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百五十五章 奸臣扩大会议

月关2016年08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大哥这些日子来过么?”杨凌稍饮了几杯,俊脸微醺,一边向卧房走,一边问道。

“嗯,来过的,听老管家说还没进门儿就碰到了杨千户,两人站在门廊下聊了一阵儿,结果他进了家门,只说来探望我,问起相公的情形,大哥却推脱说不知。”

韩幼娘说完,幽幽地道:“其实……越是这样,我越是担心。我知道他们都瞒着我,相公在南方一定有什么大事发生,那一刻我真想去找你,可是幼娘真去找你,一定给你添乱。平素在家里我还得装着若无其事,若是我慌了,家人就更沉不住气了。”

杨凌听了停住脚步,握住了幼娘的小手。廊下的红灯在萧瑟的秋风中摇曳不止,忽明忽暗的光给幼娘俏美稚纯的脸蛋儿笼上了一层迷离的光晕。

杨凌轻轻搂住了她柔软的身子,嗅着她身上淡淡的香气,柔声说道:“我的幼娘长大了。”

美人在怀,纤纤素手在握,四眸相对,望着幼娘眸中柔柔的情意,杨凌一时只愿这样的时光和感觉永无止尽地蔓延下去,过了许久,他才轻声笑道:“只是……长大的是你的心,幼娘的身子可还是个豆蔻年华的小姑娘,让相公一见了就忍不住想把你和口水吞了下去。”

韩幼娘被相公的目光望得心象化了似的,魂魄飘荡着不知身在何处,听了他这句调笑的话,脸色微微地晕红起来,她的眸子垂了一下,娇声道:“那你不吃呀,幼娘巴不得钻进相公的肚子,时时刻刻随在相公身边呢。”

杨凌邪笑道:“这个可有点儿难度,把相公吃进你肚里,却还勉强办得到。”

韩幼娘听了顿时脸上发烫,捂住了脸颊不依地扭着肩膀嗔道:“相公又来胡说八道。”

杨凌嘿嘿笑道:“胡说八道?我的幼娘好象最喜欢听相公胡说八道呢。”

一阵秋风拂过,带来一片凉意,杨凌瞧幼娘穿得较少,便牵起她的手道:“走,咱们回房去。”

掩了房门,又走进里间,幼娘挑亮了灯盏,闪到屏风后边除去外衣,杨凌瞧着屏风上映出的窈窕身影,忽地想起一事,说道:“等我一下,我去取点东西。”

杨凌也不等幼娘回答,匆匆走出了房间,过了阵儿再回到房中,只见素色暗提花罗床幔已经放下,却没有合拢来,韩幼娘坐在床畔,只着红绸筒裤、淡蓝比甲,正睁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好奇地望着他。

她的一头秀发已经放了下来,本来英挺俊俏的脸蛋儿带上几分柔媚之气。淡蓝色的对襟比甲解开了两个扣子,中间一抹粉嫩的肌肤微微夹成一道诱人的乳沟,两边露出浅粉色的肚兜来,小佳人活色生香,叫人怦然心动。

她见相公两手空空,不禁问道:“相公取什么东西去了?”

杨凌呵呵一笑,匆匆除去外袍,走到床边说道:“往里边点儿,相公给你带上。”

韩幼娘两手撑着床向里边挪了挪,好奇地道:“带上什么?”

杨凌一拉她纤美的脚掌,痒得幼娘情不自禁地缩了一下,然后又乖乖地伸出来,只是因为怕痒,脚趾都可爱地蜷着。

杨凌从怀里掏出一对银脚链儿,这对纯银打制的细链儿做工精美之极,每只脚链上拴了三只银铃,自怀中一掏,就发出悦耳的铃声。

光看这纯银的质地,显然是不及送给玉堂春和雪里梅的珠宝名贵,但韩幼娘是杨家大妇,那满匣的珠宝都是随她取用的,她自然不会因此疑心丈夫不宠爱她。只是她毕竟也才十六岁,不是相公亲手送到她手中的首饰,难免心中稍觉失落。

这时见了这对漂亮的脚链儿不禁眸中泛起喜色,她抿着嘴儿一笑,顺从地伸直了大腿,让杨凌温柔地替她把脚链儿系在纤秀的足踝上。

轻轻抬起脚丫儿晃动了一下,一阵悦耳的铃声呼起,韩幼娘不禁欣然笑了。杨凌呵呵笑道:“怎么样,喜欢么?”

韩幼娘心不迭地点了点头,杨凌笑道:“有些女孩儿,给她配上精美的首饰,是愈增丽色,可是有种女孩儿,她自己就是一颗明珠、一块美玉,不加修饰,愈显其美,相公也是费了好大力气,才找到这对素色的脚链儿,勉强配得上我的幼娘。”

恐怕一箩筐钻石也赶不上杨凌这句赞美的话儿让幼娘开心了,她自知容貌不及玉堂春和雪里梅娇美,却不知美和俏是两回事,她那种宜喜宜嗔的俊俏模样才是最叫人从心底里喜欢的,杨凌这番话说出来,喜得她是心花怒放,满足的她真是甘为相公死上一百次都无怨无悔了。

杨凌瞧着她眼睛水汪汪的,却故意叹了口气道:“只可惜,这对饰物远不及玉儿她们的名贵呢。”

韩幼娘甜甜一笑,摇摇头昵声道:“幼娘喜欢,是相公送的幼娘就喜欢。相公亲手送我的每样东西,幼娘都珍惜着呢。”

杨凌知道当初在鸡鸣驿时送她的那粒小珍珠,如今实在是拿不出手的首饰,可是幼娘一直如珍似宝地珍藏着呢。

他感动地揽过幼娘,在她甜美的小嘴上轻轻吻了一口,然后躺直了身子,长长舒了口气道:“你喜欢就好,一路鞍马劳顿,真是乏了,嗯……快睡吧。”

“吓?”韩幼娘睁大了一对楚楚动人的眸子,惊讶地看着微阖双目的杨凌,半晌才吃吃地道:“相公……要……要睡了?”

杨凌闭着眼嗯了一声,含糊地道:“刚喝了酒,困着呢,快睡吧。”

“……哦……!”韩幼娘那不会掩饰的小脸蛋上满是失落的神情。怯怯地答应了一声。女人是不能从男人身上跨过去的,杨凌已经躺下,她就爬到床角儿,想绕下来去把烛火吹熄。

杨凌忍着笑,瞧她粉红色的筒裤,裹着浑圆翘挺的臀部爬到床边,忽地一下坐了起来,呵呵地笑着一把揽住她的细腰,扯得她跌坐在自己怀中。

韩幼娘骇了一跳。待到翘臀感受到杨凌下体的变化,才晓得被相公戏弄了,她羞嗔不依道:“相公又戏弄人家。”

杨凌啜着她圆润的耳垂,含糊地低笑,大手已探进她的亵裤,抚摸着她光滑圆润的臀肉,韩幼娘嘤宁一声。不敢推却相公的手,只把双手掩着脸庞,羞怩地颤声道:“相公,让人家……让人家熄了灯好不好?”

杨凌除去她的比甲,一件绯红色的肚兜儿,顶起胸前两团优美的蓓蕾,轻薄的湖丝肚兜遮不住若隐若现的挺翘双峰。

在杨凌的动作下,酥胸见了光,窘得幼娘赶忙用手遮住了胸部,但随即便被杨凌揽着腰肢,把亵裤也除了去,然后才在她光溜溜的小屁股上清脆地拍了一巴掌,低笑道:“乖媳妇儿,去吹蜡吧。”

“啊?!”韩幼娘**着**又羞又怕,哀求道:“相公,饶了人家吧。”

杨凌被她青春稚嫩的**也勾起了心中欲火,实在不想再浪费时间,他哈哈一笑,松开韩幼娘自己跳下了地,大大方方将衣服全除了去,韩幼娘瞧了脸上一阵娇红,不禁羞涩地扭过了头去。

杨凌吹熄了烛火,跳上床去。夜色中,韩幼娘羞怯地偎入他的怀中,却被杨凌的大手在鼓腾腾的胸上捏弄了一把,然后肩上一沉,被他向下边按去,口中低低笑道:“既然你不肯吹那根蜡烛,那就吹这根吧。”

“嗯……唔唔……”一时间夜色朦胧,朦胧中却是无边春色……

不知过了多入,一阵悦耳的银铃声响起,绣床上两团柔和的光晕映着一对在空中急促摇摆着的纤纤秀足,和两条粉腻的大腿间微微冒汗的英俊面孔。

韩幼娘吃惊地声音响起:“呀……相……相公,这链子……会发……发光的……”

“呵呵,六只银铃里盛的都是价值连城的夜明珠,宝贝儿说它亮不这呢?”

“啊!小心撞坏了它们,相公……让人家摘了去吧。”

“好……好……等你把相公吃进肚里再说……”

又过了许久,一对缠绵的人儿依偎着躺在榻上,身上横搭了一条柔滑的缎被,杨凌的脚寻找着幼娘的脚丫儿,脚趾的触碰让她怕痒的避开,轻微地铃声继续响起。

终于,他的脚霸道地把幼娘的小脚丫紧紧绞了起来,一团光晕将它们紧紧缠在一起的脚映现在夜色中,杨凌这才开心地笑了起来。

幼娘趴在杨凌怀中,慵懒的声音轻轻地道:“相公,你去金陵,有没有见到怜儿姐姐?”

“……嗯……见到了。”

“她还好么?”

“嗯,还好,现在寄住在她的伯父家里。”

“唉!怜儿姐姐还要两年才能进咱杨家,她一个人寄住在别人那儿,虽说是亲戚,日子一定也不好过。”

“唉,这是礼制,谁有办法呢?我也想过这件事,所以临走时送给她伯父三千两银子,让他好生照顾她。对了,她特意亲……亲手……做了年糕送给你,现在也不知盛在哪口箱子里了,明儿让文心找出来,你蒸了尝尝。”

“嗯,相公……给我说说你去南方的事情好不好,我只隐约听说一些,都是家人从外边听说的。”

她格格地笑起来,说道:“百姓们传说相公是龙虎山张天师的高徒,作法唤来巨浪淹死了上万的倭寇,还说相公中了恶人奸计被连天大火烧过,却毫发无伤,相公真的这么神勇么?”

杨凌嘿嘿笑道:“怎么?不相信相公这么厉害?”

“那要……听过了才知道,相公说给我听听嘛。”

杨凌坏笑道:“听过了怎么能知道?要做过了才知道,今儿咱一夜不睡,相公也一定要你知道相公神不神勇……”捧住她的螓首,缠绵的密吻中,他的身子又慢慢覆上了幼娘柔软的娇躯。

动人的娇喘呻吟伴着清脆悦耳的银铃声,再次在轻怜密爱中响起:“呀……人家讨饶了……相公神勇……好……好神勇—饶了幼娘吧……”

半个月,朝廷的动荡渐渐平息了。

东厂范亭和几个大档头,据说在内厂进攻当晚,就在混战中反抗被杀,一了百了了。

王岳和司礼监四大首领则被发配去南京孝陵各菜,路上遇到“劫匪”,除了抱头鼠窜的戴义和老王岳,其余三人全被盗匪杀死。

杨凌听到登门探望的谷大用说出这个消息时不禁轻轻一叹,这结局他自然早就知道,可是张寿等人这些年来培植散布在各地的亲信不在少数,如果让他们安然待在南京,谁知道又会使出什么阴谋。所以他狠下心来同意了刘瑾的计划。

不过王岳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平素又没有什么心机,杨凌知道他已经没有反扑的能力,不忍让他横死,所以曾婉转对刘瑾表达过自己的意思,如今看来他还是听了自己的话了。

戴义现在是万万不能留在京里的,杨凌已答应让他先过去段时间,等风平浪静以后任命他为镇守太监,这官儿虽没以前大,便实惠却远超以前。戴义自然乐于从命。

谷大用见杨凌听了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其他表示,又继续说道:“刘公公听了大人的意思,出面向皇上保荐,今日早朝时皇上已任命焦芳为文渊阁大学士,入阁理政。另外一位大学士人选尚未决定,李东阳保荐了詹士府的学士杨廷和。皇上对他也甚有好感,本来有意答允,不过这位侍讲学士可不是我们的人,刘公公怕他将来和咱们作对,现在正拖着呐,不知大人是不是另有更合适的人选?”

“杨廷和?”杨凌记起两人在府中交谈,彼此倒甚为投机,这人倒是个从不夸夸其谈的实干人物,只是目前也实在不知他对自己的计划是反对还是支持,如今自己声称重伤在家,诸事都由八虎出面,也不便去探他口风,这位置再虚悬个把月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想到这里,他颔首道:“刘公公这么谨慎是对的,让他先拖着,咱们看看再说。可别弄个冤家上台,那可是自找苦吃了。”

谷大用眉开眼笑地道:“大人说的是,咱家也是这么想的。”

杨凌又问道:“钱宁还没去金陵上任吧?”

谷大用道:“没有。张绣罢官还乡,牟大人荣升提督指挥使后,这段时间正忙着清理锦衣卫,钱宁暂时坐镇北镇抚,一时是顾不及和邵节武交接差事的。”

杨凌微微一笑,钱宁虽然贪财酷厉,不过对自己一向友好,有他做南镇抚司镇抚使,对自己是大有助益的。南镇抚司掌握着军中工匠的调度使用,如果朝廷一旦同意开禁通商,有他在那里,造船方面就不用自己太费心了。

谷大用见他面露微笑,想起另一件更开心的事,不禁说道:“对了,南京科道给事中戴铣、四川道监察御史薄彦徽等人不识相,居然还在联名上疏请皇上挽留刘、谢两人。可恶的是他们在奏疏中大骂我等是奸佞,真是岂有此理,我们做奴才的陪皇上出游玩乐就是本份,何曾做过什么坏事?”

杨凌吃了一惊,动容道:“朝臣和地方大员们开始声援刘谢了么?他们发动了多少人?”

谷大用轻蔑地道:“哪有什么大员?大部分是些言官、闲秩的官儿,唔……我想想,六科给事中吕翀、刘菃,南京兵部尚书林瀚、六科给事中戴铣,还有刚刚回京的右都御史杨一清、十三道御史薄彦徽等。”

谷大用说到这儿,脸色渐渐发青,怨毒地道:“最可恼的是戴铣、蒋钦,他们竟说我们如骟牛骟马般朽而无用,只可为奴、不可持政,这两个……这两个该杀的畜生!”

杨凌瞧他手掌按在桌上,手背上青筋暴起,眼中满是羞恼的光芒,也觉得这两位御使有点太损了,一个人品德好坏、才学如何,和他是不是太监有什么关系?

身体健全的男人若被人说他无用,最不济还要大打出手,在奏章里拿别人心里的疮疤大作文章,嘲讽他人身体缺陷,这也是读书人行为么?

这种事杨凌又不知该如何相劝。只好含糊地道:“这些人手捧圣贤书,除了读书人看起过谁?更何况文中多有以狷狂自傲,以为这才是文人风骨的蠢蠹,谷公公不必过于计较了,皇上对这些人如何查办了?”

谷大用长长喘了口气,抓起杯来狠狠灌了口茶道:“这些书呆子,咱家懒得和他们计较,可他们如此辱骂我等,岂能善罢甘休?刘公公以他们无端构陷之罪请了圣旨全权处置,骂得重的,就抓起来治罪。骂得轻的,就罢官降职。那个都佥事吕翀,以前与刘公公有旧,所以刘公公放过了他,可他竟又上一折,直接参奏刘公公,现在关进了大牢。倒没打他,就这么关着吧,啥时候这倔老头子服了软再说。”

杨凌见他脸色铁青,似乎那种屈辱感仍未消失,不由得心中一动:宦官身体有缺陷,自觉矮人一头,所以一有机会就捞钱捞权,常人是为了享受,他们的心理中倒有八成是为了能得到别人的尊重。

这个自卑若是利用的好,说不定鼓动他们做一番大事,得以名垂青史的诱惑更甚于那些好名的文人,再加上自己和他们的良好关系……

杨凌沉吟不语,谷大用从羞怒中清醒过来,见他蹙眉沉思,以为他是担忧百官又生波澜,便安慰道:“大人不心担心,除了这二十一人,别的官儿纵然心有不满,也都隐忍不发,六部九卿不知打的什么主意,咱家就没见一个出头的。”

杨凌沉沉一笑,重复了一句道:“二十一人……二十一人……”他忽想起成绮韵和他打过的赌,一时感慨不已。

轻叹一声,他抬起头来,对谷大用道:“各位公公刚刚就任要职,需要处理的事情太多,咱们这些日子匆匆往来,还不曾好好聊聊,这样吧,明日谷公公代我将几位老友请上门来,由我作东,咱们饮酒相聚一番如何?”

杨凌在他们只是个普通奴才的时候,就能平等对待他们,言谈举止间从无任何不敬,神态上也没有任何轻视的模样,可以说抛却官场上的利害关系,这八个人对杨凌也是感到很亲切的。

如今杨凌与他们利益攸关,至少目前可说是铁板一块,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八虎自己才学不足,外廷中又只有这么一个盟友,所以隐隐然都是唯他马首是瞻的。

一听杨凌这话,谷大用欣然道:“好,这些日子咱家刚刚接手东厂,收编人马,清理范亭的亲信,忙得不可开交,如今刚刚得了空闲。前些日子朝政停顿了几天,如今积攒的奏折甚多,全靠李大学士一人撑着呢,连带着皇上这些日子也清闲不得,我们几个不用常在跟前伺候,明儿就一齐来你府上相聚。”

杨凌含笑道:“不不不,晚上,明晚儿来吧,除了你们八位,再把焦大学士、牟提督和钱镇抚请来,咱们饮酒同欢,同时……我还有件大事要同你们诸位面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