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百七十四章 猛虎突围

月关2016年08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前方有数十棵枣树,中间一条道路,过了那座桥便是高老庄。树叶落光,长得奇形怪状的老枣树在夜色中显得有些诡异。

杨虎熟悉路径,他举手一挥,当下奔了过去,眼看距那枣树林只有二十多丈距离,前方林中忽地一串火花燃起,夜色中看的甚是清晰,杨虎见状大骇,脚下一顿的功夫,半空中一颗火球炸开。

火花绚丽,爆炸的声音却甚小,烟火乍闪又灭,前方林中忽地现出许多人影,影影绰绰也看不出有多少人,但幽幽的月光下,利刃反映出鳞鳞的寒光,静默中却是杀气盈野。

紧随在杨虎身旁的悍匪马二惊叫道:“虎哥,鹰爪孙早有准备,并肩扯活吧”。

杨虎也吃惊不小,瞧这架势官兵显然是早就埋伏在这儿了,怎么就走漏了消息了?

杨凌既有准备,今夜要想动他看来是没有机会了。杨虎暗暗懊恼,但心中并不畏惧,官兵的无能他是早有领教了,寻常的土匪没有数倍的官兵也不敢轻易招惹,何况为了刺杀正德皇帝他带进京来的都是了得力的手下。

杨虎夷然不惧,冷眼向前观望,只见林中忽然出现的人大约在二百人上下,人数相当,他更是镇定,立即向手下高声叫道:“兄弟们不要乱,珍数不多,马上往后撤”。

就在这时,左右的大盗又有人惊叫道:“虎哥,这边也有人。他妈的,我们被困住了”。

杨虎惊然向左右望去,月色斜映,他看到左右旷野中忽然也平地乍现无数官兵,这些人一言不发,只是默默靠近,一股无形的压力和杀气叫人心惊。

杨虎见了心中一紧,田老四远远的已叫道:“后边也有人,虎哥。往外冲吧”。

杨虎顿了顿脚,咬着牙道:“兄弟们,冲出去。到了地方得了马匹立即分路离开京师!”

这时四下突然出现的官兵已接近至二十丈外,隐约听到有人喝道:“射!”

顺风送来嘈切嚓嚓之声,一片惨呼声起,四下已有几十名悍匪中箭倒地,人群顿时大乱。杨凌手下的番子,全是军伍出身,军伍作战,弓弩为先,只求尽量杀人。谁和他较量个人武艺?

军中有硬弩杀伤力可及千步之外,弓箭则在三百步内可致人死地,杨凌的神机营以火器为主,除了杨凌的五百近卫,大多不擅弓弩。

如果出去大批火器开战,在这京师近郊,声响一则惊吓了百姓,二来若传入宫中,恐易引起朝廷忌惮。所以杨凌这些官兵全配备了连珠匣弩。

这连珠匣弩只能在四十丈内近射,但一匣十枝,杀伤力惊人,二十丈内,可贯穿皮甲直入人体。内厂现在俨然是天下第一大官商,在于永经营下财源滚滚,连造价昂贵的连珠神弩也足足配备了一千具之多,这么近的距离当然予取予求。

眼看这么多忠心耿耿的兄弟丧命矢弩之下。杨虎目欲喷火,他大叫道:“兄弟们,往外杀”,说着手执钢刀向就近地神机营官兵猛扑过去。

悍不畏死的绿林大盗们哪吃过这么大亏,经过片刻的慌乱,血腥气激得他们凶性大发,立即挥起兵器随在身后向官兵反扑过去。

“呃……”,一个大盗刚刚抢出几步,利矢贯喉而过,他余势未尽,又奔出几步,这才重重摔在地上。那弩矢矢身短小,矢发无声,在夜色之中就算以杨虎地功夫也目力难及,杨虎将刀挥得风雨不透,顷刻间已抢前十余丈,磕飞了四五枝弩箭。

杨虎身旁的人不断中矢倒下,杨虎目眦欲裂,眼看再冲前十余丈就能杀入人群,寻得一线生机,忽地大腿一床,脚下一个踉跄跌跪在地上。

杨虎伸手一摸,一枝弩矢只余矢发尾,箭头深深地射进大腿,杨虎不及拔出短矢,他把刀一丢,忍痛摸向腰间,两手连扬,十二柄飞刀接连掷出,中刀的官兵纷纷栽倒在地。

十几个武艺高强的盗匪趁着杨虎打开的缺口悍然冲入人群,与官兵交战起来,旷野中力剑相交,铿然有声,官兵人数虽众,单打独斗却不是这些江洋大盗的对手,几名匆忙拔出朴刀迎战的官兵被砍翻在地,其余的大盗趁机蜂拥过来,与官兵展开了混战。

方才几轮矢雨破空而至,矢密如雨,连箭影子还没见到,二百名巨盗就倒下了大半,剩下六七十人大多武艺极高、人也机警凶悍。有的一见周围兄弟中箭,立即仆倒滚近,有地干脆扯起被射死的同伙当肉盾,保全了自己的性命。

杨虎将腿上矢箭拔去,抓起狭锋单刀挺身而起,几名番子挥刀冲了过来,杨虎震天价一声大吼,撮腿一踢,一大蓬冻硬的泥土被踢散开来,渗着积雪向几名番子撒去。

几名番子掩面后退,这片刻的功夫,杨虎一声狞笑,纵身一跃,单刀横拖,自一人腰间划过,已将那番子开膛破腹。杨虎大懚神威,果然如虎入羊群,刀锋过处血溅冰雪,顷刻间已有六七人被他斩于刀下。

这一番交手,杨虎才发现其中奥妙,原来这些番子都披了斗篷,那斗篷颜色奇怪,灰一道白一道的颜色扭扭曲曲,就是在近处,藉着月光夜色背对着他和兄弟们交手的那些番子都不易辩识的清,难怪他们在三十丈外潜伏了数百人,以自己的耳目都没有发觉。

悍匪勇猛,番子人数却多,而且虽技不如人。却没有一人胆怯后退,那六七十名大盗少半身上也早已中矢受伤,只要动作稍有迟缓,立即就有四五把锋利地朴刀将他撕成碎片,这一会儿功夫官兵虽死伤数十人,盗群也只剩下三十余人。

杨虎见一个兄弟被番子砍中了大腿,屈膝便倒,那番子利刃扬空已当头向他劈落,手中单刀立即脱手飞出。呜地一声沉啸。狠狠贯入那番子背心,杨虎拳打脚踢。将一名番子踢的哇血摔开,厉声大叫道:“不要恋战,走!”

说着当先向外冲去,众盗匪立即紧随其后,杨虎腿上伤口未裹,这一番行动撕裂了伤口血流如注,他却恍若未觉,一路前行脚下一路踢踏,足尖过处。冻土浮雪飞溅四射,番子们收刀略一遮挡地功夫,见机快的匪首已兔起鹊落冲入人群绞杀。

这几十名大盗一旦汇集起来突围,四下聚拢来的番子能与之短兵相接的只有眼前这些,人数优势立即不见,竟然被他们渐渐冲出人群。

这些番子是柳彪二人精心训练出来的,但是临战经验却不足,只有那些什长是战阵经验丰富,又随着杨凌在江南经过数场大战。一个什长眼见自己人武艺不及这些凶悍地大盗,短兵相接是以已之短迎敌所长,立即唤过弩匣未空的番子,向前主拼死阻拦的手大叫道:“统统退开,不要和他们混战,赶快……”。

他一语未尽,杨虎已听出不妙,倒身一纵。如同猛虎疾扑,已纵到他地身前,几名番子利刃刚刚举起,杨虎已霹雳般一声大喝,右手铁拳挟着风声“砰”地一下击中了那名什长地胸口,将他胸膛都打得凹了进去。

那会长一句话哽在喉中,身子腾空飞出,砸翻了几个手下,一时喉中嗬嗬,七窍都渗出血来,眼见是活不成了。杨虎身形一矮一转,避过两柄钢刀,左肘一抬,撞飞了一个番子,右足向后踢出,踹中一人小腹,顺手夺过一柄朴刀,空中顿时血雨飞扬,周围刀枪林立,竟是无人能近得他身。

杨虎乘隙冲回盗匪群中,厉喝道:“跟我冲,挡我者死!”

这些番子还没见过这么凶悍勇猛的强盗,气势顿时为之所夺,杨虎和几个北方纵横绿林、最是骁勇剽悍地大盗开路,手中兵刃抡闪劈砸,下手决不留情,竟被他们杀开一条血路,三十多个志在拼命的大盗遁入了茫茫夜色当中。

威武伯府大门洞开,门前两串红灯亮如白昼,中堂上小儿手臂粗的巨烛长燃,杨凌长发一束披于肩后,身穿海水蓝的箭袖棉袍,套着件无袖的对襟背子端坐堂上,显得俊逸风流。

成绮韵头戴软脚幞头,身穿圆领窄袖长袍,唇红齿白,有点焦灼地在他身前转来转去,柳彪立在堂门口儿,一个番子急匆匆奔进院儿来,向他低低说了几句,柳彪摆手让他退下,转身来到堂上,成绮韵立即迫不及待地道:“柳大人,怎么样了?”

柳彪赞道:“果然不愧是大盗杨虎,北方绿林最悍勇的山贼,厂督、成大人,杨虎率众约二百人,在我伏兵攻击之下,仍带了三十几人杀开一条血路,突出了重围”。

杨凌和成绮韵听了同声问话,杨凌问的是:“我们的人伤亡如何?”成绮韵问的却是:“可派人辍上?藏马之处伏兵妥了么?”

两人话一出口,成绮韵脸蛋儿便是一红。

杨凌心中暗暗叹了口气,这个女子还是太过注重利益,太过于考虑自我,根本不在意别人地死活。

虽然她为杨凌默默作了这么多事,温情款款,无怨无悔,便是个铁人儿也该被她一缕柔丝化了心肠,可是杨凌始终存着几分戒意,就是为了这个原因。

她可能是对自己动了真情,但杨凌不知道这份情在她心中多大份量,不知道她一旦遇到强大的外界压迫,不得不和自己发生利害冲突时,会不会弃情取利,做出背叛出场的行径。

她的经历太复杂,固然叫人同情,可也因此锻炼的她心如铁石、唯利是图。不经过长期考验和缜密观察,其坚贞度着实叫人难以放心。

柳彪对杨凌道:“厂督不必过于牵挂,我们伤、亡不过数十人,盗伙除了十多个重伤被俘地以及逸走的三十多人,余者皆被杀死。”

说完又向成绮韵笑笑道:“成大人放心,彭档头亲自率了火铳营赶去数里外的路坳里设伏,这伙残匪若是不去,明日缉缇四出,他们就只能束手待缚。若是去了。今夜便插翅难飞。”

杨凌点了点头,说道:“是本督低估了这伙山贼。真想不到他们骁勇尤胜于海寇,原以为除了杨虎夫妻便再无高手了呢”。

成绮韵黛眉儿微蹙,对杨凌道:“大人,原以为他们会倾巢而出,事偕便远遁他方,是以咱们的伏兵皆设在城外,杨千户只领了二十多个兄弟在城中监视。

消息说杨虎是单人离开宅院,他地娘子怎么会还留在城中?就不怕这里出了事,她再无机会离开?还是另有阴谋?”

杨凌摇头道:“我也没有揣度出他们夫妻的用意。夜晚闭城便是本官也不能叫开城门”,他起身在房中来回踱了几步,霍地抬头道:“不能等了,递消息进去,叫杨一清立召五城兵马司的人去抓……去抓红娘子”。

崔莺儿房门“叩叩”一响,她立即惊醒过来,问道:“什么事?”

她掀开帘幔儿,为了等丈夫回来,她没有熄了火烛。看看那蜡烛已燃过半,崔莺儿不觉柳眉一皱,瞧这光景该已三更天,杨虎和刘神仙还在饮酒?

门外翠儿的声音低低地道:“小姐,快快起身,咱们马上得离开”。

红娘子抓起衣裙匆匆套上,下地趿了鞋子拉开房门见刘老道也和翠儿立在门口,不觉一怔。一边系紧领口一边问道:“出了什么事?杨虎呢?”

红娘子一头青丝从肩后泻下,领口露出的肌肤丰腻动人,雾鬓云鬟,睡态慵懒,说不出地娇媚可人,刘老道不禁瞧地目光一凝,他不敢露出窥贪神色,忙垂下了目光。

翠儿吃吃地道:“小姐,姑爷二更时分就离城去威武伯府了,此时怕是已经事发了,咱们得赶紧离城才行。”

红娘子一怔,旋即顿足怒道:“他还是不死心!你好大的胆子,怎么现在才对我说?”

刘老道忙陪笑道:“夫人,瓢把子执意要去,要老道替他遮掩,翠儿姑娘也是刚刚知道,他在城外路坳里备了马匹,要老道三更天通知夫人,赶快出城去与他汇合,如今时辰刚好,还是快些走吧,待天亮杨凌被杀地消息传进城来,要走可就难了。”

红娘子气的柳眉倒竖,她话也不说,翩然退入房中,房中轰地一声关上,翠儿不禁吐了吐知道,刘老道却露出一丝奸计得逞的诡笑。

稍顷的功夫,房门再次打开,红娘子换了一身青色的紧身劲装,绢帕包头裹住满头青丝,小蛮腰配了一柄短剑,一双爬山虎的软底弓靴,神情冷肃,英气逼人。

崔莺儿怒冲冲地道:“走,随我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