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百六十七章 花开堪折

月关2016年08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红衣女子虽是含忿出招,这一脚仍是留有余地,几个泼皮被踢得倒跌出去,落地时并不疼痛,他们愣怔了一下,以为女子力弱,胆气顿时又壮了起来,纷纷叫嚷着扑了上来。

红衣女子手下只有那个绿衣女婢愤愤然地想要冲上来帮助她,可是她眼睛迷了,一时泪流不止。其他几个挑夫打扮的男人看来只是雇来帮忙的,眼见几个泼皮凶悍,畏首畏尾的不敢动弹。

红衣女子见几个无赖不识好歹,脸上露出啼笑皆非的神情,她并指如剑,娇躯似一朵红云般在几个无赖身旁翩然掠过,手指已在那些人身上或戳或点,身形过处,五六个泼皮顿时如遭电击,栽倒在地上身子直哆嗦,一时再也无力爬起。

柳彪站在杨凌身边低声道:“大人,这女子懂得上乘的点穴功夫,是内家高手。”

杨凌惊讶地看了眼那脸上微微泛起两朵红云的女子,又瞧瞧那几个倒地挣扎的无赖,见他们身子抽搐,神色显得极为痛苦。

杨凌记得韩幼娘说过,点穴功夫是极上乘的武学,纵是她的父亲在少林学艺十多年,练的也是外门功夫,想不到这身段娇怯怯的如风拂柳枝似的美人儿竟然懂得这种厉害武学。

只是瞧那些被打倒在地的泼皮无赖虽挣扎无力,却仍可动弹,和以前在电视上见到一被点了穴就呆若木鸡的模样大不相同,也不知是这女子指力弱还是点穴本来就是这副样子。

他低声问道:“柳彪,若是你来动手,能制得住她么?”

柳彪脸一红。讪讪地道:“看她身手……卑职顶多支撑二十招罢了……”

杨凌不懂武艺。不过柳彪的身手他是见过的,瞧那女子一跃丈余、来去如风地身法把这上乘点穴功夫,估计柳彪也就能在人家手下走上十招,二十招还是为了遮羞故意夸大了,他嘿嘿一笑,也不点破。

只听那无赖头子恶狠狠地咒骂道:“臭娘们,哎哟……你使了什么邪法,老子半边身子都动不得了,老子决不会放过……放过你地”。

红衣女子琼玉般翘美的鼻子微微扬起,不屑地冷哼一声。转身走到绿衣婢女身边,俯身嗅了嗅味道,这才宽心道:“不碍事的。走,我扶你回去用清水洗洗就好。”

就在这时,人群外有人慢条斯理地拖着长音儿道:“天子脚下,何人在此闹事呀?给本官统统抓起来!”

人群霍地分开。只见五城兵马司的几个小吏提着锁链、腰刀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那无赖头子见了大喜,叫道:“四哥,快把这女子抓起来,她烫伤了我,又殴打我的兄弟,把她弄去吃牢饭去。”

被称为四哥的巡城刀快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转眼儿打量红衣女子,见她容颜娇美、体态婀娜。但衣着打扮却不像是大户人家夫人,顿时放下心来,他色眯眯地迎上来,嘿嘿笑道:“小娘子,在京城作怪伤人,罪责可是不轻啊,走吧,随爷们到衙门口儿走一趟。”

杨凌摇摇头苦笑一声。这戏码倒眼熟,不过想来也是,那几个无赖敢在天子脚下如此肆无忌惮地欺负外乡女子,在衙门里没有关系才怪,他懒得再瞧那些人嘴脸,抬手轻轻一拍柳彪的肩头,下巴向前扬了扬,柳彪会意,大步走了上去。

那红衣女子刚刚忍着怒气说道:“官爷,分明是这伙无赖欺负……”。柳彪已笑嘻嘻地迎上去道:“官差老爷要抓哪个?我看你还是把这几个泼皮无赖拿回衙门好好打顿板子才是。”

那个巡城的刀快在京城混口食,深知天子脚下高官贵人甚多,听了这话倒没有火冒三丈,他挥手制止了几个无赖的鼓噪,审慎地打量柳彪一眼,疑惑地问道:“这位公子是……?”

柳彪袍襟微微一撩,让他瞧清了腰间挂着的银牌,淡笑道:“这位外乡姑娘好心施粥救民,这几个泼皮无赖却见色起意勒索刁难,我是亲眼所见,你还不将他们送官究办?”

那个刀快瞧见是内厂地腰牌,顿时吓出一身冷汗,他连忙点头哈腰地道:“是是是,有大人作证,小的还能信不过么?小的这就拿他们回去纠办”。

说着他向几个手下一使眼色,几个捕快一拥而上,铁镣一抖,将几个泼皮锁了起来,那无赖头子傻了眼,叫道:“金四哥,你怎么……?”

那刀快头上冷汗都下来了,上前一个大嘴巴狠狠掴了他一掌,同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制止他再胡言乱语,厉喝道:“带走,统统带回去。”捕快拖着几个无赖急急冲出人群,柳彪在后边笑道:“西城巡城御使申得纬吧?回去告诉他,本官有暇会去看看他是如何秉公办案地,如果本官再见到这几个无赖扰民生事,就唯他是问。”

金刀快背脊一僵,他本想把这几个哥们拖到无人处给放了,一听这话可不敢造次了,他回过身来苦笑道:“是,西城是申大人管辖的地段儿,大人放心,小的一定将这几个无赖严惩不贷。”

红衣女子有些意外地看着这一幕,见柳彪回过身来,忙施了一礼,娇声道:“多谢大人主持公道”。

她方才就见到柳彪站在杨凌背后,情知那几个巡城的捕快见了柳彪如鼠见猫,这位年轻公子身份势必更加了得,说完了眼波情不自禁地地飘向杨凌。

杨凌见她眼波飘来,满面含笑地向她点头示意了一下。红衣女子表情一僵。只道这狗官也是看中自己姿色,所以有意买好,不禁暗暗后悔一时意气用事出头赈济灾民,结果引来了一群狂蜂浪蝶。

只是她与丈夫约好在这里等候,又不能随意离开,只好硬着头皮谢过柳彪,赶紧地带着佣工婢女退回了院去。

杨凌见柳彪还望着人家掩上的房门微微出神,便笑吟陈地走上前一拍他肩膀道:“别看了,我瞧人家姑娘像是已嫁了人了。”

柳彪不自在地道:“大人说笑了,天下间懂得点穴功夫的都是一等一地高手。这女人定然不简单,看她对几个泼发无赖如此忍气吞声,如今我们帮助了她。她却唯恐和我们攀上关系,卑职有所疑心罢了。”

杨凌受武侠小说毒害甚深,闻言笑道:“草莽间奇人异士多地很,而且大多不愿和官府打交道。咱总不能因为人家有一身好武功就起疑生事吧?何况她还在施粥济民,世上有这样的江洋大盗么?呵呵,走吧,只要她不在京城闹事,我们也不能存了疑心便调查一番,一旦风声泄露,可就贻人口实了。”

杨凌回到府中后院,见花厅中置了三个火盆。厅中暖如春日。满屋子纤罗丹绮,韩幼娘、雪儿、玉儿、高文心、成绮韵几个风情出众、姿色姝艳的美女,穿着苏绸提花的比甲、蜀锦对襟地夹袄,聚在一起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直如进了大观园一般。

杨凌笑道:“怎么今日这般得空?都在厅中聊天呢。”

成绮韵最是怕冷,穿得也最多,可是这厅中置了三个火盆,又有这么多人。热的她白晰娇嫩的脸蛋儿红扑扑的,此时早脱了外袍,对襟比甲的扣子也解开了两个,隐约露出里边淡粉色地主腰,一瞧见杨凌进来,她忙不迭又赶紧系上扣子。

杨凌只瞧见一道粉腻诱人的乳沟,连忙也别过脸去,见韩幼娘正忙着将摊在桌上地几个衣服样儿收起来,瞧大小该是给孩子准备地衣服。

玉儿、雪儿见老爷目注幼娘,知道他这些日子繁忙,平素不能在家陪她,所以一回了家就常常陪在夫人身边,二女极是乖巧,随便搭讪了几句就找了个由头退了出去。

她二人一走,成绮韵和高文心更没有留下的理由,高文心在这儿等了一天,只见了杨凌一面,连说句话的机会都没有,不禁幽怨地瞥了他一眼,也幽幽下拜告辞,同成绮韵一齐退了出去。

杨凌见众人退下,走过去在幼娘颊上吻了一下,将手中提着的包裹放在桌上,然后往椅上一坐,一揽她地纤腰,那翘挺浑圆的小屁股已就势坐在他的大腿上,杨凌双手环抱着她柔声道:“幼娘,今儿身子乏么?要是累了就多歇歇,不要太过操劳了。可惜现在这节气没有鲜果儿吃,再有一个多月,等暖窖里的番茄长了果儿,你多吃些。”

他一边说着,手掌已抚上了幼娘柔软的酥胸,韩幼娘娇喘吁吁的抓住杨凌的手,有点哀求的口气道:“相公,你别……这是在厅里呢。”

杨凌笑道:“相公想你了嘛,幼娘有了一个月地身孕了,相公还要等九个月……啊……不是,得差不多一年呢,才能和你亲热”。

韩幼娘被他抚摸的一双蓓蕾高高挺起脸颊晕红,娇躯酥软,她软绵绵地揽住杨凌的脖子,在他耳边微带醋意地道:“不是还有雪儿和玉儿么?相公这些日子晚间可是常常宿在她们房中,人家又不能……又不能侍候相公。”

杨凌道:“我怕一时忍不住,动了你的胎气嘛,嗯……。幼娘既然要我去陪她们,那相公去找她们好了”,说着他作势欲起。

韩幼娘芳心大急,急忙搂紧了他的脖子。小嘴儿也不情愿地撅了起来。可她双眸一碰上杨凌有些促狭的眼神儿,这才恍然受到了他的戏弄,脸色不禁窘红了起来。

她咬着唇轻偎在杨凌怀中,两条腿有些难耐地绞缠在一起,翘臀地扭动挑起了杨凌地冲动,幼娘觉察出了他的变化,忍不住看了他一眼,羞羞答答地垂下头道:“相公,文心姐姐说……说……幼娘气血足、胎元固,若是轻柔一些。头三个月还是……可以侍奉夫君的……”。

她说到后来羞不可抑,声音已细若蚊蝇,杨凌也被她娇羞动人的模样勾起了欲火。可是却不敢轻举妄动,忙摇了摇头道:“不行不行,相公可不敢,幼娘还小。身子本来就稚嫩,相公可不敢冒险,来,坐在一边,相公给你砸核桃吃吧,很补脑的”。

“嗯……”,韩幼娘荡气回肠地一声轻吟,不依地摇动了一下身子。眼波娇腻的已要滴出水来,胸前一对椒乳被抚摸的也越发挺拔、结实了。

杨凌探进她火热的怀中,手指在新剥鸡头肉上似的**上轻轻拨弄一下,就弄得她娇躯战栗不已。

她的眸子火辣辣地望着杨凌,主动凑上去甜甜地香了个嘴儿,然后脸颊贴着脸滑到了他地耳边,喘息道:“人家……也想要相公疼我了,相公花样那么多……大不了人家……人家用别的法儿侍候你嘛”。

杨凌定定地望她片刻。忽地一哈腰托住她的腰变,将她娇小轻盈地身子抱了起来,在她耳边低笑道:“小妖精,跟着玉儿她们不学好,也懂得诱惑相公了。”

韩幼娘脸红似火,嘤咛一声,双手捂住了脸颊,不敢再去看他,迷迷糊糊地被杨凌抱回了卧房。

…………

高文心有些失落地走在曲径上,她现在是自由身了,可是杨凌一直没有纳她过门的意思,她的本家兄弟反对不说,她自己一个女孩儿家,又怎么好意思主动开口暗示,眼看着青春蹉跎,已经快要到了双十年华了,自己的终身……

她轻轻叹了口气,望了雪中一株梅花苦苦一笑。

成绮韵一出了门儿就怕冷,她双手扯紧了斗篷,远远瞧见高文心发怔,若有所思地望了她一会儿,然后轻轻走近了来。

高文心听见脚步声,扭头瞧见是成绮韵,不禁有些诧异地道:“成姑娘,外边天冷,怎么还没回房?”

自从回京路上眼见成绮韵殚精竭虑地为杨凌卖命,再加上在杨府这段日子地相处,成绮韵一直表现的非常得体,高文心对成绮韵的态度也不再那么排斥了。

成绮韵淡淡一笑,轻声道:“整日儿猫在屋里,也觉闷得很。我原来觉得自己才赋文学不让须眉,这些日子大人为朝政奔忙,很多见识也不是我所能了解的。”

她苦笑一声道:“似乎我在行的就是阴谋诡计,但朝堂上敌我之分,政见之左根本是瞒不了人了,倒是阳谋居多,我又出不了力,真成了内厂第一闲人了。”

她叹了口气眸子一转笑道:“高姑娘可愿到我房中一坐,你我对弈几局如何?”

高文心默然摇头道:“天气寒冷,没有心情,我回去了,成姑娘也早些回房吧,莫再受了风寒。”

成绮韵见她一脸落寞,忽地淡淡一笑道:“姑娘姿色出众,又有七品的御医官职在身,眼看已届双十年华,难道不在乎孤衾寒冷,枕边不想有个知心的男子长夜叙话么?”

高文心的俏脸腾地一下红了,她倏地回身瞧着成绮韵,见她眸子清澈如水,并无出言戏弄地意思,恼怒之意稍减,忍不住问道:“成姑娘什么意思?”

成绮韵淡笑道:“我只是不忍见姑娘为情所困,所以出言相劝而已”。

她拢紧了斗篷走近了些,伸出一只纤素如玉的优美手掌,轻轻抚着枝头一朵含苞欲放的花蕾,轻声道:“其实你也匆需怨恚杨大人,虽说男儿三妻四妾平常的很,可是未届二十已纳了三房妻妾也不算少了,他对夫人又敬爱宠溺,就算再有心仪的女子,恐怕……他纵有欣赏之意,也不会动了纳入房中之心”。

成绮韵屈起手指轻轻一弹,那朵花苞应指弹花,飘飘落向洁白的雪中。高文心出神地望着那淡红的花苞半陷入松软的雪面。

只听成绮韵地声音在耳边继续道:“不过……现在进了杨大人的门,陪着他白头偕老,这样的女子比起朝中那班老爷的年届半百、须发皆白时才纳进门的豆蔻少女,可要幸运多了”。

高文心羞恼地顿足道:“他肯不肯纳妾,关我什么事?成姑娘倒底想说甚么?”

成绮韵有趣地望了眼她难得一见的少女羞态,莞尔道:“自古婚姻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真正幸福的能有多少呢?嫁个寻常男子以你的眼界定然是看不上的,若是嫁个有才干的男人,将来他又免不了要纳些姿色更胜于你的妾室。

所以聪明的女人应该挑个肯怜惜爱护她、肯平等对待她,不会因为年老色衰而冷落她的男人嫁了,可是这样的男人世上有几个呢?你既然遇到了一个,却自怨自艾地只等着人家主动来接受你,难道矜持比一生的幸福还重要吗?

高姑娘,你好好想一想,如果觉得嫁他不能给你幸福,那就尽早挥慧剑斩情丝,另寻一个良人,免得自寻烦恼。如果一颗芳心已寄予了他,捅破这层窗户纸就能得到幸福,却白白错过这个机会,你会遗憾一辈子的。”

成绮韵悠悠地道:“断无蜂蝶慕幽香,红衣脱尽芳心苦……,”她眉尖儿一挑,说道:“女人可不是无知无识的一朵花儿,有蜂蝶肯光顾便觉幸福可意了。你,可有自己瞩意的人?如果有,便只等他来发现你么?女人便不能挑选自己的良人么?”

高文心向她注视片刻,张了张嘴欲言又止,半晌又一转身,步履匆匆,逃也似地奔向自己的院落。

成绮韵白玉似的脸颊上渐渐浮起一抹娇美的笑意,她探手压低一枝梅花,鼻端轻轻凑了过去。枯干红花,娇颜如雪,显得说不出的美丽。

成绮韵姿态慵懒地用柔软的花瓣轻轻抚弄着俏颊,低低笑道:“‘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花落空折枝’,常谓女人如花……若把男人也比做花呢,似乎才公平……”。

成绮韵两根葱白似的手指轻轻捻动花茎,将一朵灿然成型的梅花拈在指尖,注视片刻,眼中忽地露出一抹诡谲、俏皮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