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百四十二章 妙不可言

月关2016年08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关公子一听有人又叫怜儿,不禁心中大乐。自从上个月送客至长亭瞧见了马怜儿模样,这位关公子顿时如见天人,从此常常从城北跑到城南来看她。后来他再打听到这位姑娘无父无母,现在寄住在伯父家中,他更是觉得前途一片光明,干脆把怀孕的老婆送回娘家安养,一门心思跑来追求佳人了。

整天痴缠在长亭酒家盼着一睹佳人颜色的登徒子中,关分子最是积极,碰的钉子也最多,自然深知这个刁蛮美人儿的厉害。

只是这朵玫瑰花儿虽然多刺,就连薄嗔轻怒时模样也是那么有味道,竟把他迷得甘之如饴,痴心不改。如今瞧这位美人儿正在气头上,不知是哪条色狼要倒霉了,说不定从此就要减少一个竞争对手,关大少如何不喜出望外?

果然,马大小姐今日的愤怒与往日大不相同,她的眸子睁得大大的,眼圈儿都气红了,那双乌黑眸子却是越来越亮,好像……好像已气得溢出了泪,看得他好生心疼。

杨凌也在痴痴望着马怜儿,她苗条高挑的身段儿仍是那么迷人,淡绿衣衫如同一片绿叶,衬得她的俏脸象一朵洁白的百合花,清新灵动、白玉无瑕。

女大十八变,才半年光景,她变得更美丽了,水灵灵得象出尘的仙子。如果说她原来是桃蕾初绽,现在鲜嫩的花瓣已沁着消气儿露出了一抹韵红,只是比以前多了几分娴雅、成熟。那姣好白嫩的脸蛋上尽是一片痴意温柔,这还是当初那个驰聘街头,放声大笑的女孩儿么?

杨凌想见她,又怕见她。原本还想扮出的一丝矜持,在婷婷妍妍的怜儿面前顿时如雪狮子遇火,化成潺潺的流水。他冲动地向前又跨了一步,柔声唤道:“怜儿……”

为美人出头的机会到了。关公子跨前一步,描金小扇乍一开又一合,在杨凌肩头一敲,潇洒万分地道:“老弟,马姑娘的闺名是外人随便叫的么?请你自重!”

“你是谁?”杨凌问着,眼睛仍然望着怜儿,她的小嘴儿一扁,好象正要哭出来,看得杨凌心肠一软。有些女人真的是天生一副我见犹怜的长相。叫人瞧了就有心疼的感觉。

关公子把腰一挺,刷地一下张开小扇遮在胸前,傲然道:“本公子姓关、名关,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的关。”

柳彪听马昂说起过马怜儿,此时一瞧这女孩儿姿色犹在厂督大人三房娇妻美妾之上,和杨大人又是一副郎有情、妾有意的暧昧模样,怎么还能猜不出两人身份。他向郑百户使个眼色,两人一左一右,上前一把挟起这位关关公子,脚不沾地的向门外走去,柳彪和霭地笑道:“关关兄,好久不见啦,来来来,咱们出去聊聊。”

“喂喂,少和我攀交情,你们是谁啊,我小关可不认得,我告诉你们,我爹可是金陵守备关大人!”

门外传来郑百户的笑声:“那可巧了,今儿一早我们刚刚和关大人一起喝过酒,走走,找个大点地方,咱们再喝两杯去。”

马怜儿咬了咬唇,招呼一个伙计道:“小七,看着点儿柜台。”

当小二的谁不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小七早瞧出两人关系不同寻常,这位公子可不象是上门骚扰的登徒子,他忙乖巧地应了一声。

马怜儿垂下眼睛,转过身去拿起毛巾擦了擦手指,然后折身走向挂着门帘儿的后门,杨凌举了举手,却又茫然放下,心中只道:“怜儿怪我这么久连个音讯都没告诉她么?”

马怜儿款款而行,纤细的腰肢轻轻地扭动着,那轻微而动人的韵律就是恼人的春风轻轻地拂动袅袅的柳枝,杨凌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追随过去。

马怜儿走到门边,一手掀起门帘儿,忽又咬着唇回头一望,过堂的风儿拂起几缕柔顺的秀发,掠过她白皙光滑的颊,那星眸亦如丝发。

杨凌吁了口气,不由自主地跟了上去。门后是一个长廊,穿过去,就是屋后一片绿茵,矮矮的篱笆扎成了一个小院子,几只闲适的鸡鸭在庭院中闲逛。

马怜儿俏然站在一株木芙蓉下,周身上下无处不媚,尽夺满树红花之艳。

杨凌深深吸了口气,以他的见识和对怜儿的熟悉,每见其美犹心旌摇动、不克自持,这个女孩儿真的可以称得上绝世尤物了。

他轻轻走过去,一阵风来,树头摇动,几朵碗大的红花簌然落地,马怜儿扶着罗裙,蹲下身来将它捡起,托在纤白的手掌上。

痴痴望了半晌,她才轻轻一叹,说道:“我……我托韩大哥给你的信你收到了?”

“嗯!”杨凌重重地点了点头。

马怜儿又道:“听说……皇上赐了你两房妾,漂亮吧?”

“嗯!……呃……不过,没有你漂亮。”杨凌讪讪地道。

“怎么会?皇上赐的嘛,皇上赐的,还不够你臭屁的?”

“呵呵……”这句话是杨凌给她讲《大话西游》时教给她的一句话,再一次听她说起,好象一下子回到那个冬夜,两个人无拘无束地依偎着,在雪洞中捱着的雪夜闲话,他的心里涌起一股暖流,心理障碍产生的隔阂和生疏顿时一扫而空,忍不住轻轻笑出声来。

马怜儿却没有笑,杨凌笑声未歇,她忽又说道:“你来江南去过苏州了是不是?”

“嗯,去过,游览了几个地方。”

“苏州离金陵好象并不远吧?杨大人。”

“呃……”杨凌忽然觉得身上有点热,额头要冒出汗来。

马怜儿慢慢抬起头来,漂亮的大眼睛微微眯了起来:“你来金陵带了一个漂亮姑娘,不会是苏杭收的吧?苏杭可是出美女呢。”

杨凌松了口气,连忙道:“她是我的郎中,替我治病的。”他身边的女人没有一个敢直接对他你你我我这么讲话的,除了马怜儿。

或许这是她在塞外养成的习惯,不过杨凌听了特别亲切,总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可是方才那种步步杀机,可真逼的他差点儿没喘过气来,如今总算有个可以漂清的机会。

“什么?”马怜儿不舍得再逼他了。她忘形地扑过来,一把抓住他的手,睁大眼睛上下打量着,焦急地问道:“你病了?这才多久,怎么就病了呢?你生了什么病,快告诉我。”

“呃……这个……呵呵……呵呵呵……”杨凌大窘,只能尴尬地笑,眼前这位大姑娘虽说个性和一般人家的姑娘小姐不太一样,可是这种话也没法对她讲呀。

马怜儿丢开他的手,瞪起眼睛恨恨地道:“怕是患了寡人之疾吧?”

杨凌无奈,只好红着脸结结巴巴地招了,马怜儿虽说爽朗大胆,可也不禁有点尴尬,她抬头瞟了杨凌一眼,又飞快地垂下,低声道:“那位女神医说……说治得好吧?”

杨凌干巴巴地道:“嗯……她说再过两个月。就可以了……不是不是……是就正常了。”

马怜儿俏脸一红,装作听不懂他突然纠正的话中的暧昧,她摆弄着腰带,把它一圈圈卷在纤长的手指上,低声道:“我是不是太霸道了?其实……其实听说你为了幼娘妹妹抗旨不遵的事后,我就知道……知道你虽然做了大官,你的人并没有变。那天晚上,我哭了好久,哭得……好开心好开心,我知道我没有选错人,天下间再宠爱妻子的人,有谁会把她看得比皇帝还大?我……我其实好想你,天天都梦见你。”

她吸着鼻子,眼泪已一串串流了下来:“我只是气你,你在京中做了那么大的官,通过驿亭送封信来那么难么?你既来了江南,有时间去苏州玩,就不能来金陵看看我?”

她颤抖着声音抬起头来,泪眼盈盈地道:“杨大哥,我只想知道,你心里可有怜儿么?”

她紧张地望着杨凌那张英俊熟悉的面孔,腰带卷得手节惨白,指肚却涨红了起来。

迷蒙泪光中,他的身影也有些模糊,那个模糊的男人忽然伸手去解腰带,满腔悲怆的马怜儿吓了一跳,她倒退两步,胆怯地睁大泪眼,心慌慌地问道:“你……你做什么?”

杨凌解下腰带,旋下绊扣上的玉石,从后边抽出用红丝线系起的三缕青丝,嘴角挂着一丝无奈的苦笑。他现在还不知道张天师说的话到底是真是假,此次来看怜儿,本想先刻意地保持点距离,别让人家姑娘陷得太深,可谁知……那喜欢的话儿不好出口,那伤人的话更是打死他都说不出来,这才片刻的功夫,就丢盔卸甲,沦陷在怜儿的柔情和眼泪里。

马怜儿揉了揉眼,瞧清那三缕长发,却不伸手去接,只是忸忸怩怩地低下了头。

“君似明月我似雾,雾随月隐空留露,只缘感君一回顾,使我思君朝与暮……怜儿,杨大哥其实……其实……”

马怜儿低着头,嘴角已忍不住扯起一抹甜蜜的笑来,她忽然纵身扑入杨凌怀中,羞涩地道:“我知道,我知道,我全都知道了,你不用说出来。”

杨凌哑然,马怜儿靠在他的胸膛上,素手紧紧环在他的腰间,杨凌迟疑着,迟疑着扣住她那不堪一握的柳腰,一种暗夜花开的暧昧迅速弥漫在两人心田间。

许久许久,马怜儿才叹息似地昵声道:“杨大哥,你这次来金陵能待多久?”

杨凌说道:“我……安排了两名税监就要赶回京去,也就这两天的功夫。朝中……离开了一个多月,发生了许多事,我不得不……不尽早回去。”

“嗯!”仿佛能趴在他的怀里,马怜儿就已满足已极,她乖巧地点头,轻轻地,柔柔地道:“怜儿明白,怜儿喜欢抱着你,听你给我讲那些稀奇的故事,可我也喜欢听人讲你抗旨救妻,讲你舌战群儒,讲你阻迁帝陵,讲你平倭寇、除权奸,每次听到我都欢喜得不得了,只因为……那是我的男人。”

她抬起头,眼睛里带着绵绵的情意,幽幽地道:“好男儿志在四方,怜儿的夫君不是一个只会在温柔乡里逞英雄人男子汉,怜儿不拦着你。只是……只是还要两年才能和你在一起……”

马怜儿贪恋地凝视着他的眉、他的眼、他的唇,痴痴地道:“怜儿不方便去京师看你,如果……如果你方便,每年能来看我一次,我就知足了。哪怕不能来,只要能有你一封书信。”

杨凌在那缠绵的目光败退下来,他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我答应你,如果有机会我就来看你,如果我不能出京,那就……那就派人送信给你。”

马怜儿眼波流转,闪着魅惑的光,她的手指轻轻抚在杨凌的唇上,心中想道:“你的身边有幼娘妹妹,还有臭皇帝赐的两个狐狸精,两年多的时光,如果你的身边再添上两个女人,你会不会忘了我呢?我马怜儿削发明志、三箭订情,好不容易找到的郎君,才不要拱手让给一群莺莺燕燕,我要……我要……我要先得到你。”

杨凌瞧着她的俏脸,马怜儿的脸颊五官线条分明,桃腮如凝脂美玉一般,那双天生妩媚的眼睛,黛眉与扇形的睫毛现出优美的曲线,美得令人屏息,杨凌竟没注意到她眼睛里忽然闪耀的诡异的神色。

“姨姨不羞,和男人抱抱。”马怜儿目光闪动,刚要张嘴说话,忽地一个稚嫩的童音响起。两人骇了一跳,慌忙分开身子,只见一个七八岁的女孩儿,正好奇地站在院门口拍手而笑。

小家伙长得粉粉嫩嫩。她梳着娃娃团髻,用红色璎珞穗子系着,还垂着两条小辫子,煞是可爱。身穿粉色锦缎小衫,脚上一双绒边虎头童鞋。

马怜儿红了脸,走过去弯腰抱起外甥女儿,威胁道:“再胡说,再胡说姨姨不给你买糖吃了。”她的衣衫虽然宽松,可是双臂一举间,腰肢的纤纤柔柔和胸脯的优美弧线就因衣服的提起和绷紧乍然显现出来,瞧得杨凌心中一荡,忙移开目光。

午后的阳光明亮柔和,映得她白里透红的肌肤被阳光敷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晕。她咯咯地逗着孩子,忽又转过头来,雪白的瓜子脸上荡着几丝红晕,眼波盈盈地道:“伯父还不知道你的身份,我……我现在也不便说。今日见了你,我心里欢喜得很,你……你明天可再来看我么?我想和你再登一次山,那次是卧雪,这次是栖霞,栖霞山上看枫叶,只有……我和你,好么?”

※※※※※※※※※※※※※※※※※※※※※※※※※※※※※※马头墙上,一丛蔷薇在轻风微微摇曳,八角红宁中,一位身着墨色长袍的白须老者望着青砖小瓦、叠踵起伏的小楼亭阁,捋须的手指微微地有些颤抖。

隔着一条长街,那处宅院中就住着他的杀子仇人、那个巧言令色、把持内廷惑乱君上的奸佞。他多想立刻冲过去,把那个奸臣杀死,为朝廷除害、为儿子报仇啊。可是他不能动,现在还不是时候,以杨凌今时今日的权势地位,谁能杀得了他?

一个家仆悄悄走过来,王琼转过头来。淡淡地道:“他回来了?”

老仆忙道:“是,他先去了秦淮河,上了红妓可卿姑娘的花船,直过了晌午才出来,又去了长干里一家酒楼,他走后小的去打听过,听酒楼里的客人聊天,好似那酒家有位姑娘十分貌美,他去了后就带了那姑娘去了后院儿,听说关守备的公子也喜欢那位姑娘,被他手下人以官威恐吓,结果连家也没敢回,直接跑去他岳丈家躲风头了。”

王琼轻蔑地一笑,冷斥道:“沽名钓誉的伪君子,逐臭好色之徒。哼!找个由头上金陵来,不外乎还是搜刮钱财。”他摆了摆手道:“下去吧,不必再派人跟着他了。”

王琼转过身,望着冯公公的私邸冷笑一笑:这个年纪轻轻,靠着拍马奉迎,权柄却越来越重,内廷中又结交一群谄媚小人,将来为祸大明者,必是此人。

可惜呀,三大学士姑息养奸,不趁这奸佞羽翼未丰果断将他除去。坐视他的力量越来越大,总有一天也必受其害。如今皇上受他盅惑,百官又不识这王莽之辈的本来面目,我也只能委曲求全,与内廷结盟,借助他们的力量来对付他了。

“呵呵呵,杨凌啊杨凌,你就再猖狂几天吧,老夫在京中已为你设下死局,万事俱备,只等你回京授首了!”王琼捻须望着冯公公私邸楼阁,不禁得意而笑。

冯公公私邸内,杨凌诧异地望着冒昧登门的成绮韵,奇怪地道:“莫……成姑娘,才一日不见,你的手臂怎么就受了伤么?”

成绮韵苦笑着看看自己裹着白绫的左臂,那里还在隐隐作痛,她蹙着黛眉,幽幽地道:“还好只是伤了,若不是我叫得及时,现在就要变成一具尸首了。”

杨凌惊道:“金陵治安如此之差么?可捉到了歹徒?要不要本官派人帮你?”

成绮韵叹道:“捉不得,这人对大人十分重要,大人不是一心想要谋求开放海禁、强大水师么,只是要说服朝廷改变国策,恐以大人之威,虽深受帝宠,位高权重,亦不易为吧?”

杨凌神色一动,警觉地问道:“成姑娘这是何意,莫非你有办法?”

成绮韵娇媚地一笑:“贱妾只会哄男人开心,有些投机取巧的门道儿,不过……呵呵,说句不恭的话,大人勿怪,这大明朝廷还真的就象一个喜欢被女人哄的大男人,贱妾在龙江船厂见大人痛心疾首、深为忧虑的模样,有心为大人分忧,回船后细细琢磨,还真的想出一个说服朝廷的办法,大人想知道么?”

杨凌大喜,他倏地上前一步,忽又狐疑地站住,看着成绮韵道:“你的办法管不管用且不说,你这样帮我,有何用意?”

成绮韵情意绵绵的眼波投注在杨凌身上,柔情万千地道:“自那日与大人赤裎相见,妾在大人面前再也矫情不得,便对你实话实说了吧。妾自见过大人,便对大人一往情深,妾之过去虽不堪回首,但如今真心想要追随大人,哪怕无名无份,只要能长伴左右,余愿足矣。如此尽心竭力,不过是为讨大人欢心罢了。”

杨凌皱起眉来,不悦道:“成姑娘,请不要开玩笑了,姑娘费尽周折,必然有所图谋,若不明言,杨某如何信得过姑娘?”

成绮韵“噗哧”一笑,向他飞了个媚眼儿,笑盈盈地道:“贱妾见过的官儿,大人年龄最小,可这老气横秋的派头倒是没人比得上,你问我有何目的么?”

她收敛笑容,眼神迷茫起来,她幽幽地道:“坦白说,贱妾也不知道,贱妾也不知道自己是为别人活着,还是为自己活着。说是为了别人呢,其实还不是为了自己过得好些?说是为了自己,什么事都是为了取悦别人,我自己又何尝快活过?我自记事,便在春雨楼,我恨它,也依附它,得为了它用尽心机的取媚别人,随了莫公公,我恨他,还得依附他,为了他强颜欢笑。贱妾总觉得自己很强,可是现在真的一无所附,竟然心慌慌的不知自己该做些什么才好。我……我说的你听得懂么?”

杨凌好奇地看着她,这个瞧业容颜媚极,在男人面前谈笑自若,似乎智计百出,自信自傲的女人,竟然有这种奇怪的心理。

不过他隐约能够理解,这个女人的强和智,一直是在有所依附的基础上,才发挥得淋漓尽致,好象一条开满鲜花的藤蔓。它攀附在一枝枯杆上时,人们只注意到它的美丽,它的作用,似乎它依附的东西根本就不值一提,然而一旦没有了那条树干,它也就只能软爬爬地仆到地上,被践踏漠视,没人注意到它的魅力。

这个女人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也习惯了在有所依附的情形下去喧宾夺主,尽显光耀,可是真的让她抛开那个依附,她就无所适从了。

这种依赖心理,在他上营销课时,似乎听人讲过。一个人再强势,一旦形成类似的心理暗示行为,就很难摆脱。

就象老师讲过的那个例子:有一个曾经经历过极困难的童年,时时饱受饥饿恐惧的人,当他后来成为亿万富翁后,也始终在家里到处摆满了食物,他走到哪里,游艇上、私人飞机上、汽车上,都要在他看得见的地方摆满食物,只有这样,他才有种安全感,尽管他的富有根本不必再考虑这个问题。

常人很难理解这种不符合正常理智的行为,或许可以称为一种变态心理?可是的确有一些看着比常人更成功、更高高在上的人具有这种看似愚不可及的心态,并且影响着他们的行为和选择。

成绮韵说完,自己也吃了一惊,要取信杨凌,她大可随便编出一百个让他相信的理由,怎么会突然说出这番话来,说假话更易让人相信,如今说了真话,他肯信才怪。

她有些自怨自艾地道:“大人……可是不相信我的话?”

杨凌定了定神,说道:“你的理由,太过匪夷所思,不过,正因为它很难置信,所以本官相信你说的是真心话。好吧,把你的办法告诉我,如果承了你的这个情,以后但有所求,只要不违国法、不违公道,杨凌一定答应你。”

成绮韵正自懊恼,听了这话惊喜得一跃而起,眉梢儿一挑,眼放异光道:“此话当真?你……你……你这人当真有些与众不同。”

杨凌呵呵一笑道:“如何不真?大丈夫一言即出,驷马难追!”

成绮韵听他答应自己,正在喜悦当中,不禁咬唇斜睨,露出一脸淫媚入骨的表情,腻声挑逗道:“大人不是身有隐疾么?算处什么大丈夫?”

杨凌脸上一热,恼羞成怒道:“成姑娘,你如今身份也与以往不同,说话还请自重。杨某,不喜欢看到这、种、女、人!”

成绮韵淫媚笑脸刷地一收,肃然一脸冰清玉洁地正襟危坐起来,恭声说道:“是,大人,那贱妾就把自己的主意说与你听听,请大人参详是否可行。”

她淫邪起来,风骚入骨,板起脸来,还真的是满脸神圣,一副冰清玉洁模样,就连知她本性的杨凌瞧了都看不出半丝破绽,他不禁啼笑皆非地道:“你……成姑娘,你可真是……”

成绮韵格格一笑,忽又笑得灿如春花,她似乎觉得逗弄杨凌乐趣无穷,坐在地儿乐不可支地道:“你要的不就是这副模样么?好教大人知道,做得出这副表情,不代表那个女人就是这样的女子,方才……方才那副表情难道就不诱人?”

对着这么个女人,官架子摆不得,君子面孔拿不得,杨凌只能闷哼一声,说道:“你的办法,快快说与我听,是不是还要我与你签下契约?”

成绮韵巧笑倩兮地道:“贱妾不敢,我的法子其实还得要借助大人的力量,只不过关键时刻,做为一枝奇兵突出,以收效果,这计策……”

杨凌听完她的计策,不禁怔然望着她。半晌不语。成绮韵被他瞧得忐忑不安起来,她虽自认智计多端,毕竟从未参予朝廷大事,她自以为一定可行的办法,如今杨凌这般模样,难道,难道真的很荒唐,很儿戏?

杨凌瞧了她一会儿,合上双眼一言不发,成绮韵也不敢再说笑。呆呆地瞧着他面孔。杨凌闭目想了足足一柱香的功夫,竟是面无表情一言不发。

一向隐忍力出众的成绮韵面上渐渐露出焦灼神色,她正要说话,忽地瞧见杨凌唇角上弯。徐徐之后,他忽地呵呵笑道:“呵呵呵,成姑娘倒是看得透彻。站在局外看,政治就是一出戏,演给你看,演给我看,演给天下百姓看,哈哈哈哈,你这出戏,看似荒唐,其实如今禁海禁商、屏绵延万里海岸于国土之外的理由,又何尝不荒唐?”

他霍地睁开双眼,问道:“你确定,这件事可以办得成?”

成绮韵犹自呆呆地看着他,不由自主地反问道:“大人觉得可行?”

杨凌点了点头,说道:“妙不可言。”

成绮韵听了颊边也溢出一丝喜悦笑意,她欣然说道:“你若可行,我便容易,有大人撑腰,我代为穿针引线,相信此事易如反掌,只要此事行来,朝中也真的行得通便好。”

杨凌摇摇头,说道:“不,不用你穿针引线,这件事我不宜出面,你熟悉江南,又足智多谋,我派人归你听用,由你来办,如何?”

成绮韵吃惊地指着自己的鼻子道:“我?我是女人呀。”

杨凌不以为然地道:“女人又如何?本官现在实在是缺人手,手中除了一群只会喊打喊杀的兵,只有两个人可用,可惜京里实在离不开他们。至于女人不能抛头露面,你要觉得不方便就易钗而弁好了,就算人家认得出也没关系,谁会捅破这层窗户纸?海外和未……嗯,许多女人都可以象男人一样做事,你不是要本官给你撑腰么?大事我来作主,你怕什么?今日一条不知多少须眉汉子见了也要畏怯三分的鲨鱼,不也被你折服了么?只是不知成姑娘愿不愿意屈就内厂?”

成绮韵怔怔地瞧了他半晌,低下头来举起茶来浅浅一酌,唇边露出淡淡笑意,轻声道:“大人若信得过贱妾,贱妾无不应从。”

杨凌笑道:“好,不过这只是个开端,依我估计,就算此计行得通,朝廷也不会全面解禁,我们必须抓住江南这个口子,象黄河泄堤一样,让它越扩越大,终至不可收拾,无人可以挽回。因此,我留你在江南,就是待朝廷许可之后,以你熟悉江南的条件,利用些手段,将江南士绅、名流、官员,逐一拉拢过来……”

成绮韵原本低头浅笑,一听这句话脸色突然变得惨白,好握紧杯子的手倏地收紧,半晌之后才忽地放松,换上一副媚笑,缓缓抬起头来道:“是,贱妾只有这个不干净的身子,为大人效力,勾引一些好色之徒还是办得……”

杨凌一怔,怒道:“你说什么?以色诱人?真是岂有此理,难道你就只能想出这种办法?以色相诱,一取一舍,各有所图,纵然能成,不过是互相利用,一旦危难临头,一拍两散,你以为可以迷得人连性命都不要了么?何况这种轻贱之举,在我内厂,万万行不得,我不是莫公公,成姑娘你要记住了。”

成绮韵没有一丝血色的脸庞忽又变得通红,半晌她才吃吃地道:“贱妾……误会大人之意了,那么大人是说……是说……?”

杨凌目光闪动,沉思着道:“以我想来,此计虽妙,不过只能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如果他们想得通了,难免卷土重来,开了再禁也不是不可能。所以一旦得到朝廷允许,应该将那些开明士绅、社会名流和官员吸引进来,让他们先得了好处。江南富绅无论家中良田万顷大多兼做生意,所以最易接受,有他们带动,渐渐将那些士家大族的牟利之心从土地引到通商贸易上来,如今为官的人有几个不是出自豪门世家?他们的整个家族都和我们绑在一起,他们还会反对么?”

成绮韵瞧了他半晌,脸上渐渐绽起笑意,她盈盈立起,向前一步,向杨凌拜倒:“大人高见,卑职遵命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