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百七十五章 生死未卜

月关2016年08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夜色深沉,重归于沉寂。

村外的一场大战只惊动了村边的十几户人家,但狗儿的狂吠却惹得全村骚动,有好事的村民披了衣衫出来察看,被布防在村中的番子拦住,告知有大盗入村抢劫,内厂正在缉贼,便将他们客客气气地请了回去。

这些村民眼见动静不大,村落里影影绰绰的都是官兵,想来天子脚下纵然有盗,也不过是三两个蟊贼,便嘟嘟囔囔地回了房间,门闸之外再顶上根擀面杖,便放心地睡下了。

威武伯府,杨凌呷了口浓茶,无意中瞧见成绮韵坐在一旁椅上,小手儿掩着嘴巴悄悄打了个哈欠,不禁会意地笑道:“水落石出,大局已定,这下总该放心了吧?如今要做的不过善后之事,女诸葛回房歇息一下吧”。

成绮韵俏巧地白了他一眼,轻嗔道:“还说善后?杨虎和红娘子两个头目可都还没有抓到呢,他们……江湖风传他们正准备聚众造反,大人岂可大意?”

除了宁王,杨凌不记得正德年间有过什么大规模选择。唐赛儿、徐鸿儒的白莲教起义乃至李自成、张献忠的农民起义都不在这个年代,想来就算不是江湖谣传也不过是些成不了气候的跳梁小丑,自立山头称草头王。

杨凌想了一想,最记起有这么一对大盗成事。便胸有成竹地笑道:“大明国运正盛,外无伤及根本地大患,内忧亦不在民变,几个绿林大盗能成得什么气候?何况除非杨虎见机不动,立即舍路而逃,否则只要他去了路坳,在五百火铳手面前就算武功再如何了得也休想逃出生天。

要说担心,我倒是担心城里情形。弑官便是造反了,万万没想到杨虎来袭,红娘子仍会留在城里,那里只安排了二十多人,那些城狐社鼠,挖门盗洞打探消息是行家里手,擒贼拿凶却不在行,红娘子的武艺我是见过的,如果她得了消息抢在五城兵马司出兵之前逃遁,一清绝拦不住她”。

成绮韵眼波流动。掩唇轻笑道:“大人在这儿苦苦等待,原来不是为了知道杨虎的下落,却是担心走了这位红娘子呀”。

杨凌假意怒道:“好你个绮韵,拿我开心是不是?”

成绮韵嫣然道:“绮韵哪儿敢呀?”

杨凌瞪了她一眼,叹息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且看她是否有命活到天明了。这些人聚众作乱,多少也是因为被贪官污吏、朝廷的弊政所迫。无计谋生才逼上梁山,罪无可恕,情有可原,真要本官辣手摧花。着实有些心中不忍呢。”

自古以来造反对抗朝廷的人,在民间评价中形象甚好,杨凌若不是身在朝廷,身在局中,听说了这些绿林英雄的事,难保不会也把他们看成替天行道的英雄。

他想起以前看过一部唐赛儿地电视剧,平叛的明朝将领都被刻画的阴险毒辣、贪财好色,个个都是大贪官,杨凌不禁暗暗苦笑:佞臣簿上又填一笔,没准儿哪一天自己登上银幕也是个三角眼、高颧骨、尖酸刻薄、欺压良善的形象了。

成绮韵听了若有所思,喃喃道:“罪无可恕。情有可原,情有可原……”,他沉吟半晌,才轻轻瞥了杨凌一眼,微带幽怨地道:“造反杀官的大盗在您口中都有可恕之道了,偏偏有个一心想为大人效力地小女子,三番五次险些被你砍去脑袋”。

杨凌脸上一热,有些狼狈地道:“又来了。我也就是吓吓你,哪里真的想动刀剑?红娘子与本官壁垒分明,纵然为害,本官心中也没有忌惮,你却不同……”。

成绮韵眸光一亮,她咬了咬嘴唇,媚眼如丝地瞟着他,语气柔腻地道:“奴家……奴家与她有何不同了?”

杨凌忽然觉得有些毛骨悚然,他长身而起,状似未闻地道:“走吧,咱们去村前转转。你既不睡,走动一下便不困了”。

逗弄杨凌已成了她人生一大乐事,来日方长,成绮韵可不愿把这位心目中视作依靠、视作情人,又渐渐把他当成弟弟般宠溺关爱的小男人逼的恼羞成怒,如今听了他无意间漏出的口风,成绮韵心中有些莫名的欢喜和满足,她也不再追问,便笑盈盈地随着站了起来。

杨凌走到门前,老管家忙挽着大氅迎过来,十几名站在庭外地侍卫见了厂督忙躬身施礼,杨凌接过大氅,见成绮韵穿的有些单薄,在中堂坐了这许久,嘴唇都有些白了,便递给她道:“披上吧,夜里寒冷,你禁不得冻”。

两行侍卫随着杨凌走到院中,左侧廊下一个清朗的声音道:“大人,村中可是出了事情?需要小可效劳么?”

中堂灯火通明,大群持刀佩剑的侍卫番子肃立院中,漫说瞒不过伍汉超的耳目,便是杨泉叔侄也早被惊动了,只是满院侍卫杀气腾腾,杨泉知道自己不受杨凌待见,也不敢出来询问。

伍汉超未得允许不便贸然进见,这时见杨凌带着人要出府,才忍不住闪身出房高声询问。

杨凌停住脚步笑道:“是汉超么?人马嘈杂,倒扰了你的睡意,呵呵,你过来吧”。

利刃出鞘小心戒备的番子闪出一条路来,伍汉超走到杨凌身边抱拳一礼,他头戴逍遥巾,身穿常服便袍,为免误会空了双手,倒也一表人才。

杨凌拍了拍他肩膀笑道:“本官小窥了那些高来高去地强人本事。若是早些请你出手,那杨虎未必便能遁去。”

伍汉超随在杨凌身边,边往村外走边听他讲及杨虎夫妻来历,这才知道救了自己一路护送进京地马帮首领杨福竟是绿林大盗,伍汉超咋舌之余又不禁暗暗庆幸。

他虽是官宦子弟,可是同时又是武林中人,知恩必报的江湖义气对他影响甚大,不管杨虎出于什么目的。自己总是被他救下并照料进京的,若真与他刀兵相见,是罔是纵都要万分为难了。

村口数百名番子打着灯笼火把搜遍这一片旷野枣林,以防有假死盗匪藏匿,内厂伤兵和死去地士卒已送回山去,柳彪正重新安排警戒,见杨凌到了忙迎了过来。

杨凌看见一具具被拖到枣林中的尸体,对柳彪道:“着人看守着,天亮后莫叫村民造近,免得惊吓了他们。城门一开就着人知会刑部和五城兵马司,派人来处理。”

一骑快马驰来,远远的就被番子拦下,马上人与番子低语片刻便被带至面前,这人也是一身内厂装束,瞧见厂督大人也在连忙拜倒施礼道:“见过厂督大人、柳大人”。

柳彪急问道:“快起来,路坳里有消息?怎么样了?”

那番子起身,喜气洋洋地道:“大人。溃逃地盗匪逃回路坳里,鼓档头喝令他们缴械未果,一阵排枪把他们打成了筛子,一个也没有逃掉”。

杨凌动容道:“杨虎……也在其中么?”

番子迟疑了下道:“这个……路坳里没有留下活口。属下们不认得那大盗相貌,鼓档头正率人清理尸体,再过个把时辰就能将尸首全都运来”。

柳彪轻声道:“大人见过那盗首模样,被擒的几个活口也可以辩论,大人勿需着急,不过……以卑职看,杨虎是凶多吉少了”。

杨凌默默的点了点头,那番子又眉飞色舞地道:“厂督大人,那二百匹马都是塞外良驹,彭大人希罕的不得了,咱们内厂可没这么好的马匹”。

杨凌笑了笑没有作声,那时好马难觅,也难怪彭继祖开心,既然他还得一个时辰才赶得回来,杨凌便想赶回山上探望一下伤兵,他无意间向远处望了一眼,忽地眯起眼来,夜色朦胧中一点黑影隐现。那人骑着马,未走小道,斜斜穿过田地直插过来,方向正是京城。

成绮韵和伍汉超也靠近了些,那人隔着十几步就跳下马来,一边向前奔来,一边高声叫道:“柳大人在不在?城里传出消息了。”

柳彪急忙迎上两步,喝道:“不要急,慢慢说,厂督大人在这里。”

那番子喘息不定,瞧见两排火把映照下的杨凌,急忙上前说道:“大人,城里杨千户递出消息,红娘子三更时分带了六七人突然离开院子,杨千户未及调兵,只好暗暗尾随,红娘子未出巷子便发现有人跟踪,便带人避进了一户人家翻墙逃了,杨大人接了大人令谕,已通知五城兵马司在那一带搜索缉拿,不过尚无下落。”

杨凌点了点头,对柳彪道:“我谅她们也不会安然待在那儿,一清人手不足,对付不了这些飞檐走壁的强盗本是意料中事。不管他们留在城里还有什么阴谋,既被我们惊动,今夜也不会再出花样了,叫一清声势不要搞的太大,造反查无实据,若只为几个侵犯我府地强盗大索全城,言官们又要生事了”。

柳彪应了声是,对那番子吩咐几声,那人拱手告辞,翻身上马又急急掠入夜色当中。杨凌遥望夜色当中的京城,轻轻摇头道:“偌大的京师,她们既逃了,人海茫茫,想再抓到就难了。”

成绮韵心中一动,说道:“大人,若是杨虎死了,须得戒备红娘子为夫报仇,这女人既有一身功夫,偷袭暗杀,防不胜防呀”。

杨凌自来到这时代,也知道个人武艺远不似武侠电影中那般了得,可以登堂入室敌对千军万马。不过在这冷兵器为主地时代,武艺终归还是可以发挥重大作用的,如果有个飞檐走壁如履平地的俏寡妇整天琢磨着要自己的性命,害得自己哪儿也不敢去,倒真的令人头痛。

他眼光一转,瞧见伍汉超站在一旁,不禁开怀地笑起来:“我有伍汉超,何惧红娘子?汉超啊。本官本想明日举荐你入朝为官。在六部中寻个差事,如今看来,你只好暂时待在本官身边了”。

伍汉超武艺胜于文才,对厂卫也并不排斥,待在权倾天下地内厂,自然威风过去六部做个小官,闻言微微一笑,长揖一礼道:“固所愿,不敢请耳。汉超愿附大人尾骥,从此追随”。

红娘子带着人还走走出巷口,便发觉有人暗暗跟踪。她的居处已在监视之中,那杨虎的袭庄之举还能成功么?崔莺儿一想至此,心急如焚,眼不得立即冲出城去,将丈夫救出牢笼。

刘老道拳脚功夫虽差,心计却比她深得多。一听有人暗暗跟踪,立即劝红娘子随他先隐遁起来,这个时辰杨虎的行动早已发动,若是中计早已中了。

此时出城只能是自投罗网。还不如趁着对方尚未调集人手对付她,赶快逃遁藏匿起来,若是杨虎安然无事,再派人去与他联络,若是杨虎事败,能救则救,至不济也可留个人为他报仇。

红娘子虽身悬丈夫安危,但她自幼在绿林长大,耳濡目染,自然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虽说艺高人胆大,也不敢妄想凭一己之力和早有准备的官兵对抗,略一权衡之下,只得随着刘老道选躲了起来。

自宋、元以来,白莲教屡次起事,屡受挫败,但香火一直未绝,朱元璋利用白莲教起事得了天下后。对他们打击更是不遗余力。官府中有大量出身白莲教地人,对他们联络方式了如指掌,经历多次血的教训后,白莲教及其分支行踪愈加诡秘,逃遁的经验也更加丰富。

李福达的弥勒教自从在山西起事失败,被官府围剿后,转而向各地豪绅大族伸出势力触角后,可供安全隐遁的地方更是数不胜数。

有些狂热的信民被他们地障眼术法迷得神魂颠倒,有些豪门大族则是上了贼船,待要省悟退出时整个家族的命运都已和弥勒教捆绑在一家,而不得不为虎作伥。

红娘子在京师人地两疏,但刘老道的门道却比她多的多,京师夜间巡城兵卒极多,他们穿房越户而行,既摆脱了杨一清和那些手下,也避过了官兵耳目。

他们悄悄翻入一幢豪宅,夜色中又是自墙边翻进,也不识地是什么人家,刘老道诡称这是他的一个信徒,让红娘子等人在花园处等候,自己鬼魅似的闪入院中悄悄进去寻找主人。

两盏茶的功夫,一个满头大汗地胖员外穿着铜色锦袍,亲自提着盏灯笼随着刘老道赶了来,慌慌张张地把他们带进深宅安置了起来。

大户人家的宅院,尽管房屋格局有一定的变化,但大多是由前院、中堂,内眷后园、厢房,顶多加些招待亲友的东西跨院组成,不过细致处很少千篇一律,刘老道在夜色中可以不惊动其他人直接寻到房主,显然对这里极是熟悉。

以红娘子平素地机警见了这场面难免要对刘老道的真实身份有所怀疑,但是这时她心乱如麻,也未顾及这些细节。虽说她对丈夫的行为极为不满,到底是自己夫君,又怎能不在意他的生死。

这处宅院是这户人家招待亲眷的住处,因为年关将近,收拾的倒是干干净净,崔莺儿的房间是女眷住处,梳妆台上燃起一盏油灯,发出朦胧的幽光。

被称为裘员外的户主叫起心腹家人点燃了房中两座兽首铜炭炉,片刻功夫室内就温暖如春。安顿已毕。刘老道送裘员外出去,二人来到外边廊下,看看无人随出来,裘员外擦了把紧张地汗水,焦灼地道:“刘香主,你领来地都是什么人呐,一个个持刀拿剑的,连那位红衣娘子看起来都吓人。裘某一家百十口人呢,你可莫要害了我呀”。

刘老道阴阴一笑道:“裘员外,你只管放心,只要你不声张出去,除非皇帝遇刺,谁敢满京城的闯宅进院拿人?安全着呐。”

他见裘员外大冷的天儿却汗流满面,不禁呵呵一笑,拍拍他肩头道:“你是本教的护法檀越,本教若得了天下,荣华富贵岂会少了你的?放心吧。我们住在这儿寸步不会外出,明儿一早你派人出去打探一下,看看内厂有什么动静?”

“老天!”裘员外叫苦不迭,顿足哀求:“我的爷,你们竟然招惹上内厂了?厂卫里边最可怕的就是内厂,你们……你们……”。

刘老道冷冷地道:“醒醒吧你,我们干地是造反夺天下的买卖!内厂?就是皇帝,我们也不怕招惹。你是本教京师香坛的护法,为本教做了那么多事,你的宝贝儿子独根苗儿就留在教主身边,早和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啦”。

他哼了一声道:“还有。切忌在别人面前提起你我的身份,包括我带来的人,她们不是本教的,回去搂着你的六夫人好好睡觉吧,明儿起来别忘了为我去打探消息”。

他说到这儿暧昧地一笑道:“六夫人是本教圣堂弟子,那骚蹄子妖娆动人,床上功夫了得,你这老货有福享受还不是本教看重你地身份,还是好自为之吧。”

说完刘老道转身进了房子,裘员外举着灯笼。在风中怔立半晌,一阵风来,不由打了个寒噤,这才长叹一声,失魂落魄地去了。

刘老道闪身进了红娘子的房间,这是一间女人闺房,罗帐掀开,牙床上锦衾堆卧。隐隐露出鸳鸯戏水的绸缎面儿,崔莺儿一身青黑色劲装,坐在桌前正在蹙眉沉思。

纤细的腰儿,丰硕的圆臀,一时曲线呈露,风情诱人,刘老道进来一眼瞧见灯下肌肤如玉、貌美如花,黑牡丹似的崔莺儿,目中不禁泛起异彩。

侍立在一旁的翠儿瞧了不禁微微撇了撇嘴,红娘子是绿林大豪,并不介意那些大户人家的臭规矩,见他也不敲门便闯进闺房,丝毫不以为忤,却焦急地道:“刘先生,虎哥生死不明,我真地是一刻也呆不下去了,以你看,他可会有事么?”

刘老道摆出一副神机莫测的嘴脸,正色道:“杨夫人,贫道掐指算过,当今皇帝帝星将倾,却有将星辅佐,暂可转危为安,当时尚不知这将星是何人,如今看来,正应在杨凌身上,唉,是贫道未能窥破天机,没有阻拦总瓢把子”。

他坐在崔莺儿对面,灯光下那双莹莹素手纤若兰花,肌肤剔透,他心中不由得一荡,马上垂下眼睛,克制了想去抚弄一番的念头。这女人看起来娇滴滴的,动起手来却悍过猛虎,一拳一脚都足以致命,他可不敢妄动。

刘老道掐算着手指,装模作样地道:“每个人命数之中都有三主星,七杀主成败,破军主征伐,贪儿狼主祸福。总瓢把子如今是主征伐地破军星入主命宫,才有这番劫难”。

崔莺儿颤声道:“那么……可会伤及生死?”

刘老道可不敢把话说死,这女人性如烈火,翻脸比翻书还快,若明日得了杨虎的死讯,恐怕自己说下个大天来,她也不会善罢甘休了。

刘老道干笑两声,含糊地道:“杨凌是护卫旧帝的将星,而总瓢把子是新的帝星,新旧交替、日月轮换,总瓢把子命中该当有此一劫,不过破军入主那也是好事,只要总瓢把子渡过这一劫,便大难不死后福已至。待其余二星也入主命宫,杀破狼三星聚合,则天下必将易主,无可逆转!”

崔莺儿霍地起身拂袖道:“说了半天还是生死未卜,这一关能不能渡过还不知道呢?”,说完了她才觉得语气太重,不自然地拂了拂鬓脚青丝,轻声道:“奴家心忧丈夫,情急失礼,先生勿怪”。

说完她俏脸一寒,杀气潇然地道:“我就在这儿候着,明日打探了消息再说,杨虎若安然无恙便罢,若是他有个三长两短,崔莺儿一介女流,可不管他什么将星帝星,我定要杀上杨府,拼个同归于尽也要宰了那个家伙!”