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百五十三章 柔情蜜意

月关2016年08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好一个缠绵的长吻,在大明的时代,众目睽睽之下,有哪个男人敢这么向女人表达自己的爱意,就连成绮韵都看得脸红心跳了,杨凌才恋恋不舍地离开韩幼娘柔软饱满的嘴唇。

可怜的幼娘被夫君一通狂吻,稚嫩鲜嫩的嘴唇已微微地肿了起来,杏眼迷离,满脸红晕,身子都酥软了,常言说‘小别胜新婚’,自从两人真正的两情相悦后,还是头一次分开这么久,所有的相思和依恋在这长长的一吻中都得到了回报。

玉堂春和雪里梅艳羡地望着幼娘姐姐那幸福、美丽到极点的神情,刚刚听闻夫君回府的狂喜已渐渐受到了控制,两人克制着想被杨凌紧紧拥抱的渴望,裣衽施礼,柔声说道:“妾身见过老爷。”

杨凌微微一笑,大步走过去,玉堂春惊愕的明眸刚刚扬起,杨凌已揽着她的纤腰,在她花瓣似的红唇上“啵”地一吻,然后一把将雪里梅也拥在怀里,结结实实地香了个嘴儿。

两个娇俏可爱的小女孩儿傻了眼,她们是妾呀,而且杨凌离京之前哪怕对她们私下再是亲热,当着幼娘的面对她们也淡淡地摆足老爷架子,什么时候自己也有这福气让他……让他这般宠爱了?

两双秋水般的眸子刹那间涌满了喜悦的泪水,她们终于敢在夫人和婢子们面前逾越了妾室的身份,大胆地回抱着杨凌,在他颊上轻轻一吻,这才红着脸退开去,又羞又喜地望着自己心爱的郎君。

杨凌此次离京多次以身涉险,四次险死还生,愈加珍惜自己的一切,如今回到了家里,见到自己锦榻缠绵、朝夕相处的家人,终于解开了最后一个心结:

管它是不是只有一年寿命,管它一夫一妻的心理障碍,她们都是自己的亲人,是把终身幸福和性命都托附给自己的妻子,既然来到了这个时代,就把限于以前的价值观念抛开吧,我有责任让我的家人们幸福。

他朗声笑道:“走,咱们一家人回去再聊!”

一家人回去再聊?高文心轻轻咬着唇,脚下有点沉重起来。成绮韵斜睨着她的神色,反正两个人扮得都是婢子,她走我也走,她不动我不动就是了。

韩幼娘虽然自己还是个十六岁的小姑娘,这些日子当家作主料理府中事务,倒是颇有女主人的风范。瞧见文心姐姐犹豫,不禁又嗔又喜地白了有些忘形的相公一眼,走过去拉住高文心的手,嫣然笑道:“姐姐回来了?妹妹好生想你呢,这位姐姐是……?”

她眼波一转,望着姿色殊丽的成绮韵,眼中也不禁闪过一抹惊艳:好漂亮的女子,似乎……只有怜儿姐姐比得上她呢,莫非是相公……?

她眸子一闪,用神色询问着夫君,成绮韵何等精明,立即屈身施礼,浅浅一笑道:“下官成绮韵,拜见大夫人、两位夫人。”

“下官?”韩幼娘和玉堂春、雪里梅三个女孩儿同声惊叫,惊讶地望着她大大方方的举止,一时说不出话来。自从武则天为帝,朝中什么时候有过女子当官了?她说下官?

杨凌笑道:“这位成姑娘是我内厂二档头,辑事厂的官职由厂督设立,人员由厂督任命,不受朝廷官员品秩之限。成姑娘甚有才略,是我一大臂助,所以延请至内厂为官。呵呵,幼娘,相公在江南险些被奸人设计杀害,若不是这位成姑娘通风报讯,恐怕你我今日也不能相见了。”

韩幼娘和玉堂春、雪里梅二女又惊又怕,对成绮韵也大生感激,杨凌在江南的举动经由北上的商贾们传播,传得神乎其神,海宁潮抗倭、龙山卫夺兵、落雁滩借风,一桩桩一件件几乎把杨凌传成了神人。

不过莫府中的事外人知之不详,杨凌到了金陵后的消息现在还没有传过来,她们也不知夫君又逢过什么大难,总之现在见到他安然无恙地返回了,提心吊胆的心情总算平和下来。

一听这位做官的漂亮女子是相公的救命恩人,韩幼娘立即上前欠身施礼,说道:“韩氏谢过大人对我杨家的恩德。”

一见幼娘施礼,玉堂春和雪里梅也忙随在后边福了一福。成绮韵一身青衣女婢打扮,却被口称大人,一时也不知该行官礼还是女礼,犹豫了一下才拱手还礼道:“杨夫人客气了。”

杨凌在一群莺莺燕燕的包围下来到后宅花厅,对幼娘道:“幼娘,成大人是女儿身,住在军中多有不便,过两日还要返回金陵办一件重要差事,有些细节我还要与她商议,一会儿为成大人安排个住处吧。”

韩幼娘温柔地笑道:“好,那就委曲成大人先住在内书房那间卧室吧,也方便你们洽谈公事。”

说着她见那些丫环侍卫也都簇拥进房间来,不禁笑斥道:“都跑进来做什么?文兰,带丙个人给成大人布置一下房间。”

高文兰笑盈盈地答应一声,对众侍女道:“都出去,老爷刚刚回府,要好生歇息一下。”

众婢子笑嘻嘻地退了出去,高文心深深望了杨凌一眼,也悄悄闪了出去,韩幼娘瞧见想要张嘴唤她,忽想起成绮韵还在房中,遂闭了嘴,对杨凌道:“相公,这些日子听说东厂和内厂起了纷争,从大前儿起,咱们府上四周潜伏的人更多了,我好担心你。”

有外人在这儿,她就不便自称幼娘了,不过杨凌也再三说过,不要对他自称什么妾身妾身的,韩幼娘就乖巧地改成了我。

杨凌知道这几日人手加多,必是内厂担心有人对府中不利,暗暗加派了人手保护,幼娘不知就里,这些日子一定很牵挂自己,不禁歉然握住了她的手,柔声道:“我这不是回来了么,不用再担心了。相公这次南行,说起来还真是惊心动魄,晚上我再仔细说给你听,你不是最爱听相公讲故事么?”

韩幼娘最爱听他聊天,听他天呀地的说些新奇的东西,尤其在两人亲热之后,韩幼娘平素对杨凌体贴备至,唯独在两人亲热之后,明知他疲倦欲睡,可就是忍不住喜欢象个猫儿似的偎在他怀里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

这时一听相公这么说,韩幼娘有脸蛋儿不禁热了起来,她倏地缩回手,心虚地瞄了玉堂春和雪里梅一眼,两个妮子虽然早知老爷和夫人情意最深,今晚回来肯定是要和她同榻而眠的,神色间还是不禁有些失望和幽怨。

杨凌顺着幼娘的眼神儿瞧见了,不禁干咳两声,说道:“呃……相公这次回来,暂时就不用去朝堂公干了,在家里至少要待足一个月。”

玉堂春和雪里梅一听,眸子倏地又亮了起来。

成绮韵坐在一旁,瞧着这一家人的神色,神情似笑非笑,似乎觉得甚是有趣。

婢子端上茶来,韩幼娘亲手给成绮韵斟了一杯,又体贴地给相公捧过一杯,杨凌轻轻啜了口茶,瞧见一旁厅角堆着几口大箱子,不禁怔道:“这是什么?”

韩幼娘笑道:“我也不知道呢,这是柳千户从天津卫运回来的,今儿上午刚送到,听说有字画珠定、药材丝锦,有些是要呈给皇上的,还没来得及收进库里,就先搁下了。”

杨凌喔了一声,放下茶杯走过去看了看,高文心甚是细心,在每口箱子的封条上都细细地写下了大致物品的种类。杨凌瞧见最上面一口写的是珠宝的字样,就顺手扯掉封条,启开箱盖,见正中央一口小箱子里放的都是特意挑选出来的珍贵宝物,就捧到了桌前打开。

那五彩斑斓的光芒立即吸引了众人的目光,这其中还有莫清河赠送的珠宝,加上成绮韵如今可说是他的亲信下属,杨凌自然不必瞒着她,他从匣中取出一条海水般泛着幽幽蓝光的宝石项链和同色的耳环,递给玉堂春道:“这套首饰据说是来自天竺,你肤色甚白,我特意挑选出来送给你的。”

玉堂春脸上闪过一丝惊喜,她接过那蓝旺旺的宝石项链和耳环,一双情意绵绵的妙目羞答答地瞟了杨凌一眼,轻声道:“谢过老爷。”

那灿着湛然幽蓝光芒的宝石手饰不但式样精巧,而且宝石显然极是昂贵,玉堂春容貌娇美、肤色如玉,更兼体形婀娜、纤纤如月,在莳花馆时便被誉为‘佳人一出,满室生春’,这样一对灿烂的蓝色宝石果然与她最是相衬,只是捧在手中,细腻肌肤上便映出淡淡蓝色,仿佛那素手是透明的一般。

女人哪有不喜欢珠宝的,尤其是这样配上逾增丽色的饰物,玉堂春一时心花怒放,喜不自禁。雪里梅轻咬贝齿,明知道这一匣珠宝中必然也有自己的一份,还是象个孩子似的,一双俏目似嗔似怨地望着夫君。

杨凌从匣中又提起一溜儿项链,那一串红似玛瑙、小如樱桃、珠圆玉润的宝石眩人二目,链子中间垂着颗硕大的红宝石竟是心形的,这要是配在颈上,那鲜艳夺目的心形红宝石衬在**中间,该是怎样的妖魅?

雪里梅一时瞧得呆住了,杨凌轻笑道:“雪里梅花,如今可算是实至名归么?”雪里梅听了顿时满面飞红。

她是天生白虎,那里生得粉腻可人、蛤缝艳红夺目,两条浑圆如玉柱的大腿偏又白如新雪、嫩若豆腐,杨凌在闺房中时常拿雪里梅花取笑她。

这时听了杨凌当众用两人之间的隐秘活儿挑逗,不禁大窘,她忙一把抢过红宝石项链来,也不向老爷道谢,却又羞又喜地嗔了他一眼,眼波盈盈却尽是甜蜜。

两之间的情话那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旁人自然是不晓得的。杨凌被她娇羞的美态逗得心里一荡,心里也热了起来,他笑道:“箱中还有几套比甲、夹袄和绸裙,都是苏造提花和上品蜀锦的。我给夫人和你们一人添置了一套,去取来吧。”

雪里梅脸色果然红得灿若雪中梅花,她娇俏地嗯了一声,款款走向那口打开的箱子。卧室还未安排妥当,成绮韵只得坐在厅中,眼见杨凌向两房妾室派送礼物,眼光不好放在桌上,便向一旁闪了开去。

韩幼娘不知由于成绮韵也向杨凌赠送过礼物,所以杨凌才没有对她避嫌,她见相公当着成绮韵的面打开宝匣,暗想:“这位姑娘是相公的救命恩人,又是他的得力下属,可她偏偏是女儿身,相公当然不便向她赠送礼物,自己做为夫人自该向丈夫的亲信下属表示一下。”

韩幼娘从匣中拿出一条链子来。这是一条纯金打就的链子,上边缀着柳叶形黄金挂饰,每片黄金柳叶上嵌着一枚猫儿眼,轻轻一动惑人二目。韩幼娘轻轻笑道:“姐姐,于公你是我家相公的属下。于私,咱们只以姐妹论交,这条链子权当我赠送给姐姐的礼物,请姐姐收下。”

杨凌瞧那链子比寻常的项链要长一些,而且式样比较狂野,以为是来自异域他国的饰物,虽然甚喜那一颗颗猫儿眼的迷人,还是觉得不太适合佩戴。只想当成一件值钱的珠宝收藏而已,这时见幼娘将它送给了成绮韵,不禁暗道:“这位姑娘的眼界,未必看得上这件珠宝呢,不过幼娘送她总是一件心意,我也不便再换了。”

他忙笑道:“正是,成姑娘不必客气,一件饰物而已,你就收下吧。”

成绮韵本来正欲推辞,听杨凌这么说,就笑了笑,双手接过金链,向韩幼娘道:“卑职谢过夫人。”说完媚目瞟了杨凌一眼,心道:“且喜且忧三月娇,借风轻荡小蛮腰。这位大人和夫人知不知道这是送给女子在闺中才展露的贴身饰物呀,怎么送我这么件东西?”

这时高文兰轻盈地走进来,轻声道:“老爷,成姑娘的房间已收拾妥当了。”

杨凌舒展了下身子,说道:“一路劳顿,还真的有些累了,你也先回去歇歇吧,晚餐时让玉儿她们陪你浅酌几杯,好好睡一觉。”

成绮韵忙盈盈起身,韩幼娘道:“我送姑娘回房去吧。文兰,着人烧水了么?一会儿送入老爷房中和成姑娘房中。”

成绮韵生在江南水乡又十分爱洁,这几日没有好生洗个澡儿正觉浑身难受,闻言不禁喜悦道:“多谢夫人。大人,那卑职先回房间了。”

杨凌点了点头,见幼娘陪同成绮韵离开,那边雪里梅已从箱中捧起几套做工精美、质料上乘的衣服,爱不释手地笑道:“老爷选的花样真的不错,这衣服色彩漂亮着呢。”

杨凌笑道:“本想买好料子回来再做,不过文心记得你们的身形尺寸,便请苏杭的裁缝先做了几套,你拿过来,上边写着姓氏呢,一会儿回房试试如何?”

雪里梅将衣物抱了出来,问道:“老爷,这些画轴是前朝古人所绘么?”

玉堂春对于字画的爱好远胜于雪里梅,闻言不禁雀跃地迎过去道:“有古人字画么,我来瞧瞧。”

杨凌这才省起唐伯虎的“十美图”和那副春宫画来。这两个女子都是自己的枕边人,房中又没有旁人,他随便地走过去,在玉堂春的翘挺柔软的臀上“啪”地拍了一巴掌,玉堂春“呀”的一声叫,捂着臀儿扭过脸儿来,那双火辣辣的眸子羞怩地瞟了杨凌一眼。

杨凌在她香腮上吻了一口,从箱中小心地捧出那十多卷画轴,得意洋洋地道:“这些字画虽非古代丹青妙手的大作,不过这个人却是江南第一才子,几百年后必成一代大家,这字画么……”

他嘿嘿两声,瞄了两个如花似玉的爱妾一眼,不怀好意地笑道:“这字画是那位唐大才子以美女为照,绘就的‘十美图’,还有一副……呵呵呵,你们拿回房去瞧瞧,过两日老爷和你们也试演一番,如何?”

“十美图?”两个小美人儿听了顿时有些不服气,苏杭美女难道就胜过我们多多么?而且老爷说得这么神秘,到底是什么东西呀。

连急着想比划一下那些新款衣料的雪里梅也丢下衣服,好奇地凑了过来,两人打开一副画来,只见画中一个粉衣女子美目盼兮,栩栩如生,直欲破画而出。

两女不禁一阵惊叹,要知那时写意画甚多,绘出人物十足相似的极少,这种工笔画并不多见,绘的人物如此细致入微、栩栩如生的更少,两人不知那画中女子是否本来就是这副模样,但是画得如同真人般相貌已是少见了。

细细观摩一阵,那位美女虽然十分娇丽,却并不比二女出色,甚至还要略逊一分,她们不禁放下心来。

杨凌回到桌前坐下,一边呷着茶,一边笑嘻嘻地等着她们翻到那副春宫图,一想起玉堂春白如堆雪的粉丘,他不禁怦然心动,暗暗邪想道:“这几个小妮子都太稚嫩了些,刚刚过门儿又怜惜她们不堪挞伐,还不曾试过那种异样滋味儿,撩拨她们一下,说不定……”

杨凌正在贼眉鼠眼地打着坏主意,玉堂春嘟囔道:“这幅画怎么系了两条丝线呀,还是死扣,打不开呢。”

杨凌一听,不由心中一动,那副系了双丝张的画是绘的自己和高文心,他忙站起来竖指嘘了一声道:“小声点,把扣撸下去吧,那一副……咳咳,是江南的唐才子一时多事,绘的我和文心,呃……一时无聊之作,莫要叫幼娘看到了。”

“啊!绘的老爷和文心姐姐?”两个女孩儿连忙把死扣撸掉,缓缓展开画卷,二人面对着箱子,杨凌也看不见二人神色,等了一阵见二人没有说话,便干笑道:“这幅画是在去太湖时途中遇到江南四大才子,后来唐寅偷看到我们,一时兴起所绘。”

玉堂春声音微微颤着问道:“这幅画绘的是……是老爷和文……心姐姐?”

杨凌道:“是呀,是不是侧脸看不清楚?我看还比较清晰呀。”

雪里梅腻声道:“后边这个……这个人就是老爷么?”

杨凌想起唐伯虎挨的高文心那一巴掌,不禁笑道:“不是我还有谁?若换了旁人,早被她一巴掌扇过去了。”

两个女孩儿瞧着那副春宫图,又想看又不敢瞧,画中女子体态妖娆丰盈,那股成熟劲儿倒有些象高文心。她酥体半露,腰间搭着一条红绫,模样虽看起来并不相似,或许是画者笔力有限,可那眉眼间春意盎然的神态却婉然如生。

两个女孩儿是听说过后庭花的,也瞧过春宫画。“天呐,文心姐姐这般……这般大胆,虽说夫人早就应承过的,可她还没过门儿,就敢和老爷这样……这样……不但被人偷瞧见了,还绘了出来,真是羞死人了。”

二人面红耳热,直着眼睛瞧了半晌,雪里梅悄悄看着画中“回头叮咛轻些个,不比寻常浪风月”的题句,心儿咚咚直跳:“老爷说要和我们试演一番……他原来喜欢这种调调儿么?”

韩幼娘安置了成绮韵,回到房中喜滋滋地道:“相公,厨下已烧了热水,回房淋浴一番吧。”

玉堂春二人听见幼娘声音,慌忙把那画儿卷了起来丢进箱中,回头再瞧杨凌时,腮上桃红一瓣,眉上弯弯腻腻,眸子里仿佛都能滴出水来。

杨凌虽觉两个小妻子神情诡异,还以为她们是帮着自己隐瞒幼娘所以心中不安,只是这画儿毁又舍不得,留着又怕幼娘现在又催促他纳高文心过门儿,也没往旁的地方想。

他站起身来,向两个小美女眨了眨眼,说道:“你们两个都是烹饪妙手,快去厨下帮老爷弄几道可口的小菜,两个月没吃到家里的东西,还真有些馋了。”

玉堂春和雪里梅互相瞧了一眼,慌慌张张地应了一声,一溜儿小跑地逃了。

幼娘叹笑道:“相公不在时,她们天天把你挂在嘴边上,如今回来了,怎么倒象是怕见你了?”

杨凌走过来,揽住她柔软的腰肢,深情地道:“那你呢?是怎么想我的,是挂在嘴上,还是挂在心里?”

韩幼娘还是不太习惯在外边亲热,除了方才刚刚见到相公的一时忘形。现在又恢复了端庄羞怩的神态,她低声道:“相公……”

杨凌的手温柔地按上了她日渐鼓腾饱满的胸脯儿,在耳边低声道:“是不是一直挂在心里,却不肯说出来,怕玉儿她们笑话,我的小媳妇儿。”

韩幼娘嘤宁一声,扑进他怀中紧紧地抱住他的腰,低声呢喃道:“嗯,嗯,想你,一直在心里想,又盼着你事情做得风光,又盼你早些回来。相公,人家想死你了,你想不想我?”

还是幼娘那朴素深情的话最动人心,让人听得荡气回肠:“是啊,自己就是她倚靠的山,就是她头上的天,如果这次没有活着回京来,她该是怎样的伤心欲绝啊。自己怕死掉,对那些想置自己于死地的人毫不手软,何尝不是为了不让自己心爱的人伤心?”

他抱紧了幼娘,和她柔柔地对了个嘴儿,轻声道:“走,陪相公洗个澡好不好?”

韩幼娘脸上发烧,连忙结结巴巴地道:“相公,我……我只给你搓背好不好,等晚上……晚上再……好么?不然玉儿她们会笑的。”

杨凌知道韩老父子在家时常常耳提面命,叫女儿要有大妇的样子,不要带坏了内院的风气,现如今老爷子带着小儿子去了宣府,可是这些话却在韩幼娘心里扎了根。

他也不忍难为自己的爱妻,于是假意嗔怒地在她丰盈而富有弹笥的圆臀上轻轻一拍,这才附耳笑道:“好,那就等晚上吧,宝贝儿思念了相公两个月,相公今晚就把两个月的相思全还给你,但愿你消受得了才好。”

这一瞬间,韩幼娘那稚纯的眸子似也迷离得如丝如线,有了一种成熟女孩儿的风情,她咬着唇,羞答答地,居然壮着胆子点了点头,然后“噗哧”一笑,掩着脸儿先跑开了。

杨大老爷从来不叫侍女帮他洗澡,今儿本想让心爱的娇妻陪自己洗个澡,可惜毕竟是久禁的身子,那双柔嫩的小手刚刚挨上身子,他就受不了了,最后只好把红着脸“吃吃”羞笑的韩幼娘赶了出去,这才安安份份泡进了浴桶。

杨凌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澡,只觉一身轻松。自来到古代,他也习惯了那一头长发,随意地将乌黑的长发挽了挽披在肩后,穿上搭在架上的洁白小衣,穿上一件崭新的紫色长袍,蹬上一对软底薄靴,神清气爽地走出了房间。

韩幼娘正坐在外间等候,见相公出来,忙迎了一来,见他额头又滚落几颗水珠,忙掏出手帕轻轻为他拭去,说道:“相公,怎么不躺下歇会儿,你一路赶回京来一定劳累了。”

杨凌笑道:“不躺了,离开家这么久,还真是挂念呢,咱们四下走走吧,后院儿的地也没什么可种的了吧?你没了消遣的东西,在家里闷不闷?”

杨凌原本就皮肤白皙,俊朗不凡,刚刚淋浴更衣,微红的面皮上,鼻挺眸清、唇红齿白,俨然一个翩翩佳公子,韩幼娘痴迷地望着相公英俊的模样,柔柔地笑道:“不呢,这时节摆弄不了庄稼了,幼娘在家里就和玉儿她们学着琴棋书画呢,可是不管做些什么,心里总是空落落的。”

她拉起杨凌的大手,轻轻贴在自己光滑的脸颊上,轻声道:“那滋味和你在家里时可真的不同,哪怕你天天早起上朝,可是人家知道你晚上就会回来,心里头静。你不在京的时候,人家一想起来心里就乱乱的没了心思,害我学东西时总被雪儿她们笑我笨。”

杨凌安慰道:“嗯,相公也是,你不在身边,虽说有那么多事缠着,也总象少了点儿什么,相公要是再出京时,一定想办法带上你,让你陪在我身边。”

韩幼娘喜悦地点了点头,甜甜地道:“送行饺子迎面风,我去为你下碗面,你先吃点垫垫。今晚既有客人,莫要直接就饮酒伤了脾胃。”

杨凌含笑应了一声,想起那些珠宝还搁在厅里,忙道:“叫人将箱子先送进库去吧,回头我将送给皇上的礼物挑回来,你再好生收起。”

韩幼娘已走到门口,笑应了一声道:“知道啦大老爷,我已经叫文兰送进库去了,你就好生歇着吧,我一会儿就回来。”

杨凌想起成绮韵被安置到内书房里间卧室,自己做主人的该去看望一下才是,便也随后出了门,径直奔内书房而去。

穿过花厅、内厅、越过天进,刚刚走到右院儿门口,就见四个丫环抬着木桶出来,杨凌笑问道:“成姑娘呢,淋浴更衣了?”

杨凌哦了一声,走过去来到内书房,只见房中无人,桌上摊着一本书,他边往里走边道:“成姑娘……”

这一掀门帘儿,却见时间里一个窈窕的美人儿秀发披肩,双手高举,皓腕以奇怪的姿势扬在空中,那如杨柳般纤细的小蛮腰儿以一种诡异曼妙的姿态轻轻扭动,显得无比妩媚。

她的腰间环着那条金质的链子,一排猫眼儿魅惑地闪动,金叶子发出悦耳的声响,更让她柔软白皙的腰肢在扭动摇摆间显得妩媚无比。那乍然一见的惊艳,就象一个以水为肤、以蛇为骨的妖魅。

她竟只穿着绯色小衣、腹间露出一抹白嫩的肌肤在房间里跳舞呢,杨凌急忙放下了门帘儿,站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迟疑半晌才讪讪地道:“成姑娘,我可以进来么?”

门帘儿一掀,成绮韵已穿好那件素青色的衫裙,颊上微晕地走了出来。这内宅除了杨凌只有女人,她根本没料到杨凌会在这时来见她,淋浴之后拿了本医书随便翻了翻,觉得十分无趣,忽想想杨夫人送的那条名贵腰链儿,便回到卧室佩上试着舞动了一下。

她并不曾配过那种腰链,却陪同莫清河去一位大富商府上赴宴时,见过那人府中高价从异域买来的舞伎配着腰链儿跳过这种风情迥异的异国舞蹈。

成绮韵善舞,只瞧过一次,对那种舞蹈的动作要领已了然于心,这种腰链也不知是哪位富商为了争奇讨好送与杨凌的,如今辗转到她的手中,难得她童心大发,象个孩子似的在房中自舞自蹈,正觉动作有些别扭,连贯不起来呢,想不到却被杨凌瞧见。

那曼妙的身材已经被罩进窄袖青衣,可她脸上娇嗔的红晕却未退,流波似的眼神中一抹轻嗔薄怒让她的风情也更加动人。她不自然地拂了把秀发,抿了抿薄薄的嘴唇,浅浅笑道:“大人与夫人许久未见,卑职未料到大众突然到来,实在失礼。”

杨凌干笑道:“这个……是我冒昧失礼才对,呃……那条链子,原来是戴在腰间的么?”

成绮韵红了脸嗔道:“你还说?”话一出口才惊觉这口气倒有些象对人家撒娇,不禁有些恼了自己,她走到书桌旁,反客为主地道:“大人请坐。”

杨凌在桌对坐了,只见成绮韵清水素面,樱桃小口,想起她方才的妖里妖气,不敢再抬眼直视,便双手按膝,游目望着架上古籍道:“离晚饭时还有些暗,我酊探望你一下,顺道带你在园中走动走动。”

成绮韵似笑非笑地道:“卑职是您的下属,算不得客人,大人不必如此客气。”

她见杨凌拘谨,自己不自然的神态也就去了,她用两指拈起桌上那本书浅浅一笑,颊上又露出小小的酒窝道:“大人真是博学呢,连这《洞玄子》也有涉猎,还多处做了记号,佩服佩服。”

杨凌哪知道什么叫《洞玄子》不过一听书名也知道必是道家典籍,便干笑着冒充行家道:“哦,偶尔瞧瞧罢了,佛家讲修来世,来世虚无飘渺,纵有再生,记忆不再,依我感觉也是同一皮囊的另一个人罢了,所以我还是比较信奉道家的修今世,呵呵呵……”

成绮韵听他坐在那儿瞎掰,明明看的是房中术四大宝典之一,还愣扯到什么修来世修今世,不禁“噗哧”一笑,她掩着口忍住笑,一本正经地点头道:“大人正当少年,洞玄三十技以玩乐为主,确实正合大人修今世的宗旨,若是年纪大些,就该看看《**经》,**九法可是养生为主呢。”

杨凌一怔,《洞玄子》他没听过,这《**经》可是太有名了,岂能没听过,那不是房中术么?难道这本《洞玄子》也是……晕倒,高老太爷这都什么学问哪,书架上放本这玩意儿干什么?

他哪知道这都是高文心为了治愈他的不育之症,搬来察阅参考的古籍之一,一想明白了,不禁吱吱唔唔地如坐针毡,他正不知如何应对,高文兰忽地跑来道:“老爷,原本你在这儿,城里有位老大人来看望你啦。”

杨凌一怔道:“是什么人?”

高文兰道:“是个吏部侍郎名叫焦芳,正在中堂候着呢。还带了一份厚礼,老管家说那是个大官儿,不敢随意辞了,叫婢子赶紧来通知老爷。”

杨凌吃了一惊,急忙起身道:“是焦大人?我马上去中堂见他。”

成绮韵清咳一声,慢悠悠地道:“大人,您正重伤不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