气的盐兵刀不如人,以至死伤过半,完好无损的只剩下一百四十多人。

倭人除了最后抛弃下的四十多人和百余名伤病,当场死掉有二百六十多人,其中六成是死于番子的刀下,箭下,但那冲锋在前的八十名健卒,死伤一共不过三十多人,瞧得杨凌好生后悔,早知会有这一出,如果把三百亲军全部带来。战果何止于此。

他回到镇中为他安排的临时官邸,找了一个通倭语的人,正准备去看押倭犯的西厢房了解一些海盗的情形,镇中几位长着被人搀扶着找上门来,一见杨凌便磕头道谢,感谢钦差大人狠狠打击蜡倭寇,为镇上百姓除害,随即便痛哭流涕的要求钦差大人为民作主,处死所有倭寇。

杨凌瞧那几位老人家七老八十,还在向他磕头作揖,连忙将他们扶起来,可是要他亲口发出沙俘虏的命令,他实在说不出口,只好为难的看了眼张天师,这些老人家都信佛信道,要是有天师出面劝解一番,或许能够将他们劝走。

张天师会意,上前对几位老人家稽首道:“几位老人家,上天有好生之德,如今这几名倭人已束手就擒,若是一律处死,未免上干天和,他们作恶多端,杨大人是不会放过他们的。就让他们在牢狱之中受过,又有何不可呢。”

张天师年纪虽小,那几个老头儿果然尊敬异常,不敢对他失礼,一位老者哭诉:“天师,这些倭寇无人性,就是千刀万剐也救赎不了他们的罪孽,他们杀人放火,掘坟挖墓,什么坏事都做呀,去年倭寇上岸,就在老盐仓,把一个八个月大的孩子对在床上,用开水浇,听他哭声取乐,天是啊……”

杨凌听得一股寒气从脚底直升头顶,为生存也好,为求财也好,杀人他到可以勉强接受,强盗嘛,你还能指望他们发善心?可是这种丧尽天良的行为,纯粹是满足一种变态的、没有人性的**,向一个无辜的婴儿身上泼开水,只为听他啼哭取乐?

杨凌头皮发炸,高文心和张符宝听了眼中已溢出泪水,就连满口天道人心的张天师,也双眉倒竖,眼中杀气腾腾,在看不出半分修道人的模样。

另一个老者道:“不止如此,他们中午在一户人家吃饭,走时杀了人家全家,取血泡酒,说是大补身子,那家的孕妇,他们打赌是男是女,就剖出婴儿验证,还有本地富户,本他们掳走勒索,家中拿出的银子凑不够数量,就把人锯成碎块送回来。”

杨凌脸色发青,颤声道:“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

先前那位说话的老者道:“大人,咱们是把他们当人,可他们自己不把自己当人那,他们掳财也就罢那,这般杀人放火,您说不是畜生是什么?他们海最喜欢掳夺妇人和清秀的童子,逼迫他们做的丑事,连我老汉都说不出口啊!”

杨凌再也听不下去,一转身就疾步向门口走去,他刚刚走到门口,房中张符宝一声怒吼:“杀那他们!姓杨的,你要是还想留他们活口,我我我天天画符咒你!”

杨凌脚步顿那顿,随即头也没回,快步走出大厅。西厢房内,几名倭寇被绑在柱子上,杨凌脸色阴沉的踱了进来。郑百户和几名番子见了忙站起来施礼:“见过大人。”

杨凌点了点头,说道:“嗯,今日多亏了你们,你记着把为国捐躯的将士尸首好生收殓,回京后本官一定会重重地抚恤,今日参战的兄弟,一律要重赏!”

他说完。转过头来,目光从哪几个倭寇身上一一扫过,最后看到一个穿着汉人女子衣裳的男子,目光与他一碰,瑟瑟的躲避了一下,杨凌便走到他面前,说道:“你们首领是谁?一共多少人?平素都在什么地方活动?”

他找来的那个懂倭语的得汉字连忙用倭语重复了一边,那人听了一言不发,杨凌淡淡的笑了笑。说道:“你是不是认为我们救不懂得用什么利害手段对付你?浇开水是么?”他阴冷的目光在那人身上逡巡了一番,说道:“如果用开水在你身上交再用铁刷子蘸盐一层层的往下刷,你觉得怎么样?或者把烧红的铁插进你的大腿”

杨凌说得都是锦衣卫用来对付犯人的手段,旁边那人还未翻译,那个穿女衣裳的那人额上就参出涔涔冷汗,忽然哑声道:“如果我招呢,大人可饶了我吗?”

杨凌一愣,随即勃然大怒,厉声道:“你是汉人?”

那人被他一喝。不禁哆嗦一下,却仍执拗的道:“我也是没法子生活,才走上这条路的,他们几个都是真正的倭人,是不会招的,大人允诺饶了我,我才肯说。”

杨凌德目光落在他身上那件女子的但绿青衫上,他捻起衣衫的一角,问道:“这件衣服,是你抢回来的?他的主人那位姑娘,怎么样了?”

那人脸色一变,这件衣服是他去年在福建登岸抢劫时从一个少妇身上剥下地,那女子那女子……他想起那个容貌较好的少妇最后的可怖莫要,不禁机灵灵打了个冷战。

杨凌见他嗫懦着还要说谎,猛地转身过去平息了一下想活活掐死他的念头,才一字字道:“你说出来,我让你痛痛快快的死,这时唯一的条件,你没有第二个选择。”

那人愣了愣,将杨凌德话又咀嚼一遍,方才悟出他话中的意思,眼中不禁露出恐惧的神色,杨凌冷冷道:“你决定了么?我并不一定非要知道你们的情况。如果不说,我不会给第二次机会!”

眼看着杨凌一步步走向门外。曾经以种种稀奇古怪法子折磨人为乐的盗寇终于忍不住大叫:“大人留步,大人留步,我招我招,我全招,只求大人留我一个全尸。”

那人将知道德情形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其实他的情报并没有太大的价值,这些倭寇到处流窜,没有固定的居处,而大明水师目前想出海围剿,也没有那个实力,要想对付他们,主要还是等他们来内陆抢劫再施严惩,而且可以预料:“他们一定会来。”

不过杨凌意外的是,从这人口中听到了有关更多日本国内的情形,幕府日渐衰弱,已经控制不住各地的大名,而各地的大名,武士,首领对于同大明的贸易以此壮大自己的实力十分渴望。

其中有些势力有秘密通道从大明走私,所以也是反对倭寇横行以免影响他们的生意。而且这些官方组织的走私团队不但同大明沿海的商人暗中交易,而且同吕宋,南洋已经探出一条海路贸易线。这些情报目前暂时用不上,但是以后未必没有用,杨凌都暗暗记在心上。

更叫他意外的是,日本的通用货币竟然是大明的铜钱,日本曾经尝试自己制造货币,但是他们制造的铜钱质量极差,用不了多久久磨损断裂,成为一堆铜粉,所以只能将大明的货币作为日本国的通用货币。

足利家族不再对明称臣后两国断绝了贸易,日本急需大量铜钱,却没有办法取得,而一个国家的没有货币,那简直是不可想象的情形,所以官方只能走私甚至充当海盗。

杨凌听了愣那一会儿。他没有想到那时中国货币竟然可以完全充当,替代另一个国家的货币。对于,豪无人性的倭寇的仇恨和憎恶,并没有使他丧失理智到认为一味的杀戮就是彻底解决这群海上火海的唯一手段。

杨凌暗想:“海上倭寇是一定要打得,一定要想办法剿灭他们,但是这群祸害滋生的根源不拔出,消灭这一批,还会产生新的一批,要长治久安,必须疏堵并行。”

他本来对于回京后请求皇上队日通商并没有太大的把握,因为来自朝中,尤其实内阁三大臣的阻力,他并没有信心可以压制,朦胧记得像历史上刘谨当权时一家独大,如果朝中是他作主,这个不学无术,指挥捞钱的家伙一定不会成为阻力,可是他不确切记得那时什么时候,他已经没有时间等下去,但是现在他又了些把握,如果把通商等经济手段作为政治手段的延续,那些文官们还会反对吗?通商,可以使两国合力打击海盗,从经济上控制他们。并且努力保持领先的地位,他们就不会生出觊觎的野心,如果连他们的货币都出自我们之手,一旦真的产生纠葛,只消制造出大量的货币投放到他们的国土上,还怕那个有敌意的政府不垮台么?

至于更久远的将来,他们是否有能力自己生产货币,甚至经济取得更大的发展,就不再杨冷的考虑之列了,人不能靠老祖宗吃上千秋万代,前辈人为你打下个好基础,剩下的事自有后来人去操心。

京师怎么样了,离开了一个月,朝中一切如常吧,等派去京师的人回来就知道那。杨凌觉得自己现在有太多太多的事要和时间抢着去做,恨不得立刻了结这时的一切,马上赶回京里去,可是……可能吗?不摆平这里的一切,就不能降服厂卫,那有实力和外廷抗争,尽快施行自己的政略?

杨凌停住脚步,长长地吁了口气,抬腿走到门边,忽又停住道,“这个人给他一个痛快,其他人交给镇民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