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百七十三章 悄悄进村

月关2016年08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四合院中已掌了灯,正房里一个四旬左右,清瘦灰袍的老道坐在桌前,墙角矗着一竿走街串巷算命测字的大旗,上边简陋地绘着一幅八卦阴阳鱼。

一个俏盈盈的少女端过个茶盘儿,老道不接杯子,却一拉她的皓腕,将少女揽进了自已怀中,一双大手在她怀中揉摸着,淫笑道:“翠儿,两个月不见,这对肉包儿可是越发的煊腾了”。

翠儿一挺纤腰从他怀里闪了出来,食指在他额头一点,笑啐道:“去你的,老不正经,事情都办妥了?”

老道意犹未尽的瞄了眼她正重新系紧的袄扣儿,那一抹柔肌粉腻转眼便被遮掩了起来。他点了点头道:“嗯,看来这事儿要再等等了,马上临近年关,宫中事务甚多,那昏君虽被两位姑娘再三撺掇,也脱不出空来微服出游,只好等明春二月他搬去豹房再说了。

有两位姑娘内应,利用杨虎夫妻杀了他,到时候朝廷群龙无首,必然在诸王中挑选新帝,宁王苦心经营多年,用金山银河拢络了京中大批官员,便是寿宁侯兄弟也收受了宁王大笔的贿赂,到时由他们蛊惑太后说项,再有群臣拥戴,宁王世子必可荣登九五至尊”。

翠儿黛眉微蹙道:“真不明白教主他老人家是怎么想的,如此煞费苦心,杀了一个朱家的人,捧上去的还是朱家的,教主是弥勒转世,神通广大,咱们就不能重建香军。以武力占了这朱家地江山?”

老道晒笑道:“天下是那么好打的么?也只有杨虎那蠢货才相信了我的戏法儿,以为他是天上紫微星转世,登高一呼就能当上皇帝。

呵呵,教主深谋远虑,岂是你能看的明白的,大公子化名李自然,在宁王府做了上卿。如果扶保宁王做了龙廷,大公子必可封侯拜将、手握重兵。

三公子在河西一带也正招兵买马,那些在中原无处容身避罪边塞的强盗、土匪、亡命,各地的逃兵、逃犯,有罪谪戍地苦役囚徒以及各游牧部族的马贼,一旦组织起来,就是一支虎狼之军。

你想想,那时朝廷的兵权和香军都在本教手中,咱们再公布宁王弑杀正德的事情使他失去忠于大明的官员和各地藩王的支持。大明群龙无首之下,要夺取天下还不易如反掌?呵呵呵……”。

老道说的得意,他拿起杯子来呷了口茶,色眯眯地打量了翠儿纤巧轻盈的身段儿道:“到时我老刘怎么也是个封疆大吏,就纳了你这小狐媚子做我的夫人吧”。

翠儿笑盈盈地白了他一眼道:“美得你,等你真地当了大官儿再说吧”。

老道向外边看看,说道:“天色已黑,怎么他们还没回来,哼,买米赈灾?民心顶个屁用。本教专向豪绅仕族、官员名流布道收徒,这才是谋取天下的王道”。

翠儿哼了一声,微带醋意地道:“急什么你?刘护法是想看人家红娘子了吧?实话告诉你,他们俩呀。现在不是在城外赈灾,是去拜访内厂总督杨凌去了,看来杨虎不是光长力气的武夫,嘻嘻,也知道结交权贵了”。

刘老道吃了一惊,猛地立起脸有惊容地道:“糊涂!荒唐!他们这不是羊入虎口么?据本教秘探传回的消息,西城一带明里暗里都有内厂的桩子,这个新立的内厂同只会敲诈勒索的两厂一卫显然大不相同,厂内自有高人辅佐,若是露了马脚,岂不坏了大事?”

刘老道说着,前边院门儿嗵嗵一阵响,厢房的人闻声去开了门,杨虎夫妻牵着马儿走了进来,老道忙放下茶杯迎了上去,翠儿也脸容一束,那满脸**蚀骨的荡笑全然不见。仍然如同一个稚纯可爱的俏婢,乖巧的迎上去脆生生地叫道:“小姐、姑爷,你们回来了”。

红娘子板着俏脸嗯了一声,看到老道才面色稍霁,拱手道:“刘先生到了!”

崔莺儿一直觉得自己夫妻是替天行道,就算丈夫想造反,也是为了黎民百姓,想不到杨虎为了自己做皇帝竟想毁掉能救下数十万百姓地东西,那和自己亲手杀了他们有什么区别?

杨虎虽向她道歉认错,发誓不再打杨凌和庄稼的主意,可是两人一路行为,言语之间杨虎暗暗表现出来的野心和贪欲,为了当皇帝不择手段的态度,却令崔莺儿齿冷,心中极是不悦。

杨虎看见自己地军师,连忙大步上前,拉住他的手,喜道:“杨虎接了先生传讯就日衣兼程赶来京师,生怕误了时辰,可到了这儿却不见先生,您云游四方,行踪不定,我这儿正着急呢。”

刘老道就是当年为杨虎算命,称他是真命天子转世的那位刘神仙,他用些扶乩、黄纸现字、山中挖仙人偈语石碑的手段,把个杨虎、山贼和霸州一带的穷苦百姓都迷得深信不疑,都以为杨虎是真龙天子。

刘老道呵呵笑道:“时机未到,自然不便现身,贫道现在不是来了么?呵呵呵,”他看了崔莺儿一眼,打趣道:“奇怪,你吃了雄心豹子胆不成,怎么敢得罪了跨虎夫人?”

绿林道上人人都知杨虎的夫人崔氏武艺远胜于他,而且怀蛮任性,杨虎在绿林道上是一条响当当的好汉,但在夫人面前却畏怯如猫,故而熟识他的人都笑称他的娘子为杨跨虎,说她彪悍勇猛尤胜乃夫,常常当面笑称,杨虎夫妻也不以为忤。

杨虎嘿嘿一笑,看了看娘子,又对刘老道亲热地道:“先生想是已有准确消息了吧?来来。外边寒冷,咱们屋里去。翠儿,去切盘酱肉,热两壶烧酒,我和娘子要陪刘先生喝几杯,一同商议大事”。

红娘子余怒未息,冷哼道:“你现在本事了。我一个妇道人家能出得了甚么主意,你好好陪陪先生,我回房去了”。

说完她向刘老道微微颔首示意,对杨虎看也不看,径自进了屋奔内房去了。刘老道贪婪地瞟了眼她娇美地身段儿,回过头来见杨凌脸上微现尴尬,忙笑道:“哈哈,雌虎发威了,回头多向夫人陪个不是就哄得她开心了。来,咱们两个许久不见,进去好好聊聊!”

杨凌和成绮韵将吴杰和柳、杨二人送走,慢慢向后院踱去,步入石廊过半,杨凌停住脚步仰望苍穹,半弯月儿刚刚爬上夜空,只有廖廖几颗明星闪烁。

他想了想才道:“我们派去循着户藉路引去他们家乡调查他们的底细,恐怕就算能查得到,也得一个多月地时间。如果他们真想动手,绝不会等到那时候。”

成绮韵停在他身侧,幽幽流香四溢,她应声道:“是。大人对他说过过了正月十五,就要开始派人携粮种分赴各地,前后算来只剩下二十多天时间,他们要动手必定会在这之前。”

杨凌叹道:“但愿他们不是你所说的人,如果他们真的是那对夫妻大盗,你想他们什么时候会来?”

成绮韵轻笑道:“如果是我,三日之内必来!彼此身份悬殊,今日登门是为道谢,如果频繁往来难免叫人生疑。再说……他们另有一层身份,也不能不担心夜长梦多,万一被大人识破,可就前功尽弃了”。

杨凌呵呵笑道:“好,那我就打起精神,侯他几日”。

韩幼娘、苏三等人在花厅中谈笑聊天,杨凌话过今晚要留高文心吃饭,所以韩幼娘拉着她坐在自己身边。也没有放她回去。

此时早过了晚宴时间,杨凌在中堂与吴杰等人议事,韩幼娘吩咐厨房先热着饭菜,大家都未用食,见杨凌和成绮韵一前一后走进房来,韩幼娘笑盈盈地起身迎上前来,一边示意云儿通知厨房上菜,一边接过杨凌外袍,笑道:“相公说起公事就忘了吃饭,快快坐下吧,大家等候着呢”。

当初青涩灵秀的小丫头,如今已有了几分少妇的丰腴秀润,如同玫瑰含露绽放,杨凌嗔怪地道:“看你,说过多少回了,我有事时不必等我,你现在也能饿着么?再说今今晚留了文心吃饭,好生无礼”。

这一说倒像高文心成了外人,虽说她确实是外人,高文心脸色微微有些不自然起来,苏三瞧见,嫣然笑道:“老爷快请上坐,我们刚刚吃了些点心,再说文心姐姐和我们可算不得外人呢”。

她只道杨凌和高文心早已暗通款曲,说着一双盈盈地妙目若有深意地瞟了高文心一眼,高文心不知就里,还当她说地是几人义结金兰的事,不禁向她感激地一笑。

杨凌想起杨福二人若真的便是杨虎夫妇,说不定今晚便会夜探高老庄,自己得了消息是要亲自督战的,幼娘身怀有孕,不能让她担心牵挂,便道:“是是是,那倒是我的不是了,早知你们情同姐妹的,呵呵。”

他在桌前坐下,对高文心道:“明日小年,我请了内厂几位同僚过府,携来的内眷在后堂也要开宴的,我原本便打算到时请你也来的,干脆你今晚便不要回去了,和幼娘宿在一起吧。”

韩幼娘听了奇道:“相公,你今晚还要出门么?”

杨凌干咳一声道:“没有,我今晚宿在雪儿房中好了”。

雪里梅一粒瓜子刚刚用灵巧地舌尖卷进嘴去,一听这话满心欢喜,她抿着嘴儿望了杨凌一眼。眸光盈盈,颊上不期然已腾起两团兴奋的红晕。

众人就餐已毕,上了茶水在厅中又闲谈了大半个时辰,便各自归房就宿,杨凌在厅中独自又坐了一阵儿,高管家引着柳彪忽匆匆来到了后院,杨凌立即起身迎上去道:“都安排妥当了?”

柳彪颔首道:“是。已将他们严密控制起来,只要他们有所异动,我们马上就能得到消息。遵照大人吩咐,为免惊扰百姓,卑职将人马安排在入村地官道两侧,只要他们敢来,保证人脏并获”。

杨凌笑笑道:“辛苦你们了,如此大动干戈,我现在倒只担心他们不来。你在中堂坐镇吧。有什么风吹草动,马上让管家通报于我”。

说着他对高管家道:“老管家这几日怕也不能睡个安生觉了,我今日宿在雪儿房中,你来时千万小心,莫惊动了夫人”。

忠心耿耿的高管家只知有人又要对杨府不利,心中气愤不已,听见杨凌吩咐忙恭谨地道:“是,老奴白天没什么事儿尽打瞌睡了,这阵儿精神着呐,我这就和柳大人去中堂。老爷尽管放心好了”。

二人退出了后院,杨凌又饮了一杯茶,来到雪里梅房中。房中点起了一对红烛,床幔已经放下。雪里梅正跪在床上铺着被褥,贴身柔软的衣衫衬出一具宛宛香臀的轮廓,薄如轻雾的纱幔映出一道朦胧纤美的身影儿。

听见门扉一响,雪里梅忙拨开幔帐,扭身儿从床上下来,一张宜喜宜嗔的桃花脸微带羞意,向杨凌裣衽施礼,娇声道:“老爷……”。

杨凌见床上鸳鸯戏水地绸被、蓄添着龙井香茶地双人枕头都已搁好,雪里梅穿着绿紬儿小袄、粉绸儿筒裤、乡花的睡鞋。秀发打开披于肩上,显得异常娇媚。

房中暖意盎然,杨凌嗅了嗅,火盆儿里炭火烧的正旺,里边应该是加上了上好的香料,淡淡幽香扑鼻,看来这小妮子为了讨老爷欢心着实做了准备。

杨凌忍不住噗吃一笑,大模大样走到桌前椅上坐了。对雪里梅道:“呵呵,小雪儿,过来。”

雪里梅扯扯袄襟走了过来,杨凌拦腰一抱,让她侧身坐到自己腿上,在雪腮上轻轻一吻道:“老爷今晚可能有公务要办,不想让夫人担心,住到你这儿,是因为我的雪儿乖巧机灵,该替老爷遮掩的,可别给我露了马脚,知道么?”

雪里梅一听自己会错了意,芳心微感失望,她小嘴嘟了嘟道:“知道啦,老爷要做什么,人家自然是要帮你的,不叫幼娘姐姐知道就是了”。

雪里梅体软轻盈,声音娇脆,坐在腿上香骨姗、柔若无骨,那楚楚可怜地模样叫杨凌心里疼得很,他忍不住搂紧她的纤腰往怀里挪了挪,呵呵笑道:“这才乖,干嘛嘟着小嘴儿呀?我的小雪儿这般乖巧,这么用心,老爷怎舍得让你失望?”

雪里梅被他说破心事,不禁羞红了脸蛋道:“人家……人家才没……失望呢,老爷就爱欺负我”。

雪里梅圆润挺翘的雪臀,就算是隔着一层轻软的绫罗也依旧有妙不可言地弹性,这时羞态可掬、语气轻柔,杨凌虽然久历绝色,也不禁被这种稚纯羞涩的情态引得食指大动。

他紧紧搂住这惹人爱怜的小美人,手指探进小袄,挤入抹胸之下握住那娇小的一团柔软酥腻,在她耳边轻笑道:“你说老爷欺负你,那老爷就好好欺负欺负你,先办了你这件公务再说……”。

近三更时分,杨凌忽被推醒,桌上一枝红烛未熄,此时也将燃尽了,光线极微弱,杨凌正要问话,雪里梅已悄声说道:“老爷,有人瞧门呢,听着像是老管家的声音”。

杨凌侧耳一听,外堂叩叩几声,然后一个轻轻地声音唤道:“老爷。老爷,快请起身”。

杨凌和雪儿极尽鱼水之欢后,已穿上了小衣,闻声立即一跃而起,披上棉袍,抓起另一枝蜡烛引燃,到了外屋打开房门。只见白发苍苍的老管家提着盏灯笼站在门口,脸庞涨红,气愤地道:“老爷,柳大人叫老奴传讯给您,那伙强人真地奔咱们这儿来了”。

杨凌听了苦笑一声,挥手扇灭烛火,轻叹一声道:“不幸而言中……,走吧,我们去前边看看”。

杨凌对房中唤道:“雪儿。自己插好房门。”说着走出去拉好房门随在管家身后,边系着衣带便向中堂走去。尽头拐向花厅外便是内书房,杨凌刚刚走到门口,里边唤道:“大人,他们来了?”

说着门帘儿一掀,成绮韵举着灯笼走了出来。只见她头戴软脚幞头,身穿圆领窄袖地长袍,腰系宽带,脚蹬黑色羊皮小靴,一身男子装束。清雅秀致中透着英姿飒爽。

杨凌不禁讶然道:“你……一直未睡?”

成绮韵满面喜悦地道:“本来是睡下地,可是想想对大人夸下了海口,若果然误会了人家,这般劳师动众的让大人挂心。让上千的兄弟挨冻守夜,卑职实在难以安枕,幸好……呵呵……”。

杨凌看着她满脸放下心来的笑意,不觉为之动容,他张了张嘴,最后展颜一笑,淡淡说道:“走吧,跟我去看一看,便知分晓”。那语气却是对她从未有过的温柔。

半轮明月高悬空中,京师西门外,原本地庄稼地都覆盖在一片皑皑白雪之中,偏向高老庄一侧的田野中静静肃立着二百多条汉子,衣袂在风中轻轻摆动。杨虎进京是受了狗头军师刘神仙的蛊惑,想刺杀正德,这些绿林好汉有时头脑简单的出奇,竟然相信刘老道说地杀死正德。就会天下大乱,半个江山就唾手可得的鬼话。

杨虎并不知道他的军师其实是弥勒教中的重要人物,他安排心腹以各种身份分批到达京城,又飞马召回正在山东劝说各路山头共谋大事的娘子崔氏,想将正德一举刺杀。

可是弥勒教送进宫去地两个美女虽然得到了正德的欢心,也有办法能诱骗正德微服出游,以便给他们制造机会,可是他们这些江湖人物地忽略了年节的重要性。

值此时节,皇室要举办地各种典仪比普通人家多上百倍,正德这段时间根本无法离开皇宫,李福达好不容易在皇帝身边安插了两个亲信,也不舍得她们过于殷勤劝诱暴露身份,听说正德开春将搬出皇宫迁往豹房居住,为妥当起见,已决定将动手时间延后。

刘老道对杨虎又胡诌了一番帝星晦暗将倾、但忽有将星保护,此时不宜动手的鬼话,劝他暂且忍耐,过两个月时机最佳时再回京师。杨虎对他言听计从,极相信这些玄之又玄的东西,自然无不从命。

杨虎仍然没有打消除去杨凌的念头,他把拜访杨府的情形向刘老道合盘托出,问计于军师,刘老道听了也觉得此事对于教主大计甚有影响,应该把这个眼中钉拔掉。

杨虎的部下以各种身份进京,那些拉货拉车载人的马匹都是上等良马,事先拉出城去事偕即远走高飞,有谁能查出这桩血案地底细。

况且以杨虎带来的人马,要突然奇袭京师任何一位王公大臣的宅院,都不是那些家将护院可以抵挡的,而且即使杀了杨凌,也不至让皇帝两个月后还警觉在心不敢出游。

李福达地行踪是弥勒教遇高机密,除了他的三位公子,无人知道他的下落,刘老道时无法请示教主,思前想后觉得胜算甚大,便点头同意了。

杨虎立即派出亲信,通知所有人马趁着城门未锁悄悄潜出城去,他唯恐崔氏生疑阻拦,不敢遽然离开,故意与刘老道饮酒至二更天,看看崔氏已经睡了,这才换了夜行衣,以钩索从城头缀下,来寻自己的部下。

他要刘老道留在府上,候着时辰差不多了再通知崔氏离城,到约定地点一同逃走,那时大事已成,她纵然不悦也无可奈何了。

杨虎一身天青色劲装,六寸宽的皮护腰上插着十二把飞刀,手中提着一柄狭锋单刀,站在队伍前列道:“诸位兄弟,一会儿到了庄上,直扑威武伯府,全庄上下不可放过一人,马二哥、田老四负责困床杀人,重阳带三十人跟着我走,听我号令撤出。”

“我们的马匹集中在前方四里外的路坳里,事成后立即赶到那里,分成十人以下一队,分别遁往各地躲避风头,不要轻易回到霸州,走!”

几个头目低应一声,星光月色下,雪亮如林的刀片映着月光,泛起一片冷寒的光芒。

二百多个杀人不眨眼的绿林大盗,脚下如风,飒然奔向沐浴在静静月色的庄子,静寂中唯有呜咽的冷风刮面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