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百七十二章 严阵以待

月关2016年08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杨凌指着蕃茄秧,正在比划着果实的形状、绘声绘色的描述着它的颜色、味道,引得雪里梅、玉堂春两个小妮子馋涎欲滴,韩幼娘、崔莺儿等人也听的津津有味。

杨虎唇边飞快闪过的一丝狞笑和眼中的杀意,没有瞒过站在边上,状似悠闲地把玩着几片蕃薯秧的成绮韵,她不着痕迹地靠近杨凌笑道:“大人,夫人有孕在身,这里气闷的很,咱们还是回去吧”。

杨凌说道:“啊,一时说的兴奋,我倒忘记了,呵呵,走吧,咱们上去”,他体贴地挽住幼娘,一边向外走一边道:

“杨兄和夫人既是马帮首领,走南闯北的一定还有机会再来京城,等明年秋天你们再来京师,就可以看到堆成山的蕃薯、马铃薯、看到金灿灿的玉米穗子,等到后年,这些东西就可以在大明处处种植。

百姓苦啊,不过这么大的大明天下,几千万黎民百姓,想要丰衣足食换了任何人也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办到的,这些作物比原来高产数倍,可以使许多百姓免于饥饿”。

他想起内厂利用车马行已在天下各地广造声势,散布消息说朝廷有意解除海禁,准许百姓对外通商,看杨福夫妻有能力购粮赈灾,他的马帮势力必定不小,也是一个可以争取拢络的人,便道:

“杨兄的马帮专门帮大商人运送盐粮货物吧?现在有些大臣正准备向朝廷建议解除海禁,靖清海疆,到那时海外通商,大明各地的货物运输必定更为繁盛,杨兄的生意也可以财源滚滚了”。

杨虎听了心中杀意更盛,不过他当然不会蠢地现在动手,杨虎一边虚应其事地笑答着,一边暗暗打量这暖窖环境,伍汉超在一旁说道:“原来此事不是空穴来风,小可下山后就不断听到各地传扬这个消息,看来大明禁海百余年,终于要开放海疆了”。

几人拾阶而上,伍汉超又道:“大人身在朝廷,消息自然比我等灵通的多。不过听大人口气,有意进谏朝廷开放海疆的大人们,可是想一举解除海禁,处处开设通商口岸?”

杨凌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问道:“若是反对者不众,自然要一劳永逸。那样不好么?伍兄有何高见?”

伍汉超想了想道:“小可愚见,欲速则不达。如今海匪犹在猖獗。开放海禁,先要铲除海盗,可是就是那些占山为王的山贼。想要巢除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何况在无边无垠的大海上?而且大明水师也不擅海战,总得练一支精兵方可,这可不能一躇而就。

况且大明如今只有一处口岸接待朝贡的各国使臣,如果沿海一夜之间尽皆开放,各处市舶司匆匆设立,没有懂得海治的干吏能员,没有成例地规矩律条,一见有利可图。各地的豪绅士族必定纷纷插手,吏治一量败坏,百姓受苦,外商避逸,再好的国策也成了害民的酷法。

小可以为,治小国如烹小鲜,纵是有利于民的事,若这火侯急了。好好的一盘菜也要烧焦了,倒不如先开放三两处口岸,这样朝廷也利于监管,同时扫荡海上群盗。

待到海匪不能大股为害时,朝廷也有了海市通商地经验,又有当地税司和百姓获益的事实,各地必定全力响应,那时便可一鼓作气,全面解禁”。

他说完了见杨凌停住脚步,瞧着他怔怔发愣,不觉也停下了步子,讪然道:“小可……小可蠢见,一时心有所思便说出来了,言语颇为幼稚,让大人见笑了”。

杨凌欣然摇头道:“不然不然,伍兄游历天下,行万里路胜读万卷书,这番话甚有见地,令杨某钦佩不已。令尊大人是朝廷员,伍兄学得一身文武艺,想来也不愿埋没于草莽之间吧?不知可愿留在京师为朝廷效力?”

伍汉超一听喜形于色,连忙应道:“小可游历天下,也是想增长阅历,有朝一日报效朝廷、建功立业,大人若觉得小可还堪造就,汉超自愿追附骥尾”。

要知道明朝重文不重武,直至天顺八年才颁布《武举法》可是当年报名参加武举科考地竟连在一个也没有。成化四年第二次武举科考,也只取中两人。

弘治皇帝擅于文治,却疏于武功,因见武备松驰,于弘治十七年将武举循八股科考例,正式定为三年一考,不过弘治十七年取中四十名武进士,其中只有一个许泰短短两年时间高升至参将,其他的大多不受重用。

明年是正德元年,伍汉超本想通过武举大会谋个官职,如果杨凌肯赏识重用他,那自然是条捷径。杨凌见他应允,心中也甚是高兴,一行人出了暖窖,杨虎暗暗记下杨府院落地形,然后便向杨凌致谢告辞。

杨凌和幼娘将杨虎夫妻送出大门,正想拉着伍汉超去书房好好聊聊,却见成绮韵站在众人后边向他使个眼色,嘴角歪了歪。杨凌一怔,不动声色地向伍汉超笑道:“伍兄好好休息吧,杨某约了内厂几位同僚明日过府赴宴,到时请伍兄出席,向他们引荐一下”。

伍汉超虽尚未正式踏足官场,方才一番对答便已算是半个朝廷中人了,忙拱手道:“是,在下悉听大人吩咐”。

杨凌和一众女眷到了后宅,成绮韵细腰轻折,敛衽一福,向杨凌和韩幼娘说了两句,款款走到花厅边,拾帘举步时一双妙目飞快地回眸扫了一眼,这才轻盈袅娜地去了。

杨凌也起身道:“成档头已将周围村庄的土地都盘了下来,饭时尚早,我去和她再商议一下农耕地各项筹备工作”。

他看了一眼高文心。笑道:“文心莫要回去了,晚上在这儿用餐吧”,说着对小丫头云儿道:“去,知会文兰一声”。

漫说韩高二人义结金兰,情是姐妹,单是高文心治好了杨凌的病症,让自己怀上相公骨肉,韩幼娘就已铭感于内。她不想冷落了高文心,忙拉住她手笑道:“相公去忙,我和姐姐回房叙话”。

杨凌点点头,举步来到成绮韵房中,一进书房便长长一揖道:“在下误会了姑娘,是在下地错。向姑娘赔不是,大人不记小人过,你就不要放在心上了吧”。

成绮韵瞧他装出的可怜巴巴模样,忍不住噗哧一笑,纵然心中还有些幽怨。这时也烟消云散了,她白了杨凌一眼道:“大人这般低声下气的,小女子哪敢把您的不是记在心上?”

杨凌就势起身,故意长出口气道:“那我就放心了,还以为姑娘把我唤来要兴师问罪呢”。

成绮韵似嗔还喜的哼了一声,随即脸色却凝重了起来,轻声道:“大人可知杨福夫妻的底细?”

杨凌听她弦外有音,不禁疑惑道:“这对夫妻武艺甚高,柳千户曾对那位杨夫人的身份生了疑心。怎么成姑娘也怀疑他们不是马帮的么?”

成绮韵轻轻摇摇头道:“是,他们是马帮地,天下马帮以甘陕最多,但北方马帮最大地一支就是他们夫妻”。

杨凌松了口气,笑道:“这就是了,马帮行走江湖,帮人押运货物,一身兼着车马行和镖局子两个身份。自然要有一身好武艺的”。

成绮韵好整以暇地坐下,轻笑道:“是,所以在这一点上是没有问题的,大人若是现在派人去查他们身边,户藉、路引,仍是一点问题没有,不过卑职恰好知道他们另一个身份”。

杨凌目光一凝,也在对面坐下,问道:“甚么身份?”

成绮韵一字字道:“江、洋、大、盗!”

杨凌瞧了她一眼,喃喃道:“奇怪,好像天下的事没有你不知道的,连官府的人都不知道他们地身份,你倒知道了?”

成绮韵欣赏着他地表情,可不敢说出自己知道消息地来龙去脉。这个男人什么都好,就是有点儿小心眼,若让他知道自己有事瞒着他,以后岂不更不信任自己了?

成绮韵嫣然笑道:“黑白两道势同水火,这个天下本来就是一些人生活在明处,一些人生活在暗处,大人高居庙堂之上,当然不知道这些三教九流的事。

卑职也不认得他们模样,只是卑职知道有这么一对夫妻,二人明以马帮为业,暗中是绿林大盗,而且正在各地奔走联络,试图谋反,丈夫姓杨、妻子姓崔,身具一身惊天艺业,年龄也与他们相当。若换了是大人你,是否还会把他们看作良民百姓?”

杨凌目光闪动,盯着成绮韵久久不发一言。成绮韵又道:“方才在暖窖中大人夸耀那些作物时,卑职瞧见那位杨福目视大人面露杀气,卑职自信这份眼力还是有的,决不会看错。”

杨凌沉吟道:“本官和杨夫人相遇纯属偶然,杨泉叔倒来京师寻我也是临时起意,杨福断不会早有准备,想藉他们接近我。江洋大盗意图谋反,就该离朝廷远一些,如果你所料不错,他们夫妻到京师来做什么?”

成绮韵给他一个白眼儿道:“卑职又不是活神仙,我怎么知道?我想他们也不会疯掉了,以为进京杀了皇上就能坐天下了,况且紫禁城任他武功再高又怎闯得进去?他们来到京城做什么卑职猜不出,不过在暖窖时那个杨福对大人突起杀意是断断不会错地。”

她蹙起妩媚的眉尖儿,把玩着笔管,轻轻自语道:“如果我是正在筹谋造反的大盗杨虎,有机会结识大人那是一定要着意攀交的,你是朝廷大员,从你那儿多多了解朝中大事,对我的大业必然有所帮助。”

她丢下毛笔。站起身来背负双手在房中缓缓踱步,俨然把自己代入了试图造反的杨虎,苦苦思索道:“可是我本来为了攀交于你才进入杨府,何以突起杀机?你又没调戏我娘子……”。

杨凌听到后一句不禁又好气又好笑,正想接嘴,成绮韵忽地眸子一亮,拍手道:“我想到了,我想到了。如果是我,也要杀你!”

杨凌吓了一跳,忙问道:“杀我?什么理由?”

成绮韵眸子熠熠放光,兴奋地看着他道:“那些庄稼,你说过一旦广而种之,可以让许多百姓免于饥寒交迫!”

她一脸‘阴险’地笑道:“要夺天下先要夺民心。如果百姓能填饱肚子,谁还肯跟着我造反?换做是我。一不做二不休,不但要杀了你,还要毁了那些庄稼。以绝后患!”

她说到这儿目光与杨凌一碰,两个人都定在那儿,过了半晌成绮韵才从兴奋清醒过来,脸蛋儿一热,窘态可掬地道:“我……我是说杨虎要杀你,又不是我想杀你”。

杨凌缓缓起身,悠悠吐出一口长气,转身向外便走,成绮韵慌道:“大人……要去哪里?”

杨凌停住脚步。说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刚刚对他们说过,过了大年就叫人带着粮种奔赴各地,如果他们真是你说地那对雌雄大盗,要动手也就是这两天的事了。我叫人上山召柳彪、杨一清下来,你在这里等我”。

杨虎和崔莺儿并辔而行、信马游缰,各自想着心事。出了村子快拐上官路时。崔莺儿忽然对杨虎道:“虎哥……”。

杨虎目光闪烁,不知正想着甚么,一时没有反应,崔莺儿手腕一抖,马鞭在空中“啪”地一声响,叫道:“杨虎!”

杨虎愣怔了一下,回首道:“嗯?哦……什么事?”

崔莺儿踢了踢马腹,将马趋近了些,对他说道:“你主U……如果真如这位杨大人所说的,可以让百姓都吃饱肚子,再惩治那些不法官吏,开海通商,真地能国富民强么?”

杨虎冷笑道:“大明官员的苦你还没有吃够?老爷子为什么占山为王?还不是被朝廷逼的?他们肯为百姓做好事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想让百姓过上好日子,就得推番这个朝廷,再造一个天下!”

崔莺儿蹙着眉儿轻轻一叹道:“我忽然觉得我们好像想的太简单了,就算让你坐了龙廷,百姓就一定有饭吃有衣穿么?你看看他们方才说的话,朝廷要解禁通商,明明是件好事,也不能急着去做,他们是读书人,说地一定有他们的道理,你我打打杀杀的还在行,治理天下真地那么简单?”

杨虎豪气干云地道:“有甚么难的?打了天下,自然有读书人来投靠我们,朱元璋一个小沙弥,一个放牛娃还不是坐了天下?呵呵,等着吧,为夫准备的也差不多了,只待时机一到便揭竿而起,那时我坐龙廷,你便是我地大脚皇后”。

崔莺儿柳眉一挑,马鞭唿地扬起,却轻轻落在他肩上,嗔笑道:“胡说什么呀你,人家的脚很大么?”

杨虎哈哈大笑,见崔莺儿晏笑盈盈地并无怒意,趁机说道:“莺儿,回去之后我便召集人手,你我夫妻今晚便动手……”,他压低嗓门,手掌狠狠向下一切道:“你缠住那个姓伍的,我带人杀了杨凌一家,捣毁那个暖窖”。

崔莺儿吃了一惊,一双美眸惊诧地瞪圆了道:“你说甚么?我看那个杨凌倒是个好官儿,杀了他做甚么?”

杨虎道:“我的娘子,我们举事在即,如果那个杨凌搞地甚么西洋庄稼真的高产丰收,肯跟着咱们玩命地势必要减少大半,你还能当上母仪天下的皇后么?”

崔莺儿又惊又怒地道:“你在说什么呀。咱们想造反是为了甚么?如果他真的能让咱们家乡的百姓吃饱肚子,为什么还要反?咱们不都是被那些不拿百姓当人的官儿们给逼上山的么?如果那庄稼真是好东西,咱们怎么能去干对不起庄户人的事?”

杨虎见状忙陪笑改口道:“我看他是信口开河,那些东西哪有这么大作用?岂能让他蛊惑人心坏了咱们地大事?”

崔莺儿不以为然地道:“那有甚么?他说地是不是真的,不用一年光景便见分晓”。

杨虎道:“可是我们这次进京,如果大事可成,不用一年就要起兵了,再说……丈人把一生积蓄都拿了出来招兵买马。咱们不能让老人家失望啊,要是早成大事,让老人家当上国丈……”。

崔莺儿俏脸一沉,怒道:“我不答应!这是什么理由?咱们对兄弟们说的可是替天行道,又不是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再说他可是朝廷上大大的官儿。如果杀了他,朝廷必定有所警觉,那人虽说过安排了内应,恐怕到时也无法钓到那条大鱼了,你还是安份些吧!”

杨虎素来惧内。见她语气坚决,眼珠转了转忙陪笑道:“好好好,我听娘子的,你说怎么办咱便怎么办!”

杨凌派人上山唤柳虎、杨一清下来,这两个千户掌着内厂地刑狱武力,手下各自控制着一支千挑百选地精锐之师,杨凌和成绮韵来到中堂书房品茶候了一阵儿,两人已急匆匆地从山上赶来。

杨凌见吴杰也随了下山,不禁有些意外。忙站起迎上道:“怎么连吴老也惊动了?”

吴杰笑道:“卑职另有要事要禀报大人”。

杨凌示意柳、杨二人坐下,向吴杰问道:“有甚么要事还要劳烦吴老亲自下山?”

吴杰收起笑容,见房中只有成绮韵和柳杨,都是杨凌心腹,这才说道:“大人,朵颜三卫那边传回消息了。”

杨凌大喜,连忙问道:“见到花当了?他怎么说?”

吴杰轻叹一声道:“大人,我们地人见到了花当。说了朝廷开出的条件,朵颜三卫目前日子很不好过,这么优渥的条件他们倒是动了心,可是……”。

杨凌急道:“可是甚么?”

吴杰无奈地道:“可是……自从李昊无端杀了朵颜三卫下地数千百姓,朵颜三卫的贵族酋长们对大明芥蒂弥深,他们说大明堂堂的总兵大人都可以做出如此背信弃义的事,他们信不过我们派出的信使,一定要大明天子亲口承喏,才肯同我们合作”。

杨凌笑道:“这有何难?回复他们,叫他们派使者来,皇上一定会见创痛,亲自予以安抚的。”

吴杰苦笑一声道:“大人,朵颜三卫在鞑靼和大明之间,一向是左右逢源、见风使舵,这些人虽然骁勇善战,可是却比最狡诈的商贾还懂得利用时机讨价还价,现在是咱们有求于他们,而且一旦与我们互市,牵制鞑靼后方,就要冒着与伯颜决裂的风险,花当一个人也做不了主。

我们的人在那里等了五天,朵颜三卫各部落地酋长们吵得不可开交,有同意的、有反对的、还有和稀泥的,最后还是花当决定,愿意接受大明的条件,不过……”。

吴杰看了一眼杨凌,鼓起勇气道:“他要求大明天子与他本人和朵颜三卫推选出来的三位部落首领会面,祭告天地,歃血为盟,他们才肯服从朝廷,与大明互市,牵制鞑靼,并平价提供河套地区的战马。”

杨凌一呆,迟疑半晌道:“这……,花当和三位部落大首领要见皇上?他们想必……是不会进京见驾了。”

吴杰干笑两声。低低地道:“呃……是的,朵颜三卫担心朝廷又在使许,趁机扣押四位大首领为人质,所以……要求与皇上在大同城外十里处地白登山上会面”。

杨凌听地也两眼发直,他知道朵颜三卫不是存心刁难,而是确实被大明愚弄怕了,这些塞外民族的酋长不会明白,他们可以随意到草原的任何一个地方。而大明的天子想离开紫禁城都千难万难,让天朝上国的皇帝离开京师纡尊降贵地跑到白登山上会见他们几个部落酋长?那怎么可能!

杨凌怔了半晌才道:“再派人同他们联系,本官或者朝廷的大学士都可以去,可以带着皇上的圣旨去表明我们的诚意,大明天子实在是不能离开京城地”。

吴杰叹道:“说过了,花当倒是想答应。毕竟他是朵颜三卫的大头领,而朵颜三卫的百姓今冬也冻饿死了不少人。他是急于接受大明的援助的,可是朵颜贵族中有过半部落首领不同意,他们说……与大明互市也是大明天子的旨意。李昊是大明地二品大臣,是最大的武官,除非亲自见到大明天子,否则他们是不会同大明合作地”。

杨凌在房中踱了一阵,摆摆手道:“算了,待我见过皇上再说,实在不行便请皇上派一位皇室宗亲出面,要皇上去见他?这怎么可能”。

吴杰应道:“是,杨一清和王守仁已到了大同。二人不知在搞些甚么,忽然偃旗息鼓没了动静,鞑靼一旦撤退,他们立即倾巢出动,轻骑在前咬住不放,鞑子反攻立即退入城中坚守不出,双方胶着战事缠绵,情势倒也不急在这一刻。”

杨凌听了有些好笑。这鞑子如果换成了张飞,面对这样的局面恐怕要在大同城外一声吼:“战又不战,退又不退,却是何故!”了。

他也想不通这两人在搞什么鬼,既然战事不吃紧,这时也顾不上多问这些了。他点点头,转向柳彪和杨一清道:“今日找你们来,是因为本官恐怕要遇上一件麻烦了,不过也有可能只是虚惊一场……”。

杨凌道:“临近年关,本想让兄弟们也轻轻松松过个节,这时怕是要劳动他们一番了。”

柳彪笑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这帮家伙平日在咱们内厂哪天不象过节了?大人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和一清各自训练的精兵一直还没有效力地机会呢”。

杨凌笑道:“好,等忙过这几天,每个兄弟赏银五两,放他们个大假”。

他走到桌后坐下,说道:“新近京师来了一伙马帮,他们有合法的官引,在本地又没有熟识他们的人,除非不罪而捕,否则恐怕没什么门径查的清他们。不过还是请成档头将详情与吴老说一遍,派几个精明强干的去探一探,注意不要惊动了他们”。

他伸出一指,在桌上划了一个圆,说道:“柳彪、一清,这里是高老庄,咱们内厂在这里苦心经营,吴老在村里村外设置的明桩暗桩颇多,这些地方你们可以使用,将你们的精兵日夜布伏”。

杨凌笑望成绮韵道:“如果咱们的女诸葛所料不差的话,这几日将有不速之客不请而至,那时就要请你们替我好好待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