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百六十八章 帝嗣谣言

月关2016年08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韩幼娘惬意地偎依在杨凌的怀中,脸颊仍然滚烫。

杨凌轻轻抚摸着她光溜溜的翘臀,若有所思地道:“幼娘?”

“嗯?”韩幼娘轻轻应了一声,抬头探询地望了他一眼。杨凌在被底轻拍了两下臀部,说道:“我才想起来,你说文心告诉你三月之内可以行房事,你们…….平素怎么什么都聊么?”

韩幼娘笑盈盈地往他怀里又拱了拱,象只小猫儿似的昵声道:“文心姐姐怕人家失了相公的欢心呗…….”。

杨凌假意嗔道:“胡说,相公是那样的人么?”他瞪了幼娘一眼,在她鼻头上弹了一下,韩幼娘唔了一声,皱起了鼻子。

杨凌枕着一条手臂,仰起头来道:“虽说她是太医,可毕竟是未出阁的姑娘,以后这样的话题少和文心提起,虽说你们是闺中腻友,恐怕……也不太方便”。

“对了”,韩幼娘一翻身压在杨凌身上,趴在他胸口睁着一对圆溜溜的大眼睛道:“相公,文心姐过了年就二十了呢,当初去法场前,我和姐姐结拜时已说过愿意接受她过门儿,相公……不喜欢文心姐姐么?”

杨凌在她臀上一拍,说道:“下去,别压了肚子”。

韩幼娘“咭儿”一声笑,吐了吐舌头。乖乖地爬下了他身子。

杨凌轻轻拥住她,柔声道:“幼娘,在你心中,自然是认为自家相公是世上最好地男人,一个女人嫁了他,才是幸福的。可是世上的好男人不是再没有了,只是你没有机会碰到罢了。

文心比不得雪儿和玉儿,她当初出于报恩也好,没有旁的选择也好,才好属意你家相公。如今她已恢复了自由,又有官职在身,未尝不能寻到良伞。难道嫁进杨府做妾就是她最好的选择么?

给她一个机会,从新的角度,新的身份再好好考虑一下,明的暗的你们不要一厢情愿地把她看成杨家人,让她也理所当然在以为必须跟了我。说实话,如果不是阴差阳错成了我的奴婢。可能现在相遇,她会对我敬而远之呢”。

韩幼娘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娇嗔道:“相公总有那么多道理。你当幼娘愿意多个姐妹来分享你么?可是爹说地对,你现在官儿大得不得了,若不纳妾你我背后都要让说道。

再说,杨家里面相公这一房人丁最是单薄,相公是一脉单传,让杨家这一房子兴旺。那不只是你的责任,也是我的责任,相公待幼娘能一直这么好,幼娘就知足了。”

她轻轻叹了口气道:“或许你说的是,如果换一个时机,你们根本不可能在一起,可是她落难,为你所救。何尝不是缘份?

听说张皇后擅专独宠,不许先皇宠幸别的女人,结果招致许多大臣指责她恃宠而骄,不为宗庙社稷着想。如今先皇这一脉就只有当今皇上了,还有人说……”。

她迟疑了一下,看杨凌脸色平和,才道:“还有人说当今皇上是太后因为百官指责她不能诞下皇子所以抱养的儿子,名不正言不顺呢。高高在上地皇后、太子都可以因为这些家务事惹得旁人议论纷纷,幼娘可不想落个妃妇的名号”。

杨凌知道前些年先帝在位时朝廷里就为这事大闹过一场,所以只是付之一笑,可他随即想到如今正德已经做到皇上,民间何时又传出这种谣言?敢诋毁当今皇帝?

虽说流言无凭,自己来到这时代后也发现,民间胡乱传些野讯闲闻,官府并不太在意,可是如果出自有心人的授意,那目地就不简单了。

杨凌隐约记得宁王造反,好像用的就是这一条罪名,他不禁一蹙眉头道:“幼娘,你这话听谁说的?”

韩幼娘见他脸色慎重,不禁有点儿慌了,她吃吃地道:“幼娘是……是严家娘子上门闲聊时听说的,听说翰林院的许多学士私下都说过这事儿,如今在京里传的很邪乎呢”。

杨凌想了想,吴杰并没有向他禀报过这方面的消息,正德皇帝并非先皇骨血的传闻由来已久,想必厂卫方面对这种传闻也不甚在意了。

可他却知道承继大统最讲名正言顺,宁王在新皇继位时送来大批玩乐的烟花宫灯,昨日又送进宫两名美女,身为皇叔,这岂是辅佐明君之道?莫非他已经准备反了?这声势就是他造的么?

杨凌拍了拍额头,暗想:“看来得吩咐吴杰注意查证这些逸闻的来源了,民间流传倒也容易,可是想在翰林院中也风传此事,那就不是升斗小民做的到的了,到底是什么人在传播消息?”

韩幼娘见杨凌神色凝重,不禁问道:“相公,有什么不妥么?”

杨凌不想让她担心,笑着摇摇头道:“哦,没什么,我是想起今日从宫中回来,见到边塞已有许多难民逃难到了京城,他们缺衣少食,虽有户部赈济,恐严冬难捱啊,我想明日带人去设棚施粥,家中可还有米粮衣物么?”

“呀!”韩幼娘惊得支起了身子道:“今年鞑子祸害这般厉害么?幼娘一会儿就去库房看看,准备些粮食衣物,明日我陪你去城外施粥吧,相公还有公事要忙,不能分心太多。”

杨凌忙扯过被子替她盖好,说道:“快躺下,莫着了凉,到时我让高管家负责就好。成姑娘善于调度、文心懂得医术,让她俩时不时去看看就可以,施粥不用你去。”

他揽住幼娘,在她酥胸上轻轻咬了一口,在一声娇吟中轻声道:“你呀,只负责给相公休养好身子,将来生个虎头虎脑地宝贝儿子就行了,可不能太过劳累了。”

次日一早,杨凌先赶到山上。了解与朵颜三卫地联络情形和前方战事进度。

游牧民族将农耕民族视成天经地义的粮仓和劫掠对象,即使双方保持和睦关系的时候,时而交易,时而劫掠也是家常便饭。花当的朵颜三卫生活难以为继时也时常到边关劫掠一番。但他们不敢太过得罪大明,一是注意不杀平民,二是绝不和鞑靼人同时行动。

所以此番鞑靼人攻掠边塞,朵颜三卫立即约束部下闭门不出,与小王子严格保持距离,以免大明错以为他们也参与到鞑靼人的行动中来。

不过这一来杨凌派出的人想和朵颜三卫取得联系就要颇费一番周折了。迄今为止还没有双方取得联系的消息传递回来。

苗逵和保国公朱晖、御使史琳已到了大同,加上原有驻军还有四万多人,九万人马对七万。如今已与鞑靼激战三日,夺回了两座城池,消息传回时大军正与鞑子在花马池苦战。

明军要分出部分兵力守城,而鞑子却没有这个顾忌,因此现在敌我双方兵力相当,正在相持之中。目前还没有败势。

杨凌听了稍稍放心,嘱咐吴杰再另派人手调查正德皇帝非先帝骨血的传闻来源,一有消息马上禀报,然后赶去察看火亚三等人地火枪研制。

杨凌所说的在枪管内加上膛线,利用子弹自转产生离心力从而加速射程的原理,火者亚三一听就懂,不过真正实施起来可就麻烦了。

首先是枪管质量不过关,后来采用了成本极高地精钢。实验报废了几百枝精钢枪管,才大致摸索到了一些头绪,但是那时的工艺加工太过麻烦,这样的枪比包钢刀制作起为成本更高。

而另一组负责研制发射枪火和弹头一体的子弹却取得了极大的进度,改动后的发射装置十分巧妙,而且采用了后填弹。

由于杨凌所说地铁制弹头,弹体没有相应的冲压机床,手工制作十分困难,工匠们改用纸壳承担火药载体,用火石与硫磺混合物充当“炮子”,扣动扳机,打火锤落下,打着炮子,引燃子弹里面的火药,子弹射出。

同时弹头不再使用圆珠形弹丸,而是采用了锥形,上边模仿弓箭加了三棱槽,射程提高近十丈,杀伤力却提高了不止三成。而且射速比起普通地燧发枪又快上几倍,与弓箭射速堪堪相当了。

它的缺点是射程比起弓箭还要近一些,不过准确度虽然差,比起抛射箭头还要强一些,最重要的是杨凌嘱咐他们对火药配比不断测试,已经试制出更好的火药,硝石、硫黄和炭粉按照大约7.5:1.5:1的比例配置,其爆炸效果最好。

这一来爆炸冲力大,产生的硝烟污垢较少,大约连续发射六十至八十发子弹不必擦拭枪管,而一个再好地弓箭手也无力连续射出二十枝利箭,所以双方军队只要接近了,在其他兵种的保护配合下,火枪队的三排轮射将是一场无可抵御的噩梦。

只是这种后装式火枪的闭气问题还没有解决,稳定性差,有时会发出泄了气的臭子儿。杨凌当机立断,立即跑去把研究膛线,已研究的蓝眼睛已经变成了红眼睛、头发一根根都直立了起来,全然忘了上帝是老几的火者亚三也拉进纸壳枪弹和后装枪研制队伍,告诉他先全力研制后装纸壳弹,至于膛线枪是一定要研究地,却不急于一时。

在杨凌想来。其练钢、机床、精密仪器等配套工种还没有达到相应地科技生产力之前,强行发展更先进的枪械是不切实际的,自己又不是万能工程师,既然解决不了,就把它暂且放下。这种技术仍然可以继续研究,相信对于其它工种的发展也会有促进作用,但却不应做为主要研究方向。

杨凌小时候见过一个住在军队大院里的小伙伴儿拿着一柄开了血槽的锋利军刺出来炫耀,杨凌心眼多,拿了一套《封神榜》小人书。一番忽悠,把那小胖子的军刺诳到了手,可惜只把玩了两天。就被小胖子他爹,那个胖营长给要了回去。

如今看到初步成形的火枪,杨凌想起了那造型漂亮,可以放血杀人的军刺,曾提议加把刺刀上去,可是火枪毕竟比长枪杆儿和马刀笨拙,在现代世界双方均持用火枪地情形下简单的几个挑、拨、刺动作可以杀人。在那时冷兵器为主的敌人面前,火枪加军刺纯属扯淡。

杨一清只是持刀做了几个简单地砍杀示范动作,杨凌就打消了念头。决定还是每个火枪配把一腰刀,同时在作战时配备骑兵和护军诸兵种联合作战。

杨凌走到重兵把守的研制院落,站在和煦的阳光里,望着山下的村落,心中稍稍有些遗憾,可惜火者亚三不懂火炮。自己除了知道炮弹和现代子弹差不多的构造,对火炮原理更是一窍不通,否则现在有了威力更大的火药,要是造出杀伤力更大地火炮,战场上一定所向披靡。

他吸了口气,心想:“听火者亚三说他们国家已经研制出了后装火炮,如果能弄来一门研究研究,受些启发。凭这些工匠的巧手一定可以造出更厉害的火器,可惜路途遥远,现在也没听说有佛郎机炮船来到中土骚扰。”

“火炮……”杨凌忽地想起抗日片中日本人使用地那种三条支架的小钢炮,又想到手雷,这些应该是易制造、易携带,威力却比普通火枪要厉害多多的武器。

在鸡鸣驿时他就见过类似现代手雷的装备了,只是造型太大,只能用来自上而下的抛置,而且火药爆炸力不足,无法使用铁制外壳。

现在强力火药有了,如果制造龟甲状易裂开的甜瓜式手雷,配给单兵使用虽然攻城掠寨有些困难,可是野地作战,那种巨大地杀伤力一定可以抵御强悍的蒙古骑兵,而爆炸产生的巨大声浪可以惊吓没有受过现代炮火熏陶的蒙古战马,只要他们人马一乱,骑兵的优势也将荡然无存……

杨凌想到这里,兴冲冲地就想转身回去对火者亚三他们说出自己的构想,可是刚刚走出几步,又觉得他们现在研制纸壳枪弹已经费尽心思,不妨等他们有了成果再给他们一个新的目标。

杨凌停住脚步,背负双手沿着山墙走了几步,忽地瞧见远处吴杰的房门打开,一个青袍书生闪了出来,转身和跟出门来地吴杰说了几句什么,然后拱了拱手径向辕门走去。

杨凌认得那人是男装打扮的成绮韵,不由心中一动,成绮韵自己上山来做什么?杨凌脚下加快几步,从侧路疾追上去,堪堪走至门口,正堵上成绮韵。

成绮韵瞧见杨凌,脸上微微现过一丝惊讶,她迟疑了一下,才上前干笑道:“卑职见过大人。”

杨凌目光一凝,说道:“你……怎么上山来了?雪地山路并不易行,军中又尽是男子……”。

成绮韵慌乱的神色已经消失,她镇静下来,轻轻一笑道:“卑职在府中闲得无聊,瞧见今日阳光甚暖,所以上山走走。忝为内厂二档头,总不能对自己的衙门都一无所知吧?呵呵,呵呵……”。

杨凌笑笑,说道:“这倒是本官疏忽了,都去过哪里了?大档头没陪你到处走走么?可要本官陪你四处看看?”

成绮韵有些受宠若惊,可她一抬头瞧清杨凌带着些谨慎的目光,她攸地想到了什么,清清眉宇间不禁有些着恼。

她咬了咬唇。樱唇起合间露出两排整齐地白玉般的牙齿,忽地娇声道:“多谢大人,卑职只是随处逛逛呢,大人不是要去城外放粮么?卑职脚程慢,先回府中候着您吧”。

成绮韵说罢向他嫣然一笔,水色惹怜,淡妆秀颜,阳光下这一笑眩人二目,竟是久违的妩媚。

杨凌一错神的功夫。成绮韵已眉梢儿一挑,飞快地睨了他一眼,施施然地下山去了。

成绮韵自杨凌身边翩然而过。虽是男儿装扮,却故意以女子步态而行,腰条款款,身段儿袅袅,睨眸一睇间神情动人已极,身形过处。一缕幽香微渡,连杨凌都有些心旌摇摇,大起绮念了!

杨凌愕然望着她的背影。这女人平时看着全然无害,可她若是有心饱勾引,凭她的姿色、风情、心计、手段,能不为所动的,着实没有几个男人,难道已届知命之年的吴杰也禁不住她的诱惑?

杨凌有心去问问吴杰。又觉得有些难以启齿,踌躇半晌,想起那日正德来访,自己持剑恐吓,令成绮韵垂泪相对地情形,终是微微一叹,随在她身后向山下走去。

成绮韵行到坡前眼角微微向回一瞥,看到杨凌缓缓随在身后的身影。她似笑非笑的扭过头来,悠悠地道:“小冤家,人家为了你忙死忙活地,你可倒好,不体谅也罢了,还要疑心人家勾三搭四,哼!你欠我的,早晚……早晚有一天要你都还给我。”

她恨恨地踢飞了一粒石子,却脚下一滑跌坐在地上,成绮韵恨恨地拍了拍地面,可是那冰雪触手生寒,赶忙的又缩了回来,就在这时,杨凌已走到身边,含笑伸出了手。

成绮韵瞥了他一眼,赌气地别过头去,道:“大人不是怀疑我勾引吴老头么?怎么不去问个明白?”

杨凌呵呵笑道:“怪不得我,谁叫你当初……,呵,不过我想通了,你不会的,以姑娘的才情眼界儿,怎么会做出这种事?”

成绮韵攸地扭回头来,惊喜地看了他一眼,一时心怀激荡,只觉有了杨凌这番话,自己所有的心血和付出都值得了。

她碎玉微错,心舞翩跹,欣然向杨凌伸出了一只手,杨凌握住她软绵绵地小手,将她提了起来,不合时宜地又接了一句:“姑娘若是有心攀附,当日在皇上面前就不会那般循规蹈矩了,所以姑娘你就算想勾引也不会勾引吴老,抱歉抱歉”。

成绮韵一听气就不打一出来,她使劲甩开杨凌的手,怒道:“你……你……你……你故意的是不是?我就这般功利么?一定要有好处才肯去真心待人家?”

她恨恨地转身行去,可是脚下走得急了,那对鹿皮暖绒靴子一滑,又是一跤跌坐在地上,一块石头正硌在屁股上,疼得她泪花儿都溢了出来。

杨凌眸中带着隐隐地笑意走过去,成绮韵瞧见他眼中笑意,一时悲从中来,气苦地道:“我要回家,我要回南方,你和我过不去,连这雪都欺负我”。

杨凌笑吟吟地拉起她道:“山路本来就滑,我上山时还跌过一跤呢,何必迁怒与人?来,我拉着你下山好了,呃……反正一路闲着没事,你不妨说说,到底找吴老做什么?”

成绮韵刚刚被他扯起来,听了他的话忍不住噗哧一笑,颊上一个浅浅的笑涡儿一闪而没,随即已飞快地敛起笑容,板起俏脸斜睨着他道:“不说,反正我在你眼里旁的不会干,不是想勾引小孩子就是想勾引老头子,你有招使去,说不定长剑一架在颈上,该说的不该说的我全都招了。”

成绮韵地纱帽儿有点歪了,头发露了出来,风儿吹过,偶尔有一丝拂到杨凌面上,痒痒的,很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