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百七十一章 暗起杀机

月关2016年08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韩幼娘目送欧阳夫人的轿子拐过了一丛篱笆墙,正要和高文心返回院内,那丛篱笆后面一白一红两匹骏马疾驰了出来来。

那条小径并不算宽,想是为躲避严家娘子,两匹马走在路边积雪中,奔行又急,窄径前方就是一条蜿蜒的小溪,如今已冻结成冰,只见马上骑士勒缰提臀,两匹健马人立而起,凌空一个近九十度的转身,折了过来。

韩幼娘昔日只在鸡鸣见马怜儿有过这样高明的骑士,此时瞧了不禁眼前一亮,白马上一个体态娇娆的俊俏女子,乌云压鬓、粉面桃腮,旁边红马上却是一条魁梧的葛黄袍大汉。

高文心对韩幼娘悄声道:“妹妹,是咱家的客人”。

韩幼娘嗯了一声,两匹马已驰到面前,马上男子哈哈大笑道:“高姑娘,又见面了!”说着也不扶马鞍,一偏腿儿从马上跃了下来,身手极是矫健。

红衣女子微微一笑,按着马鞍也轻盈落地,上前两步拱手笑道:“高神医,我夫妻夫人特来拜谢高神医和杨大人援手救命之恩。”

高文心忙道:“这位便是杨夫人”。杨虎夫妻闻言忙双双抱拳施礼,韩幼娘已简约听过他们的事,自进京来见的都是官场中人,这对夫妻的豪爽大方甚合她的脾胃,韩幼娘忙欣然迎上前道:“杨大哥、杨夫人,我家相公办差尚未归来,幼娘早听过二位的大名了。快请进内”。

杨虎夫妻没想到一位诰命夫人说话如此爽朗,意外之余又觉亲切,四人进了院子,正好玉堂春和雪里梅正迎上来,后边跟着如丧考妣的伍汉超。

杨虎一路带着杨泉、伍汉超等人进京时,伍汉超时晕时醒。彼此也算相熟,杨虎见了他扑上去照着肩头便是一拳,哈哈笑道:“伍老弟,你也好了?”

他练的是外门功夫,一双铁掌可以开碑碎石。这一拳捣出力气甚大,可是伍汉超反应极快,拳力刚及肩头,他身形微微一矮,肩膀一塌。已卸去杨虎大半力道。

杨虎只觉一拳打空。就像击中悬在空中的一块布片,空荡荡的浑不着力,微微一呆的功夫一股软绵绵的劲道一弹,那拳已贴着伍文超肩头滑了过去,伍文超没事儿一般站在那儿,只是苦笑道:“杨兄轻些,兄弟还没好利索呢。”

崔莺儿没同妖道李福达照过面,但李福达有三个儿子,大仁、大义、大礼。这三个人现在还只是二十上下地青年,崔莺儿去年在霸州和李大义交过手,二人武艺不相上下。

崔莺儿自视甚高,不相信这个书生竟能伤得了李大义的老子,来时曾授意丈夫探探他的武功深浅。所谓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如今试了伍汉超一招,崔莺儿已看出这书生的功夫确实了得。就是自己也未必是他对手。

崔莺儿俏目一翻,白了杨虎一眼,嗔道:“总是粗手粗脚,这位伍兄弟伤势未好,你莫要再伤了人家”,说着她笑盈盈地迎向雪里梅和玉堂春,一手牵住一个,赞道:“杨夫人端庄大方,两位妹妹也是人间绝色,叫姐姐看了好生羡慕呢”。

玉堂春面如满月,眼似秋波,明眸皓齿顾盼之间,自有一股风流韵致。因为明日就是腊月二十三,该扫房祭灶了,这是杨凌成家后过的第一个正式地年节,在幼娘关照下,阖府上下都十分重视。

玉堂春穿了件喜庆的桃红色百褶长裙,外置着浅蓝色的格状比甲,头上用一根白玉簪定住如云的秀发,窈窕修长的身段儿,盈盈一握地腰,娇滴滴地确实在群女之中丽色最胜。

雪里梅穿一件织金绿丝袄,系一条结彩鹅黄锦绣裙,樱桃小口,齿白唇红,虽显得娇小稚嫩一些,也是个活色生香的小美人。

两人还不知红娘子身份,但是崔莺儿本来就是杏眼桃腮,美的如同一团烈焰,她能如此不吝赞美,二女不由心花怒放,忙含笑向她见礼。

这些女子凑在一块儿,这个夸那个发型挽得好,那个夸这个衣裳搭配的妙,家长里短聊的不亦乐乎,倒把杨虎和伍汉超撇在了一边,两个人相视苦笑,只好慢慢随在后边,一同进了中堂。

高管家见来了客人,早吩咐家仆女婢端上香茗瓜子,众人便在堂上闲聊,这边正说着话,门外一声马嘶,片刻功夫杨凌披着大氅,领着两个番子“腾腾腾”地走进院里,老远就大声叫道:“管家,成姑娘在家里么?”

高管家连忙推门儿迎了出去,小声道:“老爷,府上来了客人,夫人正在待客呢”。

杨凌一怔,问道:“是谁来了?”说话间他一抬眼,只见韩幼娘和杨虎夫妻闻声已走到门口,杨凌连忙敛了焦灼之色,换上一副笑脸道:“原来是杨兄、杨夫人,失迎失迎”。

雪里梅“咭儿”一声笑,悄悄贴在玉堂春耳边道:“这个是杨夫人,那个也是杨夫人,闭上眼睛一听,还以为叫的是自己夫人”。

玉堂春听了脸上也忍不住露出微笑,她生怕被人听见,悄悄掐了一把这个调皮的妹子,雪里梅正在偷笑,忽觉臀尖上一痒,扭头瞧瞧,却被发现东西,不禁有些诧异。

杨虎和伍汉超却都看到了崔莺儿的动作,她头也未回,只是屈指一弹,一粒石子儿向后射出,划了个弧儿,准确无误地击中了雪里梅的屁股,两人互视一眼,再次心照不宣地别过了头。

杨凌从宫中回来。恰好在村口碰到高员外的管家,高员外便是本地七座皇庄六大地主之一,杨凌便下马与他攀谈了一番。

他不欲扰民,事实上就算以他地权势想强占这些地主乡绅土地也断无可能,可是小年之后就是立春,想在京师附近广种新作物。产出一批良种,培育一班熟悉新作物耕作的家夫,让朝中百官在事实面前低头,可是手头没有足够的土地,这一切都是空谈。

杨凌试探着向这位老管家探谒向高员外租买土地的可能,想不到那老管家听了反而惊讶莫名。从他口中杨凌才知道,如今周遭六位员外除了李继孟家,其余六位的土地尽归成绮韵所有,这事儿是位姓成的公子和高老爷谈地。连那老管家也不知详情。

杨凌和成绮韵两个多月的相处。早知道这位成姑娘任性自傲,行事只问好恶、不分正邪,杨凌的实际年龄比成绮韵还大着两岁,她对自己邀宠献媚的心思哪能看不出来。

平时他只是装傻充愣罢了,如今听了这消息不知成绮韵如何不择手段巧取豪夺,让这六位豪绅乖乖交出了土地,居然迄今不敢声张,所以急急赶回府来想问个明白。

他未想到杨福夫妻竟在此时来访。只好放下心事先招待两位客人。男主人回了家,女人们就不好在旁边了,韩幼娘陪着崔莺儿,莺莺燕燕的一群人径往后宅去了,杨凌陪着杨虎、伍汉超在中堂聊天。

三人闲聊一阵,渐渐扯到武学上边,伍汉超和杨虎一边说着那日和老道动手过招地经历,一边在堂上比划。聊得性起,二人便想比试一番。

前厅有树木花圃,不适动手,杨凌也极想瞧瞧这些真正的武林高手交手时是什么模样,便起身笑道:“二位,在下后院场地宽阔,既然你们想比试一番,咱们便去那里吧,呵呵,只是二位伤势刚好,咱们可要点到为止呀。”

三个人说说笑笑,来到后院直接来到后院天井,杨凌见左侧进去就是成绮韵寄住的内书房,便对高管家道:“二位,拙荆也是好武的人,呵呵,我让她们也来开开眼界。管家,你先陪着两位贵客去后园儿”。

杨凌告了罪,急忙拐进内书房,一撩门帘儿,只见成绮韵螓首佩侧端坐椅上,素手拈着狼毫正在浅云色的薛涛笺上写着什么。瞧见杨凌进来,成绮韵有些讶然,又有些喜悦,她浅浅一笑,将笔搁下,盈盈起立绕过书案道:“大人,今日怎么有暇来看我?”

杨凌见她穿着淡青色地家常裙裾,外置湖水绿地比甲,一身素净,秀雅清丽。可是她的裙裾裁剪得体,比甲轻软柔顺地衬出跌宕起伏的腰臀曲线,体态曼妙绝伦。

杨凌不期然想起她初来杨府那日小蛮腰系金铃,如水之肤、如蛇之骨的妖娆,火气稍稍降了些,他沉住气慢慢踱过去,坐在椅上道:“我问你,七座皇庄十之**的土地如今都已落在你的名下了?我怎么不知道?”

成绮韵愕然,双眸微微瞪大了些,然后才嗤地一笑,嫣然道:“大人公务繁忙嘛,这点小事自然有卑职效劳咯,你知道了也好,要不然我今儿也打算告诉你的,过了大年就该早作准备了,耕牛啦、粮种啦、农具啦,还有安抚佃户的事,筹备的事情也不少呢”。

杨凌皱起眉头道:“我不是问这个,我是问你是怎么让那些地主出让土地地?”

成绮韵低眉顺眼的,樱唇边笑意却似隐还现,她悄悄瞄了杨凌一眼,俏笑道:“大人猜不出了吧?嘻嘻,有内厂这块金字招牌,卑职……”。

杨凌听到这儿心里咯噔一下,忍不住一拍桌子,怒道:“果然不出我所料,你……你用内厂恐吓威逼,你当内厂是东厂锦衣卫那般货色么?”

他气得脸色发青,拂袖起身道:“幸好本官知道的早,不然几日之后御使言官们纷纷上奏弹劾,本官掌官皇庄不足一年,就将土地圈占一空,这罪名如何摆脱得了?马上把田给我退了。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成绮韵怔在那儿,双手在袖中微微颤抖,带得衣袖也簌簌起来,那双明媚的眼睛眨了几下,一股水雾迅速地氤氲起来,她一步步走到桌旁。盯了杨凌良久,忽然点着头惨然笑道:“好,好,原来你是这样看我的”。

她哆哆嗦嗦地伸出一只手,从桌上拈起一叠纸笺。缓缓伸到杨凌面前,五指张开,那叠纸笺凄然滑落。

杨凌愕然拈起那叠纸来,放在最上边一张赫然是本庄高员外出售田地地契约文书,上边有双方的签名和指印和保长、乡绅的证明。言明高员外将名下八百三十亩地以九千两地价格售于她,立据日期是弘治十八年腊月初一。

这个价格甚是公道,而且比市价还高一些,但杨凌知道就算价格再高几倍,这些乡绅地主除非生活难以为继也是决不会出售地产的,他翻过这一张,一瞧下一张不由也愣住了,下一章同样一堆的指印儿,可那契约却是成绮韵卖地地文书。

上边指明成绮韵将这八百三十亩土地以七千五百两的价格卖与高员外,杨凌瞧得莫名其妙。待看了日期才恍然大悟,那上面写的是正德元年腊月初一。

敢情成绮韵以厚利相诱,给几位大地主签了这张远期支票,这些田地一年纯收入不过一千两,现在不用操什么心,旱涝保收的白得了一千五百两银子,有文书在手,转过年就能把地再收回来。这种好事傻瓜才会不答应。

杨凌急忙站了起来,瞧见她扁着嘴儿,委委曲曲的像个小孩子似地模样,心中又是歉疚,又有些好笑,他顿了顿脚,叹道:“你……你早告诉我不就得了嘛,何必遮遮掩掩的”。

成绮韵委曲地道:“主意是人家想的,可人家也拿不准他们会不会答应,怎么就先告诉你了?如果不做地主,那些农民佃户就不好安抚,人家自己掏银子给你办事……自投奔到你门下,力也为你出了,命也为你卖了,可曾做过一件对不起你的事,怎么就把人家想的这么不堪?”

成绮韵越说越伤心,两行清泪沿着她滑如凝脂地脸颊一滴滴落下,滴滴嗒嗒打在那张写了一半地薛涛笺上,顿时濡湿了墨迹。

杨凌只觉浑身燥热,局促地道:“这……这……是是是,是我错了,我给你赔不是,哎呀,你怎么一见我就哭啊!”

成绮韵接口道:“还不是你害的?”这句话出口,稍嫌暧昧了点儿,她颊上不禁一热。

杨凌不敢看她楚楚可怜的模样,眼神微垂,瞧见那张打湿的纸笺上字儿有点眼熟,忍不住将它转了过来,泪水打湿了几行字,已将墨迹晕开,左上边两行还看的清楚,那手优美纤秀的小字写的是“君似明月我是雾,雾随月隐空留露,只缘感君……”

杨凌只看到这儿,已被成绮韵一把夺了过去团在手中,涨红了脸蛋嗔道:“没见过你这样的大人,哪有……哪有这样随便看人家东西的”。

她长到这么大还是头一次动了真情,偏偏又被杨凌看到,一时羞不可抑,俏脸赤如丹霞,还要硬撑着嘴硬,杨凌倒宁愿自己没有看到,正尴尬地不知说什么好,屋外脚步声响,韩幼娘地声音唤道:“相公、成姑娘”。

杨凌怕她看到成绮韵流泪模样,连忙返身迎了出去,只见韩幼娘带着高文心走过来,喜道:“相公,你在这里,杨大哥和伍公子要比试武艺,成姑娘也想瞧瞧么?”

她走近了挽住杨凌手臂,悄声说道:“相公,伍公子的武功很是了得,你任内厂总督,手下都是舞枪弄棒的好汉,回头找个机会拜他为师学上一学吧,既可防身又可健体。”

杨凌笑道:“你呀,有好处都想往相公身上揽,武林中人大多秘技自珍?开了口人家不教岂不丢人现眼?”

身后一个声音轻笑道:“大人,该是武当巴不得有你这么个弟子才对。武当是大明皇室的家庙,掌教真人在朝廷任着六品提点。一向是由司礼监负责提督江西龙虎山、湖北武当山,山东玉皇观的一切事务,你若开口,还怕武当掌教不拼命地巴结?”

成绮韵说着已姗姗而至,敛手在腰向韩幼娘盈盈一礼,说道:“见过夫人。方才与大人商议开春换耕新种地事,误了大家的雅兴了”。

杨凌瞧了一眼,成绮韵方才还泪眼迷离,这片刻地功夫清水脸蛋儿娇嫩无瑕、吹弹得破,双眼澄澈如一泓秋水。浅浅带笑的模样哪有一丝哭过的痕迹,这份镇静做作地功夫直令杨凌都怀疑方才是不是看花了眼。

四个人回到院中,杨虎、伍汉超、红娘子崔莺儿和玉儿、雪儿以及家人都在院中候着,一群人来到后院,看他二人较量武艺。

杨凌只道能看到像电影中所见的高来高去神武不凡的场面,想不到真正交起手来。招工动作根本没什么好看,两个人更是绝少跃离地面。杨虎身材魁梧,一身外家功夫出神入化,拳脚虎虎生风,杨凌这外行看得还有点热闹,可那伍汉超似乎软趴趴的,杨凌瞧了会儿就没了兴致。

韩幼娘和崔莺儿却瞧的双眼瞬也不瞬,韩幼娘紧盯着杨虎的拳脚动作,嘴唇翕动。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崔莺儿练的也是内家拳脚,对出自内家功夫的泰山北斗武当门人一招一式也特别在意。

场上打的热火朝天,杨凌却在东张西望,他瞧见远处暖窖中钻出个人来,忙离开人群两步,向那人招了招手。

那老汉是从本地雇佣照料学习种植马铃薯、蕃薯、玉米等作物地一个庄稼汉,他提着个筐正想盛些沤地干肥回去。瞧见杨凌唤他,忙摞下筐赶忙的走了过来。

杨凌笑问道:“老刘,这两天忙,我都没顾得上进窖瞧瞧,那些秧苗培植的怎么样了?可别招了虫害”。

老刘呵呵笑道:“老爷您放心,我们都尽着小内呐,把那些种苗照顾的跟宝贝疙瘩似的,那些蕃椒已经见红了,照老爷吩咐,搬到可以直见阳光的地方了,还有那个那个西红的柿子,已经开了花了”。

杨凌听的喜上眉梢,这时身后两声娇脆的叫好声,杨凌扭头一看,只见杨福黄脸微赧,正抱拳向伍汉超说着什么,然后两人把臂走来,看样子杨福是输了。

韩幼娘这时才看到相公跑到一边和老农聊天去了,她跟过来又好气又好笑地道:“相公一直说想找个名师学学武艺,杨大哥和伍公子都是第一等地高手,这样精彩的比试你却跑到一边去了”。

韩幼娘是有意说给伍汉超听的,杨凌笑道:“可惜我是个门外汉,看了半天也看不芯片甚么,所以就跑来照料自己的庄稼啦,哈哈哈……”。

红娘子诧异地道:“庄稼?庄稼在哪里?大人……你这样的身份,还用在意地里一些收成么?”

韩幼娘解释道:“杨夫人,我相公寻到几样从西洋流入的庄稼,那种马铃薯、红薯亩产数倍于现在的庄稼,还有一种玉米,株产千种,耐旱而瘠,相公说要推而广之,那时天下就不会饿死那么多百姓了”。

她说着爱慕地望了杨凌一眼,崔莺儿与杨虎愕然对望一眼,杨虎受官府欺压剥削,生活难以为继,才愤而进入绿林,崔莺儿自爷爷那一辈儿就因饱受苛捐杂税之苦而举家迁入深山,占山为王,做了绿林大盗。

两个人可说对做官的全无一丝好感,杨凌是多大地官儿?若说他沽名钓誉,赈济一下灾民、处理几个贪墨小吏,效果既直接又明显,用得着这么费劲儿么?杨凌笑了笑道:“这几日忙着边关战事,一直未顾上去看看这些作物,杨某心中真是有些挂念了。如果顺利的话,明年这种高产庄稼就可以在大明天下推广,三位可愿先去瞧瞧?呵呵,请!”

杨凌带着几人来到暖窖,将种种作物一一介绍给他们,和那南洋归来的老农你一句我一句向他们讲述这些庄稼的特点。

杨凌知道这时的庄稼娇贵的很,旱了涝了、虫害重了收成都大受影响,要是风调雨顺的话辛苦一年一亩打出三四百斤粮食就算是一等的良田了。

而蕃薯,马铃薯自南而北皆宜种植,亩产至少两千斤,南方甚至可以一年三种,玉米不争良田,产量也远胜原有作物,想想这些庄稼将来可以救活无数的灾民,杨凌抚着那些青青的秧苗,心中也充满了成就感。

崔莺儿听杨凌侃侃而谈叙及的那副丰收景象,一双明亮的眸子悄悄的注视着他,心中充满了好奇:这个官儿和她印象中的官员大不相同,他肯为百姓着想,读书人都将耕作视作下贱的事,他却好像十分热衷于农事。

崔莺儿脑海中有关杨凌的种种传闻交织在一起,高高在上的天子宠臣,冷血嗜杀一夜之间铲除东厂的内厂督主、痴情重义为了爱妻敢抗圣旨的痴书生、威风凛凛大败倭寇的将军,和眼前这个谈起庄稼眉飞色舞,全无一点官威的公子实在无法联系在一起。

她望着棚子种着的从未见过的各种作物,心想:“这个人,真的有能力救天下百姓么?这些奇怪的庄稼,可以在每年洪涝灾害时救下许多饥贫交加的百姓?”

她没有读过书,从小就在强盗窝里长大,却最是懂得人心,她看得出,杨凌说的是真心自豪感,却很怀疑这些庄稼的作用。

天下人为富者不仁、为官者不廉、纵然处处粮食丰收,还不是落在那些贪官污吏手中?家乡那些百姓衣食无着,被官府强迫养马,又诸般刁难,多少百姓家破人亡,他能救得了这么穷苦人么?

不过……,崔莺儿看了杨凌一眼,微微一笑,心道:“这位杨公子倒是个好人,是一个好官,等我们杀了狗皇帝,起兵夺了天下,倒可以给他个大官儿做”。

杨虎在一旁听得却暗暗心惊,他现在已经积蓄了相当的财力、人才,只待时机一至就起兵造反,夺取天下,他坚信各地衣食无着,饱受欺压的百姓们,只要他登高一呼,定会风起响应,起码在家乡霸州一带就能拉起上万人的队伍。

可他本是军中一个小校,就是因为屯田被将官吞并,日子实在过不下去才制造绿林,他深知那些百姓们如果有了一条活路,能够吃饭肚子,恐怕就很难拉得动,再不能让他们跟着自己打天下了。

杨虎最初对于大明朝廷的憎恨要简单的多,他想推翻大明,重建一个清廉爱民的官府。但是随着他的潜势力越来越大,个人的野心和贪欲也渐渐膨胀起来。如今他想要造反,更多的是为了自己做皇帝、自己坐拥天下,这个贪婪的念头已经渐渐取代了当初想为天下百姓争取活路的愿望。

“不能让他成功!”杨虎心中杀机一现,凌厉的目光投注到杨凌身上,心中暗道:“这个狗官,一定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