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百三十七章 佛堂白骨

月关2016年08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莫夫人听了急退两步,摇头道:“不,我不去,那里战乱频仍,小村次郎是柳田大名的亲信武士,却要带着军队在海上冒充强盗,那种兵荒马乱、穷苦之极的地方,哪里比得上我们大明朝?我们怎么能去那种烂地方?再说……他们有求与你时,对你言听计从,如今我们失了势,你就不怕他们超了歹意,把我们的财物都抢去,落个财命两空?”

莫公公听了一顿脚,象热锅上的蚂蚁来回走了几步,忽地又双眼一亮,上前一把抓住莫夫人的双手喜道:“我有办法了,指挥使黄应龙被你迷得神魂颠倒的,你去求他,让他把军队调开,小村次郎的人不就能杀进杭州来了么?”

莫夫人静静地望着他,嘴角渐渐浮起一丝讥诮、一丝怜悯地笑来:“老爷,就是这么个好主意?平素让黄应龙为我们的走私船行个方便,他还做得了主,如今要他用自己的乌纱帽为我们保平安,他肯么?就凭我陪他睡过觉,呵呵呵呵,哈哈哈……”

那讥诮的笑意让莫公公勃然大怒,他狠狠挥出一个耳光,打断了莫夫人的笑声。莫夫人被打得扑在桌子上,嘴角慢慢沁出一缕鲜血。

莫公公看了脸上露出不忍的神色,他扑过去抱住莫夫人心疼地道:“对不起,小楼,我不该……我控制不住,我不该怪你的,可是我们现在怎么办?我们怎么办呢?”

莫夫人轻轻拭去唇角的鲜血,眼神中闪过一丝寒意,她的脸上重又绽起一抹灿若春花的微笑。柔声说道:“老爷,你也不必过于担心,其实破釜沉舟,也未必没有一点办法。”

莫清河眼睛一亮,急不可耐地道:“快说快说,小楼一向智计百出,乃是女中诸葛。你的办法一定可行,快告诉为夫知道。”

莫夫人整了整衣衫,坐在一旁椅上,斟了一杯茶轻轻送到唇边,冷冷笑道:“人在令在,人亡令亡,抢在他知道确切情况之前杀了他,内厂?哼,墙倒众人推还来不及呢,我们还能有什么危险?”

莫清河失望地道:“这怎么可能?这两日西院防范极严。杨凌又闭门不出,他的人押送袁雄、毕春赴京时走了一百,如今还有两百名番子呢。在海宁时你也看到了,他的亲兵区区八十人就抵住了数百名凶悍无比的倭人海盗,我就算召齐了人手也杀不进去。再说就算杀进去了,这么大的阵仗,还能瞒得了人么?”

莫夫人嫣然一笑,媚目一扬,说道:“为什么要瞒着旁人?我们不但不能瞒,声势还要搞得大大的,知道的人越多,我们越安全。”

“嗯?”莫清河用疑问的目光看向夫人,莫夫人附耳过去,对他低语一番。莫清河听了惊疑不定地道:“这计策可行么?他会相信我?如果有了差迟,我们……我们可连逃走的时间也没有了。”

莫夫人花瓣儿似的嘴唇一翘,似笑非笑地道:“当然可行,既然我们看错了他,那他就不是我们预料中的那种人,他的两百近卫抵得住一千名倭人,却未必敌得住我这千余名奇兵!只要……李贵一天没招,他就没有理由不相信我们!”

※※※※※※※※※※※※※※※※※※※※※※※※※※※※※※

杨凌莫名其妙地将张天师兄妹请上厅中奉茶,本来约好了明日再请天师赴宴。可是张天师今日就突然造访,杨凌将他们迎了进来,一时还揣测不透他们的来意。

张天师微笑道:“钦差大人盛情厚意,本来小道想明日再登门拜访,可是龙虎山派来了人,家母让我兄妹尽快赶回山去,所以小道今日冒昧登门拜访,向杨大人辞行,明日一早小道就要与舍妹回山了。”

杨凌似乎有点心神不属的样子,闻言忙道:“前些日子蒙天师招待游览苏州,本官因公务繁忙,一直没有回请天师,本想明日请天师赴宴,你我同游西湖,想不到天师却要赶回山去了。唉,本官实在是过意不去呀。”

张天师呵呵笑道:“山水有相逢,你我总有再见之期嘛。大人是国之栋梁,公事要紧。或许有一日大人来到江西,到时请大人到我龙虎山,小道再尽地主之谊。”

高文心站在杨凌身后,听张天师口气,好象来见个面道了别马上就要离开,急得她也顾不上礼仪规矩,站在那儿指指张符宝、再比比杨凌,示意她快对杨凌说出她的相法来。

张符宝已对哥哥说过此事,张天师瞧见高文心急得俏脸绯红的模样,不觉有些好笑,他清咳两声,正要胡诌几句宽慰杨凌,杨凌已起身说道:“好好好,如果本官有机会去山西的话,一定去龙虎山造访,这次不能与天师同游西湖的憾事,到时便同游龙虎山做为弥补吧,呵呵。”

张天师瞧了一愣:这位杨大人太性急了吧?我还没说走呢,他怎么就要送客了?

张天师哭笑不得地站起来,瞧见高文心在他背后双手合什,直念阿弥陀佛,只好厚着脸皮笑道:“那就好,呃……小道临行还有一言奉告,听说大人误信了一些江湖术士的不实之言,误以为自己寿禄……”

他刚说到这儿,忽地外边一阵喧哗之声,一个番子匆匆跑进来,抱拳施礼道:“禀告厂督大人,门外有一群乱民闯了进来,说大人要将江南赋税增加三成,还说大人藉口关税司衙门的银两尽被袁雄贪墨,要重新向行商征收,他们冲进来要找大人理论呢。”

杨凌吃了一惊,他提起袍裾刚刚抢出大厅,院门已被人撞开,穿着各色衣衫的百姓如潮水一般涌了进来,群情汹汹在大叫道:“原以为他是个好官,想不到比袁雄还要剥皮吸血,我们没法活了,姓杨的在哪里?”

闻讯冲出来的内厂番子见此情形拦在杨凌身前,刷地抽出了明晃晃的佩刀,向涌进院子的百姓喝道:“钦差行辕,擅闯者死!你们这些刁民,不要命了吗?”

还真有不要命的,沸腾的人群中此起彼伏的,总有几个挤在人堆后面看不清面目的人大喊大叫,说道:“我们被逼得活不下去了。痛痛快快被砍死,也好过活活饿死,要征税加税就是杨凌那个狗官向皇上进的谗言,杀了他请皇上开恩减税啊!”

杨凌跳着脚儿喝道:“是什么人造谣生事!本官根本不曾说过加税,你们不要被歹人利用了。”

群众骚动的时候,肯信你的话才有鬼,何况人群中还有人不断高喊:“别听他的,他这是想诓走我们,再派军队抓我们,打死这个狗官,法不责众,皇上也不会把江南百姓杀光的。”

说着已有人将砖头石块掷了过来,内厂番子大怒,有人举刀就要砍。杨凌叫道:“不许杀人,这些人分明是被人欺骗裹挟而来,里边有许多女人孩子,杀了人便授人口实了,内厂的人刀不染血,决对不许杀死一人!”

那些百姓一听更是有恃无恐,在有心人的鼓惑下蜂拥而入,院子里近两百名番子全力上前阻拦,可是冲进大院中的何止千人,逼压得他们步步后退,根本阻拦不住。

杨凌跺跺脚,命令几个番子道:“快,护住天师兄妹,保护他们找道路离开,快!”

蜂拥的人群冲破了番子们的阻拦,开始在院子里四处奔跑破坏起来,有人奔向杨凌这边,有人却趁机冲进房去抢劫财物。

张天师兄妹还在发愣,几个番子一拥而上,护着他们道:“天师,快,咱们先躲到后边去。”

高文心瞧见杨凌反奔向院子里,孩得花容失色,急奔向杨凌叫道:“大人,你们快保护大人,老爷快走啊!”

院子里花草牡丹被踩得乱七八糟,到处都是人,这一乱杨凌反而安全了。方才还有人认得杨凌,这一乱反而没人找得到正主儿了。

高文心瞧见杨凌顺着花圃奔向一角的几棵紫丁香树下,刚刚追击出去几步,面前人影一闪,已被一个持刀大汉拦住,高文心瞧见是郑百户,忙叫道:“郑大人,快去保护钦差大人!”

郑百户微微一笑,伸手拉住她衣袖急步便行,说道:“大人命卑职保护姑娘离开呢,请姑娘快些走,大人自有兄弟保护!”

郑百户身后还跟着四个番子,一路拳打脚踢击退几个持着木棒锄头的人,护着高文心急步离去。高文心被郑百户扯着衣袖,要是使劲挣扎,怕是一条膀子就要见了光了,无奈之下只能随他边走边回头,直到被拉过屋角再看不见他身影。

张天师兄妹莫名其妙地就被几名番子护卫着奔后堂冲去,那些愤怒的百姓中混迹着许多神色诡秘的壮年男子,煽火点火地鼓动大家作乱。

几名番子见提着木棒锄头的百姓追了过来,连忙返身迎了上去,可是他们武艺虽高,厂督已下过严令不许杀人,如此束手束脚如何抵挡得住,过不多时,就有一个番子扭头喝道:“保护天师离开,莫被乱民伤了。”

随即便有一个番子跑过去扯住张天师便走,张天师匆匆回头喊道:“宝儿,快跟上我,千万不要走散了。”

张符宝答应一声,刚刚转身要走,忽地瞧见一处假山后杨凌站在那儿,对几名普通府中家丁装扮的人低低地吩咐着什么,那几人随即拱手离开,杨凌随后四下瞧瞧,神情似笑非笑的极其诡异。

张符宝心中顿时起疑,这位杨钦差的神色根本不似惊慌失措的样子,他在捣什么鬼?张大小姐胆大包天、好奇心也重,一起了疑心,顿时按捺不住,她追着哥哥跑了两步,眼见那番子拉着哥哥穿过一个天井,一离开他视线之内,张符宝立即返身向回跑来,追向杨凌的方向。

莫清河布置了人到处散播消息,说杨凌要加重苛捐杂税,一个人两个人说大家不信,几百个人都这么传,顿时激怒许多小民,抗倭英雄固然值得尊敬,可你要不让老百姓有活路,他们一样要造反的。在有心人鼓动下,居然汇集了一千五六百号人涌向了莫家大院儿。

这些人中不乏只是想来问问真相或者哀求钦差大人开恩的忠厚百姓,可是被混在他们之中的有心人一番调拨,现在的情形已非任何个人可以左右的了,整个西跨院一团混乱,闹得鸡飞狗叫。

莫清河的目的是用这些人震慑杨凌离开西院官兵的保护范围,根本没指望靠他们在大厅广众之下能杀了杨凌,是以事先下达的命令就是尽量搞破坏,越混乱越好。

趁着大乱,莫清河穿了一身便装,带了几个亲信也混进院子来,混在人堆里到处纠缠着番子们缠斗,分散他们的注意力。暗桩不断向他们悄悄打着手势,指点杨凌去向,莫清河一路寻下去,李管家忽地叫道:“老爷,杨大人在那里!”

莫清河一看,果然看见杨凌领着两个样兵正贴着花圃边缘匆匆奔逃,莫清河急忙领着人迎上去,一脸焦急地道:“哎呀大人,可吓死卑下了,这些乱民不知从哪儿听人造谣,竟然闯进我府来骚扰大人,幸好在人无恙。”

杨凌恨恨地道:“一定是袁雄的党羽造谣作乱,本官回京后一定要对他严惩不贷。”

莫清河神色一呆,忙不迭点头道:“是是,一定是袁雄的人作乱,大人快跟我走,这花圃后边有个角门通向我后院厢房,平时不甚引人注意,趁着乱民抢劫财物,大人快跟我去避一避。”

杨凌大喜,连忙跟着莫清河几人匆匆逃去,院中纵有些百姓瞧见他们衣着,晓得是府上的人,可是大多数都只顾抢些坛坛罐罐,谁也顾不上他们,纵然过来几个生事的也被莫清河和杨凌的手下打得落花流水。

刚刚穿过花圃,后边一个莫清河的保镖忽地揪住一个人喝道:“你是什么人。鬼鬼祟祟跟在我们后边?”

杨凌扭头一看,只见那人眉清目秀,一身道装男僮打扮,不禁大吃一惊,连忙唤道:“住手,她是张天师的人。”说着迎过去急道:“不是叫你和天师先走么,你怎么跑这儿来了?天师呢?”

张符宝哪敢说自己看他可疑跟着来瞧热闹了,她支支吾吾地道:“我……天师被番子救走了,我被乱民冲散了,就……就逃到这儿来了。”

杨凌还待再说,莫清河急道:“大人快些走,被有心人发现追上来,可就走不成了。”他说着看了张符宝一眼,笑笑道:“张姑娘就和我们一起走吧。”

那道角门平时是锁着的,也不知门后通向哪里。此时李管家打开门锁,只见是两幢楼房中间夹着的一条里弄,里边常年不见阳光,阴森潮湿,不过倒也没什么杂物。

一行人进到夹弄,李管家又返身将门锁上,莫清河道:“大人,那些乱民打听到大人住西跨院儿,尽跑去那里作乱了,这边倒还安静,我带你先去佛堂避避,卑下已派人去通知官府了,等官府的人一到,大人就安全了。”

出了里弄,七绕八弯地穿过几间房子,莫清河推开一栋房门,走进去回首说道:“大人快请进来。”

东跨院里十分安静,这周围静悄悄的,隐约还可听见西院仙的吵闹之声,杨凌站在门口打量了一下楼内,见是一座佛堂,里边香案前供奉着一座一人高的释迦坐像。

寻常的佛堂一般不在上边再建二楼,总不能在佛爷头顶行走吧?可是这座佛堂一侧却建有楼梯,看样子上边还有第二层。看起来有些奇怪。

莫清河带来的两个家丁和李管家已经走了进去,杨凌却好整以暇地站在门口,好奇地又抬头欣赏楼上建筑,莫清河急得跺脚道:“大人,快些进来,莫要被人看到了,大人若有个闪失,卑下可担当不起啊。”

杨凌呵呵一笑道:“怕什么,本官看那些乱民进了府中也只顾抢劫,一群没头苍蝇似的,还会有心跟来害我么?莫大人不必过于担心了。”

他说着抬腿迈了进去,一进了门儿就好奇地横向走到那楼梯道:“奇怪,莫大人既将佛祖供奉在一楼,何以上边还建了一层?不怕对佛祖不敬么?”

莫清河一只手似无意地扶着香烛灯座,可是见杨凌进来不向前行,反而跑去看楼梯,不禁有些焦急。他强笑道:“哦,楼上只在侧方建了小阁,存储些香烛而已。”

杨凌回头瞧了一眼,两名刚刚走进殿来的亲兵身形一转,连带着把张符宝也挤着拐了过来。走到他的身后。莫清河瞧了李管家一眼,他会意地走过去掩上了房门。

莫清河见杨凌还在打量那镂花精致的楼梯,便走到香案前拾起一个蒲团拍了拍,笑道:“大人,这里也没有坐椅,大人先在这蒲团上坐下歇息片刻吧。”

杨凌背着手转回身,目光冷冷地凝神着他,直瞧得莫清河脸上笑容渐渐凝住。杨凌才忽地一笑道:“何必一定要在佛前就坐?莫大人这蒲团难道还有什么门道不成?”

莫清河脸色一变。他不由自主地退了两步,强笑道:“佛前就坐也不算失礼,何况大人还是代天巡狩,一个代椅蒲团儿而已,能有什么门道?”

杨凌摇头笑道:“我也不知道,不过也能猜……”他刚说到这儿,张符宝已好奇地走过去道:“你们在搞什么啊。一个蒲团也用来打机锋?”

杨凌瞿然变色,他猛扑过去厉声道:“不要过去!”张符宝被他一声大喝吓得一愣定在了那儿。

莫清河见杨凌扑过来不禁喜出望外,他将手中蒲团一丢,一把扑到香案前使劲儿一扳那个烛台,只听“嚓”的一声,香案前裂开一道口子,两道翻板倾下,张符宝立足处恰是翻板边缘,翻板一开,吓得她一声尖叫,整个身子顿时向洞中滑去。

杨凌扑过来一把扣住了她纤细的手腕,自己也被她带摔在地上,张符宝整个人跌进洞口,杨凌被拖着向前滑了一尺有余才撑住地面,那一条胳膊被洞口的棱角刮得皮开肉绽,鲜血顺着张符宝的手腕直流进她的袖筒。

杨凌痛得钻心刺骨,两个番子惊叫道:“大人小心!”说着猛扑过来,莫清河已疯狂地叫道:“杀了他,给我杀了他们!杀死一个赏银一万两!”

两名家丁纵身扑了过来,半空中已从袖中摸出柄明晃晃的短剑。这两个人虽然一身家丁打扮,但是都是莫清河搜罗的江湖中人,若论个人武艺,杨凌手下的内厂番子哪是对手,甫一交手,两个番子就左支右绌,被家丁打得节节后退。

就在这时,佛龛后幽幽一声叹息,一个白衣如雪,丽如观音的女子悄悄俏俏地绕了出来,翩然走到莫清河面前。莫清河扭头瞧见她欣然大笑道:“夫人妙计果然成了,待杀了杨凌将他丢回西院去,再杀些乱民充匪,哈哈哈……谁还知道是我……”

他话犹未落,只听“砰砰”两声枪响,两个正要得手的保镖捂着胸口愕然后退,鲜血从指缝间流了出来。

楼梯上两个同样家丁打扮,面孔却极陌生的汉子举着短火铳急步走下楼来,枪口犹在冒着青烟。后边嗵嗵直响,又是几个持铳的人冲了下来。

两个护卫见势不妙,哪还顾得了莫清河,纵身便扑向窗棂,二人中枪,身手仍极矫健,这一扑将窗棂撞得粉碎,身子跃出窗去刚刚立起,就见面前站了一排人,耳边“嗖嗖嗖”的锐风响起,十几枝劲矢已贯入了身躯。

莫清河望着这突变的一幕惊叫道:“怎么回事?楼上怎么……”他还没来得及转身质问,忽觉腰间一阵巨痛。

莫清河骇然低头,只见素袖皓腕润美如玉,那曾无数次爱抚过他的纤纤素手,正紧紧攥着一柄短刀,刀已齐柄插进他的腰间。

莫清河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望着她,一把抓住她肩头,嘶声道:“为什么?为什么?”

那双春水笼烟般的美丽眸子里,此时却透着一股让他心寒的陌生冷意。

黛楼儿轻声道:“因为……跟着你逃走,其实才是唯一的活路,但是我不想跟着你去那种鬼地方流浪!还因为……我根本没有把握让他上当,他不死你就必须死。你不想死我就得陪你死。”

莫清河眼中的惊愕渐渐变成了燃烧的怒火,他怒吼道:“老李,给我杀了这贱人,给我杀了她!”

黛楼儿攥紧了刀柄的手腕使劲一拧,莫清河一声惨呼,身子痛得佝偻了起来,他喘息着,双手死死抓住黛楼儿的肩膀,一双眼睛却诧异地看向一向对他言听计从的老李。

老李的眼神瑟缩着不敢瞧他,但脸上却是一片漠然的神情,这就是追随了自己多年,一向忠心耿耿的李管家,他猛地盯着黛楼儿厉声道:“你……你收买了他?”

黛楼儿得意地一笑,媚声道:“你不是男人,都能爱我,他是男人,为什么不能?”

莫清河一声大叫,双手猛地掐到了她的喉咙上,黛楼儿虽是女人,却比男人还狠,抬起膝盖来狠狠地顶在他的胯间。

方才还有些瑟缩的李管家这时也猛扑上来,使劲掰开了他的手,莫清河惨笑道:“好好好,我只道你对我一片真心,想不到……你却会喜欢这么一个货色,哈哈哈……”

黛楼儿嫣然一笑,凑到他耳边道:“不是他,我给他我的身子,他向我效忠,公平交易。你凭什么认为我真心爱你?好笑,一个女人如果把身子给了别的男人,却会把心交给你么?”

莫清河的瞳孔已有些涣散,他强自支撑着,恨恨地追问:“那么他是谁?布政使?指挥使?刘知府?还是漕运总督贺……贺……”

黛楼儿冷笑起来,唇边满是讥诮的笑意:“这就是你爱我?你爱我,所以把我送给别人给你谋取好处是么?我陪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你也说不上是谁了吧?呵呵呵,我原来是妓女,做了你的夫人,我还是个妓女!”

她说着痛恨地一把将他推开,冷冷地道:“不管他是谁,你只要知道,有两件事他比你强,他喜欢我,就不会把我送给别人玩弄!他喜欢我,而且他能真的喜欢我!”

※※※※※※※※※※※※※※※※※※※※※※※※※※※※※※黛楼儿秘密约见杨凌,把莫清河筹谋利用民变的机会趁乱诱杀他的计划告诉他之后,杨凌并不十分相信,因为黛楼儿坚持不肯将莫清河犯下的罪行告诉他,她的理由是莫清河党羽众多,杨凌如果不能除掉他,或者万一被他逃走,她一个弱质女子必须得为自己的安全考虑。

苏州那边李贵还抱着万一的幻想,指望莫清河有本事救他出去,所以暂时仍未取得口供,杨凌不知道莫清河犯的到底是什么重罪,无法确定他是否真的会铤而走险,是以犹豫不决。

于是黛楼儿建议他将计就计,等着莫清河自己图穷匕见,到那时他就有理由抓捕莫公公,只要莫清河被捕,黛楼儿便将罪证呈上。

杨凌同意了她的主意,命人扮成家丁,莫清河跑来诱他进入埋伏的时候,他的人也已在莫夫人带领下将埋伏在佛堂的杀手全部除掉,换成了他的人。

张符宝方才在花园见到有人同杨凌交谈,就是在向他禀报一切已处理妥当,杨凌这才放心随着莫清河赶来。

想不到张天师兄妹提前一天到访,这调皮的丫头又跑来跟在自己身边,杨凌早听莫夫人说过佛堂正中有机关,所以故意绕道而行,可是突然赶来的张符宝不知内情,贸然走了过去,为了救她,杨凌滑伤了右臂,鲜血染红了张符宝的内外衣衫。

平地上没有抓握的地方,杨凌右臂又剧痛无力,只能勉强抓住她,根本无力提她出来,张符宝悬在洞穴中,惊惶稍定只觉下边一股中人欲呕的臭气。

赶忙地仰起脸来,脸上几点湿热,瞧见杨凌衣袖鲜红,分明是鲜血滴到了脸上。

杨凌的鲜血顺着她的袖管儿流了下来,温温湿湿地流到颈上、刚刚隆起的酥胸上,又渐渐流向小腹,张符宝又是害羞,又是害怕,同时又对杨凌充满感激。

她见杨凌手臂打颤,看似已撑不住多久,急忙地四下打量,想看看有没有可以蹬踩借力的地方爬出去。不料她一低头,却发现下边近一丈处隐约有些白骨,虽说下边光线不是很亮,可是她学道的人对这东西本就不陌生,那一堆白骨最上边一颗骷髅被光线映着,青白的骨头泛着冷冷的可怖的光,看得清清楚楚。

张符宝才是个十三岁的小姑娘,一瞧了这恐怖模样,身子顿时就软了,亏得她胆子还够大,虽说心里恐惧,还没有乱蹦乱叫,否则杨凌也扯不住了。

杨凌身边两个亲卫是特意从番子中挑选的武功最高的,想不到在真正江湖人手下也只能步步后退,毫无还手之力,要不是埋伏在楼上的柳彪看出不对劲儿,未等杨凌下令就提前冲出来,这两个番子就危在旦夕了。

此时解决了那两个莫清河的贴身保镖,柳彪立刻扑过去,探手将张符宝提了上来,然后一把抱过杨凌。张符宝瞧见自己一身是血,也不知道杨凌还有没有得救,不禁慌慌张张地从怀中摸出自己的手帕来,本想为他包扎一下,可是一见那手帕已被鲜血浸湿,吓得她一把丢掉,放声大哭起来。

柳彪也没空理她,急急忙忙地绑紧杨凌臂上伤口,向外边冲进来的那群持着劲弩的手下大喝道:“快去接高小姐来,娘的你冲进来有屁用?”

那几个番子不知道里边还有多少杀手,刚刚无比神勇地踏进门来,就被柳千户给骂了出去,慌慌张张去找高文心了。

莫夫人瞥见杨凌和张符宝已被番子们救了上来,不禁向目光已经呆滞无神、瞳孔已经扩散开来,却仍僵硬地立在那儿的莫清河露出一个他最喜欢的媚笑。

悄悄的、柔柔的,她用自己才听得到的声音说:“老爷,我知道你最恶心吃人脑子,为了我,还真的苦了你了,可惜……都吃了三十五副了,还是一点长进也没有,看来我这偏方真是不管用,好在……你也用不着了。”

她对着一个死人,百媚千娇地柔声道:“如今,就请老爷再为我做最后一件事,就请你……把所有的罪过都担下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